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李天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最新章节目录

李天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最新章节目录

2019-06-12 09:46:55来源:互联网发布:借个火

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我的职责是逆神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李天放说,天命难违,可违。八百万年前,李天放从人神大战中被丢出,飞了八百万年落地。于是他有了几个人族最厉害的师父,也有了神族最厉害的对手。八百万年前,神族奴役人族,八百万年后,将由李天放。。。

李天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最新章节目录

我的职责是逆神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十五章身世难查

第十五章身世难查

  

  李天放并不知道一袋子妖丹价值几何,这么干,一来是因为确实没钱,而来也可以估算一下妖丹的价值。

  “果然又是一个外乡来的莽汉。”

  李天放并不动怒,笑道:“够不够吧?”

  老头打开布袋,略微瞅了一眼便从中掏出了一颗青黑浑圆,灵气四溢的珠子。

  “就这个吧,准你看两个时辰,之后每多一个时辰收你一颗三阶妖丹。”

  李天放心如刀割,但他打听到这家书店的时候就曾经听人介绍过,在这里看书价格昂贵,买书更是匪夷所思,他只能接受。

  可四阶妖丹他一共就两颗,一颗是考核时候的收获,另一颗是在祭坛上从小驴嘴下抢救出来的。

  李天放朝书店内部走去。

  书店内部空间巨大,一排排直到房顶的书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书的李天放心中有些震撼。

  他甚至在一排书架上看见了不少修行的秘籍。

  这让他喜出望外,下意识地就探出手想要拿下几本来翻一下。

  但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老头阴沉沉的笑声:“呵呵,臭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啊,果然是个蠢货。”

  李天放心中又惊又怒,这老头子不简单,悄无声息地到了自己的身后,他竟然没有半分察觉。

  他回头瞪了一眼,老头佝偻着腰,背负双手笑道:“小子不要不知好歹,这里的武学秘籍虽然大都不是什么精妙珍贵的玩意,但一看你小子就是连赤耀境都没有的门外汉,贸然翻阅对你有害无利的。”

  李天放伸到一半的手哆嗦了一下,他笑着说道:“多谢前辈!”

  老头眯着眼睛,笑得一口白牙更显阴沉,他淡淡说道:“说吧,你要找什么样的书。”

  李天放并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见老头愿意帮自己找书,李天放心中一阵欣喜。

  这里这么多书,尽管每个书架上都有索引,自己慢慢找过去鬼知道要找多久。

  李天放躬身行礼道:“晚辈此来,是要寻找关于血脉胎记之类的资料。”

  老头示意李天放跟上。

  李天放恭敬地跟上去,老头说道:“上古修行者可以改变自己身体特质,甚至能够改变自己的血脉,有些奇异能力甚至能遗传给自己的后辈,这不算什么了不起的资料,不过你的血脉有什么特异之处不妨说出来,否则找起来依旧费力。”

  李天放心中惊讶,本以为自己右臂上这种与身世有关的纹章天下仅有,没想到在老头嘴里不算什么了不起。

  一时间,李天放甚至有些失望,尽管如此,这种秘密李天放并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他笑着说道:“前辈误会了,我并没有什么上古修士的血脉,只是好奇这方面的知识而已,老前辈把与之有关的书籍找出,晚辈自己慢慢探究便是。”

  老头停下脚步,回头冷笑,李天放依旧是那副温良恭俭让的晚辈模样,面带微笑与老头对视。

  “滑头。”老头最终只是淡淡骂了一句,抬起手指着角落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人靠近过的,满是灰尘的书架说道:“那里就是关于上古血脉特征的资料,自己去找吧。”

  说完,老头转身离去。

  李天放恭敬行礼,等老头走远,他才深吸一口气,靠近了那层书架。

  自己的身世肯定不那么简单,李天放模模糊糊地有这么一个概念,那几条血液般鲜红的纹章从来没有展现过全部模样。

  李天放至今仍然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图案,代表的又是什么意思。

  但那纹章出现过两次,村长给自己炼血魄丹的时候曾出现过一次。

  另一次就出现在自己被那贵公子用火焰炸伤的时候。

  李天放不傻,略一联系便能判断那纹章大概会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动出来,而一旦出来自己的身体就会有些变化。

  具体如何,他并不很清楚,但帮助恢复的功能肯定是有的。

  红色,能够帮助身体恢复。

  李天放总结出自己血脉的两个特征,便从书架最上面一本开始寻找资料。

  《历代神魔血脉之特征》这便是第一本书的书名,李天放看了之后不禁咋舌。

  这名字也太霸气,神魔血脉,那岂不是哪怕不修行,天生体魄也如神魔一般远超凡人?

