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主角任澜心在线免费阅读

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主角任澜心在线免费阅读

2019-08-13 15:21:32来源:互联网发布:风中烟雨

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言情小说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见面两次,直接领了证!

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主角任澜心在线免费阅读

任澜心小说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推荐章节

第6章 酒店赴约

  任澜心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还手忙脚乱的碰翻了桌子上的文件,低头捡文件时,不小心额头又撞上了桌子腿,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

  肖暮南说在酒店等她,这让任澜心怎么能不紧张不慌乱呢?

  她也知道,和肖暮南已经是夫妻了,她不该排斥跟肖暮南进一步的亲密举动。

  可是自己跟肖暮南都还没有牵手接吻呢,不是该一步步来吗?

  任澜心思索良久,觉得还是应该给肖暮南打个电话,肖暮南的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说!”

  肖暮南的声音里已经有着深深的不耐烦。

  “那个现在是上班时间,我认为那种事情还是在家里做比较合适。”

  任澜心一只手捂住自己滚烫的脸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显得更加义正言辞。

  “肖太太,那种回家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肖暮南的戏谑声明显大了不少,差点震破了任澜心的耳膜。

  这个混蛋!他还敢细问?

  任澜心隔着话筒还是能感觉得到肖暮南在强憋着笑意,这种事情让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嘛?

  过了好大一会儿,再也没人说话。

  像是感受到了任澜心的万分窘迫,肖暮南主动开口,“我只是想让你出来陪我吃午饭。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如果肖太太很想跟我做那种事情,最快也得等到晚上下班回家。”

  任澜心觉得自己真是没脸见人了,自从遇上肖暮南她的脑子完全短路了,在他面前一次次的出糗。

  四季酒店任澜心还不太清楚在哪儿,不过肖暮南还算体贴,挂断电话就给她发了地址过来,还说会有人在大厅等她。

  四季酒店的顶层,被肖暮南全部包下作为中午休息的地方,而他的午饭则是由家里的保姆特意做好送过来的。

  任澜心一只手始终捂在脸上,一边斜睨路边的建筑,终于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发现了四季酒店的招牌。

  光从外部看该酒店就被装潢的金碧辉煌,任澜心忍不住砸了砸舌,在这里吃一顿饭肯定价值不菲吧!

  在进去之前,任澜心特意扫视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被公司的人看见才慌忙走了进去。

  任澜心一边在大厅里找肖暮南说的人,一边忍不住暗自腹诽,这夫妻二人吃顿饭却搞得像是偷情一样,简直是匪夷所思!

  任澜心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肩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任澜心,你来这里干什么?”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任澜心一回头就看见秦萌萌正疑惑的看着自己,她又紧张了,“早就听说这家酒店装修别具一格,我过来看看,随便看看。”

  此刻任澜心真的很想为自己的机智点赞,秦萌萌显然相信了她的借口,“哦,我刚刚看你神色异样的走进来,有些担心你便跟了进来。你看完了吗?看完我们一起回去吧!”

  “啊?好,我们一起回去!”

  任澜心第一次为秦萌萌对自己的关心感到哭笑不得,脸上也不得不挤出一抹微笑。

  秦萌萌说完就亲昵的挽住任澜心的胳膊,拖着她往酒店出口走。

  肖暮南身边的助理韩旭认出任澜心的身影,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任澜心跟着秦萌萌刚走到公司门口,就又接到肖暮南的电话,她把胳膊从秦萌萌的手中抽了出来,“喂,我现在有些事,先不跟您解释了,就这样。”

  那架势仿佛很怕别人知道,肖暮南是她任澜心的老公似的。

  肖暮南还没有说话电话就被挂断,他生平第一次有了被别人忽视的滋味,还是被自己的新婚老婆忽视。

  “把这些都撤了!”

  肖暮南心里突然有些烦躁,跟自己的老婆一起吃顿饭就这么难吗?

  自幼良好的家教和出身不允许肖暮南发怒,他松了松颈上的领带,眼睛望着远方并不出声。

  韩旭知道此时肖暮南的心情不好,他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只是出门招呼佣人进来收拾。

  “今天的饭菜不合少爷的胃口吗?”

  家里的保姆小声询问站在门外的韩旭,韩旭不便多说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下班候,任澜心走得很早很快,她想起今天中午的事,想早些赶回家给肖暮南做个解释。

  让任澜心意外的是,肖暮南并没有回来。

  有点失落的任澜心回到房间换衣服,手机却响了起来,还以为是肖暮南,她慌忙接了起来。

  “你个没良心的,今天一天都不联系我,你准备什么时候才给我解释你的事情?”

  听筒里传来顾晨晨火爆的声音,差点把任澜心的耳膜震破。

  “我这不是刚下班,还没空去找你吗?怎么样?最近店里生意好吗?”

