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若不见亦不念(时小念宫欧)小说阅读by姜小牙

2019-09-11 18:38:09来源:zd作者:姜小牙

若不见亦不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姜小牙执笔的都市言情小说若不见亦不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时小念宫欧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姜小牙若不见亦不念最新章节目录,若不见亦不念的作者是姜小牙,最新章节目录解读。若不见亦不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偏执狂总裁的一场豪夺索爱,她无力反抗,步步沦陷。OK,宝宝生下来交给他,她走!。。。

若不见亦不念(时小念宫欧)小说阅读by姜小牙

若不见亦不念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临死前最后的电话

他真是个偏执狂,认为她藏起了孩子,就变着花样地折磨她要她交出,认为她是个做作的女人,所以她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有心计的……

一字一句,不断地羞辱她。

“你说什么?”

宫欧的脸顿时黑了。

“宫先生,你该吃药了。”时小念冷眼看向她,淡漠地道,“也许偏执症有的治,你不该放弃。”

下一秒,她就被宫欧狠狠地甩在地上。

“砰。”

时小念重重地摔下去,五脏六腑痛得剧烈。

宫欧一脚踩上她的腿,双眸震怒地瞪向她,脸色难看得彻底,“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找死?”

他易怒,过份自负都是偏执症的症状,但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拿这个嘲笑她。

不识相的女人……惹到他的底线了。

时小念没有出声。

宫欧在她的腿上狠狠地碾了一脚,终于忍了杀人的怒气,扬长步伐离去。

时小念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上,霞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她身上,就像照着一个毫无生气的布偶。

连表情都没有。

好久,时小念从地上坐起来,麻木地掀起裙子,只见腿上一大片的瘀红。

是宫欧刚才气急了踩的。

她是故意激怒宫欧的,她明明知道偏执症的人不能激,却还是这么做了。

可是如果她不这么做,她今天,是绝对逃不过一场侵犯的……

她看得出,她越是讨好,宫欧对她的兴趣就越大,这和她想重获自由的目的完全背道而驰。

她不要……

她不要赔了身体、尊严还没有自由,那样她宁愿死。

宽敞的大厅里,时小念沉默地坐在舒适的沙发上,脸上是麻木的苍白。

“时小姐,依我看来,你是聪明、坚忍的女孩子,怎么会……”封德在她面前踱着步,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他怎么都没想到时小念居然激怒了宫欧,还是拿他最大的禁忌去踩。

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想怎么惩罚我?”

时小念的声音麻木得很平静。

她知道,宫欧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少爷吩咐我们把你丢进森林。”封德说道,眉头紧紧皱着,“你知不知道森林周围有人看守,你跑不出去,再加上没有食物和水,不出七日……”

“我就会死。”

时小念说出自己的结局。

她猜到宫欧不会善罢甘休,没想到会这么狠,看来她真的是踩到他的死穴了。

“你现在只有一条出路,就是交出宝宝向少爷服软……说不定还有救……”

“我能在临死前打最后一个电话吗?”时小念轻声问道。

“时小姐……”

“我知道报警也没有用,我就想打最后一个电话。”

时小念说道,抬眸双眼哀求地看向封德。

大概是要打给自己的养父母吧。

封德怜悯地看着她,最后无奈地叹一声气,挥手让人将座机移到时小念面前,满足她的遗愿。

时小念坐在沙发上,低眸看向眼前的古董式电话机,想抬起双手去拿,手却像千斤重似的重得她抬不起来。

她不确定,电话那边的人愿不愿意听她的电话。

许久,在封德以为她快石化的时候,时小念终于慢慢伸出手拿起电话,食指在电话机上按下一串她能倒背如流的号码。

每个数字,都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像等了几个世纪,话筒里的铃声漫长得能杀死人……

“喂?”

