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吴敌小说免费阅读-骑驴找马小说全文阅读

吴敌小说免费阅读-骑驴找马小说全文阅读

2019-06-12 09:27:59来源:互联网发布:骑驴找马

最强奶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最强奶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强奶爸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最强奶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徒弟啊,你一无是处,现在外面传你天下第一,都是师父给你吹出去的,下山后切记不要跟人动手,免得露馅后令师门蒙羞。”“师父,你放心,我明人不装暗逼,下山后绝对不会惹是生非。”

吴敌小说免费阅读-骑驴找马小说全文阅读

最强奶爸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天下第二

第1章天下第二

  

  “徒弟啊,你打小资质愚钝,上山十年只学到些花拳绣腿,同时入门的都已是绝世高手,而你却一无是处,现在外面传你天下第一,都是师父给你吹出去的,下山后切记不要跟人动手,免得露馅后令师门蒙羞。”老道士苦口婆心的嘱咐,生怕这不争气的徒弟当成耳旁风。

  “师父,你放心,我明人不装暗逼,下山后绝对不会惹是生非。”吴敌信誓旦旦的保证。

  “呸,你个惹祸精,还有脸说?”老道士气的吹胡子瞪眼,用力在吴敌头上锤了一下,恨铁不成钢道:“你还嫌六年前闯的祸不够大?”

  吴敌委屈巴巴的看着老道士,挠着脑袋诧异问道:“六年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为什么师兄弟都这么怕我?还有,为什么我会失忆?”

  “咳咳!”老道士表情有些古怪,清了清嗓子道:“这些问题恕我不能回答你,日后你自会知晓!”

  “好的,师父,那我明白了,一定谨记师父教诲,明人要装暗逼,自吹自擂,不让他人摸清我的虚实,不给师门蒙羞!”吴敌一脸认真的向老道士保证。

  “嗯,很好,去吧!”老道士如释重负的长吁了口气。

  “好的!”吴敌恭敬应到,然后转身推开木门,和煦的阳光照射了进来。

  他面向阳光,心中豪情万丈,感觉灿烂崭新的人生即将开启!

  然而便随他打开门的刹那,屋外却炸了锅。

  只见屋外围满了看热闹的师兄弟,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慌张、凌乱、焦躁、各种负面情绪充斥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可无一例外,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惊恐,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吴敌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憨憨的冲着大家笑了笑,那些师兄弟顿时吓的浑身觳觫,面色惨白,甚至有一个瘦弱的家伙没站稳,直接坐在了地上。

  一路走去,凡是无敌所过之处,大家都迅速避开,让出很宽的路来。

  待吴敌下山之后,山上响起了鬼哭狼嚎的声音,这是压抑已久之后的狂喜,所有人都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大吼出来。

  “那个男人出关了!”

  “那个魔鬼下山去了。”

  “啊……山上终于清静了,我们终于安全了!”

  ……

  走出山门,重获自由,吴敌欢快的一路小跑着下山。

  他才刚到山下,就听到一声大吼,寻声看去,只见山下搭建了一个擂台,两个彪形大汉正在擂台上殊死搏斗,出手狠辣,招招致命。擂台四周停满了数不清的豪车,密密麻麻的人群拥挤在这里,人声鼎沸。

  “你妹的,老子进山十年连个跟头都不会翻,这才刚下山就遇见这等高手,这也太打击人了!”吴敌不甘的跺了跺脚,然后紧盯着擂台,同时习武之人,这俩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荆壮志,你最好让开,你还没有资格去挑战那个魔鬼一样的男人,他属于我!”其中一个披头散发,长相如金毛狮王的粗犷男子大吼道。

  “呸,老子拳打少林寺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鬼神吴敌这样的男人只配死在我手中!”

  说着,俩人嘶喊着又打了起来,你来我去,拳脚相加,危险万分,一拳足以断石。

  然而此时吴敌吓懵了,“鬼神吴敌”不正是他的绰号吗?

  他到现在才明白师父话里的意思,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浑身发麻,你妹的,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虽然是吹出去的名头,可没成想竟然有这么多人想找自己决斗。

  想到这里,吴敌又不由自主的往擂台上瞅了一眼,不禁啧啧咋舌。

  就这样的高手,一般的特种兵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要取自己的项上狗头那还不是探囊取物?

