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林军小说《小酒神》全文免费阅读by唯我恶人

林军小说《小酒神》全文免费阅读by唯我恶人

2019-06-12 09:57:39来源:互联网发布:唯我恶人

小酒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乡村小说小酒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小酒神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小酒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辍学在家的林军偶然间习得酿酒秘方,从此开酒窖,造酒厂什么?酿酒就了不起?什么?瞧不起我们酒神村?修路,造房,开启酒神文化第一人顺便调戏下高冷美女上司,和医科大学的研究生研究一下人生或者生人,嘿嘿。

林军小说《小酒神》全文免费阅读by唯我恶人

小酒神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酒神酿

提亲,结婚,这两件事真是把林军给搞蒙了,他以前可从来都没想过这些啊,可看赵秀琴的架势,如果现在上去说些什么,还不知道要被怎么数落呢。

林军干脆也不去想了,爱咋咋地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明天县里的大老板要来,他得要好好的准备一番。

这首先就是酒,可恰恰林军现在有酒神的酿酒法,却苦于没有酿出酒来,这就好像你有金饭碗,但却不得不去讨饭一样,怎么想怎么蛋疼。

“不知道勾兑的酒怎么样?”林军不断想着办法,但却都不是很好,他索性一咬牙,恨声道:“娘的,不管了,先弄出来试试。”

生在酒神村,最不缺的就是酒了,林家的酒坊虽然关了,但赵秀琴每年也会自己酿一点,用来自己喝,这正好便宜了林军。

他趁黑摸了一探林清远珍藏的酒出来,抱着尝试的心理,将体内的酒曲弄出一些,小心翼翼的滴了进去。

乳白色的酒曲,闻上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可沾了粮食所酿的酒,像是发生了化学反应一般,醇厚的香味扑鼻而来。

林军忍不住抿了一口,辛辣的酒味之中略带甘甜,直入肺腑,林军整个人像是飘入云端一般,那滋味当真美妙极了。

“娘的,长这么大就没喝过这么好喝的酒。”林军毫不吝啬的夸赞,就算村里最有名的张家酒坊,也酿不出这么好喝的酒。

林军有自信,只要县城来的大老板,喝了自己的酒,保管看不上其他家的。

他还想多喝几口,可最后还是忍住了,他只有这么多,要是一会给喝完了,那可真是要哭了。

“现在市面上一斤酒三十块,我这酒怎么也得要五十块。”尝过了自己的酒,林军顿时打起了小算盘。

“不行,我这可是酒神才能酿出来的酒,得一百块才行,对,就一百块。”林军不断思考着,最后又似乎给自己打气。

好不容易平复激动的心情,林军才爬上床开始修炼,尝试了口诀所带来的好处,他恨不能时刻都去修炼,一刻都不愿放松。

“妈,听说县里的大老板今天要来,我也带咱家的酒去试试。”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林军满脸兴奋的说道。

“你这孩子,咱家的酒要是能被大老板给看上,你爸当初也就不会关了酒坊。”赵秀琴笑呵呵的说道,这不是打击林军,而是事实。

她接着说道:“我看你呀,就别想这些不现实的了,安心先把酒给酿出来,再说其他的事情。”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林军满不在乎的回道,他匆匆扒了几口饭,抱着酒坛就跑了出去。

县里的大老板要来品酒,这消息一大早就传遍了村子,只要是家里有酒坊的,都拿出自家珍藏的好酒,希望能被大老板给看中。

就算是那些没有酒坊的,也都来凑凑热闹,毕竟能被大老板看中,说出去也是个有面子的事情。

大老板就在李翠兰家,林军赶过去的时候,李家已经围满了人,院子里面,各家酒坊都有人抱着酒坛,翘首以待。

“小军,你这刚开酒坊,就酿出了酒啊?”这些人看到林军,笑呵呵的打招呼,酒神村的村民竞争很强,但谁也不会把这带到生活中来,就算生意场上水火不容,平常大家依旧可以把酒言欢。

“这是我爸前几天收藏的酒,我就拿来试试。”林军打哈哈回应,他家的酒坊昨天刚开,所以只能往林清远身上推。

“让大家久等了,今年的品酒咱们还是老规矩,由我先品,选出前三来,再由顾老板品尝。”在众人的等待中,李连山从屋里走出来,朗声说道。

别看他已经五十几岁,但身体硬朗,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更像是个中年人。

在李连山的左边,李翠兰穿着深蓝色的牛仔裤,上身一件绿色紧身毛衫,亭亭玉立,看到人群中的林军,李翠兰小嘴一撅,忍不住轻哼一声。

这个混蛋,前后竟然强吻了她两次。

而在李连山的右边,一个女人大约二十四五岁,黑色的皮靴,配上黑色的小脚裤,尽显两条浑圆修长的美腿,挺翘的肥臀上面,一件紫色的紧身毛衫,将那纤细的腰肢勾勒出来,披着黑色的貂皮披肩,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贵气。

这女人就是县里来的大老板,名叫顾蓝心,她乌黑的秀发盘起,明亮的眸子含着笑意看过人群,看上去十分亲近,但那眸底深处,却含着一份高傲。

站在人群中,林军也不禁为顾蓝心的美貌折服,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这点小动作,当然没有瞒过一直盯着他的李翠兰,恼怒的瞪了林军一眼。

村里人有些不明白,县里的大老板怎么会是个女人,而且还这么年轻,要知道以往每年,都是顾家的负责人亲自过来。

李连山知道大家心中的疑问,但他却没有多做解释,直接来到院里坐下,村民们就赶紧拿着自家的酒递上去。

李连山是酿酒大师,这品酒的技艺自然不弱,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有时候心情好了,还会指点两句,让拿酒的人不断道谢。

“李大爷,这可是我爸珍藏的好酒,您尝尝。”好不容易到了林军,他赶紧把怀中的酒坛递了过去。

听到这话,李连山很是不以为意,他活了五十几年,酿了近四十年的酒,林家有什么好酒他会不知道?

