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子明小说全文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免费试读

2019-09-05 16:16:54来源:wyy作者:子明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子明原创小说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免费阅读:洪荒蛮地,群雄逐鹿。还有神秘的落神族人,玄武之术,出神入化,登峰造极!前世,与父亲一起研究内修法的容心月,在一次攀岩失足,穿越成了紫鑫国右丞相的废物庶女,穿越过去的当晚被一个男人骑在身上啪啪啪&hel...

子明小说全文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免费试读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血染暴雨夜

容王氏房中,容心彤正梨花带雨,哭得好不伤心。容王氏尽力安慰劝解女儿。

“娘,不是容心月这个死丫头。太子能对我这么冷淡吗,明明是庶出,是下人,怎么突然之间,被赐婚与太子。”容心彤哭得粉妆尽花。

容王氏眼眸深邃,沉沉地道:“昨日,天辰王跟你爹支应了,确有此意。也让你爹准备准备,可能过几天,诣意就会下达。你爹说,王后魏春艳也极力赞同此事。”

容心彤倏地抬头。震惊万分,难掩内心痛苦:“怎么会这样?”疯狂地嚎哭,充斥着整个房间。

容王氏过来抱住容心彤:“女儿,别哭,别哭……”

容心彤不依不挠。基至开始踢脚蹬腿。

容王氏失去了耐心。眉毛一立,双目圆瞪。厉声高喊:“别哭了!”

容心彤吓得止了哭声。吃惊地望着娘亲。容王氏喘口气,缓缓心绪,怒道:“不是还没有赐婚呢吗,你哭什么哭?”

“娘,怎么办呢,还有什么办法吗?”容心彤抹抹眼角的泪水。香粉早已成了烂泥巴,矫柔造作道。

容王氏正了正身子,黑漆漆地眸子似淬了毒。张凤儿——张姨娘的闺名。当年,她下贱地爬上老爷的床。一翻云雨。由着容王氏的性子,非打死她不可,她装得楚楚可怜,一直做粗使下人。与世无争。虽然生下容心月,带着女儿,在容府做粗活脏活,低眉顺眼的。所以容王氏就放松了对她的警惕。如今张凤儿,变化很大!又突然冒出赐婚来。这些日子,张凤儿上窜下跳。容王氏都看在眼里。

容王氏心想:张凤儿想让容心月做太子妃,休想!挡了容心彤的路,就是挡我王秀珍的路……

容王氏的眼神变得恶毒可怖。

容王氏倏得回神,先安抚女儿:“你先回去,娘自有安排。”容心彤悻悻地离开。

容王氏眉头紧锁,正在谋划毒计。窗外闪过一个年轻男人的魅影。容王氏桃花眼眨眨,唇角勾起轻笑。

……

翌日,容心月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谋划着如何逃跑。

春花是不知道,容心月在做什么。只知道,她吃了一盘水果,两盘点心。

午后,容王氏的到来。打断了容心月的冥思苦想。

容王氏热情似火地说要给容心月做几身衣裳,带她去京城最好的裁剪坊。

容心月心知肚明:这老莲花婊是要出幺蛾子呀!本小姐正发愁没机会出逃,老天爷就送机会来了。真是好人自有好报呀!

容心月像一只乖乖白兔子,任由容王氏安排。

容王氏心花怒放,心想:容心月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容王氏与容心月坐上马车,去裁剪坊。

天色开始阴了,零星地飘着雨点。中途,容王氏说买点东西,让容心月在马车上等。

容心月冷冷地瞧着,匆匆下车的容王氏,嘴角扬起轻笑。

等容王氏的马车,突然狂奔起来。容心月装作惊慌失措:“这是怎么回事?车夫……车夫……停车……停车!”

