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小说免费试读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最新章节目录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又名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鬼姐姐原创小说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免费阅读:第1章开始第一章 穿越凤田村。天刚蒙蒙亮,一声吆喝打破了这村庄的寂静。“来人啊!傻丫被猪给拱死喽!”顷刻,整个村子灯火通明,村民纷纷出动,尤其是姚家二老,连梳洗都不顾直奔而来,...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小说免费试读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最新章节目录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 第六章 辰哥儿

唯有一人,身着褐色绑袖布衣,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处,面容俊朗,棱角分明,只是此时眉宇皱起,脸上似有愧疚之意。

姚娟上下打量他一眼,看他额头上带着汗珠,似是出了很大力气,旁边还有着绳索弓箭之类的东西,问道:“这是你做的陷阱?”

男人仿佛并不善言辞,低低嗯了一声,道:“抱歉。”

“抱歉?你一句抱歉就完了吗?你一句道歉我的猪就能活过来了吗?”姚娟喋喋不休。

“你想如何?”男人语气平淡,不恼不怒。

“自然是要赔!”姚娟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见他态度良好,心中的气倒消了一些。

猎户设陷阱捕猎也是正常现象,而此事也是她家猪逃走然后不小心掉了进去,这人也并非有意。

但姚娟好不容易弄来的猪就这么一命呜呼了,姚娟心疼。

“好,开价。”男人没有任何辩解。

嚯,财大气粗?

这么爽快的人姚娟还是第一次见。

姚娟又细细打量了他一番,看他这等穿着,也不像大富大贵之人。

“你就不怕,我狮子大张口?”

男人这才转眸看她,目光逼人:“此事,本是我疏忽,你开口就是。”

姚娟忽然对这男人生出一丝好感,不管如何,这人最起码有责任,敢担当。

姚娟话锋一转,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牧辰。”

“哦,你就是那个……那个传说中能百步穿杨,徒手杀死一只大熊的辰哥儿?”

听到他自曝姓名,姚辉瞬间激动起来,手舞足蹈,看得姚娟一脸懵逼。

辰哥儿是村里有名的猎户,不仅拳脚功夫了得,还会识文断字,更重要的是,使得一手好箭法,几个月前因上山捕猎了一头黑熊,在村里名声大振。

尤其是姚辉这个年纪的男娃,无不想着能够结识他们心中的英雄,最好能够拜个师父,也做个跟他一样的能人。

姚娟不知道这娃在自我高潮什么,直到姚辉把牧辰的‘丰功伟绩’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姚娟才恍然大悟。

那这么看来,她的猪掉进了陷阱里,还是这位辰哥儿自己徒手把这猪给弄出来的。

能耐人。

此时日暮西沉,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牧辰看了看天色,破天荒地先开了口:“天色已晚,姑娘还请直言。”

姚娟这才想起来,这人还等着自己报价呢!

可一头猪在古代能卖多少银子她也不清楚,更何况此事也并不能全怪到牧辰头上,所以一时,姚娟也不知道该要多少合适。

正当她为难之际,牧辰的声音突然冷凝下来。

“别出声!”

他顿生戒备,一股肃杀之气凛然而生。

姚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也感觉到了此处的不太平。

而姚辉却四下探看,忽然看到丛林处有一双幽幽泛着绿光的眼睛。

“啊!有狼!”

姚辉忍不住突然大喊一声。

话音未落,野狼猛地向他扑了过来。

“姐姐救命!”姚辉下意识地就往姚娟身边跑去。

再转头,他耳边响起了狼的喘息声,已经离他近在咫尺。

忽然,牧辰腾空而起,一脚踹了过去。

野狼发出一阵嘶嚎,等姚娟再抬眼望去,牧辰已经赤手空拳和野狼打了起来。

“小心!”姚娟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没想到这后山竟然还有野狼。

是了,否则他们猎户怎会在这里设陷阱?

