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李天放我的职责是逆神完结版在线阅读

李天放我的职责是逆神完结版在线阅读

2019-06-12 09:31:26来源:互联网发布:借个火

李天放我的职责是逆神完结版在线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免费阅读 李天放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借个火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李天放说,天命难违,可违。八百万年前,李天放从人神大战中被丢出,飞了八百万年落地。于是他有了几个人族最厉害的师父,也有了神族最厉害的对手。八百万年前,神族奴役人族,八百万年后,将由李天放

李天放我的职责是逆神完结版在线阅读

我的职责是逆神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瘦驴安敢装病

第九章瘦驴安敢装病

  

  李天放扛着瘦驴大步向前,心中喜悦,溢于言表,连接下来的赶路都变地轻松了许多。

  仿佛一个刚抢完钱庄的匪徒,身负百斤金银,依旧能够健步如飞。

  几个时辰便这么悠悠哉哉的过去,饶是少年人体力强悍,这匹驴瘦骨嶙峋也没多少重量,李天放还是越来越累,天刚擦黑,他便找了个避风的沙丘准备休息。

  放下瘦驴,升起篝火,李天放便急急忙忙地准备好了面饼和清水准备喂驴。

  但一扭头,李天放却发现那匹瘦驴正探着鼻子嗅着自己的包裹,自己一看,那瘦驴立刻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

  可怜巴巴地仿佛在祈求什么。

  李天放心念一动,他早就知道这驴有玄机,自己的包裹里显然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莫不是那些妖丹?

  想到这里,李天放摸了摸它的脑袋,打开包裹从里面掏出了一颗两阶的妖丹,笑眯眯地递过去说道:“小驴,吃饭啦。”

  瘦驴立刻兴奋地叫了一声,舌头一卷便将妖丹卷入嘴里嚼了起来,吃的是津津有味。

  李天放心中惊讶,之前觉得这匹驴子非同寻常还只是一种感觉,现在可以确定了。

  吃完妖丹,瘦驴恭顺地舔了舔李天放的手,再次睁大眼睛看着李天放,其中含义不言自明。

  这么能吃?李天放一阵头大,自己的妖丹本来就没多少,而且出门之前阿娘嘱咐过,到外面妖丹是可以换钱的。

  就这么喂给这小驴吃,是不是有些太奢侈了?

  不仅如此,李天放还察觉到了些古怪。

  妖丹灵气充沛,可以说是修行者最渴望的灵物之一,但其质地坚硬,根本不是能够口服的玩意。

  即使吞入腹中,消化的时间也相当长,往往还要配合一些术法才能最终炼化。

  这头驴子明明病重,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嚼烂妖丹呢?

  有古怪,李天放心中疑惑,但并未表现出来,他只是轻笑着摸着瘦驴的头说道:“你还没名字呢,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那瘦驴果然能够听懂他的话一般,恭顺地点了点头,李天放心中高兴,说道:“你这么能吃,我就叫你饭桶吧?”

  瘦驴疑惑地歪了歪脑袋,李天放也不解释,哈哈笑着起身,心中却已经生出了一计。

  饭桶明明这么能吃,不像是有病的模样,难道我之前还低估了它?不仅通人性,能明白我的意思,而且还能妆模作样骗我?

  那可就太匪夷所思了!

  李天放伸着懒腰站起身,一本正经地对驴子嘱咐道:

  “我去五谷轮回的地方修行,饭桶你莫要走动,安心养病,明白么?”

  瘦驴顺从地叫了一声,伸出舌头轻轻舔着李天放的手掌。

  李天放笑眯眯地拍了拍它的脑袋说了一声乖,之后便绕过沙丘去了。

  他绕过沙丘,却并不是找僻静地方排泄,而是悄无声息地隐藏在沙丘之后,窥视着那匹病弱地伏在篝火旁边的饭桶。

  包袱还在那里,但妖丹自己已经偷偷藏在了身上,饭桶如果是骗自己,那么应该不会忍得住。

  只见饭桶警觉地抬起了头,一双大眼睛仿佛可以在黑暗中视物一般,滴溜溜地跟着脑袋一起乱转,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李天放心中一惊,果然不对劲,饭桶这是在望风不成?

