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李恪小说免费阅读-迈克尔.广坤小说全文阅读

李恪小说免费阅读-迈克尔.广坤小说全文阅读

2019-06-12 09:35:01来源:互联网发布:迈克尔.广坤

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护工李恪意外继承亿万财产,开启炫酷狂拽吊炸天的生活

李恪小说免费阅读-迈克尔.广坤小说全文阅读

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借酒消愁

第1章:借酒消愁

  

  江宁的夜色美的迷人,霓虹灯与晚霞交织在一起,缠绕在繁华的都市中,尽显夜色朦胧。

  酒吧是个神奇的地方,这儿不仅可以放松,更可以借酒消愁。

  酒吧外,一辆粉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门口,车门缓缓打开后,一双迷人的白腿便一前一后的迈了出来。

  这双美腿的拥有者,名叫顾漫,姿色绝佳的她一出现在人群之中,周围的其他女人便顿时黯然失色。

  顾漫不仅人长得好看,身世那更是没的说,现在的她,是天海集团的现任总裁,而天海集团,可是江宁市商业集团的龙头。

  也就是说,这个年仅二十四岁的小姑娘,是华夏经济大省,江东省的首富!

  虽然顶着如此靓丽的光环,不过,她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刚刚过世的爷爷是一方面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爷爷临走时立下的那道遗嘱。

  遗嘱内明确写道,顾漫想继承天海集团的亿万遗产,就必须要与顾天海在住院期间,看护他的护工李恪结婚!否则,天海集团的所有资产,全部会捐给慈善机构!

  也就是说,如果她不跟李恪结婚,那就会失去现在的一切,变得一无所有。

  李恪,那就是护工!顾漫真是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决定!

  虽是不愿接受,但,这已经是落在纸面上无法改变的事实了。

  一向说一不二的顾漫,可什么时候想过自己还有这么一天!

  酒吧这种地方,顾漫可是从不会来的,但,一想到自己即将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婚姻的殿堂,顾漫就是心情不爽。

  不管了,趁着自己还单身,好好的出来放纵一回!

  ……

  顾漫的心情很差,李恪也同样如此。顾漫不愿意结婚,自己也不愿意啊。

  顾漫是什么人,那可是江宁首富啊,那样的一只金凤凰,岂能看上自己这么个胸无大志的护工?

  再者说,顾云海的侄子们,可都是惦记着他的那比遗产呢,自己现在,可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些少爷们联手施压,自己还真是有些扛不住。

  心情烦闷,便来了酒吧借酒消愁。

  李恪要了杯威士忌,刚要喝下,便被前来找座位的顾漫,给碰掉了杯子。

  “心情不好,不好意思啊,今天,你的酒钱,我请了,想喝什么,你就点吧。”顾漫做在了李恪的身边,淡淡的说了一句。

  “呵,你也是来借酒消愁的啊。”李恪淡淡的笑了笑,他还真没想到,满场欢腾的酒吧之内,竟然还有跟自己一样,凄冷伤感的人。

  “怎么,你也有心事?”顾漫喝了口酒,看着李恪那一脸无奈的样子,也就猜出了个大概。

  “烦啊,莫名其妙的就被人强行的安排了一场婚姻,现在已是深陷泥潭,无法自拔了。”李恪苦笑一声,道。

  “呵,那咱们还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啊。”顾漫又喝了一口,然后深有同感的说了一句。

  “怎么,你的婚姻,也被安排了?”李恪问道。

  “是啊,烦着呢,要不然,也不会来这种地方。”顾漫说道。

  “一起?”李恪举着酒杯,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咱们不已经在一起了吗。”顾漫笑笑,道。

  “也对,那,干杯。”李恪笑了笑,然后,就跟顾漫碰了杯子。

  两人身世相同,在交谈之中,就因此互相博得了不少的好感,在酒精的影响下,两个人的脑子,都是有些充血,那压抑了许久的荷尔蒙激素,也是在这个时候,喷发了出来。

  “你说,我那未婚妻要是你,该多好啊。”李恪淡淡的笑了笑,道。

  “我也一样,我宁愿我要嫁的人是你,至少,看着舒坦。”顾漫也是笑了笑,道。

  “要不,咱们私奔?”李恪借着酒劲儿,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要是有私奔的魄力,就不会跟那个家伙结婚了,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得到我的机会,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抓了。”顾漫淡淡的笑道。

  “死我都不怕,还怕抓这个?我倒是无所谓,就怕,你不敢。”李恪淡淡的笑道。

  “呵,跟我走。”顾漫冷笑了一声,抓着李恪的胳膊,就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车里,然后,开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停了车,顾漫就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而李恪则是笑笑说:“咱们,就不能去开个房?”