  “不行!”他打定主意,转身便跑。

  便也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女生的怒喊!

  “吴敌,你个负心的人渣,别跑!”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一声喊的林凡差点没吓的背过气去!

  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下意识回头,但却愣在了原地。

  只见一个身穿警服的绝世美女正站在他面前,气势汹汹的瞪着他!一双水煎般的眸子满是怒火,眼眶微红。

  这美女他似曾相识,但却没有任何记忆!

  美女警花身旁还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小萝莉,一双眼睛出奇的激灵,与那美女警花容貌极像,简直就是她的袖珍版。

  小萝莉穿着小白裙,白色丝袜,脚上一双黑色小皮鞋,人小鬼大,看向美女警花,脑袋上两个小辫子晃了晃,指着吴敌问道:“妈咪,他就是粑粑吗?”

  “不是,他不配做你的粑粑,他就是一个人渣。”美女警花怨毒的瞪着吴敌,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闹小情绪的小怨妇!

  吴敌整个人都是懵的,要不是看在她是个美女的份上,早就跟她急了,哪有大马路随便认老公的?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女警还真是一个尤物,她的皮肤雪白,五官精致,身材极品,一双大眼睛明亮,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不过美女虽然养眼,逃命更要紧,好在擂台上打斗的激灵,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跟着起哄,声音喧嚣,这才导致没有被人发现。

  “姑奶奶呀,我还想多活几年!”撂下这句话,吴敌转身就跑。

  可这个美女警花也是个练家子,速度极快,他才刚抬起脚来就被美女警察从身后一把拽住了胳膊。

  那玉手又软又滑,一把抓的吴敌心肝都在颤抖。

  吴敌还想挣扎,结果这美女警花手上一用力,反手一个擒拿就给他按在地上,吴敌胳膊吃疼,哎呦哎呦的叫着求饶。

  美女警花身手利索,将他按在地上后,高更鞋踩着他的双手,让他不动弹不得,但却异常嫌弃的看都懒得看他,高高在上的骂道:“你这个渣男,我聂雨旋等了你六年,你个混蛋还想跑?再不回去我爹都要给你气死了!”

  “妈咪,你不要打粑粑了,好不好?”小萝莉一见娘打老子没轻没重的,倒是心疼起吴敌来了。

  吴敌吃力的回头,冲小萝莉灿烂一笑,“对,赶紧替我求情,虽然我不是你老爸。”

  “那我不管了,踩死他,妈咪!”谁知这小萝莉翻脸比翻书都快,嘟了嘟嘴说道。

  吴敌心中叫苦,他万没想到这小女孩小小年纪就这般狠辣,正绝望的呢,聂雨旋狠狠白了他一眼之后将腿收了回去。

  见机,吴敌赶紧趁机逃跑,谁知美女警花对身后几个跟班使了一个眼神儿,几个训练有素的小伙子冲上来,直接将吴敌五花大绑,一条臭袜子塞进嘴里,然后丢进越野车中。

  手脚都动弹不得,吴敌欲哭无泪的挣扎,聂雨旋抱着小萝莉坐在他旁边,一双冰寒的眸子死死盯着他,盯的他遍体生寒。

  小萝莉更是过分,索性骑在了他的头上,啪的一巴掌打在吴敌的脸上,肉嘟嘟的小手指用力的在他脸上拧着,一边拧一边奶声奶气的骂道:“你这个负心汉,六年前偷偷睡了妈咪就跑路,真是臭不要脸的!”

  才六岁的一个小萝莉,竟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当真是聪明的厉害。

  吴敌被堵住了嘴,百口莫辩,一个大男人被一个毛都没开始长的小女孩骑在头上欺辱,真是羞愧的不行,他心中叫苦不迭,感觉比窦娥都怨。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好?

