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叶枫来自地狱的强者完结版在线阅读

叶枫来自地狱的强者完结版在线阅读

2019-06-12 09:24:24来源:互联网发布:白日梦

叶枫来自地狱的强者完结版在线阅读,《来自地狱的强者》小说免费阅读 叶枫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白日梦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来自地狱的强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来自地狱的强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我在乎的人,哪怕黄土白骨我也护你一生!”“敌人,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一定要你跪在我的脚下,生死不能!”

叶枫来自地狱的强者完结版在线阅读

来自地狱的强者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我叫叶奴!

第9章我叫叶奴!

  

  两人出了门,打了一个出租车,向着东港一条繁华的街道驶去。

  百武街,是东港市一条特殊的街道,整条街全长十多公里,遍布大大小小的拳馆和武馆,是东港最有名的街道,没有之一!原因就是当初华夏武神,叶浮沉曾在这里开下武馆,从这里慢慢开始出名,直至名动整个华夏!

  这里曾经也出现过国家级拳手,和武术大师,这条街道有上百个拳馆,每隔五年还会举办打擂赛,据说哪家武馆能够夺得榜首,便可以免费得到此街道中最大的一家武馆。

  那家最大的武馆便是叶家的财产,当初叶浮沉年少气盛,立下这个规矩,每隔五年之期,便有无数古武者前来挑战,叶浮沉也因此打出了名气,进入了京城,年纪轻轻,在天阶不出的情况下,无一败绩!

  最后更是跟秦家的明珠相爱,入赘秦家,这才有了叶枫。

  当然那些都是以前的事了,自从叶浮沉和秦璇玑意外死亡,秦家便赶出了叶枫,夺走了武馆,附着叶家的一些世家害怕连累,纷纷倒戈。

  当初那些些武馆能够被秦家的人顺利夺去,其中也有那些世家的帮忙,虽然曾经属于叶家的那些武馆对于秦家来说,并不重要。

  但是秦家有人曾说过,叶家的叶浮沉,凭着武馆日夜修炼,与人对抗,成就一代武神,倘若他的儿子叶枫也有武道天赋,也不是不可能成为第二个叶浮沉!

  所以秦家的人震碎了叶枫的经脉,夺去了叶家的武馆,最后还杀害了对秦家有一定威胁的叶奴,将叶枫推下昆仑山,因为他们怕叶家再诞生一个压下整个古武一道的叶浮沉!

  当初叶浮沉在秦家,目光所指,谁敢不从,除了一直闭关不出的秦家老祖,一些心中不怀好意被叶枫父亲打压过的秦家人自然巴不得叶家除名!

  当初叶枫是因为在京城,他的父亲母亲死的消息突如其来,天真的叶枫以为自己还能安然得到秦家的庇护和照顾,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痛入骨髓的一掌。

  叶奴来晚了,没能救下叶枫,只能默默将他带回东港,开始安排在东港的高中学习。

  当今天时隔三年之后再次踏入百武街,叶奴心中感叹,曾几何时,叶家曾是整个百武街,整个东港武道,整个华夏武道的龙头,没想到有一天需要用拳头,将自己的武馆抢回来!

  叶枫跟叶奴在百武街最中心的位置下了车,一抬头便看到了叶家曾经的那一家武馆!

  楼高数十层,比周围的建筑都要高上很多,每一层楼都是一门武术练习和教导的场所。

  跆拳道、柔术、空手道、截拳道……

  再往上一点就是一些属于古代兵器的楼层,刀枪剑戟,棍棒斧链……

  而最顶层,就是武馆的主人练习武术的场所,没有武馆主事之人的允许,武馆中的人不允许任何人进入最顶层。

  叶枫和叶奴踏入第一层,便立马引起了武馆中的人注意。

  一个身材健壮,穿着练功服的大汉走了过来,瓮声瓮气的开口问道:“两位可是来报名学习武术的?”

  大汉打量着两人,他见一人身着劲装,头发斑白,眼神凌厉,只怕不是一般人,同行的中年人看起来倒像是没有任何武术底子的普通人。

  叶奴转头看向叶枫,等待叶枫开口。

  叶枫回了他一个眼神,向后退了半步,没有开口。

  叶奴点了点头,对大汉开口道:“何于为可在武馆,让他下来见我,就说叶奴来此拜访!”