  “我喜欢这儿,刺激。”顾漫说完,就把李恪给扑在了身下。

  车子随即颠簸了起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才归于平静。

  初经人事的顾漫小脸潮红,本就漂亮的她,此刻在微光的掩映下,显得更加妩媚。

  她慢慢的穿上了衣服,接着,就从包里,拿出了两万块钱,扔在了李恪的身上。

  “表现不错,这是你的酬劳,记着,今天的事儿,不许向外界透露一点,否则,后果自负。”顾漫冷冷的说道。

  “美女,刚刚温存完,就这么翻脸不认人,不太好吧?”李恪淡笑道。

  “少废话,穿上衣服,下去。”顾漫冷冷的说了一句。

  顾漫现在是有些醒酒了,激情过后,才知道,自己刚刚,究竟干了多么荒唐的一件事儿,不过,事儿都发生了,也没有后悔药可吃,所以,便给了李恪两万块钱,就当是去夜店,找少爷了。

  “女人啊。”李恪笑了笑,然后,便穿上了衣服下了车,钱他倒是没拿,毕竟,白睡了一个黄花闺女,要是再要钱,那,自己可真就是禽兽不如了。

  这一场艳遇,可是可遇不可求,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遇见她了。

  不过,眼下李恪也没心思想这些事儿了,毕竟,那个富家千金,还要逼婚呢。

第2章:敲诈?

第2章:敲诈?

  

  顾漫回去后,就洗了个澡,今天,自己实在是太荒唐了,竟然这么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一个陌生人。

  虽是后悔,但现在也没有后悔药可吃了,与其怨天尤人,还不如向前看。

  顾漫往上撩了一把头发,狠狠的冲了把脸之后,就转身回到了卧室。

  趴在床上后,顾漫就漫无目的的玩儿起了手机,无意中翻出通讯录,见到李恪两个字之后,便给李恪发了个短信,让李恪明天过来一趟,解决一下两人的婚姻大事。

  发完了短信,顾漫就头大的躺在了床上,现在,没有什么是比一觉睡过去,更能让人放松的了。

  第二天,顾漫起了个大早,收拾收拾,就去了公司。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到了公司的顾漫,可是领教了这句话的威力了。

  一进门,一个老头就叽叽喳喳的围了上来,又是股市下滑,又是股东撤资的,光听这些人的唠叨,自己的脑袋,就大了好几圈。

  在秘书的掩护下,自己总算是尽到了办公室,不过,自己前脚刚进去,后面集团的几个经理就都跟了进来。

  “顾总,这是老爷子去世之后,公司的财务报表,您过目。”一名经理递上来一摞文件,道。

  “顾总,自从老爷子去世之后,咱们的股市,是一路下跌啊,几个市场部经理已经坐不住了,您赶紧给拿个主意吧?”另一名经理为难的说了一句。

  “什么事儿都要由我来决定,我花钱养你们有什么用,都给我出去!解决不了,你们就都别干了!”顾漫把递上来的文件往地上一摔,愤愤的吼了一声。

  众人被骂了个狗血喷头,现在顾漫正在气头上,自己也没必要触这个霉头,合计合计后,大家伙便都一起退了下去。

  “大小姐这阵子怎么了?”一名下属不知所谓的问了一句。

  “还不是老爷子害的,你说这老爷子也真是的,走都走了,还立了那么一道遗嘱,我要是大小姐,我也崩溃呀。”另一人说道。

  众人在外议论纷纷,而顾漫,则是在办公室内,对着爷爷的遗嘱发呆。

  自己真是搞不懂,爷爷到底哪根儿筋搭错了,竟然会把自己许配给一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人。

  自己真是怀疑,是不是这个李恪给爷爷下了什么迷魂药了,才让爷爷有了这么一手奇特的操作。

  不过,眼下已经没有打么多时间给自己考虑了,因为,爷爷只给了自己一个星期的时间。

  现在,就剩下两天了,要是在两天之内不与那个李恪结婚,遗产可就全都要被捐出去啦。

  “哒哒哒。”就在顾漫烦心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进。”顾漫平复了气息,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淡淡的说了一句。

