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重生之魔尊归来(陈烈张雪倩)全本在线阅读

重生之魔尊归来(陈烈张雪倩)全本在线阅读

2019-07-05 16:12:33来源:互联网发布:擎天

重生之魔尊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东方玄幻小说重生之魔尊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重生之魔尊归来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重生之魔尊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五百年回眸,带着前尘记忆再活一次,忆往昔,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忆往昔,那时弱得掌控不住生命,掌控不住命运,今生以绝对强者姿态归来,为仙也好,为魔也好,俯瞰苍生皆蝼蚁,这一世,没有人能再让我留下任何遗憾!

重生之魔尊归来(陈烈张雪倩)全本在线阅读

陈烈张雪倩小说重生之魔尊归来推荐章节

第12章 两个狗吃屎

  “陈烈哥哥,你什么专业呀?”李晓燕咬着下嘴唇,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经济管理。”陈烈尴尬的道,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选了经管,堂堂高中理科学霸,却鬼使神差的选了个文科专业。

  “真哒?我也是,我们现在是同学了。”李晓燕高兴得围着陈烈转圈,兴奋坏了,自己和陈烈哥哥果然是天生注定,连专业都选到一块了。

  “燕儿开心就好。”陈烈嘿嘿笑道,看来选个不擅长的专业也不是什么坏事嘛,虽然自己也不打算认真学习,但能讨得燕儿欢心,也是值得的。

  “我说同学,你也是新来的吧。”韩伦强忍着怒气,为了能够和李晓燕独处,勉强笑道,“我先带小学妹去报道,你就跟着我身边这位学长,他带你。”

  韩伦朝他的跟班递眼色。

  两人会意,其中一人立即上前拉住陈烈,不怀好意的道:“这位学弟,还不快走,非要学长请你吗?”

  请字刻意的说得很重。

  “学长,你就带上陈烈哥哥吧,我不想和陈烈哥哥分开。”李晓燕显然还没明白韩伦的小心思,撒娇般祈求道。

  这甜腻的声音落到韩伦耳朵里,让他感觉浑身酥麻,差点心软就答应了。

  “不行。”韩伦严肃道,“学校规定,一个学长只能带一个学妹,我让同学带他,也是一样的。”

  “咱们一起走不就行啦。”李晓燕得意洋洋的出主意。

  “不行,男女生报道点不一样。”韩伦赶紧鬼扯,怎么能和那个陈烈走到一起,他可是要把小学妹带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好好探讨人生的。

  陈烈挥手甩开跟班,冷笑道:“小白脸,你继续装,表演得不错,怎么不去上艺校?”

  “住嘴,伦少是你能评论的?”

  跟班见韩伦脸色冷下来,就立即一拳往陈烈眼眶揍去。

  陈烈都懒得理他,跟班打来的一拳在他眼里简直比蚂蚁爬得还慢,微微偏过头,脚尖轻轻递出,卡在跟班的重心点。

  “哎哟。”

  跟班摔了个狗吃屎。

  “竟敢在校门口行凶!”韩伦当先把脏水泼在陈烈身上,以此来掩盖手下先动手的事实。

  “就让学长教教你学校的规矩。”韩伦解开衬衫上方的两颗纽扣,露出半块精壮的胸肌,引得围观学妹们惊呼,他自信一笑,冲着陈烈摆好跆拳道的起手架势,同时对李晓燕道,“学妹还请退开,好好看着学长怎么收拾这个恶徒。”

  “下手轻点。”李晓燕无奈道。

  “放心,学长最多揍他一顿,不会伤筋动骨的。”韩伦以为李晓燕被他的帅气征服,带着喜意的回应道。

  “陈烈哥哥你下手轻点,看他的小身板恐怕受不起你一脚呀。”李晓燕不仅没有退开,反而亲昵的抱着陈烈胳膊,她知道陈烈的本事,就算十个韩伦打过来,陈烈也能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哪怕一丁点伤害。

  毕竟陈烈哥哥一脚就踢残了内劲大高手黑豹,这个韩伦恐怕连明劲的底子都没有吧。

  听到李晓燕竟然是在劝陈烈,韩伦脸都气红了,再看着两人你侬我侬的场景,韩伦感觉自己快要气疯了,顾不得怜香惜玉,后撤一步跃起,一个狠厉的扫堂腿对准陈烈脑门踢来。

  扫堂腿气势十足,恐怕打在普通人身上,不死也残了,下手真狠。

  陈烈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余光瞥过小脸莫名激动的李晓燕,杀意瞬间淡去,对啊,这里是学校,更不该脏了燕儿的眼睛,就稍加惩戒吧。

