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倾国女婢古代言情小说全文免费看

2019-10-09 17:34:29来源:QR作者:月符星星

倾国女婢古代言情小说全文免费看,作者月符星星主角阿纤洛少卿大结局:阿纤是陨落民间的明珠,生性凉薄,从小跟随叶府嫡女叶茗斐浪迹抚城。都说抚城第一女婿,当属洛府的洛少卿。叶府大小姐此生只有一愿,扑倒洛少卿!主子有命,她就是炸了洛府也要把洛少卿扛到大小姐软榻之上!再相见,她是艳冠京华的纤纤公主。与他爱入骨髓,却为了复仇,亲手斩断情丝,嫁与自己的亲哥哥。洛少卿从此放荡不羁,流离各色花丛。然,善孽皆是缘,终是缘分未尽爱未消,翩跹桃花下,伊人绯红着脸,配合着君人的律动,落泪如梨花。

倾国女婢古代言情小说全文免费看

倾国女婢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倾国女婢第009章 从天而降的哥哥

流水潺潺的山林里,飘散着烤鸭诱人的香味,向天涯吃下烤鸭腿,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阿纤得意的将烤鸭又在向无涯面前过了一圈,向无涯闻着香味,口水咽了又咽。

“丫头,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师父呐,只要您回答阿纤一个问题,这些烤鸭都归你。”

向无涯听了连连点头,面对美食他一点抵抗力都没有,估计阿纤也就是想知道其他剑法的口诀和套路。阿纤将烤鸭藏在身后,轻咳了一声,她要问的问题很严肃,可不是开玩笑。

“我是不是巫婉心的女儿?”

“你说的什么,师父不懂。”

阿纤的问题让向无涯愣住了,他没想到阿纤还执着于自己的身世,这件事即使拿十只烤鸭来换,他也不可能说真话!向无涯故意装作茫然的样子,阿纤再次将烤鸭拿到了他的面前晃悠,向无涯却不为所动。

美食对于向无涯来说和剑法同样重要,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视若无睹,可见那件事对他来说举足轻重。阿纤并不相信向无涯口中的谎言,她太了解她的师父,十多年了,师父每次板着脸的时候,就说明事态严峻。

“叶老爷和我娘是青梅竹马,若不是帝君掺和,说不定我如今就是叶家嫡女了!”

“放屁!你娘压根儿没爱过叶承天!”

向无涯激动得一开口,阿纤便拿到了她想得到的第一个真相,原来她真的是巫婉心的女儿,换句话说,她是抚城的公主。烤鸭落在了向无涯的手中,可他却失了些胃口。守了十多年的秘密,最后还是说漏嘴,想他曾经也是堂堂一品大将军,竟然栽在一个丫头的手中,丫头大了,越来越机灵了。

“师父,慢慢吃,阿纤不着急。”

阿纤如释重负的坐在大石头上,看着白色的水花溅起,十五年前,仿佛发生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亲娘的死,还有她被秘密送出帝宫,包括师父的辞官,叶老爷的收养。她一定要弄清楚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首先需想办法进入帝宫,可她只是区区婢女。

向无涯瞥了一眼发愣的阿纤,不知她究竟从哪儿了解到巫婉心,难道是叶承天说漏嘴?阿纤虽然发愣,却心知肚明,她的师父一定在猜测,到底秘密是如何泄露而出。每个谎言诞生的时候,日后都要用更多的谎言去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多谢师父坦诚相告,阿纤告辞。”

“臭丫头!”

