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李天放小说免费阅读-借个火小说全文阅读

李天放小说免费阅读-借个火小说全文阅读

2019-06-12 09:31:30来源:互联网发布:借个火

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我的职责是逆神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李天放说,天命难违,可违。八百万年前,李天放从人神大战中被丢出,飞了八百万年落地。于是他有了几个人族最厉害的师父,也有了神族最厉害的对手。八百万年前,神族奴役人族,八百万年后,将由李天放

李天放小说免费阅读-借个火小说全文阅读

我的职责是逆神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章李天放

第一章李天放

  

  荒凉无垠的大漠一眼望不到尽头,凛冽的狂风携卷着黄沙呼啸而过,而这地平线尽头的血色残阳逐渐西沉,整个世界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通神村,坐落在八荒绿洲之中,四面皆是沙海,万里无垠。

  从天穹之上俯瞰下去,一片片绿洲就像翠竹一般点缀在干涸龟裂的八荒大地上,甚是显眼。

  “哧!”

  一道炫丽至极的七色流光划破了夜幕,坠落在村内的一角,随即一道霹雳划破长空,天空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这雨越下越大,整个天地化为一片滂沱,漫天大雨中,通神村内冲出一群人,手里端着盛水的器皿,看着眼前的遮天大雨,忍不住仰天长啸,泪水夺眶而出。

  “三年了!我通神村大旱三年今日终于天降甘霖,神啊你终于想起了你的子民吗?”有人激动地说,忍不住在大雨中手舞足蹈起来。

  “等等,打铁的,你看这雨居然是金色的,莫非有什么古怪?”村长钱不义嘀咕道,他借着闪电的余光发现了不对劲,眼神中露出一丝慎重。

  “想必是您老人家的诚心感动了雨神大人,所以才降下祥瑞金雨,放心我试过了,没毒的!”铁匠对钱不义说道。

  “砌墙的,刚才天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掉到我们村里来了?”寡妇站在雨中露出沉思,她身上的黑纱长裙被雨打湿,露出曼妙的身材曲线。

  一旁的工匠翘起了兰花指,眉头微蹙:“可不是嘛,七色光轰隆落到村东头去了,人家小心脏到现在还扑腾扑腾跳呢!

  “咔嚓!”

  天空中又是一道霹雳划过,余光照亮了众人吃惊的面孔,几个人对视一眼,都是流露出异样的光芒。

  七色流光?莫非是有异宝降世?

  “大家稍安勿躁!此物估计很危险,我先过去一探究竟!”村长钱不义眼珠转了转,随即第一个拔腿朝着神光坠落的方向跑去。

  呸,无耻!

  工匠翻了个白眼,正气凛然的说道:“村长孤身一人恐遇凶险,待我去助他一臂之力!”

  说着,脚下的步伐却是丝毫不慢,立刻追了上去,寡妇和铁匠对视一眼,露出一丝懊悔,心道就不该告诉这两个人,一跺脚,咬着牙追了上去。

  此时。

  村东头一方干涸的农田旁,农夫小心翼翼的蹲在一旁拨弄着某个熠熠生辉的物事,时不时的朝着四周张望。

  “哒哒!”

  见黑暗中浮现出人影,他连忙脱下衣服罩住那物事,转身就跑,却猛地被赶来的钱不义等人给叫住。

  “慢着!”

  “种田的,你怀里拿的是什么?快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众人口中的农夫,半只小腿还停在空中,他僵硬的转过头来,露出憨厚而无辜的笑容道:“原来是你们啊,找俺有什么事吗?”

  农夫虽然这样说着,但是他怀中透体而出的七色光芒却深深的出卖了他,一时之间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目光变得躲躲闪闪。

  “还在发光?绝对是刚才掉下的宝物无疑!”

  “好你个种田的,平日里老实巴交的心里居然这么蔫儿坏,人家真是看错你了,哼!”

  “好了别吵了,我是村长我来说!”

  钱不义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随后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笑道:“俗话说得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咱么通神村发现的东西自然要归我这个村长,你们,都没意见吧?”

