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不良司》小说免费试读 《大唐不良司》最新章节目录

大唐不良司又名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牛凳原创小说大唐不良司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大唐不良司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大唐不良司免费阅读:盛世之下,一群少年游走在光明和黑暗间,于惊险悬疑中探清案件的真相,在层层黑幕下揪出隐藏的邪佞。这是历史上最鼎盛的王朝。然而,华丽的外表下涌动的却是无尽的暗流与危机。行走于云波诡谲,侍奉于法理真相。这就是不良人!...
《大唐不良司》小说免费试读 《大唐不良司》最新章节目录

大唐不良司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大唐不良司 第006章 辨生不摸骨

小六死了。

正堂屋内,他两腿悬空,舌头伸出来半截,双目圆睁,红彤彤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看向门口,仿佛经历了说不尽的恐怖之事,又好像在向谁在倾诉着冤屈。

郭烨预想过小六可能被不良司的人带走,甚至想过被丽竞门得知小六见过萧廷后,在小六家中刑讯逼供,但万没想到他会死,更是万万没想到,他会是这个死法。

小六怎么可能悬梁自尽?

要知道,自从老爹曹德贵死后,曹小六就是光棍一条,活得没心没肺的,而且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在长安城还有点祖产,这种人怎么会自杀?

而且这小子天天乐哈哈在自己耳边说过,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将来要娶个如花似玉的大屁股媳妇,生他十个崽儿,为曹家传宗接代,,开枝散叶呢。这种人怎么会自杀?

不可能!

这必是他杀!

小六啊小六,你心疼死哥哥了!

哥哥我一定给你报仇!

郭烨双拳紧握,深吸了长长一口气,缓缓说道:“我和小六的关系非同寻常,恐怕关心则乱。陆仵作,他的尸,你……你来验吧。”

“嗯?”

陆广白有些意外地看了郭烨一眼。

习惯了郭烨平时的口花花和不着四六,突然一本正经称自己一声“陆仵作”,而非平日里的“小陆”,陆广白颇有些意外。

看来,小六之死,对郭烨的打击非一般重啊。但能在大悲中仍保持冷静,看来,自己对郭烨这个浑人,又多了一分认识。

“好。”

陆广白郑重点头,把小六的尸身搬下来,小心翼翼放于地上,用起仵作的手段,仔细查验。

半个时辰后,他郑重其事地宣布道:“死者曹小六,现年一十八岁,身高五尺六寸……绳索交至左右耳后,痕呈深紫色。眼合、唇开、手握、齿露。缢在喉上,以舌抵齿。胸前有涎滴沫,臀后有粪出……本仵作以为,曹小六应为自尽。”

“啥?自尽?那不可能!一百个不可能!”郭烨脱口而出。

“郭捕头,尸体是不会撒谎的。”陆广白非常笃定,道:“如果非要说小六是他杀的话,那只能是……”

“是什么?”

“是鬼杀了他!”陆广白一本正经地说道。

“鬼个蛋蛋啊!”郭烨气得啐道。

不过,望着陆广白不似开玩笑的神色,他还是摇头道:“陆仵作,不是我不信你,但我有一百个理由相信小六是不会自尽的。鬼神之事,更是无稽之谈。这尸,我……我自己查!”

陆广白耸耸肩,毫不介意,道:“我也希望,能再查出点什么有用线索。郭捕头,看你的摸骨辨生术了。”

不过郭烨这次的验尸,和之前在升平馆那次所谓的玄术完全不同。

他既没有闭目摸索,也没有念念有词。相反,瞪大了眼珠子,一声不吭,对着尸体仔仔细细地查验着。

后来,他又点了十几根蜡烛,放在房间的四角以及尸身的旁边,好像在举行什么神秘的仪式。过了一会儿,郭烨又走出了屋外,东瞅瞅西看看,抬头望天,高深莫测。

这回,轮到陆广白看不明白了,不用神神叨叨的摸骨,这次使的什么手段?

