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手阅读网

当前位置:小说大全

《嫁给残疾皇子后她咸鱼了》完整版章节内容在线阅读by魏大侠

余十九胤祐 时间:2022-11-24 15:19:36

小说简介:嫁给残疾皇子后她咸鱼了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余十九胤祐,是夏小霜编写的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伙儿的,你炸我干啥!有炸必炸!十九说的!这院子里还有一个人躺在凉椅上翘着腿挺闲适的,原本和这天气一样舒爽的好心...

《嫁给残疾皇子后她咸鱼了》完整版章节内容在线阅读by魏大侠

第一章 好惨一条鱼!

初夏的风凉凉爽爽的,将这肃杀的紫禁城都吹柔了几分。

玉和胡同,七贝勒府里。

三个女人在珊瑚院里支了张桌子,打起了斗地主。

“三带一!报单!”

“等等!我有炸!”

“诶!你是不是有病啊!我们是一伙儿的,你炸我干啥!”

“有炸必炸!十九说的!”

这院子里还有一个人躺在凉椅上翘着腿挺闲适的,原本和这天气一样舒爽的好心情被这几个泼妇吵的荡然无存,她开始反思自己不应该教会她们打牌。

余十九看了她们一眼,有气无力的劝道:“能不能别吵了?这天本来就热。”

三人不理她,其中妆容最艳丽的是陈氏,她咧着嘴仿佛要吃人,“我们是一伙儿的,我赢了我们就都赢了你懂吗?”

样貌最好看的是富察氏,模样美,身段好,祖父还是在宫里任职的老太医,家世还不差呢!

她脸色颇冷,再度重复道:“我有炸,有炸必炸,十九说的。”

余十九叹了口气,喊道:“你们能不能不闹了,天儿很热啊…”

最后还是李佳氏柔柔的开了口,劝和道:“好了好了,不是什么大事儿,要不这一把我们和了?”

说着她就要去收牌,富察氏与陈氏对哼一眼,好歹是将牌丢了,算是卖了李佳氏一个面子。

余十九倒了回去,又将目光在三人身上流连了一阵,多美好的如花少女啊,却都在今年选秀之后,被指进了七贝勒府,做个格格。

倒也没多余心思去可怜别人。

余十九继续望天,开始盘算自己的处境:她,余十九,不肯去山里,望世池中一条鱼。珍贵无比,浑身是宝,学名——白玉金钱。

就因为一时走神,渡劫失败,便被系统丢进了这清朝来,要她完成各种任务,积分满一个亿,并且要系统提示圆满了,她才能功成身退。

为此,系统还给她开了一个闹着玩儿似的外挂——指谁谁发笑。

余十九思及此处,恨的咬牙,不满的嗤了一声。

正在打牌的三人回头看她一眼,李佳氏叹一口气,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写满了同情,道:“你们看,十九又开始了。”

“都俩月了,时不时就这样放空自己,看着怪可怜的。”富察氏蹙着眉,又道:“该不会是在想七爷吧?”

陈氏放下手中纸牌,凝视着余十九,不无叹息道:“也正常,好歹咱们进来有四个多月了,赶着七爷出去办差前还见过一面,十九可是一面没见着!不可怜么!”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陈氏话说的有道理,于是,她们再看向余十九时,更同情了!

余十九闭上眼,进了系统里。

她要算自己的积分,距离一个亿的目标还差几个银河的距离。

一翻记录,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分值当然也少的可怜。

“让同屋檐下的姐妹开心起来,完成度百分百,十分。”

那几个打牌打的不亦乐乎,确实是开心的。

“帮助抑郁的小太监打开心结,重新振作,完成度百分百,二十分。”

这是前几天刚完成的,七贝勒府里进了一个小太监,十来岁,刚开始那哭的是要死要活的,知道的是进来当下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七爷强抢民女了。

七福晋心烦了,便要人把他打出去,可那小太监虽然闹,但也知道出去了自己更没个活处,余十九趁此机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任务完成了!

“帮助老太太过马路。完成度零……”

余十九骂道:“你这不是耍我玩儿吗!我在七爷府去哪儿给你牵老太太过马路啊!七爷府!你知道谁是七爷吗?爱新觉罗胤祐!皇帝的儿子!你让我牵老太太不如让我直接牵他来的更合适啊!”

众所周知,康熙七子胤祐,天有残疾,据说他的右脚有些跛,再说通俗点,他是个瘸子。

余十九愤怒过后,滴一声,系统回应了。

居然是娇滴滴的女音!

“任务就是这样子的,人家有什么法子?”

余十九:“任务不是你安排的?你一老烧酒装什么醇!”

“真的不是人家安排的,天命道法自然,这些都是你的命数,你现在怪任务奇葩,那谁让你渡劫时候要贪吃?”

