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秦歌小说全文锦绣农女是娇娘免费试读

2019-09-11 18:47:47来源:wyy作者:秦歌

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秦歌原创小说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锦绣农女是娇娘免费阅读:重生前的一个敌人闻风丧胆的顶级特工,一朝穿越,变成了古代一个乡野丫头不仅如此,她还爹不疼,娘不爱,爷爷一心只想把她卖掉于是乎,她只得和极品家人斗智斗勇,嫁个帅气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秦歌小说全文锦绣农女是娇娘免费试读

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孙家就当没我这个人

孙烟并不领情,“既然我是你的亲孙女,那么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我知道您一直疼爱金荣,烟儿理解,大家很多人都喜欢男孩子,但是就算您不喜欢我这个孙女,嫌弃我这个孙女,你至于把我这个亲孙女卖个杨老头吗?您还不就是想用卖了我的钱,给金荣找个好媳妇!”

说着,孙烟哭的更大声了,“你们这么忍心,这么忍心让金荣用自己亲姐姐换来的钱去娶媳妇儿!”她趴在地上,哭声凄惨,听着都让人心疼。

大家本来就是看个热闹,没成想竟然是个这么大的新闻,孙家竟然能做出这种人畜不如的事情来。这孙家丫头还真是可怜,有些好心泛滥的村民进来拉着孙老头劝他,

“哎,烟丫头多好的姑娘,好歹也是你们的亲人,怎么能卖给杨老头,如果二丫头说的是真的,那你们可就太······”出来劝话的是住在隔壁的柳姨,和娘的关系比较好,也比较喜欢孙烟,所以才说了这么些话。

刚刚在家里,这事儿也听了个七七八八。

孙老头变了脸,“你这个死丫头,嘴怎么这么毒,都敢胡说了?!”

他的话没什么底气,心里有些心虚,大家也都看出来了七七八八,所以相信了孙烟的话。

“爷爷,你到现在都觉得孙女在信口胡诌,若是爷爷没把我卖给杨老头,那我从屋里找出来的卖身契是咋回事。”孙烟哭着从衣服里拿出叠的整整齐齐的卖身契,上面三个朱红的大字很是刺眼。

这证物都已经拿出来了,孙老头再怎么解释就都是白搭,都是狡辩。

大家都能看的出来,孙家人真的把孙烟卖给了杨老头。而柳姨住在隔壁,孙家的事儿,她比别的村民更清楚,孙家都是什么人她也了解,烟儿丫头这事儿,除了孙家人,估计朝阳村没有第二家人能做得出来。

“咱们是邻居,这事儿我说句公道话,把烟儿丫头卖给杨老头,这算是什么事儿。我们大家都知道杨老头是干什么的。好好一个闺女,卖给杨老头,那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柳姨本来对孙家人欺负孙烟这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到烟儿丫头在孙家做牛做马也心疼,但是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不好管。

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孙家做事儿这么过分,这口气,柳姨也忍不了了。

“烟儿丫头从小给你们全家洗衣做饭,做牛做马任劳任怨的,这么好的闺女,村子里能找到几个?你们看看她瘦的,都快成棍儿,这十几年,烟儿丫头没少干活,我也没见她说过一句埋怨话。

你们不想着让她体体面面的嫁人,竟然还想着把闺女卖给杨老头,如果真去了杨老头哪儿,你们还想让这个丫头活吗?”

柳姨说的这么多,大家连连称是,没有人觉得她说的有错。但是孙母可不这么觉得,自己家的闺女自己说的算,她柳姨算个屁。还说是好姐妹,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还有脸说是好姐妹吗?

“我生的闺女我做主,你凭什么管。我想把她卖给杨老头,我就卖,你算老几。”

柳姨一片好心,怎么也没想到孙母竟然会这么无理取闹,她认识孙母这么多年,平常也没少帮衬孙家,没成想孙母是这么个不知好歹的白眼狼。

柳姨气的差点一口气过不去,若不是有眼疾手快的扶着柳姨,柳姨就真的气的晕倒了。

“柳姨,您喜欢我我知道,但是你娘和爹是不会明白您的苦口婆心的,我真不知道,我到了杨老头哪儿要怎么活……”

孙烟蜷着身子,又轻声啜泣了起来,直看的众人一片唏嘘。

“你这个贱蹄子,闭嘴!你以为这么多人在,我就不敢收拾你了?