一个略显阴柔的男声在话筒里响起。

他接了。

时小念坐在那里,如灵魂出窍一样,身体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颗心脏在混乱地跳动着,话筒差点从手中滑落。

“是哪位?”迟迟听不到回答,话筒那边的声音有了一丝不耐之意。

“是……我。”

时小念开了口,声音带着一丝颤意。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空气仿佛都要被凝滞。

以为对方没听出自己的声音,时小念顿了顿又道,“是我,我是时小念。”

“我知道是你。”慕千初在那端的声音瞬间冷冽下来,“我不是说过,私下不要打我电话,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时允怔怔地听着,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向他求救,“千初……”

“你这么称呼我不合适吧。”慕千初冷冰冰地开口,“毕竟我是你将来的妹夫,姐。”

一句“姐”将他们的关系拉离了几个星球。

是呵,他快成为她的妹夫了,叫姐是应该的,哪怕在年龄上她比他还小两岁。

时小念苦涩地抿唇,半晌道,“如果我说我现在被人绑架了,你会来救我吗?”

如果说,这世上还能有一个人救出她,一定是慕千初。

她这么固执地认为。

“被绑架了?谁会绑一个画画的,要什么没什么,你是画漫画画傻了么?”慕千初嗤笑一声,声音更加冰冷,“时笛怎么说都是你的妹妹,你这样编造谎言纠缠自己的妹夫像是一个称职的姐姐该做的?”

编造谎言。

为什么都认为她是在说谎,宫欧是这样,慕千初也是这样……

“我没有说谎。请你来救我……”她请求。

封德站在一旁,没有阻止时小念求救,反正也没什么用,没有人能从少爷手中救走人。

“如果你真的被绑架了……”慕千初反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顿了顿,接着一字一字道,“撕票时我会看在亲戚一场,替你收尸。”

他说,撕票时替你收尸。

时小念如被人扔进冰窖,从头冷到脚,冻得她没有知觉。

心脏痛到麻木。

宫欧那样对她,她觉得还不如一死了之,但说到底,能活下去她还是想要活下去,她想靠着慕千初活下去……

可慕千初却生生地断掉她最后的一线希望。

他不会来救她。

他让她感受到了比死亡更痛苦的绝望,她还以为,只要她开口求了,他就会来救她的……

原来,一切都是她想得太天真。

“时笛有一场Show,我现在去陪她。”

慕千初准备挂电话,没有一点和她交流下去的欲望。

“你还是记不起来我吗?”时小念在他挂断之前问道,问得有些急迫。

这是她最后一次询问了。

“时小念,你不觉得你很无聊么?你这样纠缠我有意思?”慕千初冷冷地反问,语气里的厌恶毫不隐藏。

被彻彻底底讨厌了呢……

时小念的长睫颤动着,攥着话筒的手指用力到发白,她很想就这么挂上电话,可不行,她有些舍不得。

这是她临死前最后的电话了。

她紧紧握住话筒,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慢慢说道,“慕千初,你听着,我努力过了,我的努力也只能到此为止,如果有一天你想起我来了,请……”

请到我的墓碑前看望我。

慕千初没有给她说完的机会,直接挂断了,因为电话那端传来时笛催促的声音,他总是以时笛为先。

时小念呆呆地听着话筒里的静默,心口疼痛如绞。

他连她最后的遗言都不肯听呢。

慕千初。

年幼时因失明、呆板、沉默不被家族所喜而寄养在她家,六年前动了手术视力恢复正常,却因为手术过程中的小曲折而丧失全部的记忆。

然后,他爱上了时笛,她的妹妹。

多狗血呵。

曾经那个黏着她、口口声声喊着娶她的少年随着那一场手术消失了……

不管她再说什么再做什么,慕千初都认为她是嫉妒妹妹,要抢妹妹的男人……连爸爸妈妈都觉得她过份了,不再理会她。

其实她也很累了,面对一个记忆中完全没有自己的人,她做得够多了,也失去得够多。

今天……也算是终于画上一个句号。

“时小姐,你还好吗?”封德走到她身边,担忧地看向她。

这样子的时小念似乎比面对少爷打击时更悲伤……

“我可以去森林了。”

时小念淡淡地道,慢慢放下话筒,眼中没有半点光彩,万念俱灰。

从慕千初的语气她就知道,没人发现她不见了、失踪了。

没人在意她。

不知道等她消失多久,才会有人注意到,谁会先注意到?时笛?养父母?同事?还是……慕千初?

