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齐晏许锦欢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完结版在线阅读

齐晏许锦欢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完结版在线阅读

2019-05-08 20:04:52来源:互联网发布:枣红红

齐晏许锦欢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完结版在线阅读,《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小说免费阅读 齐晏许锦欢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枣红红执笔的都市言情小说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齐晏爱上一个人,深情与柔软尽付,丁点不剩-许锦欢曾在梦里梦到过自己和爱的人盛世婚礼,后来美梦成真-

齐晏许锦欢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完结版在线阅读

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9章 背后的人

因为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所以我不得不把齐晏的别墅作为暂时的落脚点。

为了生计。每天早出晚归,而在这期间,齐晏一次也没有回来过。

我的心里说不清是庆幸还是失落。

“锦欢姐?”

我不可能一直赖在齐晏的别墅里不离开,总要找工作,因此便去人才市场碰碰运气。

我不是没有想过回去找胡小萱算账,但是找到胡小宣又能怎么样呢?我现在就如同落水狗一般,谁看到了都想要来踩一脚,与其去自取其辱,还不如想想最现实的问题。

而就在这时我居然遇到了林灿。

“锦欢姐,真的是你啊!”林灿的脸上带着最诚挚的微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在为遇见我而高兴。

“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林灿,我不免想起胡小宣,满心的怒气。

“找工作啊。”

听到我的问题,林灿脸上的笑容瞬间垮掉,整个人也愁云满面的。

经过林灿的一番诉说,我才知道,由于林灿那天提醒了我,而被胡小宣找借口开除了。

结果林灿前脚被开除,胡小宣后脚就被公司扫地出门,而在说到这几句话的时候,林灿的脸上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表情。

“胡小宣在公司里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但是这次听说他是得罪了了不得的大人物,人家指名道姓,非让她离开不可,公司才不得不让胡小宣离开。”

因为都是要找工作,所以林灿干脆和我结伴而行,一路上林灿又叽叽喳喳的向我说了不少胡小宣的事情。

我才明白公司和胡小宣之间的利益关系,为什么胡小宣职务不高,公司却愿意配车,说白了,这家公司早就在背地里默许,甚至可以说是在支持胡小宣的拉皮条行为。

胡小宣为公司带来利益,而公司则默许胡小宣的行为,为其提供优渥的物质生活。

只是这其中不知道有多少无辜女孩成为胡小宣优渥生活的牺牲品,而我,如果不是齐晏及时出现,恐怕也将成为胡小宣人生道路上的垫脚石。

“锦欢姐,快,快来!”

我还没有从胡小宣的事情中反应过来,林灿却突然在前面向我招手。

见我不慌不忙的样子,林灿干脆过来,拽着我往前跑。

我这才注意到不远处人声喧嚣,一群记者聚拢在一起,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天就是前面那个人,到我们公司,指名道姓让我们老板开了胡小宣的!”

林灿兴高采烈的拽着我往前跑,一边回头跟不明所以的我解释道。

“小齐总,前几天您携神秘女伴,出入别墅,请问这件事是真的吗?能否透露女方的身份?”

大老远的,我就听到人群中爆发出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听得最清楚的莫过于小齐总这三个字。

小齐总?不知怎么回事,我的脑海中蓦然闪现出齐晏的身影。

如果几天前我醉得不是那么厉害的话,或许在这三个字出现的第一时间,就能记起小齐总这三个字正是外人对齐晏的称呼。

这是我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看见外界传说中的齐晏。

一身黑色的西装,却配着一条看起来有些皱皱巴巴的领带,硬是让齐晏的一身清贵气息中沾染了一些纨绔。

齐晏的脸上虽一直挂着温润的笑容,眼中的冷厉却让刚才呶呶不休的记者成功闭嘴。

“哎,这个人是谁?看起来像是他的老板。”

林灿指着齐晏身边的一个男人,面露惊讶。

看男人此时的姿态,显然是齐晏身边的一名助理。

通过林灿不明所以的神情,我渐渐的意识到事情的真相。

林灿口中的大人物应该就是齐晏,是齐晏派人到公司处理了胡小宣。

怪不得那家公司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怪不得胡小宣再也没在A市出现,更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处……

齐晏没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我吗?我不敢再想下去。

“小齐总今天来公司视察,请大家不要问无关得问题。”

眼看着记者们就要涌到齐晏的面前,齐晏身后跟着的一群黑衣人立刻把记者隔离在一定的距离之外。

“嘶……”

随着人群的一阵推搡,不知道是谁,踩到了我的脚上,尖细的高跟鞋,带来钻心的痛感,让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我想我和齐晏的缘分,或许真的是上天注定的,因为每当我狼狈不已的时候,齐晏总是及时出现。

“怎么这么不小心?”

