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大全!

文学小说

(吴生小说)&冷宫小白&《大红棺》免费阅读

2019-07-05 16:00:39来源:ysg作者:冷宫小白

大红棺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冷宫小白原创小说大红棺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大红棺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大红棺免费阅读:小时候不懂事在坟头戏耍,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一起的小伙伴接连出事,爷爷为了救我.....戏坟头,招鬼债,大红棺,上鬼妆,遇河鬼,这是一个灵异的世界,胆小慎入!

(吴生小说)&冷宫小白&《大红棺》免费阅读

大红棺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看到她这样,我心中一紧,还真怕她一下子爆发,但过去几秒,她都没说话,我长出了一口气,再次出声:“可要是说我不喜欢你,那也是假的,毕竟你长的那么美,是一个男生都会被你的美貌所吸引,你也看到了,刚才我都看呆了!”

话落下,她一下子抬头,大眼睛扑闪:“真的?”

“当然是真的,爱美之心谁都有,更何况我还是色眯眯的男生了,至于之前,我是真不相信龙的存在,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离奇了,我在路上的时候才想到的,所以希望你别见怪!”

我这么说,这妮子立马摇头:“我不怪你,之前我也担心呢,这一下好了,你喜欢我就行了,那咱们就拜堂成亲吧!”

说着话,这妮子抓住了我的手,那手冰凉,我差点下意识又想抽手,还好我忍住了。

当即看向她,开口道:“现在?”

“怎么?你不想和我成亲?”

下一秒,她眉头一皱,我心中一缩,好不容易把她哄住了,可不能掉链子,连忙解释道:“我怎么会不想和你成亲呢,你这么美,我现在都爱死我爷爷了,给我定了一个大美女未婚妻,所以,我刚才就决定了,一定要给你一个隆重的婚礼,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拜堂成亲呢?而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拜堂成亲那一套都过时了,我要给你披上婚纱,给你戴上钻戒,要你做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说到后面,我都有点入戏了,更别提这个妮子了,她就像一个小白,看着我一脸的开心,出声道:“好啊,那什么时候啊!”

她话落下,我脸色一顿,然后故作难受,叹了一口气道:“唉,可是现在我恶鬼缠身不说,还招惹了河鬼,小命肯定难保了,只能躲在这龙王庙里,能不能躲住都是一个问题,想和你结婚都不行!”

我这么一说,她立马开口:“这有什么难的,我把它们给灭了就行了!”

可话刚说完,她立马又摇头:“不行,不行,这样你就更完蛋了,不行!”

我听到她后面的话,有些疑惑,连忙问:“怎么又不行了!”

“你的事情比较复杂,这样吧,你先将你最近的事情跟我仔细说说,因为通过龙玉我也不是很清楚,就知道那天有河鬼想害你,我留在玉中的一丝精血有感应,挡了一下,其他我还真不清楚!”

说着话,龙若依脸上变的严肃,跟她之前的态度完全不同。

我见她这么说,也没有隐瞒,将昨天和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里里外外仔细的说了一遍。

等说完后,她脸色微沉道:“该来的还是要来啊,你的鬼债果然会越来越多,看来,我也挡不住那些因果了!”

说着话,她拿出了两块碎白玉,我看到这白玉感觉十分眼熟,下意识摸了一把脖子,才发现自己脖子上的白玉不见了。

再想着刚才她墩身捡东西,难道就是捡这个?

顿时出声:“这玉怎么碎了?”

“帮你挡煞气碎的,你刚才遇到的是鬼打墙,而提醒你的声音,应该是你小时候的伙伴!”

下一秒,龙若依回了一句,我心中一颤,不置信道:“你说什么?我小时候的小伙伴?”

“对,他们被带走后,魂魄一直在那女恶鬼手上,成了鬼童,说起来这几个孩子也是受了你牵连,能到现在还帮你,他们也算是有情有义!”

听龙若依说到后面,我有些疑惑:“我牵连了他们?我怎么感觉你话里有话啊,你能不能仔细跟我说说啊?”

