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华希沅季柏宇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华希沅季柏宇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2019-05-08 20:51:41来源:互联网发布:清水亭外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华希沅季柏宇小说全本在线阅读.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的作者清水亭外最新章节目录解读。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不小心惹上腹黑旧情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华希沅季柏宇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偿还

还好是在庭院里面,并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

华希沅冷冷地与季柏宇对视一眼,与他擦肩而过。

鲁智深看到她狼狈出来,好歹表露出一点点人性:“你这是怎么搞的?”

华希沅无奈地笑了笑:“不小心把酒洒到衣服上了,麻烦你送我回家了。”

鲁智深体贴地闭了嘴,打算明天再问。

华希沅被一路送回了公寓,在告之明天没有通告,可以下午才去公司后,便走了。

她进了浴室冲了个澡,便把自已塞进被窝里,脑子里胡乱想着,自已是不是应该辞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她是被疯狂的门铃声惊醒的,衣衫不整地跑到去开口,迷迷糊糊的根本没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谁啊!”大大地打了一个哈欠。

季柏宇站在外门,看着眼前这个像一只未睡醒的小猫似的女人,眼神一暗,伸手拉了拉快滑到胳膊肘的衣领,遮住泄露的春光。

华希沅瞬间清醒过来,看清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第一反应便是转身关门。

季柏宇已经挤进了屋子。

华希沅黑着一张脸:“你给我出去,谁让你进来的,你这叫搞闯民宅,小心我报警!”

季柏宇好整以暇地道:“报警?好啊,你尽管报啊!正好把放火烧我房子的纵火犯也给一块抓进警察局去。”

华希沅顿时说不出话来。

“你的卧室是那间?”季柏宇一边脱身上的手工西装,扔在华希沅脑袋上;一边问。

华希沅立即警觉起来:“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把我的房子烧了,现在我没房子住。”他已经主动地去一间一间卧室的查看了。

华希沅住的是套三的房子,跟其它两名新人一起住。

不过另外两人已经出道,而且都勾搭上了小开,几乎不回来。

“你是说你要住在这里面?”华希沅差点儿吼出来。

季柏宇找到华希沅的房间,走去之前朝她得意挑眉:“否则你觉得我怎么会大晚上跑你这里来干什么!”

他顶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说出这句话,竟显得无比认真。

华希沅紧跟着进去,一脸愤怒地道:“季柏宇,你们家的钱多得撒都撒不完,你的房子也不止一处吧,你干嘛非要来找我的不痛快!”

干净整齐的卧室,风格简洁明了,跟她的性格十分相似。

屋子里面萦绕着只属于她的气息,空气中似乎还飘浮着她的体香。

脑子里面不由自主浮现出昨夜跟她的销魂滋味,身体的某处不禁有了反应,装做不经意地将双腿交叠,不让她发现自已的变化。

季柏宇的目光落在她床头柜上的相框里面。

相片中,华希沅跟一个男孩亲密相拥,男孩皮肤白皙,一身白色体恤。脸上带着灿烂无比的笑意,嘟着嘴去亲华希沅的脸,华希沅则笑眯眯地不动,等着男生来亲。

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举动!

“这个男人是谁?”他自已都未察觉到自已的语气变得十分骇人。

华希沅一把夺过相框,护在怀里面:“关你什么事?你别碰我的东西。”

季柏宇脸色阴沉,冷笑着说:“你男朋友?”他突然发作,将她扔到床上,矫健的身姿立即将她控制在了他跟床之间。

华希沅吓了一跳,挣扎着说:“关你什么事,你想干嘛!快放开我。”

她用力挣扎着,巨大领口的睡衣立即下滑,露出她圆润的肩膀与锁骨,隐约露出他昨天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某处更难受了!

毫无预兆地亲了下去。

华希沅惊恐地挣扎。

他粗暴地将她控制住。

好一会儿,他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她,可是身体上却没有得到丝毫缓解。

他伏在她耳畔,用低沉诱人的嗓音说:“你跟他……也做到这一步了吗?”

华希沅眼里面满是怒火,一脚过去:“季柏宇,你够了!你这样招惹我有意思吗?请你马上从我家里离开。”

季柏宇轻轻一滚,就躲过了。

“你烧了我的房子,难道想就这样算了吗?我那房子,现在市价起码两千万,在你还清债务之前,你最好给我华分一点?”

