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宫墙难越空长恨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南柒小说全文

2019-04-15 15:15:12来源:BS作者:南柒

宫墙难越空长恨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南柒小说全文免费在线欣赏,宫墙难越空长恨精彩章节在线阅读:她是药王谷的天之骄女,可却被他折断了羽翼,囚禁在了地牢中,只因……他的心上人,需要她的血续命。她是他明媒正娶的正妻,却被他毒瞎了双眼,送入青楼,他们的孩子,也被冠上‘野种’之名。匕首入腹时,傅意宁说:只望来生,再不遇君……

宫墙难越空长恨免费全文在线阅读-南柒小说全文 宫墙难越空长恨精品章节在线阅读

第1章

  深牢中,傅意宁赭衣破烂,全身上下遍布伤痕。

  门口传出铁门声响,明黄身影走进她的视线之中,分外刺目。

  他身姿矜贵清傲,仿若是黑暗中最后的一道光。

  傅意宁眯着眼,嘴角苦涩:“煜师兄,你来了……”他是晋国最尊贵的陛下,也是她这一生的心魔。

  龙泽煜的神色微闪,一掌呼到她右颊上,他手下的力气大得惊人:“何人允你直呼朕的名字?”

  她的头被他扇到了另一侧,右脸高高肿起,泛着红印。

  脸颊疼,可是心更疼。

  傅意宁轻笑起来:“三年了,你答应过我……这一次,会让我见云儿……并且放我们离开。”

  “离开?”龙泽煜眼神晦暗,扼住她的颈脖:“你要去哪?”

  傅意宁长期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色,因为呼吸紧促而涨红起来:“哪都比这好。”她已经整整三年不见天日,甚至……她都没有好好抱过她的孩子。

  “巫医说阿季的病情恶化,你如果走了,谁来为她续命?你该记住,在你用阿季的性命作为条件威胁朕,让朕准许你生下那个贱种的时候,你的一切,都必须由朕掌控!”

  “所以,你哪里都别想去!”

  他手下的力气越发大,叫傅意宁几近窒息,她艰难地说着:“云儿也是你的孩子!”他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龙泽煜将她往墙壁上重重一甩,鲜血自她的额头流淌下来,他皱起眉峰:“朕的孩子?那分明是你与龙泽言生下的野种!”说着,他拿起匕首,割在她那已是伤痕满布的小臂上。

  傅意宁瞪圆眼眸,心底被污蔑的痛意让她忍不住想为自己平反,这三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挣扎,甚至打破了龙泽煜手中的瓷碗。

  龙泽煜又是一巴掌打到了她的脸上,扬手时,还伴随着凌厉风声,要知道那小半碗血,足以为林季昕续三天性命。

  傅意宁的耳边传来嗡嗡作响,额头与手臂还都在滴着血,可她却像是察觉不到疼痛,嘴中依旧解释着:“云儿是你的孩子,是煜师兄你跟我的孩子!肯定又是有人在背后乱嚼舌根了,煜师兄,你不要信他们。”她不说分由地伸手攥住了龙泽煜的衣袖。

  他浑身一僵,冷脸将她一把甩开,扬起嘴角,讥笑着:“那日朕可是亲眼看见你进了他的房间,一夜未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可以对流言蜚语视而不见,却没有办法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傅意宁倒在地上,手臂不停淌着鲜血,狼狈不已:“我……”

  望着她如斯模样,龙泽煜心头更是愤恨,又拿起匕首,割破另一处地方,鲜血滴嗒的声音,刺入傅意宁耳中,也刺入她的心里。

  他,究竟是不会在信自己了吧!

  玉碗盛满了她的血液,龙泽煜照常交给身旁太监,他自个儿却难得地留了步:“阿季心地善良,念及你这些年献血有功,特意让朕今日接你入宫住下,免得脏了血。”

  “那我岂不是还应该感恩戴德?”傅意宁笑得讽刺,也明白解释毫无作用,干脆慢慢坐起,撕了块布包在方才的伤口上,手脚利落。

  看着她这副模样,龙泽煜心中升起无名之火,用力攥住她方才的伤口,瞬间血流不止。

  龙泽煜指尖泛起温润,他却只当没有发觉般,扯着她,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第2章

  路上,傅意宁很是顺从,她仿佛忘了这三年以来,他带给她的所有痛楚,只想这样跟着他,一路走下去。

  可才一入椒房殿,看见屋内站着的林季昕时,傅慕宁的零星希望就已经破灭。

  她被大力甩开,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而刚刚一直攥着她的那只手,却环上了林季昕的细腰。

