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极品透视神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方慎结局如何

2019-04-17 15:13:44来源:sc作者:寒江独钓

极品透视神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寒江独钓原创小说极品透视神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极品透视神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极品透视神眼免费阅读:人生逆境里,人不如狗。一遭天开眼,透视人间丑恶!玉棺女尸,神秘青铜宝书,古老合金,这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美国CIA,FA自由特工组织,前路艰难险阻,却难挡我脚步。锦绣前程,我注定要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

极品透视神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方慎结局如何

极品透视神眼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017章发飙的母老虎

  开启左眼的透视模式,整个书房里的无论是放在明处的还是藏在暗处的东西都无所遁形。很快,夏雷的视线停留在了一本《考古发现》上。引起他注意的却不是这本书,而是藏在书页之中的一张信签纸。

  夏雷将《考古发现》从书架上抽了出来,然后取出了那张折叠得很好的信签纸。

  信签纸上写着这样一段话:我看了那人拿来的地图,钥匙上的纹路果然是地图的一部分。结合两者,我推断沉船应该在东海九尾岛附近。他要与我合作,我拒绝了他。沉船上的文物都是国家的,任何人都不能据为己有。明天我就去文物局做报告,搜寻沉船的事应该快速启动起来。我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将又是一件震惊考古界的大事。

  “九尾岛?”夏雷心中一动,“那一男一女杀了张教授,抢走了钥匙,我帮那两个人焊接好了钥匙,他们此刻多半在九尾岛附近寻找那艘沉船!他们绝对想象不到我会这么快帮助警方破案,抓到他们的狐狸尾巴!”

  这时江如意从书房门口走了进来,脸上喜气洋洋,“雷子,我给许厅长打了电话了,我告诉他我找到了重要的证据,嗯,我还顺便打了黄长海一个小报告。咯咯,想起就觉得解气。”

  夏雷笑了一下,“你应该怎么谢我呢?”

  江如意走了过去,直盯盯地看着夏雷,面带笑意,“你想我怎么谢你呢?”

  “我想……算了,我不想再吃川菜了。”夏雷放弃了。

  江如意笑道:“你能这样想最好,我两百块都省了。”

  夏雷将张教授留下的信签纸放到了江如意的手中,“虽然你是一只铁公鸡,但我还是好人做到底吧。这是张教授留下的纸条,上面提到了一个地址,你带着人去多半能抓到那两个疑犯。”

  江如意跟着就打开了信签纸看上面的内容。

  夏雷说道:“我帮忙就只能帮到这里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我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我走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再联系我吧。”

  “等等。”江如意叫住了夏雷,一脸惊讶的神色,“你是怎么找到这张纸条的?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们警方技术组的人怎么没找到呢?”

  夏雷指了一下书柜,“我本来是想找本书看的,没想到就在一本书中发现了这张纸条。”

  “这……也太巧了吧?”江如意很惊讶的样子。

  夏雷笑了笑,“你不是说过吗,我是你的福星嘛,我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碰巧而已。”

  江如意却还用狐疑的眼神盯着夏雷,肚子里也装着一肚子的疑问。警方技术组的专家什么都没找到,夏雷一来不见找到了证据,就连抓捕罪犯的线索都扎到了,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呢?就像是福尔摩斯!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随即又传来了黄长海的声音,“江如意!你身为局长知错犯错,这里是凶案现场,你怎么能带一个不相干的人进来!”

  夏雷和江如意顿时愣了一下,都很惊讶的样子。

  “那讨厌的家伙怎么来了?”夏雷问道:“如意,你确定你是给什么许厅长打的电话吗?”

  江如意点了一下螓首,“是啊,我给谁打的电话我还能不清楚吗?许厅说马上就派人过来协助我。”

  “那个许厅长不会派黄长海来协助你吧?”

  “不会吧,我觉得他对黄长海没什么好印象,不然也轮不到我当局长啊。”江如意跺了一下脚,好不懊恼的样子,“可是,黄长海那家伙怎么来了啊?”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黄长海就出现在了书房门口。跟随黄长海来到还有几个警员,他们看见江如意的时候很不自然地避开了江如意的视线。

  “黄……黄局,你怎么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江如意一见黄长海气势就矮了一节,很心虚的样子。

  黄长海冷笑了一声,“江局,你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你怎么能把这小子带到这里来?你这是在破坏现场!”

