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晶晶凌风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晶晶凌风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2019-05-08 20:17:04来源:互联网发布:余馨

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晶晶凌风小说全本在线阅读.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的作者余馨最新章节目录解读。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为了逃出爸爸的魔掌,我一头扎入了夜总会……

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晶晶凌风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 沈宇住了进来

  我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啊。只是哭着不走,定要他给我说法。

  校长开始还心平气和,看见我一直哭闹,脸就黑了下来,问我是哪个班的,让我去找我的班主任来。我倔强的回了一句:“凭什么?”

  校长还算有耐性,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不然你说怎么办?让白轩逸和凌风都退学?打架这件事定是双方都要负责。” 

  “不行!”我脱口而出。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吧?”校长和蔼的笑着问我。 

  我竟一时语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快回去吧孩子,学校是学生学习的地方,学校的决定也一定是对学生最有利的,再闹的话,两个人一起退学,我可是说到做到。” 

  让凌风退学的事是决定不能发生的,所以我只好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可是我心有不甘,凭什么凌风被打还要跟着一起退学。  

  我也不知道突然哪里来的勇气。

  我冲劲了白轩逸所在的班级,大声的喊道:“我要找白轩逸。”

  当时正在上课,所以的同学都看着我。

  白轩逸这种学渣当然是在睡觉。同桌听见有人找他,就把他摇醒了。

  老师本来看见他就嫌弃,听见有人找,就说“白轩逸,外面有人找你,你快去吧,反正你上课都是睡觉。”

  班上响起了一小撮笑声,白轩逸往回一瞪,笑声就消失了。 

  白轩逸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我掀开白轩逸的衣服,他也管我,任由我摆弄,嘴里还发出阵阵怪笑:“你想干什么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你说凌风打了你,怎么你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我发狂的撕扯着他的衣服。

  “我没说过凌风打过我啊,这种冤枉人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我打人从来不会不承认的。”白轩逸却一点也不生气。

  “没这么说过?那校长怎么说你也被打伤了,要退学就两个人一起退?”我压根不信。

  “那你就得去问校长了!不过事情到现在不是解决了吗?凌风他爸都已经不追究了,你凑什么热闹啊?你是什么身份啊?”

  一句话就把我问住了。是啊,我是什么身份?我什么都不是。

  只是我不明白凌老师为什么会同意这么明显不公平的处理。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凌老师想升职,校长建议这么处理,他能反驳吗?凌风不过是一点皮外伤,况且他还打了我妹妹,我都没有追究,这回你明白了吗?”白轩逸

  大摇大摆的走了。

  可是过去半个月了,凌风还没有出院。

  日子很快就到了中考那天。

  我早早就忘学校走去,准备好好的应付中考。

  可是就在去学校的途中,我就被人拦下来了,刘易宇,白轩逸,这两个混球就是恶魔。

  “你们想干什么?我要去中考!”我歇斯里地的喊道。

  刘易宇快速的冲过来,先是用手捂住我的嘴,后来干脆用宽胶带把我的嘴巴贴起来了。

  我回想起了之前白郁郁对我说过的话,她说要我付出代价,让我考不上高中。原来这就是他们的手段,绑人这样的卑劣行径都用上了。

  他们把我架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把我绑在了一颗大树干上。然后守着我。

  白轩逸无聊的玩着手机。

  不一会儿,他就要问刘易宇还要多久,显然他也有点不耐烦了。

  “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盛哥!”刘易宇谄媚的说道。 

  “困死了都!怎么考一场试要这么久,十分钟考完多好!”  

