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凡尘战歌玄幻小说全文免费看

2019-10-09 17:05:54来源:QR作者:墨青衫

凡尘战歌玄幻小说全文免费看,作者墨青衫主角江轩大结局:江轩身为乱臣之子,五岁便被发配边疆对抗妖魔,而一场算计,让他绝处逢生,拥有了神魔两大极端力量,却成了他人统御天下的棋子。凡尘之中,万千生灵,何去何从?江轩势要掀开这冷漠无情的天道,踏平那幽暗死寂的冥界!让虚伪肮脏的神界,野心勃勃的冥界看到凡间的力量!凡人的渴望,还有凡尘奏响的这一曲无尽的战歌!

凡尘战歌玄幻小说全文免费看

凡尘战歌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凡尘战歌第九章 不退

随着怒喝声想起,大堂之外一阵嘈杂之声大作,不多时便见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男子嚣张跋扈的向堂内走来,身后跟着十几名身着劲装之人。

见到来人后文宗来眉头微皱,可碍于礼数文宗来也不得不起身相迎,可就在此时却见来人嚣张的喝道:“姓文的,今天你要是不给老子一个交代,我决不善罢甘休。”

听闻此言,却见文宗来伸手拿起了桌上的惊堂木狠狠的摔了下去,“啪”的一声巨响回荡在大堂之内,只听到文宗来喝道:“穆国公!你擅闯大理寺,还要本官给你交代?”

谁知文宗来话音未落,却见李昂徒然暴怒,周身气息一鼓,衣袍无缝自舞,气息徒然攀升,抬手指着文宗来道:“姓文的,我才不管你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儿子今天暴尸街头,若是你抓不到凶手,我就要你给我儿子抵命。”

李昂气息突变之际,让在场的人着实一惊,方沐雪当即长剑在手,一个健步上前便将文宗来护在身后,一众衙役士卒同样枕戈待旦,将李昂围在当中。

“哈哈哈哈!一群乌合之众。”被众人包围的李昂却是毫无惧色,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后,将目光落在了江轩的身上。

方才李昂气息突变,江轩便是一惊,李昂方才气息至少在观微中境,也就是观微四层之上。此刻李昂冷冷的看着自己,江轩也不由得将周身元力鼓舞,时刻提防着。

“他是谁?是你们拿到的凶手么?”李昂嚣张的指着江轩问道。

“他是目击者,我大理寺正在侦办此案,还请国公爷不要太过分。”回答他的是一个坚毅的女子,李昂转身便看到持剑护在文宗来面前的方沐雪。

“方家丫头!不要以为你是方家的人,老子就怕了你!今天我儿子死了!就算闹到皇帝面前,我也要你们给还我一个公道。”

“国公爷!我以说过,令郎的死我大理寺正在侦办,你这般堵在我大理寺的大堂之内,我们何时才能缉拿真凶?”

“真凶?有人告诉我,世康死的时候,这小子就在近前,如今被你们大理寺捉了回来。我看,他就是杀死世康的凶手吧!到这会,你们又要去缉拿真凶,我看你们是要包庇罪犯吧。”

李昂的话说得咄咄逼人,一上来便认定了江轩便是杀死李世康的凶手,虽说丧子之仇痛彻体肤,可李昂这般胡闹的表现却值得玩味。

坐在大堂上的文宗来冷冷的看着暴怒的李昂,淡淡说道:“穆国公,方少卿说得已然很清楚了。令郎被害之事,我大理寺正在全力侦办。国公如此行事,也是徒增笑柄罢了。”

文宗来话音未落,李昂的神色却是徒然再变,当即间却见李昂猛然转身看着江轩道:“贼子!纳命来。”

如此情形,倒让在场的人为止一惊,谁也没想到,堂堂国公竟然在公堂之上悍然行凶。

却见李昂突然发难,自原地拔地而起,待身形之最高处,悍然一拳便向江轩轰来,一瞬间便直扑江轩面门而来,虽说方才江轩便看出了起观微中境的实力,却也没想到对方竟有如此绝强的力量与速度。

只见李昂话音未落之际,整个人便已然扑倒了江轩近前,就在此刻,江轩毫不迟疑,流云步陡然展开,向左平移丈余之地,只见李昂一拳扑空,砸在了江轩身后的墙上,厚重的石墙应声而破。

