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齐晏许锦欢小说免费阅读-枣红红小说全文阅读

齐晏许锦欢小说免费阅读-枣红红小说全文阅读

2019-05-08 18:41:02来源:互联网发布:枣红红

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执笔的都市言情小说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的作者是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齐晏爱上一个人,深情与柔软尽付,丁点不剩-许锦欢曾在梦里梦到过自己和爱的人盛世婚礼,后来美梦成真-

齐晏许锦欢小说免费阅读-枣红红小说全文阅读

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一夜荒唐

我第一次见到齐晏,是在恒诚大厦落地的酒宴上。

那时我跟赵归成还是圈子里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一个是许家的二小姐,一个是赵家三公子,门当户对,新婚燕尔,羡煞旁人。

我挽着赵归成,甜蜜亲昵呼之欲出,同旁人寒暄闲聊。只是在往大堂望去时,一眼便看到了齐晏。

一众西装革履衣香鬓影之中,他像个异类格格不入,一头棕黄卷发,宽松肥大的上衣,颜色鲜艳的运动鞋。似乎此刻,他手中晃动的不该是高脚杯,而是篮球才对。

像是感受到了我的视线,他突然抬起头,目光穿过众人,遥遥与我对上。

我慌忙低下头。

有关齐家这个私生子的传闻我听过很多,不管其真其假,归根结底,他都是个怪人,还是个让人有所忌惮的怪人。

我第二次见到齐晏,是在成山路街角的酒吧里。

我喝的烂醉如泥,趴在吧台上痛苦流涕。

在此之前,我将自己的丈夫捉奸在床,而他出轨的对象竟然是我八年至交的闺蜜。

一瞬间我的世界里只有痛苦绝望,以及全部崩塌的信仰。

有一只肥腻的手搭在我肩膀上,带着酒气和淫笑的声音贴近我的耳朵:“小姑娘,一个人怎么能喝这么多?有什么难过事儿跟叔叔说说,嗯?”

我睁不开眼睛,全身都在使劲甩开他。可身体就不受控制地瘫软在他怀里,只觉得热,像从心口里爆发出的燥和热,席卷全身。

就算我从未如此酩酊大醉过,我也知道,我被人下药了。

“滚……滚开……”我软绵绵地推他,毫无力气,如同欲拒还迎。

那男人似乎更加兴奋,嘿嘿笑道:“乖,叔叔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在丈夫出轨后再拥有一次失,身的悲惨经历时,油腻男人突然被人一拳打倒在地。

他骂骂咧咧想爬起来,又被一脚狠狠踹倒,蠕动半天后便没了动静。

我软软半坐在地上,想努力看清到底是谁救了我,可下一秒便落在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里。

在这间充斥着喧嚣焦躁酒气和激烈音乐声的酒吧里,我却在这个怀抱里,好像闻到了带着淡淡青草味的春天,又好像是在棉絮漫天的白杨树林,安心宁静。

他轻轻摸了一下我的头发。

“别怕。”他说。

我的眼泪在这个陌生人的怀抱里再次决堤,毫无形象地嚎啕大哭。

这句“别怕”,让曾以为只有赵归成才能给予的我,溃不成军。

我紧紧攥住对方衬衫的衣领,踮起脚尖努力贴着他的颈窝,一句又一句地重复道:“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他的身体很明显地僵硬了一下, 而后也回抱住了我,低声说:“好,我带你回家。”

后面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了,我只记得自己被放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周遭都是男人身上让人安心的味道。而我在对方想要离开时紧紧拉住他,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

或许是酒精作祟,或许是酒里的药,又或许仅仅因为,他身上那让我贪图的味道。

但总归是,我与一个陌生男人,如同热恋的情侣般,一夜纠缠。

在我们紧紧相拥之时,我甚至想,如果能一直这样沉沦下去,该多好。

杂乱的记忆伴随着头痛欲裂的感觉,我努力地睁开眼睛,茫然地望着眼前陌生的卧室和散落一地的衣服。

隔壁卫生间里淋浴哗哗的水声无时不在提醒着,我昨晚和一个陌生男人荒唐的欢愉。

可是想到昨天目睹赵归成出轨叶青青的场景,我此刻慌乱的心情仿佛一瞬间便平复下来,然后再度跌落万丈深渊。

没有选择落荒而逃,我反倒披上一旁的浴衣,不急不慢地打量起这间卧室。

灰白黑设计的简约风格,墙上线条简单的壁画,衣柜里详细分类熨烫服帖的衣服。我随手掀开窗帘,通过落地窗几乎可以俯瞰整个A市,而楼下车水马龙的街道也愈发显得渺小。

市中心的高层公寓,想来价值不菲。

没想到随便跟了个男人回家,还能是个有钱人。

然而我心里突然出现一个不好的预感,万一这个人认得我,或者认得赵归成……

“想什么呢,嗯?”