  他笑得很是灿烂,露出一口金牙,眼中露出精光。

  “不可不可,先来后到的规矩你们不知道吗?”农夫第一个不乐意了,拼命的摇头,他好不容易捡到一个宝贝,自然不愿意轻易地交出来。

  “哼,我还说见者有份呢,咱们还是平分好了。”寡妇不屑的嗤笑道。

  “不不不,要我说,还是……”

  “别吵了!”

  一时之间,众说纷纭,钱不义在一旁忍不住眉头紧皱,最后拍板:“我是村长听我的,先把东西拿到我家,弄明白了再做决定!”

  弄你家里那还能弄出来?

  众人一阵无语,但是又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互相对视一眼,只好先勉为其难的同意了他的说法。

  等来到钱不义家里,众人看着桌子上还闪烁着七彩光芒的一个蛋状物事,都深深皱起了眉头。

  这可咋分?

  钱不义忍不住发起了愁,他缓缓走上前,用随身带着的一杆烟斗敲了敲金蛋。

  “嗡!”

  一声无形的波动扩散在虚空中,那金蛋却是一点事都没有,甚至表面连个裂痕都没有,钱不义见状,眼中不禁露出一丝慎重。

  “我来!”

  铁匠手里举着一个锄头,唾了两口唾沫,猛地砸了下去,但是“锵”的一声后,金蛋表面依然毫发无损,反而是他自己被震得倒退几步。

  好硬!

  之后众人尝试了各种办法,刀劈火烤甚至“以卵击石”,可惜石头四分五裂,这蛋却还是完好无损。

  唉,这可愁死人了!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不由得愁眉苦脸的看着金蛋,陷入了思索之中。

  “要不俺找只母鸡过来孵一下看看?”

  沉默中,农夫憨厚的说道,他养了不少鸡鸭,说不定还能孵出一只金公鸡?

  “胡说八道!”众人没好气的的瞪了他一眼,农夫立刻缩了缩脖子,憨厚的挠着后脑勺。

  天亮的那一刹那,众人还是没有想出任何办法,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准备离开,却见金色蛋壳忽的自己裂开,露出了……婴儿的啼哭声?

  众人脚步一顿,回头对视一眼,齐齐把目光投到了屋中的金蛋上,里面却是一个粉粉嫩嫩的婴儿,正扑腾着小手小脚,哇哇大哭。

  蛋里面……孵化出了一个人类婴儿?

  众人目瞪口呆,都感觉有些模糊,他们这一辈子自认见过无数奇闻异事,却从没有看到如此古怪的一幕。

  “还是个男孩……”

  寡妇一阵激动,她立刻冲上去小心翼翼的抱起婴儿,仔细看了看,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忍不住伸手去逗弄。

  她婚后丧偶,多年来,时时刻刻不想着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此时见到一个婴儿出现在面前,哪里还能抑制得住?

  围观的众人却纷纷露出了苦瓜脸。

  “喜得贵子,恭喜恭喜……嗯,我还有事先走了哈!”

  “告辞!”

  一伙人干笑出声,眼神闪躲,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期盼已久的宝物居然是个婴儿,这也太鬼扯了吧?

  如果是什么奇珍异宝他们绝对拼上老命都要争夺一番,但一个婴儿……还是算了吧,毕竟现在世道艰难,谁也不希望家里凭空多出一张嘴。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们不养老娘来养!”寡妇不屑的冷笑,看着怀中的男婴越看越是喜欢,眼眸中异彩连连。

  “咦?这是……”

  她忽的一愣,瞥见蛋壳中似乎有一张纸条,顺手取来,只见其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李天放!

  “李天放?……这便是你的本名吗?”寡妇眼中露出思索,看着怀中的婴儿,轻轻地唤了一声。

  “天放?”

