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都市之长生仙帝穆青唐静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都市之长生仙帝穆青唐静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2019-06-12 09:42:07来源:互联网发布:南方姑娘

都市之长生仙帝穆青唐静小说全本在线阅读.都市之长生仙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都市之长生仙帝的作者南方姑娘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都市之长生仙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九天之上的长生仙帝,带着万载记忆重生,回到年少时代。这一世重生回来,终于有了可以弥补心中遗憾的资格。这一世,定要杀回九天之上,镇压六合八荒,重为九天万域之主。我之剑可杀妖佛神魔,我之名可镇

都市之长生仙帝穆青唐静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都市之长生仙帝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12如意算盘

12如意算盘

  

  狠狠的瞪了一眼张梦茹,随后赵旭之连忙抱拳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小友来草木大会并不是为了那个丫头,而是为了药材而来把?”

  穆青望了赵旭之一眼,轻点了点头。

  这个老家伙城府极深,还真是能隐忍啊……

  不过穆青对此倒是毫不在意,只要他修为有成,不管任何阴谋诡计,他自一拳摧之!

  而他今天态度如此强硬,就是要立威,让众人对他忌惮,甚至是敬畏与恐惧。

  这样才不敢对他或者对他在意的人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见穆青点头,赵旭之连忙问道:“既然小友为药草而来,想必在药草上也颇有造诣把。”

  “你到底想说什么?”

  穆青挑了挑眉,他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的赵大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夫自诩在中医上面还有些造诣,想与小友比试一场,如果老夫侥幸赢了小友,还望小友能挪动尊驾,去帮我那不懂事的孙儿,去除痛苦。”

  在赵旭之看来,穆青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在中医方面,肯定是个一窍不通的毛头小子,在这青州的地界上,在中医方面,还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他也是逼不得已才如此低三下四,只要自己赢了对方,才能让他去给自己孙儿解除痛苦,而且还能给自己找回一些面子。

  赵旭之觉得输赢早已定下。

  这就是他身为赵大师的自信。

  “土鸡野狗,岂配与我比试?”

  穆青掷地有声的话音传到会场的每一个角落。

  “这年轻人也太狂妄了把,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居然说赵大师是土鸡野狗,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在我看来,他肯定是知道赵大师的厉害,知道自己技不如人,所以不敢与赵大师比试而已。”

  “谁说不是呢,年轻人有些冲劲是好的,但还是要懂得谦卑才能走的更长远啊。”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悟不到过刚易折的道理啊。”

  ……

  ……

  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清晰的传进穆青的耳中。

  倒不是他狂妄自大,只是那个所谓的赵大师,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连药草入门都算不上的学徒而已,那里有资格与他比试。

  赵旭之只觉得自己老脸火辣辣的疼痛,自已已经放低了姿态,但是那个目中无人的小子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好好的教训、羞辱一下穆青,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他有求于穆青,只能再次放低姿态:“小友,只要你能赢了老夫,这里的任何药材,任凭小友挑选三件,老夫决不食言,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不得不说,赵旭之还真是打了一副如意算盘,在他眼里,穆青怎么可能赢得了他,而那所谓的三件药材,不过是个极具诱惑的幌子而已。

  毕竟他不可能输!

  穆青若有笑意的望着老谋深算的赵旭之,他现在正发愁自己手里的三万多块钱不够买药材呢,既然赵旭之自己把好处送到他手里,那他只能却之不恭了。

  真是口渴便有人送水,刚想瞌睡就有人给送枕头来。

  穆青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你想怎么比?”

  赵旭之见穆青答应,自然是大喜:“还望小友遵守诺言,等下帮我无极孙儿解除痛苦。”

  穆青无所谓的看了赵旭之一眼:“可以。”

  “一言为定。”

  赵旭之心中冷笑,终于还是上钩了。

  他倒要看看穆青敢跟他赌的底气是什么。

  难道对方比自己还精通药草?

  绝不可能!

  ……

  “周斌,你不是有一颗号称百年的老山参吗?不如让我和小友比试一番,看谁预测的年份更加接近、准确一些。”

  “有赵大师亲自出手鉴定,是我周斌的荣幸。”

  惊喜的周斌连忙从司机手里接过一个檀木做的盒子,打开之后,一股药香飘荡在会场中。

  “这颗老山参应该有一百二十年之久的,是从我无意中得到的,今天就是打算拿开拍卖的,能得到赵大师亲自鉴定,真是在下的荣幸。”

  赵旭之点了点头,带上了一副眼镜,开始细细打量,许久之后,点了点头:“这山参确实有一百多年,不过不是一百二十年,而是足足有着一百五十多年之久,具体误差不会超过三年。”

  “赵大师不愧是赵大师,眼光依旧狠辣。”

