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最美不过遇见你现代言情小说全文免费看

2019-10-09 17:11:28来源:QR作者:七色堇

最美不过遇见你现代言情小说全文免费看,作者七色堇主角裴瑾年夏沐大结局:苦等三年,败给一段激情视频。任性闪婚!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夏沐托起他的脸,他只是邪魅一笑!“裴瑾年,你到底为什么和我结婚?”他眸光一敛,“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我没想过别人。

最美不过遇见你现代言情小说全文免费看

最美不过遇见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最美不过遇见你第9章 我们结个婚吧

“我很蠢。”我顺着他的话自言自语,“我一心一意等他,费尽心思跟我妈周旋三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他盼回来了,可是转眼之间他却和别的女人成双入对,还往我身上泼脏水,他为什么不相信我?他说过他永远爱我,相信我的,怎么都忘了……”

失恋的人就是不能听伤感和不顺的话,哪怕毫无关联的事,也会拐了一百八十个弯,想到那个让自己伤心的人。

我越说越伤心,痛哭流涕,怎么也止不住。

裴瑾年没有说话,也没有走,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听我念经似的悉数我和李均益之间的过往。

在海浪不断拍打的礁石上,裴瑾年又递过来一张面巾纸,“这是最后一张了,再哭只能跳下海去把脸洗干净了。”

我接过后,抽噎着说:“可是,我心里好难过。”

裴瑾年将我从礁石上拉起来,指着远处海面上一座影影绰绰的小山,“有什么话,都对它说出来。”

我敲打了几下坐麻的双腿,勉强站住,“它在那么远的地方沉睡,怎么会听到我说话?”

“大声喊啊,把它喊醒。”裴瑾年将我抱起,迈步上了一块最高的礁石,顿时有种唯我独尊的感觉。

“喂,小山,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我亮开嗓子喊。

“再大声些。”裴瑾年在一旁说。

“啊!”我照做。

“好,再来!”他鼓励我。

“啊……啊……啊……”我的嗓音开到了最大,也不再顾及有没有人笑我是疯子,我只是用尽全身力气去喊出我的压抑,我的委屈,我整整三年付之东流的青春。

终于,我嗓子全部哑掉,整个人也不再有一丝力气,软软地倒在了礁石上。

温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微凉的海风吹拂着裙边的流苏,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裴瑾年的怀里。

夕阳中,他的脸上洒满妃色的光,长而卷的睫毛微微低垂着,正在凝神注视着从海面上成群飞过的海鸥,这画面让人有点瞬间眩晕的魅惑。

我微小的动作惊动了他,“醒了?”

“我刚才怎么睡着了?”我连忙从他怀里起身,哑着嗓子问道。

他坐在一块平坦的礁石板上,原地未动,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点燃,“被我敲晕,劫财劫色。”

无语,跟他说话全都不是正常套路。

“我没钱没色,你这次亏大了。”我揉着刚才被压住的小臂,鼻翼嗅到了他吐出的烟圈。

“看来你恢复元气了,怎么样,失恋也不过如此吧?”他的手指夹着香烟的动作很是熟练,像是老司机。

说实话,他吸烟的样子还挺迷人的,和他平时玩世不恭的愤青形象判若两人,有点忧郁,也有点飘渺,他看起来和我年龄相仿,没想到他还有这么深沉的瞬间。

我坐在了他旁边,望着远处海面上的一叶归舟,长叹一声,“是比刚才轻松多了,至少心口没那么堵了。

不过回家还要接受我妈的冷嘲热讽,更加猛烈的给我安排相亲,她励志要将我在二十五岁之前出手,接下来的一年,我的世界将无比悲惨。”

裴瑾年见缝插针地说着风凉话,“其实相亲也挺好的,说不定乌龟能对上绿豆呢。”

我苦着脸抱怨道:“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是没被家里逼婚,体会不到那种滋味,有时真想收拾金银细软偷偷离家出走。”

“我已经这么做了。”身边的裴瑾年幽幽地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你是逃婚出来的?你不喜欢她?是家人包办吗?”我立即问了一大串的问题,同时用惊讶而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当然,我来云海的确也有别的事情要办。”他的目光望向深远的天际。

“你现在一个人在云海工作,家在外地?”在沙滩上时,我听到他打了一个电话,仿佛是向谁请假,估计是因为尾随我,耽搁了原定要开展的工作,但当时我实在是太悲伤了,没顾及这些。

他点头,又补充道:“一个人挺自在的,至少没那么烦了。”

裴瑾年无所谓之的态度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在蛊惑着我,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我有那么好看吗?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斜睨着我,一脸挑衅。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回去,清亮无尘的眸子里透着桀骜不驯,微微上翘的嘴角噙着不可一世的叛逆。

如果每天对着这副容颜,总好过走马灯似的相亲吧!