你要是识相,就快点把卖身契给我!”孙老头憋不住了,从刚开始,就被孙烟气的心口堵着一块,现在看到孙烟哭哭啼啼的模样更是来气。

一直站在一边的孙母扑到孙烟身上想去抢,孙烟哪能让她得手,很快就塞到了自己的怀里。

她擦了擦脸上的泪,

“我发现在孙家我就是个外人,爷爷讨厌我,娘也不爱我,既然你们都不想看到我,这个家也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我也实在不想被杨老头糟蹋,与其这样,还不如孙家就当我死了吧……”

孙烟梨花带雨的说完这番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所有人都听傻眼了,连柳姨都不敢相信。

这丫头说这话什么意思?直白点不就是要和孙家断绝关系吗?

哎吆,我的乖乖,断绝关系可是随便说的?

“你……你再说一遍?”孙老头吓得声音都是颤抖的。

所有人都以为孙烟在耍小孩子脾气,只有孙烟倔强的昂起头,目光坚定,“爷爷,过了今天,我就不再是你的孙女,我也不是娘和爹的女儿了,你们不要我,我也不留在这里,孙家的东西我也都不要。

我在这里给你们磕几个头,权当最后一次孝敬你们。”

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孙烟跪在地上,对着孙老头磕了一个响头,对着娘和爹分别磕了一个响头。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孙烟。孙家的人眼睛个个都瞪得跟鸡蛋似的大,都不敢相信这番话是眼前这个孙烟说出来的。

孙母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大喊,“不行,我养了你十几年,你生是孙家的人,死是孙家的鬼,你有什么资格和孙家断绝关系!

这事儿我不同意,你爷爷和你爹也不会同意!”

孙老头立刻接上儿媳妇的话茬,这孙丫头还想反了天不成?这丫头能活到十五岁,不都是他们的功劳,吃喝都在孙家,凭什么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柳姨刚刚还义愤填膺,现在也想劝孙烟,虽然很喜欢孙烟,但是孙烟说断绝关系这话实在是太过分了。

虽然孙家为了家里男丁的彩礼要把孙烟卖给杨老头,但是孙烟说断绝关系这话比孙家做的这事儿还过分。

“烟儿丫头,断绝关系这事儿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你都十几岁了,出了家门,你住哪里?又没有钱,你怎么养活自己。”

 

第八章摆脱了孙家

孙烟站起身,慢条斯理的拍了拍身上土,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那番话的严重性,她轻笑道:

“我如果再继续呆在孙家,他们迟早要把我卖给杨老头,与其被他们害死,不如我自己在外边自生自灭,哪怕被外头的人打死,也好比他们把我卖了强。”

柳姨叹气,孙烟还是孩子心性。不过她都这么说了,柳姨也不好再说什么。

孙烟是把话彻底说绝了,孙老头拿着棍子就想打孙烟,凭什么她说断绝就断绝,那他宝贝孙子的彩礼怎么办!

孙老头落了空,孙烟只是挪了挪身子,便躲了过去。反而向前一步,抓住孙老头的手,笑着盯着孙老头的眼睛。

外人看不出什么,可孙老头被捏的喊出声,“放手!快点给我放开!你敢这么对你爷爷!”

“呵,爷爷。我刚刚已经说过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你们孙家的人,你也不再是我的爷爷。如果你再打我,我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忍气吞声了,我会还回来,到时候你可别觉得我无情。”

孙烟的这番话,已经充分的证明孙烟和孙家断绝关系的决心。

群众们开始对孙烟指指点点的,柳姨还是觉得孙烟做的太过分,“烟儿丫头,你别嫌你柳姨唠叨,好歹你们生活了十几年,还有血缘关系,这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啊。”

“二丫头,你柳姨说的对,你这事儿做的太绝了。”此起彼伏的劝解声从人群中传来。

“如果我是孙烟,我也要和孙家人断绝关系,他们自己做事儿不厚道,不把烟儿丫头当人看,烟儿丫头凭什么还要在孙家,那还让烟儿丫头活不让了。”

“哎,这话说的容易,可是她一个小丫头,要怎么在外边生活,现在外头常年战争,咋活得下去。”

孙家院子一时之间变得热闹起来,说什么的都有,大致还是分为两大阵营,一部分是支持二丫头和孙家断绝关系的,另一部分就是说什么血浓于水,好歹是亲人之类的话。

孙老头和孙母看到形式对两个人不利,就瘫在地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嘴里骂骂咧咧的,什么难听话都说了。

还不能有人上去拉,谁上去他们就给谁拼命。有些人看不下去了,上去扶,还被孙老头打了几棍子,好心帮忙还被打,这事儿整的大家心里都不舒服。

到后面,孙爹都觉得自己的爹和媳妇儿在这儿哭丢人,上去劝,结果自己的脸上也被媳妇儿抓了几道口子。

孙烟才不管他们,他们闹就让他们闹。

她不动声色的站在角落,垂着头,不像是孙老头和孙母那样大吵大闹,悄悄的抹眼泪。大家

都知道孙烟是个听话懂事儿的好丫头,她这么做,反而更能说明孙烟听话懂事,和孙老头孙母的无理取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孙家人对孙烟怎么样,好歹也知道些。反正孙家是没有人把孙烟当成人看的,如果二丫头继续呆在孙家,迟早也会被这么一家人给害死。不免得有些理解孙烟和孙家断绝关系的决定。