  “我……”江如意正要说话,她身后的夏雷伸手在她的大腿后侧使劲地掐了一下,她的嘴巴一下子张成了橙子形状,但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夏雷凑到了她的耳朵边上,轻声说道:“你如果想让他抢走你的功劳的话,你就把我发现的证据和纸条的事情告诉他。”

  “你要死啊,好疼,你不知道挑个肉多的地方掐啊……”江如意咬着牙齿说,她的声音就只有她和夏雷能听见。

  肉多的地方,她指的是屁股吗?

  那个地方夏雷可不敢下手,“你那么怕他干什么?你是猪啊,怎么教都教不聪明!他是你的下属,你现在还掌握着破案的证据和线索,你不敢对他凶一点吗?”

  江如意微微呆了一下,“是啊,我为什么不可以呢?我才是局长啊!”

  “江局,你没听见我和你说话吗?”黄长海咄咄逼人地道:“我在等你的解释!”

  江如意做了一个深呼吸,忽然破口骂道:“解释你个头啊!黄长海,你给我闭嘴!”

  黄长海顿时愣在了当场,整个书房也都安静了下来。几个警员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江如意的身上,毫无疑问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江局”发威,这足以让他们惊讶好几分钟的了。

  “江……”黄长海想要说话。

  江如意又打断了他的话,“我让你闭嘴你没听见吗?我才是局长,你不过是我的一个副手,是备胎,这里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我带人来怎么啦?我这是为了破案!再看看你,你除了给我添乱,你还能干什么?”

  她的嘴巴就像火力全开的米尼岗多管机枪,她的唾沫星子就是喷射而出的机枪子弹!

  江如意又指着书房的门口厉声说道:“黄长海你现在给我回局里待着,你们几个留下来办案。”

  几个警员一齐看了一眼黄长海,似乎是在等他的指示。抑或则是在观察,审时度势,以便选好阵营。

  黄长海这才回过神来,他哈哈冷笑了起来,“江如意,我黄长海还轮不到你这个临时局长来指挥!”

  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好大的口气,她指挥不动你,我来指挥你怎么样?”

  声音落下,一个身材高瘦的警官出现在了书房门口,他的肩上佩戴着缀钉着银色橄榄枝的二级警监衔。他面色平静,但不怒自威。

  夏雷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但凭借他肩头上的警监警.衔也猜到了他的身份,他就是江如意口中的许厅长。果然,他很快就看到了他的工作牌上的名字,许正义。

  许正义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身后还跟着好几个警员,有提着工具箱的技术人员,也有带着枪支的刑侦人员。他们以出现,站在书房门口的几个北拱区分局的警员立刻就让开了路,一个个站得远远的。

  看到许正义,黄长海先生愣了一下,然后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他伸出双手,谄媚地道:“许厅,你这是来指导工作的吧?”

  许正义却直接从黄长海的身边走了过去,根本没与黄长海握手。

  黄长海的脸都涨红了,他尴尬地缩回了手去,“许厅,我刚刚才和江局讨论案情的进展。我已经掌握了重要的情报,掌握了疑犯的相貌特征。许厅你看,这是疑犯的素描画像。”

  黄长海拿出的正是江如意画的两个疑犯的素描画像。

  江如意气道:“黄长海,你要点脸行不行?那是雷子口述,我亲自画的,什么时候成了你掌握的情报了?”

  黄长海厚颜无耻地道:“江局,我知道你立功心切,不过呢,有些是是急不来的。”

  “你……”江如意气结当场。

  夏雷说道:“黄局,你说你掌握了重要的情报,那你一定知道这两个疑犯的真实身份了吧?也知道这两个疑犯现在藏在什么地方准备干什么了吧?”

  “我……”黄长海也说不出话来了。

  许正义的视线落在了夏雷的身上,很奇怪,他的目光里居然有点鼓励的意味。

  夏雷接着说道:“黄局,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破案上,而是在如何拖延江局破案以便让她下台之上吧?”