系统声音弱弱的,宛如一朵白莲花,声音轻,却偏往余十九心口扎。

天雷,地煞,虚空幻境,她都毫无反应,眼看就要功成!可不知哪个天杀的丢了几根肉干进来,别的鱼稳如老狗,只有余十九张开了那张贪吃的嘴…

余十九脸色煞白,被嘲的耳朵都在冒烟儿,咆哮道:“闭嘴!我这就找老太太去!不就是过马路吗!这皇子府里还能没几条马路了?!”

于是,那三人见余十九猛的睁开眼,从凉椅上起来,风风火火的就冲出了珊瑚院。

“又干啥去了?”陈氏一边抽牌,一边嘀咕了一句。

“别管她,专注打牌。”富察氏翘着兰花指捏了一颗瓜子进嘴里。

一辆马车停在府门口,守门的俩侍卫忙上去跪地相迎。

“恭迎主子爷回府!”

一人从马车上踏下来,将自家门匾扫了一眼,一开口,嗓音沉稳恬淡,再看其人,面色净白,眼眸深邃眉如墨画,鼻梁高挺,穿着淡青色吉服,胸前绣着栩栩如生的四爪银龙,踩在云霄之上!

肩头两团祥云补纹,腰间规矩的系着黄带子。昭示了此人身份——七贝勒胤祐。

“七爷,老奴先告辞了。”

赶马的车把式是宫里的老公公,客气的拱手行了礼,那跪地的侍卫便连忙起身去塞了银子,恭敬道:“有劳公公了!”

“多谢七爷。”公公也不推辞,接了银子进荷包便赶着马走了。

守门侍卫叫张久卫,又有些奇怪,遂问道:“奴才还估算着您明后天才能到呢,一路辛苦了。不过怎么是宫里马车送您回来的?”

“就是从宫里出来的。”

胤祐皱了下眉,语气也有些没来由的沉,“这几个月府里如何?”

张久卫一边迎着胤祐进府,一边答道:“一切都好,爷您放心。就是您这一去三个月,福晋没少念叨您。”

对此胤祐没有什么回应,他一手负在身后,神色冷淡的吩咐道:“去书房。”

“是,爷您慢些。”

胤祐走的慢,倒是瞧不出来他腿脚有什么问题。

“那是个很美的地方,河水很清,天空很蓝,随便摘颗野菜放进嘴里就能嚼,不仅不辣嘴,还有回甜味儿,树上结的果子能有碗那么大个!九十多岁的老人,一口气能爬八层楼,根本不用扶。”

小花园里的长廊尽头,一名嬷嬷半白头发,眯着眼,望着眼前嘴巴不停嘚啵嘚啵的小姑娘。疑惑的问道:“所以,余格格您说这么多的意思是?”

余十九站直了身子,指着对面的假山,满脸严肃的说道:“锻炼身体,从现在开始!”衣譁

说着,余十九将嬷嬷扶起,转身,指着对面假山说道:“我扶您过去,过了这段路,您就自己围着那假山走,走它个九九八十一圈!”

她将这段路咬的很重,她算过从长廊到对面假山的距离,说是一条马路,并不过分!

胤祐走过垂花门,还没近假山就看见了那人影,指着自己书房的方向。

“那是谁?”胤祐问道。

张久卫看过去,哦了一声,笑道:“是余格格,听说是选秀后病了,后来病好了她伯父赶紧把她送进来了,可惜那时候您已经去草原了,所以没见过她。”

“余格格?”胤祐背着手,停下了脚步,隔着一座假山,看着那女子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像是一条……活蹦乱跳的鱼?

胤祐微微蹙眉。

“余格格,若是没有别的事,奴婢就先回了,膳房里事儿多…”嬷嬷行了个礼,转身便要走。

“哎!你别走啊!”

到手的积分飞了那可不行!余十九上前就扑住嬷嬷,嚎道:“我就送您过去走一圈,您要不想走也成,但是总得给年轻人一个机会不是!”

“哎哟格格!奴婢真的还有事儿!”

“嬷嬷!”

两人扭成了一堆,推搡距离也越来越远。

“您看,让我扶着您过来,咱们都跑了几圈了…”余十九不死心的拉着嬷嬷走。

“余格格,您实在太不像话了!为难我一个老太婆简直不讲武德!”

两人揉成一堆,一个不小心,两个人同时摔了下去!

‘咚’的一声——

余十九闭着眼摸了摸脑袋,委屈道:“嬷嬷!您怎么就不能帮个忙嘛!”

嬷嬷刚要说话,睁眼看清形势后立刻闭嘴,并将自己缩到了一旁去。

余十九摸着额头嘀咕:“气死鱼了!”

突然阴影覆下,余十九一愣,她后知后觉的睁开眼,看见一个男人正微微俯身打量着自己。

胤祐双手覆在身后,神色冷淡,问道:“地上凉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