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简言顾士爵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作者暮菲菲

2019-07-05 16:14:15来源:SC作者:暮菲菲

极宠甜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暮菲菲原创小说极宠甜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极宠甜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极宠甜妻免费阅读:这是一个宠妻狂魔顾少的故事

简言顾士爵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作者暮菲菲

极宠甜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胡搅蛮缠的女人

  顾氏国际大楼。

  “我说了,我今天必须见到他!”

  简言有些恼,白皙的手指抓住门把,用力一扭——

  办公室的门骤然打开。

  一道英挺的男子身影出现在眼前。

  顾士爵一身阿玛尼黑西装,慵懒的坐在真皮转椅上,白衬衫、黑领带,门口的躁动将他批阅文案的思绪打断,厉眸不悦的朝门口射去——

  “顾总,抱歉,我没能拦住简小姐……”小秘书哭丧着一张脸。

  黑眸触到简言亭亭玉立的身影,她左手挎着他送她的昂贵皮草包,眉眼精致动人,只是那白皙清丽的小脸上染着一层薄怒。

  顾士爵墨黑的剑眉一拧,眸底尽是冷意:“你先下去。”

  那低沉磁性的嗓音冷厉无比,小秘书低头应声是后乖乖退下。

  简言回过神来,抬眸对上顾士爵幽邃的冷眸,下意识地握了握拳。

  要镇定!

  她挑眉朝顾士爵手边文件上扫去,一眼便瞧见“锦江庄园收购方案”几个大字。

  很好,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终于找到了。

  简言稳了稳心神,纤指瞬间攥紧了手中的分手合同,快步冲上前。

  “顾士爵,你什么意思?杜莎海边别墅、宝马、香奈儿定制礼服?你以为这几件东西就想把我甩开?”

  简言怒冲冲的念完合同上那一串名字,嘭的揉碎了甩在顾厉爵面前,胸口不断起伏着。

  “这些东西够你安然无忧的过完下辈子了,你若不满意,还可以再添。”

  顾士爵不再看她,冷漠地垂下眼眸,迅速在文件上签下几个刚劲有力的大字。

  “顾士爵!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以为我跟你在一起就是贪图你的钱?”

  简言粉拳一攥,满脸怒色。

  “难道不是吗?”

  顾士爵嗤笑一声,将手中文件丢到一旁,十指交叉的放在身前,“简言,你不就是为了钱和权势才选择爬上我的床吗?怎么,现在想说爱我?”

  那姿态,无比的傲慢疏离。

  他看着简言的眼眸,一字一顿地反问,“你也配提那个字吗?”

  “顾士爵!”

  简言精致的五官被怒意染透,她突然发了狂般的冲上前,一把将他桌上东西统统扫落。

  噼里啪啦——

  他面前杯子、文件扫落一地。

  边扫边歇斯底里的恶骂:“你个没良心的混蛋!”

  “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随便玩弄我的感情了!”

  顾士爵漠然平静的表情,在看见眼前越发失控的境况后,终于现出了一丝裂痕。

  他霍地起身,一把抓住了简言纤细的手腕,冷声质问:“你闹够了没有?”

  “闹够了,赶紧出去。”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胡搅蛮缠的女人。

  她今天真的是触到他的逆鳞了!

  简言心神一凛。

  出去?任务还没完成,她怎么可能出去?

  看着那满地狼藉,她突然眸光一闪,眼疾手快的抓过那份目标文件——

  “放手!”

  一道冷冽至极的嗓音陡然在办公室响起,顾士爵这次真的怒了,幽沉冷冽的双眸警告的盯着她。

  那份文件,很重要!

  “嘶啦——”

  回应他的,却是一道刺耳之极的纸张撕裂声!

  简言不敢停留,赶在顾士爵起身夺回文件前,大力撕扯着手中文件。

  薄纸很快在她手中作废,化为碎片、漫天飞舞!