  “咯咯……”

  寡妇怀中的男婴仿佛听懂了一般,黑白分明的眼睛扑闪着,笑了起来,朝着寡妇伸出了白嫩的小手,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

  …………

  世事如流云,岁月如白驹。

  距离金雨降世那一夜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而李天放也成长为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此刻他正和农夫在农田里挥舞着锄头,眼神清亮灵动,认真的模仿者农夫的动作。

  “天放你去一边斜着吧,这些话就交给我来!”农夫转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他,眼神中露出一抹慈爱。

  “谢谢三眼伯伯!”

  李天放脆生生的说道,随即眉开眼笑,一蹦一跳的到田地另一边,掰开水壶咕咚咕咚的喝起水来。

  农夫的眉心中间抬头纹密集,乍一看仿佛眉心中生出第三只眼一般,自从李天放发现了这一点,便一直这么称呼他。

  “这孩子……”

  农夫也不恼,憨厚的笑了笑,伸了伸有些酸痛的老腰,又看了一眼面前一望无际的农田,心道靠自己一个人今天估计是干不完了,还得去找个帮手才行。

  他想了想,转身躬着身子离开,然而不一会儿便回来了,手里牵着一个似牛非牛头生三角的野兽,朝着李天放走过来。

  “三眼伯伯,这是什么怪物?好丑啊!”李天放黑白分明的瞳孔中露出一丝好奇,问道。

  那野兽仿佛能听懂人话一般,听到这话顿时鼻息剧喘,四只蹄子在地上划拉着,不善的看着李天放。

  “天放,这不是怪物,是龙牛兽,专门用它来干农活的。”陆朝摸着李天放的小脑袋,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哼,明明就是怪物嘛,这么丑!”

  李天放嘟囔着说道,随即一蹦一跳就要去抓龙牛兽头上的三只角,但龙牛兽本就对他不满,又怎么会让他如愿,尾鞭横扫,直接将李天放抽的倒飞而出,摔了个四脚朝天。

  “天放你没事吧?”农夫一惊,赶快跑过来把他扶起来,却见李天放眼中闪过一抹倔强,道:“这丑东西还敢摔我?我要给它一点颜色看看!”

  他身形一动,整个人像一头蛮牛一般直冲了出去,试图去抓龙牛兽的后腿。

  “吼!”

  龙牛兽大怒,又是狠狠地一鞭子甩过来,但是李天放这次早有防备,身子一侧,轻松地躲过了这一尾鞭,随即大喝一声,手中拎着龙牛兽的两只蹄子,竟然将龙牛兽直接举过了头顶!

  “吼!”

  龙牛兽拼命挣扎,口中不断发出嘶吼,李天放却是哈哈大笑,大喝一声道:“去!”

  他腰部一用力,竟然直接将龙牛兽扔出去十几丈远,噗通一声砸落在地,只见地上的龙牛兽吼了几声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哈哈哈,丑八怪,叫你欺负我,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李天放双手叉腰,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孩子……

  一旁的农夫整个人都看傻了,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仿佛在确认自己有没有看错,最后他摇了摇头,连龙牛兽都顾不上了,连忙拉着李天放朝村子另一边走去。

  通神村村老堂内。

  几道围坐在桌边的身影黑袍罩身,他们是通神村村老堂的成员之一,有权决定村内一切大小事宜,此刻看着长桌尽头的李天放,眼中满是震惊,

  “天放,你告诉阿娘,种田的说的是不是真的?”寡妇从黑暗中掀开头罩看向李天放,她的脸上依旧抹着厚厚的脂粉,厚到连原本的相貌都识别不出。

  “是啊,怎么了!”李天放大大咧咧的说道,眼中带着一丝好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这几个伯伯婶婶这么奇怪的看着自己。

  “看来这小子天生神力,说不定是传说中的修炼者呢!”另一边,钱不义兴奋地搓着手,看着李天放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座金矿一般。

  长桌的另一端,铁匠露出思索的神色,道:“既然如此,那……五行之门的测试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咱们通神村可是很多年都没有出过一个修炼者了。”

  五行之门?修炼者?

  几个村老堂的人影默默对视一眼,都是缓缓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期待。

  不错!