  饭桶查看一周,终究还是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但终究还是谨慎,伸长脖子使劲叫了几声,凄惨至极,仿佛是在呼叫自己的主人。

  李天放瞪大了眼睛,自己之前来这里躲着窥探的时候,心中还嘲笑自己有些无聊,竟然跟一只畜生斗智斗勇。

  没想到这匹畜生还真是不简单,先是四处望风,确认没人发现,之后还故意悲鸣,试探自己是否就在周围。

  要是自己真的只是上茅厕,饭桶这么一叫,自己必然立刻回头查看,那么饭桶肯定不会有任何动作。

  简直就是一个智计周全的小贼,而且还是家贼!

  终于确定不会被李天放发现,饭桶才终于得意洋洋地叫了一声,之后才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仿佛小人得志,李天放看得又好气又好笑。

  原来饭桶先前就没病,只是懒得走路,装病利用自己而已。

  饭桶低下头,鼻子凑到了包裹上面,嗅了一下便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紧接着探出舌头,三两下便打开了包裹。

  李天放心中冷笑,骂了声小贼。

  显然,瘦驴是想要的是李天放的收集的妖丹。

  翻找无果之后,驴子有些恼怒地用前蹄刨了两下沙地。

  李天放嘿嘿一笑,转入沙丘之后咳嗽了一声,继而解开裤腰带,一边往篝火的方向走去一边装出一副舒坦无比的样子重新系上腰带。

  果不其然,那匹瘦驴已经恢复成了之前那副病恹恹的有气无力的样子,趴在地上讨好地冲他哼叫了一声。

  李天放再看包裹,竟然已经关上,这饭桶还真是思虑周密,不露马脚啊!

  他心说老子总不能让你这个小畜生一直趴在我背上,立刻脸上现出一副悲伤的表情,他来到了饭桶身边,伸出手轻轻抚摸饭桶的鼻子,叹息了一声。

  饭桶似乎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巧巧地伸出舌头舔舐着李天放的手。

  李天放更加悲伤,叹息了一声说道:“驴是好驴,就是病了。”

  瘦驴显得更加虚弱,哼哼唧唧地叫了一声,将脑袋放在了李天放的手上。

  李天放自言自语地说道:“本来想养只驴子当坐骑,没想到是头治不好的病驴,吃的还不少,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呢?”

  驴子身体一僵,但还是一副有进气没出气的样子,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李天放心说你这畜生倒还挺能装。

  当下便看着驴子舔了舔嘴唇说道:“吃了几天的面饼,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况且现在养着这匹饭桶,就是面饼都未必够吃,不如……”

  自言自语说到一半,饭桶似乎已经意识到大事不好,瞪大了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李天放。

  但李天放只是哀伤地说道:“你看你都发烧了,不如我把你烤了吧!”

  话音刚落,驴子便吓地浑身僵硬,反应过来之后便想挣扎,但李天放已经揪住了它脑袋上的皮毛,一只手猛地从腰间拔出了割肉的短刀。

  锋利的短刀在大漠的月色之下显得格外冰凉,饭桶一看真要动手,立刻便吓地不断嘶鸣,中气十足,声传四野,哪里有半点病气。

  但李天放恍若不觉,贪婪地看着饭桶,舔着嘴唇自言自语地笑道:“那老和尚真是傻,宁愿饿着都要背你上路,我也傻,守着几十斤好肉啃面饼,反正你病了,不如我烤了,嘿嘿!”

  说话之间,便要动刀。

  饭桶突然前蹄一软跪在了地上,眼中还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

  李天放冷笑了一声,收回短刀,起身负手,冷冷地低头看着饭桶。

  饭桶绝处逢生,似乎明白之前发生的一切是因为什么,当下立刻抖擞起身,顺从地吐出舌头舔舐着李天放的双手。

  李天放哼了一声,饭桶打了个哆嗦,但不敢逃走也不敢动弹。

  “以后再敢偷懒,我就把你烤了,明白了么?”

