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我的职责是逆神李天放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我的职责是逆神李天放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2019-06-12 09:31:36来源:互联网发布:借个火

我的职责是逆神李天放小说全本在线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我的职责是逆神的作者借个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李天放说,天命难违,可违。八百万年前,李天放从人神大战中被丢出,飞了八百万年落地。于是他有了几个人族最厉害的师父,也有了神族最厉害的对手。八百万年前,神族奴役人族,八百万年后,将由李天放

我的职责是逆神李天放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我的职责是逆神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宗主出关又如何?

第十二章宗主出关又如何?

  

  “阿娘!”李天放咧嘴一笑,扑进了寡妇的怀中。

  虽未远游,这一路走来却也是经历劫难,在生死之间走了个来回,李天放很有些激动,恨不得立刻就将之前种种经历都讲给阿娘听。

  看着自己的孩子,寡妇心疼无比,将李天放紧紧的抱在怀中流下了眼泪。

  村长等人的出现让贵公子一伙惊讶无比,几个心思短浅的立刻就拔出了佩刀宝剑准备一拥而上,但黑衣人的首领立刻用冰冷的眼神制止了他们的动作。

  贵公子面目阴沉,他心中无比惊讶,堂堂魔宗护法,之前警告众人的眼神之中竟然满满都是忌惮?

  黑衣人首领看向村长,缓缓抬手抱拳:“鄙人魔宗山门护法左剑清,尔等何人,为何阻我为公子复仇?”

  村长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寡妇却先他开口骂道:“我管你是魔宗还是狗宗!一群不要脸的玩意欺负一个孩子,都是没卵蛋的废物!”

  寡妇越骂越生气,柳眉倒竖,怒目喷火,她轻轻松开李天放,上前一步指着魔宗护法的鼻子骂道:“无胆鼠辈!信不信我碎你尸体,囚你魂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住口!”贵公子忍不住喝道:“左护法!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管这些人有什么背景,都与我一并斩杀!宗主责罚我一人承担!”

  说完便喝了一声去,他身边的大狗咆哮一声便冲了出去,之前还胆小如鼠的饭桶此刻却恢复了精神,哼叫一声撞向大狗。

  左护法之前一声不吭,却早已经是怒发冲冠,他恨不得把这尖嘴妇人碎尸万段,只不过担心这些人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但此刻不同,自己最大的担忧都让这个身份特殊的公子解决,他冷笑一声,口中阴冷道:“多谢公子好意,我这就用这帮家伙的头颅作为回礼!”

  话音刚落,一幕极其诡异的景象便发生在了众人眼前,只见左护法浑身上下腾起一阵黑烟,黑烟散尽之后他竟然凭空消失!

  李天放惊讶莫名,担心自己的母亲受伤,立刻纵身来到了阿娘身边,但寡妇只是冷冷一笑,嘲讽道:“雕虫小技!”

  左护法消失之后,那群黑衣人也都一并冲上,刀光剑影如潮水般朝李天放等人涌来。

  李天放有些紧张,握紧双拳准备应敌。

  但阿娘却轻轻拍着他的脑袋笑道:“傻孩子,阿娘都来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天放楞了一下,看向村长等人,终于松开拳头笑出了声。

  农夫拿起酒葫芦,咕噜咕噜喝起酒来,村长双手负在身后,根本无视周遭敌人。

  当敌人终于近身,农夫才满足地放下葫芦,悠长地吐出了一口酒气。

  是酒气,却也是剑气。

  潮水般扑上来的敌人们发出了惨叫,捂着手腕后退,他们拿武器的手腕悉数被无形剑气斩断,断手和武器一起落地。

  他们潮水般退去,惨叫着,有见识的家伙狂喊道:“快退!这是剑仙!”

  可不是么,呼吸间以剑气杀人,除了传说中的剑仙,还有什么人能做到?

  农夫轻蔑一笑,并不做声。

  但也就在这时,村长脑后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光斑,仿佛时空重叠,一只碧绿的短剑从中探出,径直刺向了村长的后脑。

  无声无息,却几乎无可躲避。

  的确无法躲避,但村长甚至都没有动过躲避的念头,他只是将左手向身前一挥。

  仿佛是驱赶烦人的苍蝇。

  一声闷哼,村长脑后的匕首瞬间消失,村长身前的空间猛地扭曲,继而左护法从中横飞而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他的右脸红肿的不像样子,满嘴都是鲜血,眼神之中满是恐惧:“不可能!就算宗主要破解我的虚空斩,都不会这么轻松!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可能一挥手就打碎虚空!”

