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似云小说全文王爷的倾世绝恋免费试读

2019-09-11 18:34:23来源:wyy作者:似云

王爷的倾世绝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似云原创小说王爷的倾世绝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王爷的倾世绝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王爷的倾世绝恋免费阅读:空间在手,天下我有!惊喜之余,忽然有声音将她叫醒,入眼的是个不折不扣的病美人……她惊愕:你是谁?你的夫君!肌肤接触,...

似云小说全文王爷的倾世绝恋免费试读

王爷的倾世绝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改善生活

“干嘛这么紧张?”萧晴撇撇嘴,坐在床边,“楚晟睿,你体内的毒其实是可以解的,只不过时间有些漫长。”

楚晟睿眼皮跳了跳,他一早就知道自己体内确实是有慢性毒的,

只是情势所逼,他只能佯作不知。多年来,萧晴是第一个发现这秘密的人……

楚晟睿站在床边,眼底的神色被月光掩盖了几分,心中觉得醒来的萧晴多少有点可疑,和以前那个时而痴傻时而清醒的村姑截然不同。

一开始,他总觉得萧晴身份可疑。可这些日子,她的行为又全是为这个家考虑,对他也没有加害之意,楚晟睿也不确定了。

他走过来,低下头,问:“萧晴,你为什么不好奇……我身上居然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毒?这毒是怎么来的?”

他是在试探,也是想让自己安心。

“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苦衷,不过……”萧晴眨了眨眼,看着楚晟睿:“如若你想告诉我,我自然会听,如若不想,自然有你的原因。”

谁还没有自己的小秘密呢?

楚晟睿悬起的心落了下来,忽然深沉一笑:“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和以前根本不是一个人。”

萧晴面色微僵,很快调整好心态,没所谓道:“鬼门关走了一遭,你就当以前的萧晴死了吧。现在的我,不好吗?”

楚晟睿颔首,低声道,“不,很好。”

没过几日,萧晴再次去空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前几天还连个菜芽都没有,一转眼,空间里的菜竟然长得出乎意料得快,已经可以丰收了。

萧晴兴奋地眼睛发亮,本来想采摘一些新鲜的蔬菜中午加餐,转念一想,平白拿出这么多新鲜蔬菜,没有办法和人解释。

想到这里,萧晴扭脸看了眼旁边的药田,长得虽然不如蔬菜快速,可到底比外头快得多了。

萧晴眸光一闪,有了主意。

她动手采集了些草药,数量不多,可价钱却不低,之前她在家里还存放了些草药,混合在一起拿出去卖,家里人也不会怀疑草药来由。

萧晴出了空间,将家里的草药和空间里采的草药放在一起,跟楚晟睿打了一声招呼,便去镇上卖了所有的草药。

接待她的还是那位药童,这次兴许是被老大夫说得多了,老老实实地拿了她的药草去称重,之后带着她去结算,从始至终都不多话,客客气气的。

萧晴弯腰,冲他笑了一下,“孺子可教。”

小药童反应过来,脸色变了变,轻轻哼一声:“师傅已经教训过我好几天了,你别幸灾乐祸。”

虽然气恼,反倒是有些可爱,萧晴不由地笑容更深,逗了他几句才离开。

萧晴拿着银子,转而买了些像样的蔬菜还有一斤鸡蛋,回去给人看了做做样子,实际上,她一扭脸就从空间里采摘了新鲜的蔬菜下厨,没让人看出破绽。

这次上桌的菜又多了花样,有醋溜小白菜,蒜蓉油麦菜,小葱拌豆腐,凉拌木耳,菜心蛋花汤。

萧晴的手艺自不必说,做出来的食物让心情抑郁多日的楚母也赞不绝口,没再给她臭脸了。

因为体弱而食欲不振的楚晟睿也是胃口大好,多吃了一碗白饭,看得楚母心情更好了,总算是说服自己找到了萧晴留在楚晟睿身边的一点好处。

“哟,吃着呢!”

