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林妙雪叶寒都市最强仙帝完结版在线阅读

林妙雪叶寒都市最强仙帝完结版在线阅读

2019-06-12 09:10:23来源:互联网发布:不火不符

林妙雪叶寒都市最强仙帝完结版在线阅读,《都市最强仙帝》小说免费阅读 林妙雪叶寒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不火不符执笔的都市异能小说都市最强仙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都市最强仙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仙帝携前世记忆重生都市,这一世,我定当无敌,执掌天下!

林妙雪叶寒都市最强仙帝完结版在线阅读

都市最强仙帝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09 轻轻一推

09轻轻一推

  

  叶寒不再跟杨勇废话,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其整个人扔出庭院之外,刚好落到马路上。

  秦丽急忙冲到叶寒身边,上上下下打量自己儿子,左看看右看看。

  见到许久不见的母亲,叶寒眼眶忍不住一红,却是立马恢复正常,无奈地笑道:“妈,我没事儿。”

  “叫妈妈!”秦丽早就哭了,一边哭一边摸着叶寒的头发。

  “嗯,妈妈。”叶寒咧嘴笑了笑。

  秦丽都看得呆了,她已经许久不曾从自己儿子脸上见到笑容。

  这个失去依靠多年的女人,哭着抱住叶寒,痛哭流涕,“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寒难免有些心酸,静静地说道:“妈,你放心,我在学校跟跆拳道老师学了很多东西,以后他再也欺负不了你。明天刚好周六,我陪你去跟他离婚。”

  秦丽有些害怕地说道:“小寒,不能离婚。”

  “嗯?”叶寒皱眉道:“妈,事情都这个样子了,他再不从咱们的世界里离开,咱们的生活更是会变成一团糟。”

  秦丽颤声道:“小寒,你不知道,他在外面认识了很多狐朋狗友。那些赌博的人,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你今天打了他,他不至于找那些人过来,但你要妈妈跟他离婚,他肯定不愿意的。”

  “到时候伤害到你怎么办?”秦丽眼中满是对自己儿子的担心。

  叶寒心中有些感动,不过却是笑道:“妈你放心,那些人在我面前,不值一提。”

  秦丽哪里会相信叶寒的话,在她看来,叶寒不过是在学校跟人学习了几招,而杨勇又恰好喝了点酒,浑身软弱无力,这才被叶寒击败。

  到时候真的把事情闹大,杨勇的狐朋狗友,可都是有刀子的。

  想到这些事,秦丽便害怕。

  “好了妈。”叶寒摇头道:“咱们不想这些杂七杂八的,我们出去吃顿好吃的。”

  秦丽哭笑不得道:“哪里来的钱啊。”

  叶寒却是自信地说:“没事儿,妈你尽管跟我来就成。”

  说着他便拉住秦丽的手,带着秦丽走出房子。秦丽很疑惑,但待在家里她就很难受,便也跟叶寒离开。两个人走在繁华的都市当中,秦丽却觉得这一切都不属于自己。

  想到自己的生活过得如此凄惨,她又忍不住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小寒,我们去哪?”秦丽问道。

  “赌场。”叶寒朝赌场的方向走去,道:“赢点钱。”

  “小寒,你疯了吗?”秦丽惊恐地说:“小寒,那种地方你千万不能去!就是赌场把他害成这个样子的!”

  叶寒抓住秦丽想挣脱的手,温柔地低声道:“妈,你想啊,今天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对不对?他现在要做什么?无非就是去他最熟悉的赌场,叫些朋友回家找麻烦。”

  “我们可以先下手为强!”叶寒道:“顺便,我赢点钱,让家里的开销不那么紧张。”

  秦丽却是咬住牙关,道:“小寒,你绝对不能去那种地方!他们叫来朋友,无非就是打骂妈妈,妈妈都能忍受。但妈妈不允许你去赌场!”