  大汉一惊,叶奴是谁他不知道,可是何于为是谁他倒是知道的,何于为正是现在武馆的主事之人,负责武馆。

  他不是古武者,只是武馆内教导散打的一个教导员而已,他也并不了解古武境界,虽然在他看来这个老者应该身手不凡,但一个老头,居然开口让他们的老大下来见他,真是荒唐!

  大汉嗤笑一声,道:“正风武馆是百武街最大的武馆,前来学习散打空手道的人每天都有很多,如果每一天都有人要来见见何大师,岂不是还得给你们开一间贵宾接待处?”

  “哈哈哈,何大师?区区何于为也敢自称何大师,好大的威风啊!”

  叶奴一脸的不屑之色,对大汉笑着开口道。

  大汉顿时一脸羞怒之色,何于为何大师不仅是武馆的老板,也是他们的心中敬畏的大师,他可是曾经亲眼看到何大师人独斗十几个壮汉,里面不乏有地方的武术冠军散打冠军,但是却被何于为轻松打败,连一口气都没有喘。

  在他们武馆中,何于为就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是他们眼中的大师,但是他们心中的大师在面前这个老头口中仿佛成了欺世盗名之辈一般。

  大汉顿时火冒三丈,冷声道:“我看你是个老不死的,恐怕受不住我一拳,赶快给我滚出武馆!不然我让你们横着出去!”

  叶奴不以为意,打量着武馆,随意的开口道:“还好这何于为没有胡乱拆修正风武馆,不然他下辈子就得在医院里躺着了。”

  大汉再也受不了眼前的老头出口污蔑他们的何大师了,哪怕这个老头看起来也像练家子,但是老头终究只是一个老头罢了。

  顿时怒吼一声,朝着叶奴一拳打了过去。

  叶奴知道此人只是一个没有踏入武道的普通人,虽然练习普通人称之的散打,但是对于古武一道来说,差的太远了。

  于是叶奴并没有出手还击,甚至没有出手防御,只是轻轻的挪动步伐,便躲过了大汉的拳头。

  大汉见这老者竟然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心中一凛。

  但是他没有收起攻击的姿势,因为这老头并没有朝他发起攻击,他心中猜想这老头恐怕练的就是步伐,能躲过他的拳头很正常。

  大汉继续出拳,姿势刚劲有力,拳风呼呼作响,每一拳都朝着身上的要害部位打去。

  叶奴继续避开大汉的攻击,像是耍猴一般戏耍大汉。

  叶枫退后几步,饶有趣味的看着大汉和叶奴的“打斗”。

  “够了!李林退后!”

  一道斥喝传来,只见从楼上下来了几位身穿劲装的中年人。

  为首的中年人皮肤黝黑,面目凶恶,顶着一个光头,对那跟叶奴“打斗”的大汉喝道。

  李林止住身形,退了下来,口中气喘吁吁,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他足足打出了数百拳,连这个老头的衣服居然都没有碰到,就算是专门练习步伐,也不可能如此厉害吧,他是真的不敢打了,他怕自己还没有打到这个老者,恐怕自己都会累死了。

  “真哥,他们是来闹事的,说何大师,何大师……”

  李林胸口上下起伏,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他说什么了?”

  光头中年人目光凶恶,半眯着眼睛,一边听着李林的话语,一边打量着叶奴,而旁边的叶枫已经被他忽略。

  “他说何大师不配称为大师。”李林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你可知何于为何大师是谁吗?你,怕不怕死?”光头中年人恶狠狠的开口问道。

  “如果不知道,我劝你还是出去在百武街打听打听。”

  “区区一个老头,竟敢口出如此狂言,你敢一个人打我们一群人吗?”

  “现在的人真是不知死活,你这句话传出去恐怕你走不出百武街。”

  “…………”

  周围的那些人一阵冷嘲热讽,对叶奴嗤之以鼻,在他们眼里,叶奴就是一个老头,靠着一些步法,取巧赢了李林,但是怎么敢羞辱何大师。

  叶奴冷笑不已,一群走狗而已,当初何于为一族为了谋求发展,天天在叶家躬身做事,最后才让叶奴答应他进入百武街开一家武馆,靠着叶家的名头,何家才成为了古武世家。

  树倒猢狲散,何于为终究是何家的,不可能忠于叶家,叶家的垮倒换来的自然是人走茶凉,何于为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叶奴盯着光头中年人的眼睛,开口道:“你知不知道,何于为当初只是我叶家的一条狗而已?”

  “你可以去问问他,认不认识叶奴这个老头!”