都不重要了不是么。

“时小姐,你真的宁死也不肯向少爷低头?”封德问道。

“如果低头能换来自由,我愿意;如果只是换来做他的一件床上用品,让我行尸走肉地活着,我不愿意。”

时小念轻声说道,从沙发上站起来离开,没有一点迟疑。

见她这么坚决,封德也不再劝说,只能祈祷会有转机……

偌大的休息室。

宫欧躺在顶级配置的太空舱按摩椅上。

谢琳琳和两个美女站在旁边的吧台上调配着酒,不时走到宫欧身旁使出浑身懈数想吸引他的注意,但又怕惹怒他,都不敢张扬。

宫欧连一眼都没看她们,骨节分明的手上拿着摇控器,一张英俊的脸冷若冰霜,黑眸阴鸷地望着前面的立式大屏幕中。

屏幕中是一片万木峥嵘、绿波翻涌,是城堡外的森林。

时小念身着一件水洗蓝的曳地长裙被保镖推进去,她没一点挣扎的举动,像是认命一样一步一步走进去,有地上的落枝勾破她的长裙,她也毫无察觉。

第22章 在森林的三天

“少爷。”

封德从外面走进来,谢琳琳她们都只是不屑地扫他一眼。

封德不禁摇摇头,这就是时小念和少爷身边女人最大的不同。

少爷身边的女人没有笨的,都是想攀着高枝一步登天,个个为讨好少爷使出浑身懈数,劲用大了,对他们这些下人就不由自主地展露了真实的一面,各种嗤之以鼻各种看不起……

不像时小念,对他们一众下人都很有礼貌,十分有教养。

“嗯。”

宫欧从谢琳琳手中接过一杯调好的鸡尾酒,慵懒地应了一声。

“少爷。”封德走向前,“少爷,对时小姐的做法是不是过激了?”

“封德,看来你耗尽毕生心血所撰写的《管家道德》你自己都做不到。”宫欧不悦地睨他一眼。

居然开始质疑主人。

封德低了低头,恭敬地道,“我正是为少爷担忧,少爷想要的不是孩子吗?万一时小姐挺不过……”

那孩子的消息也就石沉大海。

“那是我对她太过宽容,等她尝到濒临死亡的滋味,就知道松口了。”宫欧胸有成竹。

“万一……”

“没有万一,滚出去,都滚出去!”

宫欧不想再听,烦燥地一把将手中的鸡尾酒甩了出去。

精致的酒杯应声而碎,折射出无数的碎光……

宫欧发怒,谢琳琳她们面面相觑,恨恨地瞪了一眼封德这个罪魁祸首,然后不情不愿地退出去,封德也退了出去。

休息室里只剩下宫欧一个人。

他直直地盯着屏幕中的林海,望着时小念的背影不断往深处走,纤瘦、苍白,像一缕幽魂似的……

从绿叶缝隙中照射而下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却让她看起来越发苍白,像是无论如何都到不了她的心底,暖不了她一丝一毫。

还真是有本事。

封德是被授过最高等级勋章的管家,时刻谨记身份,从不多言,现在居然会为了一个做作的女人不断地向他求情……

该死。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因为这个敢嘲笑他叫他吃药的女人!