  顾士爵怎么都没料到,这女人真的有这么大胆,竟敢撕毁了顾氏为进军建筑业、收购新区黄金地段的重要文件!

  “好呀,既然你这么不待见我,那我也不用再装了!”

  刻意忽视顾士爵仿佛要杀死她的如刀目光,她胡乱的踢踩着脚边乱七八糟的东西,心底却不由的松了口气。

 

第二章玩弄别人感情的下场

  “我就是这种无理取闹的女人,怎么着?那不也跟了你两年!”

  顾士爵双唇紧抿,尽管不发一言,浑身的冷冽却几乎将人生生冻死。

  毫无防备间,男人高大的身影欺身而上。

  “啊!”

  一阵天旋地转,简言后背就紧紧磕在桌角,一阵剧痛蔓开。

  下一秒,那熟悉的灼热大掌,一把攫取她小巧下颌,用力之大,让她忍不住蹙起秀眉。

  一道隐忍却冷冽至极的嗓音自她头顶倾泻而下,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气势骇人。

  “你知道这份文件有多重要吗?简言,就是让你赔上一条命,也无法抵消对顾氏造成的损失!”

  简言明显察觉到周围气氛的紧绷!

  仿佛弓箭被拉到极致,一触即发!

  “简言。”他忽的勾起她精致的下巴,仅隔几厘米,黑眸紧紧与她对视。

  那眸光,冷到极致。

  “我现在连杀你都嫌脏了手。你说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顾士爵压低声音,那冷情的薄唇就在她眼前,缓缓挑起一抹邪肆冷笑。

  简言心头一颤,仿佛连呼吸都忘了。

  就在这紧张至极的时刻,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顾总……天!”

  小秘书抱着文件匆匆进来,彻底被眼前景象惊呆了,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

  简言缓缓转眸朝她看去——

  “滚!”

  在她转头的那个瞬间,顾士爵骤然松手,将她甩在一边。

  简言没有防备,身子一歪,一下子摔倒在地。

  饶是地上铺着软厚的羊毛毯,她的掌心仍然火辣辣的疼。

  不过任务既然已经完成,还顺带收获了一笔价值不菲的‘分手礼’。

  够了,就撤吧!

  她咬牙,伸手抓起不远处的分手合同,迅速起身。

  瞟一眼顾士爵满脸阴沉的样子,她故意恨恨的瞪他一眼,满脸怨怒,“顾士爵,你给我等着,我早晚会让你尝到玩弄别人感情的下场!”

  恶狠狠撂下这一句,她转身,头也不回的朝办公室外走去。

  门砰的一声被狠狠甩上!

  顾士爵双手紧紧攥在一起,脸色始终阴沉可怕,俊颜隐匿在一片阴影下,说不出的压迫。

  嘭——!

  他突然转身,一拳砸在桌上,周围空气都震得抖了三抖。

  小秘书浑身一颤,忍着耳朵被震得发麻的难受,怯怯的问,“顾、顾总……您还好吗?简小姐她……”

  顾士爵仿若未闻,黑眸紧盯着那一地的凌乱,一股无法言说的怒气涌上胸口,额头上的青筋隐隐跳动。

  “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

  ……

  简言离开顾氏国际,深深呼出口气。

  眸光微微闪了闪,掏出手机,边走边发短信——

  “BOSS,第21次任务成功。”

  这次的任务不难,无非是毁了那份新区地产收购的合同。只不过,在任务完成之际,她顺带演了一出泼妇戏码,让自己恢复了自由身。

  收起手机,她迈着长腿来到马路边,顺手拦下一辆的车。

  “美女,到哪儿?”

  “水岸别苑!”

  简言租的公寓就在水岸别苑,二层的复式小洋楼,透过二楼窗台远眺,很清楚的可以看见不远处的碧海蓝天,说不出的惬意美好。

  将电脑摆在二楼桌前,她和以往一样,穿了身宽松的睡裙,在手指轻敲着键盘。

  手机忽然嗡嗡震动了一下,提示有一条新的短消息。

  简言划开一看——

  “想要什么奖励。”

  想到那个尽管笑容如桃花般醉人,可手段阴险毒辣,瞬间杀人于无形的男人,简言下意识地攥紧了手机,犹豫良久,小心翼翼地敲了一句话。

  “可以让我见见朵朵吗?”

