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李恪小说《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全文免费阅读

李恪小说《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全文免费阅读

2019-06-12 09:35:13来源:互联网发布:迈克尔.广坤

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护工李恪意外继承亿万财产,开启炫酷狂拽吊炸天的生活

李恪小说《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英雄救美

第4章:英雄救美

  

  林雪被吓了一跳,赶紧把腿挪到了一边,然后有些委屈说道:“大哥,这费用实在是太高了,我暂时拿不出来……”

  阔少摸了个空,心下有些不爽,不过,还是耐着性子林雪说道:“拿不出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这份心,要不,晚上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让我感受感受,你的心意?”

  阔少说完,就色眯眯的朝着林雪倾了过去。

  林雪也不傻,她当然知道阔少是什么意思,当即就站了起来,义正言辞的对万千山说道:“大哥,这是不可能的,钱我可以给你,但我不做下贱的女人!”

  林雪这边儿动静不小,周围的目光,也是聚了过来,被众人注视,亲年可是有些尴尬,然后,便笑眯眯的对林雪说道:“跟你开个玩笑嘛,这么认真干什么。”

  “哼。”林雪气红着脸,慢慢的坐了下来,不过,情绪还是无法平静,便对阔少说道:“抱歉,我去个洗手间。”

  “请便。”阔少说完后,林雪就去了洗手间。

  看着林雪的背影,李恪还真是有些钦佩,一个无权无势的女孩儿,能这么义正言辞的拒绝阔少的无理要求,还真是挺难得的。

  不过,就在这时,李恪突然看见,刚刚那阔少,偷偷的往林雪的杯子里下了点儿药!

  威逼不成就下药,还真是下作啊!

  李恪医者出身,将的就是一身正气,这个下作的家伙,实在是让他有些看不下去。

  看来,今天自己,要管管闲事儿了。

  没过多长时间,林雪就从洗手间里出来了,现在,她的情绪,较之前明显好了许多。

  “别生气,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赔偿的事儿,好说,来,先喝杯酒。”阔少笑眯眯的说道。

  林雪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跟阔少再说太多,然后,便接过了杯子。

  阔少直勾勾的盯着林雪手里的杯子,只要这妞喝了自己下过药的酒,这妞今晚,就是自己的了!

  自己这东西,可是通过特殊途径弄来的,到时候,不管这小丫头意志有多么的坚定,都得老老实实的听自己的摆布!

  “嘿嘿!”看着已到嘴边的杯子,阔少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不过这时,林雪的杯子,却突然被人给拿走了!

  谁这个时候来捣乱!

  阔少瞪大了眼睛,现在的眼神儿,都能杀人了。

  “酒是好东西,不过,不干净的酒,可不能乱喝呀。”李恪抢过了杯子,笑眯眯的看着阔少说道。

  被李恪这么一说,阔少可是有些心虚,毕竟,刚刚下了药。

  这边儿有动静,周围就围上了看热闹的人,阔少可是紧张坏了,毕竟自己可是有身份的人,要是让人知道自己在这儿泡学生妹,那家族颜面还不尽毁?

  “小子,别多管闲事儿,这年头,多管闲事儿的,可没一个好下场!”阔少狠狠的咬着牙,威胁道。

  “呵,还真是世道变了,连条狗都敢威胁人了。”李恪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冷笑着说道。

  “你他妈敢骂我!你叫什么名字!”阔少愤愤的问道。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秦琼的秦,跌倒的跌!在下秦跌是也。”李恪笑眯眯的说道。

  “亲爹!?”阔少一愣,这什么名啊。

  “诶,儿子真孝顺,这声儿爹,叫的还真亲哪。”李恪笑呵呵的嘲讽道。

  “哈哈哈。”李恪这一套嘲讽连招可是深入骨髓,周围的人,都是被逗笑了。

  被这么多人当成笑柄,阔少可是愤怒到了极点,堂堂山水集团总经理,王氏家族唯一继承人,竟然让这混蛋当猴耍!

  不可原谅!

  “小子,你找死!”王龙气坏了,也不顾形象了,伸出一脚就朝着李恪踹了过来。

  李恪飞速的拉住了王龙的腿,向后退了一步之后,就用力的把它给甩了下去。

  “啊!”在王龙发出了一声犹如杀猪般的咆哮之后,便来了一个标准的一字马。

  自己跟着顾老先生学了三年武,要是连这老东西都收拾不了,那自己就不用在江宁混了。

  李恪刚要上去教育教育阔少,林雪就拉住了他,林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她就只是知道,李恪这个陌生人,一上来就劈头盖脸揍了自己的债主一顿。

  这可不行啊,万一王龙以为李恪是自己的人,对自己变本加厉的威胁该怎么办?