“有些事情,我现在真的没法和你说,总之呢,你记着,你生来就不是普通人,你爷爷为你耗费了不少心机,可你最后还是惹上了鬼债,把你爷爷之前的努力给破坏了,为此,你爷爷找到了这庙里,和我父母定下了亲,这块玉,就是我们家给你的定亲之物,而这纸红包是你爷爷给我们的信物,让我帮你抗住这个鬼债,这样,你才能好好活下去!”

她这么说,我微微皱眉:“你是说,在和你定亲之前,我爷爷还给我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啊,你说我尿坟头惹鬼债,这我承认,可之前我可什么事情都没做啊!”

说完,我看向若依,她这时候咬了咬嘴唇,神色为难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我们家答应过你爷爷,在你阴眼未开前,不能告诉你!”

我听到这话,心中焦急,换做平常人,我肯定动手了,这有一句藏一句的,听着就难受,让人火大。

但眼前这人,我敢么?

答案是肯定的,我绝对不敢,只能沉住气开口:“若依,既然你不能说,我也不为难你,但你是我未婚妻,你也不想我欠那么大的人情吧,我一直以为,是我和几个小伙伴一起招惹了那女鬼,才有了后来的事情,你现在这么说,我心中十分的愧疚,你明白么?”

说到后面,我有些哀伤。

见我这样,若依脸上有些纠结,最后长出一口气道:“好吧,事情我是绝对不能和你说的,但这恶鬼我能帮你解决,至于那个河鬼,必须在你我成亲之后解决她,不然,我不能帮你对付她!”

“为什么?”

我立马问。

“我这么做总有我的道理!”、

这妮子说着,手中出现一红纸包,塞入了我的手中,我一愣,看向她,她缓缓道:“现在,你我信物交换回来了,就等咱们有时间成亲了,i你也不要多想,先好好休息,等会儿我叫你,晚上先把那恶鬼给办了,顺便吓吓那个河鬼!”

“啊?那河鬼也在?”

我听到后面,惊讶道。

这里有女恶鬼我是知道的,但河鬼在这里,我是真不知道。

见我问起,若依点头道:“是的,不然恶鬼不敢在我眼皮底子下对付你,那家伙忌惮我十几年,早就憋不住了,这一次你得罪河鬼,她以为机会来了,所以刚才才会对你出手,刚好,这一次我就把这家伙给清理了,帮你把那几个孩子的魂魄解救出来,也算是还了一桩因果,免的你心里难受!”

第八章

我听着话,真的有点不理解了,这恶鬼和河鬼都赶到一处去了。

顿时出声:“那现在先对付恶鬼?那河鬼要是凑上来和恶鬼一起对付我怎么办?”

我话落下,若依微微一笑:“放心吧,这会儿她本魂还没过来,趁着这个时间,我先将恶鬼收拾了,你就在庙里吧,休息一阵儿!”

“啊?留我一个人在这里?那要是河鬼恶鬼躲过你,进入龙王庙来害我咋办,不行,我要跟着你,我怕!”

我说到后面不装了,现在我是完全相信这世界上有鬼神了。

并且,有恶鬼和河鬼盯上我了,这若依现在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是死活不能放开的!

说完,就见若依翻了翻白眼,淡淡道:“你跟着我更危险,在这里,有我爹娘看着你呢,你不会有事的,而我去对付恶鬼,也顾不上你,所以啊,你最好乖乖待在这里,哪里也别去,才是最安全的!”

“真的?”我有点不信。

“你可是我未婚夫,我怎么可能害你,听话,乖乖的啊!”

说完,这妮子还摸摸我的头,让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孩子。

还想张嘴,这妮子瞪眼:“再多说,我就不帮你了!”

我这一下不敢说话了,但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看了看若依,她对我一笑,然后转身就出了龙王庙,等她走后,我回头看向庙殿上的两座雕像,哭着脸郁闷道:“就两座石头,真能保护我么!”

