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源柏寒陶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雪无宴命里缘花最新章节目录

源柏寒陶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雪无宴命里缘花最新章节目录

2019-06-12 10:49:44来源:互联网发布:雪无宴

命里缘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雪无宴执笔的都市言情小说命里缘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源柏寒陶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雪无宴命里缘花最新章节目录,命里缘花的作者是雪无宴,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命里缘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走投无路时,一纸婚约让她成为源少的隐婚新妻。源柏寒,s市的神话,明明高不可攀,却偏偏选中了平凡的她。她以为他是她生命的希望,命运的救赎。直到多年以后,才知道他们的婚姻不过是他负气时的一次豪赌:以她为棋,羞辱宿敌。“源少,戏已经演完了。可以放我一条出路了吧?”她把离婚书摔在桌上。“谁说演完

源柏寒陶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雪无宴命里缘花最新章节目录

命里缘花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4章 学当戏精学开车

因为这次意外过敏,陶慈上学也要缓一缓,和学校请了病假。

天天窝在家休养的日子里,陶慈正好可以自学声优。根据公司给她安排的课业教程,学习配音的第一步是学会听。别人的配音作品,练习语感和情感的把控。

这几天,云水府邸的佣人日子过得充实又生动。

早上,他们修剪草坪,听见少夫人声嘶力竭的喊——

“好,既然你说我无情,我残酷,我无理取闹,我就无情给你看,残酷给你看,无理取闹给你看!”

中午,他们打扫屋子,听见少夫人扭捏软萌地说——

“啊!粉色的!啊!!黄色的!!你还是在乎我的。5555,海绵宝宝我们在也不打架了!!”

一直到晚上,他们的耳朵才稍稍清净。

因为源少回家了。

几天下来,源少夫人是个戏精的名声不胫而走。

这天,陶慈刚打开一部58集的婆媳剧,准备钻研,就看见源柏寒从楼上下来,边走边穿西装外套,浅灰双排扣西装内搭浅蓝色衬衫,让他更显俐落帅气。

婚期在即,他近几天工作上的行程都被搁置了下来。她在家里见到他的次数也逐日增多。

欣赏完美男,陶慈便不再管他,一边吃早饭,一边看电视。

今天王嫂煮的面,配上白萝卜炖羊肉,鲜得舌头都要掉下来。她喝了一口汤,眼睛都眯成一条线。忽然一只手把她手里的面夺了过去。

“……”她错愕抬眸,侧脸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她的源柏寒。

“饮食忌口有哪些?”

“要避免高蛋白质的食物。”她像小学生一样背诵课文。

“还有呢。”

她看着他手里的羊肉面,咬咬牙,“另外也要远离一些引起过敏的食物,比如羊肉、甜食、酒……”

“很好。”源柏寒微笑,把羊肉面还了回去,目光飘向不远处的垃圾桶。

陶慈红着眼,盯着碗里的肉,“源少。你知道吗?”

“嗯?”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啊!”她捂着胸口,一脸痛惜,“糟蹋粮食是要遭报应的!臣妾做不到啊!”

刚好路过的于管家差点跌了个跟头。

少夫人又戏精上身了?

陶慈看源少全程冷漠脸,不为所动,也知道自己今天和羊肉是彻底无缘了。她琢磨着源少刚下楼肯定还没吃早饭,便大方提议,“要不,你吃了吧?”

要说,如果是以前的她就是再舍不得这碗面,也绝对不敢开这个口。

但经过这次过敏事件,两个人又一起和平地看了电影,甚至有了同睡一床的病友之夜,她对源少的畏惧也大大的减少了,甚至觉得和这么个厉害的男人搭伙过日子也不亏。

“你让我吃你吃剩的?”源柏寒斜眯着眼,半靠在沙发上,看不出喜怒。

连我口水都吃过了,还介意这个?

矫情!

