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吴敌小说《最强奶爸》全文免费阅读

吴敌小说《最强奶爸》全文免费阅读

2019-06-12 09:28:10来源:互联网发布:骑驴找马

最强奶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最强奶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强奶爸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最强奶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徒弟啊,你一无是处,现在外面传你天下第一,都是师父给你吹出去的,下山后切记不要跟人动手,免得露馅后令师门蒙羞。”“师父,你放心,我明人不装暗逼,下山后绝对不会惹是生非。”

吴敌小说《最强奶爸》全文免费阅读

最强奶爸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不买账的聂雨轩

第4章不买账的聂雨轩

  

  “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呀!”

  “谁说不是呢,越是低调的人就越牛逼,反观那些耀武扬威的家伙,被打了个满地找牙,真是笑死。”

  

  ……

  短暂的震惊过后,人群中议论了起来,但听到张少的耳中,却异常的刺耳,他单手扶墙,勉强的站起身子,其双鼻依旧在外冒血,大庭广众下被一个跪在自己面前的懦夫打成重伤,一向不可一世的张少羞愤难耐,但又胆寒万分,双腿都在发抖。

  之前的盛气凌人与现在的狼狈至极,围观群众态度和目光的转变,无不深深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脸呀,今天算是丢尽了!

  

  那个瘫坐在地上的丰腴女人更是吓得脸色惨白,不过她倒是贱的不要脸,赶紧爬起来去搀扶住张少,以作讨好。

  末了,为了挽回面子,一边逃跑一边指着聂雨轩,尖酸刻薄道:“你这个骚蹄子,从哪里勾引了一个野男人,敢对张少出手,日后你就算是跪着哀求着服侍张少,张少也不稀罕。”

  作为一个有家庭的男人,妻女就是自己的禁脔,吴敌也是如此,听到女子用如此污浊话语侮辱自己的老婆,吴敌勃然大怒,右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出。

  那犹如死神凝视的眼神再次浮现在吴敌的瞳孔,肃杀之气喷薄而出。

  一个踉跄,张少被吓得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他真的是怕了,这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惧。

  转身,逃跑,上车。

  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此时的张少和丧家之犬几乎没有两样。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慌乱的撂下一句极没底气的话,张少等人落荒而逃,车子开的飞快。

  心中长舒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顿时松弛开来,就在方才,吴敌手心,额头不停地渗出汗水,愣在原地,不停的喘着粗气。

  就连心脏跳动的声音也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周围的众人看见这一幕戏到这里也已经结束了,三五成群的议论着离开,只留下站在吴敌身后的聂雨轩,知晓自己身后还有聂雨轩之后,吴敌眼睛一转,心中暗笑。

  腰背紧挺,双手托后,此时的吴敌看起来也有一副武术大师的模样,随之一个转身,倘若闲庭信步,随之轻咳两声。

  “哎,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解决了,我还以为他能有多么厉害呢,真是的,我都还没有出手呢。”

  “猪鼻子插葱,装象!”

  万万没想到,一旁的聂雨轩竟然完全不买账,毫无表情的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再也把持不住自己,吴敌一路小跑,追上了聂雨轩,脸上表现出一副哀求模样道:“老婆啊,再怎么说,我也是收拾了那个不长眼的家伙,虽然他是纸老虎,但你也要夸奖夸奖我吧。”

  “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只会花拳绣腿,不,花拳绣腿他也不会,难道你以此为荣吗?无聊至极。”

  显然聂雨轩心口不一,在她心中已然掀起了惊天骇浪,这个男人的身上充满了神秘感,让聂雨轩不由得提起了一定的兴趣。

  尽管如此,一想起六年前的事情,聂雨轩再次心如刀绞,在这六年中,那件事情让其蒙上了难以抹去的阴影,原本已经对其彻底淡忘,但如今却再次出现自己的生活中。

  此时的她却不知,在之后的日子中,自己无比厌恶的男人——吴安安的父亲,一次次的刷新了她的认知。

  “老婆啊,没有功劳我也有苦劳啊,你能不能在像刚刚那样,让我感受一下男人的尊严,好不好,就两下,不,亲一下就好,就一下,作为对我的奖励好不好!”