一家人气氛正好,楚老太太尖酸刻薄的声音插入进来,门被推开,老太太拄着拐杖走进来,扫了一眼桌上的四菜一汤,一张老脸顿时绿了。

虽然分家,但距离其实很近,三房的茅草屋是在老宅后院的一个角落,三房传来的饭菜香味让她本就十分不悦。

原以为分家后三房会过的寒酸,没想到还有吃有喝的,比她们过得还要好。

老太太心里不痛快,于是专门上门找麻烦,如今看到这般丰盛的饭菜,脸色顿时不好看,心底起了贪便宜蹭吃的心思,一屁股挤开楚母坐在上首,哼了一声,“小日子过得不错,我尝尝……”

她刚刚伸了筷子过去夹豆腐,盘子竟然不翼而飞。

一抬头,萧晴直接将一盘豆腐都放在了楚晟睿面前,“相公,你身子弱,如今在咱们自己家,不需要看旁人脸色,自然要多吃一点。”

她不动声色地怼回去,只字没有提起老太太,却字字都指向她。殊不知,这突如其来的“相公”两个字让楚晟睿陷入了震惊之中,半晌没有回过神,眼神定定地落在萧晴身上,瞳孔微微收缩。

萧晴没有注意他的意义,义正言辞地看着老太太,寸步不让。

楚老太太敲了敲拐棍,怒不可遏:“萧晴,我是楚晟睿的奶奶,养他们母子这么多年,我肯吃你点儿饭菜是给你脸,你敢这么对我?”

老太太搬出长辈身份,楚晟睿头也不抬,早已习惯她的无理取闹,楚母倒是劝了一句,“小晴,奶奶要尝尝,你就让她尝尝吧。反正这么多,我们三个也吃不完。”

楚母忍受惯了,可萧晴不会逆来顺受,“奶奶,您是不是忘了我嫁过来的头一天,你就断了我们三房的粮食,我辛苦去采了野草回来,您还口口声声要我们上交口粮,存心要饿死我们一家三口。如今我们三房已经和你们分家了。当初协议上不是写得清清楚楚的吗?从此以后,咱们荣辱互不相干。您好歹是楚家一家之主,怎么能纡尊降贵地来咱们这茅草屋来蹭吃蹭喝?”

楚老太太爱面子,萧晴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她便是再想留下来,也抹不开脸,狠狠一拍桌子,“有你们求我的一天,哼!”

之后,扭头走了。

楚母看着老太太气势汹汹的背影,目光落在萧晴桀骜不驯的小脸上,微微叹了一口气,既然儿子纵容着,她也不好再说话。

毕竟,萧晴也是为了他们母子出气,做了她一直想做而不得已不能做的事情。

饭后,楚母收拾了碗筷,萧晴则拉着楚晟睿离开,去到后山南坡的一僻静之处,远远听到席细微的水声。

楚晟睿挑眉:“温泉?”

拨开丛林,眼前是一片不大不小的温泉区,俯视着更像是放大的碗,泉水氤氲,有一股药香。

 

第八章无法招架

萧晴试了试水温,“这个温泉我试过了,对抑制你体内的毒十分有效,你那个毒我研究了一些日子,很快就能找到根治你体内毒素的解药,先泡泡温泉,缓解药性发作,不能让你的身子一直虚弱下去。”

她是出自于医者的本能去做这些事情,可看在楚晟睿眼里,却动容非常,认为萧晴对他的身体康健上了心,才会日日记挂着。

“愣着干什么?”萧晴站起身,笑着调侃:“脱衣服下去泡啊,放心,我不会偷看的。附近有不少药草,我采一些回去,咱们将院子里种上药材,以后也不用大老远地专门上山来采了。”

楚晟睿不放心:“别走远了,山林里不安全。”

“放心吧,我就在附近。”萧晴摆摆手,钻入丛林去采药,到了自己的专业领域,这次草药瞬间激发出她干活的动力,不知觉就过了一个时辰。

楚晟睿已经收拾好找了过来,“天色不早了,采完了吗?”