陶慈很想吐槽,但想想还是忍住了,嘴上淡淡道,“我才喝了一口汤,不算吃剩的。”

于管家知道少爷从小有洁癖,别说喝过汤,就是他的筷子被人用过了,洗干净了都不会再要。

他怕少爷直截了当的拒绝会让少夫人伤心,连忙上前,“少夫人,源少不喜欢羊肉的膻味。”

“咦,你还挑食?”陶慈诧异地看着源柏寒。第一次发现面前的男人也是个普通人,有他的幼稚和缺点,不再是活在传说里神话,那么高不可攀。

源柏寒不喜欢管家擅作主张,但也不会为这种小事下他的面子。

他垂眸,算是默认了挑食,只拿眼尾扫了眼管家,“这碗面赏你了。”

“是。”于管家讨厌羊肉。但自己凑上来多事,跪着也要吃完。

食物不用浪费,陶慈就很满意了,不在乎是谁吃的。她看着吃面的管家,顺嘴问,“你知道现在哪里还有卖DVD吗?”

有几部国语配音的韩剧都是很老的剧,资源保护,不给下载。各个媒体播放平台都没有这个资源。她只能买碟看。

于管家说了几个地方后,又说道,“那几个地方有些远,还很分散。少夫人自己去不方便。要不让司机给你买回来。”

“没事,我坐公车一样的,就不麻烦司机了。况且我要的,有些名字都记不得,要我亲自去看了才知道。”

她要买碟是真的,但更想的是以后都借着这个名目出门,然后偷偷去讯云影视。所以不能让人代劳。

源柏寒听了,盯着陶慈半天不说话。

她被看的心虚,擦了擦不存在的汗,“怎么了?”

“这里打车不方便。”

源柏寒沉默了半天冒出这么一句让她的心凉了一下。

“那我……”

她还没说完,就被源柏寒拉着手,踉跄地站起身,像个京巴犬一样被源少牵着往外走……

在婚礼举行的前三天,陶慈收到源少送她的第一份礼物——一辆炫红色的女士跑车。

只是,当源柏寒拉开车门,让她试驾,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现实问题——她没有驾照。

她站在车边,拒绝源少递来的钥匙,“谢谢源少好意。不过,我不会开车。”

源柏寒皱眉,却没说什么,默默收回了钥匙。

没有被强迫,陶慈刚松了一口气,准备走远点好打车,手腕就被一只大手从后头抓住。紧接着,她人被塞进了副驾驶位。

源柏寒站在车外,手搭在车顶上,俯身凝视着她的眼,“不会就学。”

“可我……”

反驳的话语被重重的关门声隔绝。

源柏寒坐上驾驶位,把开车的基本步骤和注意事项都转换成通俗易懂的句子,一点一点的灌输给她。

然而,出师未捷身先死。

他第一次为人师表,却摊上一个不开窍的朽木,硬生生把自己仅有的那么点好耐心都消耗殆尽。

在陶慈频频出错后,他干脆撒手不管,叫她自己想,想错了就打手心。

“嗷呜!痛,痛,痛!”陶慈求饶无用,被打了N个手心后,把小手举到他面前问,“这是什么?”

源柏寒瞥了一眼她的手,又看向她,就是不开口配合。

她又自问自答,“这不是手,是猪蹄!都肿成猪蹄了。”

他又看了眼她的手,红红的,确实有些可怜,于是大发善心,“不打手心,就刮鼻子。你选一个。”

她吓得捂住鼻子,彻底老实了。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他的深情潜藏深处

源柏寒皱了皱眉。

“我保证,回家后乖乖养病。医生说什么,我绝对照做。”陶慈看他有些被说动,继续游说。

源柏寒睨眼看她,“确定身体没问题?”

陶慈狂点头。

“不影响下周婚礼的举办?”他眸光亮了亮,嘴角勾笑。

“……”陶慈瞬间被他堵在死胡同里。

就这样答应,她之前的反抗不都白折腾了?