  死不要脸的对着聂雨轩再次开口,话音刚落,聂雨轩没有任何犹豫的甩给了吴敌一个白眼,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赶。

  长叹一声,吴敌垂头丧气紧跟在聂雨轩的身后走到别墅门口,刚跨进一步,就听见别墅中那小机灵大大的叫喊声。

  “爸比,你真的是太厉害了,一下子就把大坏蛋打死了,我长大之后也要和爸爸结婚,做爸爸的妻子,这样的话,你就要保护安安一辈子,好不好?”

  跑到了吴敌的身旁,紧紧地抱住吴敌的右腿,吴安安表情无比认真,信誓旦旦的开口。

  对此吴敌也是苦笑不得,蹲下身,将吴安安抱在怀中,敲了敲吴安安的小脑袋,满是柔情的开口道:“这个可要问问你的妈咪答不答应啊?”

  嘴巴微微一撅,吴安安从吴敌的跳下来,蹦蹦跳跳的来到了聂雨轩的身边,表现出让人无比怜爱的模样,满脸委屈的开口:“妈咪,我以后想要嫁给爸比,然后生一个小安安,可以吗?”

  ‘噗’的一声,聂雨轩忍不住的笑出声,面对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聂雨轩对此也很是无力,右手伸出,充满爱意的抚摸着吴安安的头,随之白了一眼吴敌。

  “安安啊,爸比是个坏男人,你以后一定要嫁一个爱你的,能陪你身边的男人,不要嫁给负心汉,知道了吗?”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吴安安脑袋一歪,眉头微微一皱,装模作样的双手叉腰,愤怒的转过身子面对吴敌道:“哼!原来爸比是个负心汉,我不要这样的爸比了,安安现在很难过,安安要去睡觉。”

  眼睛出奇的张到最大,脸上写满了震惊之色,仿佛无缘无故背口大锅。

  脸上闪过一丝别样的笑容,聂雨轩的表现让吴敌心中不由得暗自发毛。

  “难道不是吗?好了,我要带着安安上去睡觉了,记得我给你说的话,有些地方不能去,一楼客房我让秦妈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抱起吴安安,转身往楼上走去。

  “咦?难道妈咪不和爸比住在一起,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吗?”

  顿时满脸黑线,对于自己这个女儿,聂雨轩也是无可奈何,长叹口气,和蔼的开口道:“安安啊,妈咪不和这种负心汉住在一起,懂了吗?以后不能再说这种话,要不妈咪就不给你买玩具了。”

  “对对对,妈咪今天要和安安住,妈咪不要和负心汉住在一起。”

  话音落下,两人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只留下呆若木鸡的吴敌,木讷的站在一楼的客厅中,心中不断的回响起那句‘负心汉。’

  无比扎心,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口口如此说自己,长叹口气,点了支烟,坐在沙发上回想起今天的一幕幕。

  一个打扮朴素,大约有五十左右年龄的女子从一楼厨房出来,步伐拘谨而不失风度,大方而略显优雅,表现出这种年龄不应有的高雅之气。

  “少爷,这是雪梨汁,少爷抽完烟之后可以拿此润肺,客房也已经准备好了。”

  “好的,谢谢秦妈了。”

第5章 风波又起

第5章风波又起

  

  “3”

  “2”

  “1”

  “go!”