  陈烈故技重施,身子微微一侧便躲开韩伦的狠厉一击,右脚探出点在韩伦的落地点。

  “唉哟。”

  韩伦摔了个狗吃屎。

  李晓燕在一旁看得激动,瞥到韩伦狗吃屎的囧相,不由得哈哈大笑。

  韩伦这个狗吃屎比跟班摔得重,谁叫他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呢,而且好死不死的菠萝盖正好和地面发生亲密接触,华丽丽的碎了。

  “啊!”惨绝人寰的痛呼声从韩伦嘴里传出,右腿膝盖的痛觉加上李晓燕没心没肺的嘲笑,韩伦脸色更白了。

  两个跟班赶紧扶起韩伦赶往医务室,留下一句狠话:“小子你狠,等着韩家的报复吧。”

  陈烈不在意的笑了笑,拉着李晓燕走向一众学长,谁料刚接近他们,这些学长就像炸了锅一样,都跑了。

  “这算什么事儿啊。”陈烈苦着一张脸。

  李晓燕见状更是笑得前俯后仰。

  陈烈正愁怎么去报道的时候,之前被逼着掌自己的嘴黑瘦学长来到两人面前。

  “跟我走,我带你们去报道。我叫王通。”黑瘦学长王通走在前面,边走边说,“学弟你招惹了韩家,他们那些人怕惹祸上身,所以都避着你。”

  “你不怕?”陈烈拉着李晓燕跟在他身后。

  “大不了揍我一顿。”王通狠狠吐了口唾沫,“我还得感谢学弟帮我出了口气,真的谢谢你。”

  “那你记下我的电话,他找你麻烦,你就找我。”陈烈准备报出自己的号码。

  “不用了学弟。你照顾好自己吧,韩家不会善罢甘休的。”王通洒脱的摆手。

  这时,前方不远处忽然闹腾起来。

  陈烈三人凑上去看热闹,原来是两个学长为了争抢给一个学妹带路的机会大打出手,其中一个学长眼眶都被打肿了。

  陈烈透过人群往里看,一道婀娜的背影映在眼底,扎着马尾,穿着红色运动装,正盘着双手看好戏,似乎感受到陈烈的目光,那人转过身来。

  白皙透着飒爽英气的瓜子脸,看到陈烈的瞬间,秀眉狠狠挑起,瞪着陈烈小跑过来,胸前的丰满,随着步伐一晃一晃的。

  这个女人好像见过,陈烈心底念头闪过。

  “就是你。”少女不客气的指着陈烈,“说,我转学的事儿,是不是因为你?”

  “啥?”陈烈搞不清状况。

  “指什么指。”李晓燕对少女娇喝道,看着少女胸前跳一跳的,再看看自己,李晓燕心里暗骂,胸大了不起啊。

  少女抓住陈烈胳膊使劲摇晃,胸前的规模也跟着晃,嘴里不停念叨:“快说,到底是不是你?”

  周围学长的内心酸楚极了,这个小学弟什么人啊,两个校花级别的大美女都围着他转,凭什么啊?眼眶被打肿的学长也顾不得报复,和众人一起心酸看着。

  “你谁呀?”陈烈后撤一步,疑惑道。

  学长们的心彻底碎了,都这样了,你他妈竟然不知道别人是谁,吃干抹净不认账啊你,你不认账,我们来认账好不好?

  

第13章 贾兴旺

  “我是范研雅,认出了吗?”范研雅瞪着陈烈,低声道,“别以为爷爷怕你,我就怕你,武道宗师没什么了不起,本小姐迟早超过你。”

  陈烈一阵无语,话说你爷爷哪里怕我,明显想拉拢我,也就你这个傻丫头看不出来。

  陈烈懒得搭理她,拉着李晓燕就招呼王通前往新生报到处。

  范研雅哼哼唧唧的拖着行李,跟在陈烈后面。

  这让王通看得很是羡慕,美人相伴呐,一次性还是两个。

  ……

  折腾了半天,新生报道的手续终于完结,陈烈心累的来到前世记忆尤深的宿舍,前世的好兄弟来了吗?