正当我疼得龇牙咧嘴的时候,齐晏的声音乍然在耳边响起,

原来刚才我只顾着低头,去揉自己被踩痛的脚,却没有留意到,本来已经要离开的齐晏却突然停住脚步,然后直奔我而来。

我被突然出现的齐晏吓了一跳,本来就因为抬起一只脚而身形不稳,这下更加摇摇欲坠。

齐晏伸手扶了我一把。

周围的记者抓住这个机会,纷纷举起相机,不知拍了多少张照片。

我忍不住皱眉。

“谢谢,我没事。”

我冷着脸,语气淡然,赶忙稳住身形,同齐晏拉开一定的距离。

今天这些照片一旦流传出去,被有心人看到,指不定又要流传出怎样的风言风语。

我自己已经深陷泥潭了,何苦把齐晏再拉下水。

听到我的话,齐晏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哎,那不是许家二小姐许锦欢么?”

终于还是有人把我认了出来,随着一位记者的话音落下,更多的记者开始窃窃私语。

看向我的眼神或怜悯,或嘲弄,轻蔑和鄙夷毫不掩饰。

“什么许家二小姐,根本就是个野种,听说许镇山知道这件事以后被气进了医院,现在危在旦夕,可能

这辈子都不会醒来了。”

像是有什么在我耳边轰的一声炸起。

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能听明白,可是把所有的字串连在一起,我却不能理解其含义。

怎么会危在旦夕?什么叫做这辈子都不会醒来?

“你胡说什么?”

我尖叫着对记者说到,危在旦夕和这辈子不会醒来,这两句话在我的脑海中来回碰撞。

第10章 我带你去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离开人才市场的。

在得知父亲危在旦夕,永远也不会醒来的这一消息之后,我甚至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只记得第一次见到父亲时,他温暖的笑脸,记得他每一次给我买糖葫芦时的样子,记得这二十多年来他给予我的,无微不至的爱……

可我却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我没有办法,我甚至连见他一面都做不到。

一想到此生可能再也见不到父亲,我的泪水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最近几天我刻意逃避,不去想父亲住院的事,我以为凭借许家权势地位,父亲或许早就平安无事了。

而醒来以后的父亲也许并不愿意见到我,我不出现,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

“锦欢。”

齐晏摩挲着我的脸。我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早已经泪流满面。

“齐晏,我爸爸,真的再也……”后面的话我再也说不下去,哽咽着被齐晏揽入怀里,呜咽出声。

这个认识几天的男人,此时俨然已经成为了我的依靠,

齐晏的大手贴在我的脑后,下巴抵在我的头顶。

我可以听到齐晏强有力的心跳声,这声音莫名的给予了我力量。

“我想去看看他,哪怕他打我骂我也好,只要他能醒过来……”

嘴上这么说着,可是眼泪却还是不争气的,浸透了齐晏的衣服。

“好,我带你去。”

……

“爸,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欢欢啊。”

因为呼吸和身体机能的运转几乎全部靠仪器,父亲的身体上插满了管子。

泪水一再让我双眼模糊,我无法把眼前的这个人和我记忆中的父亲联系在一起。

“你来干什么?”

我趴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泪流满面,一声略显尖锐的女声刺激着我的耳膜。

姜芬踩着高跟鞋,在地板上敲击出一连串急促的咔哒声。她的身后不远处,跟着的是叶青青。

“丧门星,你怎么脸来,如果不是你,镇山怎么可能躺在这里?”

说着,姜芬恶狠狠的推开我,我一时没有防备,整个人撞到了身后的墙面上,手肘吃力,顿时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呸,贱人,跟你妈一样会演戏的野种,你装这柔弱的样子给哪个男人看?”