  魔都,正如它的名字所言,一个充满魔力的都市。

  魔都具有闻名华夏的赛车场,与众不同的是,将一座山整修成为赛车场,这是魔都中那些富家公子才有的手笔,今日也一如既往的开展比赛。

  如果说一般的比赛是玩车的话,那此地的比赛就是玩命。

  需要将方向盘打到底的环形公路,270°的急速致命弯道,陡峭的山岩,时不时的从上至下掉下的石渣,在魔都的赛车场当中,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赛道的最后有一个起跃台,人称鬼门关,与此相比,前面的障碍只能是雕虫小技。

  一个与赛道脱节的平台,中间足足有数十米的距离,在平台之下,是波涛汹涌的大海,生死就在这一跃之间,一旦失手,在大海强力的冲击下,尸体都无可能再次找回。

  前前后后,无数人来挑战这个能够名流青史的鬼门关,九成九之人都丧命此地,故此地被称为禁地。

  哨声响,尖叫声随之传来,一个身着比基尼,妖娆的女子,在众人的目光中,迈着猫步来到了一辆刚熄火的法拉利一侧,敲了敲玻璃,车窗由上至下打开。

  “董少啊,这次又是你第一名,你真的是我们赛车节的门面担当啊。”女子俯下身子,将自己胸前的风景完全的展现给了车内的白发男子。

  白发男子一副得意之色,邪魅之色一闪而过,随之双手立马扯住女子上身紧裹的内衣,面门随之紧紧贴上,发出一声强力吸吮的声音。

  “你坏死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女子娇喘一声,身子一侧,将衣服收拾好。

  “我董少做事,难道还有人敢说吗?哈哈!这次时间多少?”回归严肃,董少一脸正经的开口询问。

  “比上次提升了三秒三呢,排名榜上第一的名头稳稳妥妥的。”女子表现出了无比讨好之色。

  作为魔都四少之一的董彻,赛车的能力也是众所周知,将其称为第一,但是在排名榜单上还有一人,真正的排在第一的席位。

  这也是自建赛道以来,唯一一个通过鬼门关之人,代号“WHO”,只是此人从未露面,渐渐的也就忽略了此人的存在。

  看了一眼排名榜单,董彻面露阴沉之意,见状,那比基尼女子拿出手机,急忙开口道:“对了,董少,张少刚刚给你打电话呢,好像是很要紧的事情。”

  眼中流露出一种打趣的意味,接过手机,董彻喃喃道:“张启发?这玩意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肯定又是有什么麻烦事。”

  “张少,又要我给你找妞吗?”开口之中满是戏谑,在他看来,张启发整天不学无术,将所有的心思全部都放在女人身上。

  “董少啊,你就别再嘲讽我了,今天我是给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关乎着你的心仪之人——聂雨轩。”

  董彻虽和张启发同为魔都四少,但董彻对于女人,很好的把握这个度。

  在其心中能够真正配得上他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荣获魔都第一美女的聂雨轩,对于聂雨轩,董彻一直都是毕恭毕敬,在其面前将绅士风度尽展。

  因此,虽得不到聂雨轩的芳心,但在聂雨轩心中也没有过度的将董彻和其他人沦为一类人,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微微一笑,对此董彻饶有兴趣,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轻咦一声道:“说来我听听。”

  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得意,张启发腹议道:“让你整天在聂雨轩面前装的人模人样,现在我看你怎么办。”

  激动之下顿时伤口隐隐作痛,张启发倒吸口冷气,咬牙切齿道:“董少,就在今天,我遇见了聂雨轩,但是有一个小白脸一直陪在她身边。”

  “那又如何?”

  心中明白张启发几斤几两,董彻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最重要的是,众目睽睽之下,聂雨轩竟然亲了一下那个男的,我为董少鸣不平,但却并不是那男人的对手。”

  知晓这种事情张启发肯定不敢欺骗自己,董彻怒气攻心,右手紧握方向盘,一丝杀意缓缓流露。

  聂雨轩,我如此敬你,没想到你竟然背着我勾搭别的男人,好!你既无情,别怪我无义,我倒要看看那小白脸有什么上天入地本领,你!只能是我的。

  “好的,我明白了,我会处理的。”

  盲音传出之后,电话一旁的张启发长啸一声:“哈哈,我不出手,就会有人收拾你们,你们给我等着,哎呦,痛死我了,那该死的小白脸,下手竟然这么重,马勒戈壁的。”

  比基尼女子亲眼看着董彻面目一点点的阴沉下来,心中不由得一颤,从未见过董彻这种模样的她,呆呆的站在一旁不敢开口。

  “小美,突然出了点事情,今晚上就不在这里陪你了。”

  说罢,未等后者点头,一脚油门,离开此地。

  “彪哥吗?我这里突然出了点事情,我需要你帮我查明一个人。”

  “对,现在,今天晚上。”

  “聂雨轩身边出现了一个男人,我不太想在明天看见这个男人依旧在魔都出现。”

  “云顶别墅!”