突然,郭烨猛地拍了一下手,叫道:“有了!我明白贼子的手段了!”

陆广白将信将疑,问道:“你还是坚持小六之死是他杀?”

“错不了。”

郭烨点头道:“的确,小六的死状和自缢完全相同。但是,你莫忘了,萧廷是怎么被杀的?先用药物迷晕,再被人捂住口鼻,窒息而死。若贼人先把小六迷昏,再把他挂在绳子上,不就行了吗?”

陆广白听罢,沉吟道:“这样啊……也有这个可能。那你凭什么这么认定?”

“当然凭我的摸骨辨生术啊!”郭烨回道。

“你少鬼扯,你这回没有摸骨,哪来的辨生?”陆广白嗤之以鼻。

郭烨老神在在地回道:“谁跟你说摸骨辨生就一定要摸骨?那可是我老师袁天罡的不传之秘。小陆你想学也成,拜我为师就得了。怎么样?给袁老神仙当徒孙,不丢人吧?”

“滚!”陆广白再次嗤之以鼻。

袁天罡若活到现在,得一百多岁了,陆广白当然明不会相信郭烨的鬼话。

但他和郭烨在万年县衙合作了这么久,虽说这摸骨辨生有点扯蛋,但是每次都让他判对了,几乎没有一次出过错漏。所以对这摸骨辨生的手段是玄术,他是不信的,但郭烨有本事,他是信的。

而且,郭烨对曹小六的感情,不会让他在小六的案子上撒谎。

陆广白点点头道:“假设你的他杀之论是成立的,那么就好办了。现在是白天,附近来往之人甚多。保不齐就有人看见凶手的模样……呃……”

说到这里,陆广白心中一动。如果小六是被贼人所害,那贼人经过之处,就必会有痕迹留下。查看这院子里有没有可疑的印痕,不就能推断出,是不是有陌生人进院杀小六了吗?

郭烨刚才虽说没有摸骨,但他又是屋里屋外的走来走去,神神叨叨的,他莫不是通过现场环境的的异状来推断小六是他杀?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就当局者迷了。

不过眼下也不是穷根究底的时候,陆广白稍微顿了顿,道:“那咱们以小六家为中心点,先查访四周邻居,在查访周边坊民吧?”

“是这个理儿。”郭烨点点头。

……

郭烨捕头的身份,自然让查访很是顺利。

果不其然,很快就有人报告说,亲眼看到曹小六和一个年轻公子一起回了家。根据那人描述,当时,小六身边那年轻公子,面色从容风流倜傥,小六却是魂不守舍踉踉跄跄,甚为可疑。而且又是白天,所以那年轻公子的相貌,报告之人也记得清清楚楚。

郭烨听了大喜,赶紧在崇仁坊搜罗了一位丹青高手来,按照那人的描述绘制画像。

一个讲得细致,一个人画的细致。

很快,画像基本样子就出来了,随着画像越来越逼真,郭烨和陆广白的面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因为画上之人,正是户部侍郎萧华的二公子萧廷!

没错,就是那位死在升平馆,尸体旁还有一堆白骨的萧廷萧公子!

 

大唐不良司 第007章 蹊跷陈年案

萧廷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成了谋害小六的凶手了?

诈尸?

两个字齐齐浮现在陆广白和郭烨的心头。

不过他俩长年都和死人打交道,尤其是陆广白,这些年下来摸过的尸体摞起来恐怕都能绕崇仁坊一周了。

所以对诈尸这种鬼神之说,也就想想,但绝对不会信的。

尽管如此,陆广白还是奇疑道:“郭捕头,你信这世上有鬼吗?”

郭烨摇头道:“要真有鬼,那这些年我手底经办的那些冤案命案,早就冤有头债有主,厉鬼索命了,哪里还需要我们查明真相,绳之于法理?”

