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小说全文)&夏藤椒(苏晚夏慕南宸小说在线阅读)

2019-10-09 15:49:53来源:zsy作者:夏藤椒

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婚恋生活小说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惨遭未婚夫背叛,生活陷入一团糟的苏晚夏,救治并收留了一个受伤后失忆的男人,给他取了一个超低级的名字,叫阿三,还以她之姓冠他之名。欺负他,利用他,奴役他,最后还睡了他。突然有一天,他西装革履,豪车护送,保镖拥随,天神一样降落在她的面前……什么,他居然是覆盖几大洲的帝国集团总裁?苏晚夏呆掉了,这……这真的不是梦吗?

(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小说全文)&夏藤椒(苏晚夏慕南宸小说在线阅读)

苏晚夏慕南宸小说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推荐章节

第1章 支离破碎的献身之约

第1章支离破碎的献身之约

苏晚夏是薄昕岸的未婚妻,从十六岁到二十二岁,整整六年。

他们曾经约定,在她二十二岁生日这一天,就将生米煮成熟饭,扯证生孩子。

今晚就恰好是她二十二岁生日。

煮成熟饭之前应该先扯证,这是她所认为的完美流程,但薄昕岸在外市出差,晚上才能赶回,于是苏晚夏毅然决定,先煮成熟饭再扯证。

今晚,她狠心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存款,预订了芙城最昂贵的酒店顶层总统套房。

天澍酒店,高达六十层,至尊奢华,临窗望去,一片灯火璀璨。

她刻意穿了红色姓感的蕾丝吊带长裙,还精心布置了烛光晚餐,配了一瓶足以花掉她接十个小配角所赚片酬的昂贵红酒。

为今晚这一场献身之约,她已一贫如洗,不过她认为值得。

薄昕岸已经事业有成,他说过,他的成功有她的一半功劳,他的就是她的。

精质的木门打开,身材颀长挺拔的男人出现在门口,黑色西裤,白色衬衫,与西裤同色的西装随意地搭在臂弯。

二十五岁的年纪,全身都弥漫着成熟且事业成功的男人的魅力气息。

苏晚夏风一般飘过去,扑进他的怀里,仰头娇俏地看着他英俊的脸,“昕岸。”

男人却是皱了下眉,一只大手僵硬地扣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顺便关上了房门,薄削的唇淡淡地张合了一下,“晚夏。”

他瞥了一眼她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又低眸看着她这一身显然刻意修饰过的装扮,眸底掠过凉凉的嘲讽。

她是侍候过多少男人,才练就了这样勾人的眼神,以及这看似浪漫而燃情的烛光晚餐?

蓦然收紧大手,带着她直接压在了床上,他邪肆地勾着唇,暖昧得离她只有零点零一毫米,“生日快乐,晚夏。”

身体被男人覆盖,所有的感官神经都被浓郁的男性气息淹没,苏晚夏紧张得心脏如小鹿般扑通扑通乱跳,“昕……昕岸,我们要不要……先吃晚餐?”

薄昕岸的唇角撩起笑意,但笑意却无法蔓延至眼底,大手已经在她的腰际肆意地游走,“先把我们两个煮成熟饭,再享用你的烛光晚餐。”

说着,他大手一用力,就要扯掉她的长裙,那模样,再也无往日的温和儒雅。

苏晚夏吓坏了,本能地摁住一瞬间绷开的肩带,紧张地看着上方的男人,绯色的双唇都止不住颤栗。

倘若不是与这个男人青梅竹马相扶相携了那么多年,她都要以为他变了。

冷静了三秒钟,她这样安慰自己,憋太久的男人都容易这样火急火燎。

她以为她的昕岸哥哥会理解她初经人事的窘迫和恐惧,但他却怒了,颇为讽刺甚至粗鲁地推开了她,站起身,眼神薄凉刺骨。

他双手插进西裤口袋,寒凉的羞辱性语气,“苏晚夏,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纯情处,女,睡过多少男人你自己不清楚?”

仿佛惊雷在晴空炸响,苏晚夏怔在床上。

她看着他,“昕岸,你……你说什么?”

