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如故小说全文娇妃妩媚天成免费试读

2019-09-11 18:51:34来源:wyy作者:如故

娇妃妩媚天成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如故原创小说娇妃妩媚天成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娇妃妩媚天成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娇妃妩媚天成免费阅读:玲珑是南山院里腰肢最细的丫头,从色中饿鬼二老爷手中逃脱后,在小花园里被投了湖。恰遇府里三公子陆河隐,纡尊降贵入水相救。醒来后,三公子发觉自己是个胸脯鼓鼓,腰细臀圆的俏丫头,...

如故小说全文娇妃妩媚天成免费试读

娇妃妩媚天成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交锋

玲珑赶至寿安堂门口时,婵娟采荷都被远远甩在后头。

她用陆河隐这身子走得快,丝毫不觉得吃力,心头火急火燎,如飞箭一般疾走。

寿安堂前嬷嬷和丫鬟无一不笑脸相迎,“可把咱们三公子盼来了!老夫人在里头……”

话音未落,她如一阵风吹过似的入门了。

堂内景象却有一些……不可言说。

老夫人端坐在首位,惯来严肃的脸上满布沟壑,此刻神情竟有几分慈爱,正眯着眼瞧着堂中的女子。

他穿了一身鹅黄色的旧衣,浆洗多次暗淡不少,却已是玲珑柜子里最得体的一件衣裳。

玲珑走进时,陆河隐背对着她,那细软的嗓子像是变了个人,忽高忽低,变着法地弄巧。

老夫人听得眉开眼笑,座下女眷也一个个捂着帕子,弯着眼,一派和乐。

玲珑松了口气,可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被带走问罪了吗?

陆河隐的母亲也就是三夫人王氏瞥见门口人影,笑着说:“河隐来啦!”

老夫人看见那挺拔的身影,扶着身边伺候嬷嬷的手便要起身。

玲珑样子的陆河隐收了脸上讨喜的笑,转过头去,就见那傻丫头用着自己的身子冲冲地进门,一脸呆滞地望着自己。

他暗叹了口气,对着她使了个眼色。

“我…孙儿来给祖母、母亲请安。”玲珑慌忙几步走上前,小心翼翼将那苍老的手扶住,扶回座上。

老夫人素来板着脸,自打老太爷仙逝后鲜少欢颜,唯独见了陆河隐总是眉开眼笑,这次陆河隐遇险急坏了她整夜合不上眼,如今这和乐的样子,倒是这些天里头一次。

“心肝快过来,来我这边坐。”玲珑在陆河隐眼神示意下,硬着头皮过去。

苍老的眸子上上下下打量着她,透出股真切的慈爱,叫玲珑看晃了神。

“好在没磕着碰着!”老夫人拍拍身边的座,“来,跟祖母一块听这鬼灵精的丫头说话本。”

听话本?

玲珑依言坐下,望着堂中亭亭而立的陆河隐。

方才没细瞧,这会一看,他脸上不知使了什么玩意,面色竟有些发黄,倒盖去不少娇媚颜色,只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灵气氤氲,满是少女懵懂纯真的模样。一开口便起势,竟是一派江湖书生的味道。

“上回说到,这大汉到了酒家门前一瞧,檐上挂着龙飞凤舞的五个大字,正是三碗不过岗……”

二夫人何氏赶至寿安堂时,便看见这一片欢声笑语的景象。

她站在门前眼神一扫,立时瞧见了堂中摇头晃脑的那个死丫头!

“哎呀,我这是赶上什么热闹了。”说着,她踱着步笑眯眯地往老夫人跟前走去。

正说得紧要关头,她声音尖细,愣生生将众人从故事氛围里拔了出来,陆河隐停了嘴,脸色平静地看着她。

老夫人脸上的笑意褪得一干二净,“你不去看着老二,来我这做什么。”

何氏瞧着老夫人神色不虞,连忙上前几步,讨好地赔笑:“二爷那哪用得着我操心,我还是在母亲这端端茶递递水,母亲舒坦了我也心里高兴!”