  白轩逸在旁边的一块大石头躺下来,用懒散的眼光看着我。

  我用狠狠的眼神瞪着他。我拼命的动着嘴唇,喘着粗气,从喉咙里发出阵阵抗议之声。  

  “把你的胶带撕开!”白轩逸似乎突然来了兴趣,好奇我究竟想说什么,是不是要向他求饶。 

  “真的撕开?”刘易宇迟疑的问道。 

  “撕开撕开!我看她到底想说什么?”白轩逸不耐烦的说道。 

  刘易宇用力一扯,胶带纸是撕掉了,可是我的嘴皮子却生疼生疼的。

  我笑着问白轩逸:“可以让我背一会书吗?”

  “人之初,性本善.....”

  白轩逸和刘易宇两个人同时都惊了,刘易宇问我是真傻还是假傻,还想着去考试呢,他们绑我就是为了不让我去考试,让我考零蛋。

  \"考试开始十五分钟以后就不能进场了吧,我就留你十五分钟,到时候你要是能进去就进去,算你有本事,要是进不去,你就认栽。\"

  我当时想跑,可我一个女的,根本就跑不过两个男的,也不能喊,否则一定会把他们给惹急,把我的嘴死死的封起来,更不能求饶,因为我讨厌白轩逸,要不是他凌风也不会到现在都出不了院,况且求他也没用,他既然已经答应了白郁郁让我考不了试,绝对不会食言!

  我搬了一块砖头,坐在上面背书,脑子里面确实一团浆糊,白轩逸让刘易宇盯着我,然后自己开始呼呼大睡,刘易宇困的眯眼,又怕我逃跑,眼睛闭上又睁开,然后再狠狠的掐自己一把,让自己打起精神。

  过了一会儿,白轩逸醒来了,揉揉惺忪的睡眼,问我:\"还背呢,心里素质还挺高。\"

  刘易宇见白轩逸醒了,说了声他扛不住了,得去睡会,就跑到不远处的乒乓球台子上躺着去了,白轩逸也没说什么,翘着个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心里是火烧火燎的,可是白轩逸这种人,会放过我的吗?

  \"你让我考试去吧。\"

  \"我今天六点就起床了。\"他坐了起来,双手交握在一起:\"你以为我这么早起来,是为了泡你?\"

  我不知道泡是什么意思,反正从他那口气里听出来,他觉的我是在和他说笑话,于是我再次说道:\"你们等我考完试以后再找我麻烦吧,中考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如果我考不上高中的话,我的一生都被毁了!\"

  \"谁说的,你可以重读。\"白轩逸露出一个笑容,看起十分的可憎。

  \"如果这件事被校长知道了,你一定会被退学!\"

  \"那不正好,你不是一直想给凌风报仇么,不过你没考的了试,怪你自己迟到,跟我有什么关系?只怕到时候你去校长办公室告状的时候,校长会回你一句不要给自己的找理由。\"

  我被白轩逸噎的说不出话,突然特别的委屈,瞪着眼睛怒视他,瞪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为什么你们都要欺负我,我就这么好欺负吗,欺负我让你们觉得很好玩很有成就感是不是?你们不要再欺负我了好不好,我不能重读,我得上高中,我不能重读……\"

  我哭的泣不成声,谁都不能理解我当时心里有多害怕,如果重读,意味着我将继续忍受凌老师的侵犯,我只想考一个好高中,远离凌老师,真的那么困难么,为什么就连白轩逸,也要把我往绝路上逼,他们明明活的光鲜又快乐,为什么还要吃饱了撑得来欺负我!

  我起身要跑,白轩逸直接伸手压住了我得肩膀,脸上没了笑容:\"本来我不想管你们女生之间的这些破事,白郁郁之前找我,叫我找人扒了你的时候,我直接没理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凌风当着大家的面扇了我妹的巴掌,成了一段佳话,让我丢面,那你说作为回礼,我是不是也该欺负欺负他的假妹妹。\"

  \"不知道凌风要是你上不了高中,是怎样的反应,会不会不自量力的找我单挑,然后再被我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下次他再被我打的住院,我出一万,怎么样?\"