  他仿佛癫狂,甚至都没有起身,坐在沙地上声嘶力竭地吼叫。

  村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之中甚至连鄙视不屑都没有,听完左护法癫狂的话语,他抬头看了看已经升起太阳的浩瀚青天,自言自语地说道:“我是什么人?一个囚徒而已……”

  寡妇冷声道:“无知小人,也配打听我们的名姓?天放,之前就是他欺负你么?”

  李天放有些不好意思,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打架输了就回家找妈妈的人,便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寡妇正准备继续追问,才亮不久的天空竟然一下子暗了下去。

  刹那间,乌云密布,淡淡电光在云间闪动,一个身穿黑色龙袍的中年人踏在云端,如神明降世,俯视苍生。

  左护法眼神之中突然绽放出了狂热的光芒,他回头看了一眼贵公子。

  贵公子咬着牙说道:“只能求宗主出关了,否则我们都得死!”

  左剑清猛地点头,心中惊喜无比,宗主闭关之前给了这公子哥一枚玉牌,让他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使用它给自己传讯。

  左剑清作为宗门护法,给一个年轻弟子做护道人,这本身已经不合规矩。

  可左剑清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贵公子竟然还可以给宗主传音求救,而且更夸张的是,正在闭关的宗主竟然还真地出关救人!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左剑清心中无比疑惑,但还是立刻翻身跪下,口中大喊道:“弟子左剑清,恭迎宗主出关!”

  他的手下们之前还在鬼哭狼嚎,此刻也都翻身下拜,空中喊着恭迎宗主出关。

  贵公子脸色惨白,紧咬嘴唇没有作声。

  李天放看着云端,有些担忧,有些神往。

  这也太酷了吧!

  农夫轻轻并拢双指,但村长却按住了他的肩膀笑道:“算了。”

  农夫有些疑惑,但最终还是轻轻点头,拿起酒葫芦独自饮酒。

  身穿黑色龙袍的中年人缓缓落地。

  那魔宗宗主身材高瘦,面上几乎没有什么肉,此刻神色复杂,却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左剑清心中有些忐忑,低着头起身,在宗主身边开口说道:“宗主,属下办事不力,请求责罚。”

  但那宗主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轻轻摇头,之后便踏出一步,躬身行礼,苦笑一声,道:“几位道友,此事无论原因如何,都是我魔宗的错,我代表魔宗给几位道友道歉。”

  道歉?!

  堂堂魔宗宗主,竟然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道歉?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左剑清懵了。

  贵公子傻了。

  李天放张大了嘴巴。

  寡妇有些骄傲,又有些落寞地轻轻拍着李天放的脑袋。

  村长微笑地看着堂堂魔宗宗主给自己行礼,淡淡说道:“小孩的事情,就让小孩自己解决。以大欺小,岂不是逼着我们几个老家伙惹事了?”

  魔宗宗主再次苦笑一声,心想谁知道会惹到你们啊。

  他再次抬手作揖,躬身道歉,姿态诚恳。

  左剑清恐惧地浑身冒汗,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吭。

  宗主竟然在道歉,那只有一个原因,宗主没有必胜的把握。

  连宗主都不敢动手,那么自己之前到底有多无知。

  后知后觉的左剑清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磕头说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该死!”

  说着便一个接着一个耳光地抽在了自己脸上。

  但村长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笑眯眯的,但那魔宗宗主却没有抬头,只是躬身低头,像是在等候发落。

  一时间天地静默,只有左剑清清脆的耳光声。

  当左剑清的脸上已经完全肿胀,连眼睛都看不见的时候,村长才终于笑道:“行了,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宗主不必在意。”

  身穿黑色龙袍的魔宗宗主这才抬头道:“是,但我的手下无礼,我还是要责罚的。”

  村长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这是你们自己的家事,我可没兴趣管。”

  魔宗宗主这才退后一步,道:“回去!”

  说完,他抬手一抓,天空中再次涌出乌云滚滚而下,然后踏上云头,飘然而去。

  左剑清慌忙起身,扶起公子便准备离开,李天放却笑着说道:“喂!手下败将别急着走!”