阿纤突然起身告别,向无涯对着她的背影一阵数落,小心思都用到师父身上了!阿纤离开树林后回到了叶府,正巧遇上刚从帝宫回府的叶承天,两人面面相觑,叶承天领着阿纤来到书房。阿纤并不打算将大夫人红杏出墙的事告诉叶老爷,有些事,不说是为了世界和平。

“这几天尤其看好大小姐,她……”

“老爷放心,阿纤会看好小姐。”

没等叶承天说完,阿纤便打断了,老爷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叶茗斐。可早上书房……阿纤心中暗叹,指不定大小姐是谁的孩子,这么多年难道叶老爷毫无察觉?有些事也许能瞒天过海一阵子,但不可能遮遮掩掩一辈子,事实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阿纤打听帝宫那儿的消息,叶承天只当阿纤关心政事,没多想便如实以告。

前线战况有变,昨夜凉硕偷袭我军粮草,洛少卿猝不及防,损失不小。帝宫会调配粮草支援,只是需要时日,只怕洛少卿撑不下去。再厉害的将军,若是没饭吃,怎能抗敌?叶老爷叹了口气,打仗胜负难料,不仅靠武力,更要靠智慧。洛少卿虽足智多谋,但仍有一失。

“我军粮草还能坚持几天?”

“顶多一周。”

阿纤沉默了半晌,以这里到前线的距离,粮草运输也得花上一周时间。若是正好补上也就罢了,若是耽搁三四天,洛少卿就麻烦了。樱殇一定猜到洛少卿会找食物,下一步他定会想办法困住我军,让洛少卿无任何机会喘息。

离开书房后,阿纤回到了叶茗斐的闺房,阿柔好奇的询问阿纤的行踪,阿纤只说出去走了走,刚才被老爷喊去说了几句话。叶茗斐连忙打听前线的战况,阿纤只能撒谎,称洛少卿一切安好。叶茗斐并没有怀疑她的话,只是松了一口气,洛少卿无事就是最大的喜事。

“阿柔,去厨房拿午膳吧。”

“是,大小姐。”

叶茗斐一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于是让阿柔前去厨房拿来午膳,阿纤则独自坐在桌边看着窗外浮动的白云出神。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是金枝玉叶,母亲的死扑朔迷离,要想进入帝宫绝非易事,必须想办法才行!

阿纤想起了叶老爷刚才的话,洛少卿在前线有难,如果他能克服,帝君一定会褒奖吧?叶茗斐见阿纤发愣便没打扰,阿纤看着蔚蓝的天空,突然灵光一闪。阿柔刚踏入闺房,阿纤便从她身边风一般的走了过去,阿柔提着食盒看着阿纤离开的背影,她不吃午饭么?

“阿纤,你不吃午饭么?”

“告诉大小姐,我要和师父外出修行一段时间,让小姐好生待在府中。”

阿纤匆匆交代完便离开了,留下了一头雾水的阿柔,就算要出远门,也不用连午饭都不吃就动身吧?叶茗斐重新回到闺房时,只见阿柔在摆放食盒里的菜肴,她只出去了一刻钟,阿纤哪儿去了?阿柔见叶茗斐回来,把阿纤的原话复述了一遍,叶茗斐也没有多追究。

曾经也有过类似的情况,阿纤和她的师父偶尔会出远门修行,只是没这次走得那么急。

阿纤简单收拾了一些细软就离开了,她刚才下定决心做了一个自己都惊讶的决定,她此刻要奔赴前线,去帮洛少卿打赢这场战役。这个决定的确突然,即使是冲动,阿纤也决定叛逆一回。区区的婢女确实进不了帝宫,但是护国的功臣却可以,这就是她的想法。

走在出城的道路上,阿纤觉得自己越来越大胆了,若是叶老爷和师父知道她的决定,估计火山就该爆发了。她从小就被二人管束,如今她也该自己做回主了,无论前路有多坎坷,她都愿意尽力去做!

“你们听说了么,前线战况变了!”

“听说了,粮草给烧了……”

沿途的百姓们议论纷纷,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洛少卿这回若是不能力挽狂澜,他的名声怕是要毁了,官运也会受到影响。阿纤紧了紧身上的行李,洛少卿太过自负,一定是低估了樱殇的实力。

阿纤来到一家客栈,刚才午饭没吃,这会儿才真觉得有些饿。小二见有客,三步做两步来到了阿纤的身边,介绍起他们的招牌菜。阿纤向来有选择困难症,便让小二随意上几个菜,小二点点头忙活去了。

“小姑娘,前路漫漫,回头是岸。”

前方饭桌上,一位背对着阿纤,身着黑色披风的男人淡淡开口。阿纤愣了愣,那男人是在对她说话么?小二此刻正端着饭菜走来,阿纤看着一道道佳肴摆在了面前,等小二离开后阿纤惊讶的发现,刚才的男人竟然不见了!