  不知道自己重生造成的蝴蝶效应,会不会影响到好兄弟来到宿舍的时间。

  拿出刚发的宿舍钥匙,陈烈带着几分莫名的紧张拧开宿舍防盗门。

  “铁哥,你立即查询上月有关7号项目的所有账页。”

  “丽姐,你立刻联系马局长。”

  一道道有条不紊的指令下达声从宿舍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勾起了陈烈前世的回忆,那个外冷内热的好兄弟,现如今正陷入麻烦之中。

  前世陈烈实力有限,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倒是陷入麻烦的好兄弟反倒来安慰自己,让陈烈十分愧疚。今生有了颠覆世界的能力,一定能帮助兄弟脱离苦海,一雪前耻。

  陈烈走到里铺,看着好兄弟通过视频会议处理公司危机,有些心疼,想要立即出手帮忙,可这样显得太过冒失。

  大约一刻钟之后,好兄弟结束了视频会议,疲惫的揉着脑门,靠着座椅扶手闭眼休息,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看着好兄弟熟悉的侧脸,苍白却斯文,看似文弱,但陈烈知道,他是商业奇才,在家里公司破产和亲人相继遇害的双重打击下,硬是凭借不足十万的本金重铸辉煌,可惜后来陈烈跳楼了,不能亲自祝贺。

  陈烈回忆着过往,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个把小时。

  “哼。”

  熟睡中的好兄弟闷哼出声,似乎做了什么噩梦,开始挣扎,连带着椅子眼看就要摔倒。

  陈烈连忙伸手接住他。

  陈烈记忆中,前世也是如此,在他摔倒之际自己刚好进来接住他,成为两兄弟的友谊开端。

  “谢谢。”他迷糊的道。

  “没事吧?”陈烈关心问道,同时伸出右手,“认识一下,陈烈。”

  “贾兴旺。”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和前世如出一辙。

  “一起吃个饭。”陈烈提议道,看看时间,接近下午2点,早过了饭点。

  “好。”贾兴旺揉着肚子,也是饿了,“去小食堂,那里可以开小灶。”

  在两人一路闲聊中,很快来到小食堂,门口坐了个摆弄手机的学生,里面也只是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掌厨师傅们也都悠闲坐着聊天。

  “师傅,炒俩小菜。”陈烈知道贾兴旺喜欢吃辣,刻意在菜单上指着几个川菜说道,顺便要了两罐啤酒。

  学校所有食堂中,也只有小食堂供酒,毕竟小食堂算是富家子弟的专属食堂,看菜单上的菜品几乎是几十上百就知道了,随便一顿饭下来就得上千,平民学生基本消费不起。

  四菜一汤上齐,陈烈举杯和贾兴旺走了个,问道:“可还符合口味?”

  贾兴旺笑着点头,手上不停夹菜送入嘴里,辣得连连吸气,额头也微微见汗,陈烈看出来,他心情好转不少,也不枉自己刻意点他喜欢的菜品。

  “请问,是陈烈吗?”

  陈烈身后走来个身穿外卖服的青年。

  “有事?”陈烈疑惑道,自己没点外卖呀?而且这个外卖小哥怎么找到自己的?

  “您可真难找啊,是这样的,有位……”外卖小哥把礼盒递到陈烈面前,掏出单子念道,“叫李晓燕的女士,给您订了三盒屋的草莓披萨。”

  “请您慢用。”外卖小哥客气说完,转身就走了。

  陈烈皱眉,他只告诉了李晓燕宿舍号,可没告诉她自己来小食堂吃饭,疑惑的打开礼盒,里面确实是混着奶油的草莓披萨。

  “管他的。”陈烈也没多想,或许是小丫头想给自己一个惊喜,说不定等会儿就从哪个旮沓里冒出来。

  “好东西,一起分享。”陈烈把草莓披萨推到小桌中间,拿起一颗草莓对贾兴旺示意,闻着香香甜甜的草莓,陈烈不禁食指大动。

  “别吃。”贾兴旺低喝道。

  “怎么了?”陈烈放下草莓,虽然他也觉得这事有蹊跷,可涉及到李晓燕,他不愿意多想,再说了,陈烈艺高人胆大,就算草莓有毒也没事。

  “这事看着诡异。”贾兴旺低沉道,“给李晓燕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不打。”陈烈直接拒绝。

  “这是确定事实最直接的办法。”贾兴旺揉着眉心劝道。

  “我要是打过去问,这事是真的,小惊喜没了。要是假的,不是明摆着告诉她,我没看出来,多丢人。”陈烈摊手解释道。

  “明白。”贾兴旺没有抱怨陈烈矫情,反而很是理解,男人的事男人解决,牵扯到自己的女人,确实丢人。

  “最近可招惹过谁?”贾兴旺问道。

  “上午揍了两人,其中有个叫什么伦。”陈烈不屑于去记忆人渣的名字。

  “伦?韩伦!韩家的人。”贾兴旺敲着小桌思考,“此人心胸狭窄。刚到小食堂的时候,坐在门口那人,似乎就是韩家的人。”

