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顾之兮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作者舞若

2019-07-05 16:03:47来源:SC作者:舞若

爱你从一而终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舞若原创小说爱你从一而终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爱你从一而终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爱你从一而终免费阅读:他将她堵在洗手间,冷笑着开口,顾之兮,你就不觉得自己欠我些什么?

顾之兮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作者舞若

爱你从一而终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他把她堵在洗手间

  宴会大厅,灯光缭绕。

  顾之兮拿了红酒,一眼就看到了聚在拐角处的几个女人。

  “诶!设计部那个顾之兮这次惹了丢饭碗麻烦,可是我们老板的儿子何森逸帮她扛下来的,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还能是什么关系?刚进入公司,还不是要找个靠山,这顾之兮啊,八成是个小妖精!”

  顾之兮嘴角一抽,略微无语,她是喝血了还是吸人阳气了?

  前几天她的确惹了麻烦,何森逸亲自带她去见了客户,这才避免给公司造成损失,分明是比豆腐还清白的事情,却被她们说的如此不堪。

  “我之前可是听说她离过婚,保不齐是不检点,所以她老公才不要她了。”

  咯嘣!

  听了这一句,顾之兮忽然就收紧了双手,关节握的咯咯作响,她现在算是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人言可畏。

  只是她离婚也有两年了,顾之兮没想到,当年的那段往事还能被人挖出来提及。

  顾之兮想反驳,只是不等开口,会场的大门忽然就被人打开了。

  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走进来,男人身形修长,面容俊冷,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几分压人的王者风范。

  他的身侧还跟着一个身穿长裙的女人,想来该是他的女伴,只是这两人之间,又似有似无的保持了一些距离。

  片刻的沉默后,会场里忽然炸开,有人惊呼出声,“天啊,那不是傅氏国际的太子爷傅东白吗?没想到他竟然会来参加我们公司的宴会。”

  议论声起,众人的视线纷纷落在了傅东白的身上。

  顾之兮看过去时,脑子忽然就嗡的一声,她的眸子里带着几分震惊,甚至是不敢相信。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她那个刚刚才被人提起的前夫,忽然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两年了……

  这是他们离婚以后第一次见面,可他那双如墨一般的眼眸,始终都印在她的脑海里。

  “听闻傅氏和何氏没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而且还是对手,那么请问傅少,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记者的问题,傅东白并不打算回答,他抬了眸,淡漠的目光落在了顾之兮的身上。

  顷刻间,两人四目相对。

  顾之兮身子一颤,心脏猛地漏掉一拍。

  然而也只是片刻,顾之兮回过神来,她抓住了自己的礼服裙摆,转身就跑。

  洗手间里,顾之兮靠在洗手台上,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三年前的记忆,忽然洪水一般的袭来。

  她爱过傅东白,源于大学时的心动,止于他婚后的漠然相待。

  大学毕业后他们家族联姻,没有婚礼,她到了傅家别墅时,他冷傲的坐在沙发上,“别以为嫁进傅家,你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傅东白对你,没有一点兴趣。”

  她以为时间久了,傅东白就能接受她这个妻子,可他恨极了她,就算平时见面也都是冷眼相待,直到婚后一年,傅东白带着大肚子的女人回了家。

  为了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顾之兮带着离婚协议找到他。那日傅东白冷笑,嘲讽的说,“一年来独守空房,耐不住寂寞了?傅家,不是你想进就能进,想走就能走的。”

  她没有耐不住寂寞,只是那会,她连那无实的夫妻关系,都不想和他维持下去。

  于是顾之兮顾自留下离婚协议书,一走就是两年。

  顾之兮洗了脸,努力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只是抬眸的那一刻,她忽然就在镜子里看到了傅东白的身影,顾之兮的心里咯噔一下,愣住。

  她刚刚还想,离婚两年,可能傅东白已经不记得她了。可她没想到,傅东白竟然跟到了这里。

  她大大的眼睛里多出了几分讶然,下意识的躲了几步,和傅东白保持着距离。

  傅东白的双手插在裤兜里,嘴角带着一抹讥讽的弧度,“你和两年前一样,跑的比兔子都快。顾之兮,你就那么怕我?”

  顾之兮拧了拧眉,双手紧握成拳,“我们又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怕你?”