不过林军已经这么说了,他也没有反驳,毕竟大家都来了,他也不能把谁拒之门外。

可是刚打开酒坛,李连山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猛地站起身来,捧着酒坛深吸了几口气,满是怀疑的问道:“小军,你说这是你家的酒?”

“是啊,我爸珍藏好多年了。”林军认真的点点头,心中更是得意,看李连山的表现就知道,他这酒已经把其他家给比了下去。

李连山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他郑重的抱起酒坛,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这才坐下,端起酒杯,先是闻了一下,这才缓缓送入口中。

美酒入喉,刚坐下的李连山再次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酒神酿,这是酒神酿,天呐,我老李头活了大半辈子,总算有机会见到酒神酿了。”

说着话,李连山激动的跪了下去,他这可不是跪别人,而是跪的酒神。

站在他面前的林军吓得赶紧躲开,不过他心中的震撼比李连山更甚,这老头竟然可以品尝出酒神酿,难道他以前就喝过吗?

李连山一连串的动作,搞的众人不明所以,李翠兰赶紧上前,将他从地上扶起来。

顾蓝心也走了过来,满脸好奇的问道:“李爷爷,你怎么了?”

李连山的心情还是难以平复,拉过顾蓝心的小手,激动的道:“顾丫头,这是传说中的酒神酿,这酒放在市场上,保管会大火。”

顾蓝心还没反应过来呢,李连山又匆忙拉住林军,颤声道:“小军,你爸呢?让他过来,这是酒神酿啊,他竟然能酿出酒神酿。”

他这一惊一乍的,搞的所有人都懵了,只有林军一人兴奋的不行,笑着道:“李爷爷,我爸出工去了,他已经把酒坊全部交给我打理了。”

林军打着马虎眼,心里却有些发愁,这酒被李连山给尝出来了,想要隐瞒都不行,必须找个好的理由,把父母也一起给糊弄过去才行。

李连山还是有些不甘心,不过他的心情也平复了一些,顾蓝心这才有机会说话,秀眉皱起,疑惑的问道:“李爷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丫头,等下你就知道了。”李连山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的过头了,慌忙坐下,接着开始品酒。

不过尝了酒神酿之后,再品其他酒,李连山只感觉像是脏水一般,不仅没有味道,还有点恶心。

好不容易结束了,按照规定,他也选了三家的酒出来,这其中自然包括林军的酒。

“李大爷,你没搞错吧?林家的酒我们都知道,那种酒也能算是好酒?”林军的酒竟然被选中了,很多村民表示不服,同在酒神村,林家酿出来的是什么酒,他们岂能不清楚。

可是这话却惹恼了李连山,他脸色一沉,怒声问道:“怎么?你们是不相信我这老家伙吗?”

被他这么一问,其他人顿时不敢说话了,李连山是老酒师了,在村里有很高的威望,谁也不敢轻易得罪。

“其他人都散了吧,接下来顾老板会一一品尝,如果她认为老头子我做错了,我会向大家道歉。”李连山还是没有消气,沉声说道。

其他人虽然不甘心,但也没有离开,他们倒是想看看,林家的酒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顾蓝心也很好奇,她知道李连山的为人,能被他如此夸奖的酒,肯定不一般。

看着眼前的三杯酒,顾蓝心迫不及待的端起林军的酒,红唇微张,想要轻抿一口,可是这酒水沾了舌头,味蕾顿时被刺激,竟然忍不住一饮而尽。

美酒透着辛辣,顾蓝心的小脸不禁微红,但更多的却是迷醉,她家有很多生意,所以接触到的美酒更多,但却从来没喝过如此美妙的酒。

那辛辣的滋味只停留在舌尖,甘甜的味道却直入肺腑,让人回味无穷。

虽然吃惊,但顾蓝心毕竟是城里人,知道掩饰自己的情绪,开始品尝剩下的两杯酒。

喝过酒神酿,她和李连山一样,对其他就失去了兴趣,简单品尝一番,就说道:“张家的酒我订一千斤,刘家的酒我订五百斤。”

顾蓝心下了订单,张家和刘家顿时兴奋起来,他们拿出珍藏的美酒,为的不就是这巨大的订单么。

可是林家的酒呢?顾蓝心并没有多说,而是在李连山耳边嘀咕了几句,转身走进了屋里。

“大家都散了吧,小军和我进来一下。”李连山转过身,对大家说了一句,拉着林军的手,着急的跟了进去。

第5章 你咋不去抢呢

“小军,这酒真是你家珍藏的?”两人刚转身,李连山就急切的问道,看的出来,他还是有些不相信。

按照他的想法,林家如果真能酿出这种美酒,怎么可能会关了酒坊。

林军现在最不想面对的,就是这种问题,他正愁怎么回答呢,就听顾蓝心说道:“李爷爷,我能先和林军谈谈吗?”

之前李连山品酒的时候,所以顾蓝心知道林军的名字并不意外。

李连山有一大堆的问题要问,但顾蓝心开口了,他也不好拒绝,只能点点头,拉着李翠兰走了出去。

等到李连山两人出去,顾蓝心轻呼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道:“坐吧,小军,我就这么叫你哈。”

她这个动作,将胸前的丰满挺得老高,看的林军眼睛都直了,听到顾蓝心的话,这才有些慌乱的坐下。

“咯咯,你这人倒还挺有意思。”他这窘迫的样子,惹得顾蓝心娇笑不止,随着笑声,酥胸也跟着起伏,林军有心不去看,却怎么也忍不住。

顾蓝心倒是没有生气,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美貌和身材,对男人有着怎样的诱惑力。

她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是想和你谈一笔合作,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什么合作?”虽然林军早有准备,但听到这话还是有些紧张,这可关系到他的未来,能不紧张吗?