但说归说,我还是往两座石像过去,在石像的下方坐了下来。

刚坐下,就感觉全身疼痛,揉了揉自己的身子,心里别提多么郁闷。

我这是倒了什么血霉,是流年不利么,先是见鬼,回家又见过,简直倒霉到家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又有一丝庆幸,幸亏现在还有个龙女在,而且她是个小白,好糊弄。

不然的话,还真的没路可走了。

虽然不知道她有多大的本事,但是条龙,总不会太差吧,只要能抱住我的小命就好了。

这么想着,我看向庙殿,火烛跳动,整个殿宇有着一阴森之感,再看上方雕像,我抱着自己身子,嘀咕道:“怎么感觉这里比外面还恐怖呢,希望真的如那妮子说的,这龙王龙母能保护我吧!”

就这样,我心中又恐又惊,生怕出来点什么,有一点动静,就立马看过去,后来,大概是太累了,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这一次,我又做梦了,梦到自己小时候跟几个小伙伴一起在山里玩耍,整个梦嘻嘻哈哈,并没有什么恐怖之处,等到快醒来的时候,我就看到几个小伙伴跟我挥手告别,说他们要走了,让我好好活下去。

我很不解,再看去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条大河,就见他们一个个往河那边走。

我见状就要去拉他们,可他们这时候开跑了,跑的很快,我不管怎么追都追不上,等我到河边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已经下去了。

河水浮沉,我看着他们被淹没,焦急大喊,这时,一阵闷雷响起,我人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若依推开门向我走来。

等到了我边上坐下后,她出声道:“好了,恶鬼解决了,你那几个小伙伴,我让他们走阴河道去投胎了,这份因果,算是给你了结了,想必他们也跟你道别了吧!”

我听着她的话,有点蒙,有些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跟我告别?”

说着话,我回想起刚才梦,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我刚才梦到他们,是他们跟我告别?跳入河里?是去投胎了?”

“嗯,那恶鬼道行不怎么样,我收了她之后,带她去了一趟此地的阴司殿,她害人性命,罪责当罚,我就交给阴司殿处理了!”

“至于那几个鬼童,本来也要交给阴司殿的,但我让朋友一查,发现他们因为是被鬼魂害死,魂魄逗留阳间多年,已经成了孤魂野鬼,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估计要几百年后才能在地府转世投胎,所以,我就私下给它们走了阴河道,这是我自己的权力,可以让他们直接到望乡亭附近,喝了孟婆汤,他们就可以去投胎了!”

听她这么说,我有些好奇了“这也行?真有地府?”

“当然,人有人法,鬼有鬼规,这是有规矩的,如果恶鬼可以胡来,那么人间就乱套了,这只恶鬼,本来我早就可以将她办了,但考虑到一些事情,才拖到现在,要不是你惹了河鬼,我准备将她留到你老死,再对付她呢!”

若依这么一说,我心中古怪,问:“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顾虑!”

“这个你就别问了,说了现在不能告诉你,好了,这个事情已经给你解决了,剩下的就是河鬼了!”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我知道她的意思,是告诉我,对付河鬼,就必须先结婚,可我之前就是哄哄她的,根本就没想过真的和她结婚。

对,她是长的很漂亮,但漂亮的女孩多了去了,难道我见一个爱一个么。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不是人啊。

试想一下,天天抱着一条龙睡觉,那是什么感觉,估计一辈子都不得安生吧。

这么想着,我故作深沉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现在我们还不能结婚!”

“为什么,你之前是骗我么!”

说着话,这妮子脸色阴沉了下来。

我立马解释:“没有,我绝对没有骗你,只是那河鬼害了不少人,之前有一个女警察不准我离开市区,我是为了保命才偷偷来到这里的,想不到遇上了你,所以现在,我肯定要回去市区,而且,这河鬼的事情,肯定要解决的,不然警察都会找我麻烦!”

我话落下,再看这妮子的时候,她深色缓和了几分,眼神转动道:“如果是这样,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我看你现在是肯定不能先把河鬼给解决了,所以,我只能先回市区,跟那个警察见面,估计这会儿她找我都找疯了,你是不知道,现在那边有多么的麻烦,我想想都头疼,我是真的想娶你,毕竟是我爷爷定下的亲事,我怎么可能反驳呢!”

