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剑荡八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江凡结局如何

剑荡八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江凡结局如何

2019-06-12 11:29:43来源:互联网发布:剑荡八荒

剑荡八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剑荡八荒原创小说剑荡八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剑荡八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剑荡八荒免费阅读:陨落死地离奇崩灭,一世无敌不败的凡尘大帝神秘失踪,唯有一缕剑意不灭,天荒九界陷入极度混乱。九百年后,江凡携逆天至宝苏醒于人皇界,从此剑压诸天,万古不朽!

剑荡八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江凡结局如何

剑荡八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7章古今第二人?

第七层中!

江凡刚刚驻足,同样的傀儡出现两个。

看到这一幕,江凡微微点头,参加考核的新弟子很多都是淬体境、通脉境的武者,达到气魄境的寥寥无几,考验这两个境界的武者,无非就是肉身强度和初期的战斗意识,这地狱百层塔的考验还算合适公正。

这种级别的傀儡,两尊一起出现也不是江凡的对手。前后也就十来个呼吸,江凡以一敌二同样以碾压般的姿态击败,走向第八层。

第八层,三尊傀儡同时出战,江凡耗时不到三十个呼吸。

第九层,四尊傀儡。

第十层,五尊傀儡同时现身,杀向江凡,然而江凡的战斗技巧无比娴熟,同样几乎是双拳强行打穿一切,迈向第十一层。

本就是境界碾压,他如今可是气魄境的武者,想要通过这等考核实在是简单不过。

当然了,对于江凡而言,他的目标正是前十,准确一点就是第一,曾纵横天荒九界而无敌的凡尘大帝没有被他人甩在身后的道理。

黑塔之外,聂圣没有离开,从始至终冷冷盯视着上方的一切。

其实上从江凡进入黑塔到现在,连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却已经是让黑塔第十一层亮起。

聂圣身后,那群片刻之前还在议论纷纷,对江凡叫骂不已的弟子,也都陷入了沉默,每个人呆滞看向黑塔。

他们感觉到自己又一次出现了幻觉,这不可能,没有人的速度会这么快,他们在参加考核之前也是打听过一些关于地狱百层塔的事情,以提前做好一些准备,即便在他们了解的记忆里面,都没有人闯过十层的速度会这么快。

聂圣今天几乎是一口气闯过了十层,最终止步于十九层,已经足够骇人,但是,与那江凡的表现相比差距太大了。

第十层内,五尊战斗傀儡一起出战,每一尊都相当于通脉境武者,那江凡是怎么做到在极短的时间内走过去的?

那一个宗门执事,同样长大了嘴巴,目不转睛看着上方的一切,江凡的表现颠覆了他记忆里面的一些东西。在以前,闯过地狱百层塔前十层最快的人,至少他的记忆里面那个人也用了一盏茶以上的时间。

十二层、十三层……十七层、十八层、十九层!

不久之后,江凡已经出现在了第十九层之中,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片崭新的景象,这第十九层的场景如同是一处古老的战场一角,连空气之中都存在着几分血腥的气息。

江凡刚刚到来,眼前的大地中已经出现了一个身穿破旧战铠,手持一柄生锈古矛的男子。

这是杀伐疆场的装扮,放在寻常状态下,以这种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杀戮气息,这必然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强大战士。

“擅闯此境者,杀!”

男子开口之间,古矛横空而来,锁定江凡的头骨。

就在那一道古矛距离自身不过三米之时,江凡终于在百层塔内第一次出剑,一剑轮转,一尺剑芒迸发而出,穿透了两人之间的阻隔,轰击在此人的战铠之上。

叮!!!

战剑与古矛正面碰撞,金铁交击声响彻此地。

不过一击,江凡退避一步,而眼前的战士被轰退足足三步有余。

“气魄境吗?”江凡淡然道:“可惜,我十脉齐开破的境,论肉身比你强了不止一点半点。”

同样的境界领域内,江凡不输于人,眼前这战士并非真正活着的生灵,同样是一种特殊点的战斗傀儡,顶多拥有几分来自战场加持的意志,但真正打起来,江凡完全可以轻松压制此人。

开口之间江凡再度出剑,一步踏出前方,锁定对方的肩头。

不出剑则已,在这第十九层一出剑,自然不是开玩笑的,江凡的一剑无比迅速,此人根本无法阻挡。

嗤然之间剑尖没入他的肩膀,而后江凡大力灌注剑身,狠狠一抽,此人的半边肩头就已经是彻底废掉,握着古矛的手臂无力垂落了下来。

“让开!”