她没想到,她怀着一颗纯白的少女心,等来的和她最心爱的男人结合的夜晚,竟在这样一句话里,被炸得支离破碎。

薄昕岸邪佞地挑起她肩膀上的吊带,“装什么?”

手指若有似无地划着她娇嫩白皙的肌肤,轻薄到极致,“你穿成这个样子,不就是沟引我睡你吗?我满足你,你居然还要矫情,很倒胃口不是吗?”

苏晚夏激动地站了起来,“我们不是约定……”

“约定今晚睡了你,”薄昕岸直接打断她的话,眼神讽刺极了,也轻蔑极了,“想让我睡,那就自己脱,反正在男人面前脱衣服,你应该很拿手,让我也领略一下你有多风情万种。”

“薄昕岸!”苏晚夏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奢华总统套房的宁静,这样赤果果的羞辱,让她的理智瞬间脱缰,她的声线都僵硬得密密麻麻地颤抖,“到底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这个她曾经放弃自己上大学的机会,拿出母亲留给她的所有积蓄供他上大学,并用自己所有工资助他创业的男人,今晚会如此对她?

他的温润如玉,风度翩翩,他的海誓山盟,金玉诺言,为何在这个夜晚,变得那般薄情而血肉模糊?

薄昕岸残忍地笑了,“你问我为什么?”他捏起她的下巴,讥诮的眼神锁着她的脸,“你在娱乐圈里混了这么多年,到底上过多少导演和投资人的床,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苏晚夏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她顶着一张绝世的容颜,拥有黄金比例的好身材,演技也不错,天知道,为了不被潜规则,她拒绝了多少次可以大红大紫的机会,又得罪了多少权贵?

闯荡娱乐圈六年,本可以红极一时的她,却依然还只是演一些小配角。

她如此艰难地在大染缸里洁身自好,把辛苦赚来的钱全部拿给他助他创业,如今他事业有成,却来如此污蔑她。

心已然凉到了冰点。

“薄昕岸,就算你不喜欢我了,想分手,也不必用这么恶毒的话来污蔑我。”

她与他之间,和平分手,那叫抛弃,如此污蔑,那叫毁断。

肩带已经绷断,她要时刻拉着才不至姓感的薄裙落下来,样子难堪而狼狈。

薄昕岸的眸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星芒,似有不忍,但那种情绪稍纵即逝,“说我污蔑你,那就证明给我看。”

苏晚夏冷笑。

证明给他看,怎么证明?

眼前迅速闪过他们从前恩爱幸福的模样,还有她为他守身如玉,得罪那些权贵而倍受排挤甚至报复的委屈情境,盈润饱满的泪滴噙在眼眶里,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有那么一刹那,她觉得豁出去算了。

一股热血涌上百慧穴,她做了一件未经大脑思考的事——

“唰”的一下,她将红色的吊带长裙扯落了一个肩膀,大片白皙的肌肤果露在乳白色的灯光下,弥漫着炫目的琉璃一般暖昧的光泽。

她咬着牙,努力忽略已经在心脏深处如骇浪一样翻涌着的屈辱和恨意,

“好,我证明给你看,今晚就履行之前的约定,你可以亲身来验证,我还是不是处、女。

第2章 你这么养着他是不是因为他床上活好?

第2章你这么养着他是不是因为他床上活好?

薄昕岸僵在原地。

他看到了她六年前的样子,柔弱却倔强,单纯到因为一句话就会冲动付出。

眼神不再似刚才那般冰冷薄情,他开始闪躲,“呵!”他轻笑,“何必呢,晚夏,修复一张处、女膜只需要八十块钱。”

苏晚夏,“……”

他的闪躲,她悉数捕捉到了,所以她再次问了那句话,“到底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残忍地羞辱她!

“别再问我为什么?!”薄昕岸粗鲁地打断她的话,“我已经不相信你还是原来纯洁的苏晚夏,阿三就是最好的证明。”

阿三?

苏晚夏一时思维空白,这关阿三什么事?