“很简单,你这酒我按照高出市场价两成的价格收购,有多少要多少,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的酒只能给我,不能给其他家。”顾蓝心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这在她看来,或许并不算什么大事情,但对林军,或者林家来说,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要是一斤酒的市场价是三十块,高出两成也就是三十六块,更重要的是全部收购,这也就是说,林军以后只要酿酒数钱就行了。

这事情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指不定眼红成什么样子呢。

可是这价格在林军看来,不是低,而是低的可怜,可他又不会谈价,只能转而问道:“顾老板,我这酒你也尝过,味道怎么样?”

“你想说什么?”顾蓝心眉毛一挑,好奇的问道。

“我想说我这酒,就算有钱也未必能够买到,一百块一斤,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合作,你不愿意就算了。”林军很是自信的说道。

“你怎么不去抢啊?”顾蓝心小脸气的通红,怒声问道。

她能给高出市场价两成的价格,已经很不容易了,至于一斤一百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要知道国内名牌的酒,才差不多这个价格。

“那就算了吧。”林军一脸遗憾,甚至还有些落寞,但他怎么也不愿降低价格,咱这可是酒神才能酿出的酒,怎么也不能贱卖了。

“等等。”顾蓝心着急了,她是个生意人,没人比她更清楚,林军的酒到了市场上,会引起怎样的反应,可看林军的意思,不给一百块,还真拿不下来。

“八十行不行?”虽然知道不会有结果,顾蓝心还是忍不住问道,她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话的,心里更是在滴血。

“不行。”林军拒绝的很干脆,他是个认死理的人,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一百就一百。”顾蓝心牙齿都快咬碎了,小脸上满是怒色。

林军顿时兴奋起来,高兴的转过身来,笑道:“顾老板,合作愉快!”

“愉快你个头啊。”顾蓝心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道:“你这人真该去做商人,不知道多少人得被气死。”

“不过先说好,你这价格太高,我也不敢全要,你过几天先给我送过来一百斤,看看市场上的反应再说。”虽然谈好了价格,但顾蓝心也确实冒了很大的风险,只能谨慎的说道。

“没问题。”林军笑着答应,酒香不怕巷子深,林军相信,他这酒早晚会畅销全国。

“好了,你准备好酒了,就到县城找我吧,到时候我们再把合同签一下。”合作的事情定好了,顾蓝心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

早在听李翠兰介绍林军的时候,她就发现这是个老实人,原本还想着占点便宜呢,谁知道这简直是头闷驴,根本不给你商量的机会,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林军点头答应下来,这事不用顾蓝心说,他自己也会去做的。

顾蓝心也没心思去和林军多说,再次交代了两句,便走了出去,她刚走,李连山就再次走了进来,着急的问道:“小军,你老实告诉我,这酒到底是不是你家酿的?”

“李大爷,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呢,这酒要不是我家酿的,我敢和顾老板签合同吗?”林军随意的回道,他自顾坐在椅子上,翘起个二郎腿嘚瑟起来。

李连山还是难以相信,拉起林军的手,强硬的说道:“走,带我去找你爸。”

也不怪李连山这么激动,他是一个老酒师,酿了大半辈子的酒,最大的愿望就是酿出酒神酿,但凡有一点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李大爷,您别着急嘛。”林军笑着拉开李连山的手,再次坐在椅子上,笑呵呵的道:“李大爷,您有事和我说就行了,我家的酒坊以后都由我负责。”

“这么说酒神酿你爸也给你了?”李连山吃惊的问道。

林军笑着点头,酒神酿确实在他手中,不过却不是林清远给的,而是酒神亲自给的。

李连山顿时有些为难了,他坐在林军旁边,脸色变幻不定,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他才一咬牙,有些尴尬的说道:“小军,我能不能去你家酒坊酿酒啊?”

说完这句话,李连山一张老脸憋得通红,他这摆明是去偷师的,配方是一个酒坊的根本,所以酒坊的大作师一般都是自家人,以李连山的能力要去一家酒坊,那肯定得是大作师,这也就意味着他要掌握配方。

明知道这事犯忌讳,可面对酒神酿的诱惑,李连山最终还是开口了。

“李大爷,你没开玩笑吧?”林军嘴巴张的老大,脸上布满吃惊。

要知道李连山是村里有名的老酒师,早就不酿酒了,平常谁能得他三两句指点,就已经高兴万分了,更不要说请他去酿酒了。

“还是算了吧,你就当我没说这话。”李连山老脸顿时挂不住了,他心中更是有些恼怒,不行就不行嘛,还问我是不是开玩笑,老头子我活了这么多年,岂会和你这小子开玩笑?

“这可不行。”林军顿时着急了,上前拉住李连山的胳膊,不依不饶的说道:“李大爷,你可不能出尔反尔,说好要去我家酒坊的。”

这也就是林军,仗着和李翠兰一起长大,才能和李连山这么拉关系,要搁其他人,早被李连山给踹出去了。

“这么说你答应了?”李连山比林军还吃惊,一张老脸上满是激动。

“我答应啊,怎么会不答应。”林军真是哭笑不得,能请来李连山酿酒,傻子才不答应呢。

李连山回想一番,顿时明白了,敢情是自己误会了,不过他也没有说破,只是笑道:“你这小子,别走了,中午留下一起吃饭。”

“不了,李大爷,我还要回家准备些东西,这几天你有时间了就过来。”说起吃饭,林军着急忙慌的说了一句,转身便跑了出去。

“爷爷,小军呢?”林军刚走,李翠兰就走了进来,满是疑惑的问道。

“他刚走。”李连山正高兴呢,头也不抬的回道。

“他走了?”

“是啊,怎么了?”李连山这才抬起头来,好奇的看着李翠兰。

“哦,没事。”李翠兰心事重重的摇摇头,可是刚转身,就恼怒的咬牙道:“这个没良心的,得了好处转身就跑没影了,最好别让我看到,不然要你好看。”

林军一路跑回家,正好遇到林清远做工回来,两人刚见面,林清远就拉着一张脸,恼怒的问道:“你哪来的酒?”