  林季昕迎了上来:“妹妹,你可总算肯回宫住了,我知道你心里怪我……可我也是……”

  她的话尚未说完,龙泽煜便抱她更紧,声音是傅意宁许久没有听过的温柔:“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一些,若不是这个毒妇给你下毒,你又怎么可能会遭三年的罪?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

  傅意宁心头刺痛,不敢正眼去瞧他们恩爱情景,低着头:“我的云儿呢?”她不愿再去争论这些事,反正……龙泽煜从未想过相信她。

  “在西厢房休息。”林季昕的眼角闪过暗光,抢着应答。

  傅意宁不顾身体虚弱,迈开步伐离去,而在她身后,龙泽煜正晦暗不明地望着她那单薄的身影。

  她来到西厢房,望着榻上睡得安稳地小人,五官小巧,蜷缩地睡着,傅意宁心下一软,动作轻柔地将她抱起来,眼泪砸吧下来,可换来得,确是云儿的一声尖叫。

  傅意宁心中一跳,她轻手轻脚地掂着云儿,可小人却越哭越惨。

  门被推开,来得只有林季昕一人。

  傅意宁怀中啼哭不止的云儿一见林季昕,即刻便止住了啼哭,甚至忍不住一个劲地打着哆嗦。

  傅意宁眸光掺冷,将云儿搂得愈紧:“你对云儿做了什么?”她为何会这样怕她……

  闻言,林季昕一笑,带着三分妩媚,没有了方才的温婉善良:“本宫没干什么呀,只不过就是……平日里,她太不乖,哭得本宫糟心,便教导了她几回,你也知道多掐几次这小孩也就记事,再不敢在本宫跟前哭了。”

  说着,她还故意摆弄起丹蔻,又长又尖:“阿煜政务繁忙,许些时候都不能来椒房殿,本宫便只能回忆往事,可每想起一次你那嚣张嘴脸,本宫就会觉得心里实在憋得慌,可姐姐你又身在地牢……自然只能让你的女儿替你,让本宫来出出气了……”

  傅意宁打着寒颤,手指不稳地掀起云儿的衣袖,胳膊上青紫痕迹明显。

  她咬紧牙关,扑上去,一手抱着云儿,一手攥紧林季昕的脖子,面露狠色:“她还是一个孩子!你怎能下此毒手,你于心何忍?!”

  “阿煜!妹妹她要掐死我,你快来救我啊……”她高声叫得分外凄厉。

  龙泽煜闻声进屋时,只见傅意宁煞红了眼,她手下的林季昕更是连一口气都提不上来。

  他面色一沉,将她掐着林季昕脖子的那只手往后一扭,傅意宁整个人都向地板栽去,脑袋阵阵眩晕,刚止住血的伤口又是一片温润流淌,可怀中的云儿却仍被她护得分外安稳。

  傅意宁抬眼之间,只看见龙泽煜将林季昕护在怀中,关怀备至,她从未见过他那样温柔的眉眼,只可惜……不是对自己。

  傅意宁心头染上落寞,却有一支小手抚上了她流血的额头,她强憋住眼泪,冲云儿一笑,将她搂得愈发紧。

  “娘亲……”一道极其微弱的声音,傅意宁心下大喜,她手指颤抖地摸了摸云儿及肩的黑发。

第3章

  可偏偏,这世间就是有人瞧不得她们母女情深:“阿煜,妹妹她……好似疯了一样,将云儿掐得满身淤青,还想要致我于死地。”

  林季昕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落,颠倒黑白:“妹妹,我知晓你恨我,可云儿是你的亲生女儿,她是无辜的,你怎能对她也下此狠手呢?”

  “还说什么,这不是阿煜的孩子,死了也无妨,可这也是一条生命啊……”

  “你胡说!”傅意宁一惊,连忙反驳了她:“分明是你虐待了我的云儿!”若不是事关于云儿,她也不会这样激动。

  傅意宁性格直率,自然抵不过林季昕的舌如莲灿。

  林季昕眼角泛过冷意,却只是依偎在龙泽煜怀中,低低抽泣。

  她素来聪明,自然知道,此时……沉默就是最好的解释。

  “贱人!都到了这个时候,你竟还要狡辩?朕方才可都看在眼里!”龙泽煜瞪着傅意宁:“阿季性子温婉,又素来是将云儿视作己出,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你怕人人都像你一样,是个蛇蝎心肠的毒妇!”