马车一路狂奔出京城。容心月满面含着得意地笑,早已料到:容王氏有上次的经验教训,定不会在京城里对她下手,一定带出城毁尸灭迹。

马车刚出城,容心月麻利地拿好细软,披着马车上原有的薄毯,纵身跳下,顺势骨碌进草丛里。

容心月起身,跌跌撞撞地狂奔着。

容心月知道穿过城外的紫阳林,就离开了京城,之后再作计较。先离开此地,离开龙行。

龙行,一个让她咬牙切齿地人。奇怪地是,提到他,内心深处莫名涌起悸动。

冰冷地雨越下越大,天阴得厉害。黑蒙蒙地一片,如魑魅魍魉的黑眸,深邃恐怖。

容心月不管不顾,深一脚浅一脚。任雨点拍打她的脸庞。任杂草划破细滑的白腿。

容心月目露一抹无比坚定的精芒。她相信终将有她的活路,没命狂奔,急促喘气。雨水汗水混成细流,在容心月的水晶般的脸上肆意横流。

她稍停喘口气,甩甩秀发,美发尖,雨滴无声地滑落。洁白的衣裳湿透但不透明,玲珑曲线,若隐若现。

眼前是一片黑黝黝地山林,是紫阳林。

容心月玉容上露出灿烂的微笑,迈开长腿,继续狂奔。

紫阳林在雨色的遮掩下,阴暗诡异。像藏着不见光的鬼魅。

瞬间,刺骨地寒冷袭来,已是初夏,怎么会这么寒冷?容心月没多想。加快了步伐。

猛地,她撞到什么,鲜血像一抹闪电划破美颊。定睛看,是一堵透明的冰墙,她困在里面了。这冰寒心彻骨,冷冽非常。

容心月惊慌失措,豆大的雨点,打在她娇巧的脸颊上,有些疼痛。“咔啦啦”苍穹中血色闪电划破长空。

闪电中,容心月显然格外秀丽动人。眉宇间还多了坚定果敢。魅人气势隐藏不住。

容心月内心焦急万分:出了什么事,这怎么办?

“哈哈哈……”笑声刺耳,倏地纵跃来一人,瘦瘦高高。带着银色面具,闪电中的银面具,尽显诡异可怖。来人透着刺骨冰冷。

“小丫头,心机蛮重,提前跳车,害得本座追了这么久。”来人用如干柴般地枯手,拨弄着湿透的黑发。

贴近冰墙,鬼魅般地双眸,贪婪地打量着容心月,“哟,小丫头,长得真好看,少有的货色!珍珍这个骚货,怎么没跟本座讲,你长得如此美丽呀。”

容心月冷冷地瞪着此人。心里盘算着怎么逃出去。

来人妖娆地伸着舌头,舔着寒冷地冰墙:“做怨死鬼不如做风流鬼,本座让你好好快活快活,咯咯咯……”

冰墙有近一尺厚。容心月美目怒生,心中暗道:此人来者不善。本小姐可不想死在荒山野岭。再说,此生最恨淫贼……两生最恨淫贼……

容心月内心滔天的怒火油然而生,不由得全身黄光隐现。

容心月莫名感觉身体里涌出强大的能量。很自然地念起心咒:“太极混元……道。”

黄光更甚,念到“道”字,“轰”地震碎了冰墙。冰渣洒落一地。晶莹剔透。苍穹中闪电光映着的碎冰,亮如繁星点点。

显然,银面人万没料到,十分震惊。下意识得后退。

银面人嘀咕:“这黄光是……”

银面人倏地回神,眼光加深,一抹深沉地阴桀:“小丫头,有点本事,破了本座的化气筑冰术。本座要定你了,看这个。”

银面人从披风中抛出魔杵,魔杵上端有一块水晶般通透的宝石。口中默念什么,宝石乍闪幽幽蓝光。

容心月毅立风雨中,血水满颊,玉体突显,妩媚纤弱,秀发摇曳,异常凄美。

容心月冷眉横目,斜瞟着银面人。突然一阵刺痛,容心月身上出现了很多细细的刀口,鲜血汩汩而出。

容心月莫名其妙。猛得发现,天空中下得不是雨,是冰凌。

雨滴结冰,棱角似刀,冰凌越下越密,每寸肌肤,鲜血覆盖。很快容心月就血肉模糊了。

银面人站在雨中,凤眼上扬,呵呵笑着。

容心月全身疼痛,宁神聚气,口念心咒:“太极混元——灵!”

