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萧寒夏迷诺小说)&冰冰七月&《总裁爹地酷妈咪》免费阅读

2019-07-05 16:14:51来源:ysg作者:冰冰七月

总裁爹地酷妈咪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冰冰七月原创小说总裁爹地酷妈咪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总裁爹地酷妈咪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总裁爹地酷妈咪免费阅读:一场意外,她阴差阳错上错了床。惹上了不该惹的冷酷男人,还倒霉地留下了“证据”。七年后,不苟言笑的集团太子萧寒回归,成为名媛们痴迷的对象。他接手父亲的产业,也接手了父亲留下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身上似乎藏着不少秘密……

(萧寒夏迷诺小说)&冰冰七月&《总裁爹地酷妈咪》免费阅读

总裁爹地酷妈咪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陆皓用力皱皱眉头,敲敲小家伙的额头,轻挪了下长腿:“臭小子,敢对干爹河东狮吼?我看你妈咪十成十在为你的事烦恼,等我问完她,再回来找你算帐。”

“哼!没意气!”夏夜看他大步下楼的身影,皱皱鼻子哼哼道。

迷诺终于被夏夜刚才的河东狮吼惊动了,抬起头看向阳台。只见那个小家伙正对着她,双手弯在头顶上做爱心状,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做鬼脸。

看着这么可爱的儿子,她突然笑了,笑容中有一丝掩不去的哀愁。

是的,萧寒,无论如何,小夜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你凭什么跟我争!

出乎意料地,迷诺并没有对陆皓生气,她甚至顺从地任他拉进凉亭中。这反应让原本做好心理准备的陆皓更加皱眉,看她这样子,事情可能比他想象的更严重。

“怎么了?萧寒不愿意放弃小夜的领养权?”陆皓问。

“皓……”迷诺看他一眼,眼神幽怨,“萧家已经在一周前,办好一切领养手续了。”

“……”老爷子动作真快,陆皓赶紧上前环住她的肩头,以示安慰,“这样子事情的确会麻烦一点,不过你跟萧寒谈过了吗?”

“恩。”迷诺悄悄握起了拳头,抿紧了唇,身子也绷了起来。

“怎么了?”陆皓揉揉她的发,“萧寒不像是愿意莫名养个小孩子的男人,你要跟他谈不成,我帮你。”

迷诺深吸了口气:“他是对小夜没兴趣,但是他要求我必须留在他身边,来交换小夜的自由。”

陆皓的动作陡地停了下来,平时玩世不恭的眼眸里透出点点寒星,声音不觉沉了几分:“他要你留在他身边?什么意思?”

迷诺耸耸肩,苦笑:“你知道的,就算是做跟老爷子一样的特助,我也不愿意的!”

“我去跟他谈!”陆皓低低吐出一句,眼神执着。

“不要。”迷诺连忙拉住他,摇摇头,“皓,我们都在老爷子身边呆了这么多年,萧家人的行事风格你还不清楚吗?我们越反抗,他们越强硬,就算打官司,在这片土地上谁能赢过萧家?我……只能认了。”

陆皓反身握住她纤细的肩头,双眸直视着她:“认了?诺诺,你忘记自己好不容易才摆脱萧家,忘记要带着小夜海阔天空的自由生活吗?你怎么能就这样认了?”

她的事没人比他更清楚,那样一个看似柔弱的小女人经历多少委屈辛酸才走到今天,萧家对她而言从第一次惹上,就觉得是个噩梦。走了老子,又来了儿子,上帝真逼着她就这样轻易认了?

迷诺痛苦地闭了闭眼,低下头:“或许这就是报应,要不是我一直暗中收集老爷子涉黑的证据,或许他们也不会发生车祸……”

“诺诺!”陆皓终于受不了地提高了声音,平日吊儿郎当的模样全然不见。他将她拥进怀中,像安慰小孩子一样轻拍着她单薄的背,“萧天雄做过不干净的事,自然就会有证据。你收集证据不过是想告发他,但那场意外绝对跟你无关,那只是场意外而已,是萧天雄的命。”

“不……”

“听我说,诺诺!”陆皓捧起她的脸,两人四目相对,“你绝对不能留在萧寒的身边,他是个比萧天雄更危险的人物。小夜的事你别管那么多,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

