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小说《总裁夫人要矜持》(司熠衍律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夫人要矜持》(司熠衍律诗)全文免费阅读

2019-08-13 15:21:08来源:互联网发布:烟雨

总裁夫人要矜持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烟雨原创小说总裁夫人要矜持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总裁夫人要矜持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总裁夫人要矜持免费阅读:一场大火,夺走了她的一切直到电视上的那个男人的出现她才知道一切早有预谋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小说《总裁夫人要矜持》(司熠衍律诗)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夫人要矜持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继续演戏

  “你在做什么?”司煜衍冷声问。

  律诗晃晃脑袋,干脆不遮不掩,戳着着那道小门看他。

  他走上前来,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到一边,动作粗暴,“谁允许你进我房间的?滚出去!”

  律诗嘴里发出声音,眼瞧着他手停留的地方,正好是白天被烫伤的位置。

  司煜衍手松得很快,辗转间,人已经打开了门。

  他的表情,显得很不耐烦。

  律诗抿着嘴唇,不紧不慢地把橱架上空着的一支笔拿起来,在手上写道:你怎么对我这么凶?

  司煜衍嗤笑,不等他说话,她又写: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改,只要你不赶我走就好,我怕外面那些人。

  司煜衍深邃的眼瞳在看到第二行内容时,往里狠狠一缩。

  耳边回响起助理苏柏调查后跟他讲的话,他说——

  司总,律小姐当年是被人贩子送去桐花村的,我们按照那家人给的联系方式找人,但是没找到,不过却听附近的村民说第一年里律小姐给陈家生了个儿子,还在月子里时就被陈家人拉着去干农活,落了一身病。农村里该过的不该过的苦日子,律小姐都过过。

  而她那天误打误撞进酒吧,也是因为她是被陈家买来的媳妇,陈家怕她跑了,这五年里都把她盯得死死的,也是那天她才有机会进城,从附近吃酒的酒店跑掉的。

  司煜衍盯着面前这只手,她天生皮肤白,肤色如初,可手掌心却多出了一些茧子。

  失神之际,律诗已经伸出手圈住了他的腰。

  她缩在他的怀里,身子香香软软的,显得很小一只。

  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司煜衍并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她,她便抱得更紧了些。

  空气,沉寂了半晌。

  “当初,是你先走的……”

  头顶盘旋出男人的声音,有些沉闷,律诗没有听清,便抬起头来,晶亮的眸子直盯着他看。

  司煜衍的手就要碰到她的脸时,门外响起佣人的脚步声。

  “不好意思先生夫人,我——”

  “什么事?”

  佣人捂着眼睛正要走,司煜衍将律诗推开,冷漠的眼神对了上去。

  佣人吞吞吐吐道:“您书房里的电脑响了很久,我进去看到是子霈少爷跟您视频连线了,所以……”

  司煜衍不加沉吟,转身便出去了。

  顷刻,房间只剩下律诗一个人。

  “把她送回自己的卧室,”外面传来凛冽男声。

  佣人应好,恭敬地迎了上来,“夫人,请吧。”

  律诗嗯了一声,走两步又想到了什么,攥着笔在手背上写道:你帮我跟他说一声,我想去找工作了。

  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自己的赛车技术还有没有当初那么娴熟。

  律诗进门后没多久,就听见外面传来砸东西的声音,还能隐约听见佣人的劝阻声,不推门去看也知道是司煜衍在发脾气。

  律诗勾着唇躺下,被子挡住脸,很快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翌日清晨,律诗顶着一对黑眼圈下楼。

  昨晚又做了那个梦,后半夜她根本没睡着过,被佣人请到饭厅吃过早饭后,司煜衍才从楼上下来。

  他手里抓着车钥匙,走到她跟前跟座冰柱子似的。

  律诗眼睛瞪得溜圆,直勾勾地看着他。

  “不是想去受苦么,走啊。”他很不耐烦地开口,长手长脚越过她往外走。

  昨晚那名佣人合时宜地凑上来交代:“夫人,您说要找工作的事情我昨晚告诉先生了,他好不容易答应带您去了,您就赶紧跟上吧。”

  律诗冲她笑了笑,踩着拖鞋追了上去。

  “夫人,您还没换鞋,”身后响起佣人的呼喊时,律诗置若罔闻,笑得一脸灿烂地跟到司煜衍身后,拽住了他的西装下摆。

  司煜衍身影明显一僵,顿了顿才说:“松开。”

  律诗才努努嘴,松开了。

  司煜衍亲自开车,半小时后劳斯劳斯停在了市区最繁华的地段。

  DDS俱乐部。

  大门外几个英文字母用霓虹灯镶嵌,大白天招牌也熠熠生辉,俱乐部厅内放着一辆飞驰中的赛车立牌,直叫人看得热血沸腾。

  司煜衍一个不注意,律诗又拽住他的西装了。

  他偏头看了眼,沉默着没作声。

  “衍哥哥,律诗?”