  贵公子脸上一黑,左剑清慌忙按住他的肩膀道:“公子不可无礼!”

  少年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这才回头看向李天放。

  李天放哈哈一笑,饭桶趾高气昂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嘴里叼着那条奄奄一息的狼王。

  “你这条笨狗都快被我的小驴咬死了,不带回去?”

  “你!”贵公子气地面孔扭曲,但左剑清死死地拉住了他。

  左剑清一点头,他的一个手下慌忙上前从李天放手中抱过那条濒死的狼王,左剑清也不敢多说什么,带着众人慌忙离去。

  农夫轻轻拍着饭桶的脊背,饭桶似是知道这几人的厉害,一脸的谄媚。

  “舔狗不得好死!”李天放气道。

  “这驴有点眼熟……天放,它怎么会跟着你呢?”村长看了驴子一眼,似笑非笑道。

  李天放听到村长问起,顿时得意道:“哈哈!这是我从一个胖和尚那里骗来的!”

第十三章潘越

第十三章潘越

  

  “胖和尚?”见李天放得意洋洋地说这头驴子,是他从一个胖和尚那儿骗来的,村长等人面面相觑,不由发笑。

  以他们的眼光,自然知道这头驴子不是凡物,而能拥有这种灵物的胖和尚,除了那位之外,还能有谁?又怎么可能让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骗到手?

  这大概是那位的谋划,亦或是其中有其他的隐秘。

  村长笑着点头说道:“不错,天放很聪明。”

  李天放得意笑道:“那肯定啊!我这么厉害,略施小计就赚到了,哈哈。”

  农夫微微一笑,缓缓说道:“是你骗来的也罢,是那僧人送你的也好,无论如何也是你和这灵物的缘分,好好珍惜便是,相信在你接下来的旅途中,这头驴子或许还能帮到你。”

  听见这话,李天放这才想起来村长等人还是要回去的,自己的旅程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也严肃了一点,点头说道:“天放明白。”

  农夫点头,再没说什么。

  寡妇有些不舍,抚摸着李天放的脑袋说道:“天放还小……这刚出门就碰到这样的危险,就这样出门,我太不放心!”

  李天放张了张嘴,想安慰担心自己的母亲,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村长叹息一声,上前轻轻拉开寡妇,这才看着李天放说道:“不只是你阿娘,我们都很担心你的安危,要不然也不会一直用秘法观察你的行踪,但是……”

  村长眉头微微皱起,最终说道:“但是你正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年纪,也不能窝在那小小村子里面,你明白么?”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这八个字让李天放心中生出了阵阵豪情,他有些激动地拍着胸脯说道:“我明白的!不义叔,阿娘,诸位叔叔伯伯,你们放心,天放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无论前面有什么样的危险,天放都不会害怕,更不会放弃!”

  村长欣慰一笑,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放心了,接下来的路上你也要时时小心,离开八荒沙漠,我们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赶来救你了,记住了么?”

  李天放重重点头,寡妇又有垂泪的倾向,村长对农夫说道:“走吧。”

  农夫笑了笑,对李天放点了点头,之后才摘下酒葫芦往天空中抛去。

  酒葫芦绽放出剧烈的光辉,闪烁之中,村长等人消失不见。

  李天放看地咋舌,不论是村长,还是之前魔宗宗主,都有着他想都想不明白的神仙手段。

  众人离开,李天放豪情不减,正准备带着自己的驴子离开,回头看去却发现饭桶竟然又在啃食祭坛上的妖丹。

  李天放心中大喜,之前魔宗的人逃走的时候太过匆忙,地上那么多珍贵的妖丹都没来得及收拾。

  少年自然不会客气,翻出个口袋便开始打扫战场。

  李天放相当得意,自己这也算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下发财了啊!

  几十颗妖丹,没过多久便被李天放和那头驴子收拾了个干干净净,李天放哼着小曲赶着驴就准备继续赶路,饭桶却突然惊恐地竖起了耳朵。

  李天放心中一惊,难道又有敌人?