李昂一击不中,猛然转身看着江轩,眼中尽是惊愕之情,此子不过双十年纪,竟有如此身法,倒叫李昂吃惊不小。

“还说不是你?”见江轩身负绝技,李昂心中怒气更胜,当即间也不给江轩丝毫喘息之地,挥舞双全便向江轩轰杀而来。

随着李昂双拳挥舞,其周身气息也在不断攀升,阵阵罡风自李昂的双拳之上迸发而出,一时间李昂周身丈余之地,竟是无人能够近身。

此时李昂的拳风霸道,招招势大力沉,江轩不敢硬接,只能在狭小的空间内辗转腾挪,躲避李昂强悍的攻势,好在江轩两年来勤修不缀,流云步已然了然于胸,一时间倒也是有惊无险。

久攻不下之际,李昂心中怒火更盛,已李昂观微中境的实力,全力攻杀一个少年,竟然久攻不下,若是传将出去,老脸往哪里搁?

思虑之间,李昂下手更是狠辣,却见李昂一拳轰出之后,堪堪被江轩避过,此刻的江轩已然立身在大堂中央之地,李昂看到眼中之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江轩见状心中微凛,却不是李昂是何居心,只见李昂左拳一撤抱于怀中,而后便暴起一声怒吼。一瞬间,江轩便觉得周遭天地灵气一滞,而后竟然全部向李昂涌去。

此刻的李昂已然是面色潮红,江轩暗道一声不好,当即便要展开流云步遁逃而去,可就在江轩回身之际,却看到坐在身后的文宗来,此刻江轩才明白李昂的险恶用心,此一击,若是自己逃开,那身后的文宗来必遭屠戮,若是自己不逃,只怕也讨不了好。

电光火石之间,江轩停下了逃开的脚步,就在江轩回身之际,却见李昂将抱在怀中的左手悍然轰出,滚滚热浪带着无匹的气劲便如雷霆一般向江轩扑杀而来。

就在此刻,江轩鼓舞周身元力灌注胸前,双手护住面门,而后是一股奇大的气劲砸在了自己的胸前,随之江轩便觉得喉间一甜,一股鲜血便喷涌而出。

一击过后,江轩便觉得全身的骨头都碎了一般,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钻心而来,他没想到观微中境的全力一击竟然悍勇至此,毫不比北幽魔将差上分毫。

可即便如此,江轩却是半步未退,就连其身后的几案都完好无损,江轩是凭着自己的力量接下了李昂这全力一击,丝毫未将李昂的拳劲向身后卸去半分。

这便是大唐边军,既为守而生,便决不许身后之地遭受半分屠戮。

此刻的李昂看着江轩便如同看着怪物一般,自己方才那拳究竟有多强,李昂的心中最为清楚不过,看眼前这名少年,竟然全力接下,却半步不退,虽说此时的江轩已是重伤之躯,可只是这番毅力,也着实让李昂心生警兆。

小小年纪便有这般担当与毅力,若是今日不除,日后必为大患。

而就站在江轩身后的文宗来与方沐雪却更有一番感触,无论方才如何怀疑江轩的身份,可就在这一击过后,二人便对江轩的身体笃信无疑,就看着死战不退的意志,便定是我大唐边军将士。

此际的江轩虽然还能勉强站立,可周身传来的痛感却是那般真实,自离开北幽两年多来,江轩便从未受过这般重的伤,随着喘息之际,周身的痛楚也会随着一呼一吸间传便全身。

无奈间,江轩伸手扶住了身后的几案,而后将手放在了墨殇的刀柄之上。

李昂见状更是暴怒无匹,当即间暴呵一声,却见其双手环抱胸腹两侧,双拳再此悍然袭来,此一击比方才拿拳更为强悍,务求把江轩一击杀于此地。

见李昂悍然袭来,江轩便要拔刀而出,就在此时却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扑在了江轩的身前,强劲的拳风瞬间吹落了方沐雪的官帽,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舞,而此刻的方沐雪却是一脸坚毅的站在江轩身前,仗剑而立。

江轩抬头,看了看挡在身前的女子,无奈的轻轻摇头,这方沐雪不过淬体中境,与那李昂的境界差着十万八千里,那里能接得住李昂全力一击。

就在李昂的拳劲便要砸在方沐雪近前之际,只见江轩伸手按在了方沐雪的肩头,顺势将她往身后一拽,而后挂在腰间的墨殇同时应声而出。

随着墨殇出鞘,一道璀璨的墨绿光华瞬间映满了整个厅堂,随之便听到江轩轻喝一声:“逐日!”