  饭桶一哆嗦,极通人性地猛点头。

  李天放哈哈一笑,先前的冷厉无情瞬间变成了温柔亲昵,他摸了摸饭桶的脑袋,张开手掌笑道:“但你只要乖乖的听话,我一定好吃好喝的对你。”

  他手中是一颗品质颇为不俗的二品妖丹。

  瘦驴立刻便瞪大了眼睛,口中滴出渴望的涎水。

  “吃吧。”李天放笑道。

  瘦驴兴奋地哼哧了一声,但终究没敢表现地太过急切,先是讨好地舔了舔李天放的脸,这才低下脑袋,舌头一卷便将那颗妖丹吞入了嘴里大口嚼了起来。

  李天放有些嫌弃地伸手擦脸,看着嘴里不断闪烁火光却吃地异常开心的瘦驴,心中却无比惊喜。

  喂给瘦驴的是一只两阶毒火蜘蛛的妖丹,是八荒大漠中比较寻常的一只低阶妖兽,但自己所斩杀的似乎是一只即将产卵的雌性蛛王,故而这颗二阶妖丹灵气之充沛几乎可以媲美一颗三阶妖丹。

  一颗二阶妖丹吞下之后,饭桶竟然讨好地看着李天放,口流涎水地又是一副贪婪面孔,仿佛贪吃的孩子讨要糖果。

  李天放轻轻一巴掌扣在了瘦驴的脑袋上,笑骂道:“好东西也不能多吃,明天看你表现再说!”

  驴子挨了一巴掌,却展现出了一副更加顺从的模样,哼哼哧哧地仿佛在装可爱。

  李天放今夜不断发现惊喜,此刻也是开开心心地和这匹瘦驴玩闹,后半夜才一人一驴相依而睡。

  可谁知道没睡两个钟头,饭桶却仿佛在大漠之中嗅到了什么味道一般,警觉地睁开了眼睛站起了身。

  李天放睡地迷迷糊糊,这一下子立刻就被掀在了沙地上,李天放有些生气地骂道:“你这家伙怎么回事,是不是想被烤来吃?”

  一边说,他一边揉着眼睛站起了身。

  瘦驴轻轻鸣叫了一声,瞪大了眼睛望向远处,看都不看李天放一眼。

  李天放楞了一下,立刻便恢复了清醒。

  这匹驴子并非凡物,说不定就有什么神奇功能,看这样子,很可能是风中的味道,引起了它的注意。

  李天放心中急转,心说这茫茫大漠,危机四伏,难道这驴子比自己还警觉,发现了危险?

  想到此处,他不由地伸手探向腰间的长剑。

  但那瘦驴的嘴角却流出了口水,一双眼睛之中满是贪婪,四蹄一蹦竟然朝着之前盯着的方向窜了出去。

  李天放松开已经握住剑柄的手,笑骂道:“我还以为是有妖兽出没,结果竟然是你这畜生发现了宝贝!”

  说着,他纵身向前,跟着瘦驴冲进了夜色之中。

第十章少年不要嚣张

第十章少年不要嚣张

  

  李天放跟着饭桶一阵狂奔,心中又好气又好笑。

  这畜生,先前装地有气无力,现在却跑地快若奔马,要不是自己跑地也不慢,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被甩开。

  饶是如此,半个时辰之后,李天放依旧累地气喘吁吁,几乎就要跟不上那匹蠢驴。

  但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人一驴终于来到了终点。

  李天放惊奇地发现一圈黑色的巨石,巨石所在的位置仿佛是有人刻意设计的一般,围成了一圈,内里是什么情况,李天放在外面看不见。

  李天放手按双膝,喘着气骂着身前的驴子:“蠢货!你跑这么快是要累死我么?”

  饭桶扭过头,哼哧地叫了一声,四蹄蹦跳,显得十分兴奋,显然,那石圈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

  李天放看着兴奋的驴子,正准备上前抓住它,避免这家伙再到处乱跑,现在李天放可没什么信心能追上它了。

  但他刚有动作,饭桶就仿佛等地不耐烦了一般,叫了一声,径直跳下沙丘,朝石圈冲去。

  李天放无奈地骂了一声,只能迈步狂奔追了上去。

  毕竟已经赶了一天路,晚上没怎么休息又是连续一个时辰的狂奔,饶是李天放体力强悍,此刻也累地够呛,这一次被瘦驴甩出了一大截。

  当李天放冲入石圈之后,那头蠢驴正俯首大吃,嘴里哼哧哼哧,口水四溅,见李天放进来,它更是兴奋地嘶鸣了一声,仿佛邀请他一起加入盛宴。

  李天放有些懵,因为饭桶所在的地方是一块巨大的圆形黑石,上面鲜血为墨以妖丹为眼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符号。

  李天放立刻想起自己曾经见到过类似的场景,一般情况下都是农夫画这些东西,应该是一处祭坛吧?