可拒绝,她估计要被关在医院一辈子。等什么时候“病”好,能结婚了,她就什么时候出院。

源柏寒给了她足足十分钟的纠结时间,才缓缓说,“婚礼可以不请媒体,只邀请重要的几个亲戚朋友。你身份不会曝光。你要的自由和平静生活就不会被打扰。但婚礼下周必须要办。这是底线。”

有时候,谈判是讲究技巧的。

如果一开始,你找一个小气鬼要一碗水喝。她会拒绝你。但你如果去讨饭吃,她拒绝你,你和她闹的头疼脑昏,最后退了一步,说只要水喝。她肯定双手奉上。

源柏寒深谙人心与人性,之前故意半步不让,等的就是这一刻。

果然,姓陶的小气鬼爽快的答应了。

“那源少我现在可以出院了吗?”她盯着他,看他半天都没起身的动作,不由催促。

“急什么?”源柏寒拍了拍身侧的空位,“过来。”

陶慈无奈,关上门,迟疑地走了过去。人刚站定床边,开口问他干嘛,源柏寒已一把抓过她的手腕将她拽到了床上,“现在太晚了,早点休息。明天帮你办出院手续。”

“在这里,我根本睡不着。”陶慈皱了皱眉。

昏睡和睡觉是两个概念。一旦醒来,她在医院里肯定是睡不着的。而对于源少那样的人来说,出院手续不过是走个形式,办不办都无所谓的。

“睡不着就看电影。”源柏寒把她拽上床后,就松开对她的桎梏,开始选电影。这个电视是智能联网的那种,可以播放源柏寒手机里的电影。

床很大,就是睡三个人都没问题。

陶慈紧挨着床边坐着,维持着平衡。仿佛谁随便戳下,她就能滚下床。

源柏寒也不勉强她往里睡点,看她被子有盖在肚子上,抱着腿脚的暖和就随便她去了。

和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这种体验,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的。何况对方还是源柏寒。好在,源柏寒至始至终都坐躺在他的位置,没有半分接近她的意思。

看来,他真的只是看场电影。

反正她在医院也睡不着,看完电影天也差不多亮了,可以直接出院,不怕他乱来。

想到这,陶慈的肌肉慢慢松下来,分出一丝精神去关注电影里演的是什么。

不得不说,源柏寒喜欢的电影品味远在她的理解范围之外。

虽然,她不觉得他是那种从大众的人,不会看那些热播的商业大片,却也没想到他会喜欢看一部冷门到她听都没听过,一看拍摄的画面感就是十几年前的老电影。

故事的主人公是个身患心脏病的少年。他的主治医生在一场车祸里丧生,死前把心脏捐给了少年。

少年有主角光环加身,自然健康的活了下来,并且知恩图报地学医,走上救死扶伤的道路。后来,战乱动荡,军医紧缺。他抛下青梅竹马的恋人,随军出医。

电影才看了一半,陶慈就困得差点睡着。

“你不是怕医生吗?”源柏寒清冷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陶慈掀开眼皮,懒洋洋回了句,“你会怕关在笼子里的老虎?”

屏幕里的人又伤不了她,她怕个鬼。

源柏寒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从床头柜上随意拿了颗洗过的葡萄放嘴里。

陶慈受不住诱惑,伸手讨要的同时,问道,“你让我看这个电影,不会是要培养我学医的兴趣吧?”

源柏寒抓了一把葡萄,放到她手心里,“你就是没兴趣,也要学医。”

给她看这电影,不过是心理医生的建议而已。

只是现在看来,她的病情归根结底不在她对医生这职业的恐惧,而是医生能对她造成的伤害。是因为她养父车祸,没有救治好的关系?