华希沅的脸黑了。

“哦,当然,还有这个!”这时他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条项链。

正是走秀时她戴的那一条。

“你把它摔坏了,你也得赔给我。”

华希沅凑过去看,果然看到宝石上面有一道裂纹。

“这把东西交还上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可能会裂开!”而且宝石这么坚硬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摔坏!

“但事实就是如此,华希沅,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赔钱给我;第二,拿你的身体来偿还!”

第十三章 离他远点

回答他的,是华希沅扔过去的枕头。

季柏宇接住枕头,看着她盛怒的表情十分开心。

起身去了卫生间前他说:“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晚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答复!”

十分钟后,光着身子便出来了,身上还挂着水珠。

不客气地躺到华希沅那张不算大的床上,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快点睡觉吧,我累死了。”

华希沅:“……”

默默地从柜子里拿出被子,准备去客厅睡。

季柏宇已经不客气地将她拖到了床上:“一起睡。”

华希沅又踢又打:“谁要跟你一起睡,放开我!”

季柏宇将她控制住,嘴唇贴着她的耳根:“你那里好点了吗?”另一只手竟抚上了她的大腿。

华希沅吓得动也不敢动了。

“你别这样,我求求你了。”华希沅的眼泪顺着通红的脸颊滑落下来。

华希沅一直不是个爱哭的女人,可是一碰到这个可恨的男人,自己就失控般的脆弱。

几年前自己就沦陷过一次,这次一定不能再搭进去了。

嘴唇紧抿已见丝丝血迹,眼神里尽是倔强和哀伤。

季柏宇瞬间情欲全退,本想捉弄的报复感也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种无措,同时他有些惊愕,自己原来还是在乎的。

那张扭曲而漂亮的脸,让他想去小心呵护。

“咳咳咳……”

季柏宇故作淡定道,“谁会对你有兴趣?你少自作多情了。”

说罢转身径直离开,不去看那张乱他心的脸。

寂静的房屋里,只剩下华希沅一个人面对着墙壁发呆。

那个男人今天竟然这么容易放过自己了?

可是这样闹心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华希沅回过神来,也不敢出房门,她怕不小心碰到了季柏宇。

现在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还是躲着尽量不照面呢。

貌似怎么和那个男人相处都不合适。

他们之间总是有种理不清的关系,干扰着他们正常的交流。

就这样,华希沅浑浑噩噩的睡了一夜。

清晨的阳光洒在洁白的大床上,衬的少女的肌肤更加透明。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像个调皮的小精灵。

华希沅蜷缩在柔软的大床上,像个缺乏安全感的孩童,惹人怜惜。

半梦半醒中,她隐约听到楼下的门铃声。

揉了揉惺忪的大眼睛,习惯性的看了下手机,竟然已经十点多了。

“哦,天呐!完了完了……”

那个不好惹的经纪人,一定把自己骂的体无完肤了。华希沅不怕得罪人,但是现在还要继续用这个身份。

有鲁智深的掩护,办起事来也会顺利些。她不想和她搞的不愉快,凭空增加任务的难度。

华希沅不做多想,赶紧随便抓起昨天脱下的衣服,套在身上就风风火火的冲下楼。

结果眼前的一幕让她差点从楼上摔下来。

鲁智深滚圆的屁股正坐在自己的小靠椅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尽然没有怒目相对,开口骂自己。

而是用温柔滴水的声音朝自己招手,“希沅,你下来啦,快点吃早饭吧。”

华希沅瞬间鸡皮疙瘩掉一点,果然人还是犯贱的。被她一直喝来喝去折腾久了,突然这样浑身不舒服。

她干笑着,找了个离鲁智深最远的位置坐下。

埋头挖着碗里的黑米粥的华希沅,抬眼瞥见对面两个眉来眼去的人。突然对于今天鲁智深的不正常,恍然大悟。

那个圆润的女人今天估计是春心荡漾了,看着季柏宇的样子,仿佛一只老虎在看小白兔。

华希沅心里不负责的幸灾乐祸,不知道这两个能碰出怎么的乐子。

“沅沅,你看你吃的一嘴的。”正YY的华希沅,没注意到季柏宇不知何时坐到了自己身边。

那个男人故作温柔的帮她,又是擦嘴又是盛饭。

看着对面鲁智深那喜转怒的眸子,华希沅确定这个男人是故意整她的。

她斜眼怒视季柏宇,谁知道男人竟然挑眉邪笑,像她示威。

两人的心里叫嚣,在对面的鲁智深看来,就是小情侣的眉来眼去。

“华希沅,中午的酒会,你还打算参加吗?”