  这都什么事儿啊?下山就捡了个老婆,还认了个闺女,想想自己还是个23岁的老处男,吴敌这心里就是一个憋屈呀,好端端的人生,就硬是给扣上了无比硕大的绿帽子。

  “呵呵,你还觉得很委屈是吧?自己看吧!”说着聂雨旋将一个牛皮纸公文袋仍在吴敌面前,并给吴敌松了绑。

  面对如此祸国殃民的大美女,浑身散发着沁人的清香,吴敌也冷静了下来,这时汽车已经使出大山,在平坦的国道上驶向市区。

  吴敌拆开公文袋,认真看过后,整个人如遭雷击,怔在当场,不知是喜是悲。

  公文袋里一共放着三张纸,一张是吴敌附有照片的身份信息;另外一张是小萝莉的身份信息,从信息上他得知,小萝莉名叫吴安安,小名安安;而最后一张,竟然是吴敌与小萝莉的亲子鉴定,而且盖有甲级医院的公章!

  天呐,这个人小鬼大的小萝莉竟然真的是自己的女儿!

第2章 首遇冲突

第2章首遇冲突

  

  人生就是这么充满戏剧化,是你的想跑也跑不掉,不是你的争破头也得不到,别人梦寐以求的女神老婆,乖巧宝贝女儿,吴敌一眨眼都有了。

  

  不过这一切来的太突然,突然的令他难以接受,而且,看样子,情势并不好,这个美女老婆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厌弃和憎恨,别说是爱了,连一丁点喜欢都谈不上。

  

  哎,看来又是一场不幸的婚姻。

  

  想到这里,吴敌放下牛皮纸公文袋,叹了口气问道:“那这么说,这个小丫头真是我的骨肉?”

  

  聂雨轩俏脸冰冷,没有搭理吴敌。

  

  吴敌眼珠子一转,上下打量了一圈聂雨轩曼妙的身材,贱兮兮道:“那这么说,我们之间做过那种事情了?”

  

  “流氓!”聂雨轩狠狠刮了吴敌一眼,胸前美好的情怀剧烈的起伏,她都快要气哭了,自己是造了什么孽,竟然摊上这么一个赖皮的老公,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恶心。

  

  吴敌依旧不肯罢休,他继续追问道:“那这么说来,你是要抓我回去跟你好好过日子?”

  

  “你?”聂雨轩急了,本能的想要反驳,虽然这是出于父亲逼迫,可事实如此,她也只好忍气吞声,认命的点了点头。

  

  “下来!”吴敌心里一个得意,一把抱下安安,一脸认真的教训道:“乖,我是爸爸,一家之主,一家三口都得听我的。”

  

  安安冲着吴敌吐了吐舌头,稚嫩的小脸满是鄙视。

  

  “哈哈!”

  

  吴敌大笑,也不计较,其实他这个人本性洒脱,一直都活的很随性,平时最厌烦小孩子,可当他知道面前这个安安是自己的闺女以后,心态就变了,毕竟是自己女儿,咋看咋顺眼,萌嘟嘟的样子,心都快化了。

  

  吴敌父爱发作,甚至都忘记了自身的处境,抱着小安安,只顾着嬉逗。

  

  聂雨轩看吴敌这么溺爱安安,心想你总算还有一点良心没有泯灭,也不似初见时对他那般厌恶了。

  

  汽车在魔都兜兜转转,时间过得飞快,不多时,已经驶入云顶别墅。

  

  云顶别墅,华夏最奢华的小区,独门独栋的别墅盘山而建,生态保护完整,几乎不用绿化,别墅的楼顶还种植花草树木,犹如一栋栋空中花园,由于还是上午,山间弥漫着雾气,宛如世外仙境。

  

  未下山前吴敌就听人说过,能够住在云顶别墅的都不是一般人,同等地段,云顶的房价要高出数倍,年前甚至创下单平米最高出售价!

  

  乖乖,下车后,吴敌放下安安,环顾四周,惊讶的嘴都合不上,自己在山上苦逼了整整八年,本以为下山后就是一穷二白,一切从头再来,没成想直接鸟枪换炮,老婆孩子都有了,老婆家还是超级大富豪。

  

  这买卖真是稳赚不赔,出山之际名利双收,即便是师父给自己吹去了一个天下第一,可也算名声在外,吴敌的脑海中满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甚至已经忘乎所以。

  

  “吴敌,你给我听着,虽然六年前我们就已经结婚,这次你下山,我父母逼迫我必须跟你同床睡,我已经答应了他们,不会食言,可你不要动歪心思,否者我就阉了你!”聂雨轩已经抱着安安站在吴敌对面,冷缩冰霜的警告!