他眉头纠结,手指习惯性地在思考时互相摩挲。

陶慈也不说话,吃了几颗葡萄,把瞌睡虫都酸走了,便又把目光放回电影里。

不得不说,这个主人公是真的帅。那颜值,妥妥秒杀现在的所有小鲜肉。

“希望岁月这把杀猪刀对他不要太凶残,让他就这么帅帅的老去。”陶慈一不小心就把心底里的话说出来。

她的话刚说完,电影就暂停并退了出来。

她刚要问怎么了,一张油腻大叔的照片就出现在她面前。从五官看,是刚刚电影的主人公没跑了。

源柏寒瞄了她一眼,继续放电影。

“你幼稚不幼稚?”陶慈郁闷得牙痒。

本来就很无聊,全靠男主颜值撑着的电影,被他这么一弄,搞得她看电影的时候,一点都花痴不起来。那张油腻大叔的脸总是不请自来,破坏电影的气氛。

好在电影本来就快演完了。

随着一颗炮弹袭来,画面停留在主人公拿着染血的手术刀的双手上。一直到电影结束,都没有说明他是生是死,回到故乡没有。

这让陶慈的心又纠结了。

“你说,他到底死了没?冯娇等了他半辈子,他可不能这样啊。”

她看着电影结束的彩蛋里,主人公的美丽未婚妻冯娇正守着一扇窗,月光洒在她洁白的脸上,洒在主人公最爱的丁香花上。

月光下,这张带笑的侧脸溢满了等待恋人归来的幸福感,完全不知她的情郎可能已经死了。

又甜蜜,又讽刺的感觉,让陶慈的心分外难受。

她转脸看向源柏寒,刚想抱怨他给自己选了这么个破电影,结果就被他的侧脸震住了。

他的目光紧紧锁在电影里的冯娇上,素来犀利的眼神蒙上水雾。那种默然,像是跨越生死,铭刻在岁月尽头。

原来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人啊。

陶慈按下心里的怪异感,默默地吃葡萄。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吓死陶宝宝了

清晨阳光照耀在陶慈的眼睫上,有点痒。门外传来走动声,似乎有人在查房。

她意识一点点清醒,缓缓睁眼,看见了男人挺括的背部。她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像考拉抱树一样抱着源柏寒。

她吓得立刻撒手扯腿,人往后面滚。

“哎呦。”一声娇斥,人就滚到了地上。

源柏寒被吵醒,半眯着眼看了她一眼,也不关心下,就一边打电话让助理过来办出院手续,一边朝卫生间走去。

陶慈趁着这个功夫,整理了下思绪。

昨晚上,她记得自己吃了葡萄后睡不着,就拿过遥控器点了个动画片看。后来……

后来她就没有印象了。

她抬眸看了看电视机,早就被人关掉了。

应该是源少关的。

想到她信誓旦旦说自己在医院睡不着,结果比源少还睡得早。甚至还主动凑上去抱人家……陶慈就特想把头钻地底下,一辈子不出来。

她怎么可能睡着!还睡得那么香!还主动抱个男人!

是这个病房熏香太好闻了,还是身边的男人太有安全感了?

天呐,细思极恐!

陶慈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

“陶小姐,你醒了?来,我给你量下血压。”主治医师恰时打开房门,缓步走来。

通常这种事是护士来做的。但这个病人情况特殊,连院长都亲自过问,要他尽心尽力治疗。他当然要亲力亲为。

“别。别过来!”陶慈看见白大褂的医生朝自己走来,每根汗毛都瞬间挺立,用脸蒙在被子里,“我很好,不用检查。你走好了。”

她知道对方是一片好意,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尤其对方还是个男医生!

医生愣了,第一次怀疑自己长得是不是太恐怖,让病人吓成一团,“陶小姐,不用怕,只是量血压,不用抽血。不疼的。”

“别过来。别过来。”她瑟瑟发抖。

系主任没意识到她的恐惧,一边安慰,一边去揭她的被子。

陶慈死死抓住被子,但她的力气哪里比得过男人。

被子被人抢走了。她人躺着,正上空是个男人的脸。

他的身形成了虚影,唯有一身白大褂最是刺眼,他身上有着恶心的消毒水味,他的手很大,当年拿手术刀的位置有着薄茧……

好可怕!

那人的力气,好大!

陶慈陷入了绝境,冷汗瞬间侵湿她的病服。因为极度的害怕,她的声音不受控制地放大,颤抖,变得尖锐,“你走开!走开!”