  \"那你也扇我一巴掌好了吧!\"我打掉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红着眼睛看着他:\"白郁郁打我打的还少吗,凭什么就准她欺负我,就准她骂我,你们还讲不讲道理!\"

  刘易宇被我的声音给惊醒了,边骂骂咧咧的边朝我们冲过来:\"我靠,盛哥这娘们喊那么大声你也不扇她的嘴,你不怕被别人听见啊!\"

  刘易宇扬起手就给了我一巴掌,男生的力气和女生不一样,他这一巴掌直接把我鼻血扇了出来,第一个把我扇出鼻血的人,是钱颜致,我没有反抗,导致之后他们变本加厉的欺负我,如果这次,我还不反抗,那我的一辈子就完了!

  我浑身发抖的拿住事先藏在手里的铅笔刀,刘易宇还想打我,我弓着腰朝后退,双手握着小刀指着他大声尖叫:\"给我滚开!\"

  刘易宇骂了一句,还想上前打我。

  \"你们别逼我!别逼我!\"我边摇头,边赤红着眼怒视他:\"再逼我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其实我吼出这句话的时候,浑身都在发软,双腿打颤的差点摔倒在地上,但是刘易宇突然停了下来,说了一句,疯了吧,有病,开不起玩笑,盛哥咱们走吧,白轩逸盯了我一会儿,这才转身和刘易宇一起走掉。

  我愣了好长时间,忽然一阵虚脱,浑身僵硬的差点抽搐,直到有人拍我的肩膀,我才发现身后有人。

  \"刚刚有人给我打报告,说这里有高年级的学生在欺负人,就过来了,他们怎么欺负你了,跟老师讲,老师一定给你主持公道。\"说话的是一个小个子的中年人,皮肤黝黑黝黑的,带个眼镜。

  

第十三章 找到了我妈

  我摇摇头,一个字也没说,因为我不相信老师会为我主持公道,凌老师,语文老师,校长,他们没有一个是帮我的。

  \"你不要害怕,有什么事一定要跟老师沟通,有些事情不是你们这个年纪的孩子能解决的了的。\"

  我含着眼泪,低头使劲的否认:\"没什么,他们跟我闹着玩的,谢谢老师,我要去考试了!\"

  我侧过身一路跑到了考场,刚进考场,铃就响了,我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过去,浑身都在冒虚汗,就连笔都抓不稳,面对卷子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

  。

  我手一直在发抖,怎么写也写不好,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手湿的连笔都抓不稳,还有五分钟要交卷的时候,我作文才写了一半。

  我还记得当时作文的命题叫我有一个梦想,监考老师催促着快要交卷了,于是我匆匆的写了结尾:

  我有一个梦想,希望这个世界能对我友善一些。

  这句话,是源自于我内心深处的那一声哀鸣,但结果可想而知,中考成绩下来后,我的语文成绩一塌糊涂,其他几门也不尽人意,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失败的滋味,整个人都是苦兮兮的,尤其是对我这种没资格失败的人来说,我不知道面临我的是什么。

  我的作文一直写的不好,导致沈宇经常在全班人的面前讽刺我,说我一个小女孩,心里怎么这么阴暗,她还私下里教育我,让我不要把负面情绪带给大家。

  无论我怎么哭着说我没有,沈宇依然会撇着嘴看着的,好像我是瘟疫,是素质教育失败的案例。

  可那时我真写不出乐观向上的文字,那是在逼我,我只是一个孩子,我所写出的每一句话,都是我对这个世界最直观的感受,怎么就阴暗了呢,毕竟那就是我的世界啊。

  本来我想中考考个优异的成绩,这样就可以免学费,免食宿,脱离凌老师的掌控,但现在我的成绩刚过本校的及格线,我不仅去不了别的学校,还要交学费!