  “你胡说八道!”黄长海已经无法保持镇静了。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不知道的江局都知道,事实上,江局已经破了这个案子。”

  “呃?这是怎么回事?”许正义很惊讶的样子。

  江如意赶紧将夏雷发现的东西放在了书桌上,然后做了解释,“许厅,这是疑犯留下的证据。这块指甲上有血迹,有发丝,我们可以根据DNA分析,找出疑犯的真实身份。还有,这是张教授留下的纸条,它指出了疑犯有可能在的地方,事不宜迟,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头行动,一边分析和比对疑犯的真实身份,一边实施抓捕。”

  许正义看了看那块放在纸巾中的指甲,又看了看张教授留下的纸条,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如意,干得不错啊,你怎么会想到再次来现场寻找证据呢?”

  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嘴角也忍不住浮出了一丝笑容,“我觉得无论那个凶手做得多隐秘,多干净,这个现场肯定会留下一下与他有关的东西。上次没找到,那是我们不够细心。这次我仔细找了一下,还真就从吸尘器的储尘筒里找到了这块指甲。然后,我又从一本书里找到了张教授留下的纸条。”

  “好,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你。”许正义高兴得很。

  江如意又看了夏雷一眼,漂亮的眼眸中满是感激与喜悦的意味。

  夏雷的心中也很高兴,他一点也不介意江如意拿走他的功劳,因为他要了这份功劳根本就没用,但这对江如意的前途来说却是非常重要的。

  许正义看着黄长海,语气就不友好了,“黄长海,你先回去吧,等这件案子破了之后我再找你谈谈。”

  黄长海的脑袋顿时耷拉了下去。可以预见的是,许正义找他谈的事情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就在许正义打电话调人过来,几个技术人员处理证据的时候,江如意凑到了夏雷的身边,伸手使劲地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夏雷冷不防她来这一下,咬着牙说道:“你干什么啊?”

  “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我们扯平了。”江如意笑得很小声,“回头姐请你吃西餐,这次是真的,绝对不是两百预算的川菜。”

  然后,她又在夏雷的屁股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夏雷疼得龇牙咧嘴的,恨不得也伸手去掐她的屁股几下,那多肉的地方掐起来肯定很舒服吧?可他最终没敢付诸行动。让他郁闷的是,他的那啥居然被江如意的这两下给唤醒了,布料也难以遮掩它的侵略性……

 

0018章漂亮嫂子

  就在发现证据的当天晚上警方就在九尾岛抓到了两个疑犯,江如意用微信给夏雷发了现场照片,正是那天照他焊接钥匙的西装男和性感女郎。

  这个案子到这里便算告破了,江如意的局长位置也算是坐稳了。至于那艘沉船里面有些什么珍贵的文物,那却是难以猜测的了。夏雷也一点都不关心,他的整个心思都在学习上了。

  下午从雷马工作室回来的时候他便去了一家书店,买了上千块的书籍。有英语、德语、日语、法语等等学习外语的书籍,也有机械加工类的专业书籍。这些书籍装了两大箱子,好几十本,普通人要学习和掌握它们,没个十年以上的功夫几乎不可能。

  夏雷却不需要这漫长的十年以上的时间,就在看了江如意给他发来的照片之后的一个小时里,他已经看完了一本《英汉词典》。他看书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他并不着急去理会字句的含义,只是用眼睛快速地扫视一遍,看过就算。

  合上书本,夏雷闭上了眼睛,他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所看过的内容,每一篇,每一段,每一句,甚至每个标点符号都一一呈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学习外语最难的就是背单词,他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记下了整本《英汉词典》,这样的进度,他要掌握英语这门外语又何须几年十年的时间呢?

  “哥,你房里还亮着灯,这么晚了你还在干什么呢?”门外传来夏雪的声音。

  夏雷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这才发现已经过来午夜十二点了,他说道:“我在看书。”

  “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你还要去店里,不要太累了。”夏雪关切地道。

  “嗯,我这就睡,你也去睡吧。”夏雷关了灯。

  “哥,我明天去店里帮忙吧。”夏雪说。

  “不用,店里没什么要忙的,有我和小安就够了。”夏雷说。

  “那我还去学校做补课。”门外传来了拖鞋的踢踏声,夏雪回她的房间去了。

  夏雷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脑海里却还在回想《英汉词典》上的内容。他很兴奋,根本就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夏雷带着几本书去了雷马工作室,他到的时候才发现马小安已经在工作室里忙活了。

  “怎么这么早?”夏雷感到有些意外。

  马小安笑着说道:“我睡不着,早点来做事,我们的工作室就能早点开张,呵呵,我迫不及待地想那一天快点到来。”

  夏雷笑了一下,“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兄弟俩齐心,雷马工作室一定会成功的。”

  马小安的视线落在了夏雷手里捧着的一大摞书上,好奇地道:“你带那么多书来干什么?都是一些什么书啊?”

