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祝晨曦晏少宸)全本在线阅读

2019-07-05 16:07:18来源:SPY作者:陌凉

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言情小说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因为私生女的身份,被男朋友嫌弃了,不仅跟她分手还光明正大的跟她姐好上了。  祝晨曦转身撩了个一脸禁欲的男人。  但是说好的禁欲系人设呢?  男人的脸上还有着薄薄的汗雾,亲了亲女人一脸绯红未消的脸颊,低沉的声音带着诱惑力,“宝贝,我们再来一次。”  永远都是再一次,却还有再一次。  人人都说

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祝晨曦晏少宸)全本在线阅读

祝晨曦晏少宸小说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推荐章节

第12章 想看着我换?

  祝晨曦微怔,尽管很不愿意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嗯。”

  然后只听到他凉凉的哼了两个字,“眼瞎!”

  祝晨曦刚想说什么时,他又神补道,“欠!”

  祝晨曦深吸一口气,默默的认下了,看着他很认真的问,“还去医院吗?”

  他漫条斯理的瞥她一眼,“你说呢?”

  祝晨曦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带着试探性的轻声说道,“不去了?”

  他看着她,犀利的眼神带着一抹侵略性的横扫,并没有出声,而是伸手解开自己腰间的带子。

  “啊!”祝晨曦一声轻叫,赶紧转身背对着他,本能的双手捂向自己的眼睛,“干什么!”

  他不紧不慢风淡云轻的说道,“换衣服。”

  “我还在!”祝晨曦带着一丝责备。

  “嗯,”他淡淡的应了一声,依旧不疾不徐的说,“我没让你留下来看着我换。”

  “……”祝晨曦有一种想磨牙的冲动。

  然后只听到身后的男人又用着很大方的语气说道,“如果你想留下来看,我也无所谓!”

  “谁要留下来看了!”祝晨曦气呼呼的说道,猛的一个转身想要朝门走去。

  然后……

  祝晨曦后悔了。

  男人,已经脱去了身上的睡袍,仅着一条……贴身内裤。

  祝晨曦就算不想看,也看到了。

  脸“嗖”的一下就红了,几乎是滚烫滚烫的,而且还在上下左右的漫延开。

  祝晨曦几乎是逃一般的跳开他的身边,朝着门跑去,开门,冲出去,一气呵成。

  身后,男人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带着一丝老狐狸般的得逞。

  祝晨曦是进电梯,直至电梯在一楼停下,电梯门打开时,她才想起,好像缺了点什么,但一时之间,她又想不起来缺了什么。

  “嘿,小太阳,我在这里!”不远处传来晏小玖的声音。

  大堂的沙发上,晏小玖坐着,前面的茶几上还摆着一杯水,她看起来似乎还挺不错的样子,粉嫩的小脸上还挂着一抹悠然自得的微笑。

  在看到晏小玖的那一瞬间,祝晨曦才恍然明白过来,缺少的是晏小玖这个人。

  似乎自从她进了1905房间后,晏小玖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还有,此刻她脸上的那一抹笑容,总有一种算计失败但又满满得意的样子。

  祝晨曦深吸一口气,似乎明白了什么。

  扬起一抹淡淡的,若无其事的浅笑,还是那种很和悦,很友爱,很顺畅的微笑,朝着晏小玖走去。

  晏小玖看着那笑容,小眼皮“吧哒吧哒”的跳着,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祝晨曦走至她身边,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揉,笑盈盈的说道,“上哪去了?我还以为把你弄丢了呢!”

  “嘿嘿!”晏小玖笑的很奸贼,悄眯眯的说道,“我正想跟你一起进那房间的,不过我还没来得及进呢,就被关在门外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丢下我的啊,所以就到大堂来等你了啊!”

  “真乖!”祝晨曦笑盈盈的看着她,只是那眼神怎么都让晏小玖有一种很心虚的感觉,好像整个人都被她看穿了一样。

  “嘿嘿……”晏小玖又是干巴巴的一笑,“是吧,我也觉得自己很乖很懂事的,毕竟穷人家的孩子嘛!”