阿纤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大白天的难道有幽灵不成?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阿纤决定吃饱了再说,现在没什么比填饱肚子重要。桌上的食物被秋风扫落叶般解决干净,阿纤心满意足的付了钱,走出了客栈。

“铃……”

耳边忽然传来隐约的铃铛声,阿纤四下张望却找不到声源,仿佛是从自己心里传出来的铃声。阿纤不知为何,会与这种奇怪的感觉产生共鸣,铃声再次响起,阿纤鬼使神差的往一条小巷走去。她有直觉,那条小巷里一定有想要的答案,可小巷里却空空如也。

“小可爱,在找我么?”

“啊!”

身后忽然出现了高大的身影,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阿纤短促的惊叫一声。转过身后,她看见了一双深海般的眸子,男人邪魅的笑容绚烂夺目,精致的脸细腻平滑。阿纤没发现,她的真实容颜在看见那双蓝瞳后,展露无遗。

阿纤愣在了原地,她一直以为洛少卿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而眼前这个是……妖孽?男人靠近阿纤,伸手抚上她白皙的脸,一双月亮眼映衬着阿纤同样姣好的容颜。阿纤感受到男人指肚上微微的冰凉,回过神退后了一步。

“你是谁,为何也有蓝色的瞳孔?”

“纤儿,原来你真的还活着,太好了!”

男人并未回答阿纤的问题,而是上前将阿纤紧紧抱在了怀里,蹭着她的头顶。阿纤的脸唰的红了,她只曾经被洛少卿这样拥着,眼前莫名其妙出现的男人好像一直在找她。男人轻轻松开阿纤,在她的额头留下轻柔的吻。

“公子别这样,否则我动手了!”

“纤儿,哥哥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哥哥呢!”

男人伸手敲了敲阿纤的脑门,他从五年前开始搜寻阿纤的下落,今天好不容易找到她,她却拒他于千里之外!阿纤看着柔情似水满面春风的男人,只有巫族才有蓝瞳,他又自称是哥哥,眼前的妖孽真是她的……哥哥?

阿纤走近男人,细看他的确亲切,让她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他们有很多相似之处,除了眉眼之外,还有说不出的感觉,一种只属于巫族的天赋异禀。阿纤情不自禁投入了男人的怀抱里,他的怀抱好温暖,这是她有生以来碰到的第一个家人。

她有哥哥了,尽管是从天而降的……

 

 

倾国女婢第010章 秀色可餐

阿纤从不敢奢望还能再见自己的亲人,没想到第一次“离家出走”,竟能遇见寻找她多年的哥哥。两人一起往城外走去,经过一路的闲聊,阿纤明白了许多事情。身旁如妖孽的男人是她的表哥巫萧然,巫族长老的嫡孙,五年前奉命调查她的去向,老族长的命令是让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巫萧然还告诉阿纤,她的原名为兰纤儿,这个名字是巫婉心怀着她的时候就已想好。希望她纤柔可爱,也融入巫婉心对她的宠爱,只可惜红颜薄命,巫婉心没能亲眼看着阿纤健康快乐的成长。

至于刚才让她不要去前线,完全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战场可不能随便去!

“哥,纤儿功夫好着呢!”

“那也不行,巫族不能再失去你!”

巫萧然紧握着阿纤的小手,此时阿纤蒙着面纱,一袭白裙飘然若神。巫族已经失去了巫婉心,不能再失去她了,巫萧然腰间的铃铛随风摆动,他占卜出阿纤的去向,却怎么也占卜不出她的未来。

他很怕,只因当年,巫婉心的未来也是一片空白。

虽然第一次见到阿纤,但他却深深爱上了可爱活泼,倾国倾城的她。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每一个哥哥多少都有恋妹情结,巫萧然发誓,今生定要将阿纤捧在手心疼爱。阿纤看着执拗的巫萧然,心底涌起暖意,有哥哥的感觉真好。

“娘亲的死不明不白,我必须拥有出入帝宫的权利,让当年的幕后黑手付出代价!”

