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乔夕顾泽辰等风轻吻你完结版在线阅读

乔夕顾泽辰等风轻吻你完结版在线阅读

2019-05-08 19:57:56来源:互联网发布:9圆

乔夕顾泽辰等风轻吻你完结版在线阅读,《等风轻吻你》小说免费阅读 乔夕顾泽辰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这里有作者9圆执笔的总裁豪门小说等风轻吻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等风轻吻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她本是万人艳羡的顾太太, 却在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三年之后,她蜕变成A市最厉害的律师,曾经背叛她,抛弃她的,悉数全部夺回来!她本以为自己永远就这么只身一人了,被不想又被顾泽辰拥入怀抱。他吻着她的额头,轻声低喃,“乔夕,你知不知道,其实我一直都在……”

乔夕顾泽辰等风轻吻你完结版在线阅读

等风轻吻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所谓乔家

  电话被挂断,乔夕直觉的自己被压迫的喘不过气。

  她攥紧的拳头骨节已经发白。

  当年,母亲被发现死亡,是苏雅茹和父亲第一时间去火化的,于是骨灰也被留在了乔家。当年她懦弱几次回去取被拒,没想到现在却成了苏雅茹威胁自己的把柄。

  不过……

  乔夕扫了眼桌面上顾泽辰的委托书,忽然勾了勾唇。这份大礼,自己一定要亲自送上!

  她拿出手机,给顾泽辰编辑短信: “明天就是我们约好的日子,我希望你能够准时到达。”

  “等我去接你。”

  “不用,我们九点在乔家汇合吧。”

  “好。”

  看到顾泽辰秒回的信息,乔夕将手机放下,走到了窗边,看着外边的风景。

  三年前她没有能力保护母亲的尸体,三年后她绝对不会允许,母亲的骨灰再被那个女人所玷污。

  第二天一大早,乔夕就已经收拾妥当,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八点四十了,距离九点之约不过二十分钟,该出发了。

  ……

  乔夕下了车,看到面前这所熟悉的建筑,这所装了她无数幸福童年和许多人生转折的房子,竟是有些恍惚。

  她和母亲在这里的点点滴滴她还历历在目。

  离开的那天,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进这个地方一步,没想到她还是回来了。

  乔夕没有多做犹豫,大步的走了过去,到门口时,看见门口的密码锁,她有些犹豫。

  锁,早就不是当年的锁,想必指纹也不会再有,只是不知道密码是……

  鬼使神差之下,乔夕的手循着熟悉的数字按了下去,按了最后一个数字后,乔夕承认,她有一些莫名的紧张。

  “滴滴。”门开了。

  乔夕站在门口,还没进屋就看见正在大厅打扫的六姨。

  那张脸颊上比之前多了许多的皱纹,眼睛有几分浑浊,身体也也弯了许多。

  看到苍老了许多的六姨,原来她真的已经许久没有回来了……

  六姨放下手边的东西,一边擦着手一边笑着说道“小姐,您好请问您找谁……”

  可是当她走近时,插手的额动作却突然停顿了下来。

  “小……小乔是你么?”

  六姨看到这样的乔夕有一瞬间的不确定,不确定这个看上去成熟又美丽的女士,会不会是那个曾经围绕在她身边,跟她撒娇的小家伙。

  “是我,六姨。”

  “小乔小姐!”六姨情绪有些激动,声音也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双手颤颤巍巍的抓住了乔夕,“小乔小姐,你可想死我了,你怎么就这样的狠心,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回来看看六姨!”

  说着说着,六姨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她在乔夕刚出生没多久就来到了这里工作,这一转眼都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对自己家的孩子都没有对乔夕好。

  乔夕很喜欢这个在她小时候就一直照顾她的六姨,看见她竟然哭了,急急忙忙从包里拿出来了一张纸巾递给了六姨。

  六姨缓了一会儿,不再哭了的时候,乔夕才松了一口气。

  “小姐,您这么久没回来,我去上楼叫老爷,要是让老爷知道,还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呢!”

  “不用了六姨,你告诉我乔志远他在哪儿,我去找他就好了!”

  “老爷,他在楼上……小姐……”

  看着乔夕走过的身影,六姨的眼睛莫名了模糊了许多,小姐这些年在外面肯定吃了很多苦,如果当年没有那件事的发生,现在他们是不是就都会不一样了……

  苏雅茹从花园进来,看到六姨刻薄的说道“六姨,你干嘛呢?这楼梯脏了,你是眼睛不好使了么?”