  光头中年人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这老头眼神如刀光一般,竟然让他心里升起了一丝冷气,而且他竟敢如此说话,傻子都看得出来不是一般人,如果不是故意前来寻死的话,这老头应该大有来头。

  但在众人面前,还是强装镇定,开口问道:“你叫叶奴,叶家,哪个叶家?”

第10章何于为

第10章何于为

  

  “难道东港市还有第二个叶家吗?”叶奴冷声答道。

  “你们还没有资格跟我谈话,最好叫何于为下来,跪地叩拜,或许还能饶他一命!”

  听到面前的老头如此言语,光头中年人心中恍然大悟,当即不屑一笑,开口道:“我当是哪个叶家,原来是那个死了大的,废了小的那个叶家,怎么现在老的也来了?”

  “当初你们叶家的叶浮沉不过就是能打而已,跑到京城混了几年,攀上了赫赫有名的大族秦家,这才被世人称为所谓的华夏武神,如果他现在还活着,我都想试试他有多厉害!”

  叶奴心中嗤笑不已,区区井底之蛙而已,怎可知古武者的强大,倘若叶主当真还活着,正风武馆怎么会落到宵小之辈的手里。

  “奴叔,打发他们吧,我们去见见所谓的何大师吧。”一旁的叶枫已经不耐烦了,收回本来就属于叶家的武馆,何必跟这些连武者境都没有踏入的普通人费这么多话。

  “是,少爷!”

  叶奴转身,眼中闪过凶光,道:“看来你们是不打算退让了,也好,从今天起你们以后最后再也不要踏入正风武馆半步,叶家也不需要何于为这条狗了!”

  光头中年等一群人看着叶奴一脸认真的模样,都愣了一下,随即都大笑起来。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老头,把自己当什么了啊?”

  “你当我们是摆设吗?我们站在这里每个人让你打上一拳,我们要是喊痛我们就让你上去!”

  “对啊对啊,你有本事打我们试试啊。”

  …………

  叶枫在一旁笑了,真是不知者不畏啊,蝼蚁怎知象大?

  叶奴冷笑一声,不再言语,一闪身便来到了中年光头男子面前,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巴掌便打在他脸上。

  啪

  啪、啪、啪

  没用几秒钟,叶奴几个闪身便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巴掌打在脸上的响声传遍了整个楼层。

  又是“嘭”的几声,除了李林,那几个被叶奴打了巴掌的人都被抽飞了出去,可见叶奴力量之大。

  实际上叶奴还并未动用内力,只是使用肉体的力量而已,不然的话躺在这里的怕就是几具死尸了。

  没有再发出任何声响,连叫喊的声音都没有,几人被抽飞之后,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几人的脸颊都是高高肿起,嘴角挂着丝丝血迹。

  “我猜应该很痛吧,可惜你们喊不出来了。”叶奴自言自语的说道。

  李林在一旁早已经吓得直冒冷汗,双腿止不住的颤抖。他刚刚就在那几人旁边,他只感受到一阵风,几人就已经飞出去了。

  这老者太凶狠了,这根本就不是人啊,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头,几秒钟用几巴掌抽晕了四个习武之人!

  李林吞了一下口水,艰难的转过头,看向刚刚被他口中的真哥嘲讽的老者。

  幸运的是那个老者和那个中年人没有理会自己,径直向楼梯口走去,看样子是真的去找何大师去了。

  “正风武馆要出大事了!”

  李林转身便向武馆外面极速跑去,根本不管躺在地上的四个人。

  倘若真的这个老头比何大师厉害的话,要抢夺武馆还不是轻而易举,现在不走的话,到时候他再回过头来收拾自己的话就死定了。

  正风武馆最顶层。

  一位身着黑色练功服,貌若三十多岁的男人恭敬的站在办公桌面前,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一位身穿麻衣的老者细细汇报。

  “风老,叶家在叶浮沉死了之后这三年里,叶家名下除了叶家的祖宅,其余的武馆,房产,饭店等等已经全部被我们掌控了。”

  老者闭着眼睛,坐在扶椅上,听着眼前的男人给他汇报的情况,脸上面无表情。

  男子顿了顿,继续开口道:“现在叶家已经名存实亡,除了还有一个比较棘手的叶奴这个老不死的,叶家就只有叶枫那个废物和一个名叫夏影的女孩了。”

  老者听完,缓缓点头,闭着眼睛,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这次来就是来解决叶奴这个老顽固,那个叶枫,离死也不远了,至于那个夏影你们不要去动她。”

  男子一愣,道:“我们查过,那个叫夏影的女孩不过是叶浮沉当年捡来的而已,秦先生不是说的要让灭门吗?留着她恐怕不好交代啊。”

  男子口中的风老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神不怒自威,盯着男子,道:“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何于为,你别忘了你是在给谁办事!”