“纤儿,这些事哥替你做,别冒险。”

巫萧然的劝说没有任何作用,阿纤很清楚的明白,自己决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况且她好不容易有了哥哥,怎么可能让自己的亲人去冒险?巫萧然拗不过阿纤,只得一路护送她到前线去,至少能暗中护她周全。

两人来到洛少卿营地边缘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周了,阿纤感觉腿已经不是腿了。虽然两人雇了马车,可是一路颠簸,还是让人感到全身乏力。经过多番打听,阿纤了解到,洛少卿的燃眉之急已经解决。至于他用了什么方法,存在诸多说法,分辨不出真假。

“纤儿,你要混入军营可不容易,小心被当成奸细抓起来!”

“放心吧,哥哥看好便是。”

阿纤站在营地外的一个高地上,今晚洛少卿会举办庆功宴,她将会假扮成舞娘混进去。如今这个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区区舞娘的位置。只要让她见到洛少卿,就是死皮赖脸,也得在军营里占有一席之地。

夜幕降临,军营内篝火燃起,洛少卿带领着众将士把酒言欢。阿纤跟着歌舞团走进军营,在团长的安排下,于篝火周围载歌载舞。每个舞者都带着彩色羽毛面具,阿纤一边高歌雀跃着,一边观察整个军营的情况。

巫萧然仍旧站在军营外的高地上,如果阿纤一会儿有难,他会立刻将她从军营里救出。计划实施之前,巫萧然交给阿纤一个白色的小球,只要她捏破小球,他就会第一时间将她从龙潭虎穴中救出来。

“兄弟们,让我们举杯畅饮!”

洛少卿起身,端起了酒杯,所有将士皆跟着举杯。阿纤旋转着从洛少卿眼前飘过,一会儿舞蹈结束了,她就躲在洛少卿帐篷里,来个瓮中捉鳖。阿纤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凭她的武功和足智多谋,洛少卿定会留下她!

“兄弟们,面前的美女,任君挑选!”

阿纤得意的笑容顿时垮了,团长怎么没告诉她今晚除了跳舞还得出卖肉体?在场的将士们都露出了贪婪的目光,洛少卿脸上有了微醺的感觉,半清醒的状态下,他又看见了熟悉的那双眸子。洛少卿摇摇头,莫不是思念成疾,都出现幻觉了?

洛少卿再次看着眼前婀娜的美人,他不是幻觉,一定是她来了!洛少卿扔了酒杯,用轻功飞到了阿纤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她的纤腰。阿纤轻推开洛少卿,一个旋身,淹没在众多的舞者当中。洛少卿邪魅挑眉,几个闪身绕过了其他舞者,还是找到了阿纤。

“将军怎能认出奴家?”

“淡香,独一无二。”

洛少卿附在阿纤的耳畔,温热的气息撩动着她的少女之心,原来他还是注重细节之人。阿纤莞尔一笑,正要挣脱,却突然被洛少卿打横扛起,往大帐里走去。高地上的巫萧然有些急了,阿纤还未捏破白球,他怕会坏了计划。可对方是洛少卿,这不是把羊往狼肚里送么?

大帐里亮着微弱的烛光,阿纤被放在了软软的榻上,她本不想用真面目见洛少卿,可阿纤的样子他见过,早知道幻化为其他的样子。洛少卿扯下镶白玉腰带,跪在榻上,将阿纤咚在榻上。阿纤紧张的抓着身下的毯子,她可不想被洛少卿吃干抹净,必须想想办法才行!