  “别打啦,别打啦。”林雪赶紧上来拉架。

  “这人要害你,你还给她求情,这世上,人心险恶呀。这家伙在你去洗手间的时候,往你的杯子里,下了点儿东西,刚刚你要是喝了,可就都完了。”李恪说道。

  “啊?”林雪有些不敢相信,这种新闻上的剧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吧?

  “检验一下吧。”李恪笑了笑,然后,便拿着杯子,走到了王龙的身边。

  “喝了它。”李恪淡淡的说道。

  “哼。”不过,王龙根本就不鸟李恪。

  “呵。”李恪冷笑一声,既然这个畜生不配合,那自己就只能帮帮他了。

  “给我喝!”李恪吼了一嗓子,一拳就砸在了王龙的肚子上。

  “呃!”王龙痛的张开了嘴,而李恪,则是顺势把酒灌进了他的嘴里。

  “咕噜咕噜咕噜。”李恪死死的捏住王龙的嘴,让王龙想闭嘴都办不到,就这样,一杯被下了药的酒,就都被王龙吞进了肚子里。

  下了药的酒,就算是一口,都会让人神志迷离,就更不用说一整杯了。

  一杯酒下肚,王龙顿时就有了反应,浑身发热冒汗,心跳加速,脸皮涨红。

  “热,好热。”王龙边说,边脱着衣服。

  看着这样的王龙,一边的林雪被吓得捂住了嘴,还好是刚刚李恪抢下来了,要不然自己喝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算你狠!小子,你给我记住了!”王龙狠狠的威胁了一句。

  “滚!”李恪可没兴趣在这儿听这东西立flag。

  被李恪一瞪,王龙也是有些心虚,自己一个人,没必要跟他较劲,等自己出去,找几个道上的朋友,弄死他!

第5章:死亡威胁

第5章:死亡威胁

  

  王龙灰溜溜的离开了,而李恪,也是准备继续回去喝酒了。

  “谢谢你啊,今天要不是你,我就危险了。”林雪感激的说道。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赶紧回去吧,你这么个小丫头,在这儿可不好。”李恪笑了笑,然后,就继续回去喝酒了。

  看着李恪洒脱的样子,林雪突然升出一种崇拜之感,一个男人来酒吧不找女人只喝酒,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还是个正直的人,这,一定是个有内涵的男人。

  人帅潇洒正直有风度,看着李恪的背影,林雪,还真是有些动了春心了。

  不过,也正是如此,林雪竟生出了一股失落感,毕竟,李恪没找她要联系方式。

  自己一个女孩儿,也不能主动去给人家留电话吧,那样显得多不矜持啊,林雪叹了口气,然后,就失落的走了出去。

  李恪对着女孩儿的心思可是全然不知,真不敢想,当他知道,自己这个二十多年的老屌丝,被妹子当成英雄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或许是因为这个万千山坏了兴致,李恪也没有心情留在这儿喝酒了,呆了一会儿之后,就回了家。

  ……

  转眼过去了一天,李恪照旧去医院上班,看着自己桌子上的刀片,李恪不禁苦笑的摇了摇头。

  自己也不是编剧,换个别的东西行不?

  自从顾老先生的遗产曝光之后,自己就被卷进了舆论的漩涡中,全江都,眼红自己的人数不胜数,一些不良媒体也对这内容进行着不实的报道,这些还都不算什么,主要是顾家人的死亡威胁,实在是让自己头疼。

  李恪真是搞不懂,就算是不让自己跟顾漫结婚,那些顾家自己也得不到遗产啊,毕竟遗产是要捐给慈善机构的。

  如今他们这么做,只可能有一种原因,那就是这些顾家子弟,在慈善机构,有自己的势力。

  慈善机构中都能被动手脚,上流社会的圈子,可见一斑。

  不过李恪也没这个心思去想这些事儿,眼下还是踏踏实实把自己该干的事情干好吧。

  李恪是这么想的,不过,院方领导可不是这么想的。

  李恪刚刚坐下没多久,医院主管人事的王主任就走了进来。

  “主任。”看见王主任进来,李恪就放下了手里的事情。

  “李恪呀,你坐。”王主任也倒是客气,进来之后和颜悦色的,没有一点儿领导的架子。

  李恪坐下之后,王主任就坐到了李恪的对面,然后对李恪说道:“李恪呀,你在医院这几年,表现很不错,什么事儿都积极主动的去办,这一切院方领导都看在眼里……”