  苏雅茹早就看六姨不顺眼了,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又怎么可能放过。

  那张刻薄的嘴叨叨着,“我早就说人啊就应该常常换一换,毕竟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做的时间太长,是不是会偷懒耍滑谁也不知道……”

  只是,刚才进去的那个女人,如果她没看错应该是乔夕吧。

  可是乔夕怎么会突然来乔家,难道……

  苏雅茹左思右想总觉得有些不对,原地转了许多圈,最终下了一个决定……

  乔夕顺着记忆中的路线,一路找到了乔志远的书房,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她停了下来。

  几年前的事虽然让她伤透了心,但却不能让这种情绪影响到她。

  今天谈的事情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

  乔夕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状态调整好,敲门走了进去。

  入眼看见的还是几年前的模样倒是让乔夕有些惊讶,她还以为这栋房子里除了房屋的整体布局,其他的都被那个女人变成了其他的模样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一间有着母亲回忆的地方。

  “你来了。”

  乔志远从书房的里卧室走出来,就看见乔夕站在房间中央,正看着周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走到她身后沉声说道,“这里是当年你母亲亲手设计的,这些年只要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到这里坐坐,你看角落里的那盆君子兰还是你母亲在世时种下的,如今都长得这么大了!”

  乔夕回头看乔志远说的感慨万分,那双清冷的眸子里装满了冷漠。

  如果他真的如他所说那般想念母亲,那般爱惜母亲所做的一切,当初就不会发生那种事。

  “乔先生,今天我来不是为了跟你谈论过去的,如果您有法律方面的需要,我建议你去事务所提前预约,这样我说不定会有一个半个小时来听您闲聊。”

很快就不是了

  乔志远看着已经长的这么大的乔夕,心里有一丝欣慰。

  可是当他看到她眼中那看陌生人般的眼神,又让他的心隐隐刺痛,眼中溢满了悔恨。

  当年如果不是他一时糊涂,她的母亲又怎么会一气之下和他签订了离婚协议,又带着乔夕离开。

  这都是他的错啊!

  乔志远哑了哑嘴,说道,“夕夕……”

  “乔先生,虽然我们有父女血缘关系,但是我提醒您一下,我早已经不是需要您抱在怀里宠溺的孩子,您还是叫我乔律师或者叫我乔夕吧。我来这里,主要是……”

  乔夕想要将话题转回来意,可是乔志远的咳嗽声却打断了她想说的话。

  乔志远咳嗽了许多声,感觉咳的肺子都要咳出来才勉强停下来喘上一口气。

  “乔夕,我已经老了,这几年经营生意,虽然生意蒸蒸日上,我的身体却已经累垮了。”

  “我知道,这些年你和你母亲在外吃了许多的苦,这都是因为我。可是我也想过要弥补你们母女两个,我去过你们那里许多次想要帮助你们,却都被你母亲撵了出来。”

  “三年前,你母亲弥留之际……我……”

  乔志远那双略带几分精明的眼睛,看着乔夕与那人略有几分相似的脸,回忆着那张陪了他许多年温柔的脸,眼睛不由的模糊了几分。

  “乔夕,你回来吧!我已经老了,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了,这里终究都是要给你的啊!”

  苏雅茹趴在门口,听到屋子里乔志远说的这句话,心猛地就提到了嗓子眼。

  手上不自觉的捏成了个拳头,心中暗暗想到,“这个乔夕还真是厉害,明明都已经离开这个家这么久,竟然还能让这个老头子念念不忘的!”

  “多谢,我不需要。”

  他的这些话,如果在母亲去世前说给乔夕听,或许她还会有些许的恻隐之心,甚至可能被他说动。

  但今时不同往日,她早就经历了无数的婚姻官司,看过了无数的真心悔改,但结局却都不是皆大欢喜。

  在她看来感情不过是为了达到目的所需要的一种手段罢了,她不会在这种低级手段上栽跟头。

  苏雅茹在外边终于听不下去,猛地推开门,迈步向前走时却违和的装作淑女模样,一步一步走到乔夕身边,想要说话将乔夕刺激走。

  “哟,这是谁呀,这不是我们的乔大律师么?怎么了,这是在外边混不下去了,终于想起来你的父亲的家产,想回来坐等你父亲将他所有的一切交给你么?”