就该让她受点教训。

宫欧的眼里迸射出一抹冷厉的光,手指在摇控器上快速调动,将装在森林各处的隐蔽监控调到一幕正面对着时小念的。

画面中,时小念面无表情地往前走着,一步一步,长长的发散落在肩上,她的身后枝叶婆娑、树影斑驳,绿色的叶子如湖水一般在她周围浮动,衬得她宛如精灵一般……

宫欧厌恶自己这个时候还觉得她美。

蓦地,时小念微微抬起眼往前望去,正撞上隐蔽摄像头的位置,就好像隔着屏幕在凝望他一眼……

那张苍白却美丽的脸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空洞得没有灵魂,空洞得……悲哀。

像是急需人保护。

“啪——”

手中的摇控落下。

宫欧直直地望着大屏幕,心脏猛地缩紧,像被一只手死死地攥住,攥得他喘不过气来……

在森林的第一天。

时小念踩着草地往前,望着眼着一棵棵高入云端的大树,阳光从顶端落下几束,落在她的面前。

这就是她看到的这个世界最后的影象么?

长眠森林。

对一个从来没人关心、没人相信的人来说,似乎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她走到一片稍大一点的空地,地上横着一棵大树,不知道为什么断了,只剩下年轮一圈一圈……

时小念在断树上坐下,手上拿着一叠白色的画纸。

是封德强塞给她的,他认为她既然是个漫画家,一定喜欢极了画画,临终前能够找到点寄托也是好的。

时小念将画纸放在膝盖上,握住铅笔却不知道如何下笔……

还记得她第一次画人物,模特是慕千初。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不讨人喜的小盲人,只跟在她的身后转,喜欢牵着她的手……

“小念,把我画好看一点。”

“千初怎么画都好看啊,你长得最漂亮了。”

“漂亮是形容女生的……真想看看你画的我是什么样子。”

“你总有一天能看到的。”

“等我看到了,你就和我结婚好不好?”

记忆像放了闸的水停都停不住,时小念低头看着空白的画纸,耳边不断浮现那个少年的声音,执拗地一遍一遍说着,要和她结婚。

她忘了自己当时有没有答应。

但她清楚地记得,在老家的阁楼上,少年站在窗口吹着风。

他一双漂亮的眼睛没有焦距地看着她的方向,认真地说,“父亲怕我万一曝光了丢人,将我寄养在你家,别人也都不喜欢我,嫌我是个瞎子碍事……只有你理我,小念,你要一直在我身边。”

那个时候,慕千初还说,“如果你不在,我就算看见了全世界,也不知道去哪里。”

曾经怕她不在就不知道去哪里的少年……已经将她彻底忘记了。

他知道去哪里,去任何一个地方。

唯独不会走到她这里。

一滴水渍落在洁白的画纸上,晕开一个圈。

时小念眨了眨眼睛,伸手将眼角的泪拭去,然后自嘲地苦笑一声。

都说人临死前会回忆过往的一切,看来她真的离生命终结不远了呢……

“刷刷……”

她在画纸上快速地动起笔来,画出阁楼上的少年,那一点泪光被她勾勒成少年的眼睛……

在森林的第二天。

一天没有进食、喝水的时小念早已饥饿得难受。

胃一阵一阵地疼痛。

是已经绝望、麻木,可她还是怀着求生的本能去喝一点点叶子上的露水……刚一碰,就有保镖冲进来警告她不准碰,直接打掉。

她进不了任何东西,哪怕露水,哪怕一片叶子。

他们时时刻刻监视着她,要将她活生生地饿死……

宫欧果然够狠,也好,死得快一点总归可以把痛苦缩短一点。

她靠着断树坐在地上,身上的长裙脏了,她也没去管。

她望着眼前的一棵棵参天大树,又开始回忆,回忆这几年来她为慕千初弄得众叛亲离。

在所有人的眼中,她不过是慕千初年少时的玩伴,大家都认为她不该剥夺妹妹的幸福,一再胡搅蛮缠着他……

爸爸说,“就算你和千初以前再要好,那也只是小孩子的事,他现在长大了,就算没失忆他也知道他要的是你妹妹!”