“三年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将军好记性。”

洛少卿逼近阿纤,伸手拿下阿纤的面具,那一刻,时间仿佛凝滞,伊人如秋水,微微倾城笑,月隐云,花失色。洛少卿的呼吸变得凝重了些,三年前吻她脸颊,今夜他定要她做他的女人!阿纤的脑子一片空白,她如果和洛少卿打起来,一定会惊动外面的将士。

粉唇被炙热的感觉包裹,阿纤感觉全身像是有电流在穿梭,她的初吻就这样被不知道是不是清醒的洛少卿夺走了,可她为何还不出手将他推开呢?天哪,兰纤儿,你竟然动心了。洛少卿强壮的身躯压着阿纤,柔软的舞衣就要被褪去,阿纤连忙推开了洛少卿。

阿纤将手中的小白球捏破,巫萧然突然出现在大帐里,阿纤跳下软榻来到他的身前,两人在黑色的披风下消失不见。阿纤只感觉眼前忽然一黑,接着就站在了军营不远的高地上,巫萧然看着衣衫不整的阿纤,连忙将披风系在了她的脖子上。

“他欺负你了,我找他去!”

“哥,不要去了,我没事。”

阿纤的小脸仍旧微微泛红,巫萧然疑惑的看着她,洛少卿明明轻薄于她,她为何不怒反而阻止他去算账?阿纤有些结巴的解释,洛少卿的军营人多势众,现在去了反而会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凡事都得三思后行。

军营大帐里,洛少卿看着空空如也的软榻,他的伊人再次消失,就像三年前一样,消失得悄声无息。唇上余温依旧,洛少卿坐在软榻边,指肚抚过阿纤躺过的痕迹。他不知道这次和阿纤错过,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洛少卿双拳紧握,大步流星走出了大帐。

他不知道刚才那团黑影如何将他的美人变不见,但应该不会太远,他决定将附近找遍,直到见到那倾世的容颜。洛少卿离开了军营,穿梭在附近的树林里,夜晚的凉风将他的发丝吹得凌乱。朦胧月色下,树叶沙沙作响,阿纤和巫萧然来到了附近的山洞,暂做躲避。

因为萧然说,一会儿要下雨了。

山洞燃起了火苗,萧然将一路捡起的树枝放到火堆里,今晚怕是要在这儿将就了。阿纤看着跳跃的火苗,她再次从洛少卿眼前逃走,不知他现在如何了。萧然见阿纤出神,大概猜到了她的心事,小妹长大了,情窦初开了。

“哎呀,看来哥哥刚才做错了。”

“我没有喜欢他!”

阿纤猛然抬起头反驳,这才发现自己不打自招了,小脸再次绯红,阿纤连忙低下头。萧然为了避免尴尬,转移话题,决定将巫族的一些基本技能教给阿纤,她日后可以用来自保。山洞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阿纤的内心忽然有些不安,总觉得洛少卿会出事。

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阿纤回过神认真听着萧然教授那些巫族秘术,雨声越来越大了。萧然发现阿纤听得认真,要她演示一遍,阿纤按照刚才所听,将那些秘术施展。萧然看着领悟能力极快的阿纤,小妹果然天资聪颖,就像是当初的巫婉心一样。

爷爷曾经告诉他,巫族里面天赋最高的便是巫婉心,只可惜她已香消玉殒。

“哥哥,我去外面透透气。”

“注意安全,别让自己吃亏。”

萧然知道阿纤放不下洛少卿,但没想拆穿她的心思,索性由她去了结自己的心事。好在刚才教给她避水之术,这样阿纤便不会被雨水打湿,自然也不会感冒了。阿纤离开了山洞,跟随着内心的感觉往前走,巫族都有天生的敏锐感,她能感觉到洛少卿在树林附近。

阿纤穿梭在茂密的树林里,内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果然没多久她便发现了在雨中手足无措的洛少卿。他的长袍已经湿透,乌黑的发丝紧贴着完美弧度的脸颊,神情一片慌乱。阿纤不知自己该不该走上前,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雨停了,月亮拨开乌云,照在树林里。

洛少卿继续走着,阿纤躲在暗处跟着,她知道洛少卿是在找她。也许过一会儿他就会放弃了。此刻已是戌时,阿纤和洛少卿保持着五六米的距离,只要不把他跟丢便好。两人一前一后在树林里走了许久,洛少卿仍坚持不懈。

“夜里风凉,将军回去吧。”