鲁智深的声音,再次转换成了震耳欲聋的魔鬼音。

“对对对!我要参加酒会,那我就不吃啦,先走一步。”

华希沅从眼神的战争中败下阵来,冲忙逃离后才发现,这是她的家,凭什么自己要怕季柏宇啊!

鲁智深看华希沅还在神游,本来就不爽的心情,更是止不住的爆发。

“华希沅,你想不想混啦!即使有季总给你撑腰,可是小三的名头你担得起吗?”

“小三?”华希沅对这个词还是比较敏感的,最近莫名奇妙被人说了好几次了。

“你不会不知道季总是有未婚妻的吧?”

“知道啊,可是又没结婚。”

“你……”

“我和他不会有什么的,你想多了。”

说完,华希沅就經直朝保姆车走去,没去理会鲁智深在后面的各种叫嚣。

这句话,看似对鲁智深解释的。实际上她知道,这是她对自己说的,她在告诫自己。

七年前既然已经结束了,那就不要再牵扯彼此了。

突然想到七年前自己蹲在街头哭的窝囊样,心中就更是气愤。

自己要控制好心,不能在同一个男人手里跌倒第二次。

华希沅没了从前的嬉笑无所谓,一脸沉重拧眉的模样。无论鲁智深怎么讽刺叫嚣,她都没有回应。

保姆车上的气愤瞬间凝重了。华希沅从头到尾都没听的进鲁智深的话,她暗想,等自己这次任务结束了,一定要申请去国外,离这个男人越远越好。

自己肯定和季柏宇八字不合,每次遇到他,自己不仅仅任务失败,连人带心都要沦陷。

都过去七年了,这个男人还纠缠在自己的生命里。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孽缘,吃亏的好像总是自己。突然想到了他的未婚妻,明明已经忘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和别人订了婚,为什么还要来招惹自己?难道真的只想让自己做他的小三?

第十四章 水长生

路上正走神的华希沅,突然瞥见了那天抓自己的黑衣人。

难道是来抢文件的?这大白天的他们也太猖狂了。

华希沅看着渐渐逼近的人,缓慢地向后退。自己若是进了会场定会被逮住的。

正好看见一辆加长的豪车从身边缓缓开过。

华希沅不管三七二十一,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里面的男人和司机都是一愣。

“你是谁?!竟然敢上我们少爷的车!”

“呃……”

华希沅看件那个少爷,帅气干净的面庞,看似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年纪。

心里衡量了一番,应该挺好欺负的。

于是顺手从手镯里抽出一条细细的绳索,在少年的脖子处样了样,威胁道,“只管开车,不许停!”

“可以。”男孩不自觉地嘴角扬起,爽快的答应了。

车子在男孩的命令下,终于缓缓的启动了,正慢慢的驶离警察局,

华希沅这个时候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她偷偷打开车窗,伸出脑袋故作透气看风景,看着远处,几个黑衣男人,依然是不依不饶,可是显然是有所顾忌的。

那些人与自己保持一段距离,死死的叮住自己,却不敢再越雷池半步。那个男人的车队跟在身后,确保着他们的道路安全。同时也不让任何人群车辆靠近。

华希沅看到那群大汉憋屈的模样,心中玩心大起,非常不低调的从窗内伸出手,对着那几个男人挥手飞吻。

她实在太得意了,拍着大腿笑出声来。一时没在意旁边还坐个人。

只见男孩的一脸云淡清风,事不关己的模样,这反倒让她有些无措了。

自己明明是威胁他的,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气愤呢?

他潇洒的抱着肩,慵懒的翘着二郎腿。闭上的眼睛看不出他的情绪,只有睫毛忽闪忽闪的证明他没有睡着。

轿车一路像偏远的城郊驶去,天空也满满暗了颜色,眼看着已经看了两个小时了,后面追自己的人已经看不到了。

华希沅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寂静:“呃……那个我想问下,我们这是去哪里?”