身上黄光一闪,却没能冲破冰凌阵,冰凌越下越密,棱角寒光闪烁,刀刀见血。

银面人嘴角歪歪,缓步逼近容心月。心想:不过如此。你是本座的了。脑中畅想着,怀抱美人,床第之欢……

容心月痛得蹲了下来,全身是血,血水流一地。

她没哭,她不想让坏人看到她的脆弱,心中暗道:本小姐的眼泪不轻惮!

眼神迷离,影像模糊,隐约看到银面人走近。全身止不住地颤慄。

……

突然,飞来件黑色披风,罡风烈烈,旋转地展开,挡在容心月头顶,冰棱被击碎散在外面。

银面人猛得抬头,细看黑色披风:这披风暗纹,这披风……

银面人倏得,面露恐怖之色,急忙收了魔杵。转身几个纵跃而去,与漆黑浑成一体。

远处急驶来一辆马车。容心月太熟悉这辆马车了,心里骂道:。怎么又是他!是该死龙行的马车。

龙行走出马车,威风凛凛地挺立在风雨中。

容心月也不知为何,瞬间泪水决堤,如瀑冲下,伤心不已。

容心月缓缓起身,盯着马车,心里五味杂陈。无限的委屈、疼痛,怨恨喷薄而去。

泪水模糊视线,容心月愤怒地扭头,夺路狂奔,她也不知道哪里是路,只顾胡乱得踩踏。

没跑出几步,只感觉天旋地转。全身无力,身子缓缓地滑落。

黑色精灵般的人,以极快的身手,纵跃而至。大力抱住正在滑落地容心月。

容心月全身松软,双手下垂,呼吸微弱,意识模糊。容心月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龙行那峻美的面庞和焦急万分的表情。

容心月惨然一笑,鲜血染红了银牙。缓缓阖上美丽的双目。

“容心月,心月,心月……”龙行嘶喊着。仿佛世界都不存在了。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八章冰峻太子

龙行抱着受伤昏迷地容心月,回到七王府,轻轻地放在他的床上。

看着昏迷不醒的容心月,龙行心如刀割,痛到窒息。二十三年来,他从未尝过这样的滋味。

“取凝血金疮药来。”龙行目光幽深,带着焦急彷徨,双眸一刻不离容心月。

一鸣十分惊讶,心想:凝血金疮药是王爷亲手配的,全是名贵药材制成。很多药,都是费了几年光景才找到的。王爷自己都很少用,怎么给容小姐?王爷对她如此上心,绝不可能只是因为解毒,不会是……

凝血金疮药很快取来,龙行道:“你们出去。”

所有人都疑惑:王爷是想自己为容小姐清洗伤口?涂药?所有人都微怔,迟疑了一下。

“出——去!”龙行暴怒,颈脖青筋突起。

所有人都感觉两条腿不够用,麻利地退了出去。

龙行轻轻地一点一点,拔开容心月的衣裳。细伤口还汩汩地流着鲜血。

龙行用白布蘸着温水,把血擦干,再用凝血金疮药轻轻地涂抹在伤口处。

药涂在容心月的伤口处,昏迷地容心月微蹙眉,显然有些疼。

伤口在容心月的身上,疼在龙行的心里。他不知道自已怎么了,只知道无法控制。

从遇到容心月的那天,不知不觉地龙行的心被这个女人牵着走。像个未经事的男孩。

想到这里,龙行露出少见的羞涩缅腆。

龙行温柔地拔开,容心月心口的衣裳。龙行脸红到脖子根。身上涌出一阵躁热,躁热像荒草疯长,蔓延全身。

龙行放下凝血金疮药,倏得离开,半晌回来了。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他去荷花池,泡了个凉水澡。身上躁热稍退后,他才回来。