  这男子正是当前正风武馆的主事之人,何于为,而他眼前的老者是来自京城秦家的风火雷电四老中的风老!武者之境已然到达地阶巅峰,与叶奴的境界不分伯仲。

  听到风老的警告,何于为身体一颤,当即不敢多话,只得低头束手站到一旁。

  风老起身,走到窗前,从正风武馆最顶层望下去,整个百武街的繁荣风貌一览无余。

  风老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一边淡淡的说道:“叶奴也是地阶巅峰,为了保险起见,其他三老,都已经来到了东港城,这次是时候该斩草除根了。”

  何于为心头一颤,四老同时来到东港城,只怕这东港市的天,要变了!

  叶家在还未立国之前便已经东港市的古武世家,长存已久,更是出了叶浮沉这个华夏武神,可惜的是好运不长久,被秦家这个庞然大物盯上了,气数也该尽了!

  这最顶层的最中间是一片演武场,每隔五年这里都会举行擂台赛,再过几个月便是五年一期的擂台赛了,那时会决定正风武馆的主人是谁。

  为了保住东港市最出名的百武街最大武馆,何于为每天都会在这里演练拳术身法,只为让他们何家,有一个崛起的地盘。

  整个房间寂静无声,风老在窗前站定,不言不语,似在思考一般,何于为低头躬身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下面一层楼传来,还夹杂的呼喝喊骂的声音。

  风老被打断思绪,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望向何于为,皱眉问道:“下面出了什么事,怎么如此嘈杂?”

  何于为心头大为恼火,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平时下面这一层楼都是他族中子弟互相练武的地方,他族中子弟不多,而且楼层隔音效果甚好。

  今天居然在风老来访的这个点上出了事情,扰了风老的清净,一旦惹了风老不开心,他这个武馆也别想要了,恐怕连秦家的走狗都做不成。

  “风老稍等,可能是族中子弟起了矛盾,在下下去看看。”何于为对风老行礼说道。

  风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何于为。

  何于为转身向楼下走去,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他倒是要看看,是那个不开眼的竟敢在下面胡乱大叫,哪怕是族中子弟,他都要狠狠的惩罚他!

  在何于为和风老的下面一层楼,叶奴站在中间,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一群人,全部不省人事,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叶奴下手很有分寸,他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在现在的法治社会,能用权利和金钱解决的事,自然不会用拳头去解决,当然对于这些拦路的家伙,的确该施以小小的惩戒。

  叶枫一脸淡然的站在一旁,从进门到现在,他还没有任何出手的机会,他知道就凭叶奴一人就足已经横扫一切了。

  除非有天阶武者在此镇守,不过想都不用想,天阶武者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么可能来此镇守一个武馆。

  叶枫正准备向上面最顶层走去,忽然楼道就传来了一道呵斥。

  “谁那么大的胆子,让你们在这里大喊大叫的?”

  话音刚落,身着黑色练功服的何于为便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还没看到叶奴和叶枫两人,便又传出一声呵斥。

  “你们马上给我滚出去,所有人都给我滚出这层楼!”

  但是当他下楼看到演武场内横七八竖的躺着他族中的子弟,一时怔住了,再抬头一望,便看到了背手而立的叶奴和一旁的叶枫。

  “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何于为看到叶奴的一瞬间,差点吓得魂飞魄散,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叶奴是谁,是叶家的守护者,是叶家的大管事,是地阶巅峰的古武者,他自己连地阶都没有步入,尚且处在开窍境,而且还是得到叶奴赐下的古武修炼之法才踏入的古武者的行列。

  要说何于为最怕谁,他最怕的就是叶奴。

  现在被叶奴的两只眼睛盯着,他连移动一分脚步都不敢,就差点没大声喊出来,通知风老了。

  “何于为啊何于为,我不曾亏待与你,你竟然做出了背叛叶家之事,忘了我当初怎么对你了的吗?”