  

  吴敌眉头一皱,然后挠了挠脑袋,不知该如何回答,安安坐在妈妈怀里,坏坏的看着吴敌,咯咯的笑着。

  

  真是一个人小鬼大的小机灵鬼!

  

  “咳咳,好吧,我会努力克制的。”吴敌握拳抵在嘴边,脑袋里却在胡思乱想。

  

  聂雨轩白了吴敌一眼,抱着安安走到门前,单手认真的在密码锁上输着密码。

  

  打开房门后,房间里弥漫着醉人的清香,吴敌走进去,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个装修也太豪华了,与他山上那简陋的房间比起来,简直天壤之别。

  

  聂雨轩放下安安,掐了掐酸痛的肩膀,然后回头厌弃的看着吴敌,说道:“以后你就住这里了,我不限制你的人生自由,但是你最好不要逃跑,我爸心脏不好,六年前他救过你的命,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不要气他,一楼的厨房你随便用,二楼的厨房你不准进,每天早上六点和晚上九点我会在三楼的浴室洗澡,你最好不要去偷看,被我发现就挖了你的眼睛,还有,秦妈虽然是我们家的佣人,但你要像尊重长辈一样尊重她,最重要一点,楼顶的泳池你绝对不可以去,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记住了吗?”

  

  “额,太多了,我年纪大了,一句也没记住。”聂雨轩话音才落,吴敌已经懒散的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惬意的抽起来。

  

  这把聂雨轩气个半死,面红耳赤的冲他大吼:“还有,不要在家里抽烟,尤其当着安安!”

  

  吴敌一愣,他倒是忘了这一点,不能让小孩子吸入二手烟的,吴敌赶紧掐灭了香烟,有些羞愧。

  

  闺女是自己的闺女,他自己也心疼。

  

  安安摇了摇聂雨轩的胳膊,奶声奶气的说:“妈咪,不要凶粑粑了好吗?”

  

  安安一说话,聂雨轩原本幽怨的眸子瞬间柔和下来,然后抱起安安,摸着安安的小脑袋安慰:“安安乖,跟妈妈先去洗澡。”

  

  吴敌心里暖暖的,不由赞叹果然是血浓于水呀!养个小公举真好。

  

  便也在这时,一串急促的门铃声响起,外面有人按响了门铃,聂雨轩赶紧放下安安去开门,她本来以为是秦妈买菜回来了,打开门一看,只见一个稚气未退的瘦弱小保安站在门口,捂着红肿的左脸,带着哭腔祈求道:“聂小姐,你快去看看吧,隔壁的张少说你家车停的不规范,占了三个停车位!”

  

  聂雨轩眉头微微一皱,问道:“哪个张少?是他打了你?”

  

  小保安含泪点头,“嗯,就是张氏集团的二少爷,一直追求你那个!”

  

  一提起这个张少,聂雨轩眸子里顿时闪过一抹浓浓的厌恶,然后生气道:“他在哪里?你等我一下,我安顿好安安,马上就过去。”

  

  “嗯。”小保安无助的点头。

  

  聂雨轩回头对吴敌说:“我出去一下,你帮我看好安安。”

  

  “别!”吴敌竖着一伸手,站起来说:“我跟你一起去,有人找我老婆麻烦,我不去替你出头那是王八!”

  

  虽然吴敌是个伪装的高手,还不学无术,但他是个血性男儿,现在确定了老婆是自己老婆,闺女是自己闺女,他就是拼了老命也不会让他们受到半点委屈。

  

  聂雨轩冷冷的看着吴敌,嘴角勾起一抹嘲笑,道:“就你?还是在家带孩子吧,”

  

  说着走到安安面前,摸着安安的小脑袋安顿道:“安安乖,记住要听爸爸的话,妈妈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安安乖乖的点头,然后聂雨轩转身关上门,离开。

  

  吴敌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怎么琢磨都觉得憋屈,老公藏在家里带孩子,让老婆一个弱女子出去遮风挡雨。

  

  “不行,这不是我吴敌的作风!”吴敌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然后转身对安安道:“安安你自己在家里乖乖待着,老爸去给你妈咪出气!”