“不如,我们结个婚吧!”我脱口而出。

在他未答之前,我又及时补充道,“其实就是领个证,这样你我都有了挡箭牌,可以避免家里的逼婚,等到我们其中的一个找到了真心喜欢的人,就去办离婚,这样岂不是互利互惠、皆大欢喜?”

他眸光一敛,与水天之际的晚霞融为一体,那画面有种撼动人心的美。

“这主意不错。”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今天恐怕来不及了,我明天下午有空。”

“上午不行吗?”我问。

“你就这么急?”他抬眸。

“既然决定了,自然是越早越好,说不定明天中午我妈就给我安排相亲呢。”

“也好。”裴瑾年的眼神冲我飘了飘,答应了。

“一言为定。”我用歃血为盟一般的决心伸出手指,“来,我们拉钩。”

一支烟到了尽头,他将烟蒂按在礁石上,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住了我的。

光滑细腻,还带着一丝微凉,如一股涓流传导至我的体内,这时想抽出,又觉得有些不妥,只有这样钩着。

心思不知何时写在了面上,我的脸颊已变成绯红,却不自知。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我迎着缤纷渲染的落霞,说出小孩子时互相保守信用时用的童谣,希望我们可以守住这个承诺。

我抽出手时,抬头碰触到裴瑾年忍俊不禁的表情,哼!他一定是在笑我幼稚。

可是下一秒,他却扇动了一下杀伤指数足有五星级的长睫,同样幼稚地说道:“好,就一百年。”

 

 

最美不过遇见你第10章 人也要给你?

第二天,婚姻登记处门口。

我下了出租车,向台阶上飞奔,远远地看见裴瑾年在花坛前,悠闲地看着正在花间飞舞的两只蝴蝶。

他今天一身黑色西装,雪白的衬衫,红色条纹的领带,看上去英姿勃发,神采奕奕。

“你干嘛穿这么正式?其实就是个假……”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跟前。

裴瑾年唇角一勾,“难道你希望一个义渠王那样扮相的人出现在你的结婚证上?”

噗,他可真会设计形象,《羋月传》里装束介于犀利哥和丐帮帮主之间的那个人,据说扮演者演完那部电视剧后,洁癖都治好了。

我吐了吐舌头,忍住笑,示意他,“走吧!”

他很绅士地为我推开了玻璃门,“证件带齐了吗?”

我从包里掏出户口本,得意地冲他挥了挥,“行走江湖,全靠智商。”

绿草如茵的广场上,我手举着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心情像斩获了一枚免死金牌那般豁然开朗。

我一人扮两角,学着我妈的语气,双手叉着腰,居高临下,“死丫头,从今天开始,你中午、晚上、周末,所有的休息时间统统都给我去相亲,如有忤逆,别怪我不客气。”

我蜷缩在草地上,作可怜状,怯生生地乞求道:“钱女侠饶命,小女刚刚失恋,短时间内没有心情去相亲,烦请宽限时日吧!”

然后又霍地站起,面沉似水,口气严厉,“宽限几日?三日,还是五日?最后不能超过一个星期!”

我接着立即匍匐在草地上,眨了眨眼睛,模仿大话西游里的经典桥段,“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我妈闻言立即暴怒,“一派胡言!看来我必须用绝活了。”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草地上逆袭而起,原地转了三圈之后,将一本结婚证举到我妈面前,“本人已婚,请三思。”

我妈的气势顿时低下去,失望地坐了下来,表演在我一阵被胜利冲昏头脑的笑声中结束。

我回头问唯一的观众,“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

裴瑾年眼角眉梢的笑意都还没来得及退却,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一下我的额头,“闹够了,接下来是不是要回去上班了?”

我因为李均益回来的事,再加上今天领证,已经三天没上班了,昨晚又装病续了假,今天是一整天的假期,所以不想浪费,直奔主题。

“那个……裴……唉,有了,小年糕,我有事跟你商量。”

我突然不知应该怎样称呼面前这个男人了,已经扯证了,再叫裴先生有点生分,但叫他瑾年,又觉得太矫情,于是顺嘴诞生了这个响亮的称号。

裴瑾年的表情像被年糕粘住了一样无奈而哭笑不得,“你叫我什么?”

我也觉得这个称号和裴瑾年这么诗意优雅的名字比起来反差有点大,于是“嘿嘿”一笑,“昵称,昵称!”