话音未落之际,只见江轩手中的墨殇突然腾起一片光华,一道犹如实质的丈许刀芒直扑李昂而去。

只见李昂那强劲的拳风在遇到了那刀芒之后,瞬间便消弭于无,狂暴的刀芒在劈散了李昂的拳劲之后,依旧去势不减,全力的向李昂奔腾而去。

李昂见状大惊,当即便要起身而退,可即便李昂这般高手,在尽全力轰出两拳之后,此刻周身元力也是油尽灯枯之势,见江轩刀芒袭来,将退之际却是双腿一软,当即便坐倒在地,只能看着那强悍的刀芒劈向自己。

此刻的李昂真是心丧若死,可就在刀芒加身之际,却见那道刀芒也是化作天地灵气消散于天地之间,只留下满面惊惧的李昂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温玉堂传授与江轩的破天八式,本就是极为高声的功法,元力损耗甚大,此刻的江轩本就是重伤之身,若不是为了救下面前的方沐雪,江轩断然不会轻易出刀。

此际间一刀劈散了李昂的拳劲,自然再无后力去击杀李昂。

 

凡尘战歌第十章 北城

看着消散在自己近前的刀芒,李昂的心中就像是吃了苍蝇般的膈应,自己一个观微中境的高手,竟然险些丧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中,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而此刻的江轩已然的毫无力气,劈出那计“逐日”之后,周身的元力早就被抽取一空,当即间江轩便再也撑不出,向后倒了过去。

原本被江轩护在身后是方沐雪见状,赶忙把江轩接住,缓缓的坐了下去,把江轩的头放在了自己的怀中,好让他能舒服一点。

此时,原本毫无力气的江轩突然感到自己的脑袋自己枕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随之方沐雪便惊愕的发现,江轩那原本毫无血色的脸上竟然泛起一道红晕。

李昂看着缓缓倒下的江轩,突然怒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那小子的头给我拧下来。”

李昂话音方落,却见他带来的一众随从便纷纷举起兵刃向江轩扑来。

“大胆!”就在一干人等将要动手之际,却忽然听到堂上传来一声怒喝!“尔等贼子在大理寺擅动兵刃视同谋反,来人啊,将这一干反贼拿下。”

事已至此,坐在高堂上的文宗来毫不含糊,当即间一顶谋反的帽子便扣了上来。

跟随李昂而来的一众随从当即便不敢再向前半步。李昂见状,不由得怒喝道:“怕什么!有什么事老子扛着,去给我杀了那小子。”

就在一众人进退维谷之际,却听得大堂之外又传来一道声音:“我倒要看看,是谁要杀了我绝翎关的将士。”

话音未落之际,之间一众身披甲胄的士卒鱼贯而入,进入大理寺后边如标枪般的立于道路两侧,随后又是三人向堂内走了进来,为首一人身材极为挺拔,一身金色甲胄在身,龙行虎步之间尽是英武不凡之气。

看到来人之后,李昂与文宗来心中均是一惊,当即便跪拜在地道:“微臣见过定军王!”

定军王,来人便是大唐立国以来第三位异姓亲王,大唐护国大将军、定军王穆天河,少年从军,镇守绝翎关三十三年,历经大小战阵无数,当今大唐境内有数的通幽上境的绝世高手之一,若再进一步,便是传说中的合虚之境。

“来啊!李昂擅闯大理寺,将其拿下交给宗人府处置。”穆天河见状也不多言,怒斥一声后,便有甲士冲了进来将李昂等一干人带了出去。

而后边间穆天河径直走到了江轩近前,看着躺在方沐雪怀中的江轩道:“他是绝翎关的边军?”

“回王爷,他腰间有边军的令牌。”方沐雪看着来人缓缓回道。

穆天河也不多言,自江轩的腰间掏出了那枚非金非石的令牌自己端详着,此刻跟着穆天河而来的一名将领看到令牌惊呼道:“天玄镇!他是天玄镇的士卒!”