  通神村沉寂了这么久,也该活动一下了……

第二章五行之门

第二章五行之门

  

  祭祖招灵的祠堂,一向都是通神村最神圣最核心的地方,而除了村老堂的几个人之外,普通村民是没有资格进入其中的,哪怕是备受宠爱的李天放,也不例外。

  而且祠堂除了在一年中的几个特殊时间之外,根本不会对外开放,所以整个通神村很少有人知道祠堂里面到底有什么。

  “呼!”

  然而今天,祠堂外面的地面上却亮起了一支火把,熊熊声焰,接着是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

  整整四十九支!

  一方古朴的青石祭台被照亮,露出其上斑驳繁奥的纹路,一群人无声的跪在石台下面,双手高高举起,口中念念有词,他们的嘴唇干涸龟裂,面色枯黄,眼神却异常狂热,仿佛在进行某种神秘的祷告。

  “吱呀!”

  厚重的石檀木大门忽的洞开,露出里面漆黑狭长的通道,一道冷风忽的刮过,门帘上一张发黄的符纸被吹落在地。

  “阿娘,不义爷爷,咱们真的要进去吗?这里看起来好可怕啊。”寡妇的身后,李天放忽的探出头,小声嘟囔道。

  这里面阴风阵阵的,蛛网密布,要是钻出来什么无头女鬼……

  李天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感觉手上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了。

  “不怕,不怕。”

  寡妇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有打铁的和砌墙的在,什么妖魔鬼怪也进不了你的身,安心去便是。”

  “不错,还有下次记得叫我钱爷爷,别叫我不义。”钱不义眼角一抽,雪白的胡须翘得老高。

  “知道啦,不义爷爷!”

  李天放冲他吐了吐舌头,眨了眨眼,笑嘻嘻的说道。

  钱不义老脸一黑,刚准备发火,却见李天放已从寡妇怀中挣脱,一溜烟的消失在祠堂大门的黑暗中,不由得一脸无奈,赶紧跟了上去。

  “这小子……希望他能有所收获吧,毕竟……”

  他的脚步在门口忽的顿住了,一双眸子看着夜幕中的繁星,长长叹了一口气。

  祠堂内很大,饶是李天放体力旺盛,也足足走了小半柱香才到达钱不义所说的地方。

  这就是五行之门吗?

  李天放面前的这五扇门,上面满是尘灰,仿佛很多年都没有被人打开过,在五扇门前面的中心区域,还有一方圆形石台,离地约莫三寸,其上刻有繁奥的秘纹,古朴沧桑,连接着五扇门户。

  “天放,站上去。”寡妇说道。

  “好。”

  李天放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乖乖照做,他一站上石台,脚下的地面忽的发出幽暗的蓝紫色光芒,如同水纹一般扩散,漫延到连接着的五扇门户上。

  “嗡!”

  虚空中一声轰鸣,五扇门户仿佛被激活了一般,上面镌刻着的金木水火土忽的亮了起来,闪烁着五色光芒,照亮了昏暗的祠堂。

  “呀!”

  李天放吓了一跳,连忙就要从石台上跳下来,一旁的铁匠立刻喊住了他

  “天放别怕,有我在呢。”

  他赤裸着上身朝前走了一步,一双与瘦弱身躯差距甚大的手臂猛地一晃,手中巨大的铁锤轰的砸落在地,震起一地尘土。

  “五行之门对应五大类体质,五行相生交融,演变出其他万千灵体。”

  寡妇向前走了几步,缓缓说道:“庚金之门对应庚金体质,拥有此体质的人可修金系法决,气御刀剑,无坚不摧。”

  “厚土之门对应厚土体质,拥有此体质的人可修土系法决,身通大地,缩地成寸。”

  “藏木之门对应藏木体质,拥有此体质的人可修木系法决,枯木逢春,步步生莲。”

  “衍水之门对应衍水体质,拥有此体质的人可修水系法决,凝水御敌,周流万物。”

  “焚火之门对应焚火体质,拥有此体质的人可修火系法决,融金煮海,举火燎天。”

  …………

  她一口气说完,眼神看向李天放:“天放,我和你几个叔叔伯伯只能送你到这里,能获得什么就看你的造化了,明白吗?”