说到后面,我一脸苦恼,而见我这样,她缓缓道:“好了,可能是我逼你太紧了,这样吧,咱们先听你的回市区,至于剩下的事情,再慢慢办好了,行不行!”

见她松口,我心里乐开了花,只要她不死咬着不放,那我就能忽悠她先将河鬼解决,等河鬼解决了,我才不会和她结婚呢,现在么,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这么想着,若依将我扶了起来,让我对着两座雕像行了礼,我跟着就做了。

等这些做完之后,就听她对雕像开口:“爹,娘,我找到阿生了,她也愿意娶我,还要给我隆重的婚礼,现在我先陪他去市区,等结婚了,我就带他回家见你们!”

听到后面,我一个激灵,还好,我没想过跟她结婚,这结婚后还去见龙王龙母?

开什么玩笑,去水里见么?

那我还不得淹死啊!

想着呢,这妮子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微笑道“走吧,别耽搁了!”

我感受着她小手的冰凉,人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

随即,我和她离开了龙王庙,一路往山下走。

路过坟山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没有过多停留,等回到村口,我们在村口等到了一辆面包车,然后去镇上转车,足足花了半天,才回到我工作的城市。

刚从车站车上下来,我就被林琳和几个警察围住了,没等我反应,这妮子上来就抓我。

这时候若依动了,一把推开了林琳,瞪眼道:“你是谁?你干什么!”

我见状立马拉住了若依,刚要开口,林琳在那边怒了:“给我抓住他们两个,带回局里去!”

“哼,谁敢动我未婚夫,我杀了他!”

下一秒,若依冰冷的声音传开,我人一个激灵,知道要糟!

第九章

这妮子可是龙,虽然没见过她动手,但一条龙对上这一群人,结果我想都不用想。

连忙上前拦住若依,出声道:“若依,这是警察,他们不会乱来的,先问清楚什么事情!”

我额头冒汗,语气尽量温和,因为这妮子此刻眼神冰冷,看过去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寒意。

当即,她淡淡道:“好,那你跟他们说!”

我见她答应下来,心中暗出了一口气,转头看向林琳的时候,她脸上满是愤怒,见我看来,开口道:“吴生,刚才的事情我可以不和你计较,现在你跟我回局里,因为你涉嫌三起命案,我们找了你一天了,希望你能配合!”

她说完,我有些不解。

不就是老陈还有烧大红棺死去的工友么,怎么现在还多了一起。

顿时问:“林警官,我一定跟你走,但有个事我得问清楚!”

“你问!”林琳说着挥手,让要动手的警察退开。

我见状出声道:“你说有三起命案?这有点胡编乱造了吧,老陈的事情,我承认我报的警,跟我有关,后面祠堂那里的事情,确实是我接道公司上级的命令带人去做的,我也认,可这也两起案子吧,第三件呢?”

“第三件是你消失后发生的,是你们公司的赵总,他昨晚死了,从他的手机里,我们了解到,在他死前几个钟头,你跟他通过电话,所以,这起案件跟你也是有关系的!”、

说着话,她迈步到我边上,拿出了手铐,直接拷在了我手上,我顿时皱眉道:“我只是配合你们调查,不是凶手,你们这么做不符合规矩吧,别以为我不懂法!”

“呵呵,你要是懂法,就不会杀老陈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

林琳声音有些冷,说着话,看向了边上的若依,手上一指道:“将她也带走,不过别戴手铐,好好看着就行!”

她话一落下,我就急了,虽然不懂这家伙为什么说我杀了老陈,但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因为若依才是最危险的,要是把她惹怒了,事情就真的大发了。

当即,我立马开口:“别抓她,这些事情跟她没关系,林警官,你听我说,我现在就可以和你说一些事情,你千万别动她!”

说着话,我身子退到了若依前面,林琳这时候瞪眼:“吴生,你别太过分了,刚才的事情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如果你再拒绝配合,就别怪我动手了!”

