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东擎渊宋初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完结版在线阅读

东擎渊宋初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完结版在线阅读

2019-05-08 20:49:52来源:互联网发布:梧桐树

东擎渊宋初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完结版在线阅读,《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小说免费阅读 东擎渊宋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梧桐树执笔的穿越架空小说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宋初原本以为夫君登基之日,也会是自己母仪天下的时候,没想到却是自己的死期,喝下毒酒原只为留孩子一命,却连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没能做到。再次睁眼的时候已回到十年前,面对白莲花姐姐和伪善渣男,宋初冷笑,既然想利用她得到想要的一切,那她偏偏不如他们所愿,上一世失去的

东擎渊宋初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完结版在线阅读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小小庶出

  在女儿的及笄礼上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宋进贤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微微皱起眉头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已经就坐的宋初,宋进贤脸上堆起往常一般谦恭的笑容:“诸位,请!”

  宴会中大夫人余光瞄了一眼宋芊芊。宇文厉显然对面前的相府嫡女很有好感,正在和其轻声细语地说着话,宋芊芊倾国倾城的脸上带着些羞涩的酡红,显得愈发的迷人。宇文厉几乎看得呆了,目光好似要黏在宋芊芊身上一般。

  宇文乾看起来也并不讨厌芊儿,俊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只是今日最重要的太子没有来,大夫人心中不由一阵遗憾。在她看来,太子登上皇位的可能性极大,正是宋府最理想的夫婿。微微叹了口气,大夫人转眼却看见她身边冷冷清清、自顾自地用饭的宋初,唇角微微勾起,眼中含了一丝嘲讽和厌恶。

  小小庶出,不自量力!

  宋初却仿佛偏偏知道大夫人在看她一般,突然转过脸对着大夫人微微一笑,心中波澜不惊。

  “母亲,初儿给您夹些菜。”

  大夫人怔了一怔,这宋初,似乎和原来大不一样了。周身的气质竟像是哪家的嫡出大小姐一般,不禁让人心中生疑。但此刻不是问话的好时机,大夫人压下心中的疑惑笑道:“初儿真是越来越懂事了。”

  大夫人虽保养得宜,脸上也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笑起来的时候皱纹随着眼周扩大,给人以慈祥温和的错觉,然而那飞扬至太阳穴的眉梢和动也不曾动过的眼神正暴露了她阴毒的个性。大夫人笑得欣慰,似乎是真心疼爱宋初一般。但宋初夹给大夫人的饭菜,大夫人竟是动也未曾动过。

  她前世竟会以为大夫人和宋芊芊是真心对待她,当真是瞎了眼睛,被猪油蒙了心不成!

望着宋进贤看向宋芊芊时的满脸疼爱之情,宋初心中再无波澜。经过了前世的事情,她再明白不过,宋芊芊只是宋进贤官途上的一颗最为得力的棋子,若是有一天这颗棋子不能够再发挥应有的作用,他会立刻将棋子弃掉,毫不留情!

及笄礼结束后众人纷纷散去,宇文厉依依不舍地向宋芊芊告别,极大地满足了这位相府嫡女的自尊心。宇文乾则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宋初离去的方向,摇着手中折扇潇洒离去。

及笄礼之后的第二日,府中四小姐,在及笄礼上送了大小姐一幅前朝真迹的事已经开始在府中悄悄地流传开来。不管在什么朝代,女人八卦的本领都不会有丝毫的减弱,很快人人相传,宋芊芊母女不免暗中恼怒不已。

现下府中最淡定的,就是眼前的“罪魁祸首”,宋初了。

“四小姐,请吧。”

老爷派来“请”宋初的丫鬟——夏菊对着宋初毕恭毕敬地道,压下了眼中的惊诧和惋惜。

  大小姐昨日及笄,怎受得了在众人面前被一个一向没什么名堂的丫头抢白的气?自然是到老爷那里哭诉一番。老爷一向是偏爱大小姐的,如何不会依她!看来这次眼前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四小姐怕是要吃亏了。

  宋初一向默默无闻,没想到今日竟然敢在众多王公贵族面前给大小姐难堪。府里的丫头们现下里都是议论纷纷,她一个孤家寡人,怎能和大夫人和大小姐抗衡!莫非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宋初淡淡一笑,声音平稳:“我知道了。”不见丝毫惧意,宋初心中反而有着隐隐的期待和兴奋。

宋进贤的屋子里装饰得极其大气,几幅极有名气的山水画更是证明了屋子主人的身份非富即贵。装饰虽名贵,却并不多,只有寥寥几件,很难从这几幅画中推测出宋进贤的喜好。

仅仅从书房装饰中便可推断出,当朝宋相是个喜怒不形与颜色,心机深沉之辈。宋初虽表面淡定,内心却又多了几分忌惮和小心。

重活一世,宋初现在对很多事情看得无比清楚明白。现在袅袅婷婷地立在宋进贤身边的,不是宋芊芊又是谁?