  没有关系。

  四个字,狠狠的撞进了他的耳朵,傅东白的眉头皱起,视线里多出了几分暗涌的怒意,“你和何森逸是什么关系?”

  他的确不在乎这个有名无实的夫人,但却因为她的离开而愤怒。因此她跑了两年,他找了两年,这两年来,他从未放弃把她抓回来的念头。

  近日他才得到了顾之兮的消息,却没想到,她和他的死对头何森逸在一起。

  “我们没……”顾之兮本要解释,却又顿住,一字一句的开口,“傅先生,请你搞清楚状况,我没有和你解释的必要。”

  说着,她迈开双腿,试图从他的身边绕过去。

  只是刚走出一步,傅东白忽然就抓住了她的胳膊,他一手开了独立洗手间的门,将她拽进去,随手便将门反锁。

  “你放开我。”见他做出这样的举动,顾之兮不安的挣扎起来,只想抽出自己被禁锢的手。

  “这里都是你的同事,丢人的不只是我,如果你想被发现,就大声叫。”傅东白俯身,直接凑到了她的耳边。他温热的呼吸吐在她的耳朵上,惹得她身子一颤。

  傅东白的身子压着她,清楚的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

  顾之兮只穿着一件抹胸礼服,诱人的深沟清楚的展露在他的眼前,他喉咙一紧,身体里瞬时就通过一股电流。

  两年前他倒是没发现,这女人这么有料。

  “你就穿成这样?”

  “你不觉得自己很奇怪吗?我又不是你老婆,你管我?”他还以为,现在是她爱着他,是他妻子的时候吗?

  唔……

  顾之兮的话刚出,他的唇忽然就落了下来,硬生生的将她的尾音堵了回去。他的大手落在她的腰间,带着几分惩罚的捏了一下。

  她字字句句,都是在和他撇清关系。

  多少女人想爬上他的床,她分明比谁都有优势的。可两年前就是如此,她从未试图挽留他。

  想到这里,傅东白更是愤怒,手上的力气也加重了几分。

  顾之兮愣住,视线里满是不敢相信,他分明很讨厌她,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傅东白一手探进了她的衣服,一路向上,揉捏着她的柔软。

  顾之兮胸口一疼,这才回过神来,“傅东白,你是个疯子吗?”

  “爷也曾是你的丈夫,所以不管是看你还是睡你,都是理所应当。”

 

第2章你不觉得自己很奇怪吗

  顾之兮的脑子嗡的一下,慌忙的去抓傅东白的手,这会儿她也顾不得是不是会被人听到,控制不住的愤怒开口,“不要脸。”

  以前她怎么没发现,傅东白还有这不要脸的潜质。

  “以前我们好歹是夫妻,就算那时候理所应当,可是现在不一样,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自重。”

  “离婚……”傅东白喃喃两个字,忽然冷笑一声,“两年前你说走就走,可曾经过我的同意?还有,当年我们本是夫妻,你就不觉得,自己欠我点什么?”

  “离开的时候我没带走你任何东西,婚内也没用你的钱。”顾之兮想不明白她欠傅东白什么。

  “好,不过现在,我们要先离开这个地方。”

  顾之兮是被傅东白拽出会场的,她的虽然不愿,却挣脱不了傅东白的禁锢。

  看着一脸幽怨的女人,傅东白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弧度,没有他的同意,她就算再聪明又逃得了多久呢?

  会场不远处,一个女人急急的走到了何森逸的身边,指了指不远处的顾之兮,“何总,顾之兮找到了。”

  “只是,她怎么和傅东白在一起?”

  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何森逸只看得到傅东白抱着她的背影,顾之兮的身上还盖着傅东白的外套,显然是关系不一般。

  他早听说傅东白来了,却没想到傅东白是来找顾之兮的。

  一种愤怒和嫉妒油然而生,何森逸眉头紧锁,狭长的眸子眯起,视线里多出了几分危险的寒光。

  傅东白和顾之兮,究竟是什么关系?

  顾之兮几次挣扎,还是被他拽到了附近酒店,房间里,傅东白将她压在床上,毫不犹豫的欺身而上。

  他曾因为她的离开而愤恨,可两年之久,他对顾之兮的感情已经变成了不甘,甚至还夹杂了几分思念。

  而再次见到她时,他的种种情绪全部漫上心头,只一味的想要得到她,占有她。

  “现在可以说了吗?我欠你什么?”顾之兮的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想要尽量的保持距离。

  这家伙不只是个禽兽,还是个衣冠禽兽。

  傅东白的眸子眯起,视线里流动着几分可怕的寒光,开口质问,“你的第一次还在吗?”