  李天放带着期待翻开,自己要是是这神魔血脉中的一种,那可就发达了!

  可这本并不厚的书籍很快就被他翻完,却没有找到任何与自己右手臂上纹章类似的特征。

  李天放合上书本,心中有些沮丧。

  这本书着实厉害,介绍了很多相当强悍的血脉。

  比如能控控制火焰的祝融血脉,能控掌控雷霆的雷神血脉,甚至是洞悉人心的白泽血脉等等。

  这些都让李天放向往无比。

  可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过血色痕迹,帮助身体恢复的血脉。

  基本上可以确认,自己并不算那么特殊,起码自己不属于神魔血脉。

  李天放叹了口气,拿下第二本《历代贵族血脉特征》。

  依旧没有,第三本《贵族纹章学》,没有。

  《儒门传承纹章》,依旧没有,《道家谱系》依旧没有。

  李天放翻书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个时辰很快过去,老头出现后李天放直接将怀中布囊扔了过去。

  “前辈自取。”李天放眉头紧皱地低声说道。

  老头笑眯眯地接过布囊,一声不吭地离开。

  李天放深吸一口气,丢掉了手中已经翻到最后一页的《龙族九变》。

  其中讲了历代龙族诞生子嗣之后可能出现的变种,以及成年龙族变化为人之后无法掩饰的特征。

  相当生动,很有意思,如果是平时,李天放对这些东西肯定会相当好奇,爱不释手。

  可今天不同,这个书架上的书他眼看就要看完了,可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和自己血脉有关系的特征。

  由不得他不沮丧。

  算了,大概自己的血脉有些特殊,可相比之下却也显得微不足道,连被记录的价值都没有吧。

  李天放叹了口气,伸手从书架上拿下了一本泛黄的小册子。

  《奇侠谱》?这是什么鬼?这和血脉纹章有什么关系?老头子偷懒,把书放错地方了么?

  李天方下意识地就准备把这本书放回去,可脑海中却突然灵光乍现。

  反正那些关于血脉的资料也没给自己带来任何收获,看一下这种游侠传记也不错。

  李天放咧开嘴一笑,他打小就对历史上那些侠客故事向往无比,时常缠着阿娘给自己讲,如今机缘巧合有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不打算放过。

  打开书籍,序言写道:

  “茫茫九州,代有奇侠,行事多以仁义为要,锄强扶弱不示名姓,江湖传说而世人不知,老朽思之,深以为憾,故将平生所见之奇侠事迹,编撰于此,后世览之,须知天地间浩气不绝,江湖中代代有人也!”

  李天放眼前一亮,翻了一页,只见上面写道:

  “幽州剑仙李,名讳不详,其人身高八尺,容貌甚伟,右臂有血色纹章,可化蛟龙御敌。剑仙年三十,战魔宗巨擘于华都,力竭而死……”

  等等!李天放本来只是打算看看游侠传记,可开篇这一个李剑仙那短短几行字的介绍当中,赫然就有那么一条与自己类似的特征!

  “右臂有血色纹章,可化蛟龙御敌。”李天放喃喃自语,有些出神。

  当下更加兴奋了起来,他立刻将那关于幽州剑仙的故事熟记于心,之后快速翻完了那本《游侠谱》。

  果不其然,只有这李剑仙有和自己类似的特征,而且这本书的作者是八百年前的人……

  这点线索,几乎等于没有啊!

  李天放依旧沮丧,不过今天也不算完全没有收获,不久之后他便离开了书店,有些心疼地带着少了小一半的妖丹回到了客栈。

  刚好碰到潘越。

  不知为何,潘越心情很好,非要拉着李天放喝酒,而且相当豪放地表示,这顿饭他请客,不用李天放还钱。

  免费的午餐李天放自然不会放过,二人点了一大桌子菜,痛快吃喝不提。

  身世的事情,一时之间恐怕不好查清,李天放只能暂且放下,正当他准备向潘越请教一下关于稷下学宫的时候,一个乞丐遛进了酒楼,来到了二人桌前。

  “两位公子,小人已经饿了三天了,求求公子行行好,赏点吃的吧!”乞丐可怜巴巴地对潘越说道。

  潘越为人豪放,抓起一只烧鸡递了过去,李天放却突然暴起,一脚将那乞丐从桌前踹了开去。

  潘越愣住了,酒楼中众人惊讶之后议论纷纷。

  那乞丐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便哭号了起来,直骂老天无眼,让这么个杀千刀的欺负自己这个可怜的乞丐。