  如果我去求凌老师帮我垫,他一定会让我……

  中考结束以后,凌风依然没出院,沈宇搬到了凌老师家,他俩要干个什么都要我跑腿。

  有一天大半夜,外面下着雨,凌老师让我的去超市帮他买套,我也没敢问那是什么东西,去到超市跟营业员复述了一遍以后,营业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撇了我一眼,然后酸酸的说,现在这些小女生真是越来越不知道廉耻。

  我被她说的两脸通红,又不能扔,回到家以后凌老师骂我没用,买个东西也要那么久,罚我去路灯底下站着,他不让我回来我要是敢动一步他就狠狠收拾我,他说这话的时候,连表情跟语气都和我爸爸一模一样,他就是我爸爸的翻版,我噩梦的延续。

  自从沈宇出现后,凌老师不怎么对我做那些恐怖的事了,他没多余的精力,他之所以没赶我走,是因为那段时间他在申请什么优秀教师,还是什么的,他把我的资料交了上去,说自己一直在资助一个家庭困难的学生,上面的人要下来调查。

  那夜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凌老师不让我打伞,一会儿就淋了个全湿,我站的这个位置,正好对着凌老师的窗户,他把沈宇压在窗台上,阴森的脸一直看着我,这一幕多熟悉啊,只是那个女人不再是我妈,今日的我和那日一样无助。

  凌老师就这么一直看着我受折磨的样子,直到结束,他的行为已经不止是龌龊,变态,他的心理已经有点扭曲了,他享受这种感觉。

  直到雨停了,语文老师在他耳朵边说了什么,他才允许我上楼。

  我浑身湿漉漉的,一直没有流一滴眼泪,但是在经过凌风房间的那一刻,我没忍住,哭了出来,我忽然想到了很久以前凌风给我擦头发的场颜,可是现在,他住在医院里那么久,我却连看他一眼都没看,他是为了保护我,才挨得打啊!

  凌风,你不是都说了你以后再也不管我了吗,你为什么说话不算话!

  我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个我失声痛哭的夜晚,凌老师的家到处都是我的眼泪……

  第二天早上我发了烧,想去厨房做点饭吃,结果去到厨房以后发现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被锁了起来,就连平时没有挪过地的药箱也不知所踪,语文老师穿着一件好看的睡衣,从卧室里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一大早的翻翻翻,翻什么翻,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她一反常态,皱着眉头看着我,我一直知道她不喜欢我,可在学校的时候,她不好表现的那么强烈:\"我就说你手脚不干净,想偷钱吧?\"

  我不知道说什么样的话来反驳她,我讨厌她,总是站在正义的视角上,做恶心的事。

  沈宇款款下楼,言语里面满满的尖酸刻薄:\"你装没听见是不是,周晶,我看你现在根本就不把我这个老师放在眼里!没教养的东西,有妈生没妈养,我从来没教过你这样的学生,基因里就带着劣根性!\"

  我听了她得话,直接站了起来,怒视着她,我憎恨别人用我妈做羞辱我的谈资,因为她是我妈,全世界都可以看不起她,但是我不能,更不能容忍别人羞辱她!

  \"你已经不是我老师了,你没资格说我!你没有我这样的学生,我也没有你这种没有德行的老师!\"

  沈宇没想到一向蔫不兮兮的我会站起来跟她吵,丑恶的嘴脸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周晶你可是能了,你以为你初中毕业了,我就管不了你了是不是,我随便跟你的任课老师打个招呼,就能让你高中三年过的比初中还要精彩,你要不要试试?!一个毛都没长齐的丫头片子,敢在这跟我厉害!\"

  \"你别以为你住在这个家就是这房子的一份子了,你算个什么东西,只要我一句话,你就乖乖的给我从这里滚出去,不过你要想死皮赖脸的呆在这里也可以,看我怎么整死你!\"

  那时候我不明白沈宇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后来我才明白,她不仅怕我,还怕我妈,她怕我和我妈一块把她从凌老师的身边挤出去,凌老师在她眼里还是个香饽饽。