  他在心中做出判断,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喝骂:“你是什么人,敢来此处撒野?”

  李天放顿时吓了一跳。

  他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金冠的少年公子此刻正一脸愤怒地瞪着自己。

  在贵公子身边,一条肌肉纠结的大狗正对着蠢驴不断咆哮。

  李天放楞了一下,这才明白这匹蠢驴带着自己闯入了别人的祭坛,不仅如此,此刻主人已经回来,那条蠢驴还在那边大吃大嚼,把别人的祭品吃了小一半。

  做贼被抓了个现行,饶是李天放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此刻也有些赧然,抱了个拳便准备道歉,可那贵公子似乎刚刚才注意到来的不只有一个少年。

  那只蠢驴还在吞食自己好不容易收集的大量妖丹,而且那得意洋洋的样子仿佛是在嘲笑自己。

  贵公子气坏了,指着李天放正准备再骂几句,他身边的那条与主人心意相通的恶犬便再也忍不住,咆哮一声便冲了出去。

  李天放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便握住了腰间剑柄,准备施展屠狗剑法对付那条恶犬。

  但他的准备扑了个空,那条恶犬径直扑向了还在大吃大嚼的瘦驴,根本没理自己。

  李天放稍稍放松,他对那匹瘦驴很有信心,他转过头看向贵公子,哪知道还没开口,那贵公子就冷哼了一声说道:“原来是一个蠢人和一头蠢驴,差点误我大事,无知小人,赶紧滚!”

  李天放本来还准备商量一下,哪怕赔上几颗妖丹也是可以的。

  谁知道这贵公子开口就骂,他有些窝火,但毕竟是那驴子有错在先,他打算再忍忍,李天放深吸一口气道:“你让你的狗回去,我带着我的驴离开。”

  贵公子眉头一皱,冷哼一声骂道:“蠢货,那头蠢驴吃了我那么多妖丹,我能让它走?不过能一口气吞食如此多灵气,也证明它不是凡品,我自然要杀了它做祭品,你再不滚,信不信我也让你做祭品?”

  贵公子说地理所当然,李天放气地火冒三丈,登时骂道:“跟你好好说话你不听,还敢骂我?这么嚣张地跟我说话的你还是头一个!小子,立刻让你的蠢狗滚回去,否则我就让我的驴子咬死你的狗!”

  听到这话,贵公子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之后才指着李天放说道:“无知蠢物!我养的大黑是荒漠狼王!五阶魔兽,你那头蠢驴就算有些奇异,又怎么能和我的大黑相提并论?”

  李天放也准备吹一波,说说自己的瘦驴有多么骁勇,可刚张嘴,身后便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李天放心说不好,难道真如这嚣张少年所说,自己的瘦驴打不过那条黑狗,被咬伤了?

  他猛地回头看去,贵公子得意洋洋地扭脸,口中啧啧有声:“差不多了,你那条蠢驴应该死定……怎么回事!?”

  李天放瞧清楚之后哈哈大笑,贵公子无比震惊地张大嘴巴,仿佛痴傻。

  原来在祭坛的另一边,那匹其貌不扬的饭桶,以为这恶犬要抢自己嘴里的食物,立刻大怒。

  之后便直接冲上去对着恶犬又踢又咬,之前看着威猛无比的恶犬竟然完全不是对手。

  李天放和贵公子回头看去的时候,饭桶正咬着它的后颈皮左右乱甩。

  黑狗的尾巴死死夹住,嘴里发出呜呜咽咽的惨叫声,像是求饶又像是求救,身上更是血迹斑斑,显然刚才的厮打之中吃了不小的亏。

  贵公子半是心疼半是脸热,大骂道:“蠢驴蠢货!吃我一剑!”