  王主任不停的给李恪戴高帽,李恪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了,然后,便对王主任说道:“主任,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听见李恪这话,王主任的眉头就舒缓了一些,然后对李恪说道:“顾云海老先生的事情你也知道,这事儿,社会舆论压力太大了,院方承担不起……不过你放心,我们会给你一些补偿。”

  “我明白。”李恪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太多,这事儿,他有过心里心理准备,但是突然来了,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李恪心情糟糕,顾漫也好不到哪去,原本以为,李恪走了之后,不就之后就会回来,可这都过去一天了,距离遗产起效的时间也只剩下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李恪这家伙,是真的不着急啊!

  看来,这个家伙是吃准了自己一定会去找他,不得不说,这个卑鄙小人,猜对了!

  顾漫没有办法,就只能让秘书通知李恪,今天中午,见个面。

  李恪收到了顾漫秘书的电话,虽然仍对顾漫有些意见,但也想尽快的解决问题,然后,就答应了她的邀请。

  ……

  一家苏格兰风情的咖啡馆儿前,一辆粉色的玛莎拉蒂亮眼的停在咖啡馆门前。

  这辆玛莎拉蒂可是意大利前年生产的限量款。价格那更是高的无法想象,而且能买这个颜色的,全江州,也就只有顾漫一个人了。

  李恪可是最不喜欢跟这些豪门的人打交道了,不过,也没办法,今天,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不过,今天自己可得注意自己的态度,要是不给这个顾漫点儿颜色看看,她还真因为自己是好欺负。

  上了二楼,李恪便看见不远处端坐在咖啡桌前的顾漫。

  柳叶弯眉樱桃口,那还真是谁见了都乐意瞅,这个大美人儿,放到哪儿,都是引人侧目的尤物。

  相比于她的脸蛋,衣着更是令人咂舌,胸前挂着的祖母绿项链大的出奇,一身蕾丝装也宛如镶钻一样的亮眼,还有那闪到刺眼的高跟儿鞋……这大小姐,低调一点儿不行嘛。

  有钱人的世界观,自己也不去评价,李恪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坐在了顾漫的对面翘起了二郎腿。

  “找我什么事?”李恪无所谓的问了一句。

  顾漫来这儿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半个小时的等待,本就让她有些不耐烦,而今,李恪懒散敷衍的样子,就更令她心中不爽。

  “李恪,我已经等你半个小时了,难道,你就不应该对我说点儿什么吗?”顾漫强忍怒气问了一句,毕竟,两个人马上就要结婚了,闹得太僵,不好。

  李恪看了看手表,淡淡的笑道:“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三秒,我没迟到。而且相比于上次某些人放了我半个小时的鸽子,我这已经是够意思了。”

  “你!”看着李恪笑嘻嘻的样子,顾漫差点儿没气死,本来自己想让李恪给自己道个歉的,谁承想,这混蛋竟然还敢挑她的毛病!

  自己大学毕业就接手了云海集团,在哪儿都是说一不二的主,谁对自己说话,不得奉承三分,这个李恪,竟然敢不顺着自己的话往下说!

  说实话,自己被恭维许久,突然的一个平等对待,还真是让自己很不习惯!

  “算了,不跟你计较,一会儿回去取证件,跟我去民政局领证儿。”顾漫白了李恪一眼,她这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可是看不上李恪这么一个普通人的,即便是假结婚,自己,也是很嫌弃。

第6章:娇气的小姐

第6章:娇气的小姐

  

  原本李恪想寻求一个双方都赞成的方法解决问题,不过,这大小姐一见面就要结婚,结婚就算了,还摆出了这么一副嫌弃的表情,试问哪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能受得了?

  这丫头不是狂嘛,行,今儿自己要是不把这丫的难为哭了,自己就跟她姓!