“什么哪来的酒?”林军满是疑问,他今天也没做什么事情啊,怎么会惹得林清远不高兴?

“你今天的酒哪来的?”林清远大声的吼道:“我告诉你林军,你可别拿那些化学东西害人,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管你。”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父子两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林清远的大吼声,把赵秀琴都给惊动了,她着急的赶出来,拦在父子两中间,生怕林清远动手。

林军这才明白了,笑着摇摇头道:“爸,你说什么呢,我这可真是咱祖上传下来的东西。”

林军这话倒是没错,院里的石桌本来就是传下来的,只不过没人将它当宝贝而已。

不过对林清远说的时候,林军却撒了个谎,说是半年前,在自家的酒坊得到的东西,并且那时候就悄悄的酿酒,为的就是等这一天。

为了增强说服力,林军还故意背诵了一段酿酒的口诀,林清远这才相信了,没好气的指着林军,道:“你这小子,嘴巴倒是紧的很。”

“嘿嘿,我这不也是担心嘛,万一那东西是假的咋办?”林军笑着说道,不过内心却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临了,他还交代道:“爸妈,这事对外就说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只不过您不喜欢酿酒而已,可千万别说出去,不然咱家的酒坊就不得安生了。”

“操你的心,老子还能没你聪明?”林清远恼怒的喝道,但那张嘴就没合拢过。

第6章 把事儿给定了

吃饭的时候,林军把和顾蓝心合作的事情,一并给林清远夫妇说了,直乐的两人嘴都裂开了。

他们也是做过酒坊的,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好事,不过两人的心中,更多的还是欣慰,对于父母来说,有什么能比孩子长大更让人高兴的呢?

“林军,你给我出来。”林军在家休息了一下午,第二天正准备去酒坊呢,却忽然听到李翠兰清脆的喝声。

“翠兰,你怎么来了?”林军急忙跑出去,却看到李翠兰桃花眼满是怒气,正瞪着他。

赵秀琴和林清远也被惊动了,纷纷跑了出来,看到李翠兰,赵秀琴着急的问道:“翠兰,你这是怎么了?快进来说话。”

“婶,我找林军有事。”面对赵秀琴,李翠兰也不好发火,拉着林军就走了出去。

“这两孩子怎么了?”看着两人的背影,林清远疑惑的问道。

“你这个木头,儿子大了,想找XF了,这都看不出来。”赵秀琴没好气的说道,转身就进了屋里。

林清远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张嘴又裂开了,心中更是哼哼道:咱林家的种就是有出息,连老李家的闺女都能追到,真他娘的有本事。

林军被李翠兰拉着,一直来到后山,这才有机会说话。“翠兰,你这是做什么啊?”

“做什么?林军,你搞笑不搞笑啊?”李翠兰冷笑两声,怒道:“你说,你让人去我家提亲,到底是什么意思?”

啪!

林军猛地一拍脑门,这才想起赵秀琴之前说过,要去李家提亲的事情,他这一忙直接给忘了,却没想到赵秀琴竟然真去做了。

“我没这个意思,我……”林军赶紧开口解释,他还以为李翠兰不愿意呢,可谁知他刚开口,就被李翠兰给打断了,怒声问道:“林军,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有什么话你不会自己说啊?”

李翠兰真是要气死了,在她看来,你林军要真是喜欢我,就光明正大的说啊,偏偏自己不敢说,去找个媒人来,这算是怎么回事嘛。

“我自己说,我说什么?”林军真是懵了,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些问题啊。

李翠兰还以为林军在装糊涂呢,恼怒的骂道:“林军,你要是个男人,你就自己说,别找人过来,这次我给你面子,再有下次,我就直接赶人了。”

话说完,李翠兰转身就走,在她想来,这就算是个石头,也该懂些事情了吧。

看着李翠兰的背影,林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干脆也不回家了,直接去了酒坊。

早在之前打扫的时候,他就搬了粮食过来,现在敬过了酒神,也谈好了销路,接下来就是酿酒了。

他按照酒神传承的口诀,一步步进行,倒也没有遇到什么难题。

“小军,这就开始忙上了啊?”到了中午的时候,李连山也过来了,这老头现在对酒神酿可上心的很呢。

“是啊,李大爷,这以后你可得好好帮帮我。”林军笑着打招呼,有了李连山,他自己也就不用那么忙了。

不过他想着,自家的酒坊虽然不大,但自己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靠李连山一个人又不行,还是得多招两个人才行。

“你有什么事交给我就行。”李连山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刚进门就开始忙活上了。

对于酒神酿,他倒是一点也不着急,毕竟这是林家祖传的东西,能让他参与已经是例外了,要是表现的太着急了,反倒会适得其反。

有了李连山帮忙,林军更加轻松了,两人忙活一番之后,就坐在里屋聊起天来。

“小军,要我说,你和翠兰年纪也都不小了,要不咱找个机会,两家人商量一下,把事儿给办了得了。”李连山砸吧着老汉烟,颇为认真的说道。

这老头为了酒神酿,也是豁出去了,直接把李翠兰给卖了。

“这个太早了吧?我才二十,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呢。”林军尴尬的说道。

他不是对李翠兰没有好感,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而已。

“咱这小乡村的,谁会管到这里啊,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李连山大刀阔斧的,直接就把事情给敲定了。

“你们爷俩聊啥呢?”两人聊得正欢呢,赵秀琴提着篮子走了进来,笑着问道。

她揭开篮子上的布,从里面拿出饭菜,还有自家酿的酒。

“我们说小军和翠兰的事情呢。”李连山应了一句,自顾拿过酒,闻了一下,顿时不满的说道:“林家XF,你藏着好酒,却偏偏拿这次酒来招呼我,难道是看不起老头子我吗?”