  李天放心中一凌,转过头来,只见贵公子一声冷哼,右手臂上边腾起了一阵黑色烟雾,烟雾向下蔓延,到他手上便凝聚成了一把漆黑的长剑。

  李天放瞪大了眼睛,心说这般手段倒有些意思。

  但贵公子并没有给他更多时间胡思乱想,一声长啸便挺剑朝他冲了过来。

  李天放微微一怔,这少年年纪不大,修为却相当不俗,速度之快远超自己想象。

  贵公子转瞬之间便冲到了李天放身前,漆黑长剑空中划过,竟然带出了丝丝火星。

  李天放心中惊奇,手中倒也不慢,早已练成本能反应一般的屠狗剑法立刻就用了出来。

  贵公子一剑劈下,漆黑剑身撕裂空气,无数火焰盘绕在剑身之上,威势惊人。

  李天放略退一步,手中长剑斜斜刺出,堪堪在半空中架住了那把古怪黑剑,一声巨响从两剑相击处传开,饭桶吓地松开了嘴,黑狗立刻夹着尾巴逃开,但似乎又担心自己的主人,在远处狂吠,不敢离开石圈。

  双剑相击,不分上下,贵公子一击不成,手腕扭转,漆黑长剑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以迅雷之势刺向了李天放的肚子。

  李天放脊背生寒,心中惊讶,但手中却半点不慢,长剑下移,再次撞向了那漆黑的长剑。

  漆黑的长剑在离李天放只有一寸的距离上被挡住,剑身上不断闪烁的火星已经在李天放的衣服上灼出了几个小洞。

  贵公子此刻才落地,之前电光火石的两剑发生地实在太快。

  刚刚交手,李天放被对方占了先机,这才落了个被动防守的下风。

  肚皮上的灼热感觉让他有些恼怒,一声闷哼,手中加力,屠狗剑法中的撩字诀无比纯熟地用了出来。

  漆黑的长剑被他手中铁剑荡开,贵公子瞪大了眼睛,之前他正准备乘胜追击,没想到自己还没施展下一招,对方就以一种无比刁钻的角度和时机发力,竟然生生荡开了自己手中的玄火剑。

  这是什么剑法?贵公子心中惊讶,足下轻点,身体猛地向后飘去。

  这个时候,刚刚荡开对方攻势的李天放刚刚好一剑横扫,剑身在空中无声扫过,贵公子心中却仿佛响起了一声惊雷。

  如此剑法,如此力量,如此速度,自己从没在任何同龄人身上见过。

  就连那些被誉为宗门天才的年轻一辈中,也没几个比他更强!

  眼前有强敌,贵公子眼神之中诞生出了一股子狂热,他站定之后也没有继续进攻,漆黑长剑横在身前,他淡淡说道:“不错,值得我出手!”

  他并没有夸张,宗门中天才众多不假,但没几个值得他出手,因为他才是年轻一代中最强的天才。

  李天放冷声哼了一声,淡淡说道:“你却弱了点,不值我全力。”

  贵公子有些兴奋。

  自己生于豪门,长于宗门,这么多年来,同龄人中他便是无敌的存在,可宗门的那些老前辈又不是自己这个修行十年的少年能够挑战的。

  长久以来,他都很苦恼,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对手。

  他吐出一口气,一抖手中漆黑长剑,再次冲向了李天放。

  李天放并无什么激动情绪,但这次他不准备再被动防守,几乎是在对方动作的同时,他大步迈出,屠狗剑法中杀伤力最强的一计刺杀自然而然地用出。

  贵公子哈哈大笑,浑身猛地燃起一团黑色火焰,宛如魔神。

  这对少年,竟是心有灵犀一般地各自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杀招,准备一招之间分出生死胜负。

第十一章谁人背后无靠山

第十一章谁人背后无靠山

  

  刹那之间,双剑交错。

  屠狗剑法自然不俗,农夫早早地就将倾死搏命的技巧教给了李天放。

  他那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刺,实际上整个剑身都在不断抖动,只有剑尖始终都点向对方的喉咙。

  这需要高度的技巧和巨大的力量。

  李天放当时学的时候吃了无数苦头,今天终于发挥出了应有的效果。

  漆黑的长剑和他手中铁剑交错的瞬间,抖动的剑身宛如巨大的蛟龙撞上了漆黑长剑的剑身。

  贵公子一剑刺空,但嘴角却露出了冷笑。

  他早就知道对方的剑法处处都透着古怪,明明每次都只是很简单的招式,却总能在最合适的时机,找到自己招式的弱点,瞬间破掉自己的攻势。

  这次也一样,自己手中的玄火剑刺杀之下,剑锋之前固然是无可阻挡,但剑身呢?

  自己这一剑仿佛是一队正在冲锋的铁骑,却被对方侧面的伏兵打了一个埋伏。

  但就算如此,又如何?遇到伏兵,就不能杀光伏兵么?