  见秦丽的眼神坚定,叶寒也不好再多说。

  两人路过一棵大树时,有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玩牌,叶寒眼睛一亮。

  他跟几个人说了句话,便把那副扑克牌拿在手里。

  “小寒,你要干什么?”秦丽觉得自己的儿子变得实在太多了,这才多长的时间?五天没见而已,竟然就能主动跟别人说话,而且脸上时不时也有笑容。

  放在以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叶寒随口道:“妈你看着就成。”他转头对那几个年轻人说:“哥几个,我教你们几招。”

  “切。”

  “看你的样子,还是个学生吧?”

  “就是,出来走路都需要你妈妈陪着,你还教我们?”

  几个年轻人脸上分别露出不屑的笑容,这些人倒并非什么穷凶极恶的混混,不过游手好闲罢了。

  叶寒一笑置之,开始洗牌。

  洗牌的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秦丽和那几个年轻人,几乎看不到叶寒洗牌的手法,只隐约看到残影,听到声音,一副牌就洗好了。

  “这……”

  不等他们震惊,叶寒接着道:“你们说出你们想要的花色。”

  “好!”一名年轻人欲欲跃试,道:“红桃A!”

  叶寒将这副扑克牌摊在桌面上,散开之后,从背面抽了一张牌。

  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紧张。

  当那张牌翻过来时,却并不是红桃A。

  几个年轻人哄堂大笑。

  秦丽也苦笑了几声,这孩子。

  叶寒却好奇道:“你们笑什么?”

  “行了,小兄弟,你就别装模作样了。”

  “对,即便你洗牌的速度快,你也就只能当个发牌的人而已。”

  “把牌给我们,去去去,一边去。”

  他们显然不耐烦了起来。

  但叶寒仍是握住自己手中的扑克,“我实在不明白你们笑什么。”

  几个人还想讥讽一番叶寒,却是震惊地看到,叶寒手中的方块K竟然变成了红桃A!

  “这?!”所有人都满脸震惊。

  “这怎么可能?”刚才讥讽叶寒的男人,呆滞道:“你什么时候换的牌?”

  “这是变魔术吧?!”

  叶寒笑了笑,将牌放在他们面前,无论他们说什么,却也不肯再多说。

  拉住母亲的手离开此处,秦丽一直询问叶寒究竟怎样做到的,满脸好奇。

  叶寒却是神秘地笑着,并不解释,跟秦丽来到赌场门口。门口站着两位彪形大汉,冷冷地看着秦丽和叶寒。

  “干什么?”其中一名保镖,冷声道:“没事的话,就赶快滚蛋。”

  叶寒淡然道:“来找一个人。”

  秦丽都做不到自己儿子叶寒这么淡定,略微紧张抓住叶寒的手臂。

  “找人?”保镖讥讽道:“来找人的多了去了,未成年不得入内,知道么?”

  叶寒不再废话,一把将保镖推开,带秦丽走了进去。

  保镖满脸震惊。

  在这小子推到他身体的那一刻,他并不是没有用力,相反,他想给这小子一个下马威来着,所以非常用力。但他没想到,这小子面对自己的力量,竟然也只是轻轻一推!

  保镖的冷汗,一下子就渗了出来。

10 出老千

10出老千

  

  “你怎么了?”站在左门的保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同事。

  “没事没事。”被叶寒推开的保镖,连忙说:“真没事。”

  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一直在说,真是撞到鬼了。

  现在还没到晚上,所以赌场里看起来也并不显得很杂乱,大家都各自玩各自的。

  两人一进来,便有身材性感的兔女郎笑眯眯地路过叶寒,眼神勾引。

  秦丽对这里的环境十分反感,而这里的空气同样令人难受。

  叶寒随便拿了些筹码之后,找到一处赌桌。秦丽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真的要赌,她本来想阻拦的,但是看叶寒那自信满满的样子以及刚才发生的那些事,秦丽选择了沉默。

  女人的直觉让秦丽觉得叶寒变了很多,但又说不上来。

  “嗯?”叶寒上桌之后,那个坐在叶寒对面静静等待对手的中年汉子,疑惑地嗯了一声,打量了一番叶寒,猛地爆发出大笑声。

  四周的所有人也随着他的笑声笑了起来,这张赌桌的人指着叶天,笑个不停。

  叶寒也满脸微笑,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有什么好笑的?”