江凡说完一步踏出前方,身形掠动而过。

穿过此人身旁的同时他一剑划出,这战士身上的战铠腰身之处呈现一道裂痕。

江凡身形已远去,这战士怔怔看着江凡的背影,无力倒在地上。

二十层!

就在江凡踏入二十层的同时,黑塔之外大地中,聂圣突兀捏起了双拳,浑身上下气血和真气交织,隐隐有无形的气机散逸出来。

“江……凡?”他死死盯视着黑塔的二十层,喃喃吐出江凡的名字。

他显得有些恼羞成怒,尤其是回想到了不久之前他跑到江凡面前说你跟着我修炼那句话,更是感觉到有些无形的讽刺。

“踏入二十层不代表什么。”聂圣心中自语:“地狱百层塔的考验,只不过是考验一个人最基本的天赋与底蕴,一个武者强大与否,最终走到怎样的高度,这些都只是一部分因素而已。”

但是其他人可不这么想,后方那几十个宗门弟子,每个人的脸上都一片惊骇,无人能够平静。

江凡竟然超越了聂圣?而且认真算起来,聂圣和江凡正好是一前一后轮番进入地狱百层塔的,冥冥中就仿佛是双方在较劲比拼一样,显然,江凡已经胜出。

“新弟子闯入二十层,近百年过来,我们洪荒剑宗内只出现过四个这样的人物,上一个是十年前的江云霜,这江凡,是第五人。”黑塔下方的这个宗门执事自语道。

不多时,外界这群人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因为黑塔上方二十四层已经亮起,代表着江凡已经驻足其中。

二十四层内,江凡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压制力,也没有丝毫危险,唯独他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石桌。

在石桌上面摆放着几样东西,第一样是一本秘典,叫做《莲花神功》。

莲花神功,所谓神功秘典,寻常的功法不可能带有“神”这个字,在这人皇界中,但凡功法之中带有这个字的,大概率就证明这种功法乃是神级功法。

玄、地、天、神!

神级功法这乃是放眼整个人皇界都能让无数人争地头破血流的存在,在这洪荒剑宗内部的话,或许是存在着这种级别的功法,但就算是真传弟子,一般而言也没资格修炼神级功法。以江凡现在刚刚通过考核的身份,若是能得到一本神级功法的话,绝对是堪称逆天的收获。

但江凡直接无视掉这莲花神功,继而看向第二样东西。

一枚晶莹剔透的丹药,散发着水晶般的光辉,摆放在江凡的面前,无形中散发着莫大的诱惑气息,临近石桌便可以闻到沁人心脾,仿佛让人全身上下无数个毛孔都无比舒泰的浓香气息。

“九变神丹!”江凡吐出四个字,看着那丹药一侧的标注。

这些天在丹殿内翻阅不少秘典,加上前世尚且能回忆起的一些记忆,江凡就知道这九变神丹价值无量,足以改变一个武者前期修炼的资质天赋。

一但炼化,接下来进步神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破入真体境,乃至更强的领域……。

丹药虽好,但如今掌控药神鼎,未来想要炼制出神级丹药不是没有可能,江凡将这丹药再次无视,看向了第三样东西,这是一柄剑。

“蛟龙剑,以精血孕养,未来可孕出蛟龙真灵。”江凡看到了这一柄剑旁边的标注。

毫无疑问这是神级武器,估摸着哪怕以洪荒剑宗的底蕴,神级武器的数量不会超过两件,甚至可能只有一件。这柄剑能成长到巅峰,恐怕不亚于药神鼎的品质。

“我江凡的剑,是心中的剑,是自身孕养的剑,哪怕是一块凡铁,在我手中亦可蜕变成绝世杀刃。什么蛟龙剑蛟蛇剑,对我无用。”江凡摇头,直接无视一切走向下一层。

如果说前面二十层考验的是武者的体质和战斗经验,那么这几层考验的就是炼心,考验一个人的意志,一个人的内心了。

江凡大概了解到这一切,他的意志无双,遵循本心,他可没忘记这仅仅是单纯的考验,诸如之前的战斗傀儡,后面经历的对手,都可能是虚假的,他不至于会将心思放在那三样宝物上面。