夏迷诺退出他的怀抱,感激地苦笑:“你也是好不容易离开萧家,跟萧家彻底脱离关系,我又怎么会让你再牵涉进来?谢谢你,皓,小夜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你怎么这么固执!”陆皓难得地冷了脸色。

“我……”夏迷诺深知眼前这个男人在萧家时,过了好几年刀口下舔血的日子,虽然都是“黑吃黑”,警方也不深入追究,但那对每个人来说应该是不堪回首的生活。如今,陆皓自己经营着一家生意兴隆的PUB,日子倒过得悠闲自在。她与他是曾环患难的知己好友,并不代表她会一次次再连累他。

“夏迷诺!”

“哎哟,干爹,你吓着我温柔可爱像小白兔一样的妈咪了。”夏夜的声音及时插了进来,陆皓立刻换了张表情,捏捏夏迷诺的脸蛋:“夏迷诺,你说……男人的事,还是应该交给男人来解决,对吧?”

“是的,我赞同。”夏夜很有意气地拍拍干爹的大腿。

**

夏迷诺是真的不愿再让陆皓牵涉进来,所以,经过一夜深思熟虑,在次日她毅然去找了萧寒。

萧氏集团大厦第三十二层,总裁办公室。

萧寒冷着眸子,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黑色的沙发让他整个人显得内敛又别有一气势。他只是那样坐着,如猎豹一样盯着眼前的女人。

依然是一丝不苟盘起的长发,依然是看起来三十岁的面容,依然是中性掩藏着娇美曲线的着装。这样一个女人,正睁着水汪汪的双瞳注视他,用极为冷静的口气与他谈交易。

萧寒忍不住扬起笑,这的确是个有趣的女人。

“所以呢?”他听了半天,终于淡淡地开口问。

夏迷诺忍住上去大声质问的冲动,努力保持着平静:“所以,我恳请你遵守诺言,我留在萧氏为你工作,你让小夜的户口转到我的名下。”

“如此而已?”萧寒挑挑眉。

“是。”他真的答应了?喜悦悄悄蔓延在夏迷诺的心底。

萧寒突然起身,高大修长的身躯悄然来到她面前,他微微俯身,气息吐在她的额头。

“夏迷诺,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的条件也很简单。”他站直身子,状似悠闲地理了理自己笔挺的衣领,正色道,“试用期一年。一年内,工作让我满意,我会把夏夜的抚养权全部还给你。”

“还要试用期?”夏迷诺不可置信地提高了声音,“我为老爷子工作五年,我的工作效率与能力你随便可以问萧氏的员工。萧寒,你明知道小夜是我的儿子,却还要设置一年的时间,我觉得你是在故意刁难我!”

萧寒讥诮地撇起一边唇角,朝她摇摇手指头,话语坚决而冷酷:“你为老爷子办了多少事,我不管,条件答不答应随便你。我还有事要处理,你可以走了。”

“萧寒!”

“哦,对了,现在大家都称我总裁或者少爷。”

“你……”

“当然,我也不介意你叫我一声‘寒’,毕竟我的情人们都喜欢这样叫我。至于萧寒两个字,我实在不喜欢从一个女人嘴里叫出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夏迷诺狠狠一皱眉,丢下一句:“请总裁签合同吧!”

是的,她别无选择。

闻言,他冷冷地笑了。

第八章

在夏迷诺答应为小夜找新学校的第三天,她并未能实现自己的诺言,原因不是其他,而是萧家已经派人来接小夜了。

豪华的黑色房车正向古朴的宅子方向驶来。

高大的槐树下,小夜已经被强迫着换好崭新的衣服,背着挂了只绿色青蛙公仔的书包,坐在门口等待。

“妈咪,我非去不可吗?”小夜尽量装得镇定,心底却在做最后的挣扎。

夏迷诺无奈地点头:“很抱歉,小夜,妈咪会尽快把你带回身边。”

小夜拉住她的手,乌黑的大眼睛闪耀出晶光。他毕竟是个孩子,六岁的孩子好不容易得到母爱,又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他郁闷得想哭。不过,他毕竟是个聪明的孩子,向来觉得自己比这位泪水只打转的妈咪要懂事能干,所以,他终是没有哭,反而示意夏迷诺蹲xiashen。

一只小手摸上她的头,小夜以大人的口吻安慰道:“说实话,妈咪,小夜也舍不得离开你。不过,我倒要看看那个执意要收养我的萧寒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少爷的名字也是你这小P孩可以喊的吗?”

