(林溪小说全文)&相思&《半生荒唐都是你》免费在线阅读

半生荒唐都是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相思原创小说半生荒唐都是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半生荒唐都是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半生荒唐都是你免费阅读:十八岁那年,林溪爱上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却有着世上最坚硬的心,最冷酷的情……...
(林溪小说全文)&相思&《半生荒唐都是你》免费在线阅读

半生荒唐都是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林溪睡得很不安稳,尤其是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更是焦躁地想要出院。

妈妈还在等她,她不能呆在这里!

护士拼命劝阻无果,林溪刚走到门口,就被赶来的周琛拦住:“林小姐,你身体还很虚弱,情绪再这么激动,会伤到你的孩子的……”

“什么我的孩子,我……”林溪话音戛然而止,一板一眼地问:“我怀孕了?”

明明一周前她才做过体检,当时只是感冒的!

“对,已经一个半月了。”周琛重复。

林溪抚上小腹,顿觉讽刺和荒唐。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外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司东御笔挺的身姿映入众人眼帘。

“司先生。”护士躬身问道。

“你们都出去。”司东御薄唇轻抿着命令,周琛为首的众人很快离开了。

病房里,寂静得落针可闻……

林溪那颗不安的心突然生出一丝微妙的期许,他会不会看在孩子的份上放过她家。

然而,耳畔却突然响起司东御冰冷的质问:“孩子是谁的?”

林溪猛地望向他。

他问她孩子是谁的?

孩子还能是谁的?!

大脑一瞬间卡了壳,她突然笑了起来:“司先生,我们离婚一个半月,孩子一个半月,你现在问我孩子是谁的?那我告诉你,孩子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司东御情绪没有丝毫起伏,淡漠地掏出一叠照片丢到她面前,薄唇吐出的话比刀尖还锋利:“离婚以后,这个男人应该帮了你不少忙吧?”

林溪颤悠悠地捧起那几张照片。

居然全都是她和夏晟!

他们在医院,在餐厅,在公司门口,在每一个巧遇到的地点,而那些角度抓拍到让林溪瞠目,仿佛他们是一对恩爱的情侣!

“你找人跟踪我?”林溪不知道自己该怒还是该懊,可这一切真的太好笑了!

回忆在脑海中如电影幕布闪现,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她出院的那天晚上,司东御会突然闯去她的小屋羞辱她。

结婚这四年,她错认为他们甜蜜过恩爱过幸福过,可事实上他从来没有相信过!

“我只要结果,孩子到底是谁的?”他喑哑着嗓音,残冷逼问。

林溪快要崩溃,又负气地朝他吼:“反正已经离婚了,是谁的和你有关系么?”

“好,很好。”司东御凉凉地扯了扯嘴角,眉宇间戾气乍现:“我们是离婚了,但不管是谁的,这个孩子,我都不会让他留下来!”

“你——”林溪像被人卡住了咽喉。

之前如果还有一丝眷恋希冀,此刻只剩下畏惧不安。

她的孩子,为什么要让他决定生死?!

“从现在开始,待在这里哪都不许去,我会让周琛尽快为你准备手术。”

林溪唇瓣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突兀之间,她快速从床上跳下来,越过司东御,疯狂地朝着门外跑去……

她要逃,逃离司东御!

“抱歉,林小姐,你不能出去。”门口却出现了两个保镖,公事公办地拦住了林溪。

林溪扭头对司东御怒吼:“孩子不是你的,是我和夏经理的!你没有权利剥夺他!你这是犯法,我可以告你!”

“那你就去告!”司东御的眼波终于有了起伏,脱口而出的愤怒之后,又衔着嘲弄的冷笑:“终于承认和那个男人有关系了?”

林溪:“……”

“林溪,你果然水性杨花,不过以后,你不会再有机会了。”话落,司东御拂袖而去,步伐迈得很大,就连周遭都像被带起一股冷流。

林溪绝望地瘫在地上,发出小兽般痛苦的嘶鸣……

第八章

主任医师办公室。

周琛和司东御是发小,瞧见他那阴鸷到能滴出水来的俊彦,吞了吞口水:“你……真要打掉这个孩子?”

“尽早安排,越快越好。”司东御公然在办公室内抽烟,烟雾一片缭绕,更显压抑。

周琛思索了会,谨慎道:“我看林小姐情绪激动,之前又服用紧急避孕药,现在大冬天的,她身体更是虚上加虚,如果强行动手术,估计会有危险……”

司东御冷笑:“危险也是她自找的。”

“那你真想看到她大出血躺在手术台上?”

司东御缄默片刻,不悦地命令:“十天,最多十天,调养好她的身体,我要听到孩子流掉的消息!”

……

接下来整整三天,周琛想方设法调养林溪的身体,可林溪情绪到了失控的边缘,她不止不肯吃药,连基本的进食都停下了。

她只有一个要求,出院回家。

可司东御派了保镖守着,寸步不离。

周琛为难到了极点,几番劝说无果,只能惆怅作罢。

这天,和往常一样,周琛查完房后叮嘱了几句便离开,等到了中午护士送饭的时候,刚关上门,习惯性地对床上耸起的一团喊道:“林小姐,午餐是你最喜欢吃的……”

砰。

回应她的是脑后的一记闷棍。

林溪躲在一侧,趁机打晕了护士。

护士无力地瘫软在地,林溪手心都在抖,她试探性地摸了摸护士的气息,然后松了口气,将她和护士的衣服互换之后,再将护士推上床盖好被子。

戴上口罩和护士帽,林溪提紧了一颗心,仓皇地垂着脑袋推开门离开……

门口果真守着司东御的贴身保镖阿澈。

林溪的气息不由弱了几分。

她微垂着脑袋,学着那护士的样子关上了门,轻手轻脚地转身离开,眼瞧着阿澈像没有发现,那颗高高悬起的心才慢慢的归于平静……

可就在这时,阿澈鼻息间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对走向回廊的那道护士身影吼道:“站住!”