  她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看着李天放认真的说道。

  “好吧。”

  李天放嘟囔着嘴,不情愿的说道,虽然寡妇说的一大堆玄之又玄的东西他基本没有听懂,不过也总算知道这玩意儿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也就乖乖地盘腿坐在石台上,眼观鼻鼻观心起来。

  一旁,铁匠等人也是暗暗地捏着手,满是期待的看着石台上的李天放。

  “嗡!”

  石台上流水般的光芒愈发强盛,而对应的,五扇门上的光芒也愈发强盛,整个门户忽的颤动起来,上面洒落不少尘土。

  “轰!”“轰!”

  首先是庚金之门,随后是焚火之门,在之后的几扇门几乎同时洞开,露出里面的光景来。

  五扇门内立着五座石碑,通体晶莹,仿佛由某种不知名的玉石打造而成。

  “进去,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寡妇低下头,抚摸着李天放的小脑袋,眼中露出鼓励。

  “嗯!”

  李天放重重的点点头,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朝着庚金之门里面走去。

  一旁,围观的几个人忍不住凑在一起讨论起来。

  “你们觉得这小子是那一种体质?我觉得是庚金体质。”铁匠摸着下巴,很肯定的说。

  钱不义嘴角胡须一翘一翘,摇了摇头:“不一定,这小子整天活蹦乱跳,皮的像猴儿一样,依我看是焚火体质。”

  “俺觉得是厚土体质,干农活是一把好手。”农夫憨厚的摸着后脑勺,话一出口便遭到所有人不屑的白眼。

  “你们觉得,这小子有没有可能是那种传说中激活多种体质的天才?”

  这时,一直沉默不遇的工匠忽的开口说道,他这话一出口,顿时众人纷纷陷入了沉思之中。

  多种体质并存……

  要是这样,那可就真的了不得了!

  庚金之门内。

  李天放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先是环绕四圈一周,随后便把视线放在了中间的这一方古朴石碑上,按照寡妇说的,把手放了上去,双眼紧闭,放松心神。

  “嗡!”

  一阵无形的波动从石碑中扩散开来,李天放心神一阵恍惚,一阵朦胧间,他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天地中央横着一柄巨大的金剑,光耀万丈,剑气纵横十万里,忽的那柄大剑分裂成十万小剑,撕裂天地,朝着他冲了过来……

  “啊!”

  李天放心神一惊,猛地睁开了眼,却见面前的石碑丝毫没有一丝异动,别说发光,连亮都不曾亮起丝毫。

  “失败了……”

  外面的寡妇等人对视一眼,心中不禁一沉。

  李天放咬咬牙,转身冲进了厚土之门和藏木之门内,如法炮制,但是遗憾的是,这里的石碑也是一片灰暗,并没有一丝亮光升起。

  “衍水之门……”

  李天放站在这最后一扇门外,握紧了小拳头,眼中闪过一道不甘,冲了进去。

  “嗡!”

  随着石碑一声嗡鸣,李天放心神一颤,再次进入一个奇异的世界内,这片世界由汹涌的海浪组成,席卷天地,而他就像一叶扁舟一般无力的沉浮其中,上下翻覆……

  “又失败了……全部失败!”

  李天放猛地睁开双眼,看着面前古井无波的一方石碑,忍不住满是郁闷,难道自己没有阿娘说的那种什么什么体质吗?要不怎么五扇门后的石碑一座都没有亮起?

  “咳咳,别灰心,激活失败这是很正常的,想当年你铁匠伯伯不也是……”

  李天放垂头丧气的走到村长等人身边,工匠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笑着安慰道,一旁的铁匠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工匠一眼。

  “阿娘我……失败了。”李天放没有理睬他们,而是转头去看叶青娇,眼中满是失落。

  “尽力就好。”寡妇点点头,显得很平静。。

  测试失败,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一时之间气氛不由得有些沉闷,钱不义便带着几个人朝门外走去。

  既然已经失败,那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轰隆!”