  顾之兮听着,小脸一红,别过头去,这是她的隐私,“和你有什么关系?”

  见她不肯回答,傅东白的大手直接探进了她的裙子,落在她身下的神秘部位,“不说没关系,我自己来检查。”

  吱啦!

  随后那一刻,她的底裤忽然被他扯坏。顾之兮身下一凉,面色瞬时由红变白,“你无耻。”

  她骂出声来,慌忙的抓住了傅东白的手腕。他的动作到这里,她就已经知道他想做些什么了。

  “傅东白,我已经不爱你了,也不是你的妻子,你的所作所为,是强。”

  嗤!

  尾音未落,顾之兮的唇上忽然就落下了一处柔软,她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放大数倍的俊脸。

  傅东白的吻很急,蛮横,霸道,带着几分撕咬。

  顾之兮真的慌了,她害怕傅东白继续下去,急忙抓住了他的手,阻止他,“傅东白,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孩子吗?”

  “两年前的那个女人,孩子也该一岁了吧?”

  傅东白听着,忽然就愣了一下,他的视线里多出了几分错愕,甚至有一瞬间的呆滞。

  顾之兮第一次在他的眸子里见到过这样的神情,在她的印象里,傅东白一直是一个精明,可怕的男人。

  他的目光仿佛永远都那样锐利,冰冷,如刀剑一般,能够深深的刺入她的心脏。

  几乎是同一时刻,屋子里忽然就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shit!”傅东白咒骂一声,起身接通电话,“沈安哲,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顾之兮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礼服,可内裤已经被他撕碎,根本没办法穿好了。

  她听不到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些什么,却只见傅东白的面色越发的难看起来,不久之后,他皱着眉头开口,“我这就过去。”

  电话挂断,顾之兮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没见过那个叫做沈安哲的男人,却下意识的记住了这个名字,若不是这个电话,傅东白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咔嚓!

  顾之兮正走神,咔嚓一声忽然就传进了她的耳朵。

  她震惊的抬眸,就见傅东白将手机屏幕展露在她的面前,照片上,她衣不遮体,面色绯红,一脸都是刚被人欺负的楚楚可怜。

  “晚上六点到别墅见我,如果我见不到你……”傅东白只说一半,后句话里显然是带着几分威胁,随后他收起手机,转而拿出了一把钥匙丢到了她的面前,“地址你知道。”

  傅东白说完,直接拿起了自己的西服外套,离开酒店。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顾之兮的面色那叫一个难看,傅东白这算什么?威胁吗?

  两年不见,这男人的脑子被门挤了?

  她愤怒的抓起床上的钥匙,抬手就要扔到垃圾桶里。只是几秒之后,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将钥匙握在手心,手指越收越紧。

  疼……

  除了掌心的那种疼痛,甚至还有发自内心的那种酸楚,若是两年前他肯多看她一眼,或许她也不会走的那么决绝。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他们之间,早已经成为了过去。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起,顾之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防备起来,该不会是傅东白那男人又回来了?

  “小姐,傅先生安排我给您送衣服来。”

  顾之兮这才回过神来,慌忙的拽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她抬手揉了揉眼睛,一片濡湿,“请进。”

  街上,一辆黑色轿车开的极快,沈安哲扫了一眼身边的男人,鄙视一笑,“你去见顾之兮了?”

  “最近有个项目,我要和何氏合作。”傅东白扯了扯领带,视线落在窗外。

  “何氏?我没听错吧?因为顾之兮?”沈安哲有些震惊,视线里带了几分不敢相信,“人家在的时候你不珍惜,人家走了两年你找了两年,现在还死缠烂打的追上去,你这叫什么?”

  “自作孽,不可活……”

 

第3章那女人抄袭了别人的作品

  顾之兮很久才回过神来的,她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离开了酒店。

  宴会时间已经结束了,她拦了出租车,直接回到了公司。

  “顾姐,出事了。”

  顾之兮一回到公司,唐妃就急急忙忙的迎了过来。唐妃是顾之兮的同事,因为年纪比较小,所以一直叫顾之兮顾姐。

  “今天和B组交接的时候,你的设计方案提前被B组拿了出来。现在我们组长说你是抄袭了B组的设计,正在发火呢!”