  对面那人看起来还挺帅气,不过深陷的眼眶让他看起来虚弱不已,脸色同样苍白。他又大笑了几声,这才气喘吁吁指着叶寒,“你,你还是个小屁孩,竟然就敢进这种地方?”

  叶寒反问道:“这种废物遍地的地方,我为什么要怕呢?”

  男子的脸色顿时变得僵硬了,而四周还在发笑的人,笑容同样僵在脸上。

  “你在说我们是废物?”男子冷冷地看着叶寒,道:“你胆子真的很大。”

  叶寒耸了耸肩,道:“别废话,赶快跟我来几局。”

  男子嗤笑了几声,果真不再跟叶寒废话,眼中是冰冷的怒意,将自己桌子上的一半筹码,压了过去。叶寒则是将自己所有的筹码压上。

  见叶寒的举动,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不屑了起来。

  “小屁孩果然是小屁孩,竟然不知道给自己留退路。”

  “就是,先试探试探对手的实力,再做决定到底压多少。”

  “而且老王的技术那可是一流的,这小子估计等会儿把内裤都得输了!”

  赌桌周围的人再次嘲笑了起来,笑声可谓刺耳,秦丽皱眉站在一边,脸上还有伤痕。

  叶寒将自己母亲的神情看在眼里,也不忍她一直待在这个让她不舒服的地方,便让荷官洗牌,并且,开始跟对手进行对弈。

  第一局。

  叶寒调动身体的灵气,时时刻刻操控牌面,赢得毫无压力。

  围观的赌徒们却并没有因此被打击到,反倒是哈哈大笑。

  坐在叶寒对面的中年男子同样笑了笑,道:“你这小子的运气倒是挺好的,最大的牌竟然都在你手里。美女,接着发。”

  荷官给了中年男子一个妩媚的笑容,开始第二轮发牌。

  叶寒用同样的手段,控制牌面,将最好的牌全部拿进手里。

  本来还自信满满的中年男子,脸色逐渐变得不对劲,因为他手里拿到的牌,完全没有办法组合,全都是破烂。这根本就是没有办法打的,技术再好也不行。

  果然,第二局,又是叶寒胜利。

  叶寒这边的筹码,足足达到了二十万软妹币。

  虽然看不懂,但秦丽也看得出是自己儿子赢了,心里略微松了口气。

  “我不信!”中年男子有些恼怒地说道:“我就不信你运气一直这么好。美女,接着发牌!”

  时间缓缓过去。

  四周的赌徒们,原本满脸不屑的表情,此时却都变成了震惊。因为两人之间接连对弈了十三局,中年男子输给这小子整整五十万软妹币。

  如果仅此而已也就罢了,但每一次,中年男子都输得一败涂地!

  很简单,因为叶寒手中的牌,总是最好的!

  而中年男子这边儿,一张好牌都没有!

  那个美女荷官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王的运气再差,也不可能差成这个样子啊!

  老王气得眼睛血红,他已经察觉到不太对劲,可他仍是压上最后十万的筹码,怒道:“继续!”

  美女荷官不敢多话,连忙继续发牌。

  当两人掀开牌面时,叶寒手中的五张牌,仍是所有牌当中最好的!

  美女荷官默默地把老王的十万筹码放到了叶寒这边,而他们这张赌桌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种情况,显然是不可能出现的。但又确确实实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使诈!

  而叶寒从头到尾不可能接触到牌,使诈的人,还能有谁?

  老王猛地站了起来,愤怒道:“你这个混蛋!”