她说着,看了周围一圈,因为这会儿我们刚从车上下来,刚好是在停车场,虽然是夜里,但这动静还是引来了不少人。

此刻林琳脸色铁青,我知道她的难处,但我现在更难,我身后这要是人,他们要是抓走去审问一下也没事,就当配合他们调查了。

但这不是人啊,是龙,而且还是脾气特不好的龙,从刚刚这妮子要动手,我就能看出几分。

想到这里,我咬牙道:“林警官,这样,你别抓她,因为她真的是无辜的,你抓我不就是为了破案么,我现在就告诉谁杀了赵总还有老陈他们,但!”

说到这里,我有些犹豫顿了下来,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换做以前的自己都不会信。

而见我顿了下来,林琳皱眉:“怎么不说了,说啊!”

“但我说的事情影响太大,可能会引起恐慌,我建议,还是单独和你说,现在就可以!”

下一秒,我回答道。

林琳见我这么说,狐疑看了我几眼,最后点头道:“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跟我上车!”

说着话,她拉着我到了车上,这会儿车上已经没人了,等坐下后,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打开了话茬。

“这样,我先问你,你知道不知道我管理的那个工地以前出过一些奇怪的人命案?”

话落下,就见林琳眉头一皱,我看到这里,感觉有戏,立马继续道:“其实有些事情我自己之前也不信,但这两天,我经历了不少事情,不得我不信了,你要是能听,就别打断我,我肯定不骗你!”

当即,我看向林琳,她思索了几秒后,点了点头。

见她点头,我也没有隐瞒,将自己这两天经历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说到最后,我看向外面一直和警察们对峙的若依,出声道:“而她是龙女,一条真正的龙,当然了,我没见过她真身,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她真的是龙!”

“你凭什么这么确信你说的是真的,现如今什么时代了,你拿这个理由来搪塞我?”

这时,林琳回了我一句。

我见状有些苦恼,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顿时咬牙道:“你要怎么样才会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这一切都是那个河鬼弄出来的,还有我昨天真是去了乡下,这个你可以查,就这车也是从我老家那边过来的,去的时候,我坐的是的士,而且还在的士上跟赵总打电话发生了争吵,我真的跟这些事情无关!”

说到后面,我也是急了,终于明白人被冤枉那种愤怒了。

看着林琳,她这时候眯眼,俏脸上满是深沉,淡淡道:“如果你真的想脱罪,就得让我看到那个所谓的河鬼,当然了,这个事情,你不能传出去,如果传出去的话,你一样会倒霉,另外,你现在还是要跟我去局里,至于跟着你来的女孩,我可以不抓她,当请她过去,然后我向上级反映你的事情,看上级如何处理,顺便,让你看看我们的采集下来的证据!”

说完,她起身抓住了我的肩膀,我听到这话,也没再多话,只要不对付若依,那什么都好说。

然后,我跟着林琳下车,当到了若依边上,我对她道:“若依,千万不要闹,我们一起去,我是人,还想存活下去的!”

若依听后,看了一眼林琳,回答道:“我听你的,只要他们不伤害你,我不会动手!”

她这么说,我也放下了心,看向林琳,她没有废话,亲自带着我和若依上了一辆车,随后我们快速赶往警局。

一路过来,车内无声,我脑海里满是林琳之前的话。

她说老陈是我的杀的,还说回去给我证据,想必不会说假话。

可老陈真的不是我杀的,想到这里,我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放了下来。

现如今的社会不会乱来的,毕竟不是以前了。

这么想着,车子缓缓停下,随即我被带进了局里,大概几分钟后,我坐在审讯室中,林琳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对我直接道:“这上面是从你办公室沙发上找到的液体样本报告,还有老陈身上的水渍检验对比报告,基本吻合!”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神色有些不自然。

我顿时出声:“怎么?你们就凭借这个想定我的罪?你别忘记了,报警是我报的,我如果杀了老陈,我还需要那么做么?”

“是的,根据你所说的,你没有动机,但不排除你心里变态,在办公室杀死了老陈,或者溺死了他!”

她话落下,我立马急了:“这符合逻辑么,你别忘记了,那天我报警时,身上是没有一点水的,至于沙发上的水渍,我也和你说了,这是老陈自己在那里睡觉!”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顿住了,瞪眼看向了林琳,她这时候也看向了我,我下意识道:“你的意思是说,老陈那天来的时候,已经死了?”