  宋初面上却不动声色,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父亲。”宋初含笑唤道。

  宋进贤父女俩仿佛现在才发现宋初一般,转过身来。宋芊芊手中还拿着自己送她的那幅画,微微泛白的指尖表明了她此刻的愤怒。

  “初儿,为父想不明白,这幅画你是从何处得来?”宋进贤看着面前诚惶诚恐的庶女,压下心中的愤怒,尽量放缓了声音。只是皱紧的眉将他不悦的情绪表露无疑。

  宋芊芊心中冷哼,宋初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能从哪里得来这样珍贵的画作?只怕是见财起意,凭着相府女儿的身份从哪里骗来的也未可知。

  宋初仍然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似乎是很不想回答的模样。

  余光瞟见爹爹的浓眉皱得更紧,宋芊芊心中得意,面上却是做出一副担忧的样子。

  “姐姐今日绝不是要故意贬低妹妹,只是实在不知这样珍贵的画作妹妹是从何处得来?若是妹妹一心只为了面上添光却给相府抹了黑,只怕对爹爹之后的前途也是有妨碍的!”

  宋进贤是科举出身,做官之前很有一段穷苦日子,因此最怕的就是对他的官途有所妨碍。宋初这幅画若是真是偷的,恐怕被偷的人家必定不同寻常,岂不是要带来数不尽的麻烦!

  眼见宋进贤的脸沉得能够滴出水来,宋初只是不肯开口说话,仿佛更加害怕一般。

  宋芊芊见到宋初的表现,更加验证了她心中所想。宋芊芊想也不想,得意地张口道:“妹妹,这幅画你是从何处偷来的,大可将实情告诉父亲!父亲对你一向十分宽容,想必也不会责罚你的!”

  宽容?若是宽容,何至于将她叫到此地逼问!

  宋初脸上波澜不惊,只是微微抬高了下颚,挑了挑眉梢。

  “姐姐,你怎能如此说初儿?初儿虽然不才,可是也不会去偷别人家的画作。何况初儿整日呆在家里不曾出门,就连相府也没有出过几次,又怎会偷来画作?”

第十章临摹画作

宋进贤脸色阴晴不定。

  最终宋进贤道:“初儿,你既说你不是偷的,那你又是从何处得来?”

  宋初淡然地行了个礼,利落地跪下道:“爹爹饶恕了女儿的罪过,女儿才敢说。”

  小贱人,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自己争取一顶保护伞。宋初若真是偷盗来的,难道父亲还真的不去责罚她?未免想得太天真了!宋芊芊心中得意地想着。

  几天不见宋初,倒是涨了不少本事。宋进贤不置可否,慢慢道:“你且说来听听!”

  宋初抬起头望了一眼美如天仙却心思歹毒的嫡姐,平静地道:“事已至此,初儿也不能再瞒着爹爹了。那幅画作,是女儿临摹的。”

“怎么可能!”宋芊芊差点尖叫出声,脸上有种近乎扭曲的恶毒,“你从小就没有老师教琴棋书画,怎么可能临摹得来如此精妙的画作!你撒谎!”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在这相府里,从来没人能够超过她一分一毫,琴棋书画她一定是最优秀的!宋芊芊死死地盯着那幅画,一定是她背后之人做的,一定是!

  “姐姐,你得知妹妹没有偷画,便怎的如此失望!莫非你是盼望着初儿送给姐姐的这幅画作是偷来的不成?”宋初静静地看着宋芊芊,冷冷地道。

  宋芊芊自知失言,委屈地看向一直未曾出声的宋进贤,希望一向偏爱她的父亲能够为自己讨回公道。

  “父亲,女儿何曾……”

  “好了!”宋进贤有些不耐地打断了宋芊芊的哭诉,“初儿,你说你是临摹来的,你又如何能够证明?”

宋初淡淡地微笑着,“父亲说的不错。这样昂贵的画作,初儿怎可能见过真品?只不过是凑巧见过仿品罢了。”

宋进贤微微点头,他自然不相信眼前不显山不露水的庶女能够拿出钟伦的真品。

  “姐姐及笄,是大大的喜事,姐妹们都送了礼物以示祝贺,初儿自然也想给姐姐送点什么。”宋初继续说道,“只是初儿囊中羞涩,绣技又是顶拿不出手的,便想到了临摹这样一幅画作来送给姐姐,姐姐说是初儿练习的草纸其实也不为过!”