老夫人冷眼看了看她,片刻后摆了摆手,到底还是没有拂她的面子,“罢了,你也坐下吧。”

何氏“哎”了一声,仿佛得了赦令,无视周围亲眷们投来各色的目光拣着老夫人身边的空位坐下了。

刚坐下便与堂中静立着的玲珑打了个照面,何氏一脸诧异的惊呼:“这不是勾.引三公子的那丫头吗?”

此言一出,堂中静默了下来。

玲珑心头一颤,却对上陆河隐笃定的眼神,他微微摇头,示意稍安勿躁。

可这话却引得三夫人重重摔下茶杯,方才一直隐忍的怒气这下可彻底藏不住了。

“二嫂慎言!”三夫人一向端庄,此时涨红了脸,“这丫头与河隐颇有渊源不假,可二嫂嘴里的龌龊是断然没有的,方才在老夫人面前,这丫头已然分辨清楚,二嫂若不改改这口风,往后免不得还要去祠堂受罪!”

何氏哪里听不出二夫人嘴里的威胁,这三夫人王氏从来温柔娴淑,因为生了陆河隐这魔星,越发做人淑慎,轻易不与人红脸,哪里有这样和她打擂台的时候!

何氏脸色发青,正要发作,便被老夫人的怒喝打断了。

“好了!整日里吵嚷个没完!老二家的,看来昨日你还未想清楚,也罢,你回去亲手抄十卷佛经过来。”老夫人叹了口气,目光锐利地扫过在座诸人:“这丫头之前说的,你们也都听见了,河隐心善,自然看不得家奴淹死在面前,至于其它没有的事,谁若敢嘴巴不干净地往外传,我第一个收拾他!”

玲珑木楞楞地坐在老夫人身边,身子虽僵硬着,但脑瓜里思绪万千,听老夫人的意思,她没有赶来之前,陆河隐是做了什么,才没惹得老夫人和三夫人王氏生厌。

要知道这侯府后院中老夫人和王氏可是把陆河隐捧在手心,一丁点都舍不得动弹的,可这宝贝疙瘩竟为了个婢女落了水……..

众人口舌之时,她便细细地朝自己那副被占着的身子打量。

他用着这身子站得笔直,像是小花园里那一林翠竹,没了伏低做小的卑微模样,竟有几分落落大方的出挑,瞧着这场闹剧,他目色淡淡,仿若意料之中的样子。

玲珑心中暗叹,有朝一日,她也要将脊背挺直了!

二人的目光不经意触在一起,陆河隐眼里有了星点笑意,随后消失掩盖在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里。

堂中今日坐了不少女眷,都是各房的姨娘小姐,多数都与三夫人王氏交好,自然将老夫人的话听到了心里去,况且……陆河隐的名声早已坏在了外头……

何氏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不过是想拉那个狐.媚的丫头下水罢了!

老夫人话说到这里,她僵着脸点头称是,自然不敢再多事了。

陆河隐冷眼瞧着,何氏的眼里淬了毒一般望着他,倒比从前与男儿斗殴时的目光来得还要狠厉些。

他从前只知后宅纷争烦扰,没想到,竟有这样险恶。

陆河隐将目光转至神情怔怔的玲珑脸上——

若他二人没有换了身子,这傻丫头怕是要被吃得,尸骨不存。

 

第八章丫环的辛苦

是王氏,陆河隐的生母,正面带喜色的瞧着她。

玲珑心头一紧,瞬间感觉头皮发麻,王氏的目光实在是太灼热,盯的她仿佛要看透一般,她忙垂下头,暗暗的叫了句,“母亲。”