  叶奴一脸冷色,一字一句的说道。

  何于为额头冒出几滴冷汗,不敢开口回答。

  当初叶家叶浮沉一死,秦家的人就找上了他们,说让他们这些叶家的下人都离开叶家,那些他们掌控的资产任然归他们所有,叶家的叶奴自然有秦家的人来对付。

  而且还给他们说,如果他们不愿意配合,就把他们当做叶家的人一并处理掉。

  他们只知道秦家的人来自京城,也知道京城有一些无比庞大的世家,渗透商界管道武道,除了国家没人能跟他们抗衡。

  他们为了保命自然做了秦家的走狗,而且还占有了叶家的财产,心中当然是愿意的,而叶奴的确没有找上门来,他们心中认为这次算是傍上更大的大腿了。

第11章废了

第11章废了

  

  但是今天,叶奴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看着样子还是打上来的。

  何于为不敢开口,他毕竟的确是背叛了叶家,占有了叶家在百武街数十个叶家名下的武馆,这些武馆每年都会给他带来丰厚的利润,他早已经习惯了做这个百武街的老大。

  “怎么,是在想办法逃跑,还是于心有愧,不好意思开口啊?”叶奴一脸讽刺的问道。

  何于为心中苦笑不已,别人不知道,难道他还不知道吗?在叶奴面前他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奴,奴……大管事,我我我当初也是被逼无奈啊!”何于为一脸的委屈,仿佛当真被秦家胁迫了一般。

  “被逼无奈?我看你这何大师做得挺好啊,当我死了是吗?”叶奴露出不齿的神色。

  何于为心中了然,看来今天叶奴来此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看来是要夺回属于叶家的财产了,不过幸好秦家的风老在此,要不然今天恐怕吃不了兜着走了。

  一想到楼上的风老,何于为的腰杆顿时挺直了两分。

  对啊,我怕叶奴干嘛,风老这次前来不就是来解决叶奴的吗,只要他被解决了,这些武馆不就全部属于他了吗?

  刚刚他第一眼看到叶奴,下意识的便生出了恐惧之感,毕竟当初叶家也是整个华夏古武世家赫赫有名的存在,叶家虽垮,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余威犹存,更何况明面上还有一个叶奴。

  “当初我们的确是被胁迫,不得已背叛叶家,不过现在叶家大势已去,来自京城的秦家时时刻刻盯着盯着你,奴大管事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激进啊。”

  何于为苦口婆心,一脸劝说的模样,心里却冷笑不已。

  叶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初他可是天天看着何于为在他面前弯腰做事,就算有秦家的人撑腰,也不至于变得如此嚣张吧。

  “本来我的打算是你如果跪地叩首,我可以只将你赶出东港市,现在看来,完全可以废了你的经脉,让你也成为一个废人!”叶奴冷声道。

  何于为被吓了一跳,叶奴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要是他现在真被废去了经脉,那他的家族也会从此没落,可能迎接他的也会如叶枫一般的下场。

  他背后已经升起了寒气,这么近的距离,要是叶奴突然发难,可就死定了。

  “叶奴叶奴,以奴为字,为叶家赴汤蹈火,何必呢,你到我秦家,要地位有地位,要钱财有钱财,何乐不为呢?”

  正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顿时让何于为松了一口气,不知不觉背后的衣服都已经被浸湿了。

  风老背着手,从楼梯口走了下来,脸上淡然自若。

  叶枫此时来了精神,心中暗喜,终于来了一个有意思的古武者了,境界还不是太低,看起来应该是秦家的人,看来今天一箭双雕啊。

  叶奴眯眼看着来人,脸上闪过一丝凝重。

  “怪不得何于为你敢这么嚣张,原来是你的主子在这啊,不知是风火雷电哪一老呢?”

  风老看着叶奴,同样忽略了旁边的叶枫,笑道:“我本以为还要过些时日才会跟你见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如果你不能为秦家所用,那么只好送你去见阎王了,死人可是不需要记住我的名字的。”

  叶奴哈哈一笑,道:“就凭你一人,还想送我去见阎王,真是可笑至极。”

  叶奴一眼便认出,这必然是秦家四老之一,武馆就是秦家人唆使何于为霸占的,而秦家地阶巅峰,就只有那风火雷电四老了。

  虽然叶奴也有一丝忌惮来者,但是好在叶枫站在身旁,他心中可是知晓,叶枫现在可是天阶武者,区区一老,肯定不是叶枫的对手。

  不过此行遇到秦家的人他倒是万万没有想到,此行本来打算是收回武馆,为少爷赚取一些钱财,正巧却碰见了秦家一老,看来今天必有一场打斗。

  叶枫是天阶不假,但是如果过早的暴露,定会引起秦家的注意,也不利于以后的发展,当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由叶奴击败来自秦家的这个老者了。