  傅意宁唇瓣微动,心中的涩意让她不再多说,与云儿蜷缩在一块:“煜师兄……求你放我们走好不好?我们母女二人去躲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再不出来碍你们的眼。”

  “你若是想要血,我可以一次性供给,要多少都没关系,只需要给我留条活路。”说着,她掀开衣袖,血水与泪水混合,滴在手臂的伤疤上。

  触及那一片伤疤,龙泽煜瞳孔一缩,竟是松开了林季昕,朝她走来,他攥住她的下颌,冷冷道:“你若是敢走,我必定让你的爹娘去陪你那早死的弟弟。”

  傅意宁不可置信地望着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怎么说也是你的师父师母!”她望向他,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龙泽煜嘴角勾起讽笑:“朕说过,你的性命,你的一切都应有朕来支配!你若是敢走,那朕只能将这惩罚归于你最亲近的人身上……”她如果敢离开,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傅意宁浑身颤栗,呼吸渐渐停滞,冷笑一阵,他早已变成了她不认识的模样。

  她心头升起恨意,一双杏眸中斥满警惕,眼神在他们二人之间扫视,往后退了退,唯恐他们伤害云儿。

  看着傅意宁的反应,龙泽煜眸光微冷,他将她逼到一处角落,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当龙泽煜触及到云儿那张肖似傅意宁小脸,心头一软:“将孩子给朕瞧瞧。”

  傅意宁拼命摇头,神情中掺着畏惧。

  “给朕!”龙泽煜眉眼间含着不耐,手脚粗鲁地将云儿从傅意宁的怀中提了起来。

  傅意宁惊慌失措地伸手抱住云儿的腰。

  小小的孩儿卡在他们的中间,哭得越发大声,嘴中还一个劲地叫唤着娘亲,听得傅意宁心疼不已,眼泪直流:“煜师兄,我只求你能放我们母女一条生路……”

  龙泽煜眉峰微皱,心头油然升起一股不适感,他抿起嘴,一脚将傅意宁踹开。

  她撞到床沿,浑身散架,疼痛不已,却仍是挣扎着,想往龙泽煜的方向爬过去。

  这是龙泽煜头一次抱着小孩,手脚僵硬,眼神沾染几分柔意,这小孩倒与傅意宁长得极像。

  此时,林季昕走到他的身边:“阿煜,孩子最是娇弱,你小心将她弄疼了……还是我来抱着吧。”

  龙泽煜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将云儿送到林季昕怀中,可就在这时,林季昕的手却突然一松。

  “不!”傅意宁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就只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有稚童的啼哭声,源源不断,声声刺心。

  林季昕的面上挂了泪水,扑到龙泽煜怀中:“阿煜,我是无意的……”

  龙泽煜面色微沉,轻拍着她的背,低语安抚她。

  可林季昕却哭得愈发悲恸,但在龙泽煜不注意之时,她的眼风扫到了傅意宁身上,暗含得意。

  傅意宁心底升起绝望,她抱着后脑勺磕出血来的云儿,察觉到林季昕的眼神,神色一沉,眼看着就要扑上去,咬牙切齿着:“林季昕!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她还没有碰到他们的衣角,便被一道掌风击飞,龙泽煜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她一颗心彻底凉却:“就算阿季是故意的又如何?这个贱种该死!”

  只要想到眼前这个女人曾为别的男人生下过孩子,他的心中就一阵愤恨。

  如果云儿真的这样死了,倒也是好事……

  “云儿是你的女儿!”傅意宁恍若经历挖心之痛,她用手摁住云儿的伤口,想要用这样的手段为云儿止血,可那鲜红却汩汩难绝,傅意宁道:“叫太医过来救云儿,救我们的女儿……”孩童本就娇弱,再这样拖下去,云儿很有可能会……

  就在此时,林季昕扯了扯龙泽煜的衣襟,声音虚弱:“阿煜,我头好疼呀,妹妹她可是药王谷堂堂的大小姐,这点事……许是难不倒妹妹吧。”

  “来人,传太医——”龙泽煜搂紧林季昕,在傅意宁充斥期待的眼神之下,扬声道:“为皇后娘娘诊治!”

  龙泽煜与傅意宁一道在药王谷内长大,自然知道,她从小不学无术,父亲的医术,她甚至没有学到一成。

  他是想要逼死她!

  说着,龙泽煜直直地将林季昕打横抱起,这一幕分外美好,却也让傅意宁一颗心彻底地冷却下去。

  “若是云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必定与你们二人不死不休!”

宫墙难越空长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宫墙难越空长恨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选择微信阅读模式回复即可阅读宫墙难越空长恨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