黑色房车悄无声息地停下,一个愤怒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将这对依依话别的母子吓了一跳。

“阿东!”

母子来不及开口,只听房车内又有个低沉威严的声音传出。那位叫阿东的仁兄瞬间转变了姿态,微鞠着身恭敬地朝里面应道:“少爷。”

萧寒?这副低沉嗓音不容认错。夏迷诺将小夜搂在胸前,朝车子看去。

墨色的车窗,根本看不清那人的姿态,小夜同时也猜到了,这位声音听来有些冷漠的男人就是萧寒。

车窗缓缓放下,露出一张极具性格的脸庞,仅是侧面就给人刀刻般的冷硬感,墨镜遮去了他凌厉的双眸。夏迷诺下意识将小夜搂得更紧,浓浓地抗拒油然而生。

她知道自己已经签了交易合同,可是……她真的好舍不得放手!

小夜却挣脱她,在她睁大眼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勇敢地走到车窗前。

“你就是领养我的那个人吧?你好,我叫夏夜。”小夜稚嫩的声音与夏日的蝉鸣一同响起,车内人也有些意外,转过了脸透过墨镜打量着这个小男孩。

雪白的衬衣,格子背带裤,黑色小皮鞋,白色棉袜,他还背着一个很卡通的书包。只是那双乌黑闪烁的眼睛,从容冷静的姿态绝对不该是六岁孩子该有的表现。无疑,这引起了萧寒的兴趣,他甚至微微勾起了薄唇。

“我叫萧寒。”他淡淡地回答。

“妈咪跟我说过你的名字。”小夜的目光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好奇。

“小夜……”夏迷诺皱着眉来到他身边,这个天生不懂“怕”字为何物的儿子真让人操心。感觉到两道疑问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刻意保持冷静道,“小夜,你……以后在萧家,就乖乖地听少爷的话。”

“妈咪,他叫萧寒,不叫少爷。”小夜的眼睛仍然是看着萧寒,说话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冷气冲面而来。

“小夜……”

“很好,母子俩果然都一样有意思。”萧寒冷冷地开口,对着小家伙笑得更邪,“你是我领养的儿子,当然不需要叫我少爷,更不能直呼我名字。你可以叫我爹地或干爹,而你的户口上也已经正式跟我姓萧了。”说完,他特意看了夏迷诺几眼,成功地看到她脸色白了白,夏日的炙热空气中,透明的汗珠沿着她白皙的额头流下。

夏迷诺知道势不可免,只能把小夜送上车去。

小夜却突然大喊起来,先前努力装出的冷静董事霎时崩溃。他冲着萧寒道:“什么?我跟你姓萧?那我的名字不是就叫……就叫‘萧夜’?萧夜、消夜……妈咪,我不要!”

“呃……小夜乖,别这样,你是姓夏,不是姓萧。”夏迷诺见儿子小嘴一扁,生怕他一不乐意就当场哭出来。

谁说夏夜不会哭?他气愤不满地握着小拳头,望着她;“我早就说过你和干爹老叫我‘小夜小夜’,迟早要变成‘消夜’的,现在可好了,真的要姓萧了!”

“小夜乖,妈咪保证很快就可以让你跟我姓夏。妈咪保证!”后一句话加重了语气,夏迷诺抬眸坚定地看向房车里的男人,却见他正轻撇着唇看戏般打量着自己。

阿东仁兄在旁边好笑地搓着手,嘀咕道:“孩子就是孩子,还以为多与众不同呢!”

“阿东,带小少爷上车。”萧寒根本没有下车的意思,直接命令道。

“小少爷……是。”阿东嘀咕一声,应着上前。

小夜勾住夏迷诺的脖子好一会,才吸吸鼻子放开她。他又左顾右盼了一会,小声道:“妈咪,为什么干爹没来送我?”