  可是乔夕是谁,是律师界的榜样,是谈判界的翘楚,又怎么会被

  “这个你大可放心。我身为律师界之名律师之一,自给自足活的精彩得很,而且花着凭借自己汗水和努力挣来的钱,也很安心。”

  乔夕顿了一下,用她的眼睛上下扫视着苏雅茹,看的苏雅茹心里直发毛。

  “总比那些不求上进,全靠不正常手段鸠占鹊巢的人,过得要滋润的多。其实我真的有些不懂,在别人的家里上蹿下跳的好像猴子一样吸引主人的目光,生活全靠主人心情的好坏的日子,为什么还有人有力气去张牙舞爪的嘲笑别人。”

  苏雅茹的突然出现,让乔志远有一丝的措手不及,他没想到苏雅茹竟然会出现这里。

  刚想开头将她撵出去,却听见乔夕这样说,微微张开的嘴又悄悄的合了起来。

  苏雅茹看着乔夕的模样像极了她那死去的母亲,高傲不可一世,明明两个人就站在同样的高度,可乔夕的模样却好像站在了高处俯瞰着地上渺小如蚂蚁的她。

  这深深的刺激到了苏雅茹。

  “哼,自力更生又如何,过得像个女强人又怎样,还不是结了婚都能被人甩,也不知道这样的女人究竟是有多么的糟糕,才会让她的丈夫忍无可忍。”

  乔夕看着面前的苏雅茹,心里生出一种怜悯。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那年那个将她们母女挤走的女人了,现在的她就好像一条疯狗,看到人就冲上去一通乱咬。

  可这怜悯并不能让她对这些抨击的话选择宽容,有的人值得怜悯,可有的人根本不配。

  她刚要开口时,一个宽阔的身影站到了她的身前,将她严严实实的挡在了身后。

  苏雅茹刚想叫六姨,问问她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一抬头才发现站在面前的竟然是顾泽辰。

  “诶哟,我说这是谁来了,原来的我家女婿来啦!”苏雅茹看见了顾泽辰的出现,就好像看见了移动的钞票提款机,嘴角恨不得裂到后脑勺,那副刻薄的嘴脸一瞬间变得诡异了许多。

  “女婿你来的正好,你看看这个乔夕,现在是翅膀硬了,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是不是跟雪依一起来的呀,雪依呢?怎么不见她人?”苏雅茹东瞅西望的,想要看看苏雪依在哪儿。

  “你不用看了,她没有来。”顾泽辰冷淡的看着苏雅茹说道,“而且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叫我那个称呼。”

  苏雅茹恶心的嘴脸,顾泽辰看了三年,如今他马上就要和苏雪依离婚,再也不用天天忍受这个女人的嘴脸,也算是一桩好事。

  想到这里,顾泽辰的心情大好,眼中的冷淡稍稍散去了一些。

  “女婿,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有点听不懂,你是我女婿,我是你的丈母娘,我怎么会是最后一次叫你呢?”

  苏雅茹很会察言观色,看见顾泽辰微变的脸色,自以为了解了顾泽辰心里所想,一边笑着一边向他靠近。

  苏雪依来没来不要紧,重要的是能够抓住顾泽辰,让顾泽辰奚落乔夕,那才叫胜利!

  顾泽辰看着苏雅茹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过来,他默默地向后退了两步。

  “我现在正在委托乔律师办理我的离婚案,如果没有意外,我很快就不是您的女婿了,您有什么事情么?”

  “不是,你等等,你刚才说的什么?”

  苏雅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里听到的事情,睁大了她的眼睛看向了顾泽辰,好像这样就能听到不一样的答案一样。

迁走骨灰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无论是怎样的不愿意面对,它仍旧是事实。

  顾泽辰看到这样的苏雅茹,又负责任的说道,“我正在委托乔伯伯的女儿乔夕,办理我和苏雪依的离婚案,这样您听清了么?”

  这回她听清了,清的不能再清了,整个人都僵住了。

  顾泽辰要和雪依离婚?为什么?

  当她抬起头时,看到藏在顾泽辰身后的乔夕,就好像怒火找到了发泄口一样,‘轰’的一声就爆发了。

  “乔夕,你狐狸精,一定是你撺掇阿辰跟我家雪依离婚的是不是!你个不要脸的女人,当初是阿辰自己抛弃的你,你竟然还好意思回来!你害不害臊啊你!”

  苏雅茹可以在乔夕说她第三者的时候理智反击,能在乔夕揭她伤口的时候反击一通,但却没办法在知道乔夕破坏雪依的人生时依旧保持冷静。

  “乔夕你是不是……是不是其实早就预谋好了!是不是早在你回来的第一天你就开始琢磨怎么伤害雪依,怎么想办法让雪依跟阿辰离婚,你好趁虚而入把阿辰重新带回去!”

  “我跟你说!不可能!……”

  乔志远终于缓过了神,急急忙忙就将苏雅茹拽到了一旁,努力压制她,不让她像疯狗一样再起来随便咬人。

  乔夕冷眼看着乔志远的动作,这不代表她会轻易原谅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乔夕,我……”乔志远想要再喝乔夕谈谈时,看到她那双冰冷的眸子,硬是将 已经到了喉咙边的话,又咽了进去。

  “你来这里是来做什么的?”