妈妈说,“小念啊,我真希望我从来没收养过你。你走吧,以后除了过年别再回来。”

别再回去了。

以后哪怕是过年,她都回不去了。

她想,她如果真的就这样消失了,所有人,都会一起轻轻松一口气吧……

森林之外的阳台上,宫欧虚倚着白色阳台而站,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中,一手按着耳朵上的耳机打电话,“收购后的新闻发布会随便安排一个董事去就行了,别再来烦我。”

数落下属一通,宫欧挂掉电话,往森林的方向扫了一眼。

低下头,他手上放着一台拥有最先科技的平板电脑,电脑上赫然是森林里的画面。

只见时小念坐在断树前,也不管草地上脏不脏。

肮脏的女人。

宫欧不屑地看着屏幕,却没有关掉,仍然直直地盯着。

从时小念进入森林后,他就一直盯着监控,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正像个偷窥狂。

那一片林中,地上四处散落着画纸。

阳光从斑驳的树叶间落下来,碎成一道道竖光,落在她有些脏的长裙上,美得格外出尘。

她一整晚都没有睡,一直在画纸上写写画画着什么。

无聊的女人。

临死前就知道做这些事。

蓦地,时小念搁下铅笔,一手按向自己的胃部,脸上露出痛苦难忍的表情……

终于知道痛苦了,看来很快就会哭着哀求。

宫欧拧眉,心口有些莫名的不爽,这才关掉平板电脑,不再去看上面的画面。

在森林的第三天。

时小念也没有求饶。

身体随着精神一点一点崩溃,胃已经饿到没有知觉,嘴唇干裂出伤口……

据说不喝水三天就会死。

她这是到大限了么?

时小念暗暗想着,她完全是背靠着断树才能勉强坐着,一缕长发垂落下来,遮挡住眼睛,她甚至提不起力气去缕一下。

好累啊……

等待死亡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她的身体一点一点瘫软下来,画纸和铅笔从身上滑落,她整个人躺到地上,头靠着断树,一头长发凌乱地散落……

时小念微微睁着眼,头顶上方的光影不断地折射出不同角度,时而透明,时而五彩斑斓,有飞鸟飞过,声音清脆……

真美呢。

美得就像小时候她站在家门口,用小小的玻璃糖纸看到的太阳光,然后,比她个子高的慕千初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那么耀眼的少年。

那么耀眼的阳光。

隐隐约约的,她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朝她慢慢走来,是一个少年,他微笑着,将手递给她,“小念,做我的导盲棍,带我去外面走走。”

他的微笑还是那么好看,对她充满了信任与依赖。

“千初……”

她翕动着干裂的唇虚弱地念出这个名字。

不要了,千初。

你已经看到整个世界,不再需要我了。

“千初……再见……”

她喃喃地说道,带着所有的无助和无望,长睫如受伤的蝶翼般轻轻颤动着,很慢很慢。

慢慢的,她的眼睛阖了上去,紧紧闭上。

眼前的那抹光彻底不再,只剩下无尽的黑暗,思绪一点一点游离。

她搁在腰间的手慢慢滑落,落在地上……

遇上宫欧后的一段时间,时小念的人生就是昏迷后苏醒,苏醒后昏迷的循环中度过。

恍恍惚惚醒来,眼睛睁开一线,富丽堂皇得浮夸的天花板高高地映入她的眼神。

晕乎乎的,让她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不舒服。

整个人像散了架一样,时小念缓缓转过眸,见到自上而下的一条输液管子,才迷迷糊糊地明白过来,她没死。

她活下来了,怎么会……

这里已经不是森林,而是大得令人觉得空虚的卧室。

“呃——”

时小念挣扎着在偌大的床上坐起来,人虚弱得极其不堪,动一下都吃力得很,她刚挪动着仰起头就见到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站在床尾。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她被他救下了