  伴随着一道关门声,程嘉月略带讶异的声音响起。

  律诗循着司煜衍的目光看去,程嘉月正走来,她头发挽得干净利落,娃娃脸素净清纯,穿一身白色赛车服,衣服上面嵌着不少知名汽车品牌的商标。

  律诗埋头轻笑。

  有点意思。

  她还记得,她在15岁那年拿到国内超跑锦标赛的亚军,作为国内第一名尚未.成年便在领奖台上大放异彩的女孩时,程嘉月却捂着胸口跟她说赛车太危险,自己打死也不学。

  如今,她倒成了一名职业赛车手了。

  “你们怎么今天过来了?来看我的吗?但我今天没有比赛啊。”程嘉月有些茫然,更多的是意外。

  当年她和律诗还在启晟车队时,司煜衍的确经常造访。

  可自从律诗出事,她加入到如今的DDS职业车队,司煜衍一次都没出现过。

  “她要加入,”司煜衍凛着深眉,口吻清冷寡淡。

  “什么?”

  程嘉月一时间差点以为自己听错。

  “你很惊讶?”司煜衍睥睨着程嘉月张成一个O型的嘴巴,“你是觉得她不够资格?”

  司煜衍这近乎护犊子的语气,让律诗一时间愣了愣。

  然后,耳边传来程嘉月的强颜欢笑:“衍哥哥你别开玩笑,律诗怎么会不够资格?她五年前拿了F1分站亚军,就这一点连我们队长都要被她秒掉。”

  程嘉月话音落下,律诗倒是一惊。

  是吗?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没想到她失去了十五岁到十八岁的记忆,却在期间参加了F1,还拿了亚军。

  F1是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锦标赛的简称,这是当今世界最高级的赛车比赛,能在F1上夺得名次是所有赛车手的荣耀。

  哪怕是分站亚军,说出去也是可以小震下四方了。

  律诗抬头时,面上装作很平静,心里却翻江倒海似的沸腾了起来。

  “只是衍哥哥,律诗现在已经失忆了,她不记得怎么赛车了不说,更有可能连方向盘都握不来,她加入DDS很有可能会受伤,而且之前在圈内的盛名也可能会因此毁于一旦……”

  程嘉月皱着眉头,担忧地建议道。

第八章赛车

律诗摇头,显得有些着急。

 

 

 

程嘉月把手机掏出来递给了她,“律诗,你想说什么?”

 

 

 

律诗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就算我失忆了,但是身体记忆一定还有的,再说,我可以学。

 

 

 

程嘉月的脸色,有些难以言说。

 

 

 

律诗回头,可怜巴巴地盯着司煜衍,伸手扯了扯他的西装下摆,晃晃。

 

 

 

让人无法不心软。

 

 

 

司煜衍皱着眉头,瞥了律诗一眼,薄唇这才冷冷地掀动:“让她慢慢接触,你只负责照顾好她就行。”

 

 

 

程嘉月愣了愣神,倏地,当律诗冲她甜甜地笑时,她也才扯出一抹微笑来:“衍哥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律诗是我最好的朋友,照顾她是应该的。”

 

 

 

司煜衍眼底无波,“你们队长不在?”

 

 

 

“他今天外出有比赛,可能下午才跟其他几个队友回来,”程嘉月解释了句,“衍哥哥你公司不忙吗?如果还有事你就先去吧,关于律诗留在队里的事情我待会儿跟队长说,他一定会同意的,你就别担心了。”

 

 

 

司煜衍薄唇一扯,“谁会担心她?”