阿纤无奈开口,她若不出声,洛少卿很可能找到明天早上。幸亏樱殇不知道他已经离开军营,否则我军就有麻烦了,必须让他尽快回去为好。洛少卿闻声回头,脸上的失落顿时烟消云散,快步来到了阿纤的身前。

洛少卿本想紧紧拥住阿纤,可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不能将污水弄到她的身上。阿纤看着气喘吁吁的洛少卿,他的发丝滴落颗颗雨露,唇色已经发紫。夜晚风凉,他若再不回去,怕是会受风寒。

阿纤使用萧然教给她的瞬移,伸手捂住洛少卿的双眼,眸子蓝光一闪,两人回到了军营大帐中。阿纤拿起软榻边的干净衣物,放在洛少卿的手中,自己背过身去。洛少卿将湿透的衣物换下,穿上下身长裤,光着上身,露出结实的小麦色腹肌。

“你再走,我就把林子烧了。”

“将军何必执着,奴家蒲柳之姿……”

“在你眼中,本将军仅是好色之徒?”

洛少卿从阿纤背后拥住她,将头埋在她的发丝之中,嗅着那淡淡的芳香。每次他们之间有交集,洛少卿都想轻薄于她,阿纤心中有些失落,天下男子都是贪慕美色的吧?洛少卿打断了阿纤的话,松开了她的身子,他在雨中寻她这么久,却换来她的误会。

阿纤无意间瞥见地上湿漉的衣物里,有一支似曾相识的蓝蝶发簪,那是三年前的晚宴上她佩戴的饰物,原来洛少卿一直贴身留着。洛少卿恢复了冷漠的模样,穿上了上衣,他就当之前的付出都是自作自受!

“姑娘既无意本将军,就请离开吧!”

洛少卿的话决绝清冷,仿佛将阿纤的心扔到谷底,阿纤抿了抿唇,消失在大帐中。洛少卿看着再次空空如也的大帐。她倒是走得毫不犹豫,他却犯傻了三年,简直可笑!地上的蓝蝶发簪被捡起,扔在了角落。

阿纤回到山洞时,萧然还没有睡去,两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萧然从阿纤的表情上就猜出了结局,青春总是坎坷,可若无坎坷如何成长?阿纤躺在干草上,辗转难眠。

 

 

倾国女婢第011章 芳心暗许

山洞里的火堆已经熄灭,树林里清新的空气让萧然渐渐清醒,没想到阿纤醒得比他还要早,也许她压根儿就没睡。阿纤对萧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神情倦怠的她却是彻夜难眠,她可能真的误会洛少卿了。

“心病还须心药医,去找他吧。”

萧然一语道破了阿纤的心事,阿纤依在他的怀里发愣,幸好有哥哥陪着她。阿纤离开了山洞,来到了军营附近的高地上,却见军营里士兵零落,难道开战了?阿纤闭上眼感受洛少卿的方位,他果然上战场了,她必须去帮忙才行!

刀光剑影的战场上,洛少卿比往常更加勇猛,每一个倒在他剑下的敌人都能感受到他深深的怒和怨。敌军中的樱殇有些纳闷,不过一晚的功夫,洛少卿怎变得如此暴戾?两军混战之际,忽来一抹白色的丽影,伴随着耀眼的剑光,几名敌军倒在了血泊中。

洛少卿眼前一亮,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原来他并非一厢情愿。不远处的樱殇蒙圈了。突然出现的女人令他预想不到,看女人剑法高超,却又不像是江湖中人。樱殇举起背后的弓箭,瞄准了阿纤,离弦之箭呼啸而来,阿纤有所感觉时已经晚了,

冰冷毒箭刺穿了阿纤的肩膀,白色的衣裙顿时一片血色。阿纤只感觉肩上突然一阵剧痛,手中的剑掉落在地,吓坏了洛少卿。我军的将士们虽不知阿纤从何而来,但也知道掩护她,洛少卿飞到阿纤身边,冷眸中顿时怒火中烧。

“樱殇!”