脖颈处的热气吓得我猛一哆嗦,下意识想要躲开,却被身后的人捞入怀中。

“怎么,睡完就不认账了吗?”

男人低沉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冲击着我的耳膜,昨晚那荒唐的一幕幕场景再度回放。

我挣开他的怀抱,转身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后背贴住落地窗。

阳光从窗外撒进卧室,暖融融的,而当我看清面前男人的面孔之时,冷意却从脚底蔓延全身。

“怎么……会是你?”

我曾想过一万种可能,却也没想过这个男人会是齐家那个古怪的私生子。

齐晏像是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好整以暇地坐到床上,不明所以地笑道:“怎么,看到是我,你很失望?”

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也不想探究这出闹剧的前因后果,便定住心神,不再言语,开始捡起自己散落的衣物。

身后的齐晏出奇安静,待我起身准备去卫生间换衣服时,他突然又从后面搂住了我,低头贴住我的颈窝,像只大型犬一样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全身瞬间僵在了原处。

“许锦欢,你就这样走了,不觉得对我好残忍的吗?”

他甚至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我一下。

如果之前我仅仅觉得齐晏是一个古怪的人的话,现在我就觉得他是一个变态。

而招惹了他这个脑回路明显不正常的人的我,更是可以用惨兮兮来形容。

我狠狠推开他,嫌弃地拿手擦被他舔过的地方,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的露水情缘也没什么大不了,你也不要当真了。”

说完我也不顾他的反应,飞快跑到浴室反锁住门换了衣服。

待我出来时他还保持着原来姿势,只是抬眸看了我一眼。

我好像突然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齐家私生子的齐晏,会受到A市这么多名媛贵女的追捧。

第2章 捉奸在床

有的人真的不仅有好看的皮囊,更是会利用自己那一副优越的样貌。

就像齐晏,当他在专注地看着你时,眼神中仿佛盛满了深爱,就像直达你心灵的浓厚情感,质问你为何不选择爱他。

我想真的很少会有女人逃脱他这样致命的眼神吧。

当然,除了如我这般刚刚经历丈夫出轨和酒后乱那啥的女人。

我的心里只想着如何去处理那乱成一麻团的家事,以及这件事会给我的家族带来多少信誉损害。

临离开前我像是想到什么,停下来对齐晏说:“给个友情提示,你最好也别想通过我打许家的主意,不然我们双方都很麻烦。”

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却见他脸上依然挂着那种若有若无的笑,还有那双仿佛看透了我一切的眼睛。

假装冷静的我,几乎下一秒就会无所遁形。

于是我没等他接话,便拿起自己的东西,落荒而逃。

从齐晏家里出来后,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先打车回家。

不,此时应该不能称之为家了,而是令我厌恶排斥的地方。

当站在那栋小别墅门口时,我深呼吸了许久,才拿出钥匙颤抖着打开门。

昨天,就是在这里,我看到了那一幕令我毕生难忘的场景。

因为天气缘故,我提前结束了法国的旅行。想着给赵归成一个惊喜,便也没有通知他,自己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刚下飞机就不顾劳累地往家里赶。

到家时刚早晨六点,我怕影响赵归成休息,便蹑手蹑脚地开了门,把行李礼物什么的轻轻放在客厅的沙发上。

如果当时天再亮一点,或者我顺手把客厅的灯打开,我一定不会错过,摆在玄关处的那一双陌生女人的高跟。

可事实是我并没有看到,反倒是满怀甜蜜的上了二楼,想看看自己那位心心念念的老公睡得好不好。

而二楼卧室的门,并没有关。

我心下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只是渐渐走近了那成为我毕生噩梦的地方。

推开门,一股陌生的馨香扑面而来,我很确定自己并没有相似味道的香水。但不知为何,我总是觉得在哪里闻到过。

卧室里拉着厚重的窗帘,很暗,我悄悄走近大床,想坐在旁边,却在看到我老公面容的同时,也看到了躺在他旁边的女人的长发!