  他冲向美女荷官的方向,张开双手,一副要将美女荷官按在地上暴打的样子。

  美女荷官尖叫了起来。

  这里出现的动静,很快就引来赌场无数保镖的视线,十多个保镖冲过来将人群控制住,最后把老王给按在了赌桌上,老王疯狂挣扎,嘴里不停地对美女荷官痛骂。

  美女荷官也很委屈,哭个不停,现场一时嘈杂万分。

  叶寒沉默不语,准备拿钱走人,去带秦丽吃顿好的。而赌场里并没有找到杨勇,那就暂时先放过他。但只要他敢回家来找事儿,叶寒很不介意让杨勇尝尝真正的痛苦。

  秦丽激动不已。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当那一口袋的现金装进叶寒手里黑色袋子的时候,她微微张开嘴巴。

  叶寒回头笑道:“妈,你可不能觉得赌博好赚钱啊,我是有技巧的。”

  秦丽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打了下叶寒的肩膀,“臭小子,妈妈是那种会赌博的人吗?”

  叶寒连忙给秦丽赔罪说不是,两人准备离去。

  说实话,到现在秦丽还觉得如梦如幻。

  “不对!”嘈杂的人群中,忽然传出老王的怒吼,“那个年轻人使诈!他出老千!他肯定有出老千的手段只是我没有发现!”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叶寒和秦丽的方向看了过来。

  老王被两个保镖控制住,对叶寒的方向怒道:“你们去搜查他身上的东西,肯定能找到出老千的工具!”

11 潜入

11潜入

  

  所有人都朝叶寒的方向望来,见此,秦丽刚才还很害怕,现在却拦在叶寒面前,皱眉道:“你们怎么可以这么不讲道理?小寒绝对不可能出老千!他是个诚实的孩子!”

  “哈哈哈哈哈!”

  “这娘们儿在说什么?她以为这儿是学校呢啊?”

  “去去去,走开。我们有检查你儿子的资格!”有眼尖的保镖一把推开秦丽,走向叶寒。

  那男子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叶寒身上,便想挣脱而逃,奈何保镖死死地抓住他的双臂。

  本来叶寒是不想闹事的,毕竟区区炼体境初期,不是说整个地球的修真者多如牛毛遍地走,而是放眼修真界,自己现在的状态也只是入门而已。

  他比谁都懂得低调的道理,让这些人搜查一番就成,反正不可能找出所谓的出老千的工具。

  但此时见到自己的母亲秦丽被人推推搡搡,叶寒哪里能够忍受,冷冷地盯着那个将秦丽从他面前推开的保镖。

  “哟,你这小子还敢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保镖戏谑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你运气好赢了一次,就有多了不得?嗯?”

  “快给我脱衣服!”保镖的耐心很快就用完了,不耐烦地大声说道:“脱光!”

  叶寒一言不发,只是走向保镖的方向,炼体境初期之力,散发开来。

  赌场里又不是所有人都在看他们这边,那些个原本热热闹闹的赌徒,不知为何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站在叶寒面前的保镖,更是哆嗦了一下,惊讶地看了看四周,自言自语,“突然变冷咋回事儿?”

  更有人对赌场管理人员方面破口大骂,让他们把温度调高。

  后者简直是莫名其妙,他们根本就没有去动赌场的空调,检查了一下空调之后也没有察觉到异常,但就连他们都感觉到一股子发自内心的寒意从骨子里钻出来。

  保镖索性不去理会这突如其来的诡异,皱眉看着靠近自己的叶寒,道:“小子,我让你脱衣服你听不到?你要是真没出老千,身上没有道具,我们马上放你走,钱你自然也拿着。”

  “但你要是真的带了道具,哼。”保镖冷哼一声,表情显得有些狰狞,“你今天可就不是那么容易走了。”

  但从头到尾,哪怕这位少年站在了保镖的面前,他也不曾说出哪怕一句话。

  他只是那么直勾勾地看着保镖,仅此而已,多余的话他一句都没说。

  叶寒的样子让保镖觉得格外荒谬,眉头皱得更紧,同时恼怒了起来,“你这小混蛋,我跟你说话你是聋了不成?我……”

  不等他说完。

  下一秒,叶寒便抓住了保镖扇向他的手腕,稍微用力。

  “啊!!”保镖发出声嘶力竭的凄厉嗓音,这声音就如同魔鬼般,透露出一股源自内心的绝望。并且,当即便跪在地上,另外的身体部位竟然都因过于疼痛无法反抗。

  其余的保镖都惊呆了。

  这位走出去的保镖,是他们的副队长,力量比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大!