  风老收起了笑容,内力在体内开始流转,衣袍无风自动,弓步一扎,手掌握拳,速度极快无比,一拳朝叶奴面门上砸去。

  叶奴早就警惕着秦家老者,当即闪身避过一拳,五指为爪,转身向风老的胸口之处狠狠抓去。

  风老是秦家之人,修炼的古武之术也不一般,下手颇为阴险,每一处都朝着叶奴的要害下手,身法诡异莫测,忽来忽去。

  叶奴当然也不是吃素的,叶家的古武之术当然也不必秦家的差到哪里去,只要境界差之不多,何等的古武之术就是决胜的关键。

  只见叶奴步法飘然,每一次都能卸下风老的攻击,出掌出拳之间流露一丝浩然大气的感觉,丝毫没有任何慌乱。

  在何于为眼中,根本就看不清两人,眼前只有两道模糊的身影交织在一起,忽而发出猛烈对抗之声,拳风呼呼,吹打在他脸上。

  这就是地阶巅峰的实力,简直太强了,何于为心里想着,连忙往一旁退了过去,正风武馆的建筑根本就经不起地阶巅峰的古武者折腾,说不定再打一会,那些房梁墙边都会被他们的余波震跨,到时候武馆就该重新修建了。

  何于为远离打斗的中心退到一旁,生怕自己被波及,睁大了眼睛望着两人的打斗,不经意看到了站在一旁观战的叶枫。

  何于为心中冷笑,这个中年人不是陪同叶奴一起来的吗?肯定和叶奴有关系,说不定是他的后辈,如果将他擒住,那么叶奴必受影响,会被风老打死。

  想到这里,何于为慢慢朝着叶枫靠近,他看得出来这个中年人身上毫无内力波动,如同普通人一般,擒住一个普通人还不是轻轻松松。

  叶枫看着叶奴和风老激烈的打斗,没有丝毫上去帮忙的意思,他现在虽然境界上是天阶,体内也是修仙者的才能使用的灵气,但是他同样对内力也有强烈的感应。

  内力不似灵气一般蕴含的能量强大,但是同样也属于同一种能量,他已经感觉到,在正风武馆的附近,有三股不下于秦家老者的内力波动,朝着这边赶来。

  前世的今天,秦家四老入东港市,不久设下埋伏杀害了叶奴,抓走了夏影,而今天同样的事情正在发生。

  不过不同的是,前世叶枫只能在叶奴被杀害之后,默默给他收尸,但是今天一切都将扭转,结局已然注定。

  突然,一道身影站在了他背后,朝着叶枫伸手抓来。

  叶枫嘴角扬起一丝嘲弄,这层楼虽大,但是何于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子下面看得一清二楚,他没想到何于为居然如此愚蠢,居然想擒下自己。

  何于为伸手抓向叶枫,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区区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逃过自己的手掌心。

  但是马上笑容就凝固在他的脸上,他一手抓了一个空,眼前中年人的身影仿佛只是一道幻影一般,他连对方的衣角还未曾摸到,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突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半身传来,头脑一阵发黑,何于为艰难的低下头,只见他的右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曲,腿骨已经被折断露出了体外,鲜血直流。

  还没等何于为发出疼痛的叫喊,背后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一股夹杂着毁灭的力量从手中传到了他身体里,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将他体内的经脉尽数冲断。

  他口中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嘴巴大张,瞪大了眼睛,汗水从他额头上一股一股的流了下来。

  “砰”的一声,何于为被叶枫扔到了一旁,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口里含糊不清的嘶吼乱叫。

  叶枫继续看着叶奴的打斗,面无表情,仿佛刚刚就是随手而为一般。

  他刚刚在何于为抓来之时便瞬间移动到了他身后,速度之快,根本不是何于为一个开窍境能够看得清的。

  他踢断了何于为的腿,震碎了他的经脉,只在一瞬之间,百武街正风武馆的龙头何于为何大师,已经被他变成了一个废人,今生再也无望踏入古武者的行列,而且后半生必将在轮椅上度过。

  在叶枫眼里,背叛叶家或者跟他作对羞辱过他的人,不论他是古武世家也好,如学校体育老师那样的普通人也罢,都得付出代价。

  如果今天四老齐至,那么就当作是他报复秦家收回的一点利息吧,本来打算靠着收回叶家的财产为自己积累一些钱财好去购买上好的药材炼丹,没想到今天的意外一茬接一茬。

来自地狱的强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来自地狱的强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来自地狱的强者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