姜芬似乎还不解气,上前一步,啐了一口,恶狠狠捏着我的脸,精心修过的指甲深深陷入我的脸颊。

我被迫和姜芬对视,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姜芬对我的恨意如此深。因为我清晰的看到,姜芬看到我痛苦时脸上一闪而过的兴奋。

是啊,父亲一直对我得生母念念不忘,即便我是私生女儿,即便我是父亲不光彩的见证,这二十多年来,父亲却最疼我。

这何尝与我得母亲没有关系呢?姜芬看在眼里,却还要日日假装对我好,她对我的恨意,恐怕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

叶青青在姜芬身后环胸而立,欣赏着我此刻的狼狈。

我奋力挣扎,一条胳膊却又酸又麻,使不上力气,和姜芬比起来总归是落了下风。

周围的人也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青青,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也许是因为人多了,姜芬怕丢了自己的脸,在赵归成到来以后,姜芬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这才松开对我的桎梏。

“你怎么来了?”叶青青看到赵归成打量我得目光,不禁有些警惕。

“我看你不见了,想着应该是来这边了,就来碰碰运气。”赵归成一副很担心叶青青的样子。

“许锦欢?怎么,这么快就能下床了?”

赵归成像是才看到我一样,惊讶的表情假的令人作呕。

“归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听见叶青青的话,赵归成笑的一脸猥琐。

“王八蛋,你少在这里泼脏水诋毁我!”

我心头狠狠一跳,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赵归成绝对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我参加一个酒局,碰见了她,作为我们那天晚上陪酒的小姐,最后还被刘总他们给留下了。”

赵归成用最简单的话语,诉说了事情的经过,周围的人听了以后,看我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

“赵归成,事情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许锦欢,怎么说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缺钱可以来找我啊,打发叫花子的钱我还是有的!怎么这么不自爱呢!”

赵归成的脸上满是惋惜的表情,可惜我却看出他的演技到底多么拙劣。

可笑自己还被这样的假象骗了多年。

我突然就记起那天赵归成对我说的,我好过了,叶青青就不好过。

赵归成显然是想拿这件事取悦叶青青。

一句又一句满是羞辱的话,让我的心口一点点的变冷,最后几乎没了感觉。

这样的情况下,我的解释显得如此无力。

在周围人不怀好意的目光逡巡下,我像是被扒光了衣服,凌辱示众。

即便早就知道事情的结果,但是被人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揭开伤疤,加深伤口的感觉,还是让人难受的厉害。

“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够放进医院呢?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赵归成扯了扯自己脖颈处的领带,大声嚷嚷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泼皮无赖的嘴脸,哪还有一点温文的样子。

“你对我们医院有什么意见?不妨跟我说。”

就在赵归成上蹿下跳的时候,齐晏的声音响起。

一众医护人员战战兢兢的跟在齐晏身后,在众多白色中,齐晏一袭深色衣服显得格外突出。

“小齐总?”

齐晏的出现引起一阵骚乱,谁也没有想到商界的小齐总居然会出现在医院里。

几年前赵归成还不把齐晏放在眼里,可是现在,齐晏接手自家公司以后,以铁血手腕整顿齐氏,短短两个月就让齐氏达到顶峰状态,甚至隐隐有超越的迹象,这样的魄力,商界哪个不为之侧目?

“不知道小齐总是来?”

赵归成一脸谄媚的迎上前去,叶青青脸上也挂上得体的微笑。

齐晏轻笑一声:“你对我的医院意见很大?巧了,我对你的公司,也有些不满。”

第11章 我的医院

齐晏话音落下以后,赵归成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脸色苍白。

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齐晏是齐家的私生子,本身性格就有些奇怪,在其母亲去世以后,整个人更是孤僻的厉害。

在酒会上穿运动服这种事情,随着齐晏接手家族企业,这几年发生的倒是少了。

而是选择了更加骇人听闻的做法——收购。

我记得在几年前,齐晏刚刚接手公司不久,曾经听说过,齐晏因为很喜欢一家餐厅的菜,便出手将那家餐厅收购,直接纳入公司的旗下。

之后齐晏又干过几件类似的事情,而他收购的原因,全凭自己的喜恶,可以说是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

齐晏的行为也让A市的众人越发忌惮齐氏的公司,都在猜测齐家的底蕴到底有多深厚,能够任由齐晏这般挥霍,等着看齐家的笑话。

可惜随着齐晏接手家族企业,集团在齐晏的带领下,这几年的业绩蒸蒸日上,齐家在商界的地位也越发的重了。

所以当齐晏说这家公司是他的的时候,没有人怀疑。按照齐晏的性子,买下一家医院,的确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刚才齐晏说对赵家的公司有意见,其意思不言而喻。

既然对赵家的公司有意见,讨厌赵家的公司,那么就很可能对赵氏集团出手。

齐晏性子古怪,谁也猜不透齐晏的这一番话,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赵归成也是因为这个被吓得脸色发白。

“小齐总,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你的医院,你买医院干什么?”