  “赵大师纵横青州中医界几十年,从来都没有出过错。”

  “有了赵大师的鉴定确认,那山参我势在必得。”

  ……

  ……

  会场里叽叽喳喳,好生热闹,而周斌更是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赵大师的确认鉴定之后,那颗山参无故多出了三十多年的年限,也就是多了几十万快,让他如何能不激动呢。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颗山参与赵旭之的身上,,满是恭维之色,本来备受瞩目的穆青则是被晾在了一边,无人问津。

  在所有人眼里,赵旭之愿放低姿态与他比试,不过是为了赵无极,谁也不会相信他在中医方面会有什么能耐。

  “这次看那个废物怎么收场,赵大师绝对不会轻饶了他,有他求饶的时候。”

  默不作声的张梦茹心中冷笑,仿佛已经看到了穆青被当众打脸的画面。

  “不知小友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妄言与他比试,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赵旭之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穆青摇头轻笑:“你说那颗山参有一百五十多年,有什么凭证?”

  “凭证?我这双眼就是凭证,自从老夫出师以来从没有看走眼过,小友难不成是怕输?”

  赵旭之一脸自傲,周围的人群满是讨好之色。

  穆青淡然一笑:“山参借我一观!”

  “小友,这颗山参就是拿去做最精密的鉴定,与我预测的误差也超不过三年之久,还望小友莫要食言啊。”

  在赵旭之看来,穆青只是一个做事冲动的毛头小子,根本不懂药材,说是观看山参,不过是装下样子,不想输的太难看而已。

  但这位赵大师怎么知道穆青的如意算盘呢!

013悲催的赵旭之

013悲催的赵旭之

  

  穆青把老山参拿在手里,不断的观看,仿佛是在认真鉴定。

  “吸收了这山参上的灵气,我就能踏入筑基境中期了。”

  从檀木盒子打开的那一刻,穆青凭借着对灵气的特殊感应,已经判断出那颗何首乌确实有一百五十多年之久,不过他手里的钱根本无法和那些富绅来拍价竞争,只能用一些小小的计谋来得到这颗山参。

  他心中早已有了一套可谓是精妙绝伦的计划。

  第一,白白吸收山参上的灵气。

  第二,给那个羞辱他的周斌一个教训。

  第三,让赵旭之那位所谓的赵大师颜面尽失。

  第四,能得到赌约上的三份药材。

  一箭四雕,天衣无缝。

  ……

  “小友,你还要看多久?不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吗?”

  赵旭之此时有些急不可耐。

  时间久一分钟,赵无极就要多受一分钟痛苦,他自然焦急。

  在外人看来,穆青是在拖延时间,不想出丑而已,事实上,他在运转《造化长生诀》来强行吸收山参上的灵气。

  随着功法的运转,山参上浓郁的灵气被穆青分散到身体的四肢百骸。

  两三分钟过去了,穆青双眸闪过一丝精光。

  终于吸收完了!

  穆青把山参随手丢给赵旭之:“据我观察,这所谓的老山参不过是一个萝卜根而已,你这位鼎鼎大名的赵大师也会看走眼啊。”

  “小友,莫要胡言乱语,老夫岂会看走眼……”

  赵旭之望着手里的山参,突然脸色大变:“这……这怎么可能……小子,你好胆,竟然敢换走山参。”

  “换走山参?好大的罪名啊,赵旭之你仗着你赵大师的名头,和周斌勾结到一起,用假山参骗人,难道真的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吗?”

  穆青淡淡的说了一句,一切在他计划之中。

  “小子,你敢血口喷人,小心祸从口出。”

  周斌怒斥一声,连忙从赵旭之手中把山参接了过来,仔细观察了起来。

  他怎么说做药材生意也有不少年头了,对药材也有些见解,却是越看越心惊。

  这足足一百多年的老山参,片刻之间怎么就变成了没有丝毫药性了呢,看起来还真像是萝卜根。

  周斌脸上冷汗直流,他现在不止是损失了一颗山参那么简单,最主要的是,他如果敢用造假的东西来参加草木大会的话,就会受到青州所有同行的唾弃。

  他的名声和生意就会像是华夏著名的红果树瀑布那样,一落千丈。

  任凭他们如何盘算,怎么也算不到穆青乃是九天之上镇压诸天的长生仙帝,吸收走山参中的灵气就像是呼吸那么简单。

  穆青望着不敢置信的赵旭之二人,笑道:“一个是所谓的大师,一个是独揽青州中药百分之三十销售渠道的商界大亨,你们以为凭着那些所谓的名声就能随便污蔑人吗?山参我只是观看了一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说我掉包?当大家都是瞎的吗?”