  任澜心装作不经意的提起生意的事,她还没来投奔顾晨晨的时候,就把自己的一些存款投到顾晨晨的工作室,主打女装设计,走的还是高档路线。

  “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问呢,你也不看看老板是谁,能不好吗?”

  顾晨晨的语气先是有些幽怨,任澜心把钱投进去之后,只是挂名老板,实际上一直都是自己在经营。

  不过她随即得意起来,工作室的很多衣服不论价格高低只此一件,很受上流社会的小姐太太们追捧,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钱财自然也是滚滚来了。

  “那就好,你总算没有把我的钱打了水漂。”

  任澜心觉得很是欣慰,自己当年的确没有看错人,顾晨晨确实很有经商的天赋。

  “少来,你有事情瞒着我,我生气了,你得想办法给我消气。”

  顾晨晨又想起来任澜心突然搬走的事,还有那几个很奇怪的黑衣人。

  “那你打算要我怎么帮你消气?陪你睡一晚吗?”

  任澜心咯咯的笑了起来,根本就没听到外面门锁转动的声音。

  “你想得美,别以为用牺牲一晚上的色相,就企图获得我的原谅!”

  顾晨晨倒是很傲娇。

  “那我多陪你睡几晚,这样总行了吧!”

  肖暮南进门后换了鞋,就看到主卧室的门虚掩着,就知道是任澜心回来了。

  他本来不想给任澜心说话,可是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越听越火大,他伸手用力在门上敲了几下,“任澜心,你马上出来!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谈谈。”

  

第7章 太太守则

  她消失的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这还是他心目中一直念念不忘的任澜心吗?

  听到门外传来肖暮南凌厉的声音,任澜心就草草的结束了和顾晨晨的通话,从房内走出来,脸上明显带着余犹未尽的意味。

  “你回来了?”

  肖暮南面色冰冷的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就像一个随时就会要爆炸的火药,这让任澜心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里,准备好要解释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过来坐下!”

  肖暮南拍了拍他身边的位置,任澜心瞄了一眼,紧促的坐到了他的对面,还是把持安全距离比较好,谁知道大总裁如今发生疯,要是爆炸了她还能跑不是。

  “第一,以后每天中午你都跟我一起吃午饭!”

  “啊?可是我……”

  任澜心心里咯噔了一下,她还是弱弱的多了一句嘴。

  肖暮南不耐烦的阻止了任澜心想要说下去的话,很霸道的说,“既然你都叫我总裁了,这件事就听我的!”

  “……”

  任澜心颓然的靠在沙发上,深知自己的抗议很无力,不准备再说话。

  “第二,鉴于肖太太再三的对我进行暗示,从今晚开始我回主卧室睡。”

  肖暮南像是没有看到任澜心反应,继续自顾的说着。

  “啊?”

  任澜心这次尖叫出声,脸蛋也瞬间涨得通红,这个肖暮南还真是语出惊人呀!

  “肖太太,请你注意你的一言一行!”

  肖暮南不满的斜睨了任澜心一眼,发现任澜心的满脸通红,她还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长发。

  “对不起!”

  任澜心立刻迅速的坐了下来,她不想再被肖暮南指责。

  “第三,时刻记住你肖太太的身份,不说伤害肖太太身份的话,不做对不起自己老公的事。”

  见任澜心听的很认真,肖暮南满意的又补充了一句,“暂时就这些,等会儿你去书房打印两份出来,一份贴在床头,一份贴在客厅,随时提醒自己是已婚人士,是肖太太。现在你去做饭,我先去书房。”

  “等等!”

  任澜心终于明白过来,这分明就是肖太太守则嘛!还说要和自己谈谈,肖暮南从一开始就没想让自己插嘴。

  她直接扑上去抱住肖暮南的胳膊,成功的在肖暮南进书房之前拦住了他。

  “肖太太,我刚才在第二条里说的很清楚了,晚上我才去主卧室睡,你现在就这样生扑过来,是嫌老公冷落你了吗?现在不是该你做饭的时间吗?”

  肖暮南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而且他就势大臂一挥,就把任澜心整个的圈禁在他的怀里。

  男人的气息瞬间把她包围,任澜心的小心脏砰砰的狂跳个不止,没出息的又红了脸,慌忙把肖暮南推开,还往后退了几步,确定站在安全距离以外才放下心来,就连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

  “你,你别转移话题!你知道我不是那种意思,刚刚你说的三条都不公平,我不同意。”

  “你同不同意都没有关系,我是你的总裁,反正你都得要听我的。”

  肖暮南抛给任澜心一个得意的眼神,快步走向书房在门被关上之前的那一刻,对已然愣在原地的任澜心说,“我饿了,饭好了叫我。”

  “是,总裁!”