  祝晨曦看着她,那眼神太……让晏小玖心虚了。

  “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祝晨曦很赞同的说道。

  “对啊,对啊!就是这个道理啊!”晏小玖脸不红心不跳的附和着,然后赶紧转移话题,“啊,对了!我刚才坐在这里的时候,看到你舅舅和舅妈,带着一个女人,急匆匆的离开了。”

  祝晨曦沉了下眼眸。

  晏小玖又说,“那女人的样子可好笑了,不穿衣服只裹着一条床单,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那男人……嗯,一个就是个吃软话的小白脸。”

  “嗯,”祝晨曦不咸不淡的点了下头,“我们走吧。”

  “去哪?”晏小玖一脸好奇的问。

  “回家。”祝晨曦看着她笑盈盈的说,“不是说无家可归,暂时让我收留你的吗?”

  “对啊,对啊!”晏小玖眨巴着她那双漂亮的俏皮的眼睛,很是讨好的说道,“我会很听话的啊,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啊,我会是一个贴心的小棉袄。”

  祝晨曦笑的一脸深沉的看着她,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颊,“小棉袄,走吧!”

  “哦耶!”晏小玖雀跃的跳了起来,伸手做一个胜利的手势。

  只有女儿才是贴心的小棉袄啊,哇哦!

  小太阳这是承认她是女儿了哦。

  哎呀,老爸,没想到你的速度竟是这般神速,一出手就搞定了哦,佩服佩服!

  晏少宸穿戴整齐出门时,沈南城懒懒的,跟个二世祖一样的斜靠着墙壁,笑的跟个纨绔子弟一般,一脸风骚又荡漾的看着他,吹了个口哨,“怎么样?我的办事效率还不错吧?不过你这速度就有些……差强人意了。你不会是秒帝吧?”

  晏少宸阴恻恻的盯着他,将他从头到脚的盯了一遍,直盯得沈南城浑身凉飕飕的像是被扔进了寒潭一般。

  “别,你别拿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渗得慌!”沈南城赶紧起身站直,一副渗慌慌的看着晏少宸。

  晏少宸瞥他一眼,“下水管呢?”

  沈南城咧嘴一笑,笑的一脸风情万种,打了个响指,“李家的人刚接走了,通的有些过力了,管子有些松疲了。潘家的人有得受了。”

  “嗯,”晏少宸凉凉的应了一声,然后没有下文了,朝着电梯走去。

  沈南城迈步跟上,“我说你也真是的,干什么费那么大的劲把祝天明的药换了?让他真下了不是更好?反正你也垂涎人家的美色,正色可以一尝美味!”

  晏少宸止步转身,精睿的眼眸深不可测的盯着他,“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三条腿站的?”

  “你别告诉我,你第三条腿站不起来!”沈南城不怕死的盯向他的裤裆处。

  晏少宸的眼眸变的凌厉阴森,可怕骇人,“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止嘴巴想当个摆设,就连那条腿也想当个摆设?要不然,我成全你?”

  

第13章 小可爱和小可爱

  沈南城就差没用自己的双手捂向关键部位了。

  “我真是这辈子欠你的啊!被你这么蹂躏还心甘情愿的跟着你!”沈南城愤愤的瞪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晏少宸没接话,进电梯。

  沈南城赶紧跟着进电梯,一改刚才的吊儿郎当,用着一本正经的语气道,“你老头那边有什么打算?这次的事情,他会不会怪到你头上?”

  “他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做的?”晏少宸不咸不淡的说道。

  沈南城微怔,微笑着点头,“也是,毕竟这几个人和你可没关系。再说,李英杰这变态的嗜好谁都知道。自己那管子差不多了,那公厕这次也是伤的不轻。”

  晏少宸不说话,只是凉凉的哼了一声。

  电梯在一楼停下,走出电梯门。

  “对了,我上次去接小玖时,你老头让我给你带话,说是那事容不得你说不,反正就是板上钉钉了。”沈南城一脸认真的说道。

  晏少宸冷笑,一脸的嗤之不屑,“他说没有就没有吗?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来作主!他要是喜欢,就送给他了。”

  沈南城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来真的?”

  晏少宸打开车门,坐进后车座,对着沈南城沉声道,“开车!”