男孩微微睁开眼,昏暗的车厢里,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勾人般的夺目。

“不是你说让我开车吗?我怎么敢停?”

故作委屈的话语,听起来反倒像有些逗弄的味道。

“呃……开这么远差不多了,就近找地停靠吧。”华希沅嘴角微微抽动,有些无奈的说道。

华希沅抚摸着自己的耳坠,一个声音霎时的飘过脑海,如同施了魔咒的指令。

“把数据送到军区总指挥部长,何老的手里。”他们的原则很明确,绝不得经手他人,哪怕是亲人情人,也不能透露自己的任务。曾经那些倒在血泊里的同事们,都是前车之鉴。我们不能拿生命做人情的考验。

也因为特殊的工作原因,华希沅不为了执行任务,而适应各种生活角色的时候。她习惯了静默,一个人静静的不被打扰,不用装模作样,不用时时刻刻的演戏。这就是她最轻松的时刻。

在这个陌生人的车上,她竟然有这种久违的感觉。可是她却不敢贪恋,只能换上笑脸贴上那小帅哥。

“帅哥,我无处居住,可以收留我一晚吗?”华希沅眨巴着大眼睛,习惯性做着娇媚的微笑。

她可不确定那群人有没有在半路设埋伏,而且天都黑了,这城郊怕是自己走到天亮也未必打到车。

可没想到那个看似比自己小的帅哥,突然迎上了华希沅贴上来的身子,逼的她赶忙后退。

他微扬起的嘴角,眯起的眼睛更加诱人,华希沅不经有些心跳加快。

她以为这个男人是个老实的公子哥,没想到原来是只妖孽。

“你……你想干嘛?我要叫人啦。”

那人笑的更深了,“我给你解安全带啊,你以为我要如何?”

华希沅看着男人的手果然在安全带处,不经大囧。难道自己太污,教坏小弟弟了?

“再说了,你叫来的也都是我的人啊。”小弟弟补刀道。

车子在一处独栋的别墅停了下来。

他们刚下车,一个老妇人迎了上来,“小少爷,您回来啦,快进屋吃饭吧。”

老妇人撇到华希沅,有些讶色,却没有多说话。看来这里的仆人还是很懂规矩的。

一进门,富丽堂皇的客厅就坐着一个女人。

“妈。”

“嗯。”

那个女人低头看着杂志,漂亮的头发卷曲的披散在腰间。白皙的侧脸看不到什么岁月的痕迹,却有些冷淡。

华希沅不得不承认,即使挑剔的眼光去看她,那个妇人依旧是个美人。

只是这母子之间的沟通,真是有些简单的奇怪。

“少爷,吃饭。”之前门口的老妇人,带着几个下人端上了几盘热菜。

“好,秋姨辛苦你了。”

说罢,小帅哥拉着发愣处在那里的华希沅,“饿了吧,秋姨做的菜最好吃了,快尝尝看。”

华希沅被他这么一说确实饿了,平日里小心谨慎的自己,也着了魔般狼吞虎咽的吃了两碗。

其实华希沅对食物从来都不挑剔,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有家的味道。

映像中最深的一次,大概就是八年前出任务遇到了季柏宇。那个男人带他去吃了一顿热腾腾的牛肉面。

至今她都能感觉到那顿面的温度,不知道那是不是家的味道?可是一切都过去了,他们早就不是曾经美好的样子了。

现在的他们,她放火烧了他的家,冲撞了他的母亲,打了他的未婚妻。好像他们只见已经一塌糊涂了。

“好吃到入神了吗?”旁边的小帅哥用筷子敲了下自己的额头。

华希沅突然有种没大没小的感觉,也不在意旁边还站着仆人,扶头嚷嚷道,“喂!小鬼!”

男孩听着有些不高兴地收起了笑容,“我叫水长生,这个名字我也不太喜欢,你就凑合着叫吧。”

华希沅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小帅哥是嫌弃自己叫他小鬼。

她不经觉得好笑,“小水少爷,今晚我要住哪里?”

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婚婚欲醉:娇妻爱闯祸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