也许是太过惊讶,也许是为了强行转移话题,赵归成居然问了这样一个傻瓜一样的问题。

“哦?难道我买医院还要问过你不成?”齐晏虽然在回答赵归成的问题,但是目光却掠过赵归成,直直的望向我。

似乎在用目光安慰我,平复我内心的焦躁。

我只觉得刚才被那些语言的刀子划得鲜血淋淋的伤口,瞬间被抚平了一大半。

“这……”

赵归成被堵的哑口无言,脸色变了又变,最终无话可说。

“嗤!”在一旁看戏的我终于还是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笑什么?要不是你这个贱人,我会在小齐总的医院里这么失态吗?”

赵归成不知道我和齐晏是认识的,我这一声笑,显然将赵归成的怒火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小齐总,我可都是为了您好,您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了钱,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礼义廉耻,这样的人,简直是玷污了贵医院。”

看着赵归成谄媚的嘴脸,我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做舔狗。

“是啊小齐总,我们可是出于好心。”

说着,叶青青眼眸含春的看了齐晏一眼,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又赶忙低下头,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齐晏穿着深色的西装,逆光之下,棕黄色的卷发,温柔的缱绻在头上,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大狗狗。

而我和叶青青认识这么久,她这副样子,我哪里还能不明白她在打什么主意。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叶青青第一次见齐晏,显然,叶青青被齐晏吸引了目光。

也是,虽然赵归成是赵家的二公子,也长了一张带有欺骗性的脸,但是在齐晏面前,高低立现,二人可以说是云泥之别。

叶青青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但是商人之间又分为三六九等,我刚认识叶青青那会儿,他们家只能算是A是刚刚崛起的暴发户而已。

这也是叶青青这么多年一直在我身边,巴结我的原因,叶家需要许家的帮助。

这么多年以来,叶家始终没有跻身上流世家,一直在中下游徘徊。

叶青青心比天高,不甘心一直被我压着,勾引了赵归成,好不容易又往上走了一大步。

如今看到容貌家世更加突出的齐晏,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我忍不住在心中冷笑,看来赵归成和叶青青之间的感情也不过如此,两人都是各自心怀鬼胎,还真是婊 子配狗,天长地久。

“你是,什么东西?”齐晏压根就不认识叶青青,在听到叶青青的话以后,施舍般的将目光转向了叶青青,皱着眉头问道。

不得不承认齐晏毒舌起来,说话还是很伤人的。

奈何叶青青脸皮足够厚,像是没有听出齐晏语气中的不满一般。

“我是叶家叶青青,我听说小齐总的名字很久了,一直想找机会认识您呢!”

我不得不佩服叶青青,面对说话这么难听的齐晏,她依然能够笑靥如花,换做是我,我可做不到。

“都怪我朋友不懂事,她早就不是许家的二小姐了,却将养大她的许伯父气进了医院,因为不甘心放弃荣华富贵,又……”

叶青青欲言又止,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惺惺作态。

“现在又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找到了医院。”

叶青青一边说着,一边看了我一眼,怒其不争的模样,差点让我自己觉得她才是被我抢了男人的那一个。

“还能有什么手段,和那些野男人上上 床,想要的自然就得到了。”

姜芬还不忘了在我的痛处踩一脚。

……

“唔。”

姜芬和叶青青两个人一唱一和的,配合的天衣无缝。

齐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出声打断了叶青青和姜芬的对话。

“我得医院,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齐晏话音刚落,叶青青的脸上就露出得意的笑容。

“听到小齐总说的话了吗?锦欢,你乖乖的自己离开吧,不然被扔出去了可就不好看了。”

叶青青踩着高跟鞋,踱步到我身边,仰着下巴,一副胜利者的样子。

“许锦欢,你爬不起来了,你现在就是落水狗,谁都能踩一脚。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得回去当你的陪酒小姐,两腿一张,来钱也快,下半辈子一样可以锦衣玉食。”

叶青青在我耳边,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