  

  “粑粑威武!”安安活蹦乱跳的欢呼雀跃,这更加鼓舞了吴敌的勇气,他撸起袖子就冲了出去。

  

  一口气跑向停车场,还没有到地方就听到了激烈的争吵。

  

  “呦,聂大小姐,魔都第一美人,自诩才貌无双,平时总听张少吹嘘你人美素质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一点素质没有,一辆车占三个停车位,还让别人怎么停车?我都替你害臊的不行,一点规矩都不懂,弄个破车乱停,你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吗?这里可是魔都最文明的云顶别墅小区,你这个烂样,成何体统?以为长的好看就了不起吗?你不就是个勾引野男人生下野种的骚狐狸!”

  

  “你最好闭上你的臭嘴!不要出门乱咬人,这三个车位都是我家的,我想怎么停就怎么停,关你什么事?”

  

  “什么?这三个车位都是你家的?”

第3章 谁才是高手?

第3章谁才是高手?

  

  待吴敌跑到停车场,便看到了这样一幕,只见一个身材丰腴,容貌出众的女子与聂雨轩针锋相对,脸色阴晴不定,估计都快气疯了。

  

  这个女人丰胸翘臀,实在是个性感的尤物。

  

  而另外一边,一个带着墨镜的纨绔子弟,单手依靠在跑车上,他默默摘下墨镜,有些尴尬的低下头去,然后又狠狠一抬头,不知有多猖狂!

  

  “张少,她说这三个车位都是他家的,你可要替我做主呀!”丰腴女子一脸急迫,嗲声嗲气的说道。

  

  张少也是有些尴尬,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冷笑说道:“不管这车位是不是你家的,少爷我看不惯就要管!只因为少爷我有钱,就是要为所欲为!”

  

  “你敢!”

  

  随着一声大喊,吴敌跑过来,挡在了聂雨轩前面。

  

  吴敌生平最狠这种强词夺理,还没有一点羞耻心的人,更何况,聂雨轩可是他老婆,天大地大老婆最大,绝对不能让自己老婆受委屈。

  

  吴敌猛然挡在聂雨轩面前,豪气万丈,可这稍纵即逝的豪迈过后,当场就虚了,心里害怕的不得了。

  

  这张少长的人高马大,拳头比沙包都大,再看自己,这瘦弱的小身板,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所谓的上山学武,名声在外,都不过是伪装出来的,其实就是一丁点战斗力都没有的弱鸡!

  

  “你怎么来了?赶快回去。”聂雨轩身后轻轻拽了拽吴敌的衣角,眼眸满是震惊,她没想到吴敌会过来,声音有些急迫。

  

  “放心,有我在,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老婆!”吴敌回头,鼓足勇气,拍着胸脯说道。

  

  聂雨轩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双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什么都没有说。

  

  在自己老婆面前表现出英勇的一面,无论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自豪的事情,就在这么一刹那,吴敌觉得即便今天自己在冲动下出头,不过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一刻,吴敌忽然充满了勇气和力量,他赫然转身,只见一颗硕大的脑袋杵了过来,出于愤怒,这颗脑袋变得通红,瞪大着眼睛吼道:“小子,你说什么?你刚才叫聂雨轩叫什么?”

  

  张少忽然就发狂,猝不及防之下吴敌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一步,心里有些害怕。

  

  “老子问你话呢?你刚才叫聂雨轩叫什么?”见吴敌不说话,气急败坏的张少冲着吴敌又大声吼道。

  

  吴敌用力咽了口唾沫,还是没敢说话。

  

  而这时,围过来看热闹的越来越多,那个丰腴脸色格外的难看,自己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为别的女人吃醋,无论是哪个女人都难以接受,更何况出生高贵,一向高傲的她!