陆广白苦笑一声,指了指栩栩如生的画像,说道:“总不能是萧廷在升平馆自己杀死了自己,然后又复活过来杀了小六吧?”

郭烨沉吟片刻后,看着画像抿了抿嘴,道:“兴许,那凶手只是长得和萧廷相像而已呢?”

“但也不可能这么像吧?”陆广白说道,“如果现在可以再去看看萧廷的尸首就好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真死还是诈尸!”

再查萧廷尸首?谈何容易。

现在萧廷的案子已经归了不良司,郭烨和陆广白一个是小小万年县衙的捕头,一个是仵作,甭说无权越界进不良司的殓尸房查看尸体,恐怕连禁卫森严的不良司大门都难得迈进一腿哦。

其实到了这会儿,陆广白和郭烨心里早就断定,画像之人差不多就如郭烨猜测的,这是一个与萧廷相像至极的人!至于那个升平馆的萧廷早已死得透透,他俩自己一前一后亲手验的尸,都是千年的狐狸,而且长年累月干得这差事,还能打了眼?

但以他二人之力,也根本无法将那个假萧廷找出来。慢说长安城有多大,便是半个长安城也足有五十四坊之大!根本不是四条腿跑跑就能找出人来的。

郭烨和陆广白商议良久,最终决定先禀明县令朱有德再说。

……

万年县衙。

朱有德听了汇报之后,面色沉沉,思虑半晌后问道:“你们准备怎么办?”

郭烨直言不讳道:“我们想请县尊下令,发动全衙的弟兄,搜遍五十四坊,也要将那个假萧廷给翻出来。”

“不妥!”朱有德微微摇头,道:“你们俩啊,太年轻,把人心叵测四字想得太过简单了。依着本官看,此事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郭烨问道。

“你们想,萧廷既然死了,为什么又出了一个像萧廷之人陪着小六,大白天的在崇仁坊里转悠让坊民看见?”朱有德反问一句。

郭烨道:“县尊是说,凶手是故意的?”

陆广白不解,问道:“这是为何?难道他不怕被人看见露了行踪吗?”

“嘿嘿,郭小子,你说。”朱有德看向郭烨。

郭烨此时已经垂下头去,自顾自地念叨着,“升平馆萧廷丧命,死状诡异……丧命当夜小六在县衙又撞见不知是人是鬼的萧廷……有人大白天看见萧廷活蹦乱跳的陪着小六在崇仁坊中行走……之后小六被悬梁自尽在家中,疑是萧廷鬼魂索命……嘶!”

猛地,郭烨将头一抬起,好像思路捋清了一般,看向朱有德,说道:“县尊的意思是说,有人在后面谋划,妄图在民间构织流言,让百姓们人心惶惶,遂以讹传讹,制造恐慌,沸腾舆论?”

“这种路数,的确是丽竞门一贯作派!” 陆广白这时候听完郭烨的分析之后,自然也是明了。

“然也!”朱有德竖起拇指,赞许道,“郭小子就是裤裆里的泥猴,不用抖落,自己也能滑落出来。贼精的很!”

郭烨忿忿道:“为了拿回萧廷一案的查办权,借此案来构织谋反大案,丽竞门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小六这么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就平白无故被他们害死了?”

“呵呵,只要小六之死能让丽竞门得利,他们要让小六三更死,岂能留他到明日?”朱有德无奈道。没办法,牝鸡司晨,阴阳逆转,谁让来俊臣等人圣眷正浓?