穆天河回头看了看那名将领并未多言,而是起身对文宗来道:“文寺卿,此人对老夫至关重要,不知能否把人交给老夫?”

“王爷,李昂之子被杀一案与此人有关,再这据这年轻人讲,行凶者竟是北幽妖魔,此事兹事体大,下官实在难以决断。”文宗来闻言颇显为难的说道。

“与北幽有关?那边更不能掉以轻心!这样,人我带走,你们大理寺派人跟着便是。若真是北幽妖魔潜入长安,那边决不能姑息。”穆天河闻言面色骤然一变。

“大人,此案既是我在负责,不如让我跟着去,这般我大理寺也去了推责之嫌。”就在此时,怀抱着江轩的方沐雪突然说道。

文宗来思虑一番道:“这样也好!那就劳烦王爷了。”

“嗯!你们且先在外等候,我与文寺卿说几句话。”闻言后,穆天河便起身对身后的一干人说道。

众人应声离去之后,穆天河转身看着文宗来道:“文寺卿,李昂今日此举,你怎么看?”

文宗来闻言一窒,思虑许久后看着穆天河道:“王爷!那孩子姓江,又自称边军,怕是触动了一些人的神经啊!”

穆天河闻言,目光自大堂的门外直接投降了远方那狭小的天际,许久后缓缓说道:“当年长安的血流的还不够么?如今,只不过回来了一个姓江的孩子,他们便敢再大理寺的公堂之上行凶么?”

“王爷!当年之事还是不要再提起了,如今你将那孩子带回府中,只怕会有麻烦啊!如今,圣上龙体欠安,京师各方势力暗流涌动,又是多事之秋啊!”文宗来忧心忡忡的看着穆天河说道。

许久后,穆天河长叹一声道:“十四年前,江家尽遭屠戮,如今大唐内忧外患,不管他们怎么乱,我大唐军队绝不能乱。如今,大唐的军队守卫的不仅仅是李唐的江山,更是人族的未来。若有人再不长眼,就休怪老夫剁了他的爪子。”

说罢之后,穆天河不再多留,龙行虎步的离开了大理寺衙门。

看着穆天河远去的背影,文宗来的心中不由得思绪万千。

是夜,长安城繁华依旧,坊市间灯火通明,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各种叫卖之声不绝于耳,只有长安的北城之内,虽然街道两旁的巨大灯株,照耀的街市依然犹如白昼,可街道之上却鲜有行人。

不时的有一队队军士肃穆的走过北城街道,夜晚的北城比白日里显得更加肃穆,也更加寂寥。

北城,是整个长安的政治中心,更是整个天下的中心,因为这里有大明宫,围绕着大明宫更有许多的军营、衙门座座林立。当然,也有获得无上殊荣的达官显贵,能够将自己的府邸安置在皇宫附近。

距离皇宫不远处的一处宅院之中,幽暗的灯火并不能照亮整个院落,却见后院内的一处凉亭之内,此时正有两人在说着些什么。

“今天的事,你们太过鲁莽了。”一个略显阴柔的声音在亭间响起。

“都是粗鄙之人,初来这繁华的长安,自然没控制好。”悠悠的灯火之下,映出的竟是那白衣文士的脸庞。

听闻此言,那道阴柔的声音似乎略显不悦,悠悠的说道:“你最好能控制住,要是再在长安惹出什么乱子,本王也护不住你们。”

“哼!不要忘了,现在是你求着我们!你最好记住,当初答应我的事情。”话音方落,白衣文士的身影便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消失在庭院之中。

此刻,自凉亭的阴影中缓步走出一名华服青年,随置身于阴影之中,却依旧难掩其身上雍容华贵的气质,修长挺拔的身姿,一脸英气逼人,只是面色略显苍白,一双凤目之中闪烁着的尽是不可遏制的欲望。

就在距离此地不远的一处府邸之中,此刻却是灯火通明,偌大的府邸三步一哨五步一岗,俨然一副军营的建制,高大的门庭之上大大的匾额上书“定军王府”。

王府之中处处可见士卒巡视,虽然时间已至亥时初刻,王府庭院内的校场之上依旧有不少士卒正在操练,喊杀之声直破云霄。

而在府邸的后院内,一座僻静的暖阁之中,江轩正静静的躺在床榻之内,坐在他身旁的方沐雪一脸好奇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江轩。