 

第三章好戏该开场了

  ……

  H国著名商业大楼最顶楼——

  一个妖孽魅惑的男人靠在真皮沙发内,两手扶着扶手,眸光微眯的盯着面前大屏幕。

  “据可靠消息,国际影后温贝儿已打算退出欧美演艺圈,近日回国。温贝儿在北美发展势头强劲,这次回国,究竟是为了旧爱顾氏总裁,还是别有隐情?”

  属下恭敬地立在一旁,“BOSS,J已经和顾士爵断了关系,是不是该……”

  男人绯色的薄唇轻勾,漫不经心地晃了晃红酒杯,“她还有用。只要朵朵在,她会听话的。”

  主持人优雅的声音还在继续,男人已抬手摁下遥控器,唇角邪魅笑容,愈发明显。

  “顾士爵……好戏该开场了。”

  ……

  “好难受……”

  两层的复式公寓内,简言摸摸头,浑身难受的从床上爬起。

  从床头柜里翻出一盒退烧药,倒了两粒便填入口中。

  砰砰砰——

  敲门声突然响起。

  她拖着疲累的身体前去开门。

  一看见她满头冷汗的样子,林依依就慌了。

  “怎么了,发烧了吗?”身为医务工作者的她一眼就看出她的异样。

  抬手往她额头一摸,更是确定了这种想法。

  “没事。”简言无力的拿开她的手,顶着苍白的小脸,转身朝客厅走去:“一点小病,熬过去就好。”

  这么多年来,她一个人不也这么熬过来了。

  “那怎么能行!”林依依一把扯过她,随便给她套件外套,扯着她就朝医院走去。

  医院,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床单。

  简言唇角发白的躺在床上,右臂上挂着点滴。

  林依依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试探,“言言,你想好没有,什么时候离开?”

  她顿了顿,神色有些感慨,“我从那里出来后才知道生活可以有多轻松!你呢?你可别忘了,他根本就把我们当工具看,否则也不会让你陪在那个顾士爵身边两年!”

  简言抿唇不语,许久才幽幽开口:“我知道,可是朵朵在他那里,我别无选择。”

  当初发生了什么,她脑中根本一点印象都没有,连那个男人都不知道是谁。

  但既然朵朵是她怀胎十月,费尽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她自然该好好保护她。

  点滴滴完,林依依熟练的为她拔下针头。

  脱离组织后,她已经进入医疗行业,做起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言言,你必须尽快做决定!朵朵在那个人手里,表面上受尽宠爱,其实,你我都明白,小姑娘不过只是个人质罢了!”

  林依依越说越激动,简言忍不住打断她。

  “点滴打完了,能出院了吗?”

  显然,她不想继续说下去。

  林依依无奈地轻叹口气,却也自知坳不过她,“行行行!再给你拿点药你就可以走了!”

  简言将药装进包里,很快穿上凉拖,走出病房。

  走廊上——

  女人穿着高档的套装礼服,身材火辣,凹凸有致,棕色的大波浪垂在腰间,随着她的步子划出一个个妖娆弧度。

  她一手轻搭在小腹上,另一条手臂则紧挽着身边男人,脸上笑容妩媚动人:“士爵,你能来医院陪我,我很开心。”

  “嗯。”男人清清冷冷的应了一声,眉眼间藏着一丝冷意。

  温贝儿将脑袋靠在他肩头,柔声道:“士爵,你知道吗?我这次回国,主要是因为你,因为孩子。之前是我不成熟,没你考虑的周全。现在我懂了,对女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也想有个家了。”

  顾士爵微颔首,眸底划过一抹复杂,但这抹异色一闪而逝,很快隐入深邃眸底。

 