  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连串沉重的震动。

  李天放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高不足五尺,腰围却有六尺的矮胖子正飞速地朝他们跑来。

  “喂,你有没有在这里看见一群高手?”来人并未动手,在离李天放还有几丈远的距离上一脚站定,对李天放喝问道。

  李天放眯着眼睛,这矮胖子和自己年纪相仿,一脸横肉,满目凶光,生地有几分丑陋,但一股子凶悍的气息让他明白这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少年握住腰间铁剑,耸耸肩膀笑道:“看见了啊,这里我就是最高的高手。”

  矮胖子鼻子耸动,听见李天放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对李天放笑道:“放屁!老子一闻就知道之前在这里出现的至少都是知命境以上的高手,就你这个连修行门槛都没踏过的凡夫俗子也敢吹这种牛?”

  不过矮胖子似乎并不生气,他只是有些沮丧地哼了哼鼻子,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还是来晚一步。”

  李天放暗暗心惊,这是人类么?这都能闻得到?难道是某个神犬幻化成人形?

  矮胖子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才看着李天放笑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来这干什么?”

  李天放一手握住剑柄,一手轻轻安抚饭桶,淡淡说道:“我叫李天放,只是个赶路的,你呢?”

  矮胖子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驴子,然后笑道:“哦?巧了,老子叫潘越,从西边来,也是赶路的,你去哪里啊?”

  李天放愣了一下,自己要去哪呢?

  出门几天,他似乎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闯荡江湖,那么江湖又是什么地方呢?

  想了一下,李天放笑道:“去哪?自然是去那大华朝的都城,万国朝圣的华都城!”

  矮胖子一听这话,哈哈大笑,拍着自己的肚皮说道:“这感情好,正愁一路上没个人说话,小子,我也去华都,咱们正好结伴而行啊!”

  听见这胖子要和自己同行,李天放耸耸肩膀笑道:“还是算了吧,我喜欢一个人呆着,就此别过!”

  说完,李天放牵着驴子转身就准备离开,那胖子冷笑了一声闪身挡住了李天放的去路。

  李天放从来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见着矮胖子动作,他手中长剑寒光一闪便已出鞘,剑锋刺向胖子肩头。

  那矮胖子不惊不恼,笑哈哈地伸出手来,抓向李天放握剑的右手。

  李天放心中冷笑,心说你之前闪到我身前的身法的确迅捷,比之前那个贵公子和自己都要快地多,可凭着速度就想在我手中空手入白刃?

  屠狗剑法自然而然地使出,长剑在空中划出半个圆弧,自己的手腕不仅躲开对方的擒拿,剑锋也割向了胖子的手腕。

  胖子猛地瞪大眼睛,赞叹道:“好剑法!”

  李天放没有犹豫,长剑划过就准备直接砍断对方乱动的手。

  但没想到矮胖少年的手腕猛地绽放出了一阵金色的光辉,铁剑砍在他的手腕上竟然发出了一声金属相撞的锐响。

  之后,那把本来就因为之前的战斗而伤痕累累的铁剑,此刻终于不堪重负,直接被胖子潘越磕断。

  李天放心中大惊,想要弃剑再战却已经来不及,潘越一声长笑扣住了他的手腕,用力翻转控住了李天放的脉门。

  “小子剑法不错,不过实力和手上的家伙实在太次了。”潘越得意洋洋地笑道。

  李天放手腕吃痛,想要挣扎却被控住了脉门,周身灵气运转不通,浑身力量也使不出来。

  “我认怂。”李天放恶狠狠道。

  “哈哈,第一次人用最狠的口气,说最怂的话。”潘越哈哈一笑,松开了手。

  李天放有些惊讶,刚才自己已经被制住,对方如果有杀心,自己根本就反抗不了,万万没想到这胖子竟然这么轻易地就收手。

  潘越理所当然地说道:“我说过,我不想一个人走,你得听我的,因为我比你强。你不陪我,我就揍你。”

  就因为这种原因?

  李天放觉得这胖子脑子大概有问题,不过此刻他兵刃被毁,而且对方看起来的确没什么恶意,便也不再坚持。

  二人上路,那胖子还真是个话痨,不过说来说去也不过是自己有多厉害,而李天放有多弱小之类。

  一开始的时候,李天放还和潘越比试了几次,只不过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倒不是说这胖子有多么天赋异禀,但那堪比铁石一般的金身功夫实在太过霸道,纵使李天放再通神村学到的剑法身法再巧妙,也破不了他的防。

  二人就这么一路前进一路切磋地来到了八荒沙漠的边缘。

  “小子,再往前百里,就是大华朝镇西关了!”潘越眯着眼睛,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笑容,仿佛他已经看见了雄伟的关隘。