洛少卿像一匹恶狼冲向樱殇,竟敢动他的女人,简直找死!樱殇知道洛少卿今天战斗力爆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不会和一个疯子纠缠。樱殇下令撤军,我军此次更胜一筹,令将士们士气大增。

阿纤被洛少卿一路抱回了大帐,副将将军医找来,洛少卿却坚持亲自处理。他虽然不是学医出身,但是处理各种伤口,不输给帝宫里的名医。阿纤神情有些恍惚,洛少卿将她放在了软榻上,伸手解开了她的衣襟。

“跟我说话,不要睡着。”

“将军不必顾虑,奴家忍得住。”

洛少卿怕阿纤失去意识,阿纤却露出淡然的笑,伸手握住了肩上的剑柄,亲自将毒箭快速拔出。洛少卿的目光里充满惊讶,他还没给阿纤上麻沸散,她竟可以面不改色的亲自拔箭,这岂是普通女子能做到?

阿纤脸色有些难看,她可以忍受疼痛,可肩上的血的确涓涓流着。箭上的毒液仍旧残留在伤口上,阿纤正打算偷偷将毒液用巫族的方式逼出来,香肩却被熟悉的炙热感包围,洛少卿认真的样子让阿纤看得出了神。

“将军,今日午膳想吃什么?”

“什么补血做什么。”

军营的厨子来到大帐前请示,洛少卿却连头也没抬,认真的给阿纤处理伤口。阿纤能看出洛少卿心中的怒和疼,他对她的感情远远不止停留在外貌,昨晚是她误会了,无形中对他也造成了心里的伤害。

阿纤的白裙染了血色,洛少卿大帐中没有女装供她换下,只得把他的长袍剪短下摆,暂时让阿纤蔽体。洛少卿将长袍递给阿纤,独自走出了大帐,在门口看着风景。阿纤抱着洛少卿的长袍,上面淡淡的皂香沁人心脾,原来幸福的感觉是如此令人愉悦。

午膳很快做好,洛少卿让厨子将食物摆在大帐的矮桌上,阿纤正打算起身,却被洛少卿用公主抱抱起,轻轻放在了矮桌边上。厨子放完菜便退了出去,洛少卿拿起桌上的筷子,夹起一片猪血递到了阿纤的嘴边。

“奴家另一只手能用,将军不必……”

“张嘴。”

洛少卿没等阿纤的话说完,便将她的话打断了,阿纤的脸顿时绯红,乖乖吃下食物。从她出生那天到认识洛少卿之前,她从未收起自带的冷漠,更没对哪个异性害羞过。他改变了她的内心,让她有些晕眩,心中仿佛开了花。

原本正常不过的午膳,被洛少卿一筷子一汤匙的弄得整个大帐充满了浪漫气息,躲在大帐门口的将士们领着狗粮,他们都想知道洛将军从哪儿认识这样一位倾国佳人。午膳过后,洛少卿将阿纤抱回了软榻,转身就要离开。

“将军,对不起,昨晚……”

“我去商讨军情,一会儿就回来。”

阿纤拉住了洛少卿宽厚的手掌,为昨晚的误会道歉,洛少卿转身看着阿纤,她此刻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让人想将她搂在怀里。洛少卿对阿纤解释完,俯身吻了她的额头离开了。阿纤看着洛少卿的背影,扬起了明媚的笑容,好喜欢这种被宠上天的感觉。

肩膀上的疼痛缓和了许多,阿纤本可以用巫族的方法让伤口瞬间愈合,但她却不想这样做了。第一次,她觉得受伤是如此幸福,这样洛少卿就会一直心疼她,细心的呵护她。阿纤独自在大帐里偷乐,萧然却突然出现了。

“哥哥,你怎么来了?”

“纤儿受伤了,快用回伤术愈合伤口。”

阿纤雀跃着来到萧然身前,萧然一眼便看到了她肩上的伤口,阿纤开心地投入萧然温暖的怀里,她现在真的好幸福。就好像把积攒了十多年的幸福,一次性释放了出来,让她都有些感到不真实了。

两人在大帐里聊了许久,阿纤给萧然讲了早上发生的一切,她很享受被洛少卿呵护,也很喜欢依赖萧然的感觉。萧然看着满脸幸福感的阿纤,也许这样会更好,能让她一时忘记了心中的仇恨。他对洛少卿一知半解,只要阿纤能一直快乐下去,一切都值得付出。

“你是谁,想对她做什么?”