第四章安心养胎

  他低沉暗哑的安慰道:“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想,只安心养胎便好。”

  “好的。”

  温贝儿点点头,一想到很快可以嫁给顾士爵,唇角不由露出一抹甜蜜的微笑。

  明眸瞥一眼顾士爵,更贴紧他的肩头。

  她和顾士爵一起走向拐角,察觉一抹人影,正想避开——

  前面那女人似乎不看人,低着头径直朝他们撞去。

  温贝儿和顾士爵同时停步,看着那披头散发的女人径直而来。

  顾士爵幽冷的眸,在触到那女人清丽秀美的脸庞时,眸底狠狠一震!

  是她!

  女人似乎还穿着睡裙,外面套着一件灰色大衣,黑色长发略微有些凌乱,一张小脸未施粉黛仍然美得惊心动魄,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身子消瘦又单薄,就连脚下也只是踩着一双居家的棉拖。

  两年的朝夕共处,他自然不会看错,这是简言,是那天在他的办公室嚣张肆意的简言!

  才几天没见,她怎么变得这么落魄了。

  一丝不屑的冷笑,自他菲薄的唇边溢出,冷眸一眯,他倒想看看、这女人,又想耍什么手段。

  下一秒,毫无防备的,那纤长窈窕的身子就直接撞入他怀中,带着一股淡淡的馨香,以及说不出的熟悉。

  顾士爵清俊的眉头狠狠一拧,一把抓住简言的手臂,将她狠狠扯起。

  无论这次是不是她有意接近,他现在都不想跟她扯上任何关系、一点都不想!

  正当他想把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狠狠甩开时,简言却突然伸手推他一把。

  “抱歉。”

  淡淡抛出一句话,她低着头,正想从他身边绕开,脚下突然一滑——

  天,真倒霉!

  她紧紧闭上眼,正欲迎接与地板的直接亲吻——

  顾士爵眸光一沉,突然伸手,一把揽住她的纤腰,牢牢将她揽入怀内。

  一股极具压迫的气息将她彻底包围,她再度跌回那个灼热坚硬的怀抱,小脸不可避免的贴上他强壮胸膛。

  砰砰砰——

  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传来,她惊的一动不动,只觉得被一股强大的压力攫取,那感觉、竟是说不出的熟悉……

  等她抬头看清顾士爵那张雕塑般的俊脸时,瞬间恍然大悟。

  啧,原来是睡在她身边两年的男人。

  温贝贝在看清她白皙的小脸后,蓦然怔住,眉心微拧。

  这女人,很美,也让同为女人的她,升起一股危机感。

  “小姐,想勾引人起码也买件像样的衣服,想勾引我老公的人我见得多了,还没见过你这种打扮的!”

  她刻意加重老公两字,旨在警告眼前女人,不要打她男人的主意。

  呵,老公?

  简言唰的抬眸,眼神古怪的看她一眼,神色颇有些无辜,“小姐,拜托你看清楚点。你是怎么看出我想勾引你老公的!明明是他主动扶住我,你看,到现在他还搂着我的腰!”

  她理直气壮,显然证据确凿。

  现在情况,也确实如此。

  她什么都没做,而那男人双手紧紧扣住她的腰,手上力度不断加大,几乎要将她纤腰折断。

  “照你这么说,是说士爵想占你便宜了?笑话,就你这样的廉价货,还不够看。”

  温贝儿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毫不留情的嘲讽。

  “那以你这种全身硅胶的长相,请问他又会看上几眼呢?恐怕半眼也懒得看,难怪要出来占其他女人便宜!”

  简言不慌不忙,简直气定神闲。

  “你……!”