“那你对那个牛蹄筋的昵称是什么?”他黑着脸问。

“什么牛蹄筋?”我莫名其妙。

“笨,就是你那个脑子被驴踢过的牛津前任啊。”他嫌弃地鄙视我的智商。

噢,脑子驴踢过的牛津前任,牛蹄筋?好名字。

李均益脑子要是不被驴踢过,怎么能相信方晴那些拙劣的陷害?名符其实。

“我对那个牛蹄筋直呼其名,没有昵称。”我说得斩钉截铁,以告诫自己,我和李均益已经再无留恋。

“这么说,对我还算有所偏爱?”裴瑾年漂亮的眸子里浮出一丝笑意。

我夸张地点点头,毕竟有求于人嘛,态度总要好一些,于是讨好道:“我们是盟友嘛,关系杠杠的,和那二货没有可比性。”

裴瑾年满意地笑了,“表现不错,小木头!”

小木头?

在生如夏花第一次见面,他曾经叫过我沐沐,亲爱的,小可爱,不过那都是演戏给方晴看的。

现在他又给了我新的称呼,小木头!呵呵,这意思好像说我是块呆头呆脑的木头?讽刺意味还挺深刻,看来这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损人。

“你干嘛叫我小木头,我有那么笨吗?”我不满地抗议道。

“那你希望我叫你什么,老婆?”他坏坏地笑着。

我忽地站起,“你占我便宜,谁是你老婆?我们只是逢场作戏,有名无实。”

他不动声色地扬了扬手里的结婚证,“这个总是真的吧?”

我严肃地说:“裴瑾年,我警告你,我是相信你才找你帮忙的,你不许拿这个东西要挟我做什么不合适的事,我们之间应该保持应有的界限。”

裴瑾年长指扶额,这肢体语言明显是“你饶了我吧”,那意思是我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他缓缓抬起头来,神色凝重、一本正经地问我:“你包里有镜子吧,借我用下。”

我不明所以,以为他眼睛或者什么地方出了状况,将平时臭美用的一面圆形的小梳妆镜递了过去。

他接过后,将镜面对准我,用无比痛心且无比惋惜地表情对我说:“夏沐,你居然都不知道自己有多难看,我真的感到很遗憾。麻烦你现在仔细看看好吗?我会拿结婚证要挟你?

你究竟有什么好要挟的呢,想太多了吧?对,你倒是提醒我了,我要严重警告你,不要因为有了这个证,就对我动什么心思,我对你没有一点兴趣,之所以答应你这件事,纯属乐于助人。”

“那样最好。”我横了他一眼,抢过小镜子收了起来,“不过,我还真的有一个要求。”

裴瑾年表情有些不耐烦,“说。”

“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我嗫嚅着低声道。

“什么?你要我跟你同居?”他几乎爆跳起来。

“你喊什么?”我捂住他的嘴,“没人要跟你同居,我的意思是我们既然已经扯证,在别人眼里就是夫妻了,如果我继续住在家里,我妈怎么可能相信呢?所以,我姑娘本已经安排得妥妥的,你放心地把人交给我就好。”

“我的人也要给你?”裴瑾年一头黑线。

 

 

最美不过遇见你第11章 我们一起住

“喂,怎么样?”我拉着裴瑾年来到北京街附近一栋三十多层的公寓前,正门上方写着四个醒目的黄色大字:芒果公寓。

“不怎么样,楼体造型效果一般,平面布局有改善空间。”他淡淡瞥了一眼,说了句不伦不类的话。

我只当是他大热天的,被我强行拉到这里,有点脾气,没当回事,拖着他走进了公寓的大门。

这栋公寓是在大学毕业那年,父母送我的礼物,他们替我交了首付,我每月用自己的工资还贷款,也是我妈为了制约我乱花钱的一种理财方式。

七十平米的面积不算大,但我一个人住是足够了,里面都是精装修过的,拎包入住。

在半年前,我妈唠叨最厉害的时候,我曾经独自一人跑这里来住过几天。

后来,我爸亲自劝我,说这样我妈会很伤心,她也是为我好之类的一番话,还是让我硬着头皮回家去了,所以这里一直空着。

我带着裴瑾年来到二十九层,拿出今天早上特意准备的钥匙,打开房门。

“这房子是你的?”裴瑾年坐在了桔色的布艺沙发上,可能是他的腿太长的缘故,我突然觉得沙发好像买小了。

“嗯,以后我们一起住这里。”我将一串钥匙放在他的面前。

裴瑾年是外地人,从家里逃婚出来,到云海也没多久,我估计他不是住单位宿舍就是租房子。

虽然我们是假结婚,但男人都是好面子的,这一点我要顾及到他,不然会让他感到尴尬的。

他抽出桌上的面巾纸,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我考虑一下吧。”