阿三是她半年前,在野外江边散步时捡到的。

是的,捡到的。

他当时躺在江边昏迷不醒,一身破烂,她好心将他送到医院救治。

待他醒来后,她要帮他联系家人,他却失忆了,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清楚。

医好他的伤后,她送他去警局报案,他却在警局门口跑掉了,说什么也不肯进去,见了警察像老鼠见了猫似的。

后来,她走到哪他跟到哪,甩也甩不掉。

无奈,最后她只好养着他。

她虽是个小演员,但收一个不要钱的供她奴役的助理也不错。

她很随意地给他取了个名字:阿三。

怎么也没想到,这么纯洁的一个见义勇为的好人好事,会让薄昕岸起了疑心。

“是因为阿三吗?”她轻声问。

“呵!”薄昕岸轻嗤了一声,“别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晚夏,你已经变了,已经不是我认识的苏晚夏了。”

他阴柔残忍地笑,“你留阿三在身边,不就是贪图他英俊帅气吗?你这么养着他,是不是因为他床上的活好?”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薄昕岸的脸上。

他没有躲,脸歪向了一边,白皙的面颊上落下了红色的指痕。

“滚!”苏晚夏直直地看着他,眼底铺着阴红的颜色,“薄昕岸,你给我滚!”

薄昕岸噙着阴冷自嘲的笑意,随意地点点头,“再见,晚夏。”

说完,他抓起遗落在地板上的西装外套,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拉开的瞬间,长身如玉的阿三赫然出现在视线里。

橘色灯光垂落下来,从他如玉一般的墨发流过,再落到宽阔的肩膀。

简单的黑衣黑裤,五官立体如雕刻,深邃如海漆亮的眸子,于深沉内敛中暗藏着危险又凛冽的凌厉感。

简单的装束,却偏生透着说不出的尊贵。

眼神不经意地掠过薄昕岸泛着红痕的脸颊,阿三客气地打了招呼,“薄总。

”声线清凛,干净好听。

薄昕岸轻嘲地笑了一下,重重地拍了下阿三的肩膀,扬长而去。

目送薄昕岸走进电梯,阿三淡淡地收回目光,走进房间,薄削的唇微抿着,看向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他沉默不语的女人。

洁净的玻璃窗倒映出了她此刻的模样,泪水纵横在绝美的俏脸上,眼神呆滞,全身紧绷着,僵硬里带着细细密密的颤抖。

裙带绷落,果露着一面香肩。

一副颓废的美。

他看着她在玻璃窗上的影像,淡淡地问,“吵架了?”

苏晚夏没有说话,她望着暗色一片的夜空,心也跟着空了,感觉这六十层楼高空的深秋冷风,轰然灌进了纤瘦的身体。

那样寒凉,凉到一颗心都是冰寂孤冷的。

沉默许久之后,她平静地说,“阿三,你被解雇了。”

阿三没有说话,深邃的眸有瞬间一扫而过的深暗,如雕刻一般刚毅的脸部线条微微紧绷起来。

他都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赶他走了,看他不顺眼时赶他走,心情不好时赶他走,经济拮据时赶他走,在剧组被欺负了赶他走……

现在与薄昕岸吵架了,又赶他走。

他已经有经验了,她赶他他就乖乖地走,别烦着她,让她任性肆意地发泄,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会慌慌张张地跑出来到处找他。

有一次他躲得有点远,她找了一天都没找到,最后,他发现她蹲在夜色的天桥底下,无助地大哭。

当他蹲在她面前,把干净的纸巾递给她时,她立刻站起来发脾气,“阿三,你这个混蛋,谁让你真的跑了?!”