  潘越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李天放冷笑了一声,缓缓走向乞丐,吓地乞丐坐在地上不断后退……第15章结束

第16章开始

第十六章小乞丐胆敢行刺

第十六章小乞丐胆敢行刺

  

  大吃大喝的少年郎当街欺负一个可怜的乞丐,周围的人自然心生愤怒,一时之间便是议论纷纷,叫骂不休。

  李天放置若罔闻,缓缓靠近乞丐,潘越皱着眉头起身说道:“喂,你要干什么?”

  李天放微微摇头,突然脚下发力,只一步就冲到了乞丐的身前。

  乞丐眼中爆出一丝阴狠的精光,喉咙猛地鼓动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肚子里面涌了出来。

  但李天放一声冷笑,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乞丐惨叫一声,向后翻倒,围观的人喊道:

  “这小子当街行凶,快去报官,请锦衣卫来处置他!”

  “对!他说不定是修行者,大家不要莽撞,快去找锦衣卫!”

  ……

  李天放不知道锦衣卫是什么,但他知道眼前这个乞丐绝对不能放过。

  踹翻乞丐,右手便雷霆般地瞬间探出,直接抓住了他的下巴,用力一拖一放,乞丐呜咽了一声,下巴便被他卸了下来。

  一颗赤红色的的珠子从他嘴里跌落。

  李天放瞳孔放大,心中一惊,抓住红色珠子,起身对外面吼道:“统统让开!”

  围观者吓了一跳,猛地让出一片空地,李天放动作飞快,将珠子抛到空地之中。

  红色小珠子刚刚落地,便砰地一声炸响,气浪将几个围观群众撞倒。

  李天放眯着眼睛看向乞丐,那乞丐一脸狠辣,翻身便掏出了一只匕首扑了过来。

  但他刚刚起身,潘越便已经动了,只是瞬间,那匕首便被潘越泛着金光的手掌劈断,而他的脖子也被潘越死死抓住。

  “你是什么人,胆敢来刺杀我!”潘越大怒。

  乞丐无法说话,不断哼叫,李天放淡淡说道:“下巴被卸掉了,没法说话。”

  潘越嗯了一声,探出手去接回了下巴,正当他准备继续逼问的时候,嗖的一声,一只短箭擦过潘越的手臂射到了酒楼的柱子上面。

  还有敌人?

  李天放心中一惊,朝外面看去,而潘越也松开了手,那乞丐摔倒在地,吓地动弹不得。

  “哪来的小鬼,敢在华都城撒野!”酒楼之外,两个身穿飞鱼袍的男人傲然而立,一个手持带鞘绣春刀,另一个手中端着轻弩正对着潘越。

  端弩的汉子冷声笑道:“小子,刚才只是警告,再敢乱动,下一箭就要你小命!”

  为首的汉子缓缓拔刀,眉头微微皱着说道:“老二不要大意。”

  潘越哼了一声,裸露的皮肤露出些微的金色气息,李天放脑筋一转,立马明白这大概就是先前围观者所说的锦衣卫,他赶忙抱拳笑道:

  “两位大人,这是一场误会,适才这个乞丐,口含雷火爆珠,手持匕首要行刺我们二人,我们迫不得已才出手的,二位明鉴。”

  周围的围观群众这时候也附和了起来,尤其是酒店老板更担心这帮人在自己的酒店门前动手,急急忙忙地跑出来说道:“燕大人,刑大人,他们说的是真的,小可适才看这乞丐进门,刚想驱逐,便见这位高瘦的客官,从他嘴里取出了一颗珠子扔到了门外,立刻就爆出了一声大响,千真万确啊!”

  为首持刀的燕大人听见这话,眉头却皱地更紧,但终归还是轻轻挥手,示意身后的刑大人放下了手中轻弩。

  “既然这样,你们俩跟我们走一趟,老二,带上那乞丐,注意搜查,他身上应该还有其他机关!”