  何氏集团的设计部分为A组和B组,两组相互竞争制衡,可顾之兮可以发誓,她的设计图真的是自己原创设计的,这会儿不知道怎么的,倒是成了B组的设计。

  顾之兮的眉头一皱,面色沉了几分,“B组有没有说他们的设计图纸是谁设计的?”

  “是顾之情。”

  轰……

  听着唐妃的话,顾之兮的脑子里瞬时就轰的一声,她的脚步顿住,视线里多出了几分震惊。

  几乎是同一时刻,顾之兮就清楚了自己的设计为什么会被别人盗用,因为顾之情是和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姐姐。她早该想到的,唯一一个能够得到她电脑里资料的人,就是顾之情。

  而且从始至终,顾之情就一直不喜欢她这个妹妹。

  顾之兮面色难看的看了看唐妃,开口,“你先回去和组长说,我会找到证据证明我的作品是原创的,不过现在,我要去见顾之情。”

  顾之兮见到顾之情时,顾之情正一脸得意的和B组的同事聊天,其实顾之兮和顾之情长得很像,毕竟两人是同父同母的亲生姐妹。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顾之情对她的敌意一直都很大。

  “顾之情,我有事情要找你。”

  顾之兮怒气冲冲的开口,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

  可就算她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毕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姐妹,她不明白,顾之情为什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顾之兮吗?”

  “自己抄袭了我们晴姐的设计图,现在还敢找上门来。”

  “就是,有什么事情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凭什么让晴姐跟着你出去?”

  A组B组本就不和,加上顾之情是B组的组长,追捧的人自然不少。顾之兮一露面,办公室里就传来了一阵冷嘲热讽。

  顾之兮冷笑,嘴角的弧度中带着几分讥讽,“我是不是抄袭了你们晴姐的设计图,她比谁都清楚。”

  随后那一刻,她冷冽的视线落在顾之情的脸上,开口,“如果你不想我在这里说出事情的真相,就和我出去说。”

  顾之情听着,面上的笑容僵了僵,“顾之兮,你是在威胁我吗?”

  顾之兮并不想在这里和顾之情发生争执,虽然顾之情不顾及她们之间的姐妹情分,可是她做不到。就算她想揭穿事情真相,也想给顾之情一次机会,让她主动说出来。

  她走出了办公室,不久就见顾之情跟了出去。

  走廊里,顾之情双手环胸,一脸讥讽的看着顾之兮,“有事吗?”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还需要装傻吗?设计图是不是你自己做的,你我都清楚。姐姐,你最好主动说出事情的真相。”

  “真相难道不是你抄袭我的作品,却没有得逞就被拆穿吗?”顾之情耸耸肩,面上满是不在乎。如今所有人都知道,顾之兮抄袭了她的作品,事情已成定局,她还想改变什么呢?

  “顾之情,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这个妹妹,可是我没想到,你连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

  “你知不知道,我设计这一次作品,究竟耗费了多少心血?”

  顾之兮说话的声音也提高几分,眼睛明显泛了红。

  顾之情看着她,依旧一脸无所谓,“为这个作品付出心血的人是我,而你只是盗用了我电脑中的设计图。如今你在这里和我争吵,就是在胡搅蛮缠。”

  “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顾之兮,你好自为之。”

  顾之情说完,转身就回了办公室,留下顾之兮一个人气的跳脚。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们是一个爹一个妈生出来的孩子,性格差距却如此之大。

  顾之情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盗用她的设计图,还能面不红心不跳的颠倒黑白。

  “顾之情,顾家怎么能生出你这样的女儿?该好自为之的人是你,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顾之兮愠怒的握住了拳头,看着顾之情离开的背影,再也控制不住的宣泄了自己的情绪。

  她说着,气冲冲的转身,却猛地撞进了一个怀抱。

  几乎是同一时刻,顾之兮的脑子忽然就嗡的一声。

  扑鼻而来的这股味道她实在是太熟悉了,不久之前这男人还把她带去了酒店按上了床。

  顾之兮的心跳猛然加速,她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头,撒腿就跑。看到男人鞋子的那一刻,她就更加确定了来人是谁。

  看着顾之兮匆忙跑走的背影,傅东白的嘴角下意识的勾起了一抹弧度,这女人见了他就犹如见了猫的老鼠。

  “傅总,公司员工不懂事,您没事吧?”