几乎是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想法和思绪全部逃离。只余下冰冷的躯体和颤抖的嘴唇。

但我双手却反射性地行动,使出所有力气将两人身上的被子掀开,然后发出一声像濒死的野狼般绝望的嘶吼。

在那个时刻,我突然想,如果我能选择去死,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当场暴毙。

因为这种痛苦,就像万箭穿心,让人痛不欲生。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嘶吼着,咆哮着,举起手狠狠给了赵归成一个巴掌,然后抓起手边一切东西砸向他们。

两人初醒的朦胧瞬间不在,只余赵归成紧紧扯住我的双手,还有那个女人的尖叫。

“你发什么疯!”赵归成反而冲我吼道,“好,既然看到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许锦欢,你就当我赵归成这两年同你演了一出戏,现在许家势弱,赵家也需要一个新的合作伙伴,我们互相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你情我愿,一拍两散,对你对我,都好。”

我全身都在哆嗦,根本听不到他说的任何一个字。

见我如此,赵归成反倒笑起来:“怎么着,许锦欢,难不成这两年,你对我还动了真情?不是吧,咱们这种商业联姻,你还指望我为你守身如玉?”

他笑着,一字一句道:“做梦!”

他的面容在我眼中已经扭曲,可我却清楚那时嘲讽嫌弃地表情,还有最后那一句“做梦”,像彻底打碎我美好梦境的狂风暴雨,将我从假象中撕扯出来。

“商业联姻,呵呵,好一个商业联姻……”我紧紧咬住颤抖的嘴唇,却怎么也控制不住决堤而下的泪水。

我曾以为,赵归成和我是真爱,我们和那些名存实亡的夫妻不一样。我们能相融以沫,能恩爱甜蜜,能白头到老。

却不想到后来,别人是演戏,当真的只是我自己。

“有什么好哭的,谁都不欠你,都是你一厢情愿,咎由自取!”一直躲在赵归成身后的女人终于开口了。

然而这个声音,将我彻底拉去冰封万里的深渊。

她的面容在我婆娑的泪眼中渐渐清晰,正是与我亲密无间,交好八年的闺蜜叶青青!

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瘫倒在地上,颤抖着,哑声地一遍遍用口型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为什么?”叶青青冷冷一笑,语气是我从未听过的刻薄,“许锦欢,以前我与你交好,不过是在许家的面子上,现在许家内部出了问题,几桩大单子都打水漂了,损了别人多少利益?人人喊打都来不及,你还问我为什么。”

她说着,从床上走下来,一步步靠近我,居高临下道:“好,我告诉你为什么,你现在不过是……”

“丧家之犬。”

最后几个字她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然后在说完话哈哈大笑起来。

只是我没有让她得意太久,像回光返照一般,我竟一下子跳起来狠狠把她甩倒在地上,然后用力踹上两脚,指着她还有一脸震惊的赵归成,吼出我这辈子说过的最难听的话。

“那我就祝你们,婊 子配狗,天长地久!”

我是哭着离开的,然后一个人像孤魂野鬼般游荡在空旷的都市里。直到我在酒吧里喝的烂醉如泥,被齐晏带回了家……

我知道许家出了问题,二叔一家一直在许氏内部做手脚,甚至透露机密给敌对公司,父亲许镇山顾忌兄弟情义,一忍再忍。他膝下无子,我跟大姐许荣都帮不上什么忙,而许太太……

对,是许太太,大姐的母亲。

而我,是父亲在外的私生子。

第3章 赶出家门

当年爷爷在世时,说许家的血脉不能漂泊在外,便让父亲将我抱回来,过继到许太太姜芬的名下。这件事当年做的很隐秘,所以直到现在,甚至连二叔一家也不清楚我的身世。

再次回到这栋别墅,我脑海里突然有一闪而过的想法,莫不是赵归成知道了我的身世,所以才想要离婚?

甩甩头,我决定不再想这些事情了。就算许家出了问题,也不至于一败涂地,只要有父亲在,他决计不会让我被如此作践的。

离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我不会拖拉。

是赵归成渣男出轨,我是受害原配,就算有商业名誉受损,也得要他一人全部承担。

别墅里空空荡荡,曾经这里,是我赖以生存的家,而现在,却变成了我迫切逃离的魔窟。

就在我收拾自己东西准备彻底搬走时,别墅的门突然被人狠狠撞开。

我连忙下楼,却在客厅里看到了大姐许荣,许太太姜芬,和被捉奸的一对奸 夫 淫 妇 赵归成和叶青青。

原谅我没有第一时间想明白,这本不应该一起出场的角色,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我的面前。

姜芬往前一步,啐了一口,朝我恶狠狠地说:“当年许家老爷子心善,让你过继我名下,谁知养了二十年,竟然是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种!还许家二小姐?!你知不知道,镇山因为看到你的亲子鉴定,直接脑溢血昏迷了过去,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真是个丧门星,当年你妈就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以为自己有了许家的骨肉就能飞黄腾达了!别说归成他不要你,现在许家也不会接受你了,你最好趁现在镇山他没法追究,早点消失在我们面前,永远不要再出现!”