  夏雷说道:“都是一些工具书,《焊接工程师手册》、《精密机械加工》什么的,等会儿装修师傅过来的时候我想看看。”

  “你拿这么多书,你看得完吗?”马小安的眼眸里充满了疑惑,正常的情况下,一个人拿一本书就足够看了,哪有夏雷这样一次带那么厚几本的?

  夏雷却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他的心里悄悄地道:“你要是知道我昨晚背下了整本《英汉词典》和《英语语法》,不知道你还会这么想吗?”

  两人忙活了一会儿装修师傅就骑着一辆货三轮来,带着他的工具和装修材料。

  按照夏雷的计划,店里的墙壁要重新粉刷一下,天花板要换成新的石膏板,整体要给人一种干净整洁的感觉。工具和设备也要重新摆放,合理利用空间。总之,这个店整体将提升一个档次,不再是以前那种街边小店,它将成为那种又实力,有品位的工作室。

  开个工作室,如果成天接一些焊接破烂车厢,补个电饭锅什么的活,那就没意义了。夏雷想要的是更高端一些的订单,比如高难度焊接,精密机械部件加工等等。这也是他成立雷马工作室的初衷。

  装修师傅进场开工之后夏雷便搬了一把椅子出来坐在门口看书,马小安无事可做,最后干脆去给装修师傅打下手去了。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夏雷也看完了两本厚厚的专业书。

  就在夏雷和马小安准备请装修师傅去附近的小饭馆吃饭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大众POLO车停在了马路边上。

  江如意从车上走了下来,白色的短袖圆领T恤,黑色的紧身短裙,搭配一双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她的出现就像是夏日里的一道清凉的风景,让人爽心悦目。

  然而夏雷看到的却不止这些,他还看到了一条黑色的蕾丝花边,一条紫色的文胸。然后,这些东西又都消失在了他的眼里,林荫下的江如意仿佛刚从山洞里走出来的原始部落的姑娘,正准备去采摘一片树叶遮掩害羞的身体……

  夏雷身上的一块布料微微紧张了起来,他也赶紧移开了视线。可他的脑海里却还残留着一抹雪白的美景,江如意的翘臀很性感,这是他透视了人家好几次总结出来的结论。

  “我为什么总是控制不住透视她的欲望呢?”这个问题又在夏雷的脑海里冒了出来,然后他还是想不通这一点。

  马小安啧啧地赞叹了一声,他在夏雷的身边压低声音道:“嫂子的身材真好啊,看来你是不会和我们一起去吃饭了。去吧,泡未来嫂子才是正事,装修师傅由我来招呼。”

  “嫂子你个头啊,我要跟你说几次你才相信呢?我和她没什么的。”夏雷其实挺无语的。

  马小安嘿嘿笑了一下,“你说一万次我都不相信。”

  夏雷,“……”

  “雷子!”江如意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甜甜好看的笑意,“这就是你的工作室呀?不错嘛。”

  “马马虎虎吧。”夏雷看着她,“你今天不用上班吗?穿成这样。”

  江如意说道:“案子破了,上面给我三天假期,我这不正在休假吗。我穿成这样不好看吗?”

  夏雷笑着说道:“好看,不过就是不像警局的局长。”

  江如意白了他一眼,“不上班谁还穿警.服啊?不上班我就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人,我当然要穿好看的衣服,不然白瞎了我这幅好身材了。你说是不是?”

  夏雷心里道:“是你个头,臭美。”

  马小安一脸谄媚的笑容,“嫂……哦,江姐好。”

  江如意也笑了一下,“马小安,刚才你不是说要请装修师傅去吃饭吗?你怎么还在这里?”

  马小安,“……”

  几秒钟后马小安带着装修师傅消失在了江如意和夏雷的视线之中。

  夏雷这才说道:“你把人家小安支走干什么?”

  江如意笑道:“不支走他我怎么请你去吃西餐呢?多一个人,那得多花好多钱的。”

  夏雷愣了一下,“我不过随口说说,你真要请我吃西餐啊?”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江如意挽住了夏雷的手,“走吧,餐桌我都定好了。”

  夏雷反倒有些局促了,“我穿这么漂亮,我却穿一身工作装,不合适吧?”