  ……

  虽说是客房,但依旧是无比阔气,约百寸电视悬于墙壁,豪华欧式吊灯,所有家具一应俱全,皆是美式风格,身处其中,如置身皇帝宫殿一般,打闪灯光让吴敌难以睁眼。

  彻底平缓心情之后,躺在顶级席梦思之上,如置身于棉花一般。

  “估计这比之宫殿也不差多少,就是身边没有女人,倘若多几个佳人陪在身旁,就更好了,尤其是像聂雨轩这样的多来几个,嘿嘿!”

  眼睛一开一合之后,迷迷糊糊的吴敌倦意上身,在将步入梦境之时,一束灯光打在别墅中,吴敌一个机灵,豁然从床上腾空起身。

  心脏某然间加速跳动,汗珠从吴敌侧脸上滑落。

  咋了咂舌,吴敌身子抖动,颤巍巍的开口道:“遭贼了!!!”

第6章 浴室风波

第6章浴室风波

  

  佝偻自己的身姿,吴敌半蹲在地上,蹒跚的往窗口所在之地靠近,不到三米的距离足足浪费了接近一分钟的时间。

  客房地处一楼,视野很是开阔,在此地能够观察到别墅外所有的情况。

  “要看吗?可那小毛贼会不会发现我,如果发现我该怎么办呢,这些人一般都是武打高手,我肯定打不过他们。”

  “怎么办啊?还是看看吧,别墅中可是住着我的老婆和闺女呢,再怎么说,身为男人的我还是应该保护他们的。”

  进行了一番激烈的心理争斗之后,吴敌双手紧握,脸上出一种坚决,右手打颤,呼吸声也加粗几分,艰难的将窗帘拉开了一条极小的缝隙,只能够容下一个眼睛的大小。

  对于旁人来说毫不犹豫的事情,出门,大喊,甚至殴打驱赶小毛贼,一切都义不容辞,但在对吴敌来说比登天还难。

  如若不是别墅中住着自己挚爱之人,吴敌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一个隐蔽之地躲藏起来,就算天塌也不会出来,甚至能够窝居一整天。

  “妈呀!竟然有这么多人,怎么办呢!”

  透过那极小的缝隙,吴敌隐约观察到别墅外空旷之处不停有黑影一晃而过,漆黑之中还有几个耀眼的火星。

  见此情景,一个踉跄,吴敌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呼呼’的喘着粗气。

  右手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胸膛,希望自己镇定下来,大约了一分钟有余,吴敌紧扶墙面,透过那缝隙往外观望。

  再次窥视一眼,乌漆的黑夜一丝白光闪现,虽长年待在山上,但是依然一眼就能够认出这是刀片反光所引发的。

  “啊!”吴敌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眼神慌张无比。

  “这…这肯定不是随随便便的小毛贼,竟然拿刀子,还是很长那种,不行不行,我一定要给我的美女警花老婆说一下。”

  被这种危机感笼罩,吴敌心中一惊,压制住了自己恐惧的心情,弓着身子,悄悄的往二楼赶了过去。

  脑袋顿时嗡嗡作响,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将这件事情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警花老婆,三步化作两步,后背早已被汗水浸透。

  未进卧室,就清晰的嗅到那种芬芳之味,倘若不是有让吴敌精神紧绷的事情,仅仅香味,就能够让人迷失其中。

  右手放在门把之上,打了一个寒战,心中此时也是幻想出一种面对恶徒的场景。

  “面对数个手持刀棍的恶徒,单枪匹马,只身赴会,力挫众人,一切结束之后,怀抱美人,进入温柔之乡。”