所以,这一次,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点了下头,转身便走。

“等一下。

”苏晚夏叫住了他。

他转身,看到她走到床边拿起了自己的钱包。

苏晚夏将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塞到他手里,几百块的样子,“这是我所有的钱了,全部给你。”

她扔掉钱包,抬眸迎上他清凛的视线,“这次是真的赶你走,所以走得远远的,不要以为我还会找你。”

阿三看着手里的钱,沉默着,极俱穿透力的视线敛着高深莫测的情绪,明明只是个小助理,却弥漫着别样的矜贵高雅。

看来她这次是真的要赶他走了,因为这次给了钱,以前她从不给他钱的。

用她的话说就是,她救了他的命,还供他吃,供他穿,供他住,若是再给他钱,那是在养儿子,不是养助理。

“因为薄昕岸介意我的存在?”他深眸看着她淡淡地问。

她低垂着眉眼不说话,纤长微卷的睫毛在皮肤上投下一片暗影。

耳边再次传来他清凉入骨的声音,“如果是因为我影响了你们的感情,我可以去跟他解释。”

“你够了!”苏晚夏打断了阿三的话,“我一个十八线的无名小演员,却还带着一个助理,这本来就不伦不类。”

“你只是失忆了,又不是失去了生存能力,你看看你这块头,做什么不能养活自己,别再跟着我了。”

她绝情地转过身,不再看他。

阿三沉默了一会,将钱放在了茶几上,身姿挺拔步履优雅地离开了。

当房门关闭,苏晚夏转身,视线从茶几上的几百块钱掠过,落在紧闭的房门上,突然眼泪汹涌得厉害,“阿三,你要好好的。”

对不起,不是不想再养你,而是我真的不能失去爱了那么多年的薄昕岸。

蓝色,是天空的,绿色,是河流的,黑色,是沃土的。

苏晚夏,是薄昕岸的。

薄昕岸,是苏晚夏的。

自她被母亲寄送到外婆家,与他成了邻居,他就是她的,而她也是他的。

从七岁到二十二岁,那么多海誓山盟,怎么可以因为一个阿三就前缘尽毁?

所以,对不起,阿三。

第3章 绑架

第3章绑架

所以,对不起,阿三。

---------------------------

“啪”的一声。

一记清脆的耳光音扯碎了黑暗里的宁静。

苏晚夏双手被反绑在椅子上,眼睛蒙着黑布条,挨了耳光之后,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脖颈处还有一把冰冷的匕首抵在那里。

她是有多倒霉,刚赶走了阿三,就被绑架了,她一个十八线的小演员,现在全身上下就剩几百块钱,谁这么脑残要绑架她?

“苏晚夏,这一耳光是你替薄昕岸挨的,谁让你是他的女人!”

随着话音一落,她脸上的黑布条被取走,视线由模糊渐渐转为清晰,眼前出现了一张年轻男人的脸,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何驰,与薄昕岸一起创办宏远景观设计公司的合伙人。

“何驰,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苏晚夏迅速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这是一间废弃的厂房,一切都显得破败陈旧,头顶一盏白炽光灯。

“为什么绑架你?”何驰邪佞地冷笑,“因为薄昕岸睡了我的女人,那么我就要毁了他的女人!”

“!”苏晚夏突然思维空白,“你……说什么?”

何驰有女朋友,是一个地产公司老板的女儿,名符其实的豪门千金。

何驰仔细观察了下她的表情,不禁笑了,“看来你还不知道,薄昕岸把洛茜给睡了,还与她联手,把我排挤出了公司。”

他邪笑着捏起她的下巴,“你说,他这么对我,我该怎么折磨他的女人,嗯?”

苏晚夏一瞬间似坠落地下千尺寒地,冷得牙齿都禁不住打颤。

就在今晚,薄昕岸那么气势磅礴地指责她不干净了,却原来是他自己肮脏不堪了。

是不是这样污蔑她,他就可以从良心上找到安慰点,名正言顺地甩了她?

“呵!”苏晚夏冷笑,“何驰,你的女人和你的哥们联手背叛你,算计你,你若有血性,就去找他们拼个你死我活,抓我干什么?”

何驰脸色有些难堪。

他是想找薄昕岸理论甚至打架,可是今日的薄昕岸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薄昕岸现在完全掌控了宏远公司,还与洛茜搭上了男女关系,事业一日千里,他根本见不到他。

“你为薄昕岸付出了那么多,他一定很重视你,所以绑了你,就一定能逼他现身,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一会他来了,看我怎么当着他的面毁了你。”

“呵!”苏晚夏再次冷笑,嫣美的脸蛋上铺了一层绝望的冷色调,“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他狼心狗肺到连我都背叛,你还指望能用我逼他现身?”