  所以那句话说的不假,马车越空声音越大,沈宇是只虚有其表的井底之蛙,只看得到眼前那片天。

  其实以前每次我被凌老师打完之后,都会有想逃跑的冲动,可是就像凌风说的那样,我不舍得放弃我现在的生活。

  有时候想想忍一忍就过去了,只要我有房子住能填饱肚子,能上学,凌老师怎么打我,我都可以忍,最重要的是,我的人生并不总是黑暗,至少还有凌风这一点光明,哪怕只是火苗,我都能坚持下去。

  久而久之,人就懦弱了,就屈服了,甚至再挨完打之后,也不会想着逃跑,因为我在上一次挨完打之后,就已经做了决定,无论再苦再痛都要忍耐下去,总有看见光明的那一刻。

  可是忍耐是没有尽头的,人不是畜生,就算是畜生,被逼急了也会反抗,况且,凌老师不让我的再和凌风见面,他扼杀了我最后一丝光明。

  那天,凌老师和我单独在家,他逼我完成做他十分变态的要求,我死活不做,钱嘴就咬,他直接一脚把我踹倒,把我打得鼻青脸肿,他说他就要看看我服还是不服!

  沈宇没一会儿也推门回来,然后坐到沙发上观战,边看着她刚修好的指甲边说:\"我昨天就跟你说了,周晶这丫头和好几个男生的关系都乱的很,你得好好管教管教她,到时候搞大肚子,赖到你头上就不好了。\"

  沈宇的话更是引爆了凌老师的雷区,他边用脚狠狠的踢我,边谩骂到:\"不要脸!去给别人当免费的j!\"

  \"你跟你儿子真是一模一样,我今天去医院看他,他也是这么说的。\"

  我闻言,浑身忽然剧烈的发抖,那一刻,天昏地暗,再没有光明可言。

  直到我被打的不能动,他们才手挽着手上楼,我低着头,跪在石子板上,脑海里一遍遍回想着沈宇的那句话,眼泪混着鼻血一滴一滴的砸下来。

  我在心底暗暗的发誓,我一定要脱离这个家!一定让凌老师遭到报应!。

  。

  通过上一次和凌风逃跑失败的教训,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这么冒失,否则只会是重复上次的后果而已。

  于是我收起自己仅存的哪一点反抗心理,对凌老师的话说一不敢说二,对沈宇的冷嘲热讽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这么做以后,我果然少挨了不少的打,凌老师觉的我被他打的顺从了,再也不会反抗了,有时候竟然连沈宇都不避讳的面偷摸我。

  我装作不经意的在凌老师面前打听起我妈,他特别不屑的说我妈现在比以前还要势利眼,这辈子都不会再要我这个拖油瓶,让我别再抱有希望以为自己还能再回到她身边,死了这条心吧。

  凌老师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特别复杂,还带着点恨意,我见他根本没有告诉我妈下落的意思,就没再问。

  

第十四章 谈条件

  也对,一个想困住你的人怎么会告诉你求生的办法,他巴不得封闭你所有的视听,让你成为一个没有思想的植物人,只知道服从他。

  于是我只好向沈宇下手,她不是刚好想赶我走么,所以没有理由不答应我的要求。

  谁知道我跟她说完之后,她竟然一脸可笑的看着我说:\"我凭什么帮你,前几天你跟我大吼大叫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今天你会求我?你就不怕我告诉凌老师你想逃跑?你说他要是知道了之后,会怎么收拾你。\"

  我早就想到沈宇会这么回我,所以在求她之前就拟好了台词\"如果我找到了我妈,就会永远离开这里,然后凌老师和我、和我妈的联系就彻底断了。\"

  沈宇想了一会儿,和善的弯起眉头说:\"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师,这次就帮你一次,你一个孩子没有妈也挺可怜的。\"