“哪能啊,李大爷,我那酒神酿统共就那么一点,上次全部给你了,再想要喝,只能咱自己酿。”林军赶紧开口解释道:“不过我答应你,等咱这次出酒了,一定让您喝个高兴。”

“还是你小子大方。”李连山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赵秀琴一直没有说话,但却动了心思,听李连山的话,分明是赞成林军赫尔李翠兰的事情,她得赶紧把这事给定下来。

“李叔,我今天过来的时候,清远特意交代了,让我请您明天去家里一起吃个饭。”赵秀琴找了个理由,只要李连山去了,就趁机把林军两人的事情给说出来。

李连山人老成精,自然知道赵秀琴的想法,他也乐的如此,笑呵呵的答应下来。

吃过饭,林军又和赵秀琴商量了一下招人的事情,在李连山的帮助下,初步先招三人,两个伙计,一个管家。

赵秀琴看到儿子干劲十足,再加上已经有了订单,高兴的答应着,回到村里就把消息散步出去。

原本林家的酒坊招人,是没人愿意来的,可听说李连山在林家帮忙,村里的人顿时疯了一般,削尖了脑袋,想要来林家上工。

不为别的,就是想要和李连山学点东西。

这众多的人围在酒坊外面,看的林军一阵头大,最后还是李连山出面,从众人中选了两个伙计,至于管家的人选,李连山并没有干涉。

按照他的说法,管家必须要个信得过,并且细心的人才行,一般的村民还真不敢轻易请过来。

“林军,你出来。”晚上的时候,林军正打算回家呢,李翠兰再次赶了过来,不过她的语气依旧不是很好,对林军更是没个好脸色。

“你这丫头,咋咋呼呼的干啥?”林军还没有说话呢,李连山便略带恼怒的喝道。

“爷爷,这是与你无关,我找林军。”李翠兰这娇蛮的脾气上来,也不管李连山怎么想,拉着林军来到一边,蛮横的问道:“林军,你这酒坊是不是要招一个管家?”

“是啊,可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林军认真的点头。

李翠兰顿时高兴起来,拉着林军的胳膊,轻轻摆动,嗲声说道:“小军,你看我行不行啊?”

“你?”林军满脸吃惊,说实话,他还真没考虑过李翠兰。

“我怎么了?”这话刚问出来,只见李翠兰桃花眼一瞪,娇蛮的道:“你就说行不行吧?”

林军上下打量着李翠兰,被她这么一说,或许还真合适呢,李翠兰信得过,而且做事又细心,完全符合要求。

李翠兰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但却不愿示弱,强硬的道:“混蛋,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呢,赶紧说,到底行不行?”

她说话的时候,就想起林军亲她的场面,俏脸微红,显得很是可爱。

“行,但是你过来必须要听我的。”林军高兴的答应,临了还补充了一句,这话可得提前说好呢,不然李翠兰这脾气一上来,他还真没什么办法。

“嘻嘻,这个当然啦。”李翠兰眉开眼笑,兴奋的道:“那就说好了,我明天过来,可不准反悔。”

话说完,李翠兰蹦蹦跳跳的就离开了,林军无奈的摇头,也不知这次的决定是错还是对,这姑奶奶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

而在酒坊里面的李连山,把这一切看在眼中,不禁笑了,他是过来人,又怎么会不知这些年轻人的想法。

只不过这林家的小子也太木头了,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你还不知道开口,难道要我孙女儿给你说吗?看来得想个办法提点一下这小子才行。

李翠兰走了,林军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和李连山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林军没有去酒坊,他给李连山说好了,今天要出去。

“小军,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可是他刚出门,迎面就遇到了李翠兰。

今天的李翠兰,似是经过了特意的打扮,白色的坡跟皮鞋,浅蓝色的牛仔裤,上身一件黑色卫衣,外面披着灰色大衣。

乌黑的秀发披肩,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清爽休闲。

“我要去镇上。”林军简单答了一句,转身就要走,但却被李翠兰给拉住了。“小军,不是说好我今天过来上班的吗?”

“对哦,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你和我一起走吧。”林军这才猛地想起来,他昨天答应了李翠兰的。

“嗯嗯,好。”李翠兰顿时高兴起来,挽着林军的胳膊,两人便出了村子,站在路边等车。

一路上,李翠兰就像个好奇宝宝一般,不停的问这问那,林军倒也不觉得烦躁,耐心的为她解释。

“真是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有生意头脑的。”了解清楚一切,李翠兰转圈看着林军,由衷的称赞道。

村民们卖酒,一般都是装在大桶里,交由城里来的人去包装,可是林军却不这么干,他要去购买酒瓶,并且还要打印标签,自己包装。

用林军的话来说,这叫打出自己的品牌,李翠兰在一旁听得,桃花眼里满是星星,她以前可从来没发现,林军做起事来,一套一套的,而且还那么有板有眼。

“我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自家的小酒坊里面吧?”林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反问道。

这也是他的目标,他不会永远呆在自家的小酒坊里,等待他的将是更为广阔的空间。

第7章 为什么不是早上

酒神村的地形本来就好,再加上村里的酒必须运出去买,所以道路修的宽广而且平坦,路上的车也多。

林军和李翠兰在村口聊了一会,就上了车,李翠兰对林军是越看越满意,坐在车上,随意的靠在林军肩膀上,看那样子,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林军的小XF。

“翠兰,你……”林军被李翠兰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问道。

李翠兰都是无心之举,被林军一提醒,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太过暧昧,羞的俏脸一红,可看林军这老大不乐意的样子,她就不高兴了,眉毛一竖,蛮横的道:“我什么我?不就是靠你一会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额,没事,你靠吧。”林军红着脸点头,人家一个女孩儿都不说什么,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林军能够清楚的闻到李翠兰身上的幽香,那种香味并不浓郁,但却非常诱人,林军总是忍不住去吸上两口。

可是这一吸的多了,林军的身体就有了反应,右手不自觉攀上了李翠兰纤细的腰肢,感受着那细腻的柔软。

李翠兰也没有拒绝的意思,顺势就趴在林军怀里,林军顿时把持不住了,伸出左手,顺着李翠兰的领口就探了进去。

“混蛋,你想干什么?”林军的手刚伸到一半,就被李翠兰给抓住了,一双桃花眼愤怒的瞪着林军,轻声呵斥道。

“我……”林军一张老脸羞的通红,张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什么你?想占本姑娘的便宜,赶紧把你那流氓思想给我收起来。”李翠兰很是霸道的说道。

林军自知理亏,当下不敢多说,赶紧把手收起来,但他的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这刚才不都还没事的吗?怎么忽然就这样了呢?