  “我说,我什么时候成你的专属司机了?你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指使我啊!”沈南城一脸气愤的瞪着已经坐好,跟个帝王一般的晏少宸。

  晏少宸抬眸,漫不经心的瞥他一眼,风淡云轻,“不是你心甘情愿的吗?”

  “我……”沈南城愤愤的一咬牙,“得,我欠你的。”

  说完,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问着后面的帝王,“去哪?”

  “回家!”

  “……”

  祝晨曦接到祝天明的电话是三天后。

  看着手机屏幕是跳跃着的号码,祝晨曦唇角弯了弯,接起电话,“喂,舅舅,找我有事?”

  电话那边,祝天明深吸一口气,“晨曦啊,你也好久没有回家了,今天晚上回家来吃饭吧。”

  “舅舅,是你的意思还是舅妈的意思?”祝晨曦很直接的问。

  祝天明微顿,“晨曦,你舅妈也是……她就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话都不会藏在心里,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对你是没有恶意的,你别往心里去。”

  刀子嘴豆腐心?

  没有恶意?

  呵!

  祝晨曦冷笑。

  这还叫没有恶意?

  如果不是她一直来都防着她们,如果上次的事情,不是她先下手为强,她现在还能这么完完整整的坐着接他的电话吗?

  祝天明,这样的话,你倒也是说得出口啊!

  “嗯,我知道!”祝晨曦很赞同的点了点头,“我不会往心里去的,我知道舅妈只是介意我而已。我晚上会来的。”

  听到祝晨曦的回答,祝天明似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晨曦啊,我就知道你是最懂事的,舅舅真是没白疼你。那行,我让佣人准备你喜欢吃的菜。”

  疼?

  祝晨曦再次笑了,睁着眼睛说瞎话,祝天明真的做到问心无愧啊!

  挂了电话,祝晨曦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手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如果她没有认识七公子,上次的事情如果不是七公子出手帮忙的话,她又哪能那么容易的将潘舒咏送到李英杰的床上?

  在祝晨曦的心里,七公子比祝天明那个,她随了一半血缘的人,更像是她的亲人。

  “小太阳,你怎么了?”晏小玖从洗手间出来,便是看到祝晨曦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样子。

  往她身边一坐,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眨巴着清澈的眼眸,一脸关心的问道。

  祝晨曦看她,抿唇一笑,“没什么,就是晚上我要出去一趟。”

  “我跟你一起去啊!”

  “不用,你在家就行了,我很快回来。”

  传来开门声,然后是妖娆妩媚的风情万种的声音传来,“小可爱,姐姐回来了。”

  晏小玖“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朝着门的方向跑去。

  “啊咧?”官葳一脸茫然的看着突然之间出现在她们家里的晏小玖,呆滞了三秒钟,“小可爱,哪来的小娃娃?”

  “嘿,你好啊!”晏小玖仰头,笑的一脸优雅迷人又童真灿烂还带着几分与官葳一样的风情万种的微笑,呵呵的看着官葳,朝着她招了招手,“你怎么知道我叫小可爱啊?”

  “啊哈?”官葳继续用着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晏小玖,原来勾起一抹妖艳的笑容,竖起一食指左右摆了摆,“No,no,no!我并不知道你叫小可爱,我们家的小可爱,诺,在那呢!”

  边说边朝着祝晨曦的方向弩了弩嘴。

  “啊!哈!”晏小玖很是雀跃的一笑,转身朝着祝晨曦跑过去,“我就说嘛,我们有缘份啊!我们都是小可爱!哎呀,我现在更喜欢你了哦!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哦!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啊咧?”官葳一脸诧异又风骚的看着祝晨曦,扭摆着她那一条如水蛇一般摇曳的纤腰,朝着祝晨曦走过去,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食指一伸挑起祝晨曦的下巴,用着调戏般的语气道,“小可爱,我不在的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背着我和别人私定终身了?”

  祝晨曦“啪”的一下拍掉那正调戏着她的手,瞥她一眼,凉凉的说道,“不是说马上回来给我切鸟的吗?你已经迟到一个礼拜了!”

  “嘿!”官小姐妖娆一笑,笑的跟个妖精似的,不紧不慢的说道,“切鸟这种事情,当然是小白的活了。我这么端庄优雅又风情万种还迷人的美女,怎么可以干这么粗鄙的活呢?会脏了我的手!”