夏迷诺皱皱眉,小夜果然问了。是她一接到萧家要过来接人的电话,就特意支开了陆皓,她并不希望已经脱离萧家的他还被牵扯进来。

没见到陆皓,小夜明显很失望。他被人牵上房车,坐在浑身不自觉透出冷漠的萧寒身边,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勇敢挑战的男人竟如此高大,一股天然的霸气让他小小的身子感到强烈的压迫。

不过,看到夏迷诺强忍着不哭出来的模样,小夜鼓起最大的勇气推推萧寒。

“那个……我有个请求。”

“说。”萧寒不禁感叹有其母必有其子,这小子与那女人一样,似乎都不怕自己。他有些莫名地期待着从这小家伙嘴里会提出什么大胆的请求。

小夜从未接触过这么冷酷的人,他抓紧书包的肩带,提了口气:“我能不能让妈咪跟我一起去萧家住?你看我妈咪多可怜啊,要是我离开了她,她八成会把生活过的一团糟。”

“哦?有多糟?”萧寒清楚地看到车外的女人脸色大变,平时在自己面前的冷静像骤然遭遇袭击,瞬间崩塌。

“小夜……”夏迷诺有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果然,那小子受到了鼓励般,很快恢复平日的伶牙利齿,“我妈咪很爱我啊,每天晚上非要我陪着她说说话,她才肯睡觉。还有,如果我不在她身边,她会忘记吃饭,忘记睡觉,忘记打扮!你想啊,一个女人忘记打扮是多么糟糕的事情,说不定还会天天哭……你不知道,我妈咪一哭,眼睛就红得像小白兔,说多可怜就多可怜。唉!说来说去,我妈咪根本离不开我,你说我留她一个人在住这里,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哗,说了好长,口齿伶俐,逻辑性强。他需要好好地喝口水润喉,只是不知道这位冷面的“少爷”有没有听进去啊?

夏迷诺突然升起一股要钻进旁边槐树洞里的冲动,这小子难道不知道她平日的形象是多么精明稳重吗?他就算要博取同情分,也不必如此夸张并严重损害她的个人形象吧?

与司机并坐在前座的阿冻已经忍不住捂嘴偷笑,暗叹这小子——不可小觑。

小夜哪敢喝水,眼珠子盯着萧寒的脸一眨也不敢眨,心中不断地祈祷:上帝爷爷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妈咪吧!让这位少爷答应无敌可爱的小夜吧……

“你说得对,身为男人,怎么能做不负责任的事情呢?我答应你!”萧寒对他应道。

“啥?啊!你答应了?”小夜飞快地反应过来,笑着抱住他结实的手臂兴奋地摇了摇,然后一溜烟跑下车,拉起夏迷诺便往上坐去。

夏迷诺从来都知道自己对小夜没有免疫力,只是她不知道冷硬如萧寒,也会这么轻易答应小夜的要求。

能跟小夜住在一起自然是最好的事,至少不用承受分别一年的痛苦。可是,为什么从一上车,她的心就越来越沉入谷底,反而升起隐隐的不安呢?

与小夜在一起,就等于与萧寒在一起一年……这个男人……

于是,就这样,夏迷诺母子住进了萧家豪华的大宅,她甚至没来得及跟陆皓打个照面,也没有机会清理东西,便要开始新的生活。

新生活对适应能耐了超强的小夜来说,是种乐趣,他不到一天就兴奋地将萧家大宅参观了个遍,让平日不苟言笑的管家张利荣只有跟在后面直皱眉的份。

萧家占地大,主人所住的楼是独立隔开的。尽管不能同宴厅相比,但主人楼第一层是诺大的客厅,聚会请个几十人都不成问题,客厅中间有雕着花纹的旋转楼梯,楼梯宽阔,尽显豪华气派,典型的富人家装修。

萧寒的房间就在三楼,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夏迷诺的卧室被安排在他的右隔壁,而小夜的房间就在左隔壁。对此安排,夏迷诺无法多说半句,对于那个时常摆着一张酷脸的男人,他能答应自己与小夜一起住已经很不错了。

萧寒是个大方的男人,或者说近乎奢侈,铺张浪费。

夏迷诺气愤地发现自己原本亲手为小夜购置的衣物和用品,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系列名牌全套儿童用品,更甚者同一样东西还添至了好几套。别说一年,她敢打赌,小夜三年内都用不完。

“怎么,有什么不满意吗?”萧寒环着手臂,斜靠在门口,锐利黑眸如鹰般注视着房中的女人。

夏迷诺忍住怒气,除了儿子和陆皓,她对任何人都习惯了平静以对。

“萧寒,我给小夜带来的东西呢?”声音有点冷。

“你说那些垃圾?都让下人扔了。怎么?对现在这些有什么不满吗?”萧寒皱皱眉。

“垃圾?”夏迷诺提醒自己要忍,她直视着他,“那些都是小夜用习惯了的东西,你以为用一些名牌就能收买小孩子吗?你知道小夜的喜好吗?”