  现在面对一位少年,扇了个耳光过去,竟然被少年死死地握住手腕无力反抗?!

  这,这少年的力量究竟达到了怎样恐怖的境地!

  叶寒终于说话了,冷冷地开口道:“我没有出老千,那个荷官,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

  美女荷官听闻此言,激动到几乎快哭了,连声感谢叶天。赌场里时不时就会传出荷官跟赌徒有牵连一起黑钱的事儿,那些女人的下场,可想而知有多惨。

  叶寒眯起眼睛,接着说:“我话已经说尽,你们要还是敢阻拦我离开……”

  他不将话说完,毕竟自己妈妈还在一边儿,让长辈听到太残忍的话,也不好。

  叶寒冷哼一声,将整条右臂废掉的保镖随意地踢到一边,转身拉住秦丽的手,提起钱袋便走。没有任何一个保镖敢阻拦这位少年,除非是想不开了。

  他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而保镖副队长起身之后,一把将想搀扶他的人推开,咬牙切齿盯着叶天离去的背影,牙齿都快咬碎了。他本来就很恼怒,听到背后输了六十万的男人还在那声嘶力竭让他们抓住叶天,一怒之下还没受伤的左拳便砸在他的脸上。

  砸晕了。

  “该死的小混蛋!”保镖副队长剧烈喘息了几声,满面涨红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我丢脸!你简直不得好死!”

  他默默地将叶天的样貌记下。

  秦丽完全无法理解自己儿子突然就变成赌神还变成打神,看着自己儿子那淡定而自信的样子,满脸好奇。

  叶寒被看得有些无奈了,哭笑不得道:“妈,咋了?”

  见秦丽脸上还有些伤口,叶寒也不等秦丽说话,心疼道:“妈,咱们去医院。”

  秦丽想说话,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以前她被打,被骂,即便小寒想保护她,也无能为力啊。但现在……

  秦丽看着叶寒,眼眶湿润。

  小寒真的长大了!

  秦丽只觉得自己的心完完全全地落在了地上,并且有一种很久很久没有过的安全感。

  “小寒,杨勇带人找上门怎么办啊?”秦丽还是有些害怕。

  叶寒随口道:“那就打得他娘都不认识。”

  “不许在妈妈面前说脏话!”

  “咳咳,那就打得他母亲都不认识他!”

  “这句话跟前边儿那句有区别么?”

  “有的吧……”

  两人前往医院,并且在为秦丽治疗伤口之后,又去外面好好地吃喝了一顿。回到家时秦丽才发现家里早就被叶寒找来上门服务的家政阿姨打扫得干干净净。

  等母亲睡去之后,叶寒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他的表情却不似他在秦丽面前那么轻松写意,而是阴沉至极地握紧了拳头,“妈,你放心,有我在,谁以后敢欺负咱们,我用拳头让他见他的列祖列宗!”

  叶寒只是心情复杂睡不着觉,准备来到客厅修炼一番,没想到,房门突然有了动静。

  “嘿,你们小点儿声!”一道熟悉的嗓音从门外传来,“那小子鬼精鬼精的,万一吵到可就不好了。”

  “大哥,放心吧,开锁这事儿,小弟在行,不会闹出动静来。”另一道男人的声音自信满满。

  房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

  叶寒冷冷地站在门口,双手抱胸,足有一米八的高大身材投下的阴影瞬间将门口十多个人笼罩。

都市最强仙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都市最强仙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都市最强仙帝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