  “见色忘友!”祝晨曦斜她一眼,“明明就是泡帅哥把我给忘记了,还找这个瘪脚的借口。”

  “啊哈!”官葳笑盈盈的一耸肩,“我这是在为你物色,早跟你说了,别跟那软货在一起,就是不听。看,载跟头了吧?”

  “马后炮!”祝晨曦斜她一眼,将晏小玖往她怀里一丢,“帮我看一晚上。”

  “你呢?”

  “祝天明刚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潘家吃晚饭。”

  “我去,鸿门宴啊!你也去?”

  “去啊,为什么不去?”祝晨曦一脸无所谓的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啊,不用去虎穴也能得儿子的!”

  

第14章 就只是为了睡一觉?

  晏小玖一脸肯定的说道,“想要儿子还是很容易的,随时的事情啊!”

  官葳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手轻抚着自己的下巴,一副绝代风华看戏的样子。

  那一双漂亮的,会勾人般的桃花眼,微微的眯起,就那么意味深长的看着一脸雀跃中的晏小玖。

  嗯哼,这一小只绝对用心不良哦,绝对是有目的的。

  小可爱这只小狐狸就没发现吗?

  还是说小狐狸也是目的不纯呢?

  哎哟,怎么就那么期待呢?

  祝晨曦揉了揉晏小玖的头顶,笑盈盈的问,“你爸爸回来没有?你需要打个电话问问吗?要不要……”

  “不要,不要!”晏小玖急匆匆的打断她的话,“我爸爸还没回来,还忙着呢。我不要回去被那个老妖婆欺压。啊,你去忙吧,你去忙吧!不用管我的,我可以自理,可以自理!”

  祝晨曦的唇角勾起一抹不易显见的玩味浅笑,“那行吧,自己在家呆着,我出门了。”

  “好的,好的!”晏小玖连连点头,“不要担心我,自己要注意安全。”

  官葳继续风情万种的看着两人,小狐狸和小小狐狸,看谁黑得过谁。

  祝晨曦换了衣服,出门了。

  宴小玖“蹭蹭蹭”的跑到厨房,没一会手里端着一杯水,递至官葳面前,而且还是双手递上的,咧着一脸谄媚的笑容,“美女,渴了吧?来,来,喝水。”

  官葳接过,十分优雅的抿上一口,依旧笑的妖娆妩媚的看着她。

  晏小玖又“蹭蹭蹭”的跑到那两只还立在门口处的行礼箱边,继续笑的一脸计好的说,“你的房间在哪?我帮你把行礼推进去啊!”

  官葳一边喝着水一边朝着自己的房间指了指。

  晏小玖“吭哧吭哧”的很是勤快的将行礼箱推进了房间。

  出来时,往官葳身边一坐,小手往自己脸上一捧,眨巴着一双漂亮如星辰般的眼眸一闪一闪的望着官葳。

  “叫什么名字?”官葳笑眯眯的问。

  “晏小玖。日安晏,大小的小,王字旁的玖。今年七岁,暂时借助在小太阳家。”晏小玖很主动的自报家门。

  “小太阳?”官葳继续笑眯眯的看着她。

  “对啊,对啊!”晏小玖连连点头,“她不是叫晨曦吗?那不正是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吗?那不就是小太阳吗?”

  “嗯哼!有道理!”官葳喝一口水,很赞同的点头,“说吧,有什么不纯的目的?”

  “没有,没有!”晏小玖连连摇头,“绝对没有,我目的很纯的,就是想把她送到我爸爸床上!”

  “……”官葳差一点被自己嘴里的水给呛到。

  这还叫目的很纯?你是不是也太直接了一点啊?能不能很委婉的转一下啊?

  “还有呢?”官葳噙着一抹妖娆绝代的万千风华浅笑,一脸很优雅又友好的看着晏小玖。

  晏小玖很认真的看着她,摇头,“没有了啊!这就是全部了啊!我老爸都已经被小太阳看过了。”

  “What?!”官葳一脸震惊到不可思议的看着宴小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几天,我到底都错过了什么?”