  一个机灵,吴敌‘啪’的一声抽着自己的脸颊,吃痛的轻哼一声,腹议道:“吴敌啊吴敌,你什么也不会,还在这里做白日梦,还是回归现实更好,让身为警察的老婆给自己出主意得了,面子哪有性命重要。”

  想到如此,心中一横,手掌用力,房门顺势打开,

  一脚迈进,才发觉自己十分唐突,想到之前聂雨轩强烈告诫自己的事情,于是笔直的站在原地,轻咳两声,想得到聂雨轩的回应。

  淅淅沥沥的水声恍然入耳,咋了咂舌,吴敌脑中顿时幻想出一副妖娆的画卷,浴缸中聂雨轩晶莹剔透的身姿隐约可见,几处异常私密的地方被泡沫遮挡,让人喷血的画面浮现在吴敌脑中。

  窗外灯光再次一闪,吴敌背后一凉,如芒在背,不再去想这让人血脉喷张之事,再次开口叫喊。

  “老婆?老婆你在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给你说,所以我就直接进来了。”

  心跳不自觉加速,呼吸随之急促起来,吴敌瞳孔瞪大到极致。

  “难道是聂雨轩出现了意外情况,现在已经遭遇毒手了,说不定此时这个屋子里就会恶徒存在,我到底要不要进去?”

  处于梦寐以求的生活,左有魔都第一美女,右有可爱乖巧女儿,让外人可望不可求的日子就这样要结束了吗?

  但师傅的话语反复回荡在耳边,一时之间心中无限纠结,吴敌早已汗流浃背,一分钟却是如同度年。

  一想到聂雨轩可能正处水深火热之中,男人的尊严此时完全被激发,就算是刀山火海,吴敌也一定要去闯,虽然是突如其来的家庭,虽然只有几天的相处期,但吴敌已经将其看的比自己性命还要重几分。

  口鼻呼呼的喘着粗气,吴敌粗狂的大叫一声,继而向着洗浴的房间冲了过去,一把将门子推开,面目狰狞无比,如同即将要面对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

  “放开我的老婆,否则我就杀了你。”

  闯进之后,却是另一番场景,聂雨轩全身赤裸的站在浴头之下,木讷的侧着身子看着大吼冲进来的吴敌。

  这一幕甚至比吴敌所想的更要激情,白皙的皮肤完全展现,由于身子侧着的缘故,所以上身私密之处遮掩着并没有暴露在吴敌的面前。

  尽管如此,依旧是极度诱惑,黄金比例的身躯,臀部也是到达那种鬼斧神工的地步,吴敌暗自咽了一口吐沫,第三条腿不带犹豫的弓了起来,两人双眼对视的一刻,吴敌就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

  浴室中的瓶瓶罐罐纷纷被扔了出来,在这种寂静的夜里,能够清晰只能够听见聂雨轩那嘶哑的尖叫声。

  “啊!!!你给我滚出去,你个大流氓,你竟然敢私自闯进我的房间,等我出去,我一定要你好看。”

  “安安不需要你这样厚脸无耻之徒,我更不要你这种奸淫之人。”

  “这个地方以后再也没有你吴敌的容身之所。

  一脸委屈的模样,站在浴室之外,吴敌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裆部,只能够任由聂雨轩破口大骂。

  面部尴尬无比,右手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下身,喃喃道:“兄弟啊,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说起来跟着我也委屈你了,但是你现在千万不能再激动了,赶紧平静下来吧。”

  说时迟那时快,聂雨轩已经穿好睡衣,两手各提一瓶洗头膏,气冲冲的走了出来。

第7章 不一样的捉迷藏

第7章不一样的捉迷藏

  

  “吴敌?我告诉你,今天你完蛋了。”

  双手一挥,用尽全力的将手中两瓶洗浴之物向着吴敌扔了过去,动作无比干练,在物品离手的同时,双手握拳,向着吴敌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步伐稳健,挥拳迅速,擒拿拳在聂雨轩的手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砰’的一声,吴敌的面门被抛来之物顺利击中,吃痛的叫喊一声,慌忙的蹲在地上,双手绕过自己的脖颈,紧紧捂着头部。