  就在他们关上祠堂大门的一刹那,一道剧烈的声响从祠堂内部传出,强烈的气浪扩散开来,冲破了大门,将众人差点掀翻在地。

  “难道……”

  众人脚步一顿,钱不义迅速的站直身子,朝祠堂里面看去,只见刚才李天放测试体质的那五扇门此刻全部洞开,而里面的五座石碑,已经化成了粉末……

  “这……”

  其他的几个人顿时皱起眉头,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景象,不由得齐齐转头看着一脸无辜的李天放。

  “你小子刚才做了什么?”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天放无语,随即将自己在五扇门内见到的景象都说了一遍,心里一阵憋屈。

  钱不义皱眉,仿佛想起了什么,眼中露出思索。

  “难道是,这小子的体质超出了石碑的检测范围,这才导致石碑裂开?”

  一时之间,众人都是摸着下巴,显然他们和钱不义想到一块去了。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接下来一个更大的问题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谁来教导李天放?

  既然有可能是传说中的修炼者,从不能这么放任他浪费自己的天赋吧,那些威震一世的帝子圣女那个不是从小大把丹药功法灌起来的?通神村虽然比不上外面镇压一域的大宗大教,但是基础的一些东西总得有人教。

  “小子,你想谁来教你?”钱不义眯着眼笑道,嘴角无声的上扬,像一只老狐狸。

  “我不知道。”

  李天放摇摇头,他连这几个叔叔伯伯会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自己该由谁教?

  铁匠几人对视一眼,都是有些意动,他们这么多年也没有收过一名弟子,此刻遇到这么一个好苗子,自然不想错过,不由得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

  “既然大家都有意,不如就一人一天。”寡妇眸子一扫,将他们的想法尽收眼底,直接说道。

  五个人……共享一个弟子?

  铁匠几人一噎,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

第三章生存法则

第三章生存法则

  

  清晨,初升的第一缕晨曦照耀在通神村的土地上,空气弥漫着隔夜的水雾和湿气,李天放快速吃完早饭,朝着铁匠家里走去。

  “锵!锵!”

  老远的,他便看见铁匠架起了一人多高的铜炉,升起了熊熊火焰,在浓烟和晨光中用力的挥舞着手中的铁锤朝下砸去。

  铁匠上半身赤裸,露出光亮的肌腱,一双漆黑的眸子中神光湛湛,他挥锤的动作并不快,却极具张力和美感,每砸下一锤,铁墩上赤红的金属块便稀薄一份分,渐渐的露出锄头的形状。

  “呼!”

  他伸手一拉身旁的风箱,顿时火势更盛,随后成型的锄头被他夹进冷水中,一阵“哧啦”作响后,被拉出来继续敲打。

  李天放看着他的动作一时只见不由得有些入神,铁匠挥锤的动作仿佛暗含一种奇异的韵律,让他挪不开目光,眼中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不错,来的挺早的。”

  铁匠打完锄头,取下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擦了一把汗,说道。

  李天放好奇:“铁匠叔叔,你到底要教我什么呀?”

  按照昨日众人定下的规矩,他现在是村老堂五人共同的弟子,自然要接受众人的训练。

  “我是铁匠,自然要教你打铁。”铁匠笑了笑,转身走进了身后的一座低矮的砖瓦房里。

  里面是他居住的地方,屋子并不大,里面也很简陋,除了日常的生活用具之外便什么也没有,墙上挂着一些已经打造好的器具,李天放粗粗的看了一眼,从耙犁铁锹到菜刀剪刀一应俱全。

  很快,铁匠便从屋内取出一柄厚重的铁锤,重重的扔在地上,看向李天放:“来,试试看。”

  “我不想学打铁。”李天放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瘪着嘴说道。

  “哦?那你想学什么?”铁匠脚下一顿,转头看着他,眼神中露出一丝好笑。

  “十步杀一人的剑法或者可以挥袖御风雷的术法,嗯……越帅越好!”李天放眼眸中露出亮光,满是向往的说道。

  他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大千世界的修炼者每一个都可以御空飞行,呼风唤雨,不由得很是向往。

  “不会,我是铁匠,只会打铁。”铁匠直接说道,转身拿起自己的铁锤,对着一块铁胚敲打起来。

  “那我不学了,我回去睡觉了!”