看他这样子,李翠兰表面上生气,心里却在乐呢:真是个木头,连哄女孩子开心都不会。

话虽这么说,可李翠兰就喜欢林军这呆头呆脑的样子,真要是换个油嘴滑舌的来,她还真不一定受得了。

被这么一闹,林军也学乖了,在路上除了想事情,再也不敢对李翠兰做什么了,倒是李翠兰自己,靠着他的肩膀,睡的那叫一个甜美。

车子到了镇上,李翠兰这才打着哈欠下车,林军做事是个急性子,当即就带着李翠兰前往玻璃厂和印刷厂,定好了酒瓶和标签,李翠兰则在一旁做着登记。

还真别说,两人这么一合作,还真有点夫妻搭配的意思,不过身为当事人的两人,都没注意到罢了。

等到所有事情都处理完,已经是中午了,林军这才抹去头上的汗水,看向李翠兰,笑着问道:“翠兰,这都中午了,咱先去吃饭吧。”

“嗯嗯,好。”李翠兰兴奋的点头,她早就饿了,在心里更是将林军骂了好几遍:这个木头,只带着人家出力,都不管人家饿不饿,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镇上有很多的店铺,两人随便找了一家饭馆,点好菜就坐在一边聊天。

饭菜还没上来呢,外面就忽然传来一阵吵嚷的声音,紧接着五个青年走进饭店,五人都留着长发,留着各种奇怪的发型,身上的衣服,也被弄破了很多大小不一的洞。

刚进门,五人就吵嚷着道:“老板,快点上菜,饿死小爷了。”

“先抱两件啤酒过来,他妈的,这正月还没过呢,怎么这么热?”

“……”

里面的老板赶紧应是,唯唯诺诺的就去做菜了,看得出来,他早就认识这五个人,而且也得罪不起。

这些人都是镇上的混混,平常横行乡里,可没少做欺辱乡邻的事情,而且还和派出所的人有关系,所以也没人管,乡亲们更是敢怒不敢言。

林军和李翠兰都有些不乐意,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五人点完了菜,眼神随意的在饭店飘荡,很快便落在李翠兰身上,李翠兰虽然是农村出来的,但从小就保养的好,再加上她自己也会打扮,看上去比城里的女人还漂亮。

五个青年的眼神落在李翠兰身上之后,就再也挪不动了,他们一直生活在镇上,却从来没见过这么水灵的姑娘。

那毫不掩饰的眼神,看的李翠兰只皱眉头,身体忍不住缩了缩,别看她平常表现的彪悍,但内心里怎么说也是个女人,遇见这样的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林军也注意到了五人的眼神,但他却没法出言阻止,只能站起身,来到李翠兰身边坐下。

感受到林军的关心,李翠兰心中涌起一股暖意,不自禁就拉住了林军的胳膊。

五个青年正看的兴奋呢,忽然被挡住了视线,脸上涌现一股怒色,五人对视一眼,互相点头,就向林军走了过来。

“小子,给爷让个位置吧。”为首的一人来到林军身边,拍拍林军的肩膀,嚣张的说道。

林军眉头深皱,看了一眼青年,冷声喝道:“滚!”

五个青年全都愣住了,他们整天在镇上横行霸道,谁见了他们不得赶紧躲开啊,就算是派出所的人,他们也最多打个招呼而已,像林军这样的,还真没有过。

发愣之后,是剧烈的怒火从心底泛起。

“卧槽尼玛的,给脸不要脸。”为首的青年大骂一声,一拳打向林军的脸,其余四人也都摩拳擦掌,站在林军旁边准备出手。

“林军,小心。”看到五人出手,李翠兰赶紧提醒林军。

眼看着那拳头就要砸在林军脸上,几个混混都笑了起来,这世上不是什么人都能做英雄,一般想做英雄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砰!

肌肉碰撞间发出沉闷的声音,李翠兰吓得尖叫一声,闭上了眼睛,可是饭店里面,却瞬间安静下来,好像一切都静止了一般。

李翠兰等了半天,也没听到任何声音,偷偷的睁开眼睛,只见五个混混表情僵硬,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军。

再向林军看过去,他仍旧坐在椅子上,但左手抬起,正好捏住了混混的拳头。

混混凶猛的一拳,竟然被林军一只手给接住了,别说几个混混呆住了,李翠兰看到这一幕,自己也是呆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军猛地站起来,胳膊顺势一扭,混混的身体也跟着扭动,变成背对向林军。

砰!