林溪步伐猝然顿住,刚放松的神经再度紧绷起来。

后背都是冷汗,她知道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可是要怎么逃?

林溪捏紧了手中的托盘,满心仓皇……

“阿澈?”突然,一道清丽的女声从身后响起,带着一丝惊讶:“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小姐?”阿澈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开,他毕恭毕敬道:“我有个朋友在这边住院,我过来看望,您这是……”

林溪悄悄地回眸轻瞥了眼,女人一袭高端的小洋裙,衬托着优雅气质,五官恬静美好,以一种淑女的姿态温柔回应:“我也是来看望一位朋友。”

沈小姐?

她大概就是沈晚瑜,司先生的未婚妻吧?

长得真好看。

林溪没有再听他们交谈了什么,哽咽着迅速逃离了这里。

但她没有注意到沈晚瑜不经意间朝她消失的方向投去了一抹余光。

……

林溪跑离医院的时候,整个人筋疲力竭,明明是寒冬腊月里,她却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满头大汗,她打了车,心心念念要回家。

途径顾蔓芸最喜欢吃的那家米粉店,她还特意买了一碗米粉。

妈妈肯定担心坏了……

然而,当她回到小镇时,却看到家门口围着好几个邻居,或悲凉或无奈或麻木地站在那里。

王姨正偷偷地抹眼泪。

林溪大概是傻了,眼前一片空白,一步步走上前。

王姨见林溪回来了,又怒又吼:“溪溪?你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打电话你也不接?!你知不知你妈她最后的心愿就是见你,她只想见你……”

“嘘,我妈在叫我呢。”林溪伸出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仿佛是在呓语,声音很轻:“你听,她说她想吃米粉,我给她买回来了,真的,都买回来了。”

王姨心底一阵痛楚,泪水夺眶而出,颓然麻木。

第九章

林溪走到顾蔓芸床前时,她已经换好了寿衣,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捧着那份米线,扑通一声跪下,献宝似的递到顾蔓芸面前。

“妈,你不是最喜欢吃这家的米线么?”

“你起来吃好不好?”

“你说过的,要留下这套老宅,要看着我结婚生子,你怎么可以食言?!怎么可以骗我!你起来,我不许你睡!你说要陪着我的!妈——”

情绪越来越失控,她突然近乎癫狂地扼着顾蔓芸的肩膀,想把她拉坐起来。

可她的身体,真得好冰。

王姨匆忙来拽她:“林溪,你冷静一点!你妈已经死了!”

林溪却是红着眼睛,披散着长发吼道:“谁说我妈妈死了,她没有!她只是在怪我没有早点回来……”

眼泪不住地往外涌,一番挣扎中米线从林溪的手中轰然掉在了地上,散落满地,温热的汤汁四溅,弄脏了林溪的裤腿。

那一刹,宛若被雷电击中,她僵在了当场。

米线翻了,妈妈没了。

就在几天之前,她还握着她的手,认真叮嘱着要好好守护老宅这套房子,可一转眼人就没了,她甚至都没有看到她最后一面。

林溪,你瞧,你怎么活得这么失败?

……

妈妈的葬礼举办得快而简单,只有寥寥几个邻居相送。

林溪以为自己会哭,可她全程麻木地像是一个局外人,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她不知道是不是悲伤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哭不出来。

她捧着妈妈的遗像放到了爸爸的墓地一侧,两座坟紧紧地靠在一起,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林溪看着那些人来了又走,然后只剩下她一个人,静静的待在墓地陪着顾蔓芸,直到双腿麻木,她撑起身离开。

斜阳透过稀疏的枝叶,将她的影子拉长,她走得每一步,都在耗尽她的所有气力。

她进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等了一会,妇科医生接见了她,看着她手中的检查单,见怪不怪地问:“林溪,女,22岁,妊娠八周,来做人流?”

林溪没有觉得羞耻,只是无悲无喜地点头:“嗯。”

“无痛还是普通?”

“普通。”

医生飞快地在病历单上勾了几下,追问:“今天做还是预约明天?”

今天和明天有区别么?

林溪茫然抬眸:“今天。”

缴完费,林溪在护士的引领下去了靠近手术室的回廊等待。

天色已经陷入黑暗,无边无际,暖阳早已消失,只剩下彻骨的寒风,隔着衣衫,细密地钻进衣摆,贴着肌肤,像一条毒蛇缠绕着四肢百骸……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畔终于传来了护士叫号:“48号,林溪。”

林溪慢吞吞地起身,指甲抠入了掌心,憋了一整天的眼泪终于潸然落下。

……

从手术室出来,林溪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唇色更是近乎透明,她艰难地拖着疲惫的身子,行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

寒风刺骨,她快难以负荷。

吱。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突然刹停在路旁,车门被推开,当看到司东御快和夜色融为一体的冷峻脸庞时,林溪瞳孔瞬间放大……

半生荒唐都是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半生荒唐都是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半生荒唐都是你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