 

 

 

他转身要走,律诗却蹦到了他的面前将他拦住。

 

 

 

她眼尾勾出几分笑意,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司煜衍,显然是有话要说。

 

 

 

司煜衍没作声,冷静疏离地盯着她。

 

 

 

律诗这才就着程嘉月的手机输入道:关于我和你之前的关系,可以让嘉月先不跟其他队友说吗?我不想大家觉得我有后台。

 

 

 

输入完,她抬眼盯着他看,注意他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只见他薄唇掀起一抹冷峭弧度,冷笑着说:“就算是你想说,我也不会允许她多说一个字。”

 

 

 

“你算什么?”

 

 

 

他又补充了一句,凑到她的耳边,声音静悄悄的,只有她能够听见。

 

 

 

话音落下,他走得坚决冷漠。

 

 

 

律诗眸光闪了闪,站在原地一时没说话。

 

 

 

“律诗,是衍哥哥说你什么了吗?”程嘉月凑近些问,脑海中是刚才司煜衍靠近律诗时那暧昧的距离。

 

 

 

律诗回神,对上程嘉月一双眼睛,她摇了摇头,将手机递给了程嘉月。

 

 

 

程嘉月看到上面的内容后微微怔了怔,“你不想让大家知道你和衍哥哥之前恋爱过吗?”

 

 

 

恋爱?

 

 

 

律诗再次摇头。

 

 

 

程嘉月似是考虑了下,这才牵起她的手说:“好,既然你不想公布,那我就守口如瓶,不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律诗,你已经失忆了,一个人开车太危险了。”

 

 

 

半小时过去,在律诗的请求下,程嘉月带着律诗进了俱乐部的赛车基地。

 

 

 

“要不然这样,我坐在副驾驶,你来开,万一出了什么差池我还可以帮忙,也不至于伤到你,”程嘉月盯着律诗昨天被烫伤的手如是说道。

 

 

 

“你本来手就伤到了,其实不用这么着急学车的。”

 

 

 

律诗冲程嘉月笑了笑,拉着程嘉月上了车。

 

 

 

手碰上方向盘的那一刻,律诗体内激昂亢奋的赛车因子被激活,迫不及待地想要一脚轰了油门飞出去。

 

 

 

可现实比较残酷。

 

 

 

远远看见基地进来一群穿着赛车服的男人,不出意外的话,律诗想应该是程嘉月之前说的出去比赛的那些人。

 

 

 

意识到什么,律诗忽的灿烂地大笑起来。

 

 

 

然后,掰着方向盘轰了油门,跟完全不懂赛车的小白似的把车开了出去,一时间程嘉月还没做好准备,被律诗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律诗,你开慢点!”

 

 

 

“律诗,你不要命了?”

 

 

 

程嘉月的惊呼声在耳侧响起,律诗焦急地摇头,手从方向盘上拿开,不知道该往哪儿摆,整个人看起来就跟一个疯子一样。

 

 

 

程嘉月才侧身过来扭转方向盘,将以Z字型在赛车弯道上行驶的赛车拉回正轨。

 

 

 

伴随着“滋滋”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响,赛车终于停了下来。

 

 

 

律诗拍着胸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律诗,你——”

 

 

 

程嘉月差点发作了脾气。

 

 

 

她完全没想到律诗就算是忘了,水平也能烂到这种地步,活脱脱一个傻子!

 

 

 

如果不是她及时出手,刚才自己这条小命说不定就得毁在律诗的手里了。

 

 

 

注意到越过围栏走进来的队友们,程嘉月才一改初衷,帮律诗捋头发,握住律诗的手关怀道:“你没事吧,吓坏了吧?”

 

 

 

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什么情况?”

 

 

 

律诗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一个挺壮的男人把着车门,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律诗尴尬地冲他笑了笑。

 

 

 

“这谁啊?几位哥哥是哪里得罪你了你直说,干嘛带人来砸场子啊?”

 

 

 

程嘉月忙解释说:“她是我一个朋友,想加入DDS。”

 

 

 

“其实她赛车技术很好,只是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所以……”

 

 

 

男人不屑地瞥了律诗一眼,仰天干笑了两声,倏而才低头说:“你跟哥哥开玩笑呢?你当这是哪儿?”

 

 

 

“DDS,全国数一数二的职业赛车车队,像她刚才这两下子连普通驾照都拿不到,你跟我说赛车技术好?还想加入DDS?”