这场戏一直热闹到了晚上,孙老头和孙母哭到眼泪哭不出来,声音沙哑的说不出话才算是消停。柳姨可怜孙烟小小年纪没了家,就自作主张的把孙烟带到了自己的家里。

柳姨家有两个已经结了婚的孩子,丈夫也是村子里出名的老实人,对柳姨很好。现在柳姨跟着自己的儿子柳生一家子住,柳生的媳妇儿喜欢孙烟吃苦耐劳的劲儿,以前孙烟饿肚子的时候,柳生媳妇儿都会给孙烟点吃的。

孙烟其实不想跟着柳姨,奈何柳姨的一家人太热情了,柳生媳妇更是抱着孙烟不撒手,柳生哥不停的往孙烟手里塞糖。孙烟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不过接下来更重要的还是要找到落脚的地方。

今天闹这么一出,结果很合孙烟心意。卖身契她拿着,而她也和孙家彻底断了关系,孙家也就没办法再卖她了。想到自己以后自由了,孙烟便松了口气,今天这场大戏不是白闹的,虽然演的挺累,但是现在心情很不错。

但是她身无分文,在这么个小村子里,她要这么生活。孙烟躺在床上想了又想,虽然柳姨说,她可以住在这里,但是一直住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

以前柳姨和孙母交好,今天柳姨是彻底认清孙母的嘴脸,以后估计都不会再有接触,所以柳姨也不会在意孙家人的话。

柳姨再喜欢她,她也是个外人,如果想要报答柳姨的好心,孙烟除了身上的衣服和卖身契也没什么可以给柳姨的。

如果去山上打猎呢?这个办法可以是可以,但是还有李牧在山上呢,那么好的人,抢了人家的猎物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左思右想孙烟都觉得不合适,大概是成功摆脱了孙家这个大祸患,孙烟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孙烟早上早早的就醒来了,问柳生哥要了个框

筐子,

“柳姨,我去山上摘点菜,看能不能卖点钱,好给柳姨,如果在柳家白吃白住,我也不好意思。”孙烟摸了摸脑袋,脸蛋有些红。

柳姨很高兴,孙烟这小小年纪就懂得这个很是不错,“那你小心点,山上路不好走,多看着点路。

还有早点回来,天色晚了,山上也不安全。你这个丫头胃口也小,这点柳姨是能负担得起的,烟儿丫头别想那么多。”

孙烟应了声,心里滑过一道暖流,柳姨确实是好人。

刚出门,孙烟就看到了孙金荣,原本的好心情瞬间灰飞烟灭,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竟然碰见这个个晦气的人。

孙烟不想看到孙金荣,孙金荣看到孙烟也像是吃了屎似的恶心,那眼珠子瞪得,恨不得立刻扑上来把孙烟撕了吃了。

“不知好歹的贱人,没了孙家,你屁都不是。”说着,看向孙烟身后的框,“上山了,山上野兽那么多,小心把你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孙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和这种人说话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孙金荣咯咯笑了起来,脸上的肥肉把他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细缝,看起来很是滑稽。

“贱人!”看到孙烟漠不关心的表情,孙金荣狠狠的骂了一通,望着她的背影,更是吐了口口水。

 

第九章那嫁给我呢?

“七哥,你听说了吗?朝阳村里出了个奇女子,真是稀奇。在京城我都没见过,如果这事儿放到我身上,我是不敢做出那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李牧顿了顿,小十三神采飞扬的说道:“七哥,我觉得那个叫孙烟的丫头和你同父皇吵嘴,离开皇宫的样子很像。”

比起这个,小十三李沐阳更好奇这个叫孙烟的女孩,他趴在桌上,托着腮,好奇的看着李牧,

“七哥,你在山上几年了,有没有见过孙烟,她长得好看不好看。”

李牧的脑海中浮现出孙烟直挺挺的背影,嘴角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我哪里见过。”

小十三是个孩子也觉得李牧怪怪的,说不出来的怪异。此刻,他的好奇心还都在孙烟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子身上,自己七哥的怪异,他也没想着一探究竟。

“这样的奇女子,我也想见见,什么时候我也能见上一面呢?”小十三坐在院子里望着碧空如洗的天,想象着孙烟的模样。

李牧停下手中的动作,不禁弯了弯唇,意识到后,他就恢复了平淡的表情,如果让小十三注意到,又要刨根问题的问了。

收拾好东西上山打猎,还没遇到猎物,却遇到了个意外的人。就在刚刚还在小十三嘴里念叨,这会儿就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来山上打猎?”