她双手胡乱挥舞,打翻了医用推车上的铁质托盘、哗啦啦,一堆医用仪器掉落在地上。

医生被她的疯癫样吓得倒退了几步,“好,好,好,我走。别激动。别激动。我没有恶意的。”

这个动静太大,连隔壁病人的护士都忍不过来查看情况。

“陈医生?”护士诧异的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医生,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就听见“砰”的砸门声。

一下秒,卫生间的门被狠狠地踹开。

一脸怒色的源柏寒走了出来,狭长的眼眸盯着面前的医生。

医生惊得连退几步,“源,源少。我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进来日常体检的。”

源柏寒这时也冷静下来。在这里,谁敢欺负他的人?

也是他关心则乱了。

只是,此刻他才意识到陶慈的对医生的恐惧比自己想得还要严重些。

“出去。”他淡淡下令,眼眸里是没有褪尽的怒气。

护手和医生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辩解一句,只听话地离开了病房。

源柏寒看着被关上的门,皱了皱眉。刚刚的一时失控,现在想起来都有些烦躁。

这么失去分寸,不该是他做出来的事情。

他的目光投放在床上瑟瑟发抖的小女人身上,带着思索,身形高大挺拔。虽然没有开口,但强大的气场四散,如秋风扫落叶般,挤占了整个房间。

即使是沉浸在惊恐中的陶慈也很难忽视他的存在。

她泪眼朦胧里,看见熟悉的人影,闻到他身上凝神的檀香味,那个昨晚上伴随她入眠的味道,不由找到了依靠,松开皱巴巴的被子,一个箭步冲了过去,纤细的手紧紧环抱住他的腰,力气之大像是好嵌进去一般。

她的眼泪粘在他的衬衫上。他还没有换洗衣服,怕有味道,试着推开她。

但她像个被遗弃的孩子找到妈妈一样,双臂钳得死死。那颗顶着他胸口的小脑袋一直在摇。

看来,她心理的病比他想象的还要重。

“没事了。”他叹息一声,摸了摸她的头顶,“走吧,我们回家。”

回家。

这两个字,好温暖。

陶慈哭着嗯了声,便不再动了。

源柏寒抱过她一次。这次抱她的动作就更自然了。

离开医院,被抱进车里,陶慈就像鱼儿回到水里,渐渐活泼过来。

她从源柏寒的身上离开,扒拉在窗户,看越来越小的医院消失在眼前,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源柏寒看她那担心受怕的小模样,不由笑了,伸手抚摸她的脸,冰凉的指腹在她桃花痣上久久逗留,“为什么怕医生?”

陶慈抬眼,嗫呶着道,“忘,忘记。”

是忘记了,还是不愿意说?

源柏寒默默凝视着她。看着这张脸和另一个穿医生白大褂的女人的脸渐渐重合。明明长得一点都不像。

“把衣服脱了。”

她闻言,捂住自己的胸口。她可没忘记她是怎么进医院的。

“想什么呢?”源柏寒睨了她一眼,从塑料袋里拿出医院配的药膏,“我是叫你脱外套。就你满身红疙瘩的样子,你想送我吃,我都没有胃口。”

陶慈讪讪地松开手。

她刚把身上的外套脱了,袖管就被一只大手撸起,露出一截洁白无瑕的手。

“消得这么快?”源柏寒皱眉。

她垂眸,默默地放下袖子,“源少,我这次进院,有做体检吧?能不能给我一份体检报告。”

这次住院,她不能白遭罪。好歹要把体检报告弄到手。这样入职的手续就不用愁了。

源柏寒挑眉,“你要干嘛?”

“明天周一,不是要去学校吗?我怕以后学校要体检什么的。”她眨了眨眼。

“这些小事不用操心,有陈助理。”

“以防万一啊。总有别的地方也要用。”陶慈不放弃,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源柏寒被吵得烦了,让陈助理复印了一份给她,才堵住了嘴。

命里缘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命里缘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命里缘花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