  “嘿嘿嘿嘿……”小晏玖笑的一脸阴贼阴贼的,手指往自己脸上一指,“我的功劳。”

  官葳猛喝一口水,似是要让自己清醒清醒的样子。

  “还有呢?”官葳一脸很平静的看着晏小玖,“你索性全部招了吧。”

  “能不能不招全部,保留一丢丢小秘密啊?”宴小玖比划了一个小丢丢的手势,一脸商量的问。

  官葳微笑着摇头,“不可以。不过,如果你想他们俩各归各位的话,可以。”

  “啊,我说,我说!”宴小玖不作任何考虑,直接举双手表示赞成,但是也提出自己的条件,“我全坦,但是你要保证我爸爸一定睡到她!”

  官葳挑了挑眼梢,又朝着她吹了个口哨,修长的手指挑起小逗逼的下巴,一副活生生的调戏小姑娘,又或者逼良为娼的样子,“就只是为了睡一觉?”

  “切!”宴小玖丢了她一个白眼,一副很是不屑的样子,“我爸爸那么有担当又有责任心的男人,让她睡了自然就会负责了。”

  “你哪来的?”官葳继续将流氓样进行到底。

  宴小玖再丢她一个白眼,“当然是我老爸生的啊!”

  这下轮到官葳丢白眼给她了,“你老爸打算对多少个人负责?他女儿都这么大了,我家小可爱还是白纸一张,岂不是很吃亏!”

  “啊嗟!”宴小玖碎她一口,“欺负我还小不懂事是吧?哪里白纸了?明明就是小狐狸一只,黑着呢!还有,我都看出来了,肯定是刚刚被人挖了墙角了,怎么可能白着呢!我老爸才白着呢,除了我之外,他就是白纸一张!”

  “哦,”官葳笑的妖艳如花,“你的存在,注定他就不可能是白纸了。不配不配。”

  摇头,一脸嫌弃的样子。

  “啊嗟!”宴小玖急了,“蹭”的一下站起,一个没站稳,脚下一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疼的她呲牙咧嘴的瞪着官葳,一脸蛮不讲理的说,“反正我不管,你收了我的好处,你就得给我办事!”

  “啊哈?”官葳笑旧眯眯的看着她,“小逗逼,我收你什么好处了?”

  晏小玖的视线不紧不慢的落在她的里的杯子上,“诺,这就是!还是,我刚刚还帮你把行礼箱推到房间的。这些都是你收我的好处!反正我不管,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又吃又拿了,就得给我办事!”

  官葳看着手里的杯子,又转头看向自己的房间。

  好像说的挺有道理的,确实又吃又拿了,那岂不是她被这小逗逼给阴了?

  “还有,为什么叫我小逗逼?”晏小玖一脸嫌弃的样子。

  官小姐睨她一眼,“小逗逼适合你啊!小可爱是我家曦曦宝贝啊!你总不会跟她抢吧?”

  “虽然是贱了一点,但是如果你保证我老爸一定睡至她,小逗留逼就小逗逼,我吃亏一点。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官小姐笑了,笑的妖娆妩媚又风骚勾人,“先把家底清白都亮出来,过了我这关,再过小白那关。”

  “啊?”宴小玖骨碌碌的盯着她,“还有一关?小白又是个什么鬼?老爸,我真是为你操碎了心,我都操心成这样了,你要是再不把人家给睡了,你对得起我吗?哼!”

  官葳笑的一脸风骚妖娆,身边有这么一只小逗逼,好像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哦。

  祝晨曦走出小区打算打车。

  “祝晨曦!”杜东林的声音响起,“我竟不知道你住这么高档的小区!”

  

第15章 最重要是够男人

  兰山庭院,是H市的高档别墅式公寓小区。

  祝晨曦与官葳租在这里已经三年,但知道的人并不多。

  祝晨曦与杜东林认识两年,交往……还不到三个月。

  杜东林比祝晨曦大五岁,但是却只比祝晨曦大两届。

  祝晨曦刚进城市大学的时候,杜东林大三。

  可以说是对祝晨曦一见钟情的,然后就对祝晨曦展开了热情的追求。

  祝晨曦长的很漂亮,是那种清纯的就像是百合一般,又像是那一朵盛开的莲花,艳丽但是却又清纯。

  她的脸上永远都漾着迷人的微笑,对每一个人都是很客气但是却又不会让人觉得过火。总是保持着一抹适当的距离。

  说来,她与杜东林会交往,还有潘舒咏的功劳。

  那时候的潘舒咏可看不起吴东林了,还觉得他与祝晨曦天生就是绝配,他们一个是私生子,一个是私生女,不是绝配是什么?