连续好几层皆是类似的场景,事实上偶然刹那间,连江凡看到一些事物后都有些意动,不过最终突然选择了无视,直到第三十层……。

江凡现身于三十层的时候,他所在的这座黑塔之外,已经聚集了不下上百弟子,因为这等高度已经不局限于这一次诸多新弟子的记录了,甚至已经接近于近百年来洪荒剑宗新弟子闯地狱百层塔的最高记录三十一层。

当年,江云霜天纵无双,惊艳绝伦,也才闯到了二十四层罢了。

“这谁啊?怎么没听过?”

“江凡?有些熟悉的名字,前几日去神药峰一趟,似乎听说过,丹殿之中加入了一个叫江凡的弟子。”有人喃喃道。

很多人都在议论,连宗门的执事甚至是长老,也有人开始出现在这座黑塔之外,这少数宗门高层记忆流转,念叨着江凡这两个字,有人隐隐想起了什么,骤然一惊,低声道:“不会真这么巧吧?”

第18章被打懵了

江凡是刚刚入宗一个月没错,但他可是曾经的风云人物。

当初身负九阳神体出世,他的天赋震惊太多人,哪怕他被废掉,可十年过去,每当人说起江云霜之时,便会自然而然想到江凡这个名字。

很多人在一刹那之间想到了当初那个叫江凡的天才,如果这个江凡也是当初那个少年,那……。

有人目光古怪,但更多的宗门高层,尤其一些长老之流,则都是眼中掠过一抹炽热。

三十层内,江凡刚刚涉足,就已经感觉到四周空间的玄妙变化,在这里,竟然存在着一座强大的阵法。

“阵法?”江凡略微皱眉。

前世的他专精剑道,对于丹药之道至少还涉猎几分,毕竟对于任何一个武者而言,丹药、灵液这些是必需品,哪怕是炼器,江凡也算掌握着几种强大的炼器之术,但是对于阵法一途,他却是完全陌生茫然。

他从来都是一剑破万法,手中杀剑一出便是乾坤破灭,放眼天荒九界又有几座阵法可以挡住他的身影?但今时不同往日,眼前这一幕,让江凡感到棘手了。

空间之中出现一道道无形的能量,这些能量牵引着天地之变化,无形中,江凡骇然发现四周空间内的天地元气正在渐渐淡化,仿佛要被抽离了一样。

元气是武者的力量之源头,若是天地元气被抽光,体内真气消耗殆尽,那根本得不到补充,只能束手待毙。

“杀!”

江凡冷声吐出一个字。

没有对手,这片天地就是对手,对于阵法一道他虽然完全陌生,但这只不过是第三十层的阵法,料想不算太强横。

一人一剑踏步而出,在眨眼间江凡就已经闯出几十米。

这时,前方一道强大的元气凝聚成光柱轰杀过来,江凡眸光冷冽,一剑杀出,斩碎光柱。

诸般元气凝聚而成的力量冲着他袭杀,然而从始至终江凡都是挥动战剑,无视一切。

足足一刻钟,他杀穿这地狱百层塔三十层,走向三十一层。

三十一层内同样是阵法,看到这一幕,江凡大概已经明白了,接下来的十层估摸着都会与阵法有关,自己达到三十层后速度彻底变慢,大概快要止步了。

“新弟子中,也不知道是否还有气魄境高手?”

“不过,即便是有,也未必能够闯入三十层之上,类似之前那个聂圣已经算新弟子中很强的存在了,我应该能入前十,但第一并不保险。”江凡脑海中掠过诸般念头,一路再次杀过去。

不知何时,外界大地内,不知道多少人汇聚,哪怕是宗门长老都到来了整整七个。

多少年了?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新弟子踏上三十层,更别说破掉了古往今来洪荒剑宗的记录。

三十六层?