林军直接就是一脚,将那混混踹了出去,跌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切说起来慢,但都发生在眨眼之间,等到林军做完这一切,其余的四个混混这才反应过来。

“他妈的,竟敢打咱们兄弟,给我上。”四人怒火中烧,但他们也知道林军厉害,捡起饭店的拖把笤帚,照着林军的身体招呼过来。

面对四人的攻击,林军一点也不显慌张,他的方法也很简单,猛地飞起一脚,将面前的一人踢倒,顺势拉起这人的脚,直接就给轮了起来。

这个混混悲催了,他被林军当成了武器,而且在打其他三人的时候,自己也要受伤。

等到林军停下来,剩下的三人都躺在了地上,而被他提在手里的那人,早就变成了猪头,刚被林军扔在地上,就直接晕了过去。

几个混混真是被打怕了,好不容易等到林军不出手,他们赶紧扶起晕倒的那人,连滚带爬的就跑了出去。

“哇,小军,你真是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做到的?”看到几个混混逃走,李翠兰高兴的大叫,拉着林军的胳膊,不断的摇晃,桃花眼里更是充满了崇拜。

打跑了几个混混,林军并没有什么成就感,但他心里却很兴奋,这事情要是搁在以前,最终躺在地上的人只会是他,而他能够坐到这些,都是酒神口诀带来的好处。

摸摸李翠兰的秀发,林军调笑道:“你要是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林军自己也没有发现,自从得到酒神诀之后,他整个人都发生了改变,至少像这种亲密的动作,他以前是不敢做的,而现在不仅做了,还觉得理所当然。

李翠兰也是一怔,她同样没有想到,一向内向的林军,怎么会做出如此大胆的动作,可她却一点都不生气,娇蛮的道:“我才不要去学那些呢,反正有你保护我。”

“学学也可以强身健体的啊。”林军笑的很无奈,他当然不是打算把酒神诀传给李翠兰,只是觉得多锻炼也没有坏处的。

“好吧,那你从今晚开始教我。”李翠兰委屈的嘟着嘴,勉强答应下来。

“为什么不是早上?”林军好奇的问道,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早晨是最适合锻炼的,可李翠兰却非要选择晚上。

李翠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调皮的小声道:“因为我早上起不来,嘻嘻。”

林军满头黑线,他以前还真没有注意到,李翠兰竟然还有睡懒觉的习惯。

两人聊得开心,老板也做好了饭菜,端上来之后,两人就吃了起来,或许是饿的时间长了,两人都吃的很快。

而老板端上饭菜之后,并没有急着离开,反倒是站在一边欲言又止,这么了好几次,老板总算是咬咬牙,着急的说道:“小兄弟,你快点吃,吃完就赶紧走吧。”

“怎么了?老板?”林军抬起头来,疑惑的问道。

老板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这才小声的说道:“你刚才打了那些人,他们肯定会报复的,你还是快点吃,吃完就走吧。”

“他们要报复就让他们来吧。”林军浑不在意的说道,自从修炼了酒神诀,他不仅身体得到了改善,人也自信了很多。

老板真是着急的不行。“小兄弟,不是我危言耸听,你真惹不起他们的,还是赶紧走吧。”

话说完,老板就进去了里面,生怕别人看见他和林军说话了。

第8章 上品佳酿

“小军,要不我们还是赶紧吃了走吧?”被老板这么一说,李翠兰也有些担心的看向林军。

“没事的,放心吃饭吧。”林军只是笑笑,如果那些人真不长眼的话,他不介意再出手一次。

感受到林军的情绪,李翠兰也放心了不少,安心的吃饭,只不过两人心中都有事情,便没有怎么说话。

李翠兰吃饭说不上快,但也说不上慢,只不过她都已经吃完了,那些混混还没有出现,林军不禁有些好奇,难道那些混混不来报复了吗?

那些混混不来,林军也不会在这去等,结了账之后就和李翠兰回到了村里。

“小军,酒坊这边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只需要等着出酒就行了。”林军刚回到村里,李连山就过来报喜了,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喜悦。

“真是太好了,辛苦你了,李大爷。”林军由衷的感谢,要不是李连山这两天忙前忙后的,他还不知道要忙成什么样子呢。

李连山笑着摆摆手,拉着林军坐在门外的石头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军,咱这酒坊酿出来的酒肯定没问题,日后销量肯定会更大,可咱这产量……”

李连山并没有把话说完,但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凭林家这么大的酒坊,根本应付不了将要面对的市场。

他这是真心在替林军打算,毕竟在他的心里,已经把林军当成了自己的孙女婿。

“李大爷,这些我都知道,交给我去处理吧。”林军认真的点头,这些事情他从一开始就在谋划,只不过这还得要一步一步来才行。

李连山笑着拍拍林军的肩膀,爽朗的道:“打小我就觉着你小子是个人物,现在看来我果然没看错,年轻人就要有股冲劲,好好干。”

“李大爷,我记得小时候你可没这么说过啊。”林军笑着打趣,转而认真的说道:“时间不早了,您回去歇着吧,酒坊这边我来守着。”

“好嘞。”李连山答应一声,双手背后,嘴中哼着小曲儿,溜达着回去了。

李连山走了,林军也让剩下的两个伙计回去休息,他自己则一个人走进了里屋,在这酒坊没人打扰,正好修炼酒神诀。

“嘿,做什么呢?”林军刚爬上床,李翠兰就从外面跳了进来,脸上挂着调皮的笑容,手中还拿着两根糖葫芦。

看到李翠兰,林军忍不住就想到了白天的事情,再加上现在夜深人静,又是孤男寡女的,内心的骚动更火热了几分。

“我正准备睡觉呢,你怎么还没去休息啊?”不过表面上,林军还是很认真的说道,但他的眼神却变了。

“你可真没良心,我给你拿糖葫芦吃,你反倒嫌弃起我来了。”李翠兰噘着嘴,轻哼一声,不过她很快就高兴起来,递给林军一根糖葫芦,着急的道:“你快尝尝,这糖葫芦可好吃了。”

说话的功夫,她自己就忍不住吃了起来,娇俏的香舌转动,诱人的红唇不断吸允,发出啧啧的声音,林军顿时看的呆住了。

“小军,你快吃啊。”李翠兰吃了半天,才发现林军竟然一点动作都没有,抬起头来,含糊不清的说道。

可是当她看到林军那火热的眼神,小脸顿时羞的通红,低着头小声的问道:“小军,你看什么呢?”

这声音低若蚊吟,配合着李翠兰娇羞的模样,林军只觉得口干舌燥,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我……”林军结结巴巴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李翠兰在旁边气的不行,这个木头,怎么就一点也不开窍呢。

她忽然拉过林军坐在身边,漂亮的桃花眼盯着林军,认真的问道:“小军,我好看吗?”