  “难道赵大师真的看走了眼?咱们都亲眼看着,山参不可能被掉包的。”

  “这样说来,这次比试岂不是那个年轻人胜了?他不会也是位深藏不漏的大师把!”

  “如果说赵大师看走眼的话,刚才那浓郁的药香是怎么回事?”

  ……

  ……

  议论声此起彼伏,赵旭之更是脸色狰狞,他怎么不相信会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一想到自己孙儿要受到整整三个小时的痛苦折磨,他最倚重的手下被打成重伤,他就恨不得生吃活剥了那个让他恨之入骨的小贼。

  “周斌此人为了利益,被猪油蒙了心,故意在盒子上做手脚,和赵旭之合起来欺骗大家,如若不然,这里的众人手里都有些珍藏的药材,赵旭之为什么偏偏要选中周斌的那颗?”

  穆青一番杀人诛心的话,让杂乱的会场安静了下来,众人望向赵旭之二人时,多了些莫名的味道。

  无故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气的浑身颤抖的赵旭之破口大骂:“你这个狗屁不懂的混账小子,竟敢污蔑老夫。”

  “是不是污蔑,赵大师心中有数,要不然何必动怒呢?”

  穆青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赵旭之越是生气,在外人看来就是心里有鬼。

  “赵大师怎么会输,这……这怎么可能……”

  失魂落魄的张梦茹轻声呢喃,不敢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

  她虽然对唐家心生已有不满,但她更想害她到这种地步的穆青像是一条狗一样,输的一败涂地。

  “赵大师,莫要动怒,可以再与他比试一番,我不相信他还能蒙对,到时候看他如何诬陷咱们。”

  吃了哑巴亏的周斌一脸阴沉,山参变成萝卜根对他来说不过是件小事,他可不想自己的名声就此败坏。

  赵旭之点了点头,睚眦欲裂的瞪着穆青:“小子,有胆量咱们在比试一番,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

  “如果你输了,这草木大会上的药材,我要任选十件!”

  穆青心中思虑了一番,今天得罪了赵旭之和周斌,只凭着自己展露出来的功夫,定不能让众人惧怕。

  所以,他要一击即溃赵旭之和周斌,更要成为众人眼中的大师,有了这些人的信服,想必他以后会少上许多麻烦,至少这些大人物不会帮着赵旭之来对付他。

  “小贼你敢坐地起价!”赵旭之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

  “赵大师尽管赌,药材的事情周斌负责便是。”

  在周斌眼中,穆青上次只不过是侥幸胜出,这次必败无疑,这样的话药材自己一颗都不用出,更可以和赵大师拉近关系,打的一副好算盘。

  而后,赵旭之重新定下了赌规,两人分别鉴定三份药材的年限,为了公平起见,每人把自己鉴定的年限写在纸张上,最后一起公布答案。

  这次鉴定的三件物品,分别是一株血灵芝,一棵何首乌,还有一朵雪莲。

  此时,赵旭之正在认真的鉴定三件物品,而穆青则是老神在在的打量着会场的装潢。

  一副云淡风轻,高深莫测的样子。

  堂堂仙帝,自然有自傲的资本,所谓的赵大师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连入门都没有的跳梁小丑罢了。

014穆长生!

014穆长生!

  

  “老李,你说这次谁会赢呢?”

  “当然是赵大师赢,刚才那小子肯定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不错,肯定是赵大师胜,这毫无疑问,等下看那小子还如何神气。”

  ……

  ……

  众人议论纷纷,有心思动摇的,但更多的则是依然相信赵旭之。

  这也难怪,毕竟赵旭之在青州中医界纵横了几十年,积攒出来的威信不可能因为一件事消失殆尽。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严阵以待的赵旭之用了十二分精力,终于鉴定完了三份药材的年限。

  “小子,该你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赵旭之冷笑一声,既然撕破了脸皮,他也没必要在给对方好脸色。

  穆青分别来到三份药材前,用手触摸了一下,随后大笔一挥,在三张白纸上写下了鉴定结果。

  “那小子在干嘛?摸一下就鉴定完了?不会是明知不敌,放弃比赛了吧。”

  “我看肯定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又怎么比得过赵大师呢,算他还有些自知之明。”

  “如果那小子输了的话,他刚才就是在故弄玄虚,赵大师和周斌轻饶不了他。”

  ……

  ……

  众人议论纷纷,声音中充满了轻视与鄙夷。

  没有理会窃窃私语的众人,穆青开口道:“亮结果吧。”

  随着两人的动作,从灵芝开始,随后是何首乌,最后是雪莲,赵旭之纸张上的结果差距不到三年,但穆青鉴定的却是准确到了哪一天。

  “小友真乃神人也,这颗何首乌我花费巨资用科学仪器鉴定过,与小友纸上所写居然丝毫不差。”