  暗下决心后,李恪便对顾漫道:“别拿那种眼神儿看着我,你不愿意嫁,我还不愿意娶呢。”李恪不屑的说了一句。

  “呵,你还挺有志气,有志气当初就别给我爷爷灌迷魂药啊,你不就是想要钱嘛,我给你呀。”顾漫一脸鄙夷的说道。

  “呵呵。”李恪干笑一声,虽是生气,不过也在意料之中。

  “借您吉言,这事儿,我不谈了,爱找谁找谁,小爷我不伺候了。”李恪冷哼一声,然后,起身就离开了这里。

  “诶!”李恪这一走,可是把顾漫给急坏了,虽然她也不愿意跟李恪结婚,但是,要是不结,遗产自己一分钱都拿不到啊!

  “李恪!你给我站住!”顾漫在身后着急的朝着李恪喊了一句。

  不过,李恪对着嚣张的女人可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

  这下,顾漫可是有些慌了,看这样子,这李恪,还真不在乎啊!

  “你给我回来!”情急之下,顾漫就朝着李恪追了过去,不过,十厘米的高跟儿鞋,实在是不利于奔跑,顾漫刚刚跑出几步,便摔在了地上。

  “啊!”顾漫一声惨叫,李恪也是下意识的回了头。

  虽然这个霸道的大小姐有些可恨,但也毕竟是个女人,李恪也不能坐视不理,然后,便走了回去,把顾漫给扶了起来,道:“没事儿吧。”

  “啊?血!呜呜~~”顾漫起身,看到膝盖上破了点皮伸出了点儿血,顿时就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说大姐,你不至于吧,就破了点儿皮儿而已,你也太矫情了吧?”李恪皱了皱眉,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从小到大,别说伤了,就连病都没有生过……呜呜~”顾漫哽咽的哭道。

  听到这个,李恪嘴角顿时抽了抽,这大小姐,还真是够尊贵的了,不过,也说的通,毕竟,她爷爷顾云海可是江东省首富啊。

  “长记性了吧,这就是嚣张的代价,你要知道,这事儿,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求人的时候,态度和蔼一点儿,记住了没?”李恪一本正经的教育道。

  自己都受伤了,这混蛋竟然还在那儿说风凉话!

  原本哽咽的顾漫,顿时气得停止了哭泣,猛的抬起了头,一双哭红的眼睛,杀气腾腾的瞪着李恪。

  “你还敢瞪我!就凭你这态度,还想让我跟你结婚?呵。”李恪冷笑一声,然后,就要转身离开。

  “你!”顾漫被气的小脸通红,不过,还真拿李恪没有办法,眼下,为了遗产,自己也只能委曲求全了。

  这个李恪,竟然让自己难做成这样,有了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

  “那,我求你,可以吗?”顾漫也终于是放下了身段,不过,还是觉得很没面子,然后,就很小声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李恪把手放到了耳边,表情夸张的问了一句。

  “你……”顾漫死死的攥住了拳头,她很清楚,这个李恪,就是在看自己出丑!

  顾漫努力着平定着自己的情绪,心想,只要结婚证一到手,立刻就让这个家伙人间蒸发!

  “呼!”顾漫长出一口气,然后,就走到了李恪的身边,道:“我求你了。”

  “诶,这才是求人的态度嘛。”李恪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你同意了?”顾漫问道。

  “嗯,不同意。”李恪微笑着回答了一句。

  “混蛋!我杀了你!”见自己被李恪戏耍,顾漫都快被气疯了,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女人疯起来,那是不要面子的,顾漫也不顾形象了,脱掉了带钉的高跟儿鞋,就朝着李恪冲了过去!

  李恪也是被吓了一跳,这鞋的威力,可不下于一把匕首啊,这要是挨一下,那可是要出事儿的。

  眼瞎,这个疯女人已经失去了理智,自己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吧!

  李恪毫不犹豫,直接就窜了出去,而怒火攻心的顾漫,也是跟了上去。

  整个咖啡厅的人,都被两人的行为给雷了个瞠目结舌:这俩人,什么情况?