  “看到我们走过就开始打电话。”贾兴旺努力回想,“他打完电话不久,外卖就到了,想来是他报告了你的位置,这份披萨肯定有问题。”

  “那我检查检查。”陈烈捻开一颗草莓,里面豁然藏着一根细针,要是普通人吃下,绝对是肠穿肚烂的下场,好狠的心。

  “报警。”贾兴旺低吼道,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叹一声,“算了,报警没用,反而会把我们陷进去。”

  陈烈明白,凭披萨上的小票,就能把李晓燕牵扯进来,何况陈烈根本就没有报警的心思,这些阴险小人,还是自己收拾起来的效果更好。

  小食堂门口那人,看到陈烈捏开草莓,脸色顿时一变,起身就往食堂外跑。

  陈烈在贾兴旺说到他时,便在那人身上留了心思,看他跑路,岂能让他如愿,手里捏着一颗藏针草莓放到桌下,灵气一动,草莓如同暗器一般射向那人。

  只听“啊”的一声,那人顺着小食堂外的阶梯滚了下去,在他的屁股中间,赫然插着一颗草莓,怎么拔都拔不掉。

  

第14章 这才叫证据

  “回吧。”

  酒足饭饱,陈烈和贾兴旺离开小食堂,准备返回宿舍。

  半路,一个中等身材面露愤恨的学长拦住陈烈去路,他阴狠道:“陈烈,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竟然敢打伦少,从今以后学校再无你的容身之地。”

  “滚开。”贾兴旺挡在陈烈身前,冲那学长历喝道。

  好兄弟还和当年一样,一见自己有难,立刻挺身而出,这让陈烈又是愧疚又是感动。

  “贾兴旺,你自己一身破事,还来管陈烈死活。”那学长瞪着贾兴旺,阴沉的笑道,“还嫌自己死得不够快?想要加把火?”

  陈烈眼眸一凝,看来贾兴旺的麻烦,韩家知道一些,或者韩家也掺了一脚,那他们扮演的什么角色呢?

  “兴旺,交给我,一些垃圾罢了。”陈烈拍了拍贾兴旺后肩,从侧面绕到前方,直视这位学长,“出招吧,我接着。”

  “不是我找你,是教导主任找你。”这学长哼笑,伸出右手道,“请吧,去见识一下,你是怎么卷铺盖滚蛋的。”

  贾兴旺面色凝重,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陈烈按住了他的手,对他笑了笑:“兴旺,你先回宿舍,我去去就回,他们这些小瘪三奈何不了我。”

  贾兴旺直视陈烈双眸,看不出陈烈眸子里有任何惧意,一片坦荡,勇往无前,才吐出一个字:“好。”

  陈烈洒然一笑,前往教导主任处。

  贾兴旺盯着陈烈的背影沉思,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见你有难,就忍不住为你分忧,我也能察觉到你对我的善意,似乎我们上辈子就是——兄弟?

  ……

  “报告主任,陈烈带到。”教师办公楼五层转角,那学长敲门喊道。

  “进来。”

  门推开,是个四人办公间,里面只坐了个脑门秃掉的肥胖中年人,他推了推眼镜,看向陈烈的目光满是厌恶。

  “陈烈,经管系大一新生,这还没开学就在校门口斗殴。”秃顶中年人猛地一拍办公桌,厉喝道,“你把神圣的江大当成什么地方?是你这种社会败类胡闹的地方吗?”

  陈烈笑出声,这肥头大耳的秃头故作姿态的模样实在太搞笑,实在忍不住才笑的。

  “你竟然还笑,真是个社会渣滓。”秃顶中年人唾沫横飞,“招生处真是瞎了眼,什么阿猫阿狗都招进来。”

  “看你这不分青红皂白就骂学生的态度,不是老师吧。”陈烈反唇相讥,“临时工?还是演员?韩伦那个垃圾请来的?”

  “混账东西,韩伦同学品学兼优,是你这种垃圾学生能诋毁的?”秃顶中年人指着陈烈大骂,“你要证据是吧,滚过来看看你做的好事。”

  秃顶中年人把手中的笔记本翻过来正对陈烈,点开桌面上的视频文件,画面里出陈烈伸腿绊倒韩伦以及他跟班的一幕。

  当然,韩伦跟班先出手的镜头被抹去了,显然这些人是有备而来。

  “校门口的监控,清楚记录下你的恶行。”秃顶中年人拍着桌子喝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这是你的开除通知,捡起来签字确认,然后滚。”

  秃顶中年人把一份签章文件丢到地上,语气好像判决一样:“殴打优等学生,无视校园纪律,从此以后没有任何一家高等学府要你,你的人生履历上也会加上一笔浓厚的污点,你的人生就此完了!”