  刑大人应了一声便上前。

  李天放和潘越都想知道是谁要动手的,便跟着二人来到了一处锦衣卫的卫所。

  一个时辰,二人将各自的身家底细说了个通透,这才被放出来。

  那燕大人看起来倒像是个恪尽职守的好官,并未多难为他们,只是说还会调查,一定给他们个交代。

  得知二人来华都是为了参加稷下学宫的选拔之后,不苟言笑的锦衣卫百户燕大人还起身送了他们,说自己便是学宫的出身,祝他们顺利云云。

  二人离开卫所,潘越面色阴沉,有些恼怒。

  李天放却无所谓,之前那个乞丐明显是冲着潘越去的,但很显然,那乞丐低估了二人的实力。

  就算李天放没有及时制住那乞丐引爆雷珠,以潘越那恐怖金身的防御能力,也不会受到什么太大伤害。

  “小子站住。”潘越突然止步说道。

  李天放停下看着他。

  潘越轻轻抛过一只瓷瓶,李天放下意识地接住。

  “这是我出门之前准备的一些丹药,你修为这么弱,说不定随时都会用到,送你了。”

  瓷瓶做工精良,一看便知不是凡品,李天放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揣进怀中,这是潘越对他先前出手的谢礼。

  见李天放如此坦荡,潘越表情有些古怪地笑道:“就这么收下?不说句多写小哥哥?”

  李天放嗤笑一声说道:“我可是救了你一条命,难道你的命就跟这几颗丹药价值相仿?”

  潘越哈哈一笑,并不在意,李天放想起自己之前便想问的事情,开口说道:“你之前所讲的学宫,除了书多之外,到底还有什么这么吸引你?之前那位百户大人,为什么一听你我要去学宫,就变地那么客气?”

  潘越一听,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天放,一挥手,示意李天放继续往前走,然后罕见的没有啰嗦,道:“学宫是天下修行者的圣地,原因主要有三点,其一,稷下学宫有教无类,收取学员从来不看你的师承籍贯,只要学宫认为你有资格进去学习,他们就愿意收你,这也是为什么你我这种不是外域之人有资格参加选拔的原因。”

  “但光是他们学宫愿意收学生也是不够的,第二点,那就是学宫之中有着全天下最多的高手做老师,虽然他们未必都是天下最强的人,但诸子百家,三教九流,凡是在天下闯出国名头的流派宗门,在这里都有高手收徒,如此一来,天下修行者哪个不是对学宫趋之若鹜呢?”

  “还有一点呢?”

  潘越微微一笑,看着他说道:“你觉得能进入学宫之中的都是什么人?”

  李天放思索片刻说道:“当然都是修行者,而且应该是比较有天赋的修行者,比如我这样的。”

  潘越哈哈大笑:“狂妄无知!”

  李天放根本不搭理他,潘越这才说道:“你说的不错,但只对了一部分。学宫之中当然是以修行者居多,但其中学子老师并不都是修行者,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这个天下中最优秀或者最尊贵的人。”

  “里面可能有年轻一代中最年轻的剑修,可能有罗汉转世的佛子,可能有某国的王子,他们来学宫最重要的目的可不一定是修行,而是在于培植自己的党羽,扩充自己的实力。”

  退一万步讲,在学宫里交界几个强者,对自己以后的道路都是有帮助的,这就是为什么之前那个百户大人对咱们这么客气的原因,一旦咱们进入学宫,并且有朝一日从学宫结业,不管是进入大华朝的官府还是江湖,总之曾经和这位百户大人结过一场善缘,对他总之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明白了吧?”

  李天放点点头,笑道:“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潘越哈哈一笑,有些向往地说道:“其实进入学宫的好处又何止于此,你小子要是真能有狗屎运跟小哥哥我一起进入学宫,将来自然有机会明白。”

  言语间,二人已经回到客栈,互相嘲讽一番之后给自回房休息不提。

  李天放准备继续去那书店寻找资料,刚离开自己的房间便遇到潘越,潘越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心情着实不错,拉着李天放又要请他吃饭喝酒。

  李天放本身就不是一个扭捏的人,想到在那书店看书一来未必能找到资料,二来收费还那么高昂,当下便答应了潘越。

  二人在二楼靠近街道的地方吃饭喝酒,这位置能观赏繁华的华都城,而且时常有清风拂面,算得上酒楼之中的风水宝地,收费自然不少。

  但潘越显然不在乎这种小钱,两人吃吃喝喝,楼下的街道上却突然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喧嚣声。

  李天放细细一听,大概理出了脉络。

  原来昨天晚上,丐帮的帮主突然决定退位,将在今天正午正是交出信物,故而整个华都城的乞丐都乱作了一团。

  李天放心中惊讶,联想到昨天那个刺杀潘越的小乞丐,他心中更是震撼,问道:“胖子,这该不会是你的手笔吧?”