王氏一听,顿时面色一喜,应了句,“哎。”然后上前牵住自己儿子的手,慈爱的看着玲珑。“你许久未来见母亲了。”只听得这声音中带着几分责怪。

玲珑垂着头,不知道应什么,忙将余光撇向了身后的陆河隐。

陆河隐看到了玲珑投来的余光,悄悄用唇语说了两个字,看书。

玲珑一看便连忙回应王氏,紧张的攥着衣摆说道,“我最近都在看书,我有空一定多去看看母亲。”

“看书好啊。”王氏弯着笑眼,温和的回应道。只是口头上这么说,王氏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自家儿子就是个混世魔王,哪里还会看书。只是她还愿意附和她这个娘,她也算欣慰了。

不过有些话王氏还是想嘱咐给自家儿子,她撇了眼站在一边的一脸狐媚相的陆河隐,她正了正神色,有些严肃的说道,“这就是你救的丫头吧,看着狐媚相,不知道这丫头老实不老实,若是老实你便让她继续伺候着,若是不老实你尽管将她交给母亲处置便是了。”

王氏说完还颇带审视的看了装着陆河隐灵魂的玲珑身体几眼,只见这丫头听了这番话,面色倒也不怒不喜,她心里有些满意的点点头,也算这丫头还有点小聪明。

而陆河隐一双桃花眼微眯着,看着他母亲审视的目光,他神色倒是没啥变化,知母莫若子,他母亲在思忖什么他自然知道。

陆河隐没慌,玲珑却又慌了起来,看着王氏如此严厉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她更是头皮发麻,生怕露出一点破绽出来,她只得沉住气,重新学着陆河隐假不正经的笑了笑,“我看上的自然是老实的,母亲您就放心吧。”

王氏满意的点点头,又嘱咐了几句话,便被她自己的贴身丫环叫去见淮安侯了。

看着王氏的背景,玲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陆河隐,“我没说错话吧。”

陆河隐赞赏的点点头,“还行,有点进步了,看来小玲珑你还是有点聪明啊。”

玲珑一听这话,忍不住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而陆河隐看着高大英俊的自己竟然羞答答跟个女孩儿一样羞红了脸,他立马脸一黑,瞪着玲珑道,“不许脸红!”

玲珑瞬间被瞪的缩了缩脖子,拍拍脸让脸上的红晕降了下去。终于神色如常,陆河隐满意的点头,然后便又瞪着想跟在他身后的玲珑。

“你走前面,现在你才是公子。哪有公子跟着丫环走的!”

玲珑一听立马大步抬脚,窜到了自己娇小身躯的前面,如今这副身体的玲珑第一次感受到了腿长的好处。只是虽然腿长好,可是跨下却仍然感觉怪怪的,仍旧是不太习惯。

不过如今她不习惯也得习惯着,就这样她走前面,后面的陆河隐拖着小身板亦步亦趋倒像是几分丫环一般跟在了玲珑的身后。

南山院离此处也不远,玲珑和陆河隐没有多久便也回了南山院,一到门口便见着院里的一干丫环们在等着他们。

为首的站着婵娟和采荷,只是一人神色平静,一人却面色奇怪。

玲珑用着身高的优势往后撇去,便见着众丫环神色异常的盯着他们。一个个的眼睛里都闪着精光。

玲珑还未说话,采荷便笑着走了过来,“公子您回来了啊,我们可是等了您好久。”

玲珑神色不自然的点点头,然后怕说多错多,便拉着身后的一脸坏笑正轻轻用自己瓜子脸挑眉看着自己的陆河隐,进了房里。

啪的,关上门,说了句不用伺候了,便没再理外面的众人,将外面那些探视的怪异目光一一挡在了门后。

玲珑这是因为心虚才关了门,可是落在采荷眼里她却是肯定了这,那狐媚丫头定然是勾.引了自家少爷,现在引的她们家少爷连着近身伺候,都不愿意了。

她脸色漆黑看着紧紧关上的房门,看了眼旁边的婵娟,婵娟还是依旧如往常一般神色平静。

她暗恨咬牙,阴阳怪气的说道,“如今那个小贱人恐怕是爬上了公子的床,以后我跟姐姐连着近身伺候的机会都没有了。姐姐就不恨这小践人嘛?”