江凡竟然出现在了三十六层之中,很多人怔怔看着上方那一幕,很难相信这一幕。

“新的宗门记录诞生了,前无古人。”一个宗门长老喃喃道:“这个江凡,究竟是不是当初那个少年?莫非经历了破而后立,比当初天赋更强?”

又有人道:“大概四年前,我途径江氏一族,也是留意过那江凡一次,当时他可是废人一个,不至于区区四年时间就成长到这样的地步,江云霜的修炼速度也没这么夸张,想要踏入三十六层,至少要接近气魄境五气朝元的巅峰领域。”

众人议论之间,三十七层的光芒亮起,不过下一瞬又再度泯灭。

不多时,一道身影从地狱百层塔中走出。

看到眼前诸多的身影,江凡愕然无语,这些人是闲着没事考核完了?在这搞聚会呢?

“恭喜,三十六层,崭新的记录,我们洪荒剑宗有史以来新弟子考核最好的成绩。”有长老笑眯眯开口,直接就来到江凡身边。

“你叫江凡?可以可以,我是隶属破道峰的长老钱松,位列我们洪荒剑宗长老第十三位,你可愿做我弟子?”

“我是隶属圣体峰的长老公孙万里,位列宗门长老十一位,你可愿做我唯一的弟子?”

先后之间,已经有三名长老开口了,其中两人甚至直接开口询问拜师事宜,看向江凡的目光宛若看待一件绝世隗宝。

洪荒剑宗内长老如今仅有二十三位,每一个长老都地位仅次于各脉峰主,有着强大的实力,享受绝对的资源。如果能够拜师长老门下,将注定平步青云。

恐怕不仅仅是这些新弟子,若是有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在场,对江凡都要暗自羡慕几分。

不远处,那一直没有离开的聂圣此时脸色一片漆黑,无法忍受眼前的一切。

众星拱月,光芒万丈,这不应该是自己才有资格拥有的一切吗?凭什么这个叫江凡的家伙,能得到这几位长老的青睐?

“弄虚作假的家伙,敢欺瞒诸长老?”聂圣的声音突兀响起,无比洪亮。

众人的视线被引过去,只见聂圣冷笑着走出,来到江凡面前,冷笑道:“你不过勉强踏入气魄境,血脉更是普通,只有肉体凡胎,不曾拥有任何神体皇体战体,怎么可能登上地狱百层塔三十六层?”

聂圣的声音,提醒了不少沉浸于震惊中的宗门高手,很多人这才上下打量江凡的一切,感应他的气息波动等等,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

这江凡竟然真的只是刚刚突破到气魄境的样子,并非是如很多人推测的一般达到五气朝元的地步。

刚突破到气魄境怎可能闯过三十六层?这是不可能的。

地狱百层塔那么好闯,那洪荒剑宗的考核也就不会只定为区区十层了。

原本开口要收江凡为弟子的那两位长老,彼此面面相觑,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怀疑之色。

“弄虚作假?欺瞒长老?”江凡看向了聂圣。

只听到聂圣又开口了:“若非如此,凭你能闯过三十六层,那我聂圣都能直接登顶地狱百层塔了。欺下瞒上,放在任何一个宗门内都是大罪,甚至是死罪,我想你现在跪地认错,诸位长老在场,也应会从轻发落,给你赎罪的机会。”

“诽谤,你这是诽谤,懂吗?”江凡语气略微急促,目光有所躲闪。

“哈哈哈,诽谤?”聂圣大笑:“各位同门都被你戏耍,就让我来揭开你这虚伪的面纱,你在怕什么?江凡。”

“怕?我怕了吗?”江凡急忙开口,他的样子如同在争辩。

随之,他转过身去,看向之前那两位长老:“钱长老、公孙长老,你们刚刚说要收我为弟子,现在可还算数?”