  

  丰腴女人脸上火辣辣的,她环顾四周议论着的人群,心里万分憋屈,赶紧上前拉了张少一把,说道:“张少,你疯了嘛?人家怎么叫聂雨轩跟你有什么关系,至于这么激动?”

  

  啪!

  

  “去你妈的!”近乎癫狂的张少回头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格外的狠,丰腴女人直接被打的原地转了两圈,然后瘫坐在了地上,她只感觉天旋地转,羞愧难当,单手捂着肿胀的脸,满是难以置信。

  

  为了聂雨轩,张少竟然一点情分不顾,当场打她?

  

  “老子在问你话,你他妈哑巴了吗?”张少双眼通红,气急败坏的指着吴敌。

  

  吴敌心中害怕,随着张少步步紧逼,他缓缓地后退。

  

  眼看就要撞到聂雨轩了,聂雨轩走上前来,啪的一声将张少的手打下去,然后取出警官证,举在张少的面前,警告道:“你再这样扰乱社会秩序,我有权当场逮捕你!”

  

  “逮捕我?”张少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嘲讽,“在这魔都我张少就是横着走,谁敢逮捕我?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你,我张少早已将你家的房子夷为平地。”

  

  “请你讲话尊重些,我是已经结婚的人,我有老公。”说着,聂雨轩走到吴敌面前,亲昵的挽起了吴敌的胳膊。

  

  张少哈哈一笑,说道:“你不过是随便找个小白脸来敷衍我,想让我知难而退,你以为我真会上当?”

  

  “不管你信不信,他就是我老公,我很爱他。”说着,竟然就在众目睽睽下亲了吴敌一口。

  

  吴敌惊喜望外,整个人都是懵的,这一口下去,余香环绕,吴敌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也掀起轩然大波,无数羡慕的目光都落在了吴敌身上,他成了人群中的焦点。

  

  被魔都第一美女当众亲吻脸蛋,那优越感可想而知。

  

  再看张少,由于愤怒,一张脸扭曲到了极致,暴躁的大吼:“你是有多讨厌我?为了摆脱我,竟然去亲他的猪头?你看看他这个怂逼样,躲在女人身后大气都不敢出。”

  

  “是啊,还算不算个男人?躲在老婆后面,靠老婆遮风挡雨。”这是立马有围观群众跟着附和。

  

  “咿~,这也配叫男人,怂逼,一点胆子没有,太丢人了。”另外一个添油加醋。

  

  “呸,缩头乌龟,白瞎了这么漂亮的XF儿,如果我是他,我就上去干他丫的,打不过也要崩他几颗门牙下来。”

  

  围观群众疯狂谩骂挖苦,字字刺耳,声声扎心,可却不无道理。做男人做的这个份上,算是怂到家了。

  

  人不能有傲气,但绝不能无傲骨,打定主意,吴敌攥紧的拳头,指骨泛白。

  

  啪!

  

  吴敌转身,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直接跪在了地上。

  

  眼前的这一幕,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人群中顿时炸了锅,有几个少女实在看不下去了,竟然尖叫了出来。

  

  一时间,吴敌成为众矢之的,围观群众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疯狂的唾弃他。

  

  在大家伙的认知里,这个男人太没有骨气了,老婆被人欺负,没有勇气站出来为老婆做主,竟然怂到跪地求饶。

  

  聂雨轩也万万没有想到吴敌会跪在地上,她的小脸瞬间惨白,喘气也粗重了不少,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席卷全身,她竟不知如何是好。

  

  张少更是得意到了极致,近乎癫狂的大笑,“看到没?这就是你选的男人,跪地求饶了!”

  

  面对所有人的谩骂,吴敌心如止水,他倒是不在乎这些羞辱,因为,过一会儿他就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究竟是不是懦夫!

  

  咚——

  

  吴敌重重地在地上磕头,眼眸滑落着泪水,“一扣师恩,徒弟再不能继续遵守不得与人动武的约定。”

  

  众人只知吴敌跪在张少面前磕头,殊不知吴敌并不是在向张少磕头,而是因为张少所站的位置正是吴敌师门的方位,按师门规矩,凡门下弟子,下山后违背誓言,都必须跪在师门的方向,磕头赎罪!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一跪,跪下的不止有尊严,还有无奈。

  

  男人,总有太多的无奈!