萧晴站起身,揉揉酸痛的腰身,将连着土的药草放进背篓里,点头:“好了,回去吧。”

她刚要走,楚晟睿忽然拉住她的胳膊,抬手轻轻为她擦掉额头上的细汗,“你还真是药痴,碰到草药就什么都顾不得了。”

他指尖微凉,让萧晴瞬间酥麻了半边身子,耳垂不自觉红了大半,“谢谢……我们……赶紧下山吧。”

说罢,她拔腿就走,心跳异常快。

楚晟睿指尖轻轻摩挲一下,微微勾唇,抬脚跟了上去。

回到家以后,萧晴连饭都顾不上吃,扛起锄头就去院前翻地,茅草屋附近的土相对比较松,翻起来不算费劲。

可萧晴以前没干过这种活没一会儿就累的腰疼,一只大手横空伸过来,拿走了锄头,代替她翻地。

萧晴有些不好意思,“你的身体,还好吗?”

虽然见识过楚晟睿的大力气,可是单看他这个人,实在是单薄病弱地让人心疼,所以她实在不忍心把这种粗活交给一个病美人来干。

楚晟睿回头,莫名看了她一眼,抬手朝着她的小脸伸过来。

萧晴下意识朝后仰头,脸色不自觉发红,“做什么?”

楚晟睿手长,指尖轻而易举在她面上擦了擦,然后将手递给她看,指尖有一抹土色,“翻个土,怎么翻到自己脸上了?”

萧晴脸色腾地一下子,彻底红了,四肢都无处安放,“我……我去洗脸,你翻地吧。”

这人瞧着云淡风轻的,可实际上却腹黑地很,让人无法招架。

她最近越来越爱脸红了。

萧晴看着水盆里倒映的小脸,巴掌大小,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尤其有神,鼻子娇俏,眉眼秀气,长得算是个清秀佳人。因为这些日子伙食好了,又勤于动手干活,体质加强了一些,所以气色看起来也比刚刚穿越的时候好了许多。

不自觉地看着窗外正在挥舞着锄头翻地的修长身影,萧晴微微出神,猝不及防撞到他回头看过来的眼神,她触电一般收回目光,脸颊上的热意久久未退,她捏了捏脸上的嫩肉,用冷水洗了脸,好不容易等到热意退下去,这才收拾了一下,拎着药材苗走了出去。

楚晟睿看了她一眼,故意说了句:“干净多了。”

萧晴哼唧一声:“……干活就要有干活的样子,挖地还要干干净净的做什么?”

楚晟睿挖了两拳打小的土坑,微微一笑,“娘子说的对。”

这是第一次,他开口这般唤她的名字,萧晴低着头,垂眸的一瞬间,眼底流光溢彩,好看得过分。

这两个字,真是让人中了邪。

药苗不算多,两个人一个挖坑,一个栽苗,之后楚晟睿在填土,合作得十分默契,几乎不用萧晴开口指挥,他总是先一步做好。

效率很高,等到楚母出来喊两人吃饭的时候,院子门前已经多了一片药香四溢的药田,绿油油一片,为这枯燥的茅草屋添加了几分色彩,让人心情莫名也变好了几分。

“好了,吃饭了。”见到儿子不同往常的一面,楚母眼底也含了笑意,“快去洗手,菜都上桌了。”

萧晴和楚晟睿没有看彼此一眼,却是异口同声地说道:“谢谢娘,辛苦了。”

说罢,三人同时错愕,萧晴莫名不敢看楚晟睿的眼睛,紧接着楚母一笑,“你们两个,还真是默契。”

次日,清晨。

昨天萧晴三人忙活到了晚上,才将所有的药草种到了院子里,嗅着阵阵药香入睡,总算是缓解了些腰酸背痛,早上便起晚了一些。

谁曾想,一开门却看到楚母和楚晟睿站在药田前,楚母脸色有些难看,楚晟睿眉眼淡漠,似乎不甚在意一般。

“怎么了?”萧晴走过去,只见昨晚还整整齐齐药苗现在歪七扭八地趴在地面上,根茎叶被人踩烂了。

萧晴脸色沉了下来,“这是谁干的?”