  任澜心鼓了鼓自己的腮帮子,接连吐了几口气把自己的怒气慢慢的压制下来。

  谁让老公是自己选的呢?

  任澜心一边拿着锅铲翻炒菜,一边朝着书房的方向做鬼脸。

  好在任澜心有多年独自生存的技能,很快她就站在餐桌旁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而后来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总裁,吃饭了。”

  总裁?在家里喊自己的老公总裁怎么感觉那么怪?

  不过肖暮南从书房出来后也不多说话,默然的接过任澜心给他的米饭,默不作声的开始吃饭。

  肖暮南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食不言寝不语,他吃饭一向就不爱说话。

  任澜心倒是话多,可是面对着这样一座冰山,她还敢开口吗?

  两人默默地结束晚餐,任澜心收拾碗筷送到厨房,肖暮南紧跟其后接着洗碗。

  任澜心坐在客厅里打开电视机,胡乱的选了一个综艺节目,心不在焉的看了起来。

  肖暮南洗好了碗站在任澜心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脸颊看,“现在跟我去书房!”

  “干,干什么?”

  任澜心有些心慌,他不会是真的要自己把肖太太守则打印出来吧?

  这件事要是被顾晨晨知道,她会笑话自己一辈子的!

  “明知故问!”

  肖暮南小声咕哝了一声却不打算放过任澜心,他笔挺的等在那里。

  任澜心也不是吃素的,岂会让肖暮南的如意算盘这么容易就得逞?

  只见她快速蹲了下来双手捂住肚子,表情痛苦,“我肚子疼!”

  肖暮南的嘴角抽了抽,站着不动也不说话,像是在判断任澜心话里的真假。

  “我得先去床上躺会儿!”

  见肖暮南不为所动,任澜心有种挫败的感觉,她早该料到真自己是斗不过眼前这个腹黑的男人的。

  任澜心弯着腰小步挪到卧室刚躺在床上,便被一双大手捞到男人的怀里,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你要不要紧?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这个姿势还真是不习惯,任澜心不自觉地挣了挣,“不用,我马上就好,你去书房忙吧!”

  “让我看看!”

  肖暮南说着作势就要去掀任澜心的衣服,却被任澜心巧妙地躲过去,“真的不用,我现在好像已经不疼了。”

  接着任澜心推开肖暮南往墙角里缩了缩,刚刚肖暮南的手掌还未接触到自己的皮肤,自己全身都忍不住轻轻颤栗,像是触电一般,小小的心脏也想要冲破胸膛,那种感觉折磨的人都快要死掉了。

  “那好,我去洗澡你先躺会儿,不舒服了叫我!”

  肖暮南并没有因为任澜心粗暴的推开他而有任何的不开心,只是他临走时看任澜心的眼光怪怪的。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提醒着任澜心这卧室里还有一个人的存在,她瞬间心烦意乱,不知道一会儿肖暮南从浴室出来后,两人该如何相对。

  突然任澜心听到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她立刻紧张的坐了起来,还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只见肖暮南穿着浴袍走了过来,他离床越来越近任澜心清楚的看到,肖暮南头发上有水珠滴落在他裸露在外的胸膛上,然后又滑进浴袍,脸不自觉地又烫了起来。

  “我们睡吧!”

  肖暮南像是没有注意到任澜心的变化,自顾自的掀开被子想要躺进去。

  

第8章 隐疾

  “等等!我要去洗澡!”

  任澜心的神经高度紧张起来,她胡乱的把被子推到肖暮南的身上,急忙从床的另一头跳了下来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好!”

  只见此刻肖暮南斜倚在床头,一身浅色浴袍衬得他愈发唇红齿白,眉清目秀。

  任澜心一边提醒自己不要被肖暮南的美色所诱惑,一边急匆匆的走进浴室。

  任澜心有些后悔,自己用什么方法逃避打印肖太太守则不行?偏偏选了肚子疼这个老套的招数,主动把肖暮南引到床上去了,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还是一只腹黑的老虎!

  天哪!有没有人来告诉自己该怎么办呢?

  任澜心小心的把浴室的门反锁好,放了满满一缸热水,然后慢慢的把衣服脱掉,整个人都泡在大大的浴缸里,舒服的差点叫出声来。

  经过这几日的接触,任澜心已经细心的发现肖暮南跟自己,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的人。

  早饭有保姆做好送过来,中午在四季酒店吃饭休息,听秦萌萌私下对自己说,四季酒店的消费水平高到令人咂舌,还是某董事长的独子,年纪轻轻就接手公司,他的背景可能大到自己根本想像不到。

  这样想着,任澜心竟然躺在浴缸里睡着了。

  肖暮南床上躺了一会儿,先是听到浴室有哗哗的水声,接着是任澜心脱衣服的窸窸窣窣声,最后一切都归于沉寂。

  良久,肖暮南心中隐隐起了一丝担心,他知道任澜心昨晚并没有睡好,会不会……

  肖暮南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他连忙起身走到浴室前先是伸手轻轻的敲了几下门,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肖暮南又停了几秒钟一会儿,又重重的敲了几下,最后忍不住喊道,“任澜心,你好了没有?”