  ……

  一口气儿冲到了门口,李恪可是累坏了,刚想在门口歇一会儿,就看到了身后追来的凶神恶煞的顾漫。

  “我去,这娘们儿疯了吧。”李恪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就转过了身,自己,是时候跟这个大小姐,做一个了断了。

  “李恪!我杀了你!”顾漫光着脚,挥舞着高跟儿鞋朝着李恪冲了过来,而李恪,则是找到一个空档,把顾漫给扛了起来,带到了不远处一个偏僻的胡同中。

  “你不挺厉害吗,来呀。”李恪放下了顾漫,冷笑着问道。

  “你,想干嘛?”要是大庭广众之下,顾漫自然不怕李恪,可是,这儿就他们两个,她可就有点儿心虚了。

  “我想干嘛,孤男寡女的,你说我要干嘛?你不是非要嫁给我嘛?好啊,那咱们,就在这儿把事儿给办了吧。”李恪说完之后,就一脸坏笑的扔掉了自己的外套。

  “啊!你不要碰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顾漫可是被吓坏了,赶紧蹲下求饶。

  李恪本来想好好的吓唬吓唬她的,不过,她这样子,也实在是没有吓唬的必要了,李恪叹了口气,然后,就穿上了衣服,走到了顾漫的身边。

  “你也知道害怕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每天都能收到你堂哥堂弟们的死亡威胁,你总不能要求,我冒着生命危险,跟你结婚吧?”李恪问道。

  “那……”顾漫想说点儿什么,不过,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李恪说的,确实有道理。

  不过,有道理也不行啊,自己也不能放弃遗产继承权吧。

第7章:约法三章

第7章:约法三章

  

  事到如今,自己也只能来一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了!

  “你觉得,我那辆玛莎拉蒂怎么样?”顾漫整理着头发,一脸无所谓的问道。

  “不感兴趣。”李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便朝着胡同口走了过去。

  “诶,你先别记者拒绝呀,你要是嫌少,我再送你一套二环内的别墅……我再送你一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诶,你倒是说句话呀!”

  对于后面像炫富一样喋喋不休的大小姐,李恪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说的跟花钱买命一样,一副为富不仁的嘴脸。

  虽然没效果,但是,顾漫还是不肯放弃,不断的往上加价,不过,李恪根本就不为所动。

  李恪有些不耐烦了,便回过头,想再拒绝顾漫一次,可就在这时,不远处一辆卡车却突然急速向她们驶来。

  “小心!”李恪把顾漫扑倒在一边,还好反应够快,两人都没什么大事儿。

  李恪脸色一沉,他知道,这事儿的主使,一定就是顾云海的侄子们。

  这已经不是死亡威胁了,这,是谋杀。

  果然是啊,期限越近,自己就越危险啊。

  “你没事吧?”李恪问道。

  “还好,我没……”顾漫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李恪这混蛋,好像没跟自己说话呀!

  “诶呀我的宝贝儿啊,好几百万那,你要是挂了碰了,我可会心疼的。”李恪一脸“心疼”的抚摸着顾漫的玛莎拉蒂,道。

  顾漫可是被李恪的行为给惊了个瞠目结舌,这混蛋,不关心自己,反倒去关心车去了!?难道,自己堂堂云海集团总经理,还没一个代步车有分量?

  顾漫狠狠的瞪着李恪,这家伙,诚心气自己啊!

  不过气归气,看李恪这样子,是同意自己的条件了?

  “想通了?”现在,顾漫最在乎的,就是李恪跟自己结婚的事儿了,刚刚差点儿被车撞的惊恐情绪,一下就烟消云散了。

  “想通了,看这样子,就算是不结,这帮人也不一定放过我,说不定,哪天我就gameover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在说着的时候,好好的,爽一爽。”李恪说完,就一脸邪笑的朝着顾漫的身子倾了过去。

  顾漫可是被李恪给吓坏了,然后,赶紧抱住了自己的胸口,道:“想都别想,你要是敢碰我,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吓你的,大波妹子多的是,你一个平板,有什么值得我惦记的。”李恪冷笑一声,然后,就转过了身子。

  “你!”顾漫愤愤的举起了小拳头,但是权衡利弊之后,还是不甘的放了下去。

  “还愣着干什么呢,婚你到底还结不结了啊?”李恪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哦,哦。”顾漫略显慌张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带着李恪,上了车。

  车缓缓的行驶,而李恪,也是回想起了刚刚的事情。

  虽然刚刚自己很危险,但是,凭着货车撞过来的位置,李恪可以确定,那车,不是奔着自己来的,是奔着顾漫去的。

  无论如何,顾漫都是顾云海的唯一继承人,与其除掉自己,还不如除掉顾漫来的干脆!

  这帮人,想杀的,其实是顾漫!