  门外的秘书得到允许之后,便走了进来,缓缓的走到了顾漫身边后,便在顾漫身边耳语了几句。

  “什么!?他来了!?”顾漫惊讶的站了起来,看着表情有些夸张的秘书后,便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态,然后便对其说道:“把他带到会客厅,我一会儿就过去。”

  “是。”秘书点了点头,然后,就慢慢的退了下去。

  顾漫也不拖沓,简单的补了个妆之后,就朝着会客厅走了过去。

  ……

  李恪进了大楼,没过多一会儿,就被秘书给领导了会客厅。

  其实这婚,李恪本就不想结,自己对豪门,可是没有什么好感,要不是那个大小姐几次三番的催着,自己也不会来这个地方。

  想继承遗产,也不是非得结婚不可,只要顾漫愿意坐下来谈,怎么都会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的。

  李恪在会客厅里等了起来,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人还没到。

  本是想打个电话催一催的,但又怕唐突失了礼节,于是,便就此作罢,接着,便去了趟卫生间。

  其实,顾漫是想直接去找李恪的,但无奈刚出门就被闯进来的记者给堵住了,自己可是废了好大劲,才从人堆里面逃了出来。

  挤了一路,头发都挤散了,自己也不能这样去见李恪呀,没办法,只能再去卫生间补个妆了。

  花了十分钟,总算是把妆补好了,美美的抿了个嘴唇之后,顾漫便走了出去。

  不过,刚刚出门,就被迎面走来的男人给吓了一跳。

  “他怎么找到这儿来了!”顾漫赶紧躲到了墙后面,死死的攥住了拳头,眼前那个男人,可不就是酒吧里跟自己一夜暧昧的那个男人嘛!

  不用想,在这个记者最多的时候来找自己,一定是来讹诈的!

  “这个混蛋,昨天装的一副清高的样子,原来是再打这个主意!”顾漫愤愤的砸了砸墙,不过,对李恪,也没什么办法。

  算了,这次算自己倒霉,他不就是为了钱嘛,自己给他就是了!

  顾漫咬了咬牙,然后,便冲进了男厕所。

  “别动!”

  李恪站到小便池前,便脱了裤子要尿尿,刚要尿的时候,一道女人的呵斥声便从后面传了过来,李恪被吓了一跳,猛一哆嗦,差点儿就滋到了自己手上。

  妈谁呀,有病吧?在人尿尿的时候瞎喊?

  “我说你……是你?”李恪边提裤子边回头,当看见那人正是昨天酒吧的顾漫后,顿时惊得瞪大了眼睛。

  “你给我过来!”还没等李恪反应过来,顾漫就把李恪拽到了上大号的隔间儿中,把她壁咚到了墙上。

  “我说大姐,您要是寂寞了,咱找个好地方行不?在厕所里……太重口味了吧?”李恪拽着自己的裤腰带,一脸尴尬的说道。

  “少跟我装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是干什么的!别以为抓了我一个把柄就能威胁我!我给你五万,拿着给我走人,做人,不要贪得无厌!”顾漫愤愤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写了一张五万元的支票,塞进了李恪的手里。

  看着手里的支票,李恪不禁笑了笑,感情,是这小妞,把自己当成敲诈的了。

第3章:缘分呐

第3章:缘分呐

  

  “大小姐,别把人都想的那么坏,我要是想要钱的话,结个婚我就有亿万家产。我就是来跟我那未婚妻商量点儿事儿而已,你不用这么激动。”李恪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就把支票塞回到了顾漫的手里。

  “嫌少是吧?行,我在给你五十万!赶紧给我离开!”李恪虽然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在顾漫的眼中,这就是不知足!

  看着顾漫流畅的在支票上写下六位数,李恪还真是有些愣神儿,有钱人就是有钱啊,根本就不把钱当回事儿啊。

  “大小姐,不要以为钱能解决一切,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那,就一直担惊受怕的过下去吧。”李恪冷笑了一声,然后,就扭头离开了这儿。

  “他真的,不是来要钱的?”看着李恪的背影,顾漫也是泛起了嘀咕。

  算了,管他呢,这小子识趣儿最好,要是不识趣儿,自己一定会让这小子,后悔从娘胎里出来!