  但是,当吴东林变成杜东林,变成杜家的少爷后,当初对杜东林弃如敝履,连正眼都不曾斜一的潘舒咏,立马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那个殷勤劲献的不要太无耻。

  杜东林的身后一是辆价值不菲的宾利跑车,他身上是同样是价值不菲的纯手工西装。

  以前的吴东林,别说宾利车了,就是一辆五菱都没有。

  一跃成为杜家少爷,立马就是宾利在手了。

  祝晨曦看着她,脸上的笑容风淡云轻,也没有因为看到杜东林而露出厌恶之情,她就像是在脸上戴了一个笑脸面具,恰到好处的笑容,总是让人觉得她很好相处,脾气好的总是让人觉得很好欺负。

  “嗯,”祝晨曦点头,不紧不慢的说,“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杜东林沉得自己的一拳好像打在了棉花上,让祝晨曦不痛不痒,然而他自己却是闷着难受。

  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呼出,杜东林看着祝晨曦用着质责的语气问,“祝晨曦,你们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

  祝晨曦还是笑的那般清纯灿烂又优雅迷人,慢悠悠的说,“对啊,你不是都已经看到了吗?”

  “那我呢!我算什么?对你来说,我算什么?”杜东林气呼呼的问,眼眸里充满了怒意。

  “你不是潘舒咏的男朋友吗?潘舒咏是我表姐,你当然就是表姐夫了。”她一脸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的说道。

  杜东林再一次感觉到了一拳头闷向自己的感觉。

  “你有喜欢过我吗?”杜东林问。

  祝晨曦清澈的双眸一闪一闪的望着他,轻笑,“表姐夫,你真是爱开玩笑。都说了,你是潘舒咏的男朋友,我怎么可能喜欢你?我又不是建筑工人,我学的是金融投资,我暂时没有打算攻读第二专业。”

  她就这么一脸无辜又清纯的看着杜东林,说着在情在理的话,竟是让他连一个反驳的字都说不出来。

  这么风淡云轻又轻描淡写的样子,哪里像是一个刚刚与男朋友分手的人?

  与他之间的相处,还没有一丝尴尬与难看,就像是在与一个过路要说着今天的天气风和日丽那般。

  杜东林有一种被耍被一棍子闷死的感觉。

  “舒咏的事情,是你设计的是不是?是你让李英杰把她糟蹋的是不是?”杜东林咬牙切齿,一脸愤恨的瞪着祝晨曦,那眼神,真是恨不得把她给吃了。

  “呵!”祝晨曦轻笑,“表姐夫真是爱开玩笑,你觉得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这种事情,可是要你情我愿的,我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群众,哪能搓合潘小姐和李少爷的好事呢?杜少爷,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的哦!”

  杜东林咬牙,恨恨的盯着她,“祝晨曦,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谢谢夸奖!”祝晨曦笑的风和日丽的应道。

  杜东林只觉得胸口又是一闷,一种棉花塞住的感觉。

  “你和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不死心的继续问。

  说实话,像祝晨曦这样的女人,作为女朋友带出去,真是十分有面了。

  祝晨曦长的很漂亮,是那种站在人群里,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的。

  她清纯的就像是一朵出水芙蓉,有时候又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甚至于有时候又像是带毒的罂粟。

  潘舒咏是漂亮,但是与祝晨曦站在一起,就瞬间被比下去了。

  她们虽然是表姐妹,哦,不!准确来说,她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但是,她们俩却一点也不像,不管是相貌还是性格,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不知情的人,完全不会把她们俩往姐妹这方面想去。

  祝晨曦的美,是那种惊艳的,让男人一眼就无法忘记的。

  如果潘舒咏是潘家正经女儿,能帮到他,帮他在杜家站稳脚根,他又怎么可能会弃祝晨曦而选潘舒咏呢?