  李天放手中铁剑颤鸣着刺向贵公子喉咙,对方已经不可能躲闪,更不可能招架,可就再这时候,贵公子身上的黑色火焰猛地收缩,狂暴的力量瞬间汇聚。

  李天放心中一惊,对方的杀招原来根本就不是那惊心动魄的一剑,而是在他身上燃烧的漆黑火焰。

  危急关头,李天放急忙收回长剑,双手护住头脸,准备硬抗这次爆炸,他心中愤怒,要做的自然不会只是被动的防守。

  几乎是在那漆黑火焰炸开的同时,李天放一脚踹中了贵公子的胸口。

  李天放被炸地高高飞起,上衣直接被撕碎烧毁,火辣辣的剧痛让李天放几乎失去知觉。

  他重重地坠落,痛苦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李天放裸露的右手臂上,淡淡的血红色纹章缓缓出现。

  贵公子也没好到哪里去。

  为了最大可能地杀死对方,他几乎几乎聚集了自己全部的灵气用来塑造火衣,最后的爆炸更是势在必得。

  可那小子竟然在自己运气的最关键时刻给了自己一脚,自己当时没有灵气防守,受伤不轻不说,黑火衣爆炸的威力也没能完全发挥出来,竟然没能炸死他。

  贵公子捂着胸口,有些痛苦地站起身。

  李天放浑身火烧火燎,眼前都有些发黑,但他也明白自己那一脚不可能踹死对方,为了活命,此刻也只能起身再战,他有些艰难地起身。

  贵公子眼神复杂。

  李天放呸地一声吐出口中血水,笑道:“好小子,竟然能和我打成平手,足够你自傲了。”

  “去你妈的!就凭你?也配和我平手?我才是最强的天才!”贵公子脸上有些癫狂的颜色,李天放楞了一下,心说这小子疯了,打成这样还要玩命?

  但对方就是要玩命,贵公子此刻受伤不轻,本已无再战之力,但他默念心法,那把还没有完全炼化成本命剑的玄火黑剑在地上轻轻颤抖,最终竟然颤颤巍巍地悬在了空中。

  李天放看呆了,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被自己那句话刺激成这样,更没想到都已经变成这副模样,对方还有这般神通。

  但无论如何,此刻都得拼尽全力了!

  心随意转,气随心动。

  淡淡的雾气开始在李天放身上蒸腾,他右手臂上血红色的纹章愈发鲜艳,不知不觉间,李天放只觉得身上的灵气和力量正开始一点点恢复。

  贵公子似乎发现了他身上的异样,惨白的脸上透出一股子果决。

  贵公子猛地咬破舌尖,一声敕令,手指李天放喝道:“去!”

  鲜血喷出,撒在了空中的漆黑长剑上,本来颤颤巍巍如古稀老人的长剑猛地一顿,仿佛瞬间变成了一头发现猎物的黑豹,紧接着便呼啸而出斩向李天放的头颅。

  太快了!

  李天放心中一紧,自己的灵气和力量虽然略有恢复,但这飞剑还是来地太快,他根本来不及使出屠狗剑法,几乎是一个必死的局面。

  剑仙御剑,自然是威力无穷,飞剑斩人头的招式,李天放现在更是不可能躲开。

  但毕竟,那个贵公子只是一个和他年岁相当的少年,这一手飞剑,纵然威力巨大,终归不是他这样一个受了重伤的少年能够使出的。

  之前自己用宗门秘法,以血气催动玄火黑剑,便已经是用尽全力,控制飞剑自然再也无法尽善尽美。

  漆黑长剑速度虽快,但准头终究还是差了一点。

  也是那李天放命不该绝,到这一刻都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希望,他一咬牙,死死盯着那把在空中只剩下一道黑色流光的长剑,移开脑袋,转过了脸。

  只是短短一瞬间,黑剑没有摘下李天放的人头,一声炸响插入了周围黑色巨石之中。

  贵公子浑身无力地跌倒在地。

  李天放缓缓转过脸,满脸鲜血,他的脸上被豁开了一个两寸多长,深可见骨的伤口。

  但终究没死,李天放的眸子里无比阴沉:“小兔崽子,你竟然敢伤我?你死定了!”