 

 

 

“白哥哥……”程嘉月百转千回地撒娇。

 

 

 

“行了行了,刚才的话我就当做没听见,所幸场地没出岔子,否则我还得叫她赔偿才是了。”

 

 

 

男人恹恹地转身,“没吃午饭吧,叫上你朋友一起去餐厅了。”

 

 

 

男人走出去没几步,就被另外的几个男人围住。

 

 

 

律诗目光从那些人身上收回时,程嘉月已经帮她解了安全带,“律诗,我们先去餐厅吧,待会儿我正式跟几位哥哥介绍你。”

 

 

 

“他们知道你名字了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闻言,律诗点了点头,笑意却不达眼底。

 

 

 

按照她刚才表现出来的水准,程嘉月一旦介绍她是律诗,是曾经那个拿到F1分站亚军的华人时,大家的反应可想而知……

 

 

 

程嘉月去换衣服的空档,律诗去了厕所一趟。

 

 

 

出来时在洗手池边上,撞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律诗?”

 

 

 

水龙头里的水还在哗哗地流,苏佳航手伸在那底下,错愕地眯起眼睛来,“你怎么在这儿?”

 

 

 

他的话音中,带几分轻蔑和自傲。

 

 

 

律诗阖了阖眸子,没打算理他,转身要走。

 

 

 

苏佳航却步伐飞快地上前,堪堪将律诗堵在了墙边。

 

 

 

“我刚才听白哥说程嘉月带了个人过来赛车,说是想加入DDS,原来是你?”苏佳航嗤笑,“你是知道我也在DDS,所以故意过来勾引我,想跟我死灰复燃?”

第九章前男友

律诗盯着面前的男人看。

 

 

 

苏佳航,从她初中时就开始纠缠她的家伙,仗着自己长得人模狗样在学校里有一堆迷妹就自认为了不起,总觉得全天底下的女人都该围着他转。

 

 

 

她记得自己拒绝过他无数次,可现下看来,他是选择性遗忘了。

 

 

 

“变漂亮了,”苏佳航忽的一笑,挑起律诗的下巴就要吻过来。

 

 

 

关键时刻男厕里出来个人,吹着口哨靠近:“苏佳航,女朋友啊?”

 

 

 

律诗抿着唇,微微退了两步。

 

 

 

苏佳航却不客气,勾着律诗的肩膀介绍道:“前女友,看我在队里特意跟过来的,没想到这一见面我才知道,我一直还挺喜欢她的。”

 

 

 

苏佳航笑得一脸稀烂,“大家都挺忙的,死灰复燃算了。”

 

 

 

那男人笑道:“你小子眼光不错,女朋友还挺好看,蛮相配的。”

 

 

 

“那是当然。”

 

 

 

男人冲律诗颔首,算是打了招呼,律诗却一脸茫然地盯着他看,眼睛不肯眨,反倒让他不自在了。

 

 

 

“这——”

 

 

 

律诗忽然灿烂地笑起来,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用格外激烈的方式跟他打招呼。

 

 

 

男人皱眉,笑得有些尴尬,苏佳航的脸色也变了,捞着律诗的手扣住,“你先走,我们待会儿就过来。”

 

 

 

男人点头应好,离开时还回头多瞟了律诗两眼。

 

 

 

“你怎么回事?”苏佳航直勾勾地看律诗,总觉得有些奇怪。

 

 

 

律诗张了两下嘴,发出“呃呃”的声音。

 

 

 

苏佳航怔了怔,“你不能说话了?”

 

 

 

律诗冲着他笑嘻嘻的,看起来,不光是嗓子出了问题,连脑袋也坏掉了……

 

 

 

“嘉月,你朋友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程嘉月没等到律诗,以为她先去餐厅了,可等到地方后却没见律诗身影,反而队长许睿听说她带了朋友过来,关怀了一句。

 

 

 

“她还没来吗?”

 

 

 

程嘉月不紧不慢地坐到了凳子上,喝了一口哥哥们提前给她叫的果汁。

 

 

 

“并没有,我们过来半晌了,没看到一个女孩子。”

 

 

 

“苏佳航来了,不对,他旁边那个女孩子是谁,怎么没见过?”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程嘉月才稍微蹙了蹙眉头,转过身去看。

 

 

 

苏佳航和律诗怎么……

 

 

 

苏佳航搂着律诗走到餐桌边,踢了一脚其中一个队员,“让个位置出来,我女朋友挨着我坐。”

 

 

 

“你女朋友?”那人让了座位,却在看过律诗一眼后有些不太相信。

 

 

 

律诗闻言,不断摆手。

 

 

 

那人才笑道:“吹牛了吧?”