萧寒挑挑眉,眸光有些暗沉:“我是不知道他的喜好,所以特意让人送来这些,他喜欢哪样就用哪样。至于你,我答应让你入住,你该感激,小夜现在是我的儿子,你没资格干涉这些。”

“你的儿子?萧寒你……”一提及儿子,再能忍的冷静都要被挑了起来,夏迷诺咬咬牙瞪着他。

很好!萧寒在心底说道,他看到她这副被挑破冰山的模样喜欢极了。薄唇动了动,他勾起一抹冷笑提醒道:“女人,你似乎又忘记了,在公司你该称呼我总裁,在家里你应该叫我少爷。”

第九章

果然,夏迷诺的脸色变了变,悄悄握紧手指:“好,少爷。我是小夜的妈咪,请你把安排孩子生活的权力交给我。”

“呵呵,我得考虑考虑,毕竟我原本就打算为小夜请个保姆的。”萧寒说完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停下,声音传了过来,“夏迷诺,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可擅自替小夜作主。”

什么?这话该是我说的吧?夏迷诺怀疑这男人究竟是在美国呆久了,还是天生的霸权主义,说的话句句不讲道理。可是,她有反抗的余地吗?

萧寒料准了她心中所想,淡笑:“别忘记了,如果一年试用期内,你有什么地方做得让我不满意,合约我随时有权取消!”

“萧……少爷,不用你提醒我,我只希望小夜在这里能生活得自由快乐,你不能剥夺我一个做母亲的权力。”有一瞬间,夏迷诺简直觉得此人无可理喻,完全比传说中的更过分!他这分明就是故意刁难她,难道她前八辈子就跟萧家犯仇么?

“OK。我也不希望再提醒你第二遍,你的房间是在右边,不是这里。”萧寒抖了抖黑色的袖口,看她一眼大步离去。

夏迷诺盯着他高大冷漠的背影,拳头握得格格作响。这个嚣张自以为是的家伙,等她赢回了小夜,她的拳头一定毫不犹豫挥向他的鼻梁。

一想到那挺直的鼻梁被打歪的模样,她不禁坏坏地眯了眼。

**

陆皓想不到自己竟会被夏迷诺故意支开,而当他回到宅院的时候,母子俩已经人去楼空。

夏迷诺看到萧家司机为自己打包拿过来的衣服及用品,撇撇唇:看来萧寒眼里真的只有小夜,小夜的物品清一色名牌新品,而自己的完全是原版打包。也对,她难道还冀望他给自己的衣服也买新的?

哼,她夏迷诺根本不稀罕!

电话响了,白肚皮的小青娃被拿起。

“夏迷诺,你这个女人,给我说清楚!”陆皓很难得用这样火暴的口吻对她说话。

夏迷诺皱皱眉,将电话离开耳朵两公分,抱歉地解释:“事发突然,来不及跟你说……”

“来不及?你故意不让我见到萧寒,是在担心什么?笨女人,难道我还要你来保护吗?”陆皓对着电话吼道,他怎能看不出这女人的心思。

“不是啦……”她还想解释。

“不是?你现在在哪里?马上出来,我要见你。”陆皓难以接受一回到家,家里空荡荡的感觉,这个看似精明的女人不能为了小夜将自己再一次赔了进去。是的,现在的她有他,她不能再像五年前那样别无选择。

夏迷诺立刻意识到他的想法,连忙捂着手机飞快地说:“皓,我现在有急事忙,等我忙完了一定约你,拜!”

电话挂断,她坐在床上吐了口气。虽未领教过皓对自己生气发怒的模样,不过刚刚那几声威胁的吼声已经够吓人了,她才不要领教。让他冷静冷静,她夏迷诺最喜欢的还是风。流潇洒风趣迷人的陆皓帅哥。

晚上,夏迷诺终究不放心儿子,悄悄地越过萧寒的房间,轻手轻脚地走到小夜的门口。她左看,右看,确定萧寒和那个幽魂似的管家不会突然冒出来,才小心翼翼地拧开门柄。

“小夜?”