  那带路的学长也在一旁帮腔,同时还假装好心的道:“我们伦少大人大量,没报警,不然关你个十年八年的。感激伦少吧。”

  陈烈笑出声,很清楚这些人打的小算盘,当然不会报警,要是自己被抓了,他们要报复自己,还得多花一份心思。

  “还不签字?”秃顶中年人催促道。

  “你谁呀?”陈烈轻飘飘的问出一句。

  秃顶中年人顿时气急,点着自己的秃顶脑门,一字一句道:“经管院教导处主任朱成卫,专门负责清理你们这些垃圾学生。”

  “你有权开除我?”陈烈不屑道,开除学生起码得院长签字,这是最基本的。

  “那是当然。”朱主任哼道,只要这小子签了字,附带这份监控‘证据’,院长也说不了什么,伦少那边给自己的感谢费必然不少,到时候谁管这小子去死。

  “如何证明?”陈烈又问。

  “监控证据就摆在眼前,你殴打韩伦两位同学,导致两位同学双腿粉碎性骨折。”朱主任冤枉道,“赶紧签字滚蛋,不然韩伦不报警,我报警,到时候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如何证明我殴打韩伦?”

  “笔记本……”

  “如何证明他们双腿粉碎性骨折?”

  “这……”

  “如何证明他们双腿粉碎性骨折是我造成的?”

  “我……”

  “如何证明证据是证据?”陈烈不屑道,“拜托,陷害学生专业一点,证据逻辑严密一点,OK?”

  陈烈盯了眼目瞪口呆的带路学长,淡然的对朱主任道:“秃头,给你演示一下,什么叫殴打。”

  在带路学长疑惑的目光里,陈烈轻轻一拳揍他肚子上,疼的他立即弯下腰,再一肘子肘击他的后背,带路学长顿时趴地上起不来了。

  “看到没,这才叫证据。”

  “可惜你没录下来。”陈烈无所谓的笑笑,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朱主任反应过来,立即调出室内监控,可监控画面里只有他陷害陈烈的镜头,而陈烈肘击学长的画面一片漆黑,监控正巧坏了?

  朱主任气得直摔笔记本,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进来一位穿着考究的老者。

  “院长。”朱主任赶紧喊道。

  来人正是经管院院长胡志平,老者笑呵呵的坐到办公椅上,看也没看地上痛呼的学长一眼,坐定后,笑眯眯盯着朱主任,盯得秃头朱主任心里发毛。

  朱主任心虚,强撑着胆怯把陷害陈烈的说辞复述一遍,紧接着又指向地上的带路学长道:“院长,陈烈这个人实在太过可恶,校门口斗殴不说,还在办公室当着我的面殴打这位同学,就该立刻开除,不能姑息。”

  “你怎么证明这位同学不是你打的?”胡志平笑眯眯的开口,意味深长道,“小朱啊,这些年赚了不少吧。”

  胡志平扳着手指,缓缓开口道:“桂林的陈同学,湖北那个研究生……”

  朱主任的秃头上渗满了冷汗。

  

第15章 真相

  陈烈惬意的走出教师办公楼,想着还是先回宿舍给贾兴旺报个平安,免得他担心,看着校园内的莺莺燕燕,一片祥和,心里不由想到贾兴旺的艰难处境,心情变得低落,自己到底该如何出手,既不突兀,也不过分参与?

  就在陈烈心底暗暗盘算时,裤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

  “陈烈同学你好,我是胡志平,经管院院长。”电话那头郑重道。

  “不知胡院长有何事?”陈烈嘴里随意回答,脚下却带着几分急切的赶往宿舍。

  “经管院教导处主任朱成卫,陷害陈烈同学的事实已经查清,此贼任职期间多次违规违纪,我已集齐证据上报司法机关,等待法庭判决。经过学校协商,立即革除此贼一切职位,已经在学校官网和贴吧公布。”胡志平继续道,“此贼给陈烈同学带来的困扰,校方深感抱歉。”

  陈烈眉头一皱,谁在示好?