确切地说,是踩在床上。

只见宫欧负手而立,没穿鞋的一双脚踩在被子上,灰色的长裤包裹着笔直的长腿,淡色衬衫被他穿得很是不羁,松了三颗扣子,露出性感的锁骨。

他低着头,一张英俊的脸紧紧绷着,一双深邃的黑眸死死地瞪着她,全是怒色。

如果他身上有毛,此刻一定是全部炸得竖起来了。

乍看到一个大活人站在床上,时小念吓了一跳,下一秒只剩无语。

明明她恨死了宫欧,可突然看到他以这么个造型踩在床上,双眼瞪得跟着狮子似的,她居然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

也许是因为死过了一次。再见宫欧,她居然觉得他也没有这么让人恶心了,不过,她不是死了吗,怎么又会躺在这里?

见她醒来,宫欧脸上的怒意更重,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道,“时小念!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有病的……不是他么?他才有偏执症。

时小念刚苏醒,被骂得有点懵,做不出正确的反应,只能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我叫你去死你就去死!你有那么听话么?我叫你做我女人怎么不做?”宫欧怒声吼道,居高临下地瞪着她,几乎要在她身上瞪出两个洞来,“到死都不知道求饶!”

森林边缘明明已经撤了保镖,到第三天他已经不让保镖去阻止她吃东西,她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走出去……

蠢的要死。

要不是他在监视画面中发现她昏迷了,冲进去救她,她已经死了。

死到临头都不知道挣扎一下!

时小念被骂得一头雾水。

好像……要她死的人,就是他吧,现在又反过来骂她?

“白痴!无痴!连求生都不知道的蠢女人!”宫欧怒斥着她,本来性感的嗓音早已经扭曲,嘶哑。

只骂还不爽,宫欧发泄似地一脚踢起她的被子,将被子踢到一旁。

被子离开身体,时小念低下头,只见她手背上插着静脉输液针,身上则是已经被换了一条裙子,是睡裙。

“看什么看,就是我换的!”宫欧低吼道,张狂得不可一世,“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没摸过?”

时小念无语地看向他,虚弱地开口,“你别太过份……”

她倒不是在纠结换衣服的事,反正,她的清白已经被他毁得干干净净。

再说,她死过一回了,实在不想再去计较这些。

她就是受不了明明是这男人要整死她,现在却骂得好像全是她的错一样,无理取闹的程度简直刷新她的认知,差一点就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

“过份?我没在你脱水的时候跟你上床就是我有修养。”

宫欧恨恨地瞪她,脚在床上狠狠地一踩,整个人暴躁得厉害。

他踩得很用力,如果不是宫家的床质量好,她现在已经被震得滚下去了。

时小念对他龌龊的用词投降,没有精力和他斗嘴下去,于是靠着床头沉默,眼帘微垂。

随他去吧。

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反正她也就一条命……她懒得挣扎。

“装什么死!”

见她无动于衷,宫欧更加来火,抬起脚就踹向她的腿。

时小念疼得直皱眉,无奈地看向高大的男人,“你究竟……想干什么?”

她太虚弱,连说话都只能一顿一顿才能表达完自己的意思。

“想弄死你。”宫欧直言。

“把你晒干了夹在书里做书签!”

时小念听不下去,“那你让我……死了……不就好了?”

还救她做什么?

“那是我要弄清楚一件事!”宫欧道。

时小念虚弱地靠在床头,疑惑地看向他。

宫欧踩着床走到她面前,厉色瞪着她,厉声低吼,“别人写遗书你画遗画,什么叫没人相信你?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清楚!”

说着,宫欧将放在身后的一叠画纸猛地抛空一扔。

画纸如雪花般一片片洒落满床。

时小念呆了呆,这是她在森林里时画的画,画上全部是她和慕千初小时候的场景,她一边画一边回忆……

这些画纸上她同时反反复复地写着一句话:没人相信我。

宫欧不信她。

慕千初也不信她,尽管她苦苦找所有的证据向他证明,她曾是他最亲近的人……他也不信。

她诚实,可他们都认为她是个谎言制造器。

时小念的嘴唇颤了颤,伸手想捡起画纸。

宫欧抬起脚一扬,画纸就飞远了,他瞪着她,嗓音充满怒意,“说清楚!什么叫没人相信你?我冤死你了?”