“这个……。”那钱松长老和公孙万里两个人,都是露出迟疑之色,一时间竟然不正面回应江凡。

“大但江凡,知错不认,还不悔改?你若是真有闯过三十六层的本事,就让各位长老,各位同门看一看。我聂圣甘当绿叶,衬托于你。”聂圣的吐字再度洪亮几分,透着铿锵之音。

爽快,聂圣心里真是太爽快了,这江凡之前不是很嚣张吗?凭什么那么嚣张?虚伪的面纱被揭开,现在怎么这般怂样?

“你要和我一战?这不太好吧?今天是地狱百层塔考核之日,这里不是比拼的战场。”江凡开口道。

“心中怯懦,难成大事,和我一战都不敢?”聂圣声音落下,顿了顿就对着不远处道:“各位长老,对于这样的人,我建议逐出宗门,放任自流。我们洪荒剑宗的剑者心中无畏,区区一战怎能怯懦?”

各大长老还未回应,四周已经有不少弟子拍手:“聂圣师兄说的好,这江凡不配留在宗门。”

趁机踩人一脚的这种事,在场不少人可是能做的信手拈来,无比娴熟,这江凡刚刚出尽了风头,这些新弟子年轻气盛,心中不爽,若是真有机会,非常乐意站出来对江凡补上一脚。

那之前第一个开口要收江凡为徒的钱松长老看向聂圣,微笑着点头:“聂圣?好一句剑者无畏,你很不错。”

“谢长老夸赞!”聂圣拱手开口。

就在聂圣转身准备对江凡继续开口之时,只听到江凡叹息一声,随后声音响起:“那行吧,你要战,那便陪你一战。有些人注定背负荣光,就如那暗夜里的萤火虫,闪闪发亮,唉,我江凡想低调一些咋就这么难呢?”

四周众人一时间哑口无言,这江凡在自言自语啥?这也太自恋了,自己弄虚作假闯过地狱百层塔三十六层,现在被人揭发,一时间着急脑子出问题了不成?

轰!!!

骤然,江凡出手了,霸道无匹的一拳映入聂圣的瞳孔。

聂圣根本来不及退避,眨眼间整个人惨叫一声,鼻梁被江凡打断,血流不止,被血与泪模糊了双眼。

“你看看你,好端端为啥要找我一战?”江凡说着,再度一拳轰了过去。

“卑鄙小……。”

聂圣咆哮着开口,同样一拳轰出前方,一身真气完全爆发,但第四个还没吐出来,江凡又一拳出现在他的脸上。

鲜血渗出,聂圣的左半边脸立即肿胀一片,剧痛传遍了四肢百骸。

“不行不行,不对称。”江凡说着,第三拳出现。

轰……,聂圣的右半边脸同样肿胀了起来,看上去鲜血淋漓,身为堂堂气魄境武者,此时却连眼泪都掉下来了。

让聂圣无比恼怒的是,江凡那最后一拳,他第一时间已有预知和准备,但是却眼睁睁看着江凡一拳轰来,就是无法躲避,真是邪门了。

“你咋回事?你还能打不?要不要我带你去包扎一下?”江凡露出关切之色。

第19章震怒的江凡

聂圣狂怒,睁开血泪朦胧的双眼瞪视着江凡。

“弄虚作假的小人,你卑鄙无耻。”聂圣怒声吼道。

四周此起彼伏的声音也都出现,在骂着江凡是何等的无耻,竟然玩偷袭,若非如此强大如聂圣怎么会败给这种人?

“宗门不幸啊,我们洪荒剑宗再怎么说也是剑域首屈一指的大宗门,这种行径与小人何异?传出去都丢人啊。”有弟子的声音传来,无比清晰。

江凡嗤笑一声:“卑鄙无耻?若真正的生死战,是不是对手要先等你睡爽了吃饱了精神抖擞,完事再和你正面一战?”