  “你放心吧,你的衣服我都给你带来了,就在我车里,你在车上换好了。”江如意说。

  “啊?”夏雷讶然地道:“你怎么会有我的衣服?”

  “当然是去你家拿的啊,你妹妹在家,不然我怎么知道你的工作室在什么地方?”江如意推着夏雷往前走。

  夏雷硬着头皮上了车,车上果然放着一套他的西服,连皮鞋都带来了。江如意还真是挺细心的女人。

  “快脱呀,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换衣服呀。”江如意催促道。

  夏雷尴尬地道:“你看着我我怎么脱啊?”

  “你光屁股的样子我都看过,你有什么好害羞的?”

  “那是小时候好不好!”夏雷的脸都红了。

  “小时候的身体不是你的身体吗?”江如意白了夏雷一眼。

  夏雷无语地看着她,他想说的是小时候的丁丁就好比是豇豆,但现在的丁丁还能是豇豆吗?豇豆都换香蕉了,那能是一样的吗?

  “哎呀,你真是麻烦,算了,我不看你行了吧?你快点。”江如意扭过了头去。

  夏雷叹息了一声,伸手脱掉了汗衫。江如意很老实,这个过程里没有回头看他。却就在他脱掉身上的工装裤只剩下一条三角裤的时候,江如意突然回过了头来直盯盯地看着他。

  “哈哈!”江如意笑得很开心,奸计得逞的样子,她的视线落在那个地方,那隆起的高高的一团似乎触动了她的什么敏感的神经,她的粉脸一下子就红了一大半,她跟着又啐了一口,“你吃的营养都用在那个地方了吗?下流!”

  夏雷,“……”

  一边骂人下流,她的视线却没有离开那个下流的地方。

  夏雷也有些恼了,豁出去了,他抓着松紧绳假装往下拉,一边说道:“你应该有带我的内裤来吧?你想看,我就换给你看。”

  “呸呸呸!我才不稀罕看呢!谁看谁生针眼!”江如意不好意思了,跟着扭过了头去。

  夏雷笑了,他觉得他大概是找到江如意的弱点了。然后他的左眼微微一跳,江如意的衣物全都水雾一般蒸发掉了,剩下的是一道光溜溜的风景,纤腰蛮蛮,翘臀丰腴。她用眼睛非礼他,他怎么也要回敬一下不是?

 

0019章白眼小子

  半个小时后江如意驱车来到了海边的一家西餐厅。中午吃西餐的人并不多,餐厅里只有十来个客人。

  江如意和夏雷坐在了一张靠近落地窗旁边的餐桌上,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一片干净的沙滩和蓝色的大海,景色着实不错。

  第一次吃西餐,夏雷显得有些笨拙,不过他很快就适应了。

  “雷子,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江如意举起了红酒杯,“我敬你一杯吧。”

  夏雷笑道:“如果你真心想谢我,那就再加一只龙虾吧。”

  江如意忽然脱掉了高跟鞋,一抬脚踢在了夏雷的大腿间。

  猝不及防之下,夏雷赶紧夹.紧了双腿,一边紧张地道:“你干什么啊?这里可是餐厅。”

  江如意把踢人的腿往回抽,但夏雷却担心她再使坏没敢松开。两人一个抽一个夹,都不清楚对方的目的,以至于两人都尴尬得要死,也紧张的要死。也不怎么的,几下对峙之后,夏雷忽然松开了双腿,而江如意的那只脚却因为惯性狠狠地撞在了夏雷的那什么之上。

  脚掌与非脚掌的碰撞,没有火星,也没有爆炸的声音,但它像是一次剧烈的化学反应,两人的身体在那一瞬间都凝固了下来。

  “你……”夏雷的嘴巴张开,说不出话来了。踹在他那什么之上的那只脚没给他带来半点不舒服的感觉,反而是太舒服了,太刺激了,以至于说不出话来了。

  江如意的脸上已经找不到一块没红的地方了,愣了一下,她慌忙缩回了脚,不敢看夏雷的眼神。她埋下了头,心里却在悄悄地回味那一刹那间触碰的奇妙感觉,仿佛是触电,酥酥麻麻。她那颗漂亮的脑袋瓜子里也莫名其妙地浮现出了某些水果和蔬菜,比如香蕉,比如黄瓜什么什么的。

  就在万分尴尬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走到了两人就餐的餐桌边。

  英俊儒雅的青年,不俗的气质,还有迷人的笑容,就连声音也都带着迷人的磁性,“如意,真的是你,你变得这么漂亮,刚才我都不敢认你了。”

  “你是……”江如意看着青年的俊美的脸庞,忽然想起了什么,欣喜地道:“许浪!真的是你,你被分配到什么地方去了?”