  温贝儿气的满脸通红,却只能死死咬着唇,克制忍耐。

  她很想大骂回去,可平常一直都扮演着贵妇名媛的形象,撒泼骂人这种事,她不敢做,更不敢在顾士爵面前做。

 

第五章划清界限

  “士爵,你看这女人……”

  她转而向顾士爵求救。

  此刻,男人的脸色已是阴沉到底。

  简言好像没注意到眼前男人冷冽至极的目光,偏头对着温贝儿得意一笑:“请你放一百个心,我对你老公这种啤酒肚、八戒脸丝毫不感兴趣!”

  清脆的女声,一字一顿,字字清晰的响遍整个走道。

  简言得意的瞧着温贝儿气的满脸涨红的样子,忽而挑唇一笑——

  完全不知,在她说出那句话时,周围的空气,瞬间冻结!

  “好,好极了!”

  头顶,一道酷寒冷冽的男声陡然沉沉的响起,“原来,在简小姐眼中,顾某就是这幅形象……”

  最后几个字他特意放缓了语速,咬牙切齿的从唇间挤出。

  简言浑身一僵,只觉得说不出的寒意沿着四肢百骸扩散开来。

  糟糕,她得意忘形了!

  简言懊悔的不得了,但现在这种情况又逃避不了,只能硬着头皮面对。

  “没有的事,顾总,这绝对是个误会。是我眼拙,刚才没认出顾总您……”

  说着,抬头朝温贝儿肚子上扫了眼:“谁会想到顾总您年纪轻轻已是已婚人士,而且是要当爹的人了……”

  这速度,简直比乘火箭都快啊!

  难怪他突然拟出一份分手合同,房子车子票子任她填,原来,是喜当爹了?

  顾士爵清俊的眉头,又拧紧了些,眉宇间冷芒一片。

  顾总?

  两年相处,她什么称呼都对他用过。

  什么“士爵”“爵”,她都叫过,但从来没这么称呼过他!

  之前被甩时在他办公室又哭又闹,这才几天,就开始与他划清界限了。

  而且……现在这眼神,完全无法将她与之前那总是含情脉脉看着自己的女人联想到一起。

  越听,越是该死的刺耳!

  思及此,他眸内瞬间溢出一抹戾气。

  男人骤然俯身,薄唇压在简言耳边,“简言,上次我说过,别让我再见到你!”

  他的嗓音压的极低,透着说不出的警告。

  “士爵,你认识这女人?”

  温贝儿听见两人对话,讶然道。

  “认识!”

  “不认识!”

  两道嗓音同时响起,出口的却是截然不同的话。

  话落,男人骤然松手,毫不留情的将她从怀内甩了出去。

  简言惊叫一声——

  我去,这死男人!

  毫无防备间她瞬间朝地上跌去,一头栽倒在地上,摔得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嘶!”

  她揉揉屁股站起身来,痛的挤起一只眼,目光含泪的看着眼前两人。

  “混蛋……”

  顾士爵低头,轻轻拍了拍被她弄皱的西装,那一脸嫌恶的模样仿佛是沾到了什么肮脏秽物。

  不再理会身旁简言,他淡淡扫一眼温贝儿:“走吧,我带你去吃饭。滨城有一家新开的西餐厅,味道还挺不错的。”

  温贝儿还在因刚才的事发怔,顾士爵就迈着大长腿目空一切的走开。

  那气势,说不出的冷傲。

  见他走远,温贝儿赶紧迈开步子追了上去,也无暇去嘲笑狼狈不已的简言了。

  两人身影渐渐走远,简言才盯着他们,缓缓捏紧了拳头。

  ……

  “嘶……好痛!”

  漆黑的夜晚,在那个温度高到可怕的房间,她拼命挣扎着、想逃离男人的桎梏。

  但他铁钳般的手臂,紧紧钳着她,让她动弹不得,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传来。

  她费力的睁开眼,透过被汗水朦胧的眼,隐约窥见男人清冷的眉眼,虽看不清楚,依稀能感觉到他强大慑人的气场……

  他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酒精气,双手扣着她纤腰,低哑磁性的嗓音仿佛在拼命隐忍着。

极宠甜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极宠甜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极宠甜妻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