  顾之兮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女人是何森逸的秘书,她想不到,傅东白不只来了,竟然还是何森逸的秘书亲自接待的。

  说起来,傅东白了何森逸不是死对头吗?

  “没事。”

  秘书话出,傅东白回过神来,面上的那抹笑意也消失不见,转而变的沉冷严肃,无形之间就给人一种可怕的压迫感。

  “这女人啊,今天抄袭了别人的设计,何总现在没时间,所以就还没处理。”秘书看着顾之兮,一时多了嘴,“何总平时最厌恶的就是这样的员工,想来处分不会轻,可能是要开除的。”

  “抄袭?”

  傅东白眸光眯起,视线里却多出了几分锐利。

  虽然他和顾之兮那女人的接触并不算多,可他就是清楚,顾之兮不会抄袭别人的作品。

  他的直觉,不会错。

 

第4章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傅总,两家公司一直处于对立的状态,如果这次能够达成合作,强强联手,相信傅氏和何氏一定会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秘书笑着看了看傅东白,眸子里散发着几分光芒。

  她和傅东白的接触不多,却时刻关注这傅东白的新闻,不管是出于公司的原因还是什么,但对这个男人,她都是足够了解的。

  傅东白很优秀,这一点毋庸置疑。

  “你说那女人抄袭,那她可是抄袭了你们自家公司的作品?”傅东白的眉头微微一皱,幽深的视线里满是阴霾。

  “是设计部B组的组长顾之情,不过傅总,你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何森逸的秘书也好奇出口。

  “不感兴趣。”傅东白语气淡然的回答秘书的话,他一向不喜欢多管闲事,之所以多问几句,不过是因为顾之兮那个女人。进入走廊时,他老远就听到了顾之兮的吼声。

  顾之情……

  顾之兮的姐姐,傅东白和顾之兮结婚之前,对顾家多少也了解了一些。

  再次见到的傅东白,顾之兮就只有四个字的总结。

  阴魂不散……

  她回国的时间真的不久,一天之内就见到了傅东白两次,而在他们离婚前,她每月都见不上傅东白一面。

  顾之兮抬了手,摸了摸自己砰砰狂跳的心脏。他说过的话依旧环绕在她的耳边,不停的撞击着她的耳膜。

  “晚上六点到别墅见我。”

  顾之兮离开的那一刻开始,就从未想过再回到那个地方。

  然而也只是不久,顾之兮的思绪就被A组组长打断了,“顾之兮,到我的办公室来……”

  ~

  七月的天气多变,上午还是阳光明媚,下午就已经下起了雨。

  顾之兮抱着设计图纸从公司离开,雨水不停的拍在她的脸上,模糊了她的双眼。

  分明是顾之情抄袭了她的设计,可所有人都不肯相信她。她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可是一天之间,她仿佛被整个世界厌恶,人人唾弃。

  吱啦!

  一阵刹车声传来,顾之兮吓了一跳。

  她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却依旧难逃被溅了一身水的厄运。

  顾之兮本想发脾气,可转身的那一刻,她瞬间就怂了。

  车子在她的身边停下,车窗摇开,傅东白冷漠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开口下命令,“上车。”

  “……”

  顾之兮的身子僵在远处,完全没有上车的打算,她本打算撒腿就跑,可双腿就如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

  “聋了?”

  见她迟迟不动,傅东白失去了耐心。

  顾之兮的眸光沉了沉,开口,“抱歉,我还有事情。”

  “上车。”

  完全不理会她是不是抗议,傅东白再次开口,“你是忘记我中午说了什么,还是忘记我做了什么?”

  顾之兮一愣,忽然就想起了傅东白做过什么,上午他还拍下了她的照片,威胁她到别墅见他。因为顾之情的事情,她已经彻底将这件事情抛到九霄云外了。

  僵持了几秒,顾之兮还是拉开了车门,上车,“我上你的车只因为外面在下雨。”

  她倔强的别过头,视线落在了窗外,顾之兮只是想说,她才不是怕了傅东白的威胁。

  傅东白冷漠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一扫,薄唇微张,嘲讽开口,“不过是一点工作上的小事情,至于把自己折磨的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个臭毛病?”