  

  “张少,有种就不要欺负女人,老子要跟你决斗!”

  

  就在所有人都对吴敌失望至极的时候,吴敌缓缓而凝重的站了起来,一脸决然的说道。

  

  无论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跪地求饶的男人,站起来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要跟对方决斗,既然有勇气决斗,那又何必跪下?

  

  难道是忽然回心转意?

  

  大家想不明白。

  

  一时间,彻底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吴敌,一个懦夫忽然变得勇敢起来,一时半会儿还很难让人接受。

  

  聂雨轩更是情感复杂,对于这个男人,她本来就只有恨,无论是嫁给他还是与他同居,都是被逼无奈,可在他跪下的那一刹那,和站起来的这一刻,她的内心却滋生出一股别样的情绪,她感觉这个男人身上充满了神秘,当众跪在地上也仿佛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杀气,凌厉的杀气自吴敌身上蒸腾而出,向着四周弥漫,张少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这,这怎么可能,如此强大的杀气?”张少连连后退,难以置信的摇头。

  

  这么凌厉的杀气,他只有在那些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亡命之徒的身上感受到过,而且也是六年前了,六年前那个如魔鬼般的男人横空出世,搅动天下鸡犬不宁,人人自危,当时张家曾花高价雇了一批杀人如麻的境外佣兵自保,他只在那些佣兵身上感受到过这样凌厉的杀气。

  

  而与那些佣兵相比,这个消瘦的吴敌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少的脑海中充满疑问,难道这个怂逼会比那些佣兵还要强吗?

  

  不可能,这绝对不能,雕虫小技,装腔作势罢了。

  

  张少让自己强行镇定下来,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嚣张的喊道:“老子出生高贵,从小习武,跆拳道黑带四段,空手道茶带三段,你个怂逼敢向老子挑战,你能打过老子吗?”

  

  以张少的性格,如果有必胜的把握,他早就直接动手了,之所以出言恐吓吴敌,其实不过是自己底虚,想让吴敌知难而退。

  

  “我……我打不过你。”吴敌自知实力不济,说话很没底气。

  

  “打不过,打不过你还找死?”张少瞪大眼睛喊道。

  

  “因为,我的女人,不是你可以欺负的!”吴敌斩钉截铁回答,忽然又中气十足起来。

  

  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是什么男人?现在聂雨轩受到了欺负,他自然要站出来,纵然自知不是对方的对手,可依然要视死如归,欺我老婆者,虽死必诛!

  

  “找死!”张少拳头攥的咯嘣作响,满脸阴鸷,浑身戾气。

  

  之前的对话不过是出言试探,在他确定吴敌不是他的对手的时候,自然不会手心留情,毕竟他可不是善男信女,他恨不得将吴敌碎尸万段。

  

  “去死吧!”想到这里,张少一声大吼,绷紧的身体动如雷霆,不断的在空中变化着招式,最后化作一招饿虎扑食,铁拳狠狠砸向吴敌面门,劲风呼呼,威势骇人。

  

  这张少也是练家子,手肘上条条青筋暴起,犹如黑蛇缠绕,恐怖到了极致。

  张少的速度太快,在这些普通人的眼里,便只能看到一道虚影,跟着人就原地消失了。

  聂雨轩不由失色,她没想到张少这个纨绔子弟竟然拥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在大家看来,极快无比的身影,在吴敌看来却是慢如蜗牛一般,缓慢的接近着。

  吴敌心中忐忑万分,这张少可是个高手,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却并没有感到不知所措,霎时间,他的身体像是忽然失去了控制,伴随脑海里一阵清鸣,吴敌只觉得脑海里像是有着一个古老的记忆似在觉醒,跟着,鬼使神差的反手一巴掌甩了出去。

  这一巴掌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看似轻易的一个动作,却犹如返璞归真,已入化境,一切与天地万物相融,是那样的相得益彰。

  啪!

  “什么乱七八糟,花里胡哨的玩意儿!”伴随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吴敌情不自禁的嘀咕一声。

  张少口鼻喷血的被打飞出去!

最强奶爸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最强奶爸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最强奶爸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