  李天放气鼓鼓的说道,转头就要朝外走,却听铁匠头也不回的说道:“万丈高楼平地起,你连打铁的锤子都拿不稳,又怎么能驾驭神剑的锋芒?”

  “谁说我拿不稳了?”

  李天放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他转身朝着铁匠扔给他的那柄铁锤走去,这柄铁锤和他人差不多高,他双手紧握锤柄,腰腹收力,猛地喝到:“起!”

  “力气倒是不小……”

  铁匠见李天放两只手稳稳地将铁锤举到空中,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指着铁墩上的铁胚说道:“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李天放双脚紧贴地面,左手猛地发力,右手倾斜,身子向下一沉,一人高的铁锤在空中抡了一个整圆重重的砸在那块生铁上。

  “嘭!”

  伴随着一声巨响,火花四溅,铁锤的下落之势稍有倾斜,砸在铁胚的一侧,整个铁胚横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

  “奇怪,我明明朝着中心用力的……”

  李天放嘟囔着嘴,转身将铁胚捡了回来,重新举起铁锤,眼中闪过一丝认真,再试一次,我就不信这次还不行。

  “嘭!”

  第二锤落下,这次铁胚倒是没有没击飞出去,只是这一锤的力道明显不均匀,导致铁胚一端凹陷另一端却高高凸起,几近废品。

  “怎么会这样?”李天放的眼神中满是疑惑,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哈哈哈,小家伙,看我的!”

  一旁的铁匠忍不住大笑起来,他从李天放手里接过锤子,重重的一锤砸下去,只听到当啷一声巨响,原本凹凸不平的铁胚瞬间变得平整起来。

  第二锤,第三锤……

  在李天放手里“顽劣”的铁胚在铁匠的手里就像一团软面一般任其揉捏,一连十几锤砸下去,铁胚的形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体积整整缩小了一圈,显得无比凝练。

  很快,一把剪刀的粗胚静静的躺在铁墩上,

  “铁匠叔叔,你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李天放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拉着铁匠的衣袖问道。

  “哼,你小子……”铁匠伸出食指在他脑门上轻轻一弹,道:“记住了,单纯的蛮力其实一无是处,只有学会巧妙地运用每一份力道,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打铁是如此,运刀使剑一样如此,明白没?”

  “我懂了,你的意思是精妙的剑术和粗拙的打铁之间其实并无差别,关键是对于力道的使用技巧不同,因此发挥出来的威力也不同?”李天放眼睛转了转,露出恍然大悟。

  “聪明!这就是为什么同样的力气下去,你打的铁胚不成玩意,我却能将它打造成我想要的模样的原因。”

  技巧,远比蛮力更重要。

  李天放点点头,眼中再没有一丝轻视,转身举起铁锤认认真真的跟在铁匠后面,模仿着他的动作。

  黄昏时分,当李天放从铁匠屋内出来的时候,他摸着酸软无力的胳膊不禁露出苦笑,现在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铁匠的两只手臂会和身体的比例这么奇怪了,感情这玩意儿的强度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嘶,阿娘,轻一点轻一点……”

  夜晚,李天放泡在一桶药汤中,眼神中露出一丝痛苦兼享受的神色,而寡妇则是将一种青灰色的粉末涂抹在他的手臂和丹田部位,据说这样可以让他的身体恢复速度加快,同时还可以改善体质。

  “打铁的都教了你些什么?”寡妇一边在他的手臂上拍拍打打,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李天放眼神一动,兴致勃勃的将铁匠今天告诉自己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寡妇,语气中满是敬佩。

  昏暗的灯光中,寡妇涂满脂粉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一闪即逝。

  第二天。

  李天放早早的来到了村长的家中,按照约定,今天由这个胖胖的老头来负责教导他。

  “虎婆婆不在吧?”