“好…好看。”闻着李翠兰身上的香味,林军感觉嗓子都快要冒烟了,一只手就攀上了李翠兰的腰。

感受到林军的动作,李翠兰心中一喜,猛地拉住林军的手,小声的问道:“你是不是想摸我这里?”

说话的时候,李翠兰低着头,扬扬下巴,那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

林军狠狠的点头,颤抖着抬起手来,向李翠兰那里抹去,他虽然没有经过男女之事,在感情上也比较笨,但这是男人的本性。

眼看着自己的手,就要碰到李翠兰,林军呼吸急促,眼睛都有些红了。

“嘻嘻,现在就想占我便宜,没门。”林军的手马上就要碰到了,却再次被李翠兰给抓到了。

她抓着林军的手,笑的古灵精怪,甚至还有些得意。

“那什么时候可以?”林军忍不住问道,李翠兰并没有生气,而且听她话里的意思,或许还真有戏。

“那你找人去我家吧,我爷爷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李翠兰羞的俏脸通红,丢下这么一句,转身就跑出了酒坊。

“找人去你家?”看着李翠兰的背影,林军满脑子的疑问,这种事情怎么去找李连山,不被打出来才怪呢。

要是李翠兰在这里,肯定得气死,这根本不是块木头,简直就是块石头。

李翠兰走了,林军的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整个人烦躁的不行,他干脆热了点水,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这才勉强安静下来,爬上床开始修炼酒神诀。

酒坊最近都不会有什么事情,只需要安静等待出酒就行,所以李连山他们也没过来,只有李翠兰偶尔会过来看看,林军每天没事,就在酒坊修炼酒神诀。

转眼间就是五天过去,镇上的酒瓶和标签已经送了过来,而今天就是出酒的日子,林军不自禁也激动起来。

林家的酒坊出酒了,这么大的事情,引来了不少人围观,而林清远夫妇,更是老早就来到了酒坊。

“出酒喽……”在众人的等待中,李连山爽朗的吆喝声传来,剩下的两个伙计也跟着吆喝,逐渐的林军一家人都跟着吆喝。

这是酿酒的一种风俗,为的就是讨一个吉利。

随着吆喝声落下,出酒的管道被打开,如清泉一般的酒水流淌而出,浓郁的酒香也随机飘开。

“这是什么酒,好香啊?”周围的人不禁迷醉,心中更是充满了疑问,他们在酒神村长大,都从来没见过这么香的酒。

“天呐,这是酒神酿吗?”而有一些老人,则是激动的老泪纵横,但却不敢确认。

“没错,这正是酒神酿,天呐,我们竟然见到了酒神酿。”有老人确认,一群老人激动的跪在地上,涕泗横流。

林军看到这一幕,并没有觉得吃惊,前几天李连山见到勾兑的酒,都激动的跪了下去,而这些人见到的,可是纯正的酒神酿,做出这些举动并不出奇。

而此刻在林军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更大的计划,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说出来。

“李大爷,这次的酒怎么样?”虽然从众人的表情上,林军就已经知道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创业,一点都马虎不得。

李连山抿了一口,砸吧下嘴,点点头,又摇摇头,认真的说道:“上品佳酿,绝对的好酒,可还是不如陈酿的好啊。”

周围的老人纷纷点头,激动的同时又有些失望,搞得林军不明所以,拉着李连山走到一边,小声的问道:“李大爷,你说的上品佳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唉,这都是上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可惜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李连山长叹一声,摸着光秃秃的下巴,怅然若失的道:“酒是咱们华国一种古老的文化,他也同样有着等级之分,分别是佳酿,陈酿,贡酿,神酿,仙酿,而每一种又有上中下三分,咱们今天所酿的酒,只能算是上品佳酿,但比起陈酿来,还是差的很远呐。”

说到后面,李连山有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是一个酿酒人对酒文化的叹息,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情都将被遗忘,到时候大家只知酒,却不知酒文化。

林军也算是听明白了,敢情他这酒神酿,只能算是最低级的好酒,在后面还有更好的酒呢。

可是他分明就是按照酒神诀来酿酒的啊,难道他得到的酒神诀并不齐全吗?

林军满心的疑问,不过他也没法找人求证,只能把这疑问压在心底,等到有时间了,好好研究一下酒神诀。

林家的酒坊第一次出酒,就有一百三十斤,全部都是上品佳酿,村里的那些老人纷纷想要购买,但林军却没有出售,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喝点酒怎么可能收钱呢。

他给每位老人都给了一斤,二十斤酒瞬间就没了,其余的又给李连山留了五斤,只乐的老头嘴巴都裂开了,嚷嚷着要林清远去他家喝酒。

至于剩下的一百零五斤,一百斤是给顾蓝心的,剩下的五斤,他则交给了林清远。

抱着自家酿的酒,林清远的牛眼睛含着泪水,身在酒神村,他却不能酿酒,心中更多的是一种缺憾,但却没有想到,儿子恰好弥补了这种缺憾。

“好小子,好好干,咱家这酒坊我就交给你了。”看着和自己一般高的林军,林清远满满的自豪,拍拍林军的肩膀,说不出的欣慰。

到了现在,他总算是放心了,自家的酒坊在林军手中,绝对会发扬光大。

村里的人都回去了,但林军却忙活开了,装酒贴签,这些事情可都要他去做呢。

本来有两个伙计,再加上李翠兰帮忙,人手并不是很紧张,但林清远夫妇却非要帮忙,林军也没有拒绝,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太见外。

整整忙活了一天,林军看着装好的一百斤酒,心中说不出的激动,这可都是钱啊,一斤一百块,整整一万块啊,这相当于自家小半年的收入了。

在激动中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林军借来一辆三轮摩托车,载着一百斤酒往县城赶去。

小酒神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小酒神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小酒神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