龙行继续精心的用凝血金疮药涂伤口。这凝血金疮药,不留疤痕,愈合快。是师尊给他的方子,他按着方子自己配的药。

伤口涂好后,龙行拿来纱布,轻轻地把伤口包好。找来他的中衣,给容心月穿上。

龙行又从百合穴给她灌了玄气,助她早些恢复。看着容心月沉沉地睡着,龙行心里多少有些舒坦了。

此时,天空已破晓。东方已经开始微微泛白,夜幕的深寂即将被打破……

龙行双眸暗淡,疲惫不堪:“一鸣!”一鸣快步进来,他也未休息,守了龙行一夜。

“你去查一下,昨天袭击容心月的是什么人?”龙行淡淡地道。一鸣明显能感觉到龙行的疲惫,他知道为了救容心月,王爷是用尽心力的。他领命离开了。

其实龙行内心已经有了答案,会用高级冰系法术的人,非冰域国人莫属。心中一个名字蹦出来:冰峻太子。

冰峻太子是龙行的老对手,当年与冰域国交战期间,冰域国最主要的大将就是太子冰峻。此人阴险狡诈,心思细腻。最善于施一些阴谋诡计,小人计量。

龙行双目虎视眈眈,如同老虎看到了猎物。他誓让袭击容心月的人血债血偿。

……

翌日,经历了一夜的暴雨,空气中的热气更甚,已是盛夏时节。在这场雨地滋润下,花草树木疯长。

容心月惺松睁开双眸,全身有些疼痛。纱布包裹了全身。

容心月慢慢的坐起身来。

一旁地春花关切道:“小姐,你起来了,没事吧?”

容心月一脸狐疑:“我怎么回来的?”

“是七王龙行今早抱你回来的。”春花诡异的偷笑。

今晨,龙行横抱着昏迷不醒的容心月,大摇大摆地穿过容府。家奴院工不敢直视,努力地用余光瞟着。大家自然发现了,容心月还穿着男式中衣。个个在心里描绘出一个龙行与二小姐的风流艳史。都想配上插图。

龙行径直来到容心月住的西院。把容心月轻轻地放到床上,盖好绣被。并吩咐春花好好伺候,春花唯有诺诺。随后不紧不慢地离开。听到消息的容展儒前来招呼。龙行并未搭理。出去坐上马车进了王宫。

“什么?是他送我回来的……”容心月猛一动,全身都隐隐作痛。

“王爷还说,给你涂了药。血止住了,几天就好。”春花表面微妙。

“什么,他还给我涂了药!”容心月微微一怔。

春花回答:“是,小姐。”

春花好奇心不减:“伤到哪里了?你为什么穿着男式中衣?你与王爷……”

“没事!出去!”容心月愠怒,打断了春花的问话。躺下把被蒙在头上。春花撇撇嘴,离开了。

容心月生着闷气:怎么又是他,本来想逃离他,还被他救了回来。还给我抹药?真糗……再说,昨天袭击我的人是谁?此人心狠手辣,手段厉害。下次再遇到得提防。

容心月突然想到了什么,美目忽闪,拨开衣裳,整个上身赫着被纱布包着,头“嗡”的一声。

瞬间玉容绯红一片,咬牙切齿:“该死的龙行,还趁机占本小姐的便宜!今早回来的,我在他那里呆了一夜,这个可恶地龙行!不知都干了些什么……

容心月气愤难抑,小脑袋里还脑补着,收拾龙行的画面。

……

晌午时分,容府偏僻柴房院的房间,一男一女,正在翻云覆雨。

容王氏虽半老徐娘,但仍风姿绰约。

男人很年轻,淡眉,高颧骨。瘦瘦高高,一身阴冷气息。房事自然不已遗力。

挥汗如雨后,容王氏坐起身来。整理发饰。男人躺在床上,懒散松懈。

容王氏面色不悦,冷扫了一眼床上那人:“冰峻太子,怎么连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

男人正是冰域国太子冰峻,冰域国现在与紫鑫国休睦和好。

冰峻太子愉悦放松:“珍珍,本座怎能对付不了,刚要动手,不知为何龙行突然出现,本座就走了,还好本座带了面具。”

冰峻太子起身亲妮地搂着容王氏的腰,声调提高问道:“龙行怎么会管这事?”

容王氏梳着美发,插着金钗。也面露狐疑:“最近不知为何,这丫头与龙行突然走得近,一向不与人来往的龙行,突然对这个丫头感了兴趣。今早还把受伤的丫头抱回容府。”

冰峻太子嘴角一勾,笑满脸:“抱回容府?这可是稀罕事呀,不过,那丫头的确挺美,眼神里有一股子劲,本座喜欢。”说完嘴角还扬意着玩味。

容王氏眉毛一挑,微怒地看着冰峻,酸溜溜地道:“那你就找她去呀?”