  “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京都一个机关里去了,这次我调回来了。”许浪的脸上保持着迷人的笑容,“我这一次回来就听说你破了一个大案,还做了北拱区分局的局长,厉害啊,我们在警察学院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有这么厉害呢?”

  夏雷从两人的对话里听出来,这个叫许浪的青年是江如意大学同学。人家同学见面,他在旁边就显得有些不合适了。他看了江如意一眼,正准备找个借口离开的时候许浪却向他伸出了手。

  “你是如意的男朋友吧?”许浪很有风度地道:“你好,我叫许浪,请问先生贵姓?”

  许浪是站着的,夏雷也不好坐着,出于礼貌他也站了起来,伸出手与许浪握了一下,一边说道:“免贵,我姓夏,夏雷。”然后他笑着说道:“不过我不是如意的男朋友,我们是发小,一起玩大的好朋友。”

  “原来是这样,很高兴认识你。”许浪松开了手,嘴上说着客气的话语,但视线去移到了夏雷的手掌上。

  夏雷不是什么公子哥,干的工作也不是坐办公室的轻松活,他的手掌上有厚厚的老茧。细心的人很容易从这点猜到他的工作性质,也就能猜到他的社会层次,身家收入什么的。

  似乎是猜到了这些,许浪的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

  这个表情的变化很隐秘,但夏雷现在的眼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看到许浪看了一眼他的手掌,然后就皱眉头了,他的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

  在社会上打拼的这几年,他什么白眼没见过?这个许浪一开始还很客气,可发现他手上有老茧就皱了眉头,这不是看不起他这样的蓝领劳动者是什么?不过,他并不在意,他有容人的气度。

  “坐下聊吧。”江如意邀请许浪入座,“你还没吃吧?干脆一起吧,我请客。”

  许浪笑着说道:“要请也是我来请啊,哪有女士请客的道理。不过我不是一个人,我在等我叔。”

  “你叔?”江如意想了一下,“我想起来了,你叔不就是许正义许厅长吗?他也要来呀?他人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许正义从餐厅的大门进来,许浪向他招了一下手,他看见了,随即向这边走了过来。

  “许厅好。”江如意站了起来主动跟许正义打招呼。

  许正义摆了摆手,小声地说道:“非工作场合不以职务相称,影响不好。”

  江如意尴尬地笑了笑,替许正义移开了一张餐椅。

  许浪也说道:“叔,我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如意,我们在警察学院读书的时候是同学,干脆就一起坐吧。”

  许正义点了一下头,入座了。他看了夏雷一眼,不过没打招呼。

  夏雷本想招呼一下他的,可以想到他和许正义只是见过一面,之前就连一个正式的招呼都没有,想想也就算了。他的骨子里也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别说许正义是厅长,就算许正义是省长,他也是不会刻意去巴结的。

  许浪招了一下手,一个侍者捧着菜单走了过来。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侍者很有礼貌。

  许浪说道:“给我来三份龙虾,一瓶五年份的红酒,爱斐堡的就行。”

  “好的,我记下了。”侍者说。

  许浪又看着夏雷,说道:“夏先生,第一次见面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喜欢吃什么?我帮你点。”

  夏雷淡淡地道:“谢谢,我刚吃过了,不需要了。”

  许浪也干脆,他对侍者说道:“那就这样吧。”

  “好的先生,我这就让厨房准备。”侍者说道。

  江如意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侍者,“等等,再去掉一份龙虾吧,我其实也吃得差不多了,不想再吃了。”她又笑着补了一句,“再吃的话我恐怕会长胖。”

  其实,如果许浪直接点四份龙虾,而夏雷也不拒绝的话,她是不会拒绝的。许浪看夏雷的眼神有些特别,表面上虽然客客气气,但她却不是后知后觉的愚钝的女人,她早就看出许浪看不起夏雷了。这让她也有些不高兴了。