  潘越哈哈一笑,意气风发,摇头说道:“当然不是!”

  那副样子,就跟说就是我做的你看我厉不厉害还不夸我一下一样。

  而且他今天又无缘无故在这么贵的地方请自己吃饭喝酒,仿佛就是为了此刻这一幕。

  “这傻子!”第16章结束

第17章开始

第十七章三考

第十七章三考

  

  趁着潘越心情好,他有多问了一些关于稷下学宫选拔学员的要求和时间,心中默默思虑着该做哪些准备。

  不料一问之下,那潘越却是顾左右而言他,说了老半天也只说出学宫选拔是在下月望日,到最后也没说清楚具体的要求。

  潘越有点被逼急了,最后直接说道:“像我这种人中龙凤,根本不需要提前知道有什么要求,他们肯定是要我的,别问了,问了你也进不去,喝酒喝酒!”

  李天放冷笑一声嘲讽道:“不知道就不知道,装什么大爷!”

  潘越胖脸微红,立刻还击,李天放和他一边斗嘴一边吃饭喝酒,心中却时时刻刻想着稷下学宫的事情。

  他从通神村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稷下学宫,对那里一来没什么印象,二来也没什么向往。

  一开始的时候,不过是听潘越说那里有天下最多的藏书,想着去那可能会找到与自己身世有关的线索,故而有点兴趣。

  可一路走来,对稷下学宫知道的越多,他心中对学宫的兴趣便越来越大,到之后和潘越打赌的时候,便已经不止只是少年人的赌气而已了。

  他也很想去见识一下,稷下学宫之中天下最驳杂最强大的修行宗门。

  他也很想去会一会潘越所说的,世间最强的天才们。

  同样的,他虽然外表狂妄,但实际上并不是什么直肠子,想要进学宫,他就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吃饱喝足之后,他便离了客栈,再次来到了那个阴暗巷弄之中的书店。

  老头见到他,立刻笑出了一嘴惨败的牙:“哟,小财神爷,又来了。”

  听见这句嘲讽,李天放心中顿时就是一痛,上次在这里看书,自己足足花掉了一颗四阶,三颗三阶和两颗二阶的妖丹。

  损失之大让他当天晚上就没睡好觉。

  此刻这老头开口就是这么句话,无疑在他还未愈合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但恼怒归恼怒,李天放如今有求于人,自然不会表现出来,至少不会完全表现出来,他咧嘴笑道:“前辈就别笑话我了,为了看书,我损失可太大了啊!”

  老头眯着眼睛笑道:“不妨不妨,书中自有黄金屋,相信你能赚回来的,今天想看什么,老头我给你打八折!”

  一听对方报价,李天放不禁一阵头大,他立刻挥了挥手说道:“老前辈且慢,晚辈今天不看书!”

  老头顿时脸色一变,哼了一声怒骂道:“你这傻小子脑袋让门夹了?我这是书店,不看书你来这干嘛?滚滚滚,别耽误老子做生意!”

  李天放心中骂娘,心说这老小子变脸也太快了,一听没钱赚,下一刻就翻脸!

  他有些忍不住心中怒气,掏出仅剩的一颗四阶妖丹重重地往柜台上一摔说道:“今天不看书,就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回答地好,这颗珠子就是你的呢!”

  李天放本来觉得自己就够无耻了,却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比自己还要无耻。

  李天放只见眼前黑光一闪,之前还在柜台上滴溜溜乱转的妖丹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李天放心中暗自震惊,这老头的速度恐怕比潘越还要快。

  这华都城真是水深王八多,到处都有高人。

  一颗妖丹收下,老头的脸上立刻绽开了灿烂的笑容,一口白牙让李天放有些瘆得慌。

  “小公子但问无妨,普天之下还没几个人比老朽知道的事情更多了。”

  李天放平复着自己滴血的心,有些闷地开口说道:“我想参加稷下学宫的选拔,只是不知道他们选拔的标准是什么。”

  老头子眯着眼睛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问题并不意外:“像这样的问题,我每年都得回答个几十遍啊,你们这些小家伙,都是兴高采烈地来,最后垂头丧气地走,何苦来哉呢?”