“王八蛋!”郭烨咬牙切齿。

现在萧廷的案子,已经转到了不良司的手里。丽竞门要想把这个案子抢过来,就必须得把水搅浑。

所以,若郭烨和陆广白把此案闹大,在朱有德看来,最得意的就是丽竞门。届时,丽竞门夺回萧廷一案的查办权后,将此案构织成泼天的谋反大案,不知有多少无辜之人,会因此案丧命。

郭烨一下子没了主意,问道:“依县尊之见,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朱有德道:“还是听本官一言,这年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六也是冤,撞到当口上了……反正他也无亲无故,你们就当他真的是自尽吧。本官出二十贯钱,给他风光大葬。”

郭烨新意难平,气道:“可是,万一不是丽竞门干得呢,那小六岂不是……”

他还是不想让小六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还能有什么万一?”朱有德面色一沉,出口打断道:“本官老糊涂了?还是,你郭小子翅膀硬了,要飞出去攀不良司的高枝儿?”

“不是……”郭烨摆手解释。

“不是的话,就按本官说得办。”

朱有德盯着郭烨的眼睛,一字一字顿道:“从今天开始,小六就是自尽的!郭小子,你眼里若还有我朱有德,就莫再胡思乱想了!”

“县尊,言重了,卑职听您的!”郭烨低头受教。

朱有德将目光在看向陆广白,陆广白也附和道:“属下明白。”

朱有德面色稍霁,道:“这还差不多。下去吧。曹小六无亲无故的,你们俩这两天别来县衙了,先处理好小六的丧事再说。”

“遵命。”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郭烨和陆广白一起,操持曹小六的丧事。

郭烨采买物品,迎来送往,的确把小六这场丧事办得风风光光。在同衙门的弟兄们看来,好像小六真是自杀似的,众人私底议论一番之后,也就不了了之,没人深究了。

不过,郭烨虽说表面上忙碌于小六的丧事,但私底下那点小手段,终究瞒不过陆广白。

一日,一间静室中。

陆广白与郭烨席地对坐,他开门见山问道:“郭捕头,你是不是想私下查小六的案子?”

郭烨瞪大了眼睛,一脸无辜道:“没有。本捕头已经答应了朱县令了,不再追查此事!”

陆广白自斟自饮了一杯酒,说道:“你郭捕头的保证,就跟长安城东市酒肆里那些喝醉了的胡人!” 

郭烨问道:“啥意思?”

陆广白呵呵一笑,道:“喝完就容易断片啊!”

郭烨白了他一眼,“你这笑话有点都不好笑,好啦,你都发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找我问这个作甚?”

陆广白又是自斟一杯酒,饮完,正色道:“我听说七月半鬼节那晚,小六当着一众值班衙役的面说,两年前,萧廷托他办过一件事。郭捕头知道是什么事儿吗?”

是的,小六的确那天晚上说过这话,郭烨还清楚记得这小家伙脖子一梗,一脸不服。

不过他的确不知道萧廷让他办什么事,遂摇摇头,道:“不知道啊!”

“我知道。”

“小陆!亲小陆!”郭烨眼前一亮,起身往陆广白扑来:“你怎么不早说?”

“站住!”陆广白伸手一拦,满脸的警惕之色。

郭烨笑道:“别误会,嘿嘿,哥哥就是一激动,想要抱抱你,庆祝一下。”

“郭捕头莫要如此肉麻,请放尊重些!”陆广白一脸嫌弃。

“不抱就不抱。你又不是美貌娇滴滴的小娘子,紧张个蛋蛋?”

郭烨重新坐了下去,言归正传道:“既然你都发现了,我也不瞒你,我最近的确私下里调查着小六的案子,但迟迟没有进展,不知道从哪着手。小陆啊,你快说说,萧廷托小六之事吧,兴许能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此事说来话长……”

陆广白又是自斟自饮一杯酒,缓缓说讲了当年之事。

此事正好发生在小六刚刚被补入万年县衙为衙役时,那会儿郭烨还没进县衙,更别说当上捕头。

当时的陆广白,也不是万年县的首席仵作,而是库房书办。

某日,曹小六拿了县令朱有德的一张签条,要提取库房内的一把扇子。据小六当时对陆广白所言,这把扇子本就是曹家之物。前些日子,自己的父亲在办案时,被贼子所害。

此扇也被县衙的差役误认为贼人之物,没入了官中。现在,自己想把这把扇子要回去。

这把扇子是曹德贵的遗物?小六之父曹德贵是一名衙差,扇子通常是文人雅士所携之物,时为库房书办的陆广白心思细腻,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