冰峻太子微怔,马上陪笑到:“说笑说笑,小丫头那里有珍珍知道疼人呀!”

说着,枯柴般地手在容王氏身上抚摸。容王氏轻笑。

容王氏与冰峻太子是在休睦庆祝夜宴上相遇的,他们两人眉来眼去,相互勾搭,很快就“情投意和”了。两个国家休睦和好,所以冰峻太子也常常来。

容王氏接着道:“龙行不会查到你吧?”

冰峻太子手收回去。照旧躺着:“不会,就是猜到是我,也没有证据。”

懒散的冰峻太子,突然起身问道:“容心月怎么会身上有黄色玄光?”

容王氏已经整理好发饰,在床对面绣蹲上坐定。

“什么黄光?”容王氏一脸不解。

冰峻太子猛得盘腿坐起:“容心月是容展儒的女儿吗?据本座推断,她身带黄色玄光,是血液高贵的原因。容展儒与张姨娘都不是玄武之人,容心月怎么会身带黄色玄光。”

容王氏具有城府的双目深了深,暗道:不是老爷的女儿吗?张凤儿当初是老爷妹妹容梅的贴身丫环。容梅失踪后,张凤儿爬老爷的床,有了容心月,心甘情愿地做了这些年的下人。这么说很多事是有些奇怪?

容王氏眉间微蹙:“现在想想当年的事,确有蹊跷,可是我也不知怎么回事。”

冰峻太子“恩”了一声。

冰峻太子起身整理衣裳,双目一抹狠光:“龙行,本座早晚让他死,他现在也痛不欲生。”

冰峻太子面露阴笑。暗道:冰玉的雪蚀毒,天下无比,没有冰玉的解药,神人都难解。现在龙行他表面若无其事,雪蚀毒发作,雪蚀肌骨,其痛苦常人难捱过一次。我看他,七王龙行能撑到几时!

容王氏惊讶道:“冰域国想打破休睦局面吗?”

冰峻太子在容王氏的面上,狠狠地啜了一口:“杀死龙行,不必非要明着来呀,美人!”

说完冰峻太子格格格地笑,笑声刺耳。

随后冰峻太子得意地笑道:“美人,最近有好戏看!我走了,过几天再来。”

容王氏不置可否。冰峻太子跃窗而去。一会就不见影踪。

容王氏思来想去:不管怎么样,还是得杀了容心月,不然心彤难当上太子妃。

她起身也欲离开。倏地不知从何处飞来一封信,看到信封,容王氏双目猛得一亮。

信里的内容是竟是,不让容王氏伤害容心月。

容王氏看完信,表情奇怪复杂。把信装好,匆忙离开。那信上赫然有个“血月亮”。

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九章有名份的鼎器

午时,容心月醒过一回,春花告诉她,容王氏和容心彤来看过她。还带了些东西来。

容心月嘟嘟嘴,暗想:两朵莲花婊,没安什么好心!其实只是来看看,本小姐有没有伤得很重!

喝饱水,容心月又接着睡了。

下午,容心月醒了,睡了一天,身体感觉舒服许多。春花跟她讲,容心彤晌午又过来看她,给她拿来愈伤外敷膏,用有助于伤口恢复。并叮嘱春花一定给容心月敷用。

容心月眨眨惺松地睡眼,心想:容心彤能那么善心,给她拿愈伤外敷膏用?容心月前后惦量,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容心月让春花把药膏拿来,是个红色雕花小瓶装的,上面还有团扇美人图。她仔细的闻了闻,并没有闻出异常,就顺手放在床头上了。

张姨娘进来了,容心月在容府地位提高,张姨娘的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现在也不用做很多活,心情也好了许多。看到娘亲心性舒畅,容心月的心里有了些许安慰。

张姨娘端来饭菜:香芋扣肉,松鼠鳜鱼,荔枝肉,香鸡炖蘑菇,什锦素菜,罗宋汤等。

容心月刚刚还睡眼惺松,看到美食,美目放光。味蕾大开,睡了一天,着实饿了。胡吃海塞起来。

显然张姨娘已看惯了她的吃相,含笑不语。

半晌,张姨娘又耐不住性子,好奇地问:“心月,昨天去哪里了呀,今晨怎么会被七王抱回来?”