  李天范先听这老家伙说他每年都要回答几次,知道对方知道该如何准备,便着实有些兴奋,听见后半句丧气的话,又有些气愤,他哼了一声说道:“你只管把你知道的原原本本说出来,我能不能进去与你何干?”

  收了钱之后的老头子心情似乎着实不错,李天放这般抢白他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地点头说道:“他们的回应也都与你一般啦,罢了,既然你这小匹夫要去碰这一鼻子灰,老头也没必要拦着你,听好了!”

  “稷下学宫虽然讲求有教无类,不论种族性别,宗门家世,都有资格参加选拔,但收取学员的要求却是相当高的,一般情况而言,选拔考核分三次。”

  李天放心中急切,立刻问道:“分哪三次?”

  老头嘿嘿一笑说道:“第一考根骨,第二考魂魄,第三考气运。”

  李天放愣了一下,这几个词他都明白,但这根骨魂魄和气运是怎么个考法,他是完全无法想象的,他立刻问道:“根骨魂魄气运?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如何考法?学宫里的老师莫不是神仙?看得见这些东西?”

  老头子冷笑一声说道:“那些老王八蛋自然不是什么神仙,但要测你们这些混小子的斤两,他们自然有办法。”

  李天放赶忙问道:“如何测?”

  老头子咧嘴一笑,再次露出一嘴白牙,他并不说话,只是伸出了手。

  李天放愣了一下,继而怒道:“你心也太黑了吧!一颗四阶妖丹就说这么点东西?”

  老头不急不恼,淡淡说道:“废话!稷下学宫是什么地方?想要进去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能行?实话告诉你,这华都城除了老子,还没人能帮你小子!”

  李天放气地直打哆嗦,但却无计可施,连对学宫如斯痴迷的潘越对这学宫考核说不出个所以然,除了这老头,他还真不知道能找谁帮忙。

  李天放黑着脸掏出布囊问道:“算你厉害!怎么算账?”

  老头嘿嘿笑道:“本来一个问题一颗四阶妖丹,不过看你小子倒是蛮照顾老朽的生意,这样吧,你把剩下的妖丹都给我,我就直接告诉你该怎么做。”

  李天放冷哼一声,收回布囊掉头便准备离开,老头子却哈哈大笑说道:“小子,不想知道你那血脉的秘密了么?实话告诉你,只有进了学宫,你才能搞清楚自己从何而来!”

  李天放如遭雷击,回头黑着脸喝问道:“你说什么?”

  老头眯着眼睛笑道:“行了,臭小子,你那点小九九也配和我这老狐狸玩心思?滚回来!”

  李天放被一语道破心思,只得回身,这一次他干脆地多,一包妖丹直接扔了过去。

  “说!”李天放开口道。

  老头子喜笑颜开,口称发财,待收好布囊之后,他才开口说道:

  “所谓测根骨,看的便是你修行方面的天赋,他们会用各种方式让你们尽可能地在测试的过程当中展现出自己全部的实力,结合你们的家世师承,看你们的年龄品性,最终他们就能知道在修行之上你们到底能走多远,归根结底,不能在百岁之前踏入三境以上的废物,他们是不会要的,所以你小子这种现在都没能踏入赤耀境的废材,他们肯定是不会要的。”

  李天放笑道:“我天赋异禀,自然不能以寻常论断!”

  老头眯着眼睛点了点头,笑道:“这么说也对,就看这次的考官有没有心思多注意了,好了,再跟你说这第二考,测魂魄。”

  “一个人生魂如何,自然不能简单以修行测试,更多的还是看你受过些什么样的教诲,再看你心中相信些什么,一般来说,魂魄会决定一个人的秉性,也和上层修行的天赋有关,具体测试,便有三问之说,其一,书笔之问,他们会出题让你们考试,其二,是长者问,他们自有神通看你们的器量,这第三问嘛,不能告诉你,知道了,反而过不去。”

  “这第三考就有意思了,算你们这些小辈走运,只是参加考试也能见到如今的三教圣人。”

  李天放问道:“三教圣人?我会见到谁啊?”

  老头再次咧嘴,一口白牙露了出来,他阴森森地说道:“你运气好啊,今年能见到儒家圣人明秋!也只有这老家伙,有手段一眼看你百年气运!”

我的职责是逆神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