  “你姓李还是姓范?”现在陈烈没心情和这些人弯弯绕绕的打太极,直接问出来,何况这件事办得极为及时,也办得漂亮,就勉强记下这个情吧。

  电话那头的胡志平沉默一阵,心里是相当无语,不是说这小子心思狡猾又老练吗?可如此直截了当的,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

  “姓……范。”胡志平心里极为憋屈,但还是不敢怠慢的回应道。

  陈烈应了声,当即挂断电话。

  而猫在不远处的王通看见陈烈,赶紧跳出来拉住他,连问道:“没事吧?”

  “多些学长关心,我像有事的样子?”陈烈笑了笑,这学长人挺好,估计是帮他出了口恶气的缘由,因而对自己心怀感激。

  王通明显松了口气,警戒的观察一阵四周,才低声警告陈烈道,“我看你和贾兴旺走得近,学长劝你一句,离他远点。”

  这话立刻引起陈烈重视,为何一个个都摆出一模贾兴旺大难临头的样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陈烈前世虽有一些了解,可今生知道的多了,反而一头雾水。

  这个容貌不显的学长,似乎比自己知道得还多,陈烈当即连问道:“烦请学长告知学弟真相,他日学弟必当重谢。”

  “别问了。招惹韩家最多伤筋动骨进医院,贾兴旺一家子招惹的人物,那是真要命,会死人的!最近贾兴旺就要出事,你可千万别牵扯进去。”

  王通面露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告诫陈烈,有心想给陈烈透个底,可一想到那人手段,王通就止不住的颤抖,也不顾陈烈追问,径直离开了。

  陈烈并没有阻拦王通离去,看王通的脸色,显然是吓破了胆,心情不由得更加沉重,当即决定寸步不离贾兴旺,以自己炼气境实力,不论任何危机,定能护兄弟周全!

  怀着沉重的心情,陈烈回到了宿舍。

  剩下的两位舍友也来了,没记错的话,一个叫林向东,这人生得壮实,性格高傲,前世瞧不上陈烈;另一个叫丁卯,很普通的大学生,和陈烈止于点头之交。

  陈烈走到自己的床位坐下,贾兴旺冲陈烈点头,显然他看了贴吧,知道找麻烦的教导处主任被革职查办,出于信任,并没有过问细节。

  临铺的丁卯看室友到齐,提议道:“哥几个今晚聚聚?”

  “今晚某人有事,还是咱们仨聚吧。”

  林向东双手环抱着靠在床铺边上,打了个哈欠,大咧咧的笑道。

  贾兴旺面无表情,倒是陈烈眉头一皱,这个林向东意有所指啊,难不成他知道其中详细,略作思索,陈烈便起身拍在林向东肌肉隆起的肩上,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们出去聊聊?”

  “谁要跟你聊?”

  林向东瞥了眼陈烈放他肩上的手,面色十分不爽,和你很熟吗,东哥的肩膀也是你能随便摸的?要不是看在同处一宿舍的份上,早他妈揍你了,就算不揍你,也得让你长长记性,免得一些阿猫阿狗蹬鼻子上脸。

  念头一闪,林向东反手捉来,就要甩开陈烈的手。

  以他明劲的身手,就算收回五成力,也能把这个‘瘦弱’的陈烈甩个趔趄,一个不好还能摔出个狗吃屎来,林向东心里好笑的想着。

  可现实是,林向东脸都涨红了,甚至拿出了吃奶的力气,陈烈的手仍旧纹丝不动,依然紧紧贴他肩上。

  陈烈咧嘴一笑,推着满脸窘相的林向东出了宿舍。

  “你是指贾兴旺?”陈烈盯着他的双眼,低沉问道。

  林向东没说话,只是揉着发酸的手腕,看怪物一样看着陈烈,心底诧异,难道这人天生神力?他根本没敢往内劲高手、武道宗师方面想,陈烈太年轻了,哪一个内劲高手、武道宗师不是经历过数十年的埋头苦练?

  林向东还在猜测陈烈身手,就看到陈烈一把捏向他的手腕,躲开的念头才在脑海里浮现,就感觉到腕骨处疼痛难忍,骨头都快被捏碎了!

  生生压下差点破口而出的羞耻叫痛声,连忙点头,这才感觉到疼痛散去。

  “说吧。”

  陈烈看了他一眼,这个贱骨头,不给点颜色,还真不会开口。

  “这事说来也简单,山熊知道吧,江海市头号狠人。道上传,贾家插手山熊的生意,让山熊吃了大亏,所以山熊放话,今晚要砍死贾兴旺全家,谁帮谁死。”

  林向东继续揉着手腕,一五一十的抖出经过,说完不确定的问了句:“你不会要帮贾兴旺吧?”