  这也就是李恪,为什么会答应结婚的原因。

  虽然这个大小姐有些傲慢,但她毕竟是顾云海的孙女,更重要的是,她私下做过不少慈善,是个不错的女孩儿,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不作为,导致她离开人世,那自己,可是会后悔一辈子的。

  自己,要保护她,结了婚,两个人就可以在一起,这样,自己就能对她进行贴身的保护!

  ……

  顾漫带着李恪回去取了证件,然后,两人就直奔民政局而去。

  登了记,盖了章,选在顾漫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不过,虽然得到了遗产继承权,但,身边突然多了个“老公”,实在是让她兴奋不起来。

  而且,李恪的样子,还真不像是什么好人,万一这个家伙在跟自己同居的日子里对自己图谋不轨怎么办?自己可得跟他来一个约法三章。

  “虽然领了证,但,我想要你明白,咱们俩,是假结婚,在婚期之内,你不许对我有任何图谋,否则,你在我这儿,得不到一分钱!”

  “放心,相比于你,我还是对钱有兴趣。”李恪无所谓的说了一句。

  “你!”看着李恪的态度,顾漫还真是火大,他的话什么意思?自己还没有钱值钱!?

  虽然很生气,但是,李恪的回答,也让她有了些许的安心,所以,顾漫也就不再跟李恪计较这些。

  “还有,咱们的婚姻关系,只维持两年,两年之后,我会给你一笔丰厚的分手费,但是在这两年内,你不许跟别的女人有不清不楚的接触,如果对我顾家的名声造成恶劣影响,那分手费,你一份钱都拿不到!”顾漫一脸认真的的说道。

  顾漫虽然是个娇气的大小姐,不过,受过优质教育的她,能力也是相当不错的,她也明白,自己的婚姻,对集团意味着什么,所以,她绝不允许李恪在婚期内做出什么出轨的事,破坏顾家声誉。

  “放心,我会低调的。”李恪笑了笑,道。

  听李恪的意思,多半是要去找别的小姑娘的,不过,那是人家的私事,自己也管不着,只是希望真如他所说,低调一些吧。

  得到了李恪的回复后,顾漫也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接着,就带着李恪回去收拾行李,然后,搬到了自己的住处。

  ……

  顾漫结婚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顾天星顾天辰两兄弟便得知了这个消息。

  这两兄弟,可不是什么东西,之前,李恪收到的死亡威胁,和今天顾漫差点儿被撞,这两个人,就是幕后主使!

  这两人,是除了顾漫之外,顾云海最亲的直系继承人了,原本以为老爷子要升天,怎么都会留一部分给他们这些真正的继承人,谁能想到,老头子竟然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顾漫一个女人和一个外人!

第8章:眼线

第8章:眼线

  

  “大哥,这俩人结婚了,老爷子的遗产,咱们没希望了呀。”弟弟故天辰有些失落的说道。

  “什么没希望,老爷子遗嘱的意思,是让他们两个结婚,才能得到遗产,如果,假结婚的话,可就另当别论了,假结婚,那就有欺诈嫌疑,到时候,法官怎么判,还不是咱们说了算。再说了,就算这都没有用,咱们找人做了她们不一样?顾漫李恪一死,那遗产,还不是咱们这些直系亲属?”故天星冷笑着说道。

  “那好啊,那直接找人做了他们不就结了?”故天辰兴奋的说道。

  “你猪脑子啊!刚结婚就死了,你是怕警察查不到咱们是吧?现在,能不出人命,还是不要弄出人命的好。”顾天星说道。

  “可俩人都住在一起了,这时找假婚证据,不容易啊。”故天辰说道。

  “放心,顾漫那儿,有我的人。”顾天星一脸得意,道。

  顾天星虽然年轻,但却可以用老奸巨猾来形容了,在三年前,顾天海住院的时候,他就已经为了顾天海归天之后的遗产争夺做准备了,所以,早早的就在顾漫的身边,安插了一个眼线。

  没做掉顾漫,属实有些可惜,如今对方已经结婚,再想来一个“意外死亡”,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不过,也无伤大雅,毕竟,自己有一手底牌。

  ……

  跟很多女孩儿一样,顾漫喜欢独立的生活,所以,便自己一个人,住在了离公司不远的一幢别墅里。

  别墅虽然不算大,但装潢豪华,上上下下加起来,顶的上十辆玛莎拉蒂了。

  别墅大约三百平米,这么大的房子,倒也不是顾漫一个人住,还有个保姆,不过,保姆家临时有事,这几天,请了假。

  保姆今晚回来,而这,也就是顾漫把结婚日子定在今天的原因,要是家里没个人,他还真不敢跟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一起。

  别墅外面光鲜亮丽,不过,里面的环境,李恪可就不敢恭维了。

  吃剩下的零食袋满桌子都是,垃圾桶里的垃圾,也是满到溢了出来,沙发上散落着不久之前换下来的体恤与外套……很真的很难想象,这“杰作”,竟是出自江东省首富孙女的手里!