  不只是现在,他们结婚的时候顾之兮就样,她太能忍了。如果她能主动找上他几次,他们也不至于闹到离婚那一步。

  “不要你管。”

  顾之兮皱了皱眉,懒得和他多说话。只是话音刚落,一件衣服忽然就扔在了她的头上,遮住了她的视线。

  “穿上。”

  傅东白开了空调,温热的暖风扑在了她的脸上。顾之兮抓着衣服,收紧了双手。

  她喜欢过傅东白,可在她主动提出离婚的时候开始,她就已经死心了。可不知道怎么的,刚刚那一刻,她的心里还是多出了几分悸动。

  傅东白什么都没说,可他的举动似乎表明,他担心她会感冒。

  顾之兮缓缓侧了头,视线落在了傅东白的脸上,他漆黑的眸子注视着前方的马路,面色认真,却也带着几分冷锐。

  似乎感受到了顾之兮的目光,傅东白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一扫,“看够了吗?”

  轰!

  顾之兮刚刚还在想,傅东白做出这样的举动,是不是出于对她的担心。然而傅东白这四个字之后,她就彻底被打回了现实。

  虽然她不清楚现在的傅东白为什么会缠上自己,可她还是他妻子的时候,他都不成关心她什么,现在又怎么会呢?

  而且傅东白这个男人天生冷血,担心两个字,根本不会出现在他的世界里。

  “看够了。”顾之兮深吸一口,抿唇,“你也别多想,我就是好奇这几年不见,你的脸皮怎么变的这么厚了?”

  他好歹也是个大总裁,高高在上睥睨天下,可是现在呢?威逼利诱这样不要脸的事情他都做得出了。

  吱啦!

  下一秒,车子紧急刹车停在路边,顾之兮没有系安全带,这下身子一晃,头“嘭”的一下就撞在了侧面的车窗上。

  她被撞得大脑发蒙,眼前一黑,险些晕倒。

  傅东白这男人,不想活了?

  只是来不及反应,傅东白忽然就抓住了她的衣领,迫使他对上了自己的视线,“顾之兮,我借你一个胆子,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两年前和他对视都不敢的女人,现在当着他的面说他不要脸。

  好样的……

  “傅先生,你有驾照吗?”顾之兮倒吸了一口凉气,故作淡定的揉了揉自己的头。

  好疼……

  车子开成这样,也不知道他的驾照是怎样考下来的。

  两年前她喜欢他,因此就连一句话,一个目光都小心翼翼,可是现在不同了……

  “皮?”傅东白听着,嘴角忽然就勾起了一抹弧度,他钳住了她的下颚,开口质问,“敢和我这样说话,你是欠揍了,还是欠睡了?”

 

第5章你浴巾掉了

  禽兽……

  还是个衣冠禽兽……

  顾之兮紧盯着面前的男人,一脸防备。似乎从他们上午见面开始,傅东白就张口闭口的要睡了她。

  顾之兮想着,眉头微微一皱,是不是两年前她见到的那个女人,他已经不喜欢了?

  当时她留下离婚协议就出了国,完全没了傅东白的消息,她不知道傅东白有没有和那个女人结婚,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有没有生下来。可现在看来,这两年他过的并不是很好,不然他怎么会如此饥渴?

  “顾之兮,你怎么没把对付我的本事拿去对付你姐姐?”

  傅东白缓缓开口,一字一句,狠狠的刺进了她的心脏。

  顾之兮的拳头收紧,指甲陷进掌心,她会反驳傅东白,是因为面对傅东白时,她的心里满是防备。是因为两年前离开开始,她对这个男人就已经失望了。

  可是顾之情不同,她们毕竟还是有着血缘关系的。

  “多嘴。”顾之兮的面色难看起来,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挣脱他的禁锢,“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欠收拾?”傅东白凑近她几分,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可怕的危险。

  她和两年前的确不同了,现在的她,犹如一朵带刺的玫瑰,看着有人,触碰则疼。

  他的视线落在周围扫了一圈,开口,“不过这里不是地方,有什么新仇旧恨,我们回到别墅说。”

  末了,他再次启动车子,“如果不想撞晕过去,就自觉点系好安全带。”

  这一句话,算是傅东白对她的提醒。

  ~

  车子一路开回别墅,顾之兮知道,除非傅东白心甘情愿的放过她,否则她根本甩不掉这个男人,所以这一路上,她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只是她的面色虽然平静,内心却早已泛起了波澜。

  想到还要步入那个别墅,她的心里就一阵紧张。

  她好不容易才走出了那场婚姻,忘记了对傅东白的感情,可是今天一天,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底蠢蠢欲动。

  车子在院子里停好,别墅里立刻就有人出来迎接。

  男人打着伞,步伐有些急。

  然而傅东白根本不等男人走过来,直接下了车,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还不下车?等着我抱你下来?”