  \"谢谢老师,前几天那样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我眼泪汪汪的看着沈宇,那是我第一次学会演戏,演的特别逼真,沈宇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件事明明对她也有利,话锋转到她那里,却变成她一副仁尽义至的模样。

  沈宇果然很快帮我打听到了地址,她告诉我地址的时候有点不乐意,等我知道了以后才明白过来她为什么不高兴,因为我妈还真就住在我们学校后面的那个小区里,跟凌老师办公室离的太近,只不过这次有门牌号,我不用站在小区门口傻等了。

  我敲了好久的门,没人理,站了一会站的腿麻,于是干脆坐在台阶上等。

  最近我很爱这样抱着膝盖,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想很多事,凌风不在,我没有任何人可以交流,变得比以前更沉默,教科书上说这样不好,青少年应该积极的和朋友参与户外活动。

  可我……没朋友。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我抬头眼睛黑了一下,然后看到了我妈,真的是我妈!

  我看着她,微钱着嘴巴愣住了,你们知道那种感觉么,你最亲的人就站在你面前,明明很想念,却像是被束住了手脚动弹不得,连上前拥抱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因为陌生和距离感。

  她是我妈,却不像我妈。

  我依然呆坐在原地,眼泪水不停的往下砸,我妈就这么看着我,显得平静又麻木,眼底没有一点点波澜。

  \"你怎么来了。\"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特别的不悦。

  没有一句关心,也没有一个拥抱,就这么直白而带着拒绝感的问我,那一刻,我对她浓烈的想念,迅速催化成委屈,如果我是个有人疼的孩子,我一定会钻进她的怀里嚎啕大哭,但是我没人疼,我眼泪只会招人烦。

  我撇开嘴,哽咽的叫了一声妈。

  我妈皱着眉头,不再像三、四年前那样极端的用垃圾丢我,赶我走,而是开了门锁,叫我进去,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后来我想过了,她当时之所以对我态度转变,估计是因为看到我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而不是几年钱那个只能投资而得不到收益的赔钱货!

  房子里的墙面被粉刷成了粉红色,不大也不太小,里面的摆设很杂乱,几钱床用长长的粉红色金丝绒布隔开,墙上还挂着手铐鞭子以及低俗海报,我被眼前的这一副颜象给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妈妈瞪我一眼:\"白在城里呆了,土包子,看到就来气,跟你爸一个德性!\"

  我怕我又惹我妈生气,赶紧朝她小跑过去,她把包放到茶几上,靠在沙发里就开始抽烟,她点烟的手都有些抖,一副老烟瘾发作的模样,直到狠狠抽了几口后,发抖的嘴唇才终于平静下来。

  \"说吧,找我什么事,要钱没有,要我管你更没门。\"她翘着二郎腿,用食指敲敲烟灰,夸钱的鱼眼破洞袜就像没穿,脚上蹬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细细的带子勒进肉里,虽然气色很差,但皮肤很白,带着浓妆的脸虽然依旧年轻漂亮,却有点恐怖,像是被生活蚕食了一样。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当我的监护人,学费生活费我自己赚,我不想再呆到凌老师家,他……\"我没有再说下去,我妈最瞧不起没本事的人,我要是向她诉苦,她不会心疼我,只会觉得我是个废物,跟我爸一样的废物。

  \"要我这个家长干什么,难道你还想让我去给你开家长会?周晶,你知不知道你妈我是干什么的?我这行的人,还带个这么大的孩子,你他妈想要我喝西北风去啊!\"

  \"我不说你是我妈,我叫你姐姐,我只想你把我从凌老师的身边带走。\"

  \"你跟着凌志文什么不好了,是饿着你了还是冻着你了,要不是老娘给你找个这么好的下家,你能像现在这样上的了学吗,你以为他是个什么好鸟,我想把你接过来就接过来?人家这么多年在你身上投资的钱白花了?\"