看到迎面走来的李牧,孙烟也十分惊讶,“我白天,夜里都遇到你,都怀疑你跟踪我了,不过,你倒不像是那种人。”

李牧挑眉,饶有兴趣的问道:“加上这次才见了三面,你怎么知道我是哪种人。”

“感觉,还有你的眼神。”孙烟凑近李牧,盯着他的眼睛,“又黑又亮,是个正直的人。”

李牧笑了起来,黑色的瞳仁更是熠熠生辉。

“你又来烤鱼?”

“不是。”孙烟朝着李牧眨了眨眼扒开一片草,“我来找野菜,结果收获颇丰。”

她扒开的那地方,有许多明显的细细高高的植物,它们的叶片卷曲在一起。

“啧啧,这蕨菜做凉菜很鲜,有口福了。”她小心翼翼的摘下来,放在框子里,又开始四处寻觅。

“这种野菜我都没吃过。”李牧说的是实话,这种植物他确实没吃过。

“下次你看到可以焯水后凉拌,也可以炒着吃或者做干蕨菜,很好吃,吃了绝对不后悔。”

在这种资源稀缺的时代,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上食物的,更别说是这种天然美味了,实在是有些可惜。

李牧点头,看着孙烟找野菜的背影,目光不由自主的柔和起来。

之前,他和孙烟能碰到,也是因为他又晚上出来打猎的习惯。今天听着小十三的话,也不知怎么想的就跑出来打猎了,没想到,竟然碰到了上山择菜的孙烟。

真的像是孙烟说的那样,是缘分吗?

两个人一起找野菜,孙烟不介意,多一个人就更快一些。而李牧也是因为家里还有个小祖宗,那家伙嘴很刁,吃的也多。

“你和孙家断绝关系,你以后准备怎么办。”想起这茬事儿,李牧便问了起来。

“还在想。”孙烟又找到几个,扔到了篮子里。和李牧说话,孙烟倒是挺放松,如果他们两个是一个时代的,说不定,能玩到一块儿。

“不过,我有想过来山上打猎。”孙烟扭头笑了起来,“如果我来山上打猎,抢你的猎物,你会不会把我赶下山。”

李牧摘野菜的动作凝滞在半空中,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孙烟。

“我就是问问,毕竟先来后到,你若不同意,我也不会来山上打猎。”这种事儿,就算他义正言辞的拒绝孙烟,孙烟也不会在意。

“你是个姑娘。”李牧轻叹,“山上野兽多,也危险,你姑娘家打猎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李牧继续说道:“虽然咱们两个也不是很熟悉,但是我很佩服你,所以,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可以多打一些猎物,送给你。”

“真的?”孙烟看到李牧认真的表情,愣了许久,第一次有人担心她的安危。

在现代,她从小没有家人,生活在孤儿院。因为性格孤僻,也没什么朋友。后来,去当兵,再后来她成为特工,始终都是她一个人。

去执行任务,她知道凶险万分,知道可能会有去无回。上司同僚没有人会叮嘱她,你这样很危险,你还是个姑娘。

孙烟的目光柔和了些,“你很有魄力,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山很大,深处又有许多庞大的野兽,你生活在这里不是上策,所以我不希望你来这里生活。”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除了这个办法,我没有别的方法了。”

“那……”李牧顿了顿,脸不禁红了些,他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你可以试试嫁人……嫁人你不就有家了吗?”

嫁人?孙烟还真的没有想过,她之前秉持的可是一辈子都不嫁人的理念。

“我上次说过,我一辈子都不嫁人。”嫁人束缚太多了,要生孩子,还要养育孩子照顾老公。

“很谢谢你为我担心,但是呢,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会自己想办法的。”孙烟并没有注意到越来越紧张的李牧。

“如果……”李牧的脸已经变得通红,“如果你嫁给我呢?”

“你?”孙烟顿了顿,猛地仰头盯着李牧,

“你说什么?”她腾地站起身,不可置信的看着李牧,怀疑自己听错了,还摸了摸耳朵。

李牧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我是说,只要你同意,我立刻就娶你为妻。”

看到孙烟迟疑的表情,李牧继续说道:

“我……从小就没了妈,自己一个人生活在山上。你……你别看我一个人,我很能打猎,卖的猎物足够维持生活,还会有些富余。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嫁给我,我可以保护你一辈子,让你一辈子都不受别人欺负。”

他因为紧张,说的越来越结巴,他努力的编造故事,生怕孙烟不相信。孙烟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锦绣农女是娇娘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锦绣农女是娇娘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锦绣农女是娇娘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7-2019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