  宋进贤浓眉似乎舒展了一点,取而代之的是惊讶。

  “至于邢大人为何将画作认成是真迹,我想是因为邢大人也没有见过真迹的缘故吧。”宋初平静地道,“所以今日的事要怪,爹爹就怪初儿把,是初儿一心想要讨姐姐欢心,却做出这等不妥当的事来。”

  偌大的房间里一时间静悄悄的。

  宋初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女儿一般,认真地打量着宋初。眉眼虽然远远没有宋芊芊来得精致,却也算是别有一番清冷的韵味;何况话语间竟透漏出一丝不属于十三岁少女该有的睿智,更是让宋进贤刮目相看!

  宋初沉静地低着头,心中却飞快地思考着。

  重活一世,再也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宋进贤了。宇文厉求娶宋芊芊,宋芊芊不愿嫁,父亲便让她去嫁。因为她是庶女,所以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后来宇文厉越来越开始展现出争夺皇位的优势,那时候她的父亲似乎才想起来宋初也是他的女儿,才和她有了联系。

  此时此刻,宋进贤必定是在衡量她能够给他的前途带来多大的利润,是否能够成为一枚有用的棋子。宋初到底是否有这样顶尖的模仿技巧,宋进贤今后一试便知。宋初心中冷笑,所以宋进贤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责罚她,宋芊芊或许要失望了。

  “起来吧!”宋进贤出声道。

  这样就放过宋初了?宋芊芊暗中咬碎银牙,面上却不得不端出一副温和端庄的笑。

“四妹,是姐姐错怪你了!姐姐只怕妹妹一时想不开做错了事情,并没有别的意思,四妹一向心思细密,还望不要往心里去!”宋芊芊轻声道,眼中故意含着的恳求让宋进贤的眼神不由得闪了闪,想起长女平时万分柔顺的好处来。

皇上和他并不十分亲近,他以后的官途还要从眼下的几位皇子下手。

  “好了,芊芊也是一片好心,初儿不会往心里去的!”宋进贤一挥袍袖,“你们都先回去吧!”

  两人恭恭敬敬地答了“是”,轻轻地退出来。

  宋初心中冷笑。心思细密?分明就是在说她心眼狭小,容不得人!她若是还是前世的那个宋初,说不定还真的会以为宋芊芊是在夸赞她。真正心眼狭小容不得人的,明明就是她眼前那个美若天仙的嫡姐,宋芊芊!

  云晓得了宋初在老爷书房的消息,就一直在书房不远的地方候着。远远地看着自家小姐平安无事地从老爷书房走出来,云晓赶紧快步迎上去。

  “小姐……”

  眼见云晓眼中的担忧一览无遗,宋初仿佛安慰她似地启唇笑了一下,轻声却又平静地道:”我没事。”

  眼见宋初不愿多讲,云晓转而又说起其他的事情来。

  “小姐,我刚刚见了大小姐院子里的王嬷嬷。”云晓掩着嘴轻笑起来,“王嬷嬷的脸被打得像是猪头一般,亏她还敢出来见人……要是我,早就躲得远远地哭去了!”

  王嬷嬷何等精明的人,怎会被掌掴之后还敢出来张扬?分明就是背后有人让她出门罢了。不用想她也知道,现在全府怕是都已经知道了四小姐行事泼辣,动辄殴打府中的老人的事迹了!

宋初唇边的笑意慢慢地消失,缓声而又坚定地道:“云晓,恐怕我们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云晓疑惑地望了一眼宋初,不明所以。

宋初也不多加解释,撩起帘子慢慢走进屋子里。今日的事情表面上是她赢了,但也将她置于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虽说宋进贤已经有些注意到了她的价值,但若是真的到了弃卒保帅的时候,宋进贤定会毫不留情。大夫人手段了得,她以后一定要处处小心才是。

第十一章迁入新居

  门口一阵喧哗,云晓的声音清晰地传来:“曹主管,您怎么来了!”

  曹川?宋初的记忆中浮出一个矮矮胖胖的身影。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曹川和宋芊芊母女俩的关系可谓是异乎寻常的好。前世的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似乎两人都是吩咐曹川完成的。他虽然表面上效忠于宋进贤,可是实际上早就已经被宋芊芊母女两个掌控了。

  如果能将曹川收归己用,岂不是等同于断掉了宋芊芊母女俩的一只臂膀?宋初心中一动。

  现在的她虽尚还弱小,但是收拾这样的人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前世这种人她见识得实在太多,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可以为了任何人效命。宋初缓慢地弯起唇角,冰冷地笑了起来。

  宋初心中打定主意,快步走出去。

  “曹主管,”宋初脸上带着些许端庄的笑意,“您可是大忙人,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又转过头吩咐云晓,“快请曹主管进去,泡杯好茶给曹主管。”

  “不必了!”曹川肥胖的脸上带着三分笑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的宋初。“四小姐,老爷说了。这里虽然幽静,却是有些潮湿了,不大适合居住。老爷命人将淑兰院打扫了一下,四小姐看什么时候搬过去比较合适?”