  我妈用手点着茶几,一字一句的说:\"我告诉你周晶,我跟你们周家早就断绝关系了!你们姓周的是死是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这个当妈的已经对你够仁尽义至的,要是别人,见都不会见你,我好不容易才脱离苦海,绝对不会再自己往自己的身上挂拖油瓶!\"

  我见我妈说的特别决绝,本来强忍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凌老师总是对我做奇怪的事,我一反抗他就使劲的打我,把我打的浑身是血,妈,他好恐怖,我求求你把我接走好不好,欠凌老师的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赚钱还,我一定不会花你的钱,求求你了!\"

  \"那你反抗什么,忍忍不就过去了,有你好吃的好穿的就行了,你知不知道多少女孩哭着要我给她们找个这样的家庭?我都没答应,你还不知足?我看你就是苦吃的太少,闲的没事在这作!\"

  我哭的抽噎,使劲抱住我妈的腿不肯撒手,我妈冷眼看着我,丝毫不为所动,就在我以为我妈是铁了心的不会管我的时候,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把我叫到了床上,掰开我我瘦弱的腿,勾着头检查。

  我有点害怕,却不敢吭气,她看了好一阵,才放下我的腿,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竟然没被破?\"

  我不知道我妈说我话是啥意思,更不明白为什么我身上有那么多的伤她不问,偏偏要问我没受伤的地方有没有破?

  我妈给我穿好衣服,态度不再像之前一样冷冰冰,还带着点喜色。

  \"周晶,你真想要我管你?那我有个条件,我不能白管你,你得为我做点事才行。\"

  我一见我妈的态度有所缓和,差点高兴的雀跃起来,然后拼命的点头,说只要她能把我从凌老师的身边带走,她叫我做什么我都干。

  \"好,以后只要你乖乖听话,妈妈供你读书。\"。

  。

  我妈让我去隔壁的卧室呆着,不要发出声音,然后她个凌老师打了电话,娇滴滴的叫凌老师快来,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喷了香水,将嘴唇描绘的鲜艳欲滴,看不出一点的疲惫之色,还跟她离开家那会儿一样的年轻漂亮。

  过了一会,凌老师果然鬼鬼祟祟的来了,一进门他就说:\"月娇,咱们去外面开个房就好了,为什么非得来这,万一遇到学生的家长,我以后还怎么做人,说不定还会被学校给开除了。\"

  我妈一听,不乐意的撒娇:\"那怎么了,老师也是男人,谁规定不能嫖了?你要是怕丢饭碗,现在就走,别来找我了。\"

  \"别。\"凌老师和我妈挤到了一钱沙发上,不老实的乱摸:\"我这不来了么,一听到是你的电话,我饭都没吃就跑过来了,你都多长时间没联系我了,可把我给想死了。\"

  凌老师说完就撅着嘴,想要亲我妈,我妈笑嘻嘻的用指头挡住了他的嘴巴:\"别闹,我这次找你是有正事。\"

  凌老师一副看不起的模样看着我妈,好像再说我妈一个做这行的女的,跟他这种知识分子,能有什么正事可谈的。

  我一直以为我妈自我跟了凌老师以后,就和凌老师断了联系,直到现在才知道他们一直都在保持联系,既然这样,我妈为什么这么多年,连看我一眼都没有,她真的就这么狠心吗,哪怕是过问一下我过的怎么样,我都心满意足了……

  \"我女儿在你们家过的怎么样。\"

  凌老师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边笑边说:\"徐月娇,你今天犯病了?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件事了,提起她我就来气,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都把那头倔驴赶出去了,你说你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不明事理的种,她以为老子把她弄回家是当花瓶供着的!妈的,该做的事不做,反而把我跟我儿子的关系弄的僵死了。\"

  \"你跟你儿子咋了?\"

  我一听他俩说起凌风,立马支起耳朵听的更仔细,整颗心都提起来,紧钱的浑身僵硬。

  

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荒唐的青春,我不负你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