  傅东白知道,顾之兮是抗拒这里的,甚至可以说,顾之兮抗拒的是他。可是这一次,他决不允许她像当年那样,不明不白的逃了。

  “谁要你抱?”顾之兮哼了一声,起身下车。

  见到顾之兮的身影,男人的脚步忽然就顿了一下,他的视线里多出了几分不敢相信,震惊的开口,“少夫人?”

  一时间,他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认错了人。

  “唐叔,好久不见。”

  顾之兮努力扯了扯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唐叔是傅家的老管家,以前跟在傅老爷子身边,傅东白接手了公司以后他才跟了傅东白。

  傅东白对她不好,可从他们结婚开始,唐叔对她就不错。所以尽管她不想和傅东白接触,却也尊重面前的男人。

  “少夫人,真的是你?”

  唐叔看着她,目光由震惊变成欣喜。顾之兮离开有两年多了,这两年傅东白也一直寻找着顾之兮的踪影,却纷纷以无果告终。可两年之后,顾之兮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顾之兮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唐叔,我和傅东白已经离婚了,你以后也别叫我少夫人了。”

  “唐叔,安排厨房做饭。”傅东白说着,大手扣住了顾之兮的手腕,硬生生的拖着她往别墅里走。

  身后的唐叔急急忙忙的跟上来,给顾之兮和傅东白撑伞。

  再次走进别墅,一股无形的压抑忽然就席卷而来,她的喉咙一哽,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傅东白拽着她上楼,直接到了主卧的浴室,他开了花洒,调好水温,“把你自己洗干净,别等我帮你脱衣服。”

  末了,傅东白走出浴室,留下她一个人风中凌乱了。

  她之前还淋了雨,这会儿身体的确是有些发冷,洗个澡能够避免感冒,顾之兮也不会用自己的身体去赌。

  她锁好了浴室的门,洗了澡。

  和两年前比起来,别墅里有很大的变化,她住进来时别墅里只有两三个佣人,就连别墅里的装修都不是很齐全。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别墅里有生活过的气息。所以她离开之后,傅东白就回到了别墅吗?

  上楼的时候她打量了别墅里的环境,别墅里没有一张照片,以至于她还不能确定,两年前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也住在这里。

  只是她猜想,应该是没有的。

  如果那女人和孩子住在这里,傅东白应该不是如此鲁莽的带她回家。

  顾之兮洗了澡,随手拿起了浴室里的浴巾,身上的凉意散去,反而暖洋洋的。

  她站在镜子前,再三确定浴巾是不是裹好了,是不是把该遮住的地方都遮住了,才开了浴室的们走出去。

  对于她来说,现在的傅东白如狼似虎,几次都想睡了她,所以她一定要先确定自己的人身安全。

  傅东白正慵懒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开门的声音才看了过去。顾之兮的头发湿漉漉的,却也显得格外的有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顾之兮,因此也觉得可惜,两年前他究竟是错过了多好的一片春色。

  “那个……”顾之兮支支吾吾的开口,“两年前你带回来的那个孕妇,后来怎么样了?”

  这家事情她一直都很好奇,这会儿她终于忍不住了,试探出口。

  傅东白的视线里满是顾之兮的身影,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孕妇,他站起身,迈着修长的双腿逼近她。

  顾之兮一脸防备,步步后退,她就知道傅东白这男人没安好心。

  嘭!

  直到退无可退,她身体猛地贴上了冰冷的墙壁。傅东白抬起胳膊按在墙壁上,将她禁锢在双臂之间,一张帅气的俊脸越发的凑近她几分。

  顾之兮下意识的抬起双手,环在了自己的胸前,“傅东白,你,你想干什么?”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炙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视线一路向下,戏谑开口,“你浴巾掉了。”

爱你从一而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爱你从一而终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爱你从一而终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