  看着李恪有些惊讶的表情,顾漫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就不悦的对李恪说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真是想不到,你这么个娇贵的大小姐,竟然还有这么通俗的一面。”李恪笑呵呵的嘲讽了一句。

  “要你管,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得了。”顾漫白了李恪一眼,然后,就走到了沙发前,收拾起了桌子上的垃圾。

  李恪也没什么事儿,就找了个地方,歇息了起来。

  自己在这儿干活,李恪却在歇着,顾漫可是有些看不惯,然后,便对李恪说道:“你别闲着,去把垃圾桶给我倒了。”

  李恪也没理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真是的,自己来这儿,是当男主人的,又不是来当小工的。

  见李恪不理自己,顾漫就更生气了,然后,就走到了李恪的身边,掐着腰,对着李恪命令道:“给我去干活!”

  奔走了一天,李恪很想静静,但是,这个闹腾的大小姐根本就不给自己机会呀。

  “抱歉,白天的活不会干,我只会干晚上的活。”李恪笑了笑,说道。

  “那就把晚上的活挪到现在干!”顾漫没听明白李恪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李恪是想在晚上干活,然后,就来了这么一句。

  听到顾漫这话,李恪顿时来了兴致,然后,便挑了挑眉,兴致勃勃的问道:“你,确定?”

  “少废话,干活!”顾漫愤愤的说道。

  “好嘞!”李恪笑了笑,然后就站了起来,抱起顾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啊!你干什么!”顾漫可是被吓坏了,现在,屋里就只有他们孤男寡女,要是李恪这混蛋要对她做什么,她还真反抗不了。

  “我干什么?你不是说让我干晚上的活嘛?我这不是听你的话了嘛。”李恪笑呵呵的说道。

  “你!你别忘了约法三章!你要是敢碰我,你一分钱也拿不到!”顾漫这才意识到李恪刚刚开了个车,盛怒之下,就威胁了一句。

  “不给救不给呗,反正我穷惯了,也不需要,与其谈以后,还不如珍惜眼前美好的时光。”李恪说完之后,就勾了勾顾漫的下巴,然后道:“虽然胸小了点,但是,好歹是个女人啊。”

  被立刻调戏,顾漫可是又羞又气,不过,这个时候,自己还真不敢说什么刺激李恪的话。

  堂堂云海集团总经理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羞怒之下,便对李恪说道:“你要是干对我那什么,我就去告你,让你蹲一辈子大牢!”

  听到顾漫的威胁,李恪都想笑了,然后,便对顾漫说道:“告我?大小姐,我看你是没搞清楚状况吧,咱们俩结婚了,合法。”

  李恪这么一说,顾漫可就彻底绝望了,流氓不可怕,合法的流氓才可怕呀!

  顾漫委屈怀了,被李恪欺负的都快哭了,情急之下,便带着哭腔对李恪说道:“我给你钱,你去外面找女人好不好?”

  “啊?”李恪一愣,XF儿给钱让自己出去泡妞,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儿?

  而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敲响了。

  “孙姨!”顾漫知道,是自家保姆回来了,然后,就一把推开了有些走神的李恪。

  顾漫有些委屈的瞪了李恪一眼,然后,就整理整理有些乱掉的头发后,便去给孙姨开了门。

  “孙姨,你可算是回来了。”孙姨刚刚进门,顾漫就抱住了她。

  “怎么了这是,谁欺负大小姐了?”孙姨关心的问道,顾漫这个大小姐可是霸道的很,究竟谁能把她给欺负了?

  “还能有谁!”顾漫愤愤的看了不远处的李恪一眼。

  “他……”

  “哦,孙姨,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恪,是顾漫的老公。”李恪笑眯眯的自我介绍道。

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