所以他仔细翻查了这把扇子,终于在扇子的夹缝中,发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写的是一种五石散的配方。

五石散!这事儿可不简单了。

五石散发端于汉武帝时期,大兴于晋朝,当时都是合法之物。但到了本朝,由于孙思邈老神医的倡导,五石散成了违禁之物。甚至五石散的配方,都不准留存于世。

身为库房书办的陆广白当然知道,曹德贵正是在查办一起贩卖五石散的案子时,被贼人所杀的。现在,曹小六说这把扇子是曹德贵的遗物,那不是胡说八道吗?

曹小六被他当场揭穿之后,只得交代了事情的真相——这扇子其实是户部侍郎家的二公子萧廷托自己拿的,为了这事儿,还给了自己十贯钱的贿赂。

如果说萧廷索要配方,是为了自制五石散贩卖,陆广白是不信的。如果不是制造五石散贩卖,那就只能是他自己食用了。

纨绔子弟自甘堕落,管他去死!

陆广白稍微一琢磨,索性成全了小六,把这把扇子给了小六。

……

这几天下来,陆广白也闲了下来,重新把事情捋了一遍。静下心来之后,发现死者又是小六,又是萧廷,渐渐地,一些陈年旧事也重新浮上记忆,于是他重新梳理了下来,他猜测,如今小六身死,很可能和当年之事有关。

他说完之后也表态,如果郭烨要私下查曹小六之死,他愿意参与其中。

靠,憋到现在才说?

郭烨听完陆广白冗长的赘述后,生气这个家伙不早说此事,害得自己这些天一直当无头苍蝇。

不过对于陆广白主动袒露当年旧事,他也还是有些奇怪,问道:“你跟曹小六没什么交情,平日里又一向不愿意爱多管闲事。怎么现在,忽然愿意淌这滩浑水了?小陆,难不成……你已经深深地喜欢上哥哥了?啧啧,细皮嫩肉,小陆长得也是极好的!”

“恶心,放尊重些!”

陆广白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屁股,稍稍离郭烨远一些,然后以食指沾酒,在几案上写下了四个字,问道:“郭捕头,你可听说过这四个字?”

郭烨腚撅一看,案上四个字他认得,念做“达玛古嘎”!

 

大唐不良司 第008章 私访胡思堂

达玛古嘎!

郭烨将这四个字放嘴里又念叨了一遍,摇了摇头,揣测道:“没听说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四个字应该是出自那张五石散的配方吧?”

“猜得没错,”陆广白赞许地看了一眼吧郭烨,说道,“达玛古嘎是那张五石散配方上的一味药。当初我看到这味药,也不知何意。毕竟五石散虽被我朝明令禁食,但天下流传的五石散配方甚多,也就没有深究。”

“后来你又有了新的发现?”郭烨问道。

陆广白说道:“这四个字是康居语,翻译成汉文,就是食人妖花。此花与某些药物混合,可令人陷入强烈的幻觉中。最诡异的是,一般情况下,其花为蓝。但若有了血肉滋养,花色就会变红,而且药性更见猛烈。”

“达玛古嘎就是食人妖花?”

一股恶心从郭烨的心头涌起,道:“还要拿人的血肉来滋养此物?”

陆广白道:“也不一定是人的血肉,飞禽走兽的尸体也能滋养其生长。食人妖花之名,不过骇人听闻的噱头罢了。”

郭烨道:“就因为达玛古嘎,哦不,因为这食人妖花,你才要介入此案?”