出来之前姚柳氏还在千叮万嘱要注意安全,只是她出门之心太过迫切,以至于全当了耳旁风。

没想到,真的有危险!

一人一狼,打的难解难分,牧辰身上的布衣也被撕碎,露出精壮的胸膛。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 第七章 闷葫芦

抽出空隙,牧辰自地上一滚,顺势从腰间拔出匕首,反手一刀划在野狼脖颈。

“噌!”

鲜血喷涌而出,如柱一般。

接着,野狼惨嚎一声,重重倒地。

而牧辰身上也挂了彩,脸上身上都有几道血痕。

幸好,未伤及性命。

牧辰过去踢了踢野狼的尸体,确认已经气绝,这才用绳索将它套起。

亲眼目睹了一场厮杀,姚辉还心有余悸,他喉咙滚动,喘着粗气问:“那东西,死了?”

“死了。”

牧辰说话间,已经将尸体套好。

“方才的事,姑娘还未开口。”

他说的,是姚娟跟他索赔一事。

难得,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他还能记得这点小事。

姚娟对这男人的好感度不禁又上了一层。

他们这也算是,共同经历过生死。

“方才,也不过是件小事,现下你救了我们姐弟的性命,原来之事,就此作罢。”

“也好。”牧辰也不客套,抗起尸体就走。

“诶。”

姚娟连忙唤住他,还以为这人会跟自己推脱一番这才作罢,谁知这人竟毫不客气。

这辰哥儿,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牧辰转过头来,淡淡地看着她:“有事?”

“这狼,你还带走不成?”话到嘴边,姚娟又换了一种说辞。

“狼皮剥下,还能卖个价钱,为何不带?”

牧辰面无表情地说完,突然面色一变,仿佛想到了什么,略一沉吟,把尸体放到姚娟面前:“你喜欢,拿去。”

姚娟知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摆手:“我要这东西做甚,你自己留着,时辰不早,我们也要回家了。”

这时,姚辉弱弱的声音传来:“姐,我怕……”

方才那野狼离他不过咫尺,现在想来还是胆战心惊。

姚娟安慰道:“没事了。”

牧辰想了想,说:“我送你们。”

一路上,三个默默无话。

姚娟暗道这人真是个闷葫芦。

好不容易熬到了门口,姚娟才暗暗舒了口气,仿佛卸下了心中大防,她道:“有劳辰哥儿了,不如进屋去喝杯热水吧!”

“不必,告辞!”

牧辰好似并不想多留,重新背了背身上的袋子,转身向家里方向走去。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姚娟嘟囔道:“这人,好生无趣。”

家中二老早就等了他们多时,听姚娟把经历的事情全讲个大概,姚柳氏吓的直呼“俺的老天爷呦。”

一边替姚娟检查身上有没有伤势一边责怪姚辉。

“这小崽子真不让老娘省心,早说你姐姐做不得粗活,这眼下幸好无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

“娘,你别说弟弟,这事怪我,是我非要跟着去的。”

再说,当时那狼扑的,可是她这倒霉的弟弟,就算检查,也应该是替姚辉检查才是。

姚娟哭笑不得。

姚柳氏剜了姚辉一眼:“也就你姐姐亲你。”

说完,目光突然放空:“不过,我家宝儿都已经及笄三年了,是该寻个亲事了。”

以往姚娟性子痴傻,而姚柳氏也是出了名的泼辣,所以没人敢来姚家提亲,这一耽搁,就耽搁了三年。

但是现下姚娟的痴呆怔已经好了,虽说年纪偏大几岁,但这一张小脸,可是这十里八村都出了名的精致。

的确是该让媒婆给找个差不离的嫁过去了。

姚娟脸色一赧:“娘,好端端的说这个干什么?”

“我家宝儿还害羞了。”姚柳氏转头问姚老爹:“你说呢?”