  “我是来带母亲走的。”

  乔致远听见乔夕的话,一瞬间的怔愣,随后勃然大怒道:“绝对不可以!”

  “乔先生,在你说出这句话之前,我想您必须说一下您的理由。毕竟您没有任何权利来阻挡我,不是么?”

  乔夕早就知道,母亲的骨灰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她带走,但她没想到的是,乔致远的态度竟然这么强硬。

  乔致远一拍桌子大声斥责道,“没有为什么,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我们乔家丢不起那个人!”

  “乔先生,您的理由并不能说服我。”

  看着乔夕那张和她母亲相似的脸,让乔致远不由自主的想到她的母亲,他的妻子。

  乔致远总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买,他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把它买回来。

  只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所有经历过的一切都不可能重来。

  他如今只是想让她的骨灰能够留在乔家的墓地,等到他百年之后可以跟她一起长眠,可乔夕,竟然连这么点奢望都不给他!

  看到乔致远一会儿黑一会儿白的脸,乔夕冷冷一笑说道,“所以说到底,你在乎的根本就不是我母亲,而是你们乔家的声誉罢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虚伪!

  “乔先生,我想你要记得一点,当初你将母亲和我撵出的家门,第二天就让你的小三带着孩子住进了乔家,当时的你怎么不想着要为了乔家的声誉着想。”

  当年母亲带着年幼的乔夕,生活甚至都成了问题,那个时候乔致远怎么没有想到,他们乔家的声誉会不会被影响!

  “总之,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乔夕我知道你是律师,能跟我讲那些个法律依据,但我劝你也不用白费心思,只要我还活着,这个乔家就还是我说了算。”

  乔致远一掌就拍在了桌子上,他是绝对不会让乔夕将她母亲的骨灰带走的!

  苏雅茹在旁边看着两个人争吵的厉害,走上前一边抚着乔致远的背,一边说道,“致远,乔夕难得回来,就别吵了。不如咱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我把雪依叫回来,咱们好好聚一聚。”

  苏雅茹转过身又看向乔夕,嘴里说道,“乔夕,你说你这么久不回家,一回家就气你爸爸,要是把你爸爸气出个好歹来,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乔夕看着在中间和稀泥的苏雅茹,“你还真是会演,苏雅茹,你这么几十年如一日的戴着假面具,不会觉得难受吗?”

  听到乔夕讽刺的话语,苏雅茹那张保养得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乔夕,注意你的态度,雅茹阿姨好歹是你的长辈!”乔致远华才落音,就见苏雅茹的脸上适时的出现了一丝苦笑。

  “长辈?我可没有这么大的福气,有这样一个长辈。”乔夕冷着脸丝毫不买账。

  她望着乔致远和苏雅茹只觉得眼前的场景讽刺不已,她说道:那既然你的身边已经有了这么好的红颜知己,你干嘛还扒着我母亲的骨灰不撒手!乔先生,请把我母亲的骨灰还给我!”

  “乔夕,你不要太嚣张!只要父亲还在,这个家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苏雪依弯腰扶着门,她在听说顾泽辰竟然和乔夕一起去了乔家,就赶紧赶了过来。

  幸好总算赶上了。

  “乔夕,这里是乔家,不管你是不是当了律师之后六亲不认,但你不要忘了你的血液里终究流的是父亲的血,父亲始终是的你父亲,你……”

  苏雅茹走到苏雪依的身边,看似扶着苏雪依的胳膊,实际上用力的掐了一下苏雪依的手臂,打断了她接下来想说的话。

  “乔夕,你母亲生前为乐你付出了那么多,你肯定也不想让她死后也不得安宁吧。”

  “在这里才是让我母亲不得安宁!”乔夕铁青着脸,丝毫不让。

  乔致远听见乔夕的话脸上的青筋暴起,一双眼睛瞪得通红,乔夕她是什么意思?

  “乔夕,不论你说什么,你都休想将你母亲的骨灰迁走!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乔夕看着态度强硬的乔致远,她知道,今天恐怕真的要白走一趟了。

  她额头突突的跳着,眼前的三个人互相搀扶着站在她的面前,似乎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她,不过是个外人。

  只觉得眼前的场景刺眼无比,乔夕咽下心底的厌恶。“乔先生,今天我要说的话已经向您转达了,我希望您能够好好考虑一下,过几天我会再过来与您商量我母亲的事情。”

  说罢,她拿着放在一旁的文档包,不顾乔致远的呼喊,起身离开了乔家,这么恶心的地方,她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待。

等风轻吻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等风轻吻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等风轻吻你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