我不是父亲的骨肉?最疼我的父亲昏迷不醒?

“你、你说什么??”我像被抽去了全身所有的力量,一下瘫倒在地,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姜芬把一份文件甩在我脸上,我连忙打开,正是我跟父亲的亲子鉴定,而最后的结果显示,无血缘关系。

“不,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我们重测一次,重测一次!”

叶青青嗤笑一声,阴阳怪气地说:“许锦欢,这已经是重测的第五次了,结果依然一样,你不是许叔叔的孩子。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赶紧跟归成离婚,不然,我相信不仅是赵家,连许家都会想方设法地让你好看的。”

我根本不想听有关这对奸 夫 淫 妇的一切,趴在地上往前爬了几步,紧紧抓住大姐许荣的衣服,如同即将溺死的人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哭喊着问:“姐,我们一直都很好对不对,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爸爸的孩子?你带我去看爸爸好不好,他最疼我了,我一定是他的孩子,你带我去看看好不好……”

许荣叹了一口气,用一种极其悲悯地口气说:“欢欢,你不是爸爸的孩子,我也没有办法呀……”

“轰”地一声,我的大脑整个都炸开了。

我知道大姐是不会骗我的,我更知道,现在他们所有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想让我,许锦欢,从他们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那你带我去看看爸爸好不好……求你了姐姐!”

我哭喊着,可我没有办法,即便知道了自己不是父亲的孩子,我依然想再去看看他,毕竟他是我这二十七年的人生里,唯一一个真正爱着我的人呀!

“我呸!”姜芬用力把我扯开,“镇山之前要是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早就把你扫地出门了,你还有脸去见他?!”

我像是没有听到,依然哀求着,哭诉着,然而我面前所有人,都像站在黑暗处的石像,不断地放大放大,冰冷而又疏离,冷漠地看着卑微渺小的我。

一个是我结婚两年恩爱甜蜜的丈夫,一个是我八年情义亲密无间的闺蜜,一个是我相伴多年敬仰尊重的大姐,一个是我稳重大方名义上的母亲。

这些人,在这一瞬间,全都变成了抛弃我的陌生人。

我看见赵归成和许锦欢得逞似得幸灾乐祸,看到姜芬恨不得撕烂我的气急败坏,只有大姐给了我一丝悲悯,却也仅仅是一闪而过,便被冷漠所替代。

“事实你也都知道了,许家怎么可能留这样一个野种丢人现眼呢?”赵归成蹲下身子,眯着眼睛盯着我,“我想我们也很快没有关系了,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一点点补偿的,不多,正好够打发一个叫花子。”

他说完,我便听到叶青青掩嘴一声娇笑。

而姜芬早就不再管我,拉着许荣便要离开。

许荣回头看了我一眼,眸中似乎闪过一丝不忍,但到底没再说什么,低下头,快步跟姜芬离开了。

我的世界早已荒芜一片,没有声音,更没有色彩。

我不知道赵归成和许锦欢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只是趴在冰凉的地板上,感受着泪水一滴一滴落在上面,伴随着客厅里孤独的秒针声,滴答滴答。

不知过去了多久,外边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一天没有吃喝,嘴上也起了一层干皮。

我木然站起身,第一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回望了一眼这栋别墅,我似乎依然对它有一丝感情,想了想,还是不在这里了。

于是我颤抖着迈出腿,一步一步缓慢地往外走。

我走过横山广场,穿过悦宾大桥,一直往前走。

我知道A市有一处靠近江边的废弃码头,那里从来就不会有人经过。

这个时候,不会游泳就变成了跳江最好的理由。

我坐在生满铁锈的集装箱上,面前是翻滚着黑暗的江水,和迎面吹来带着潮气的冷风。

曾经我是那样一个害怕水的人,却在此刻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

很快,就再也不用忍受这种痛苦了。

多好啊,我想。

我甚至哼起了小时候最爱唱的童谣,对这个世界做最后的道别。

就在我决定纵身一跃时,突然有很细微的啪嗒声响起。

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8 www.qisuw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速屋 版权所有

 

七速屋订阅号