婵娟还是面色平静,她说话做事一向稳妥,此刻被问道了,她也是只是回了句,“全凭公子吩咐。”便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采荷冷笑一声,心里骂了句假正经便没在理他。眼不见心为净,看着这关着的门她就气的要死。

她离开后,婵娟倒是站在门外,晦暗不明的盯着门口的铜环一会,便也顺着采荷离开的路出去了。

而身后的一些女婢们,早就跟着采荷离开了。

听着门外彻底安静了下来,玲珑才捂着胸口,舒了一口气,“她们终于走了,她们一直盯着我,盯的我都有些害怕,你说她们是不是发现我有哪里不对啊。”

陆河隐坐在软塌上,看着不停在房间转圈的玲珑,他顿时觉得头疼,他如此英硬朗的面庞的面庞此刻竟露出小女儿的纠结。

“你我才换身体多久,就算不对,这么短的时间她们怎么敢怀疑到我头上。”陆河隐嗤笑着将人拖到软塌上和自己一并坐下。

“才刚教了你,你怎么立马就忘了,我何时会这般纠结,你这样一看就是假的!你给我端正眉目,堂堂正正挺胸坐着。”他用玲珑姣软的声音厉喝道。

一看陆河隐瞪她,纵使那是自己的眼睛,可玲珑还是内心害怕,立即便照着他说的,不再做纠结女儿之态。

陆河隐看着此刻面无表情,面露自威的自己,顿时满意的道了句,“孺子可教也。”

他教训完玲珑,自己倒是懒散的躺在软塌上,活似没骨头似的,他突然暗自叹了一口气,“哎,想不到这做丫鬟可真累,不到要干粗活,还动不动就下跪,要是得宠还要被其他的丫环欺负。”

他撇了一眼自己端正坐在软塌上的一身贵气的身体,虽然里子不是他,可是看着就是贵人公子哥,那会有这般受苦。

“这么不想,你平时还是挺不容易的。”陆河隐笑了笑,一双桃花眼眯着,像是只狡黠的狐狸。可是这只狐狸此刻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温暖。

虽然玲珑看到的是自己的脸,可是她却也被笑暖了心,她不由红着脸道了句,“其实还好。”

这话一出陆河隐瞬间皱眉,“你居然还觉得不错,每日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还要不停地站着做这做那,哪里还不错了。”

看着陆河隐将自己的柳眉紧紧的凑在一起,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想不到公子你还有这一面。”

陆河隐瞪她,“不许笑!”他自小锦衣玉食长大,自然没吃过什么苦,更遑论要去伺候人。

 

第九章贴身丫鬟

玲珑笑眯眯的盯着陆河隐,“不过公子这样很可爱。”

陆河隐眉毛一抽,“胡说八道,你见过谁家夸男人是可爱的。”玲珑委屈的撇撇嘴,在心里反驳道,可是你现在就是用的女人身体。

不过她可不敢说出来。她讨好的笑了笑,“想不到公子还有如此不拘小节的时候。”

陆河隐勾起嘴角,灼灼的看着她,“夸的不错。你还算机灵,我以后就教你一些我从前学过的礼仪,书理,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你顶着我的脸出去丢脸。”

玲珑点头,她是没读过什么书,也没学过什么贵族礼仪,若是哪里做的不好被发现了,那她岂不是要被压到火堆架下活活烤死。她想到曾经在小时候看到的烧焦的尸体,瞬间玲珑的摇摇头,将这些想法抹去。

“我一定会认真学的。”玲珑蹙眉,认真的回答道。毕竟她也想活下去,只是她还太弱小,所以需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她对着陆河隐感激一笑,“谢谢公子你,可以这么帮我。”