姚老爹点头:“在理,我明儿就去找个媒婆。”

“还找啥媒婆,我觉着,那辰哥儿就不错。”

姚柳氏笑嘻嘻地看着她。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 第八章 提亲

姚娟可不想这么早就嫁人生子,她这刚穿过来还没几日呢,更何况连恋爱都没谈,跟谁结婚去。

“娘,我才不要嫁人。”

姚柳氏幽幽叹了口气:“虽说我也舍不得宝儿,可女人哪儿能一辈子不嫁人的?现下你年纪都已经偏大,若再不嫁,以后……唉,娘实在担忧,若是娘百年之后,你该怎么办呢。”

这还是姚柳氏头一次温声细语地说着掏心窝子的话。

一旁的姚辉拍拍胸脯:“娘,我会照顾姐姐的。”

姚娟心中一暖,说道:“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姚老爹掏出旱烟吸上几口,开口说道:“你娘说的,不无道理,哪有女人家不嫁人的,你现在已经到了找婆家的年纪,是该给你寻个好人家。”

看他们二老态度坚决,姚娟不想争论,但也不想跟他们继续这个话题,便寻个由头回屋睡觉。

夜色已浓,烛光微弱,姚娟却是无半点睡意,她想起了今日的辰哥儿,和她爹娘那番话。

她实在是不愿嫁人,可若对方是辰哥儿……

他长得好看,英武……

呸呸呸,那个闷葫芦半天都不放个屁,无趣的要命,有什么好的!

姚娟压下心中胡思乱想,心里却开始烦躁起来,一直到四更时分,她才有了困意,沉沉睡去。

天刚蒙蒙亮,外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姚娟眼皮子实在打架的厉害,不想理会,翻个身又睡了过去。

可那恼人的敲门声并未从此消失,反而更加急促,伴随着姚辉小心翼翼的声音:“姐,不好了,快开门。”

“别闹,困着呢。”姚娟打了个哈欠,又翻个身,头一次觉得这臭小子如此聒噪。

“姐,你再睡,可就被爹娘给卖了!”

闻言,姚娟睡意全无,噌的一下从炕上坐了起来,胡乱套了衣裳过去开门。

“嚯!”姚辉看到她脸上顶了两个大黑眼圈,着实吓了一跳:“姐,你变黑熊了。”

姚娟没心思跟他打闹,说:“一会儿我去洗把脸就是了,你快说,外头发生啥事了。”

“村西的陆老头带着他那儿子过来提亲了,说要迎娶你过门呢!”

“啥?过来提亲?”姚娟吓得一蹦三尺高:“陆老头是谁?”

“这陆老头家里是经商的,而且生意都做到了镇子上,是咱们村顶有钱的人家,家里的地也都承租给了别人,比刘富田家还有钱哩。”

“是么?”姚娟提不起来一点兴趣:“那关我啥事,干啥来祸害我。”

姚辉挠挠头:“我也觉得姐姐你嫁给他儿子是个祸害。”

“嗯?”

“不不不,说错了,我也觉得他带着儿子过来提亲,是祸害姐姐。”

“这还差不多,那你跟我说说,他儿子是个啥样的人。”

“这陆老头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叫陆承业,长了一张小白脸,平时被宠的要命,眼下好像都已经十九岁了,却是连个衣裳都自己穿不好,平日里只知道爬树打鸟斗蛐蛐,一点本事都没有。”

就连姚辉说起他,都带着一副鄙夷。

白长了一副白净面容,却是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挑的,跟个娘们似的。

“连个衣裳都不能自己穿,那岂不是个废物?”姚娟被刷新了三观,长这么大她可没见过这样的。

“姐姐说对了,那陆承业,就是个废物,只是姐姐生的美,那小子定是起了色心,才让他爹过来提亲的。”

但是以前,因为姚娟性子痴傻,脸上也是时常脏兮兮的,陆承业却是连瞧一眼都觉得污了自己的眼,还时常嘲笑姚娟,别说提亲了,就连接触都不愿。

但是这话,姚辉不能跟他姐姐提。

 

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忠犬猎户极品农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