楚母不想把事情闹大,否则按照萧晴的脾气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兴许是哪家的畜牲没看好,回头娘陪你上山再采一回就是。”

楚晟睿见萧晴气得脸色发白,便知道聪慧的小娘子怕是已经猜到罪魁祸首了。他抬脚走过去,原本无动于衷的眉眼间终于有了波澜,“想教训他?”

萧晴目光落在药田间,来回扫了片刻,最后定格在田间的小脚印上,目光冷了,“我就知道是楚源干的!”

楚晟睿忽略了楚母递给他的眼色,点头,“嗯。”

只要能让萧晴不生气,他似乎不介意事情闹大。反正天捅破了,还有他顶着,以前一味隐忍也并非是怕了那一家子,只是觉得不在意罢了。

可如今,他看到小姑娘满面怒容,竟然不自觉地在意起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来!

“这个无法无天的小鬼!”药材被这熊孩子全部破坏掉,萧晴气得咬牙,拔脚就要去教训楚源,“我饶不了他。”

 

第九章泼辣的大伯母

楚母一惊,连忙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小晴,你别去闹事,你奶奶和你大伯母的性格你还不知道?楚源是他们的命根子,你动那家伙一下,她们还能善罢甘休?”

萧晴脸色更沉,“那就这么算了?孩子这么匪,都是大人教的,我去找他们算帐!否则有一有二就有三,咱们家以后就别想安生。”

楚母拉着她的胳膊,忙看向无动于衷的楚晟睿,“阿睿,你快劝劝小晴,一家子和乐最重要,整日里吵吵闹闹的,何时才能安生?”

他们如今分了家,更是要低调做人,否则很容易引起人注意,萧晴这样的暴脾气实在是很危险,根本不适合留在楚晟睿身边。

否则,迟早会给他招惹麻烦。

楚晟睿没动,“这药田是我们的心血,楚源做错了事情,教训一下也是应该。”

刚说完,身后忽然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动手的人力气不够,所以石头没等砸到楚晟睿身上,半途就掉落下来,直接落在他脚边。

萧晴和楚母同时回头,只见楚源穿着精致的小褂子,胖乎乎的小手里捏着一个弹弓,另一手腕上还挂着一袋子小石头,此时一击未中,他正打算打第二发石头,目光瞄准了楚晟睿的额头。

楚母脸色不太好看,“源源乖,不要跟哥哥闹,把弹弓放下。”

她试图走过去,楚源转眼将弹弓对准了楚母,“他才不是我哥哥,奶奶说了,他是野种,你是狐狸精坏女人。我打死你们!”

说着,他弹弓一松,石头朝着楚母身上袭来。

萧晴眼疾手快地拉着楚母躲过,楚晟睿眼底微暖,转身看着气势汹汹地楚源,眼底闪过一抹寒意,面上依旧淡然处之。

萧晴却没那么好打发,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前,一把夺过楚源的弹弓丢在地上,顺手扯掉了他装石子的袋子,一松手,石头落了一地。

楚源没了攻击的武器,在萧晴手中拼命挣扎,“丑八怪,死傻子,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告诉奶奶,你们欺负我!”

萧晴弯腰把人扣在自己腿上,抬手朝着他屁股狠狠打了一巴掌,“熊孩子不受管教是吧?分了家我们跟你们楚家就没有任何关系,你奶奶也管不到我身上,倒是你,毁了我的药园,还想伤人,我不好好教你做人的道理,你以后还不要去杀人放火了?”

啪啪几下,萧晴没有手下留情,几下子打红了他的屁股,疼得楚源哇哇大叫。

楚母看得心惊肉跳,扭头见自家儿子一副完全放任她胡闹的宠溺模样,一时竟然愣住了!