此刻,大唐一代定军王同样在江轩的房内,坐在几案旁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那枚令牌,就在他手边不远,正是温玉堂赠与江轩的佩刀墨殇。

也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床榻间的江轩突然眉头一皱,只觉得浑身筋骨尽断般的痛楚瞬间溢满了全身,即便意志强如江轩,也不由得轻哼一声。

“你醒了?”江轩尚未睁眼之际,耳边便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缓缓睁开双眼,便看到方沐雪的脸庞映在了眼帘之中,略表谢意之后,江轩边开始大量周遭的环境,转头之际却看到不远处的几案旁坐着一名老者,江轩不由得一愣,正要询问之际,却见那老者快步的走到近前。

“你叫江轩?”穆天河声音沉稳的道。

“正...正是!”此时的江轩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龙骧卫领军将领是何人?”

江轩闻言一愣,旋即回答道:“忠武将军袁成杰!”

“天玄镇镇将何人?”

见老者突然问道自己的镇将,江轩那深埋在骨子里的傲气突然迸发,人随不能起身,可双眸中的傲气却难以掩饰,当即道:“我家将军乃是昭武校尉常硕。”

此刻,听到常硕的名字,穆天河的心中却是徒然一痛,再看看躺在床上的江轩,眼眸中的悲意便再难遏制,看了江轩许久后,穆天河缓缓道:“你,好生休息,一切待伤好之后再说吧。”

说罢后,穆天河缓缓转身离去,在那一瞬间,这大唐军方的擎天柱似乎又老了几岁。

看着穆天河离去的背影,躺在床上的江轩却是一头雾水,疑惑的开口道:“方少卿,这位老者是?”

方沐雪闻言却是一乐,掩口笑道:“亏你还是大唐的军士,竟然连定军王都不认识?”

 

凡尘战歌第十一章 玄女

好不容易才将重伤的江轩按才床上,阻止了他追上穆天河行礼的想法,方沐雪才起身离开江轩的屋子。

刚刚迈出屋子,便看到穆天河魁梧的身影站在小院当中,高昂着头颅看着头顶的苍穹不知在想些什么。

方沐雪缓步走到了穆天河的身后道:“王爷!夜深了,为何还不休息?”

“丫头,你说他会不会是江家的后人?”穆天河也未回头,淡淡的问道。

方沐雪闻言一愣,而后缓缓道:“王爷是不是多虑了!或许只是巧合罢了。”

“若真是巧合到便罢了,若他真是江家的后人,老夫便决不允许他再出任何差错。大唐,欠江家的太多。”

说罢后,穆天河买着萧瑟的步伐缓缓离开了小院,不多时又传来穆天河的声音:“一切等他伤好了,再慢慢计较吧。你且好生照顾他。”

方沐雪听到穆天河的话,虽然她也是自小便在京城长大,可关于十四年前那个夜晚,家中的长者皆是讳莫如深从不说起。

如今,只不过是在长安出现了一名姓江的绝翎边军,便能让一家国公爷在大理寺大打出手,甚至不惜背上谋逆的罪名也要取其性命。

方沐雪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小小年纪便能做到大理寺少卿的方沐雪,也绝不仅仅是个普通的女子,此番再看穆天河的样子,再联想起关于当年的那些流言,方沐雪不由得觉得背心一凉。

几番思虑之后,方沐雪也没理清什么头绪,微微摇头后便迈步回到了屋内,只见桌上已有仆人备好的饭菜,再看江轩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不知再想些什么。

看到江轩的模样,方沐雪上前端起了桌上的一碗白粥走到了江轩身旁道:“你都昏睡了几个时辰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江轩闻言一愣,自五岁时到了绝翎关,江轩就从来没和一个女子离的这般近,听方沐雪之言,她似乎要喂自己吃东西,江轩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悸动。

而方沐雪看着江轩的眼神,不由得也是俏脸一红,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自然的便要喂一个陌生男子吃饭,可在方沐雪的心中,眼前的男子似乎并不那么陌生。

看着江轩棱角分明的脸庞,再回想起今天江轩将自己护在身后的身影,方沐雪的脸上不由得有添了几分红晕。

二人一个吃的食不甘味,一个喂的战战兢兢,一碗白粥竟然生生喂了半个时辰,待粥碗见底之际,方沐雪看到江轩那奇怪的眼神,不由得再次羞愧难当,当即慌乱的道:“夜深了,你早些休息吧。”