“这个理由还不够充分么?郭捕头与我同僚共事这么久,难道会不知陆某素来对各种奇花异草最感兴趣?”陆广白轻笑一声,笑得俊俏。

他这个爱好的确在县衙里不算什么秘密。

莫看陆广白是万年县的首席仵作,但论起验尸的本事来,他还是要略逊于郭烨的。

陆广白真正让郭烨还有全县衙的伙计们佩服的,是他对各种迷药、毒物,乃至于奇花异草的熟谙和辨认。所以陆广白私底下还有个外号,叫药郎陆广白。

但是药郎药郎的叫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走街窜巷的卖药郎中,所以也没人将这个外号广为流传。

以陆广白对奇花异草的痴迷,因为食人妖花而主动要求介入小六之死的案子,郭烨倒也能接受。正所谓百园牡丹易求,奇花异草难得。

随即郭烨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欢迎你,小陆……”

郭烨刚要把手伸过去摸一摸陆广白的小白手,却被陆广白远远嫌弃躲了,徒留郭烨的手悬在半空,尴尬了一下下。

他嘿嘿讪笑一声,也不见怪,反正被小陆蜜汁尴尬又不是第一次了,随后又说道:“那咱们就从五石散入手,查小六的案子。既然你今天都约我到这儿了说配方里达玛古嘎这事儿了,那你肯定有五石散的线索了吗?”

陆广白道:“胡思堂。”

“得嘞,小陆,那走吧!”

郭烨起身拍拍屁股,冲陆广白风骚的招招手,惹来陆广白一记销魂的白眼。呃,小陆白白嫩嫩,真的比一般小娘皮长得好看。在郭烨看来,男儿郎长得像他这么好看的,真是白瞎了男儿身,甚憾!

……

胡思堂也在万年县所辖的五十四坊中,位于新昌坊内。

胡思堂前面是酒馆,后面给人住宿,不但有胡姬献舞佐酒,而且所费不高,每日里宾客盈门。这里的宾客鱼龙混杂,若说有人偷偷贩卖五石散这种违禁物,郭烨倒是一点都稀奇。

当然,为了避免县令朱有德的怀疑,郭烨和陆广白只是在胡思堂附近转了转,,并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

拖啊拖,拖得小六的死,县衙里没什么人惦念了,足足过了半个月,他们才得了空,换了便装,略改妆容,往胡思堂而来。

“嗯?”

郭烨和陆广白刚到门口,就察觉到有些不对了。

胡思堂前酒馆后住宿的格局,现在前面酒馆里还没到胡姬献舞的时段,按说应该是人声鼎沸,吆五喝六觥筹交错之声不绝于耳才对,怎么会如此安静?

进了胡思堂酒馆的大厅才发现,客人们没有在饮酒作乐,都兴致勃勃地盯着一个少年郎呢。

这少年郎大概十五六岁,不但形容俊美,而且衣着面料相当考究,一看就富贵人家的郎君。而且看得出来,小郎君生性颇为腼腆。

此时四五个衣着性感,白花胳膊半露腿的胡姬,正围坐在他身旁,对他咯咯调笑,动手动脚。那小郎君却是左遮右挡,一副身陷花丛浑身难受的初哥模样。

在附近一带酒肆里,胡思堂的档次不算高,所以来往之人的酒客身份自然也就不高。

但这小郎君一看这穿扮就是富贵显赫人家出身,胡姬们一看就是个雏儿,还不蜂拥而至,从他身上多弄些赏钱下来啊?

这也难怪厅中酒客们都簇拥围拢着,竞相看这贵气少年的好戏。

“诶,好朋友,你们可来啦!”

少年郎见郭陆二人进来了,眼前一亮,仿若见到了救星一般,冲出了胡姬们的脂粉阵,快步向他们跑来。

这小子是谁啊?