  眼看聂雨轩一拳即将击中自己,吴敌面目极其慌张,大声道:“楼下有歹徒,我是上来通知你的。”

  出手迅速,收手更是如风,只能够略微的感觉到耳边一股风一扫而过,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风中夹杂的那股凛冽之感,吴敌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

  一寸之隔,能够做到收发自如,一般人显然不能如此。

  对于吴敌的表现,聂雨轩不由得心中嘲讽一番,自己面前这个如此窝囊之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功夫的高手,更不像是能够一掌击败张少的人。

  聂雨轩清楚听到了吴敌所说,虽行为异常过分,但作为警察中人,聂雨轩还是能够分清主次,明白事情的先后,眉头顿时紧皱几分,面目冰冷极其冰冷。

  “吴敌,你能够对你所说的话负责。”

  长嘘了一声,吴敌手掌挥出,擦拭了自己脸上的汗水,压制自己心中的躁动。

  “嗯,老婆,你要相信我,刚刚我正在一楼睡觉,突然一丝刺眼的光线射了进来,然后我偷偷的观察一下,发现有数个带刀的歹徒窥视别墅,我立马过来给你报告,喊叫几声之后,并没有任何回应,担心你出现意外,所以我才…”

  猛然间右手一摆,两人立马安静,不在议论,空气仿佛此时此刻凝固一般,就算银针落地,也能够听见敲击之星。

  女人的直觉一向准确,聂雨轩也是如此,就仅凭直觉,聂雨轩当时警局中就解决了好几场惊天大案。

  镇定下来之后,吴敌竖起耳朵,有模有样的趴在地面上,这一动作引得聂雨轩心中的嘲讽。

  因为这个别墅在当初装修的时候,所采用的地板以及装修的材料都是顶级,所以这种方法基本上不可能适用于别墅之中。

  不足十秒,吴敌面色瞬间苍白,没等聂雨轩开口,吴敌颤颤巍巍道:“共有五个人正在别墅正门口,似乎正在开锁,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是不是应该报警?”

  立马一个白眼甩了过去,聂雨轩压低自己的声音道:“报什么警啊,我就是警察,怕什么!”

  惊呼一声,聂雨轩猛的一拍额头,从未有过的慌张表现出来,不顾一切开口道:“吴敌,你现在立马去安安的卧室,带着安安去三楼阳台,不论发生了什么情况都要保证安安的安全。”

  二楼转角的第一件房,就是女儿吴安安所居住的卧室,一旦一楼出现了什么状况之后,二楼转角那里是最容易被歹徒所窥视的。

  倒吸了口凉气,吴敌转身奔往安安所在的卧室,看到安安还在入睡,心中的石头不由得放了下来,蹑手蹑脚的走到安安的身边,满怀深情的看着,眼中流露出浓厚的爱意。

  ‘砰’的一声,放在床边的小玩具不小心被吴敌踢到,吴安安用其肉嘟嘟的小手揉了揉眼睛,看见来者是吴敌之后,立马面露欣喜,身着睡衣,蹦蹦跳跳的抱住吴敌。

  “爸比是来和安安一起睡觉的吗?我就知道爸比不是负心汉,爸比肯定会喜欢安安的。”眼中是那么的纯净,没有一丝别样的情绪。

  ‘负心汉’三字仿佛成为吴敌心中的一道心伤,每每听见,心中就会不自觉的颤动一下。

  一阵无奈之后,吴敌眼睛一转,小声开口:“妈咪说要和我们玩捉迷藏,安安会玩吗?”