她真想骂何驰一句傻B,“他也许恨不能你杀了我,再送你去坐牢,这样就可以一箭双雕,除了我们两个,然后可以无所顾忌地与洛茜双宿双栖。”

何驰似是想明白了什么,突然恼羞成怒,匕首割进了苏晚夏的脖子,醉眼看着鲜血流出来,“我不管,我要钱,薄昕岸一定给过你很多钱,把你的钱全部补偿给我。”

听完这句话,苏晚夏特别想骂自己一句傻B。

她真没拿过薄昕岸的钱,一分都没拿过,反而是她自己的钱,全部投进了薄昕岸的公司。

苏晚夏不敢说她没有钱,她怕一旦说了,何驰这个疯子狗急跳墙,真会撕票。

但是,她觉得薄昕岸是不会来救她的,她必须自救。

她能找谁救她呢?

家里有个病怏怏的外婆,还有一个不学无术终日连一片衣角都找不见的表弟,再无其他人了。

还有一个做专业驴友的闺蜜,此刻还不知道在哪座山头写游记。

想来想去,焦点还是回到了阿三的身上。

自他彻底康复以来,他做她的助理,上上下下打理她的一切,还身兼着保镖的职责。

他轩昂挺拔,身手也不错。

可是,她今天把他骂跑了,还决绝地让他走得远远的,再叫他来救她,怎么想都觉得厚颜无耻。

但是人在绝境中,生命比脸皮重要。

于是,她对何驰嫣然一笑,“薄昕岸的确给过我不少钱,但是我的钱平时都由阿三打理,你给我松绑,我打电话给阿三,叫他带钱过来。”

何驰想了想,还是给苏晚夏松了绑,并威胁道,“叫他不许报警,否则老子随时随刻撕票。”

“明白,有经验的。

”苏晚夏笑了笑,她小的时候就被绑架过。

虽然脸上的笑容像花一样嫣然,但她心中是没底的,如果阿三跟她闹脾气不来救她,或者说没钱什么的话,那她就真的见不到明天早晨的太阳了。

指尖都在颤抖,忐忑不安地拨通了阿三的手机,听着一声一声的等待铃声,她的心也跟着一点一点下沉。

那种随时都可能面临死亡的滋味,尤其不美好。

铃响第三声的时候,电话被接起,却没有回音。

“……阿三?”苏晚夏试探着唤他的名字。

“嗯。

”那边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再无多一个字。

在苏晚夏的印象里,阿三就是一尊冰雕,能用一个字表达清楚的事情,他绝不说两个字,表情也是千年不变的冷俊隽永,这样的男人,着实无趣。

她嘟嘟嘴,很不满,“你这是什么态度,多说一个字会死啊?”

那边沉默了几秒,语气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不是要我滚得远远的?”

苏晚夏,“……”好尴尬的对话。

停顿两秒后,她刻意清了清嗓子,“突然想起,你还没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所以不能放你走。”

她看不见,那边站在夜色下的男人,缓缓地勾起了唇角,嗓音凉凉的,还带着戏谑,“现在……要我回去?”

“那个,”苏晚夏厚着脸皮说,“我被绑架了,你赶紧提着钱过来,那个钱……”

“地点。

”一身黑衣黑裤的阿三,突然就冰寒了脸色,语气严肃得令苏晚夏的心都跟着紧了一下。

苏晚夏看了何驰一眼,将手机递给了他,“说地点。”

何驰拿过手机,语气分外凌厉,“阿三我告诉你,你若敢报警,我分分秒撕票。”

“少特么费话,地点!”阿三怒了。

何驰迅速报了地点,“我要一百万,少一分我剁她一只手。”

苏晚夏还想再与阿三说几句,明示暗示地提点他点什么,可是阿三已然挂了电话,连多一秒都没留给她。

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驾到鲜妻哪里跑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7-2019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