  “不要叫我小子,你可以叫我李天放,要是不愿意,叫爸爸也行。”李天放有些无奈。

  潘越哈哈一笑:“别,你可比我爸爸有趣多了,那老家伙,哼,这么大把年纪,还娶比我还小的老婆……不说这,想要我不叫你小子也行啊,打赢我,打赢我就不叫了。”

  李天放笑道:“你还别着急,打赢你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说话间,他身边的饭桶突然高高抬起了头。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这几天下来,两人已经颇有默契,饭桶知觉超凡,总能提前察觉危险,两个人互相配合,也斩杀了不少妖兽。

  尽管很不愿意,但李天放已经默认了潘越是自己的同伴。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一队马贼突然从沙丘之后纵出,为首的一个是裸露上身,手提大斧的汉子。

  潘越眯着眼睛,鼻子不断耸动,低声说道:“为什么每个劫匪,都要说这么老套的话?十二个人,三个修行者,都是赤耀低阶的水平,啧啧,这年头这种货色也敢出来劫道?”

  李天放眼中绽放出欣喜的光芒,他舔舔嘴唇,心说这是飞来的横财啊,他大笑道:“蠢货!这是沙漠,还此树是你栽,你找棵树给我看看?回家跟你师娘再读两年书吧!”

  众人大笑,那马贼头领脸色涨红,骂了一声找死就纵马冲了过来。

  李天放哼了一声就准备动手,可潘越速度实在比他快太多,潘越直接飞身一拳打碎了马贼首领的脑壳,剩下的马贼就如同耗子一般四散奔逃。

  李天放甚至连敌人的衣服都没有碰到。

第十四章稷下学宫

第十四章稷下学宫

  

  “小子,小哥哥我厉害不厉害?”潘越骑着马贼首领的马,手中抛着从尸体上掏出的银子笑问道。

  李天放牵着驴子,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

  “说话啊!这样,你说一句小哥哥真厉害,我就把这银子赏你!”潘越笑眯眯地调侃。

  “哦。”

  潘越也不泄气,继续吹嘘自己的强大和李天放的无能,李天放也不搭理,最多就是一个哦字回应。

  两人就这么无聊地斗着嘴,一路进入镇西关,略微修整之后,两人跨州郡,越山河,日夜兼程地赶路,半旬之后才终于赶到了华都城。

  华都,天下第一雄城,光是城墙,就长十七里,宽也有十二里,里面住着数十万户居民。

  潘越虽然一路上不断吹嘘,说自己走南闯北去过多少地方,喝过多少烈酒,睡过多少美女。

  但李天放知道,潘越和自己一样,都是第一次来华都。

  因为站在城门之外,潘越和自己一样,都被彻底镇住了。

  一对少年,在这座千年古城之前,用沉默表示了自己的敬意。

  进城并不困难,哪怕潘越来自没人知道是哪里的西域小国,哪怕也没人知道所谓通神村是什么地方。

  只需要纹银十两,他们就被当成大爷一样进了城。

  当然,这并不是说大华朝官场糜烂,连小小守门兵卒也不顾华都城的安危擅自放外国人进城。

  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华都城实在太过繁华,每年来到华都做生意的胡人都会超过万人,定居在华都的那就更多了。

  会有威胁么?

  可能会有,可华都自然有底气无视这种威胁。

  “弟弟,你欠我五两银子,想着点还。”潘越牵着马,一边浏览华都城的风光,一边说道。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潘越觉得小子很没有成就感了,就开始叫李天放弟弟。

  李天放翻了个白眼说道:“屁话,我又没让你帮我付钱!”

  两人斗着嘴前行,寻找着落脚的地方。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李天放却有些茫然。

  江湖在这儿吗?

  潘越可不迷茫,他直接开口问道:“弟弟,你来华都干什么?”

  李天放想了想,不答反问道:“胖子,你知道哪能查到以前的资料么?那种年代比较久远的。”

  潘越哼了一声,说道:“这都不知道,还怎么当你小哥哥?听好了,不管你要查什么东西,只要你去了一个地方,你就能找到答案,小哥哥我来这也就是为了去那儿!”

  说着,潘越一向嚣张的目光中,竟然破天荒的有了敬畏和向往的光芒。

  李天放有些惊奇,这种表情,他还是第一次在潘越脸上看到,他笑问道:“没想到你除了吃饭睡觉杀人之外还有别的事情想做,你要去的地方是哪,你这么肯定我能在那找到答案?”