容心月刨着饭,不耐烦地道:“没事,被雨淋了。”

张姨娘不死心:“现在府里上上下下都在传,你与龙行……,总之不好听,你是要嫁给太子的人,做太子妃的,不能把名誉毁了。”

容心月沉着双目,低头吃饭,一言不发。

张姨娘欲接着说:“做太子妃是大事,给容府长脸,给容老爷长脸,光耀门楣。也往娘亲的脸上贴金呀。”

容心月只顾刨饭,充耳不闻。心道:人到了年纪大概就这么磨叽!

张姨娘还想说什么……

春花在外面传容老爷的吩咐。让容心月和张姨娘速去容府大堂。

张姨娘和容心月急忙奔大堂,她们到的时候,容府大堂,容府的人已经悉数到齐。容展儒和容王氏端坐在正堂上。

容展儒梳戴齐整,着深蓝朝服,威严肃穆。眉间带着喜气。

容心月心道:这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她隐隐地感觉与自己有关。

容心月翩翩进来,容展儒眉毛挑挑,喜上眉梢,含笑看着她。容心月行了礼,退在一旁。

容展儒抿了一口茶,打着官腔道:“我来宣一下天辰王口谕”

说完,容展儒起身,一副朝堂气派。在场所有人紧张都跪了下来,恭听口御。

容展儒严肃威仪地道:“天辰王口御:孤王七弟龙行,七王龙行,与冰域国休睦,大败火焰国。功勋卓著,所向披靡。现紫鑫国一派祥和,万国来朝。孤王七弟龙行,功不可没。孤王体恤七弟,至今无妻无妾。孤王深感愧对功臣七弟,今七弟愿意,特把容右丞相的二女儿——容心月,赐与孤王七弟龙行为妾,以示孤王的一片疼爱之心。望容氏心月能恪守妇道。尽心服待孤王七弟。以表孤王的体恤之心。”

宣布完,所有人下跪谢恩。个个心里坠坠。

现在是心里都在盘算自己的。

容心月眉毛一拧,心道:古代这么贱踏人性吗?问都不问我,就这么把我送人当妾,还是给龙行当妾,这日子……

容心彤嘴角轻笑,心道:太好了,容心月这个废物阻碍终于除掉了。看来我当上太子妃有望。

想到这里,容心彤满脸开心,美不自胜。不过一想到,容心月能嫁给龙行当妾,容心彤脸上还是浮上一丝嫉妒。虽是当妾,但是龙行是什么样的人物。喜忧参半。不过最近有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容心月好事到头了!

容王氏心里五味杂尘:没了容心月,我心彤自然当太子妃希望很大,但是容心月勾搭上龙行这事,还是真的蹊跷!那人与容心月是什么关系,如此维护她。

容王氏心里不踏实。当然,容王氏心里说的那个他,是“血月亮”的主人。

张姨娘有些纳闷:那个他不是说要嫁太子,当太子妃。来完成他一统洪荒蛮地的伟业吗?怎么天辰王让心月给龙行当妾,我得问问?

……

容展儒自然很高兴,喜悦之色挂在脸上:“咱们容府大喜呀,秀珍呀,凤儿呀,你们这么日子都辛苦辛苦,把咱们女儿容心月的婚事安排好,别让七王龙行不满意。”

容王氏与张姨娘口中称是。表情各异。

醼了一口茶,心情舒畅地道:“心武呀,你也别天天瞎混。过些日子,我上下活动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空缺官职。给你谋个一官半职的。”

容展儒也是仗着当上了龙行的老丈人,有些喜悦过头了。

容心武戾气乖张,躬身低头:“是,爹。”嘴角却闪过一丝不屑。扭过头来,与容心彤对视一眼,似心有灵犀的样子。两人同时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所有人都退了。

容心月回到房间,没有食欲了。让春花撤了饭菜。躺在床上滚来滚去,绞尽脑汁想着对策。

突然,容心月感觉地上有人。没有让她失望,如魅影般地龙行,怡然自得的颀长那里。

容心月顿时怒火中烧:“你来干什么,想看看我有多惨吗?纳妾,纳你个头!”