“没事就滚回去养伤,别一天天闲着无聊到处惹事生非,你要有我江凡一般的强大手段还可以理解,就你这点实力你跳什么跳?不怕蹦高了把自己摔死?”江凡扫了一眼狼狈不堪的聂圣,就拍了拍手背,开始整理衣衫。

在场那几位长老和其他一些宗门高层执事,都是彻底无语,这叫江凡的家伙也算是个人才,能自恋到这份上,脸皮这么厚的弟子,放眼这洪荒剑宗还真找不到几个。

不过,寻常弟子在骂,可是这些宗门高层看向江凡的眼中却多了几分异色,他们这些久经风雨,多年苦修到今日的存在,自然明白江凡刚刚那些话不无道理,生死战面前谁会给你准备的机会?那不是傻?

“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将你打趴下,打废掉,让你跪地求饶尚且不能。”聂圣的声音凄冷,咬牙说出这句话。

“看我江凡不爽的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废话少点,以后见了我躲着点,没本事只能挨揍,懂?”江凡瞥了聂圣一眼。

“带他下去疗伤。”那钱松长老看不下去了,突然对人吩咐道。

很快就有人将聂圣带离此地,看着那狼狈离开的身影,很多弟子无奈摇头,聂圣这也太悲剧了,或者说遇到江凡这种卑鄙小人算是倒了血霉,今天算是栽了,没办法。

“江凡,我问你,你是如何闯过地狱百层塔三十六层的?”在聂圣被人带着离开后,此地又有一尊长老站出来开口,神情威严。

“自然是……别人怎么闯的我就是怎么闯的,简而言之,一切凭实力。”江凡摸了摸鼻子。

“实力?”这尊长老表情怪异。

江凡若是堂堂正正和聂圣一战而胜出,那自然是证明了实力,毕竟聂圣在这一届新弟子中,至少也是前十的存在。但刚刚江凡以那种方式直接胜出,哪怕是在场几位长老也都不得不怀疑几分了。

“江凡,我们洪荒剑宗门规并非不近人情,新弟子初犯大错,也不是不可原谅,但做人一定要诚实。”钱松长老炯炯盯着江凡,在无形中,有一抹压迫性的气势散发出来。

江凡摊了摊手:“钱松长老说话就很奇怪,我哪里不诚实了?还是犯了什么错,直接说出来?至于是不是真错,究竟改不改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钱松长老一时间语塞,平日里,他这种宗门长老高高在上习惯了,今天经历的事情毕竟有些颠覆性,但再怎么着问罪也要拿出证据,这会还真无法证明一些东西。

“行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意义,算你考核已经通过了,至于最后的排名,要我们商量而定。”有一个身穿青墨长衣的长老突然站出来对江凡道。

“可以!”江凡点了点头,直接离开此地。

他开始四处逛游,重点是观察八十一座黑塔,因为总觉得有几分熟悉感,想试图寻找到几分灵感,或许能够籍此恢复一些前世的记忆,也好搞清楚这些黑塔究竟存在的意义。

可惜两个时辰过去,饶是江凡绞尽脑汁,也没有更多的头绪。

就在突然间,只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远处响起,那声音在真气的传递下,能让进入此间的每一个人都清晰听到:“所有新弟子,考核完毕,我宣布:通过十层者总共九百八十四人,恭喜你们正式加入洪荒剑宗。失败者五百六十九人,败者宗门后续会进行考察,如果凝剑诀修炼成效显著,也可以正式加入宗门。”

“好了,都出去吧,等会外界会有三脉峰主与其他长老亲临,届时,但凡被念到名字的,便是这一次真正入宗的弟子之一,当然,还会有前十的排名很快统计出来,进入此次考核成绩前十者,直接给予内门弟子身份。”那个声音随后又道。

有人欢喜有人愁,诸多新弟子面色复杂,尤其是那些没能通过十层的弟子,都是忧心忡忡。

所有人很快走出“地狱”,重归两界峰之上,依旧是人山人海的场面,很多宗门强者都汇聚于此,怀着期待的目光。

每一次新弟子中,总会有那么一批佼佼者,天赋都颇为不凡,若是能够运气好看到两个天赋实在惊人的弟子,像这些人,都是很多人在后续拉拢的对象。

众人走出地狱后不久,就已经是有一道巨大无比的榜位,悬浮在了两界峰前方一处。

这榜位上面的名字,就是这一次通过考核,真正拥有弟子身份的新人。随后那些失败者的名号也是被写在另一个榜位上面,这批人在接下来还要被一一考核,若是想留在宗内,就需要看凝剑诀的修炼成效了……。