  李天放站在村长家的大门外,一阵伸头伸脑,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口中的虎婆婆是村长的老婆,一个五十左右,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擅长舞墨作画,只是脾气却不大好,是整个通神村出了名的牙尖嘴利,李天放看到她便忍不住发怵,便给她取了这么一个绰号。

  “不在不在,那老婆娘这几天有事出去了。”屋内传来钱不义的声音。

  李天放松了一口气,这才直直的走了进来。

  屋内的墙壁上挂着虎婆婆的几幅画,栩栩如生灵动鲜活,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无论人物还是走兽飞禽,都没有眼睛,只是草草勾勒出身形,而无其神韵,让李天放感到很奇怪。

  钱不义正负手站在一幅画前,李天放走到他身前,他便转过头来。

  “给你十个铜币,去给我换四只鸡过来。”钱不义笑眯眯的将十枚生锈的钱币扔给他,如此说道。

  “这怎么可能?一只鸡要整整二十枚铜币呢,谁会这么傻把四只鸡十个铜币卖给你?”李天放忍不住瞪大了眼,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心道这老头莫不是在糊弄我吧?

  “快去快去,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钱不义丝毫不理睬他,直接把李天放赶出了自己的住所,关上了门。

  “……”

  李天放一脸郁闷,无奈之后拿着钱不义给他的十枚铜钱朝着村子里走去,可是无论他如何卖萌撒泼都没有人愿意把四只鸡十枚铜币卖给他,反而是村东头的李二狗发现他在偷自己的鸡,提着菜刀整整追了他三条街。

  半个时辰后。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一定在为难我!”李天放气鼓鼓的瘫倒在钱不义的家门口,一脸不爽的看着他。

  “哼,臭小子,看好了!”

  钱不义眼睛微眯,忽的升起一阵精光,嘴角的一撇胡子微微扬起,李天放不由得一愣,他知道每当钱不义露出这个表情就是要干一些猥琐的勾当了。

  好奇之下,他紧紧地跟在钱不义的身后,想看看他是如何用十枚铜钱换到四只鸡的。

  “李大娘,你这一篮清心草不错啊,我出五个铜钱从你这买怎么样?”

  “呦,赵伯!你这小木凳不错啊,自己做的吧?五个铜钱我要了!”

  李天放在后面一路,见钱不义用十枚铜钱换了一些毫无用处的东西,不由得一阵疑惑,他这是要干什么?

  但接下来,钱不义的举动却让他愣在了原地:他用一篮清心草从村西头患有失眠症的王大伯那里换来了两盒茶叶,用小木凳从行动不便的瘸子那里换来了十个木碗。

  随后用这种以物易物的方法,不断地换到了更贵的东西,最后他用一只黑金石发簪从薛大娘那里换到了四只鸡,同时手里还留有一套精致的茶碗。

  而此时,距离约定的时间在过去半个时辰不到。

  “臭小子,服不服?”

  钱不义把这四只鸡丢在李天放脚下,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眯眯的问道。

  “……”

  李天放看着这个笑得一脸奸诈的老狐狸,忍不住腹诽,难怪丫的这么有钱,感情都是用这种方法骗来的。

  “李天放,这便是我要教你的,合理的利用身边的一切资源,最大化的使用它们,哪怕是绝境的时候也不要放弃希望,哪怕你只剩一个铜板,也有着翻盘的机会!”

  钱不义脸上的神情忽的变得严肃起来,他拍了拍李天放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李天放恍然大悟,眼中旋即升起一抹感激。

  “谢谢不义伯伯,天放明白了。”李天放重重的点点头,说道。

  钱不义胡子翘得老高,黑着脸道:“说了多少次,叫我钱伯伯,臭小子。”

  “好的,不义伯伯。”

  “……”

  李天放看着钱不义,他和铁匠一样,虽然没有教自己什么高深的术法和修炼技巧,但却让自己明白了足以受用一生的生存法则,这一点远比强大的武力更为重要。

我的职责是逆神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