“妈咪?”小夜配合地扑过来,将头在她怀里磨蹭,“妈咪,我就知道你没有我在身边,睡不着。”

夏迷诺将门重新关好,亲昵地摸摸他的头:“臭小子,专门说反话,是你没妈咪在身边睡不着吧?”

小夜吐吐舌头:“还好,妈咪现在也住进了萧家。明天我要去新学校,你也要重新工作,我们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在一起。”

这话其实说得迷诺有些心酸,母子俩好不容易在一起,好景没几日,硬要变成今日这样处处受人限制,想起来就一肚子火,偏又没处发作。过了会,迷诺抱着儿子上了床,她要等着小夜睡着了才安心回房。

小夜却骨碌着黑白分明的大眼,不见睡意:“妈咪,你想不想干爹啊?”

皓?说起来还真有点想念,毕竟他们三人一起组成一个异常快乐和睦的“家庭”,突然分开,皓今天晚上估计也睡不着吧?不过,又或许他此刻正在哪个美人乡里快乐着呢!小夜这么说,一定是他自己想念皓了,呵呵,这小家伙就是嘴硬。

迷诺将儿子的脸蛋亲了亲:“妈咪也想他,不过妈咪更想你。”

小夜嘟着嘴抹了抹脸蛋,“我现在都在你身边了,你还想啊?不过妈咪,我们真的要在这住满一年吗?那个萧……义父看起来是个很不好说话的人哪!”

“义父?”

“恩,他又不是我爹地,我又有了干爹,当然只能叫他义父啦!”小家伙解释着,很快又好奇地问,“妈咪,你觉得义父人怎么样?你为他工作,他会不会欺负你?如果他敢欺负你的话,一定要记得告诉我哦!”

萧寒——萧寒人如其名,让她如何评价他呢?

现在她根本还不了解他,但是她也不愿意去了解他。一个有着合同关系的男人,她最应该做的就是达到他的满意度,早日赢回小夜,其他的她没兴趣知道。

“小夜,答应妈咪,我们现在是寄人篱下,你一定要乖乖听话。我们的目标是早日离开这里,早日摆脱萧家。”

“妈咪,你好象很怕萧家?”小夜敏感地发现妈咪在提到“萧家”时轻颤了一下。

“没有,妈咪是太爱你了。睡吧,明天还要去新学校呢!你要听我唱歌还是讲故事?”

“我一个男子汉睡觉还用得着唱歌听故事?”说完,小家伙很有骨气地闭上了眼睛,小手却依然搂住妈咪的脖子。

**

书房。

萧寒轻拢了下手指,优美地一声“铛”!,指缝间透出一抹蓝光,嘴上的烟被点燃。他轻轻地吸了一口,视线落在书桌上的牛皮纸袋上。袋中是管家白天递交的关于“夏迷诺”的资料,看完资料后,他更是对她产生了一种无法解释的好奇。

迷?

她的确如一个谜。

太多的资料被老头子刻意隐藏,以致于能查到的线索并不多。比如说七年前,她被选为代理孕母,既然要为萧家传宗接代,老头子该让自己回国才对……为何他的记忆中却毫无印象?

她有了小孩,未婚生子,孩子不是萧家的,但是按孩子年龄来算,似乎又与七年前的事有关……

而最引起他注意的是,夏迷诺在萧氏企业为老头子工作五年,是个尽忠职守、冷静稳重的总裁特助,可她却一直在背后暗中搜集萧家的涉黑线索。这个女人打的是什么主意呢?她查萧家针对的人会是老头子吗?

萧寒又吸了口烟,右手揉揉眉心,冷酷的薄唇微微紧抿。

过了会,他探进胸前的西装内袋里,摸出一样珍藏多年的东西——一枚样式有些过时的别针,但看得出来,是几年前少女们最喜爱最流行的款,别针上简单的水钻折射进他深幽的黑眸中。

看着这枚别针,萧寒的神情逐渐变得迷茫,一股解释不清的失落及抑郁浮上心头。

总裁爹地酷妈咪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爹地酷妈咪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爹地酷妈咪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