  浴室里依然没有什么动静,肖暮南暗叫不好,从房间抽屉里找出备用钥匙打开门,推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任澜心躺在浴缸里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肖暮南不忍心叫醒她,把任澜心捞出的瞬间,随手抽了一个宽大的浴巾把她美好的胴体完好的包裹起来,小心翼翼的抱到床上,抽出浴巾用被子给她盖好。

  这样折腾一番,肖暮南已经毫无睡意,他站在床边仔细打量任澜心的脸。

  任澜心无论容貌还是身材确实无可挑剔,可是肖暮南也不是没有见过美女,他特别喜欢任澜心的一双水一样的眸子,里面能清楚的看出满满的寡淡和现实。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任澜心到底遭遇了什么,让她变成今天这样,一想到这里,肖暮南心中就忍不住对任澜心的疼惜。

  把任澜心安顿好之后,肖暮南想起今晚任澜心接到的那个电话,他是一定要把那三条打印出来的。

  任澜心起床时天已经大亮,她是被自己的闹钟吵醒的。

  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她猛然从床上坐起,却又被自己背上的凉意惊到,低头掀开被子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立刻沮丧的拉过被子把头蒙上。

  脑袋一下子清醒起来,要是自己没有记错,任澜心昨晚是在浴室洗澡来着,后来洗着洗着就在浴缸里睡着了。

  那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呢?

  只有一种可能,任澜心重新审视了一下身下的床单,发现床单平整没有一丝褶皱,而自己身上也没有什么不适。

  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肖暮南根本就没有碰过自己。

  想到这里任澜心比任何时候都难过,自己都那样了,就连肖暮南也是穿着裸露着胸膛的睡袍,他把自己抱到床上,从浴室到床上两人难免肌肤贴着肌肤,肖暮南竟然都没有碰自己的欲望。

  除了自己魅力不够,就是肖暮南他不是一个正常男人。

  任澜心第一次躺在床上不想起来,她不知道等下要怎么面对肖暮南。

  这时,枕头底下传出任澜心的手机响声,她闭着眼睛摸出手机随意放在耳边接听,“顾晨晨,这大清早的你打电话什么事?”

  也许是任澜心无意中透漏出的倦意,惹得顾晨晨忍不住浮想联翩。

  “是不是身边有男人呀?”

  “胡说什么?”

  任澜心立刻警觉起来,同时脸蛋火辣辣的。

  “开个玩笑啦!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来工作室一趟。”

  顾晨晨知道在任澜心面前不能提男人的事,便直接转移话题。

  “我问你,如果一个男人面对一个脱光了的女人,无论怎样都无动于衷说明了什么?”

  任澜心顾不上回答顾晨晨的问题,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那就说明这个男人他要么不举,要么是gay。”

  顾晨晨认真的帮任澜心分析,心中却充满了疑惑,难道说任澜心突然转性了?

  任澜心心中泛起了一阵苦涩,顾不上再给顾晨晨寒暄,就默默的把手机挂断后扔到一旁。

  等到任澜心调整好情绪穿好衣服来到客厅,看见肖暮南依旧衣着整齐地坐在餐厅里看报纸,而离他不远处的餐桌上,照例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早餐。

  “你起来了?以后只许洗淋浴!”

  肖暮南好像觉察出眼前的动静,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语气还是像往常一样冰冷。

  “昨晚是你把我抱到床上的?”

  任澜心怔怔的看着肖暮南,答非所问。

  “除了我,你还希望是谁?”

  肖暮南已经合上手里的报纸,优雅的在餐桌边坐下准备要开始吃早餐了。

  任澜心再次瞟了一眼桌上的早餐,发现不光有昨天自己吃过的那几种,又多了好多新花样。

  看来肖家的保姆已经来过了!

  “我脸上有东西吗?”

  肖暮南见任澜心一直盯着他看,忍不住放下手里的食物抬头看她,目光灼热绵长。

  任澜心红着脸低下头,她再也提不起吃早餐的兴趣了,只是草草的咬了几口面包喝了几小口牛奶,说是害怕上班迟到就急匆匆的出了门,丝毫没注意到她身后某人疑惑的目光。

  等到关门声响起后,肖暮南擦了擦手给韩旭打了个电话,“公司安排太太周末加班了吗?”

  韩旭被问的一头雾水,他还是在认真求证后给肖暮南回了过来,“总裁,今天是周六公司没有一个人加班。”

  肖暮南的放下手机,脸色阴沉的快要拧出水来。

  

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国民男神的盛宠蜜爱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