  “耶!安安最喜欢玩捉迷藏了,嘘!爸比一定不要出声啊,那样的话妈咪就会知道我们在哪里了,爸比,我们躲在哪里呢?”将手指放在嘴角,满怀童真的开口。

  装作思考的样子,吴敌眉头微微一皱:“安安啊,房子中不是有三楼泳池吧,我们可以去上面躲着,那样的话,妈咪就不会轻易的找到我们了,你看好不好。”

  “yes!爸比真的好聪明,这样的话妈咪就需要找我们很长时间呢。”两眼一咪,露出了整齐无比的小奶牙,纯真的微笑让吴敌有些迷失,爱意再次升温。

  晃了晃自己的头使自己缓过神来,长叹一声,一把将吴安安抱在怀里,大步跨出房间。

  迈出房门的那一刻,正巧遇见聂雨轩,只见其身着正装,即便如此,魅力依旧四射,和刚刚浴室偶遇判若两人,给人一种冰艳美人之感。

  没等吴敌开口,躺在吴敌怀中的吴安安惬意的对聂雨轩眨巴着自己的眼睛,奶声奶气的开口道:“妈咪,我才不要告诉你我们藏在阳台上,妈咪,记得来找安安和爸比哦。”

  一转刚才冰冷的模样,聂雨轩眼含柔情的开口道:“好的,宝贝,你们可要抓紧时间啊,一会妈咪就来找你们啊。”

  “好的,爸比,我们快走,一会妈咪就来了。”

  转身长叹一声,扭过头直盯盯的看着聂雨轩,眼神挣扎不定。

  后者面露坚决的点头,继而对着吴敌对了口型。

  “上去之后不要下来。”

  顺利的解读聂雨轩的唇语,吴敌心中却无比的自责,本应担负一切重任的他,此时却选择逃跑,将这种重任放在自己的老婆身上。

  知晓吴敌此刻犹豫的心情,聂雨轩心中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尽管自己面前的男人很胆小,甚至奸淫无比,但当面对这种原则性问题的时候,这个心中还是会犹豫不决。

  “爸比,我们赶紧走啊,找个地方躲起来,一会妈咪就要来找我们了。”

  一个激灵,吴敌长叹口气,小步紧迈,身子一晃进入楼梯,往三楼泳池前进。

  一步两台阶,但这步伐是如此的沉重,每一脚吴敌的心都在撕裂。

第8章 谈判崩盘?

第8章谈判崩盘?

  

  一层楼的距离对此时的吴敌来说,比面对那茹毛饮血的怪物还要可怕,一步步的迈上了楼梯,心如刀割。

  带着吴安安走到了一个转角之地,右手抚摸着吴安安的脑袋道:“安安,听话啊,你现在就呆在这个地方,千万不要出声,爸比现在下去偷看一下妈咪,好不好?”

  委屈的点了点头,奶声奶气道:“好的,爸比,安安就在这里乖乖的等着爸比回来,爸比一定要快一点啊”

  来到了三楼的边缘,鼓足了自己的勇气,探起头往下面观看。

  空旷之地已经不见人影,抬头再次仔细观察一番,在门口那两棵巨树之上,各自蹲着一个人,借助树杈遮掩住自己的身体,如若不能够仔细观察,是难以发现的。

  看到这种场景,危机感顿时油然而生,借助墙面,缓缓的瘫坐在地上,心中进行强烈的斗争。

  抬头,合眼,冥思。

  深呼一口气,吴敌大吼一声,借此为自己打气,双手紧握,毅然决然的向着转角楼梯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漆黑的深夜中,吴敌的身影渐渐模糊。

  方才那一刻,吴敌才算是明白,家庭的支柱是他,作为一个男人,能够尽力做到的是就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撑起这个家,维护这仅有的一片天。

  眼神凌冽无比,步伐中有一丝寒风发散,视死如归的心态,完全一副帝王应万军之相。

  “住手!!!”