我急了,“你还考虑什么?是嫌这里的条件不好吗?缺什么布置你说,我去买就是了。”

他面无表情,并且有些冷淡,“我只是不习惯和别人住在一起。”

我坐到他的身边,轻轻扯起他衬衫的袖口,“其实我们就相当于邻居,互不干扰的,卧室归你,书房里归我。

我这个人平时也没什么恶习,就是洗澡时间稍微长点,不过我可以尽量改掉的。

如果你不在这里住,我妈一定很快会发现的,那我们的努力不是前功尽弃了吗?求求你答应我,好不好?”

或许是我低眉顺目的样子还有那么一点可爱,一不小心拨动了他内心深处哪根怜香惜玉的弦。

他自然地从我手里移开自己的衬衫袖口,像皇帝赐予嫔妃恩典一般,“我来可以,但如果你的某些不当行为或者不良习惯影响到了我,我可是会随时撤走的,到时候不要耍赖。”

“不会不会,如果我们有什么不合拍的话,你尽管提出来,我们慢慢磨合,我可塑性很强的,嘿嘿。”我趁着他思想松动,立即表明自己的态度,并且临门一脚促成,“明天恰好是周末,你就搬过来吧。”

裴瑾年没再说什么,匆匆走了,今天上午连同昨天,我占用了他不少时间,再不放他走,估计他的工作丢了也说不定。

这件事总算搞定,以后再也不必面对我妈的狂轰乱炸,同时,也要告诉那个诅咒我孤独终老的李均益,我夏沐嫁得出去,而且偏要过得有滋有味,阳光灿烂。

下面我要面对的就是我出生以来最严峻的一场血雨腥风了,还不知我妈会个是什么样的反应,总不会将我一巴掌打死吧?毕竟我是她亲生的。

我望了眼天空中飘浮着的白云,拿出视死如归的决心,回到我家的附近。

我是在外面转悠了一会儿之后才回家的,一来是可以提前准备台词,寻找应对之策;二来是等我爸下班,他对我一向尊重和宽容,有他在,可能形势不会那么的严峻。

华灯初上时,我走进家门,果然不出所料,我爸下班了,他正在餐厅里帮我妈摆碗筷,“小沐回来了?去洗手,马上开饭。”

我答应着,内心忐忑地坐到了餐桌前。

这顿饭,我自始至终保持沉默,想好的那几句词台词在心里盘旋了好几次,也没有说出口。

“你昨天见到李均益了?”我妈突然开口,帮我切入正题。

昨晚和裴瑾年在海边分手后,我没有直接回家。眼睛哭肿了不说,和李均益的事还没有让我完全消化。

于是我在外面吃了饭,又在商场里呆坐了一会儿,才在将近九点钟时悄悄潜回家里,然后推说累了,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

今天早上我又装作赶时间上班的样子,说公司人事资料要升级,需要重新复印资料,我妈并没有怀疑,把户口本给了我。

但该来的还是要来,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我心一横,深吸气,说道:“妈,我跟他分手了。”

我爸也不禁抬起头来,“小沐,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年轻人容易意气用事,但情绪不稳定时不要做任何决定,免得后悔。”

“不是,爸,我现在情绪很稳定,真的。”我放下手中的筷子,挤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笑。

我妈虽然不看好我们,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分手,“你们豪言壮语了好几年,不到一天就分开了?”

看来我妈的好奇心还挺强,告诉她也无妨,至少为了下面更大的爆料做个铺垫。

“我发现他和别的女同学关系暧昧,然后我把他甩了。”我为自己留足了面子,才不想承认是李均益先提的分手。

“什么?”我妈一听差点跳起来,“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早就看那个李均益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过分,这不是白白浪费你的大好青春吗?

浪费女孩子的青春就是图财害命,要不是他,你现在早就结婚了,我提着耳朵讲道理给你,你就是不听,这下知道你妈我的眼力相当于火眼金睛了吧?”

我气势上没占上风,但也不能由着我妈牵着走,不然又会被她的所谓理论带到沟里,于是硬着头皮顶撞了她。

“妈,虽然李均益不靠谱,可是您安排和我相亲的那些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嘛!再说这火眼金睛是用来辩认妖精的,看人不管用的。”

 

最美不过遇见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美不过遇见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最美不过遇见你小说全文

上一篇: 凡尘战歌玄幻小说全文免费看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