  宋初一眼瞟见曹兰身后跟着的几个汉子,不由得微微笑起来:“曹主管连人都已经找来了,又何必问我?”

  曹兰一怔,脸上的肥肉有些不安地抖动了两下。他的确是自作主张了一些,但这毕竟是老爷的意思,想必宋初也不会拒绝。

  明明面前只是一个尚未及笄,甚至连亲生母亲都已经去世了的小娃娃,他却总有种面对府中的大夫人的感觉,一样地深不可测,让他心中生寒。

曹兰谦卑地低下头,解释道:“小姐莫怪,这也是老爷安排好的。老爷道是四小姐虽然思念四姨娘,可也莫要伤心过度了。想着让小姐尽快换个新居,赶快的高兴起来才好,淑兰院如今风景正美,小姐去了定然不会失望的。”

“这样也好,我便要多谢曹主管了费心。”宋初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似乎闪着微微的笑意,“曹主管,请便。”

  他方才放下心来,转头对着身后的汉子道:“都小心着点儿,免得碰坏了四小姐的东西!”

  身后的汉子们答应着,曹川的手心里突然被塞进来一个硬硬的东西。熟悉的手感让他一怔,随即收入袖中,讨好地对着宋初笑起来。

  “四小姐,这怎么使得……”

  宋初眼眸亮如明星,竟使人不敢直视:“曹主管只管放心拿着就是了。平日里也没少让主管费心,这只是小小的谢礼罢了。”

  曹川喜笑颜开,“哪里哪里,日后若是有需要奴才去做的地方尽管吩咐就是,奴才必定竭尽全力。”

  云晓无意间望见,心里不由得暗暗吃惊。小姐的月例早就被暗地里扣得不剩什么,平日里想要加个菜都是捉襟见肘,现在怎么拿得出银子来给曹主管?

  宋初微微一笑。四姨娘去世前给她留了一小笔银子,虽然不多,但是必要的打赏还是省不得的。尤其是这样得力的奴才,看似卑微,实则手眼通天,本事不容忽视。

  曹川办事速度的确极快,也难怪宋进贤将他看的很重。两个时辰之内已经将新居收拾得妥妥帖帖,安排宋初住了进去。

  搬到新居,云晓兴奋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恨不得将所有的东西都擦拭过一遍,她却连半点喜悦的心情也无。这宋府表面上平静无波,可是谁知道此刻又有多少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呢?

  宋初缓缓推开窗户,定定地看着窗外的一棵桃树发呆。

  正在干活的曹川从窗外对上宋初的目光,只觉得一向不受宠的四小姐竟给人一种清冷高贵的感觉,不由心里一跳。这相府,恐怕又要不平静了。大夫人定不会容下她,只是不知道这年方十三的四小姐又要怎样应对?

  曹川想着,满脸堆笑向前道:“四小姐,按惯例您身边是该有四个大丫鬟服侍的。您什么时候有空去挑,还是我替您挑了送来?”

  宋初扬起细细的眉毛,淡淡地笑了笑。“我一向是信得过曹主管的,这些事情我也不懂,还是交给您替我打理吧。”

  曹川心中一喜,恭声道:“是。”

  “小姐……”眼看着曹川走远了,云晓有些急切地道。小姐莫不是糊涂了,怎能把这样大的事情交给没打过交道的曹主管?

  “无妨。大夫人想要在我身边安插人手,有的是手段,咱们防不胜防,还不如卖给曹川一个人情。趁此机会正好也让曹川也看清楚,站在谁的身边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宋初神情冷下来,淡淡地道。曹川吃硬不吃软,她的手段必须要让曹川见识到才行。

  傍晚时分曹川果然遣人送了几个丫鬟来。

  领头的丫鬟显然对府里的事情了如指掌,一进门便笑道:“四小姐,奴婢是府里的翠竹。曹主管说是让您挑些可心如意的,便遣了我们来。”

  宋初笑笑,温和地道:“那我可要多谢谢曹主管了。”

  宋初一排看去,丫鬟多是面生的,便看着挑了几个看起来机灵一些的,留在屋子里。

  结束的时候翠竹却不肯走,对着宋初拜了一拜道:“曹主管说了,翠竹今日若是没有被小姐挑上,今日也就不用回去了!”

  宋初怔了一怔。

  没想到她竟会主动提出来留在自己身边,不晓得这有是谁的手笔呢?宋初不着痕迹地笑了笑。不管是谁,这样的一个大礼她笑纳了。

  “那你就留下来吧。”

“是。”

宋初看着这一排面生的面孔,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规矩,便让她们先散了。调教人的事儿,须得慢慢来。

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亡女归来:侧妃升职记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