  但是,男人,不能只要爱情而不要权力的。

  他只是杜建生的私生子,虽说是唯一的儿子,也有老太太撑着。

  但杜建生的妻子,冯婉璐可不是一个善角。

  那个女人的手段狠着,人脉广着,而且娘家势力也强,他如果不找个有力的后台靠着,在杜家根本就不是冯婉璐的对手。

  他没得选择,只能要潘舒咏。

  但是又不甘心放弃祝晨曦,毕竟祝晨曦的美貌,是个男人都垂涎。

  他想和祝晨曦达成共识,让她成为他的情人,等他站稳了,击败了冯婉璐,得到了杜家的一切,就一脚踢开潘舒咏,重新和祝晨曦在一起。

  却没想到,祝晨曦早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甚至很有可能已经被那个男人包养了。

  要不然,她一个大三的学生,又怎么可能住得起这么高档的小区呢?

  “哦,那可久了呢。”祝晨曦笑的迷人温婉又柔和。

  “你就不能等我几年?”杜东林沉声质问,看着祝晨曦的眼眸里充满了失望还有不甘,“只要几年,我们……”

  “不能!”祝晨曦直接打断他的话,然后又补充,“也没这个必要!”

  “为什么?”杜东林气呼呼的怒吼,“他有什么好?”

  “哦,他哪都好,什么都好!”祝晨曦一脸愉悦舒畅的说,“毕竟成熟的男人才更有魅力,更能吸引像我这样的小女生的爱恋。他的优点我数都数不清的,成熟稳重就不去算了。”

  她嘻笑盈然,一脸热恋中的小女人般的柔情蜜意,就连眼眸都是甜的,“帅气,多金,大方,绅士,温柔,高大,最重要的一点是够男人。”

  她一条一条的细数着某个男人的优点,一脸小迷妹的崇拜样。

  “继续!”沉稳醇厚又极富磁性声音传来,熟悉到似乎刚刚才在她的耳边调戏过她。

  

第16章 宴先生经验丰富

  祝晨曦有一种想要咬断自己舌头的冲动。

  看着那个面无表情却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发骚的男人,正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然后用着侵略性的,还十分霸气的将她一把搂近他的怀里。

  祝晨曦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脸颊便是紧紧的贴上了他的胸膛,然后听到他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钻进她的耳朵里。

  她的脸颊有些发烫,耳朵也有些发烫,整个人有些发虚,想要推开却还不能推开,只能由着他霸道搂着她。

  祝晨曦觉得,她的腰啊,都有一种被紧箍的感觉。

  “杜家的男人都喜欢对别人的女人垂涎吗?”宴少宸凌视着杜东林,冷冽而又阴鸷如阎王一般的声音响起。

  带着凌斥,带着训责,带着傲视,还有逼戾。

  就如同那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容不得别人觊觎他的猎物一丝一毫,否则立马让你死无全尸。

  杜东林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不由的生出一抹畏惧。

  这个男人,尽管什么车也没有开,但是他的身上却是自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强冷而又高傲的气息,还带着一丝危险。

  祝晨曦依偎在他的怀里,脸颊挂着迷人的,优雅的,标准的,愉悦的微笑,甚至于她的双手还很闲亲昵的抱上了男人的腰。

  主动而又热情的动作,让宴少宸的眉头不着痕迹的敛了一下,看着杜东林的眼眸多了一份冷厉与阴森。

  杜东林朝着祝晨曦沉沉的看去一眼,打开车门,驶车离开。

  祝晨曦立马迅速的松开宴少宸的腰,往后退去几步,与他之间拉开一定的距离。

  “嗯,”略有些尴尬的咳了一下,伸手拢了下自己耳际的发丝,依旧笑的如沐春风般的看着他,“宴先生,很巧。”

  宴少宸深邃的眼眸直视着她,再一次如打量着自己的猎物一般的打量着她,唇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阴笑,“过河拆桥的速度倒是快!”