龙行笑嘻嘻:“怎么,不满意?让你做有名份的鼎器,不好吗?”

容心月双眸瞪得如铜铃,气得花容失色,抓过枕头扔了过去。龙行以极快的身形躲过。

龙行并未生气。嘴角上扬微笑,依然怡然自得:“看来伤好了,凝血金疮药用不着了?”

说着,拿出小小精致药瓶,放在桌子上。

容心月忽闪双眸,莫名其妙:这是几个意思?是给我送药来的意思吗!

容心月撅着香唇:“伤已经好了!用不着你在这里装好心。”

龙行欺身近身:“容心月,你想做没有名份的鼎器呀!”

容心月脸上一抹红晕,抓狂愤怒地扭过头:“不要脸,讨厌你!”

龙行心头涌上一丝冰凉,嘴角讪讪笑笑。

倏地盯着容心月,眼角一抹寒意:“这就是你那天逃离的原因?”

容心月一脸不情愿:“是呀,没有你,我早就逃走了。”

龙行全身透着寒气,双眸微怒道:“没有我,你就喂狗了!”

早晚是肉包子命,横竖得喂狗……

容心月嘟嘟嘴,堵气道:“喂狗,也不给你当妾!”

两人陷入尴尬。龙行心里有阵绞痛。倏地想到了什么。

“追杀你的人,你可认识?”

容心月有些不耐烦,摇摇头:“不认识,不知他是谁,无原无故在要杀我?死了更好!”

“死了,你娘怎么办?”龙行有些愤怒,眼底一丝逼人寒光。被女人拒绝地滋味不好受。

容心月怒不可遏,以为龙行拿她娘威胁她。随手又抓起什么,扔了过去。

龙行接住,原来是那件黑色披风,调笑道:“本王的披风,不舍得扔吧!”心底莫名温馨起来。

容心月气哼哼。对他不理不睬。

龙行沉吟了一下,嘴角勾起淡淡地玩味,又欺身走近一些:“嫁到七王府,你给本王作按——摩,不是更便意吗?”

容心月瞬间羞红满脸。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

龙行看到她桃花红的玉容,像红透的桃子,水灵灵。内心一阵刺痒的涟漪。一时失神。

容心月发现龙行失神地看着自己。内心一阵狂乱。不自觉地扭过身去。

半晌,容心月美目转转,劝说道:“王爷!想解毒,我还是有办法的。那天你也看到了,我震碎了那坏人的冰墙,如若再加以时日,我能把你身上的毒全解了的。”

龙行尴尬地回神,看着容心月一脸认真,云淡风轻道:“还是按……摩吗?”

容心月微咽,不自在地道:“方法很多呀,所以你要相信我,我会有办法的,至于鼎器的事,你就别想了,本来身子就弱,还劳师动众地,对解毒不利,对身子也不好。”

容心月忽闪着水灵灵双眸,信誓旦旦地游说着。

龙行嘴角一扬,戏谑味十足:“可以给你时间,本王可等不了太久,解不了毒还是做鼎器,到时候,你就知道,本王的身子到底如何了。”

容心月心在颤,肝在抖。心想:我这是说错了什么的节奏吗?

龙行不经意一瞥,发现容心月的的床头有一个红色小瓶。龙行双目微眯,拿起瓶子,仔细端详着。打开盖子,也闻了闻。面色平静如常。

容心月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难道这瓶药有什么问题吗?

“这瓶药谁给的!”

“是容心彤送过来的,说是愈伤外敷膏,让我用的。”

龙行双眸漆黑得一沉,冷哼一声。“本王回去了,这瓶药本王拿走。你好好休息!。”

他大大方方地从正门走出,现在也不怕人了。倏地不见人影了。

只留下容心月在风中零乱着。

……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