  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言辞激动的看着穆青,眼睛中竟然满是崇拜之色……

  这让在场的众人顿时炸开了锅。

  “那年轻人只是用手触碰了一下,鉴定的结果居然和科学仪器鉴定的结果一样,比赵大师的还要细致,这怎么可能……”

  “刚才那三颗药材可是咱们共同推荐出来的,他们三位的人品绝对信的过,这样来说,那年轻人绝对不可能作弊。”

  “没想到他除了武功高强,而且还是一位神乎其神的药道大师,如此年轻的大师,前途不可限量啊。”

  ……

  ……

  会场里杂乱声热烈,那些富绅们,看向穆青时,充满了火热与讨好之意。

  “不知道小友叫什么名字?”

  拿着何首乌来贩卖的那位老者,颤颤巍巍的说道,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穆长生!”

  穆青轻语了一句,‘穆长生’这三个字第一次在世上出现,终有一日,九天万域都会再次为之颤抖。

  许多人默念了几遍,要牢牢记住这个仿佛有魔力的名字。

  “穆大师,我总觉得和你一见如故,这卡里是五十万,小小心意,还请大师笑纳。”

  “老张,你送钱实在是太俗气了,穆大师,我知道你在寻找年限久的药材,我这有意颗八十多年的老山参,不成敬意还请穆大师务必收下。”

  “穆大师,现在还没女朋友吧?我有个小女儿长的十分漂亮,你们可以接触接触。”

  “老孙,你女儿哪里配得上穆大师,我孙女长的那才漂亮,等下我就打电话让她来,跟穆大师说说话。”

  ……

  ……

  会场里这些穆青上一世连说话资格都没有,而且刚才还看他不起的上流人物,现在个个都在变着法的讨好他。

  穆青自然明白这些人都是无利不起早,是看中了他鉴定药材时那种神乎其神的手段。

  “这……这绝不可能,他怎么能在没有望、闻、问、切之下,凭着触觉就轻易鉴定出药材的年份!”

  赵旭之心中泛起了滔天大浪,他这位赵大师以后只能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了。

  更让他愤恨的是,他居然沦落为了垫脚石,让那个小贼一鸣惊人。

  “药材事小,我刚才竟然得罪了神乎其神的大师,以后想要与他交好,真是难上加难啊。”

  周斌面露苦涩,想起之前自己居然出言嘲讽穆大师,真是有眼无珠啊。

  “这肯定是假的,肯定是假的。”

  张梦茹心中狂吼,她眼里那个一无是处的穷小子,一跃成为了青州城的药道大师,得到这么多大人物的主动示好,让她怎么能相信。

  本以为能看到穆青跪地求饶的画面,这现实与想象的落差让她近乎抓狂。

  她现在甚至在想,当初如果接受穆青的话,自己会不会和他站在一起接受众人的示好呢?

  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不是吗?

  她想起昨天嘲讽穆青时,穆青那平淡的神色,不是因为无能,而是无视啊……

  突然,张梦茹的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心思瞬间活跃了起来。

  穆青曾经那么疯狂的爱慕自己,如果她放低姿态,甚至是主动献身的话,穆青会不会跟自己在一起呢?

  想到这里,她仿佛是看到了一丝希望。

  ……

  “赵旭之,周斌,你们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穆青笑着接受了众人的馈赠,但他没有忘记赵旭之二人。

  打蛇要打七寸,如果心软之下饶过两人,心术不正的二人将来绝对会狠咬他一口。

  如果穆青孑身一人,他自然不怕,但他身边还有一个唐静,那可是他的逆鳞,容不得有丝毫的闪失。

  更何况,他今日为的就是要把赵旭之这位中药大师从神坛打落,以消心中郁闷之气。

  “这里这么多药材,大家都是货真价实,只有周斌的是假药,赵旭之你们两个该给大家一个说法了把。”

  “赵旭之,枉我们如此信任你,没想到你们两个为了获得暴利,竟然勾结在一起,真让大家心寒啊。”

  “周斌,我和你多年好友,没想到你竟然昧着良心和赵旭之同流合污!”

  ……

  ……

  众人的声讨此起彼伏,之前对穆青冷嘲热讽的汪洋为了讨好现在的穆大师,更是衣服痛心疾首的模样,要和周斌绝交。

  “穆大师,众位,听我一言。”

  周斌犹豫了片刻,最终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关于药材的事情都是赵旭之指使我的,他说有他在,那颗山参竞拍的时候绝对出不了意外,我也是为了讨好他,才上了他的贼船。”

  此言一出,会场里瞬间寂静无声!

都市之长生仙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都市之长生仙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之长生仙帝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