“对,按照尸检报告,你说的那个时间,老陈已经死了,后来,我们调查了监控,出现了老陈进入了值班室的画面,所以,刚才在车站,我才能听你那么多,因为这案件太诡异了,再加上祠堂那个幸存下来工人的口述,说有鬼,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虽然你是唯一接触过老陈的人,但具体的说,你的嫌疑并不大,之所以给你按上这个名头,是因为你是跟他们接触过,而没出事的人,至少之前我们是这么想的!”

“不过现在你都跟我说了,我可以选择相信你,但你必须给我解决这个案子,不然你会很麻烦的,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也处于危险之中,有我们一起帮助你,你的安全系数更大,对不对?”

说到后面,林琳脸色认真。

我听到这里,明白了她的意思,但还是有些不确定道:“你真的相信我的话?”

说完,就见林琳拿出腰间的对讲机,对着那边开口:“看来还得你们出场了!”

话落下,审讯室的门打开,两个西装男子走了进来,他们进来后,和林琳打了一个招呼,随即,一个脸色刚毅的中年男子坐在了我的对面,我有些诧异,看向林琳的时候,这男子淡淡开口:“你好,我叫程华,华夏特别行动局的局长,这是我的证件!”

说着话,男子从兜里掏出了一张证件放到了我的面前,我看了看证件,有些疑惑。

下意识道:“那个,我有点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简单的说,我们这个部门,就是专门处理诡异神秘案件的!”

他这话一落,我立马瞪大了眼睛:“这种部门也有?”

见我这么一说,程华一笑“这是当然,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虽然不信某些东西,但不能说他们不存在,就像外星人,没有人见过,可大家都认为他们存在是一样!”

我这一下明白了过来,然后问:“那么,你现在过来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是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当然,我们看了你的陈述,并且翻阅了你的个人资料,可以确认你没有说假话,所以,我们才会来见你,一来是想好好处理这个事情,二来,是想你加入我们的队伍!”

他后面的话说出,我一愣,下意思出声道:“你说什么,加入你们?你别开玩笑了,这一次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呢,还想我专门做这个,那是不可能的!”

没有一丝犹豫,我直接拒绝了,可我刚说完,这家伙微微一笑道:“行啊,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可能就得在这里呆一阵子了,毕竟现在你是这个案件唯一的知情者,有义务,也有权利配合林警官他们工作!”

我顿时一笑:“没事啊,反正我没杀人,你们迟早得放我走,不可能一辈子关着我!”

“这个也是,我们也没想关你一辈子,但只要不让你和那个龙若依姑娘见面,你说,按照她的脾气会发生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下一秒,程华淡淡开口。

我当即反应了过来,瞪眼道:“你什么意思!”

“她是你带来的,如果在这里搞出事,你也得负责,到时候,你身上事情比现在还麻烦,想必,你对那个姑娘也有一点了解吧,孰轻孰重,你自己考虑!”

程华说完,我按耐不住了,龙若依虽然和我接触不多,但她那龙脾气,我还是有所领教的,刚才在停车场就差点和林琳他们打起来,可见多么火爆。

顿时出声:“你们这是威胁我?”

“呵呵,我可没威胁你,只是跟你阐述了事实而已,另外,我再多说一句,如果你加入我们,你也就不用再上班了,我们给你开高额的行动经费,只要你工作二十年,我们还可以给你退休后的生活保障,不过,退休后对于这些事情是一定要保密的,如果你现在答应的话,可以立马上任,后续事情我们还会和你一起去处理!”

我听后,咬牙道:“可我真的不懂行啊,而且,我上有老下有小,不想那么早死,那些玩意有多可怕,我深有体会,你就放过我吧,我真的不适合!”

“相信我,你可以的,就凭你身边有那个女孩,你就有资格成为我们的一员,有些事情,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以后,你会明白的!”

说完,这家伙目光看着我,我略微无语,这家伙是有病么,这是死咬着我不放了啊!

大红棺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大红棺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大红棺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琦书屋文学网 版权所有

 

琦书屋文学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