话音未落之际,一道倩影早已闪出房门,只留江轩一脸愕然的看着远去的倩影。

随着方沐雪的离去,整个房间内陷入了无比的寂静,江轩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的事情。

白衣文士的突然出现,带着北幽妖魔作为侍从。那穆国公李昂不问青红皂白的便要取自己的性命,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江轩脑海中百般思绪,却也无法理清头绪,许久后重伤难支的江轩终于再次陷入沉睡。

此时,朦胧的月色之下,一道白色的身影缓缓的步入了江轩的房内,只见那人脚步极轻,就像是漂浮在空中的一缕白色烟雾一般缓缓的逼近了江轩的近前。一番观瞧之下,有悄然无声的退了出去。

不多时,那道白色的身影边出现在了穆天河的书房之内,只见穆天河依旧看着摆在桌上的墨殇缓缓道:“怎么样?”

“不能断定!小公子离家时太小,此子与将军随有几份相似,但毕竟时过境迁难以判断。”一袭白袍之下,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唉!若不是当初绝翎关发生了那件事,我便不会离开京城,这样江家也不会一夜之间尽遭屠戮,大唐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穆天河突然无比自责的说道。

“王爷!过往之事都是机缘巧合,如今若想证明此子的身份,老夫到有一个法子。”

“哦?是何办法?”

“让他入擎天阁!”

“什么?”穆天河闻言,却是位置一惊。

白袍老者却也不急,缓缓说道:“王爷!擎天阁本就是当年江神将所创。意在招揽天下才俊为我大唐所用。千年以来,大唐历代名将无一不出自擎天阁,如今已是四大学府之首。更有传闻,擎天阁内有神将传承,若此子真是神将后人,想必到时自会有所验证。”

穆天河闻言却是许久不语,擎天阁乃是大唐一代神将江慕天创立,千年前北幽妖魔倾巢而出,一路势如破竹直至长安城外,一代人皇李阙,率大唐子民鏖战妖魔于长安城外,谁料冥皇现世,一击便要击杀李阙,千钧一发之际江慕天舍生护主,替李阙抵挡了冥皇这必杀一击。

大惊之下的李阙,猛然回身将那将军的尸骨抱在了怀中,此时便是威远将军江慕天,此时躺在李阙怀中的已然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只是短短一瞬,却是生机全无。

李阙心头有若滴血,爱将为救驾身死,熊熊的怒火在李阙心头燃起,在看着身边不断倒下的大唐军士,李阙清楚的知道,也许今天真的就是人族的末日。

盛怒之下,绝死之地,大唐的皇帝激发出了平生最大的豪情,金剑挥舞之间,李阙带着剩余的部队,向北幽妖魔发起了决死般的冲锋。

就在此生死存亡之际,东方的天际无尽的苍穹之上,突然洞开一个巨大的窟窿,期间仙气隐隐,亭台楼阁影影绰绰依稀可见,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自那天空破裂之处奔腾而出,下一刻便来到了两军阵前。

那是一条巨大的白色巨龙,在长安的天际盘旋半晌之后,悍然落在了两军阵前,自白龙的脊背上,款款走下一道极美的身影,一袭白色的衣裙,却不见一道针织之线,玲珑的身段包裹在其身上,而白皙的脸上却罩着一层白纱,只留下一对宛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正冷冷的看着黑雾中的神荼。

“是你?”黑雾中的神荼看到自白龙身上走下的女子竟然一愣。

“区区一个分身,竟然敢破乱轮回,袭扰人界,屠杀生灵,当真罪无可恕。”白衣女子落地之后,双眸中的怒火犹如实质。

“哈哈哈哈哈!你强破虚空,打通天界与人间的通道,本就是强弩之末,还有心思来管这闲事?我劝你赶紧滚回你的仙界去,告诉帝俊,总有一天,我会带着冥府大军,剿灭天界的。”

“狂妄!”