楚晟睿没有注意到楚母的异样,眼角余光看见大伯母从堂屋奔出来,朝着萧晴冲了过去,他面色微沉,抬脚走过去,站在萧晴身后,一语不发,可守护的姿态却分明。

楚源又气又疼,怒声哇哇大叫:“娘,这个傻子打我,我屁股好疼啊!”

“源源,我的孩子,娘看看。”刘氏平日里把这个儿子疼得跟眼珠子似的,闻言顿时抱起来一顿哄,她越哄,楚源哭的越起劲。

刘氏只当萧晴下手太重,打得孩子疼了,顿时抱着楚源,冲萧晴大骂:“你这个狠毒的女人,黑心鬼,狼心狗肺的东西。源源还是个孩子,你竟然对他下次毒手,以大欺小,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楚母连忙走过来,劝慰道:“大嫂,都是孩子们不懂事闹着玩的,你别跟小晴计较,她本身也是孩子心性。”

“什么孩子心性?这傻子脾气多大你没看见吗?还有你们母子,竟然眼睁睁看着她虐待我儿子,你们还是不是人?”刘氏泼辣不已,冲着楚母一阵教训唾骂,直教楚母低了头不敢说话为止。

楚晟睿蹙眉,“大伯母,楚源有错在先……”

“他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天大的错,让这毒妇下此狠手?”刘氏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嚣张模样,“你打了源源多少下,我要一下下还回来。”

萧晴冷笑将楚晟睿和楚母都护在身后,冷声道:“可以啊,我打了他的我还,那他毁坏了我一院子的药材,大伯母,你也要全部赔偿我的药材损失。”

大伯母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狼藉的药园子,说:“什么破药材?不就是一些野草而已,你当我不识货吗?你个该死的傻子,难道还想敲诈我不成?”

楚源顿时收了眼泪,跟着嚷嚷,“就是,几根破烂草,你还敢动手打我,你才找打!”

萧晴眼角狠狠一抽,她心中自然不愿让老宅那边知道药材的珍贵,若是让她们知道了这药材的赚钱价值,以后怕是会多生事端。

想到这里,她只好忍气吞声,选择了暂时隐忍,但也不会白白吃亏,“就算是值不了多少钱,可毕竟是草药,总归是有用的,昨日我和相公上山采了大半日,回头又忙活到晚上才把药园子整顿好,就因为楚源调皮捣蛋,毁了这刚刚建成的药园子,大伯母觉得他不该教训?”

“他还是孩子……”刘氏狡辩。

萧晴毫不客气地反驳:“村里比他小的孩子比比皆是,之前陈家小子才六岁,不小心踩了大伯母家的麦苗,大伯母就泼辣上门跟陈家讨要赔偿,生生讹诈了一斤大米才肯善罢甘休,易地而处,楚源比陈家小子还大了好几岁,早就到了该懂事明理的年纪,大伯母难道不该赔偿我们的损失吗?”

刘氏找不到辩驳的理由,顿时恼羞成怒,“这地和房都是楚家的,我儿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还想要赔偿?你休想!”

萧晴勾唇一笑,说了一堆,就怕她不急眼。

“大伯母记性怕是不太好,这两间茅草屋虽然寒酸,可却是分家契约上说的清清楚楚的,归我们三房所有,既然分了家,此楚非彼楚,自然不算是一家人,亲兄弟还要明算帐,更何况是我们?”

刘氏气得哆嗦,险些抱不住自己的儿子,“你个小贱人!”

“大伯母,讲道理就好好讲,动不动骂人泼皮无赖似的,只会给楚家丢人现眼,奶奶最爱面子,以后你在外头说话还是要注意一点。”不等刘氏发作,萧晴笑眯眯地看着楚源,“如果大伯母还是要给楚源讨回公道,认为我教训地不对,咱们便去里长那里理论一番,到时候该赔偿的赔偿,该挨打的挨打,我绝对没有怨言。”

刘氏愣了一下,“这么点小事,你要闹到里长那里去?你脑子没事吧?”

 

王爷的倾世绝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王爷的倾世绝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王爷的倾世绝恋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7-2019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