  她眨着自己那清澈的,清纯的,无辜的,茫然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望着他,就像是一个刚初生的婴儿般,干净的如一张白纸,不紧不慢的说,“宴先生的速度不快就行了。”

  他迈步向前,朝着她靠近两步。

  祝晨曦往后退去两步,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两步之距。

  然后,祝晨曦发现她已经退无可退了。

  她的身后,是一棵香樟树,而她的背则是靠在了树杆上。

  她的前面,是男人高大的身躯,与她之间只有一步之距。

  几乎,他的胸膛马上就要贴到了她的身上,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知道他很高,此刻,祝晨曦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乖巧孩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又一脸态度良好的凝视着他。

  一副认真接受老师严厉批评的好学生样子。

  他又向前迈步半步,右手往她身边一撑,撑于她身后的树杆上,深邃精睿如猎鹰般的眼眸裹视着她。

  祝晨曦只觉得自己前面的空间瞬间窄了,呼吸有些窒。

  那一抹被猎捕的危险气息迎面扑来,将她整个人笼罩,环绕,包围。

  然而,尽管如此,她依然保持着她那祝晨曦式的标准微笑,就连一丝一毫的波动也没有。

  “试试?”他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还是那般磁性而又诱惑力十足。

  祝晨曦笑靥如花的凝视着他,漂亮的眼眸如星辰一般,璀璨而又明艳,唇角有一对酒涡,就像是一对俏皮的孩子与捉迷藏一般,忽隐忽现。

  “试什么?”她用着如婴儿般纯净的眼神看着他,纯净的语气问着她。

  他勾唇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鹰眸依旧深不可测的沉视着她,“需要我提醒你?”

  “当然,宴先生不提醒的话,我又怎么知道呢?毕竟我还小,理解能力有限。”她一脸若无其事又理所当然的说。

  “小?”他重复着这个字,略咬的有些耐人寻味,然后又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后视线锁落在某一处,慢条斯理道,“不小了。”

  祝晨曦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着,脑子里只蹿出两个字——流氓!

  怎么看着都不像啊,明明看着就是一张万年冰川脸,就是一张禁欲系的面瘫脸,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却是这般——无耻又流氓!

  忍!

  祝晨曦咬牙狠狠的忍下了。

  笑盈盈的与他对视,慢悠悠道,“宴先生经验丰富。”

  他不说话,就只是用着深不可测的眼神看着她,好半晌才又不咸不淡的说道,“不是说我够男人?怎么知道的?”

  她挑眉一笑,如珠如雾,“难道不是?宴先生这般仗义,路见不平,拨刀相助,难道还不够男人吗?”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眼神让她有一种心有戚戚蔫的感觉。

  拜托,能不能别这么看着人啊,渗得慌的。

  都是官葳的不是,非拉着她去那什么餐厅,要不然也不可能一个下午遇着这男人两次。

  其实对于杜东林和祝舒咏,就算不用这个男人“路见不平”,她也可以很好的解决。

  这下好了,倒是惹了一身骚。

  “祝晨曦?”宴少宸突然之间叫出她的名字,一字一顿,抑扬顿挫又耐人寻味,还特别的好听。

  祝晨曦仰头望着他,眼眸里闪过一丝愕然,只是转瞬即消。

  “是,宴先生有何吩咐?”她笑的如沐春风般的看着他,浅声问。

  “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也记得我说过的话。”宴少宸俯视着她,一字一顿,“我会让你随时生效的。”

  祝晨曦一脸茫然,她说过什么话了?

  但,还没来得及问,男人已经迈着大步离开了,独留一脸懵逼的祝晨曦站于原地。

  官葳带着晏小玖出来溜,不远处正好看到这一幕。

  官小姐与宴小玖两人四目,一眨不眨的盯着香樟树杆上,亲昵无比的两人,动作一致的吞了一口口水。

  宴小玖一捂自己的眼睛,“我听说过壁咚,床咚,可没听说过树咚啊!老爸,你这创新……实在不怎么样啊!嗯,应该让沈南城教教你泡妞的招数。”

  官小姐,“我家小可爱真可怜,就这么被逼迫着靠在粗糙的树杆上,这背得有多疼啊!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差评,差评!”

  “啊喂,你的重点放错了!”宴小玖替自个老爸抱不平,“难道不应该是他们现在的速度吗?”

  “嗯,你爸的速度是快了点!”

  “啊嗟,我爸才不是!”

  

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盛爱101分晏少宠妻过度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