  潘越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这才一脸向往地转过头去说道:“还能是哪,有资格教我的地方,能容得下我潘越的地方,这天下间除了稷下学宫之外,哪里又还有其他的地方!”

  李天挠着脑袋问道:“稷下学宫?那是什么地方,怎么去?”

  听见这句话,潘越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差点从马上掉下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天放,冷笑道:“你他妈没跟小哥哥我开玩笑吧,你连稷下学宫都不知道,那你来华都干什么?”

  李天放笑道:“不就是稷下学宫嘛,我当然知道,刚才是逗你玩呢。”

  潘越依旧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人不知道稷下学宫,似乎是因为他的向往和敬仰,他一脸正色地对李天放说道:“小子,我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但你听好了,稷下学宫是世间所有修行者的圣地,也是我潘越最向往的地方,里面有最多的书和最强的老师,只有在这里,我潘越才能实现梦想,成为天下最强的武者!”

  李天放心中惊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潘越如此认真,但少年要强,他只是嗤笑了一声说道:“吹吧你就,不过既然你说里面有最多的书,我还是可以勉为其难地进去玩玩的,告诉我它在哪吧。”

  潘越一脸激动地说完自己的梦想,听见李天放的话之后立刻就变成了不屑和耻笑,他嘲讽道:“就你?我看你这辈子是没机会进学宫了,下辈子努点力吧。”

  李天放一听,知道里面还有些讲究,便问道:“哦?进那什么学宫还有要求?”

  潘越翻了个白眼,冷笑道:“你还真是无知,稷下学宫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什么人都收,也就只有我这种天才才能进入,否则任你是什么达官显贵,亦或是爹娘有多强,一样没资格。”

  潘越瞟了李天放一眼,这才哼了一声说道:“就你这种连赤耀境都没进入的家伙——虽然能打是能打,但还是不可能有资格的。”

  李天放微微一笑,他体质特殊,修行需要的时间和资源都相当庞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比谁弱,他笑道:“要不咱们赌一赌?”

  潘越哈哈大笑说道:“必胜的赌局我为什么不赌!说吧,要赌什么?”

  李天放说道:“你先说你赢了要什么?”

  潘越朗声大笑,竟然有几分豪气,他看着李天放说道:“我要什么?你身上的东西我如果想要,在沙漠里就是我的了,我什么都不要,如果我赢了,你以后就要心甘情愿的叫我小哥哥。”

  李天放沉默了一下,潘越说的没错,如果这死胖子对自己的东西有所图谋,自己在沙漠之中的确就已经命丧他手。

  他看着潘越,淡淡说道:“可以,如果我进入学宫,你以后见到我,就得喊我一声好大哥,如何?”

  “成交!”

  两人不再说话,找了家客栈住下,依旧是潘越付钱。

  李天放却不愿意休息,倒不是之前的赌约让他心有挂碍,他脑子里萦绕的,始终都是自己右臂上那奇怪的血红色纹章的含义。

  这难道是胎记?

  会不会和我的身世有关呢?

  李天放思虑半晌,仍旧是想不出头绪,最终决定还是去找些古籍好好查阅一下。

  说干就干,他径直走出房门,也没和潘越打招呼,径直下楼,问了一下店小二附近哪里有出售古籍的书店,之后便离开了客栈。

  七拐八绕,李天放才在一处颇有些深幽的巷子里找到了一家没名字的书店。

  里面暗暗沉沉,十分奇怪,但李天放这一路行来,遇到的怪人怪事实在有些多,他并不在意,踏步走了进去。

  “小子,这里的书很贵的,没钱赶紧滚,去别的地方逛。”

  刚进门,一个苍老的声音变从他身侧传来,吓了他一跳。

  那是一个白发苍苍,皱纹横生的老头,老头瑟缩在墙角的一张桌子后面,昏黄的油灯下面,一张老脸有些可怖。

  老头呵呵地笑了两声说道:“哟呵,血气方刚的年纪,这都不动怒?不错不错,不过没钱没资格在这看书,不滚出去你会后悔的。”

  看来只是一个视财如命的老头,李天放心中微微放心,他上前将一只布囊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这一袋妖丹价值几何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你们这年代最久远的书在哪?”

我的职责是逆神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