郭烨和陆广白面面相觑,脸上尽是茫然之色,显然他俩都不认识他。

须臾间,少年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微微躬身,右手一展,道:“两位兄长这边请,有什么话,咱们坐下再说。”

紧接着,趁势对那几个胡姬挥手嚷嚷道:“我和这两个好朋友有事要谈,你们先退下吧。”

“是。”

客人要谈正事,胡姬们自然不敢扰了贵客的雅兴,颇为哀怨地看了郭烨和陆广白一眼,这两个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烦人得很。

胡姬一散,三个男人凑到一块儿,看客们自然也觉得没什么好看的了。很快,众人又开始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酒馆内恢复如常。

“嘿嘿,小郎君,人都散了,我们哥俩帮了你这大忙,今天的酒,你可要管够。”郭烨哪里还看不出这少年是拿自己哥俩来解围啊。

“帮帮忙,帮帮忙。”少年郎满脸赔笑,偷偷将一小小锭的金子塞入了郭烨的手中,道:“我实在不惯和女子打交道,看她们贴上身来,就如红粉骷髅挠我身子般,实在难受的紧。恰逢两位两位哥哥进来,遂起了求助的心思。”

奇怪,都说知慕少艾,居然还有不爱美色的少年郎?不止如此,还怕女人怕到这般地步的少年郎,真是闻所未闻。

别说郭烨,连陆广白都为有些微微一诧。

郭烨暗暗掂了掂手里的小小金锭,足有二两之重,这出手大方简直是家里有矿啊。

郭烨随手就把金子揣进了怀里,问道:“小郎君这般阔绰,又不为胡姬,那来胡思堂作甚?”

少年郎挠了挠脑袋,低声道:“实不相瞒,我来这儿,是为了找五石散的。这位兄台,你知道怎么买五石散吗?我刚才问这些胡姬,她们都说不知道啊。”

郭烨:“……”

陆广白:“……”

呆子,这五石散是违禁之物,哪有公然叫买叫卖的?就算胡姬知道,也不能这么公然告诉你啊!

郭烨有些惋惜地看了这少年郎一眼,心想,挺好一孩子,有钱又长得俊,怎么沉迷于五石散呢,你看这脑壳,都被五石散祸害了。

不过郭烨终也是为五石散的线索来的,听这少年郎所言,看来他也是听人说起胡思堂暗卖五石散,才这这儿碰碰运气的。

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胡姬献舞的时段正式开始。

咚咚咚~~

随着阵阵毛员鼓的响声,一队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胡姬,踏着拍子,走到了大厅正中,开始起舞。

她们时而摆腰扭胯,时而凌空短跳,时而高速旋转,时而环行急蹴,每个动作都充满了韵律感,精湛的舞技里里无不透着异域火辣的风情。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最中间的一名胡姬。

她的肌肤白皙水嫩,如同牛乳在流淌。她的眼睛顾盼生辉,仿佛在向观众说着数不尽的情意。蛮腰一握,疯狂扭动间不时露出一抹雪白的肌肤,引得众人心神摇动,目眩神迷。

“好样的!苏瑞娜,好样的!”

“难得苏娘子亲自献艺,咱们今天算是来着啦!”

“些许心意,不成敬意哈!”

……

随着阵阵叫好声,各种绫罗绸缎如同不要钱一般抛入了场中。

一曲舞罢,众胡姬退下,只留下了最中间的那名舞姬。

她微微一福,冲众人款款说道:“多谢诸位客官的捧场。妾身就是这胡思堂的掌柜,苏瑞娜。我今日献舞,一方面是为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欢迎两位贵客。”

“什么贵客?谁啊?”有酒客好奇地站起打量四周,喊道。

“就是他们!”

苏瑞娜端起一盏酒,缓步往郭烨的方向走来,面上似笑非笑:“万年县郭捕头、陆仵作来奴家的胡思堂寻欢作乐,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呢。来,奴家敬二位一杯。”

什么情况?这还是…被人酒馆的主人给认出来了?

郭烨心中微微一愣。

大唐不良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大唐不良司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大唐不良司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