  进入二楼,入眼可见一楼客厅中聂雨轩坐在一旁,在其对面是四五个身材魁梧,五大三粗的汉子,脸上纷纷遮戴黑巾,将容貌完全的遮挡。

  依旧是坦然之色,双手贴背,一股豪放之气外露,面带一丝笑意,往楼下走去。

  一句话,犹如雷霆之音,仿佛可洞穿一切,引得众人的目光纷纷望向楼梯。

  脸上闪过一丝吃惊,继而却转为愤怒,聂雨轩大声开骂:“我不是给你说了,让你不要下来,吴敌,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

  冷笑一声,吴敌眼中充满轻蔑之色,毫无任何惧怕的来到了聂雨轩的身边,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彪形大汉道:“一群小毛贼而已,用不着担惊受怕的,没事的老婆,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加好了。”

  场面中顿时一片安静,好大一会之后,那几位遮掩容貌的彪形大汉中的一个,右脚往前迈出一步,双眼中充满了戏谑之意道:“你就是国都第一美女聂雨轩的男人??”

  “没错,就是我。”吴敌开口之时,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妈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闯,我们要找的就是你,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再出发之时,众人已经被董彻交代过,只对聂雨轩身边的那个男人动手,而聂雨轩,一根汗毛都别碰。

  介于聂雨轩身份的特殊,所以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够拖延到现在的原因,刚刚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那魁梧男子一直在对聂雨轩进行恐吓,要求她说出那个男人的具体身份以及住所。

  涉案无数的聂雨轩一瞬间就懂得了事情的真相,自身完全封口如瓶,没有透漏出一丁点关于吴敌的信息,心中只能够不但的奢求吴敌能够别露面。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的话,聂雨轩相信自己能够应付,可面前数个手拿刀棍的男子,从他们的动作中看,虽然不是异常干练,但显然也是练过的,

  所以即便是聂雨轩,也是没有任何信心能够战胜,只能一拖再拖,但吴敌的突然露面却是打乱了她原本的计划。

  一瞬间愣在原地,吴敌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表现,顿时身子软了下来,勉强的能够站在地面上,右手急忙伸出,随之杀猪般的大叫一声道:“你们…你们不是小毛贼吗,说…你们想要什么东西,我…我都可以给你,只要别伤害我和我老婆就好。”

  魁梧男子大笑一声,摇了摇头道:“对不起,今天我们是奉命收你人头的,我们对钱不感兴趣。”

  本以为吴敌要展示真正实力,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一番下场。

  “不不不,你们想要我都可以给你,我不缺钱,不不不,是我老婆不缺钱的,并且我已经报警了,警察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过来的。”吴敌的脸上甚至表露出哀求的样子。

  “警察,呵呵,警察局中那一套流程谁不清楚,最起码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这里,不过半个小时已经足够了,只不过你说的算数吗,只要是我们想要的你都可以给吗?”魁梧男子轻咦一声,不停的敲打着手中的尖刀,发出清脆的声音。

  “对对对,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你。”对于吴敌来说,这种穷途末路之时,只有答应对方所有的条件才能够活命。

  “我们想要你老婆,把你老婆借给我们一天,让我们兄弟们玩玩,你看怎样!”刚说罢,魁梧男子以及身后的众人纷纷破口大笑,一致的点头称是。

  “妈的,真把我吴敌当成窝囊废了吗?士可杀不可辱。”连忙跑到聂雨轩的身后,刚才那一股霸气劲完全消失,气息也是若有若无,小声嘟囔的开口。

  “哼,那就没办法了,兄弟们,把魔都第一美女给我拽走,今晚上要我们享受一下,这种男人他不配拥有,我们才是强者。”

  话音刚落,众人纷纷想要过去拉扯聂雨轩。

  猛地将自己低下的头抬了起来,一种比鹰眼还要可怕几分的眼神表现出来,环绕扫视一圈,那遮面歹徒们对上吴敌这个眼神,心中皆是暗颤一分,手里的动作不由得顿了一下。

  倘若长时间面对这种眼神,可能就会使人崩溃,让人发疯。

  大厅中的温度好似下降了数度不止,处在其中,身体更是会不自主的打起寒颤,此刻的吴敌再也没有一丝软弱之风。

  好似万军之中的统帅,一切挥手即可化为湮灭,消失殆尽。

  “我的女人,你们没有资格去碰。”

最强奶爸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最强奶爸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最强奶爸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