“少卿,他是奴家的哥哥。”

回到大帐的洛少卿看见萧然,连忙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指着他,阿纤连忙解释。萧然转过身来到洛少卿的身边,对他扯出一丝淡笑,在走出大帐的那一瞬间消失了。洛少卿看着凭空消失的萧然,皱了皱眉,没多久又舒展了。

只因为,那一句少卿。

大帐变得静谧,洛少卿来到软榻边坐下,阿纤披散着乌黑的长发,眨巴着灵动的双眸,看着洛少卿露出甜甜的笑。微微冰凉的身子被洛少卿拥在怀里。阿纤的内心风起云涌,却又很快趋于平静,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安心。

阿纤躺在洛少卿的怀中渐渐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她好像来到了帝宫中,虽然她从未进过帝宫,但梦中的红墙绿瓦让她肯定,脚下的地方正是抚城帝宫。阿纤感觉双腿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莫名的往一个宫殿走去,那个地方傲雪寒梅竞相开放。

“纤儿……”

“谁,谁在喊我?”

阿纤隐约听见有人在喊她,温柔的声音犹如夏日里的一股清泉,令人心旷神怡。婀娜多姿的寒梅中走出一位风韵犹存的少妇,如雪的肌肤胜梅的妩媚,阿纤一眼认出了眼前之人,那是她日思夜想的母亲——巫婉心。

阿纤感觉有些哽咽,第一次感觉母亲如此真实的出现在她的梦境中,脚步也渐渐靠近。就在阿纤离巫婉心只有一步之遥时,巫婉心的嘴脸却流出了黑色的血液,脸色也忽然变得惨白如纸。阿纤猛然一惊,吓得冷汗直流。

“娘!”

“没事了,只是个梦。”

阿纤从梦中惊醒,汗水湿透了衣襟,洛少卿轻轻拍着她的背,语气温柔而怜惜。阿纤蜷缩在洛少卿的怀中,幸亏只是个梦,她的魂都要被吓飞了!此刻已是日落西山,帐子外霞光一片,甚是好看。阿纤从洛少卿怀里探出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直到柔软的唇被覆盖。

洛少卿发现,他对阿纤的唇上了瘾,好像怎么都吻不够。这种感觉美好而奇妙,他越来越痴迷于阿纤的唇舌淡香,欲罢不能。阿纤同样沉醉于洛少卿炙热的爱,可心里却有着一份担忧,可她只想享受眼前,珍惜他们的甜蜜。

“告诉我,你叫什么?”

“纤儿。”

阿纤红着脸告诉了洛少卿她的名,却没坦白她的姓氏,那个姓氏牵扯太多的恩怨,她不想把洛少卿卷入她的复仇计划中。等到这场战争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许就走到了尽头,尽管可能痛彻心扉,她还是不顾一切的大胆和洛少卿在一起。也许这是自私,可爱情,不正是自私的存在么?

越是逆境,她越想要得到幸福!

洛少卿满意的笑了,三年了,总算是得到了伊人的芳心。可他不知为何,心中总有微微的难受,就像是被一团棉花堵住了一般。他决定不想那么多,等战争结束,他无论如何都要将纤儿娶进门!不管纤儿是何等的出身,也不管多少人会反对,今生他只愿给她一人真心。

“少卿,纤儿不想离开你。”

“我洛少卿的女人,谁也别想抢走!”

阿纤看着洛少卿认真的样子笑了,她觉得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便是遇了他,明明八竿子打不着,却有了千丝万缕的羁绊。皎洁的月光洒在军营的各处,洛少卿轻拥着阿纤睡着了,大帐再次恢复了静谧,直到有人悄悄靠近。

阿纤缓缓睁开双眼,眼底泛着幽蓝。

 

倾国女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倾国女婢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倾国女婢小说全文

上一篇: 终极BOSS傲娇妻总裁小说全文免费看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