说话间,白衣女子也不啰嗦,玉手一番,却见一把金灿灿的巨弓便翻然在手,二话不说便将手中开弦而起,随着那巨弓的弓弦张开,长安城方圆数十里内的天地灵气似乎疯了一般的涌向了那巨弓之内,不多时,虚空之中便多了一支金灿灿的羽箭,通体泛着金色的光华,竟然是由天地灵气所化。

立身与黑雾中的神荼,看到女子手中的巨弓之后,脸色骤然大变,那是一柄天地之间神魔均惧的武器,曾经一口气射下了九个太阳,恐惧的神色,在神荼的双眸中不断的放大,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些许颤抖:“你,你竟然将它带了下来?不可能,神界是不会答应的,它怎么可能再次出现在人间?”

却见白衣女子冷冷一笑:“他们不答应,我就带不得了么?”

话音未落,只见那勒于弓弦上的金色羽箭,宛若一颗流星一般,瞬间划破天际,出现在了神荼的面前,绝望中的神荼看着近在咫尺的金箭,爆发出一道极为不甘的怒吼:“九天玄女,你离开天界便抵挡不住时间的消磨,我倒要看看,凭你一人之力,能护住人间多久。”

话音未落之际,金色的羽箭带着一阵惊天之威,悍然灌入了那黑雾之中,浓重的黑雾猛然一颤,而后向北急速的退去,随之退去的,还有那万千北幽妖魔。

见群魔退去,九天玄女也不迟疑,转身之际在此开弓,向东方天际连发三失,箭箭宛若奔雷,直接灌入了东方天际间的那巨大窟窿之内,三箭射毕,却见九天玄女玉手轻抬,原本握于手中的巨大弓弩便轻轻浮起,下一刻便如闪电般的消失在了天际的尽头。

待一切尘埃落定,长安城外劫后余生的人族突然暴起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之声,而后却见李阙率先走到了九天玄女的面前跪倒在地,三拜之后道:“玄女娘娘救我人族于将死之地,李阙代表天下亿兆黎民,拜谢玄女娘娘大恩。”

九天玄女遮在白纱下的面容,丝毫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那如星辰般的双眸中却尽是悲悯与担忧的神情,看着跪在地上的人皇,玄女悠悠的说道:“人间的劫难才刚刚开始,正如那傀儡所说,即便是我,也无法长久庇护人间,一切只能靠你等人间众生。今日,我传天书秘法于尔等,人间究竟能走出多远,一切,都要靠你们自己。”

话音未落之际,却见玄女秀眉徒然倒竖,一口金色的鲜血猛然自玄女口中涌出,那卷曲于玄女身后的白色巨龙猛然惊坐而起,忧心忡忡的看着那白色的身影。

身着白衣的九天玄女,看了看躺在不远处江慕天的尸体,缓步走上近前,一双美眸之中神色复杂,江慕天被神荼无尽死气击中,一身生气褪尽,此时在常人的眼中已然是个活死人了,可在玄女眼中确实另一番景象。

周身泛着灰色的江慕天,在身体的最深处,那一缕如风中残烛般的生机依然在不屈的抵抗者,发自冥帝的强大死亡气息,正在不断的侵蚀着江慕天的身体,可江慕天却并没有放弃,灵魂深处的不屈,正在做出最后的抵抗。

看到江慕天那不屈的意志,玄女的心中突然一动,自口中捻出一滴方才吐出的金色血液,指尖轻轻一甩,那一滴带着无限神力的金色血液便滴入了江慕天的口中。

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江慕天原本毫无生气的灰色身体,徒然金光大作,一股浓郁的生命气息自江慕天的体内涌起,一个已然死去的人,即刻在众目睽睽之中活了过来。

此时,包括李阙在内的人族群雄也是猛然一愣,却见玄女轻轻摆手,低头看了看洒在地上的金色血液,淡然的整理好了脸上的面纱,而后盘坐在地,悠悠道来。

神女驭白龙降世,救人族于万死之地。而后,玄女于长安城外传法七日,道法通玄,大道三千,世间万物皆可证道,七日后,玄女乘白龙而起,消失在天际之中。而在玄女传法之地,那金色血液洒落的地方,一日间便长出一棵巨大的树木,粗壮的树干,要六七人才能合围,那树枝之上,片片金色的树叶,随风摇曳,巨树今日犹在。

凡尘战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凡尘战歌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凡尘战歌小说全文

上一篇: 宫倾玉碎舞轻尘古代言情小说全文免费看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