  原本李恪的心情就不太好,遇到这事儿,心情就更低落了。

  原本以为,自己遇上的回事一个跟自己投脾气的女人,谁承想,这女人,跟自己那个仗着自己有钱就目空一切的未婚妻也没什么区别。

  天下乌鸦,一般黑呀。

  李恪苦笑了一声,然后,就回到了会客厅。

  就在李恪等待着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高跟儿鞋的生意,虽然没看见人,但,估计就是顾漫了。

  主动约自己,还迟到了半个多小时,如此不在意别人的时间,李恪对她的印象,又打了个折扣。

  这婚能不接,就不接了,自己跟她矛盾太多,要是真生活在一起,那生活,可真是没有了趣味。

  “我说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让你走了嘛!”而就在李恪思考着的时候,身后,则是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嗯?”李恪回过头去,看见拿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后,也是反应了过来:世上,可没有那么多巧合,同样是目空一切,同样是家财万贯……

  “顾漫?”李恪挑了挑眉,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顾漫一愣,自己在酒吧的时候,可是没有泄露自己的身份啊,李恪,不应该知道啊!

  “我说的嘛,那么尖酸刻薄目空一切的,除了你也不会有别人了。”李恪恍然的笑了笑。

  “你说什么!”顾漫的眼睛顿时就瞪了起来,自己作为顾云海的孙子,顾家唯一的继承人,什么时候不是被人奉承?李恪这个家伙不捧着自己也就算了,他竟然还敢骂自己!

  “别那么激动嘛,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李恪淡淡的笑道。

  “我管你是谁!总之,赶紧给我离开这儿!我告诉你,我那未婚夫,可是混黑的,要是让他知道,有你的存在,你就死定了!”顾漫一脸凶狠的说道。

  不得不说,顾漫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要不是因为自己跟他的“未婚夫”太熟了,自己还真信了。

  “是嘛,你未婚夫,这么厉害呀,我看,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有这么厉害吧?”李恪笑呵呵的问道。

  “我没在吓唬你,要是你不信,可以……”

  “我就是李恪。”还没等顾漫说完,李恪就打断了他的话。

  “你是……”顾漫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这个人是李恪?开什么玩笑!

  “你叫顾漫,你爷爷叫顾云海,你爷爷立了一份遗嘱,说是你不跟我结婚,遗产就一分没有是不是?”李恪笑呵呵的问道。

  顾漫已经傻了,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点头。

  “原本,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个既不用结婚,也能让你的道遗产的办法的,不过,你这充满铜臭味儿的语气真是让我感到不爽,我现在,还真是很想看看,你这个张口闭口就是钱的大小姐,变成一个分文没有的穷光蛋之后,是个什么样子。”李恪笑了笑,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这儿。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让顾漫变成穷光蛋,只是想吓唬吓唬她,让她知道什么叫尊重而已。

  “李恪!你给我回来!李恪!”能知道这儿多内情,顾漫也就不再怀疑李恪的真假了。

  现在,她倒不是担心李恪回忆去不复返,现在最让自己难过的是,自己的第一次,竟然阴差阳错的给了自己的未婚夫!

  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可是自己怎么能嫁给一个护工?

  算了,不就是一层膜嘛,生了孩子还有离的呢,自己不就是跟他睡了一次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顾漫也没多想,给自己宽了心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现在,心情最复杂的,莫过于李恪了。

  原本以为,自己遇到了一场艳遇,可是谁能想到艳遇的女主角竟然是逼自己结婚的未婚妻。

  这还真是宠物店买猫找到了自己丢的那只,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赚了,还是亏了。

  自己这运气,也是没谁了,李恪笑了笑,然后,就朝着艳遇发生的那家酒吧赶了过去。

  POP酒吧。

  “一杯威士忌。”李恪走到了吧台前,要了杯酒。

  威士忌上来之后,李恪便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不过,刚刚一杯酒下肚的时候,不远处突然走过来一男一女,坐在了他的身边。

  男的约莫二十五六,西装革履,一看就是个富二代,而看那女孩儿青涩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刚从学校里出来的学生。

  这样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出现在这个地方,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

  虽然说有伤风化,但,这是人家你情我愿的事儿,自己也管不着。

  李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便继续喝起了自己的酒。

  不过,李恪听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事情,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小林姑娘,你也知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是?你看,你刮了我的车,是不是应该给点儿赔偿啊。”阔少边说着,边伸手,朝着林雪的大腿摸了过去。

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肆意之继承百亿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