“首先恭喜加入宗门的诸位,其次,我将要宣布这一次地狱百层塔考核的前十名,这十人,将直接拥有内门弟子的身份。”在那最前方大地中,有老人在开口。

“前十直接拥有内门弟子身份,这太爽了,而且以往能够进入考核前十的新弟子,未来不能说一片坦途,但都表现出了绝对强大的天赋与潜力。”很多人议论纷纷,他们知道,今天最精彩的一幕将要出现了。

那个老人的声音在不久之后再度传开了:“第一名:楚牧,闯过地狱百层塔二十三层。”

“第二名秦易,闯过地狱百层塔二十一层。”

……。

“第八名,聂圣,闯过地狱百层塔十九层。”

哪怕是江凡,也在此时聚精会神,但渐渐地,他的眉头就开始皱起。

聂圣闯过十九层,都能排第八名,那么自己无论如何也应该进入前十才对,但压根就没自己任何事?

“第十一名,江凡!”那个老人再度道。

提到江凡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出江凡具体闯过了多少层,倒是让不少人意外。

十一名?

那所谓的排名第一的楚牧,也不过闯过了地狱百层塔二十三层而已,江凡觉得自己没经历幻觉的话,自己似乎是实实在在闯过了三十六层吧?

自己三十六层只能排第十一?不偏不巧,还正好是在那直接成为内门弟子的十大名额之后?

“恭喜以上十位,武道无极,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所以其他弟子也无需担心,只要努力,那么人人都可为龙。”老人微笑着开口。

“慢着,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江凡率先走出人群,大声道。

自己足足比那楚牧多闯了十多层,那这对比起来,怎么着也轮不到那个楚牧为第一。况且,连聂圣这等手下败将竟然也都能排名第八?

“哦?江凡?你觉得不公平?”那老人还没说话,但是一侧站着的钱松长老却开口了。

“钱松长老莫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哪里来的公平了,你告诉我?”江凡极度不爽道。

钱松长老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不得不承认你有几分实力,我等按照你的境界、底蕴综合判定,最后预估的层数,便是十七层,最终将你排名十一,也是给了一定优待,莫要不知足。大但新弟子,念你入宗时日尚短,我便不再计较,否则你区区一个刚入宗的弟子,也敢如此质疑宗门长老的决定,按照门规该当场驱逐。”

无数人看过来,眼神怪异,心想这个江凡能排到十一名理应是有几分实力的,但是如此冒然顶撞一尊长老,质疑宗门高层的决定,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洪荒剑宗内身份不同,地位划分也是无比明确,江凡这等以下犯上的行径,的确该罚,钱长老能不计较江凡,真是太过仁慈了。

“哦,原来诸位长老的心中,我江凡的考核成绩终究是假的了?为何不拿出我作假的证据?是拿不出来,完事仅凭臆想和推断,便忽略了我江凡的一切努力?”江凡盯视着钱松道。

“不知好歹的东西,莫非你的成绩是真的,你凭借自身实力闯过了地狱百层塔三十六层不成?”钱松几乎有些不顾形象般震怒开口。

他这一句话出来,很多没有亲眼见证那一切的宗门高手,也都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个盯视着江凡,就是这家伙闯过了地狱百层塔三十六层?搞笑呢?

“不过刚刚踏入气魄境,就心气如此之高,妄图进入前十,真是搞笑了。”

“大概这就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不远处,刚刚被点名的考核第一名楚牧,还有第二名秦易在开口,取笑着江凡,他们旁边还有几人都是这一次新弟子中最耀眼的存在,因为从今天开始,他们哪怕入宗不久,却已经是属于内门弟子。

江凡转过视线,面如寒霜,眸光如剑:“楚牧?秦易?”

“很好!”江凡说完这两个字,随后声音再度寒冷几分:“楚牧、秦易,还有你……你们几个,前十是吧?给我滚过来。”

剑荡八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剑荡八荒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剑荡八荒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