  陈烈点头。

  “有种!”

  “看来今晚的聚餐只有我跟那小子了。”林向东一脸无所谓的摊开手,对于陈烈要和山熊拼命,他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态。

  清楚敌人是谁,陈烈反而放心了,别人眼里的狠人,在他看来,不过是蝼蚁罢了。

  见陈烈推着林向东出去,贾兴旺顿时就明白,陈烈肯定能从林向东那里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根据和陈烈的半天相处,以及莫名亲近感,贾兴旺敢肯定,陈烈必趟浑水,有人帮忙固然是好事,可山熊此人太狠,稍不注意就是横死街头的下场,自己断然不能牵连陈烈。

  所以在陈烈刚进宿舍的时候,贾兴旺就有了打算,他含笑道:“陈烈,能否帮我个忙?”

  “你说。”

  陈烈顿时意外,这小子开窍了?知道麻烦自己了,这是个好兆头。

  “学校后门十分钟后有个黑衣人会送来文件,你帮我去取一下,我还要一些事情要安排下去,暂时走不开。”说着,贾兴旺扬起手里的手机,表明确实有事。

  “行,你等着,我去去就回。”

  陈烈没有丝毫怀疑,毕竟之前目睹过贾兴旺通过手机下达指令的过程,那个黑衣人肯定送来了重要文件,当即不再耽误,即刻动身。

  可当陈烈在学校后门等了将近一刻钟,也没有见到任何黑衣人的身影,才意识到被贾兴旺骗了,心里暗道不好,这小子故意引开自己,就是怕自己为他出头,混蛋啊。

  陈烈火急火燎的赶回宿舍,哪里还有贾兴旺的身影。

  这个混蛋!

  江海市头号狠人对陈烈来说是蝼蚁,可对贾兴旺这种靠脑袋吃饭的商业天才来说,就是致命的危机啊!

  

第16章 追丢了

  “人呢?”

  陈烈心头焦急,不由得泄露出一丝杀气。

  “他接了条短信就匆匆离开。”

  林向东有明劲身手,自然是练武之人,陈烈杀气刚刚冒头,他就感受到了,这股杀气浓烈得让他心颤,下意识后退一步便连忙回应道。

  倒是丁卯微微缩了缩瞳孔。

  这一幕,林向东被杀气吸引没有发现,同样陈烈心里着急贾兴旺,也没有留意到。

  闻言,陈烈也不走门,直接翻窗跳下去,身影一顿就消失在往下看的林向东眼里,林向东只来得及喊出一句:“如果有明天,我给你们洗尘。”

  急速奔跑中的陈烈鼻子一动,顿时大喜,他嗅到了贾兴旺的气息,虽然很淡,但能够模糊感应到,立即加快几分速度,逐渐拉近双方距离。

  ……

  江海市郊外的一处废弃堤坝上。

  两个黑西服的壮硕汉子架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眉目之间竟是和贾兴旺神似,他叫贾仲,正是贾兴旺的父亲,他嘴角溢着鲜血,虚弱的看着眼前人。

  眼前的家伙面色无比凶狠,他就是林向东口中的山熊,只见他赤着上身,浑身肌肉隆起,布满大大小小数十道狰狞的伤疤,胸口处纹着一头咆哮巨熊,在他身边还站着五个身强力壮的黑西服壮汉,他们腰间鼓胀,藏着武器。

  这些人一看就是亡命徒。

  “还不签字?”山熊低沉喝道。

  贾仲吐出一口血水溅到山熊身上,充满恨意的盯住山熊。贾家并没有招惹山熊,可这山熊看上了自家生意,要强取豪夺,埋伏了几天,趁着他巡视公司的空档,把他绑到郊外,先是毒打一顿,接着就扔出准备好的股份转让协议,逼着他签字。

  山熊擦去血水,怒骂一声,一脚踹中贾仲腹部,把他踢倒在地,抽出皮带,像鞭子一样一鞭接着一鞭狠狠抽在贾仲身上。

  贾仲的西装顿时被皮带抽得裂开口子,透过口子可以瞧见里面的皮肉已经被抽得绽开!山熊见此,嘴角更是露出残忍笑容,抽出皮带,专门瞄准绽开的皮肉猛抽,贾仲已经疼的昏了过去。

  “弄醒他。”

  山熊把沾着血肉的皮带丢到一边,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娇媚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报告贾兴旺一天的行动。