  许浪有些尴尬地道:“如意,我们两年没见了,我从京都调回来,以后可就是同事了,你这点面子要给吧?再吃点,我们喝点酒。”

  “我……”江如意看了夏雷一眼。

  夏雷却没有留意到,他还在想着找个什么借口离开。

  这时许正义开口说道:“就是,如意,许浪这次调回来会在技术科工作,以后你们便算是同事了,少不了打交道的时候,大家难得聚一次,你就不要扫兴了。”

  许正义开口说话了,他的面子江如意却不敢不给,她点了点头。

  夏雷也想好了离开的借口,他说道:“我店里还有点事,三位慢用,我就失陪了。”

  “雷子……”江如意欲言又止,她不想夏雷离开。

  许浪笑着说道:“那就不送了,下次再陪。”

  许正义只是看了夏雷一眼,由始至终都没有和夏雷说一句话。

  却就在这时,过道里款款走来一个女人。黑色的长裙,黑色的低跟皮鞋,黑色的墨镜和手袋,身高腿长的她就像是从电影里走下来的女刺客,浑身都透露着冷傲和危险的气息。她的视线从一出现便锁定在了夏雷的身上,这个餐厅里的所有人似乎都被她排除在外了,不曾多看一眼。

  虽然那幅墨镜遮住了她的眼和一部分脸,但夏雷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来,龙冰。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夏雷的心里很奇怪,也忘记要离开了。

  许浪却没发现龙冰,他看了夏雷一眼,有些不悦地道:“夏先生,你不是要走吗?”

  夏雷这次回过神来,正要说话,龙冰却已经走到了餐桌边。龙冰直盯盯地看着她,把他准备要说的话又堵了回去。

  许浪和许正义还有江如意这才发现龙冰。

  江如意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复杂了起来,因为她见过龙冰,知道这是一个多么神秘和厉害的女人。她想跟龙冰打个招呼,却发现人家由始至终都只是看着夏雷,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请问小姐你是?”许浪讶然地看着与龙冰,他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惊艳的神光。

  这时许正义忽然站了起来,神色也有些紧张,“龙……龙小姐,你、你怎么来了?”

  龙冰这才看了许正义一眼,她的声音冷冰冰的,“嗯,许厅长,我找夏雷谈点事。”

  “叔,你们认识啊?”许浪笑道:“你怎么不介绍一下呢?”他跟着站了起来,向龙冰伸出了手,很有风度的样子,“我叫许浪,很高兴认识你,小姐你贵姓?”

  龙冰却连手都没有伸一下,反而又将夏雷身边的餐椅拉开。

  夏雷有些不解地道:“你干什么呢?”

  龙冰说道:“我三年都没请人吃过饭了,今天想请你吃顿饭,请坐。”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了。

  许浪的一张脸顿时涨红了,脸上也多了一丝怒意,大有要发作的迹象。他身边的许正义忽然在桌下踢了他一下,然后紧张兮兮地瞪了他一眼。

  许浪不是傻子,顿时明白了过来。能让他叔这样紧张地暗示他的女人,不管她是什么身份,那都不是他能得罪的女人!可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如此神秘,大有来头的女人,她怎么会对一个满手老茧的小子这么恭敬客气呢?他想不明白!

  “不好意思,能请你们换一桌吗?我想单独和夏雷谈谈。”龙冰说。

  “呵呵……”许正义的老脸其实早就挂不住了,但这个时候却还是能装出一副笑脸,他笑着说道:“好啊,你们慢慢谈,我们就不打扰了,我们换一桌。”

  龙冰又安静地看着夏雷,“请坐。”

  夏雷苦笑了一下,硬着头皮坐了下去。他猜测着龙冰这次找他的目的,可他怎么也猜不到。

  过道上,许浪低声问道:“叔,这姓龙女人是什么来头啊?”

  许正义压低了声音,“我不清楚,不过,她一个电话就能让反贪局的人让李青华在二十分钟里下课,在警局也随便用枪指着警察局长的头,你说她是什么来头?”顿了一下,他凑到了许浪的耳边,声音更小了,“还有,江如意能当局长,我听到的消息是她的意思。你小心一点,千万别惹到她。”

  许浪的背皮上忽然就凉飕飕的了。

极品透视神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极品透视神眼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极品透视神眼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