 

 

 

“前女友,心里明明还惦记着我,又不好意思说明白,”苏佳航倒是没皮没脸地胡诌,揽着律诗坐下后。

 

 

 

有人调侃,“那你就主动点,把她重新追回来啊。”

 

 

 

苏佳航笑得眼睛眯起来,回头看着律诗,见她不做表示,他才满意地笑笑。

 

 

 

程嘉月坐在一旁,一时间愣住神没说话。

 

 

 

倒是旁边二郎腿都翘到餐桌上的副队白漾开了口:“嘉月,她不是你带来的朋友么?怎么又跟苏佳航扯不清了?”

 

 

 

“呃……”

 

 

 

程嘉月回过神,“是啊,律诗你和苏佳航他……”

 

 

 

程嘉月把手机递给律诗,律诗乖巧地按键,输入道:司煜衍说是我前任,苏佳航也说是我前任,我到底该信谁呢?

 

 

 

这段话,只有程嘉月看到了。

 

 

 

程嘉月表情有些不太自然,顿了顿才说:“苏佳航上学时,的确追过你很长一段时间。”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在座的各位都听清了。

 

 

 

有人暧昧地吹口哨,也有人聪明,追问:“这么看不起我们DDS?连口都不开?”

 

 

 

“律诗不是故意不跟大家打招呼的,她前几年嗓子出了问题,不能开口说话了,我代替她跟大家说一声抱歉。”程嘉月站起身来,帮着律诗给大家鞠了个躬。

 

 

 

此话一出,众人看律诗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么好看的姑娘不能说话了,真是可惜。”有人感慨。

 

 

 

“所以嘉月,她不能说话且先不说,就之前那个车技你还让她来队里,不是砸我们招牌嘛。”有人起哄。

 

 

 

“不对,你再说一遍她叫什么名字。”注意到重点的,是队长许睿。

 

 

 

程嘉月这才解释:“队长,她叫律诗。”

 

 

 

“就是你现在脑海里想的那个律诗,前度F1分站亚军。”

 

 

 

话音落下,整间餐厅谜一样的安静了下来,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在座没有一个人说话。

 

 

 

律诗一双大眼睛水灵灵地眨啊,眨啊。

 

 

 

“你再说一遍……她,她是律诗?那个年纪轻轻就夺奖无数,十八岁那年就拿到F1亚军的律诗?!”白漾收起了二郎腿,震惊到下巴要掉下来。

 

 

 

“是的。”

 

 

 

白漾爆了一句以F开头的外国粗,倏地从座位上弹起来,一把将坐到律诗身边的队员扯开后坐下:“……女神。”

 

 

 

“刚才都是小的有眼无珠,看在我两分风流三分倜傥的份上,给我签个名,带我赛个车怎么样?”

 

 

 

律诗无辜地眨眼。

 

 

 

刚才他开赛车车门时还瞅她呢。

 

 

 

许睿毕竟是队长,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虽然震惊,却不至于像白漾这么失态。

 

 

 

他站起来,伸出手:“律小姐你好,我是许睿,DDS队长。刚才都是队员们唐突了,律小姐肯加入车队是我们全员的荣幸,我代表大家欢迎你。”

 

 

 

白漾,一个身高直逼一米九的大汉,谄媚地咧着嘴笑:“女神,加入吧,你的三餐我给包了,来回车队我豪车接送都可以。”

 

 

 

其他的队员也开始附和,个个眼冒金光。

 

 

 

“早就听说过律小姐,没想到今天才见到真人,之前怎么没听人说起过你貌若天仙,赛似貂蝉呢?”

 

 

 

“百闻不如一见,这气质这颜值太妙了!”

 

 

 

大家都在夸赞律诗,自诩男友的苏佳航插不上话,却莫名的脸上多出几缕自豪,摆出一副她的成绩都是老子教导有方的模样。

 

 

 

程嘉月呆在一旁,见着面前的景象,垂在身侧的手逐渐攥成拳。

 

 

 

没有律诗以前,整个车队只有她一个女孩,大家都宠着她护着她,而现在……

 

 

 

她松开紧咬着的后槽牙,打破一派和谐的现状:“但是律诗不记得之前很多事情了,包括赛车,她也不会了。”

总裁夫人要矜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夫人要矜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夫人要矜持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