  被污水泼醒的贾仲,耳朵一动,山熊电话里的声音他竟然有些熟悉,而污水流过皮开肉绽的身体,疼得他龇牙咧嘴,再也没有精力去分辨究竟是谁的声音。

  电话挂断,山熊脸色一变,一脚踏在贾仲脑门,哼道:“好啊老家伙,跟我玩起了金蝉脱壳。”

  就在这时,贾家一行人也来了,一个铁塔般的大汉带着两个文弱青年,在他们身后,一个身段丰盈的女子搀扶着面色苍白的中年妇人。

  “山熊,我们应约来了,请放了董事长。”铁塔大汉低喝道。

  山熊摆摆手,身后两个汉子把血淋淋的贾仲架出来。

  “老贾,老贾啊。”面色苍白的中年妇人大哭了出来。

  “璞兰。”贾仲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牵扯到伤口,痛得咧嘴,余光扫过贾家一行人,没有发现贾兴旺身影,这才松了口气,只要贾兴旺没来,他们就还有活命的希望。

  “爸!”

  一个模样和贾兴旺相近,更加成熟的青年,他叫贾兴杰,贾兴旺的亲大哥,此时捏紧双拳,忍不住踏前几步。

  今天中午,在他父亲失联时就接到山熊电话,告诉他们下午四点过来,不然就等着收尸。前段日子就经常受到山熊的恐吓威胁,今天绑了贾父,肯定是山熊迟迟拿不下公司股份,准备下死手,于是在贾兴旺操作下紧急转移资产,准备以空壳公司转移山熊视线。

  “哦?真是个孝顺的乖儿子,还不快过来,把你老子扶回去。怎么?害怕老子一枪打死你啊。”山熊勾了勾手指,同时对着天空开了一枪。

  “砰”地一声。

  贾家众人心里都是一颤。

  “道上都说山熊哥最讲道义,今日一见才知是谣传。”铁塔汉子,也就是贾兴旺电话里的铁哥,拱手说道。

  山熊冷哼一声,下令道:“放开他。”

  身边那两汉子立刻松手,重伤的贾仲瞬间倒地,在贾兴杰众人愤怒的目光中,山熊踢了踢地上贾仲脑袋,踩着他的头摊手道:“看到了?我这一放他就倒,没违约吧?”

  “过来捡走这垃圾。”

  山熊一脚踢在贾仲后背,把他踢翻了身,一口浓血从他口中喷出,人再次昏迷了。

  “混账!”贾兴杰身边的青年实在忍不住,骂出了口。

  “砰!”

  枪声响起。

  那青年惨叫倒地,脚踝处血肉模糊。

  “表哥!”贾兴杰蹲下查看青年伤势,眼眸里全是愤怒,牙齿都快咬碎了,他忍不住了,跳起来就要和山熊拼命。

  而远在江大的陈烈,已经追出了学校,眼见就要追上贾兴旺了,却突然出现四五辆破旧面包车挡住陈烈去路。

  车上跳下来近三十个手持刀具的混混,他们面露邪笑,拍打着手中或长或厚的砍刀,一步一步紧逼陈烈。随后,一辆野马跑车飘逸甩尾,堵住陈烈后路,副驾驶里下来个熟人——韩伦。

  在手下搀扶下,韩伦距离陈烈五米站定,一脸气愤的盯着陈烈,张狂的吼道:“小杂种,老子今晚就要弄死你。”

  “你不是很会绊人嘛?来绊绊我二十几个手提大砍刀的兄弟!”

  韩伦瘸着腿,对手持刀具的混混吼道:“给我上,砍一刀两万,打断一肢十万。”

  混混们一阵欢呼,磨刀擦掌瞪着陈烈,就像在看一座金山,心里都盘算着,这小子身板小,完全不够一人一刀啊,等会砍重点,争取一刀一条腿。

  陈烈瞥了眼韩伦,焦急的心也是一阵无语,这小屁孩属蚂蟥的吧,都尼玛断腿了,还他妈坚持不懈的报复自己,今天第几次了?

  不愿耽误时间,不待混混们围上来,陈烈寻了个缺口就跑。

  “拦住他。”

  这些个混混追人堵人确实是一把好手,没有御空手段的陈烈,顿时被堵在中央,可这片刻的耽误,竟然让贾兴旺的气息脱离了陈烈的感知!

  陈烈心里慌了,他不敢想,没有自己,贾兴旺独自面对江海市头号狠人会是什么下场!

  都是这群人渣害的,陈烈眼神瞬间冷厉,眼白染成血红,狂暴的杀戮气息不断喷涌出来,浓郁得让所有人窒息!

  

重生之魔尊归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之魔尊归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魔尊归来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