“不冤么?”

时小念淡淡地反问,她觉得这问题实在问得可笑。

“冤在哪里?”宫欧怒视着她,“你设计爬上我的床,偷偷生下孩子还不交出来,心里不知道藏了什么心计,你这种女人有什么冤的?”

“我没说谎。”

时小念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没有一丝波澜,她知道宫欧压根不会信。

他只会坚持他认为的。

“你没说谎的话就应该收集证据全部砸回那个人头上,让不相信你的人向你认错,而不是一死了之!”宫欧低吼。

没有意料中的一顿劈头痛骂,时小念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宫欧说了什么。

他说,应该让不相信你的人向你认错,而不是一死了之。

这个最不相信她的人居然这么说话,好像……在劝她别寻死一样。

不可能。

时小念很快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就是他让她去死的,她定定地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有些迷茫。

她似乎……一点都看不懂宫欧。

“看我干什么?我是不可能弄错的!我只是在教育你!”宫欧瞪她,不可一世地道。

如此自负。

时小念看着他,静默了一会儿不抱希望地问道,“那……我可以去找证据么?”

“可以!”

时小念以为自己失聪了,又是一愣。

他居然说可以?

怎么她在森林里死过一回后,他变得这么好说话?

“时小念,你听着,我从不冤死人。”宫欧说道,眉眼中有着趾高气昂,“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你没办法证明自己的诚实,就给我乖乖地滚回这里来,带上我的孩子!”

一个星期的时间?

时小念想说太短了,可转念一眼,宫欧这个人喜怒无常,难得他肯松口,她不能讨价还价。

她本就不是一念求死,能有活下去的机会她当然要活下去。

“好,我答应。”

时小念点头答应,心早已经飞出城堡外,几乎是想立刻下床,但她虚弱得连说话都累。

“那你现在可以给我解释另外一件事了。”宫欧道。

宫欧发了一回善心,时小念也小心地配合,“什么事?”

宫欧猛地在她身边坐下来,一双长腿直接搭到她的小腹上,结实的小肚子还恶意地在她小腹上蹭了两下。

时小念没力气和他争执。

宫欧捡起一张落在旁边的画纸朝她竖起来,指着里边画的少年问道,“这人是谁?你男人?”

慕千初。

是慕千初。

看着画上的少年站在阁楼里,时小念的神情一下子凝固住,回忆不可避免地撞进她的脑袋……

“啪——”

宫欧一掌挥在她脑袋上,脸色铁青,嗓音沉了几分,“真是你男人?我的人没怎么没查出来。”

怎么可能……

那只是她的妹夫,妹夫,说出来都狗血而可笑。

“没有。”时小念虚弱地说道,“只是我创作的漫画而已。”

“临死还创作漫画,你真有闲心。”宫欧嘲弄地睨她一眼,随即又道,“没有男人就行,时小念,我警告你,你是我孩子的妈妈,不准有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

霸道自私地令人发指。

时小念很想问,就算她真是他孩子的妈妈,像他这种地位的男人又不可能娶她,凭什么不准她有别的男女关系?

想想还是作罢,她一说,他肯定又要狂躁地骂她一通。

算了,不和偏执型人格障碍计较。

“嘶——”

宫欧坐在她身旁,忽然将手中的画纸一撕,一脸看垃圾的表情。

时小念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画纸被撕成两半。

房间里很明亮,纸上的碎尘在空气中飞舞,画上的少年就这样消失在宫欧的手里……

连同她的回忆,一起被宫欧撕碎。

像冥冥中注定了什么一样……她和慕千初的一切注定是要被撕碎的。

若不见亦不念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若不见亦不念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若不见亦不念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7-2019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