陆河隐失笑,这哪里是在帮她这是在帮他自己,若是让谁知道了,顶着他身体的玲珑闹出了有什么丑闻,那他以后换回了还要不要继续在京城混下去。

“你先将我提成你的贴身丫鬟,这样我好方便教你。”陆河隐考虑了一会才说道。

玲珑听话的点头,她知道这样说为了她好,而且她整日对着婵娟和采荷也不习惯,从前是婵娟教导她,她一直都很怕婵娟,而采荷她知道她讨厌自己,所以虽用着陆河隐的身体,可是面对着婵娟和素荷她还是很不习惯。

只是如何将陆河隐提成贴身丫鬟她却不懂,是直接说一声就提成了还是怎样。她突然有些迟疑的问到,“那到底应该怎么说,才让你提成贴身丫鬟啊?”

陆河隐想了一下,想到了自己还有个一等丫鬟空竹,前些日子受了罚,一直没有回来,他便开口道,“院子里空竹受伤被罚,一直没有回来,你便让我顶替她的位置吧,你只管去通知院子里所有丫鬟一声,自然会有人替你知会管家那边。”

玲珑一听,张嘴便想喊那些丫环进来通知这事,可还没开口就被一双柔弱无骨的纤纤细手捂住了嘴。

“今天太累了,明天说吧。”陆河隐捂住他的嘴说道。他今日想着刚进院子里那些丫环盯着他嫉妒的眼神,他就觉得有些无味陈杂,若是今日就说了,那些丫环看他的眼神岂不是要将他吃了。

他头疼想着这些女儿家的事情从前未曾体会,现在却什么都体会到了。

玲珑在一旁倒是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她只是将那手扒拉开,回了句,“那我明日再说。”

陆河隐点头,“今日也不早了,你先睡吧。”说完便也躺也想躺回自己的被褥上,可是刚睡上去就突然惊醒,他此刻是玲珑,若是今晚他睡在自己房里,那这丫头的清白名声就毁了。他想法这丫头连掀裙子都不答应,要是知道自己的清白名声被毁了,不得气的哭成了兔子。

不过他又想到自己的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哭啼啼的哭成一只兔子,他就顿感恶寒。

他连忙站起来,指着还端正坐在软塌上的玲珑说道,“你今晚睡这样,我去睡你的房间,你房间在哪?”

玲珑愕然,她都准备在软塌上睡一夜,却突然听见陆河隐这么说,她顿时推开窗,指了指那边的二等丫环房,“我就住那屋最里面的铺子上。”

“不过为何公子你不住在你自己的房间,我睡软塌就好了?”玲珑有些奇怪的问到。

陆河隐挑眉,笑着骂了句,“蠢丫头,我若是用你的身体睡了这床,明天你就能成了我通房丫头。”

通房丫头?

玲珑一听顿时羞红了脸,通房丫头她自然是知道干嘛的。她不好意思的红着脸,道了句,“谢谢公子你还替我想到这些。”

陆河隐失笑,这丫头还真把自己当个好人了。

“好了,你今晚快睡吧,我们明天见。”说完便推门而出,回了那西边的丫环房。

而玲珑纠结的坐在床头,看了眼这副男子的躯体,宽阔的胸肌,挺实的手臂,以及下面那怪怪的东西,最后玲珑只得红着脸决定合衣而眠。

一夜无梦,次日清晨她还未起,便听见外面有些细碎的声音传来,

“我还以为人家玲珑今晚能爬上公子的床,可是没想到少爷还是让她回自己的房睡了。”

“呵呵,就是,肯定是那狐媚丫头勾.引公子失败,我昨儿还以为公子要收了她做偏房,结果还不是灰溜溜的自己回去了。”

“就是就是,听跟她同屋的小翠说那丫头回去时,还满脸沮丧,恐怕就是勾.引公子失败,伤心呢。”

“呸!狐媚丫头。”

……

这二人的碎嘴越说越过份,玲珑听着两个的聊天才知道了昨夜那些丫头奇怪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娇妃妩媚天成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娇妃妩媚天成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娇妃妩媚天成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7-2019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