  贵公子终于慌了,他打了一个机灵试图起身,可一只手刚撑着地面准备借力,一道寒光便从他的肩膀处闪过。

  “飞剑是吧,我也会啊!”李天放冷笑着说道,他手中已空,贵公子摔倒在地,捂着自己的肩膀不断惨叫。

  李天放自然不会御剑,他甚至不会驭剑,但不要紧,对付现在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贵公子,他只需要瞄准之后抛出铁剑,便能杀了他。

  但自己的水平终究有限,瞄准脖子却砍中了他的肩膀,最终齐根斩断了他的右手。

  李天放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缓步上前,准备杀了面前这个竟然敢割破了自己脸的家伙。

  贵公子的惨叫声不断回荡在寂静的大漠之中。

  之前那条黑犬猛地跳出,护在了他的主人身前,呲牙咧嘴却夹着尾巴,显然很害怕,却还是不愿意抛弃自己的主人。

  李天放脚步一顿,现在自己的状态太差,未必打地过这条大狗。

  但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饭桶冲到了他的身边,半是讨好半是恐惧地舔着他的手。

  李天放哈哈一笑,贵公子却肝胆俱寒,自己的狼王肯定是护不住自己了,那么只能向宗门求救,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死在这里!

  他是真地害怕了,左手悄无声息地从怀中取出了那块无比珍贵的阎罗令玉牌,一咬牙便捏碎了它。

  刹那间,天地间的灵气仿佛猛地震颤了一下。

  李天放楞了一下,发现之前还在等死的贵公子此刻却是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

  不对!对方绝对用了什么奇怪法宝!说不定就是像自己怀中那颗血魄丹一样,是救命还魂用的珍贵丹药!

  他心中一紧,低喝道:“饭桶,咱们上!”

  但之前还颇为勇猛,准备陪着李天放厮杀的饭桶此刻竟然吓地双腿直打哆嗦,竟然无法动弹。

  李天放只得孤身一人冲向了贵公子。

  但刹那间天地突变,时空扭转,几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竟然凭空出现在了两人之间。

  形如鬼魅。

  李天放咬牙发力,纵身跃起,右手握成拳头,倾尽全力砸向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黑衣人的脑袋。

  “不错,这般时候还有勇气反抗,公子你输地不冤。”黑衣人轻笑着对身后的贵公子说道。

  说话的功夫,他已经探出手,李天放的拳头还没有砸到他的头颅,他的手便已经抓住了李天放的脖子。

  李天放如遭电击,之后便浑身无力连呼吸都做不到。

  他死死地抓住对方的手臂,却根本没有任何力量挣脱对方的手爪。

  “待会再杀他!”被人扶起的贵公子吞下一颗丹药之后,急急忙忙地阻止了黑衣人下杀手。

  “哦?”黑衣人似乎有些疑惑,扭头看向贵公子笑道,“公子要亲手来么?”

  几个扈从正给贵公子止血,他脸色惨白,摇摇晃晃,但眼神之中依旧满是狂热:“对!而且就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他了!放他下来!”

  黑衣人轻轻笑了笑,松开了手。

  李天放跌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呼吸,许久之后才终于缓过来,刚想发力逃走,黑衣人便冷笑着说道:“你可以试着逃走,失败一次我就断你一条手脚。”

  李天放沉默地起身,等死,或者等待着机会。

  贵公子看着李天放的窘迫样子突然狂笑出声,但没笑两声就因为过重的伤势咳嗽,带着血。

  他不再发笑,阴毒地看向李天放说道:“跪下磕头,我留你一具全尸,否则我将你千刀万剐喂我的狼王!”

  李天放冷笑了一声说道:“不要脸的玩意,打不赢就找帮手,磕头?你跪下给我磕头,我就捏着鼻子认下你这个不肖子孙!”

  贵公子咬着牙冷声道:“一千刀,一刀都不许少!”

  千刀万剐是他宗门的绝艺之一,黑衣人笑呵呵地拔出短刀笑道:“公子放心,保证让这小子挨够一千刀才死!”

  李天放死死盯着那个朝自己一步步走来的汉子,准备殊死一搏。

  但熟悉的声音却突然从身后传来:“天放别怕,我们来了。”

  黑衣人停下脚步,如临大敌。

  李天放回头看去,只见村长,农夫,还有阿娘等人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他裂开嘴笑了,你有帮手,那又如何?

  我身后可是通神村!

我的职责是逆神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我的职责是逆神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